•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三民叢書
    • 世紀文庫

    • 三民文庫

    • 三民叢刊

    • 文苑叢書

    • 人文叢書

    • 文學流域

    • 西潮文庫

    • 二十世紀文學名家大賞

    • 古籍今注新譯

    • 中國古典名著

    • 國學大叢書

    • 應用叢書

    • 外文

    • 哲學輕鬆讀

    • 宗教文庫

    • 現代佛學叢書

    • 世界哲學家

    • 生死學叢書

    • 世界思想文化史叢書

    • 文明叢書

    • 中國斷代史

    • 中國現代史叢書

    • 原住民叢書

    • 國別史

    • 歷史天空

    • 歷史新視界

    • 法學啟蒙叢書

    • LIFE系列

    • 生活法律系列

    • 大雅叢刊

    • 現代中醫

    • 養生‧方技

    • 音樂不一樣

    • 普羅藝術

    • 新世紀科技叢書

    • 滄海美術

    • 滄海叢刊

    • 經典系列

    • 親子叢書

    • 歐洲系列

    • 羅馬人的故事

    • 藝術解碼叢書

    • 藝遊未盡

    • 錢穆作品精萃

    • 逯耀東作品集

    • 許倬雲著作集

    • 李澤厚論著集

    • 辭典

    • 生活‧歷史

    • 理律法律叢書

    • 陶百川全集

    • 新世紀法學叢書

    • 中國語文系列

    • 鸚鵡螺數學叢書

    • 說史

    • 養生智慧

    • 歷史聚焦

    • 世界文學

  • 三民童書
    • Fun心讀雙語叢書

    • 小小導遊系列

    • 小普羅

    • 我的動物朋友

    • 兒童文學叢書

    • 兒童讀物

    • 探索英文

    • 探索英文叢書

  • 高中職
    • 高中

    • 高職

    • 考試用書

  • 專業書
    • 總類

    • 語文

    • 國父遺教

    • 法律

    • 政治‧外交‧行政

    • 社會‧社工

    • 教育‧心理

    • 新聞傳播

    • 商管財經&餐旅觀光

    • 歷史‧地理

    • 哲學

    • 宗教

    • 科學

    • 藝術

    • 其他

    • 大專/技術學院

官場現形記(上/下)(三版)
官場現形記(上/下)(三版)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此商品可用紅利積點兌換
  • 所需紅利點數:320
  • 兌換此書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中國文學 > 古典小說 > 章回小說
   三民出版品三民叢書 > 中國古典名著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2014/4/10 蘋果:《官場現形記》 揭貪官黑暗面(點選可見相關閱讀)

    晚清吏治黑暗,官場腐敗,遠超過宋、明等朝代,官僚的貪狠、無恥,實在已到令人不能置信的地步,遑論官德!弄到末了,官成了百姓的大患、天下的大毒,猶如空中的病菌,防不勝防。官僚對於百姓的騷擾與威脅,甚至比盜賊仇敵還要嚴重。所有維繫世道人心的倫常道德,不但不能由官僚提倡勸行,而且全毀於其手。國家衰貧,官吏卻是富貴,這是亡國病徵!而作者內心的深刻隱憂,及其要揭露官僚政治的黑幕,用意也就很耐人深思了。

    讀者由《官場現形記》的描摹,可以清楚瞭然晚清的時代風氣與社會病態。從書中人物於軍務、洋務上表現的怯懦、顢頇、敷衍,以及在現實層面表露的逐利狠貪手段,皆可略窺晚清吏治腐敗之一斑。作者李伯元用諧謔滑稽的筆墨,為大眾喉舌,大快人心,對於人物刻劃唯妙唯肖,恰如其分,是值得一讀的佳作。

  • 李伯元,名寶嘉,別號南亭亭長,也就是他的筆名,江蘇上元(民國廢,劃入江寧縣)人。生於清同治六年(一八六七),少擅制藝及詩賦,以第一名入學,後以屢赴秋闈不第,遂絕意於功名。於是到上海,創辦指南報,不久又別創游戲報,以善為嘻笑怒罵之文,著稱於時。接著又辦海上繁華報,內容記載詩詞小說之外,並為倡優作起居注,一時頗為風行。最後數年,他主編繡像小說,光緒三十二年(一九○六)死於癆病。

  • 文學是感情的寄託,時代的反響;小說更是奠基於大眾的興味,除了作者思想的呈露,它的風行,也映現了世俗的輿論與時代的潮流。晚清吏治黑暗,仕途混雜,遠超過宋、明等各個朝代。自嘉慶以後,內有白蓮教、太平天國、捻、回等亂事;對外而言,也是憂患頻仍,屢敗於英、法、日本,國威頓挫,關市大開。於是民心慌亂,驚惶之餘,有識之士亟意主張維新致強。無奈戊戌變法失敗,庚子拳變又引致八國聯軍侵壓,清廷被迫訂約賠款,一般士民對朝廷信心全失,由失望而憤慨,便有不少小說採取尖刻的抨擊態度,揭發弊惡,諷刺譴責,來投合時人的嗜好,藉此風行。李伯元的官場現形記便是應書商的請託,於庚子賠款的次年(光緒二十七年)開始陸續刊出。某些狹義的言情小說也許可能與時代環境脫節,官場現形記,既以「官場」為重心,又標示「現形」,產生在庚子之後,它的時代背景絕對不能忽視,它寓意譴責的特色也不宜抹煞。

    在儒家思想的薰陶之下,自古讀書人都講究自我修持,小而獨善其身,大而兼善天下。他要是得志,能施展才情,濟世振俗,食祿富貴,誰也羨慕。有些甚至推俸以食天下之士,在鄉里廣置義田,開辦義塾(如范仲淹),更是讀書人的風範。讀書人如果缺乏抱負,捧起書本便想做官發財,做不了官,便在鄉里作惡,欺壓善良,那真是枉讀聖賢書,不如一介農夫了。這倒不算嚴重,晚清人的實利眼光還更狹窄,更可怕。他們認為凡百行業,唯獨做官的利息最豐厚,不分士農工商,是否具備治國安民之才,都是想盡辦法,使竭各種手段,要去做官。他們做官既不為朝廷,也不為百姓;既不求耀祖榮宗,也不要口碑載道,純粹只是為逐利。這些做官的人,不一定科甲出身,飽讀詩書,也許是販夫駔儈,自己履歷名銜也寫不完整的,照樣用白花花的銀兩,捐納個一官半職。他的官既是捐輸所得,便存有將本求利的意念,窮極手段,聚斂敲剝,大飽私囊。他最重要的工作,不在署理政事,為百姓謀福,而在於如何保持祿位,進而逐步飛昇。因此,蒼生可以誤盡,上憲之歡不能不巧邀逢迎。而上自西太后,下迄營官佐雜,其於僚屬,留意的是奉獻多寡,應酬巧拙,他銓衡的標準,絕非治績優劣,理政勤惰了。如此,官場上,大凡善工諂諛,詐偽巧飾之人,往往雞犬昇天,此輩官僚志在財貨,便苦了百姓,也斷送了國家前途。士民雖然憤恨,懾於官僚的氣燄,又只能噤若寒蟬,百般忍受。在這種情形之下,小說家能用諧謔滑稽的筆墨,為大眾喉舌,把晚清官僚政治的齷齪景象,盡情揭發,即使略嫌誇張,也是大快人心的事,官場現形記正做到了這個功夫,難怪讀者喜歡了。

    光緒二十九年(一九○三年),作者續成官場現形記第三編,印行時,友人茂苑惜秋生作了序(也有以為是作者自序),指摘當時的官場說:「羊狠狼貪之技,他人所不忍出者,而官出之;蠅營狗茍之行,他人所不屑為者,而官為之;下之聲、色、貨、利,則嗜若性命;般樂飲酒,則視為故常。觀其外,偭規而錯矩;觀其內,踰閑而蕩檢  種種荒謬,種種乖戾,雖罄紙墨不能書也!」官僚的貪狠、無恥,實在已到令人不能置信的地步,遑論官德!弄到末了,官成了百姓的大患、天下的大毒,猶如空中的病菌,防不勝防,所以序中說:「天下可惡者,莫若盜賊,然盜賊處暫而官處常;天下可恨者,莫若仇讎,然仇讎在明而官在暗。吾不知設官分職之始,亦嘗計及乎此耶?抑官之性有異於人之性,故有以致於此耶?」官僚對於百姓的騷擾與威脅,居然比盜賊仇敵還要嚴重,這自然不是聖君當初設官分職,為百姓造福的本意!若說做官之人與常人本性不同,也不是道理。這是末世亂俗,流風影響,原也不是一朝一夕之故,做官的人只心存私利,罔顧邦國,所有維繫世道人心的倫常道德,不但不能由官僚提倡勸行,而且全毀於其手。國家衰貧,官吏卻是富貴,這是亡國病徵!讀者細玩序文,便可知作者內心的深刻隱憂,而官場現形記之所以要揭露官僚政治的黑幕,用意也就很耐人深思了。

    本書的寫作方法,是襲取儒林外史的布局方式,用某一人物的事跡為重心,敘至末了,由一有關人物牽引展開另一段故事,如此蟬聯貫串,而成長篇,其實也可以割裁成為許多獨立的短篇。譬如第一回由趙溫引出錢典史,再由錢典史敘及黃道臺、何藩臺及三荷包。這些人物的思想情緒卻有其大同小異之處,即熱中做官,現實、勢利。書中敘述的大都是迎合、鑽營、矇混、羅掘、傾軋等事,兼及時人熱心做官的情形,及其家庭際遇和社會關係。頭緒既繁,腳色也多,有王公大人,有佐雜司閽,有公堂大審,有妓院春色。人物雖多,等色不同,而衣著形貌,言談舉止,都刻畫得唯妙唯肖,恰如其分,令人不能不佩服作者那種「酣暢淋漓闡其隱微」的筆墨!
    書中有幾個片段,實在精彩,譬如第二十六回,描寫賈大少爺到處請教朝見天子的儀注,大員們敷衍其詞的狀況,極盡懸疑迭宕之致:

    當時引見了下來,先見著華中堂。華中堂是收過他一萬銀子古董的,見了面問長問短,甚是關切。後來賈大少爺請教他道:「明日朝見,門生的父親是現任臬司,門生見了上頭,要碰頭不要碰頭?」華中堂沒有聽見上文,只聽得「碰頭」二字;連連回答道:「多碰頭,少說話,是做官的秘訣。」賈大少爺連忙分辯道:「門生說的是:上頭問著門生的父親,自然要碰頭;倘若問不著,也要碰頭不要碰頭?」華中堂道:「上頭不問你,你千萬不要多說話;應該碰頭的地方,又萬萬不要忘記不碰。就是不該碰,你要多磕頭,總沒有處分的。」一夕話說的賈大少爺格外糊塗,意思還要問;中堂已起身送客了。賈大少爺只好出來,心想:「華中堂事情忙,不便煩他。不如找黃大軍機,黃大人是才進軍機的,若去請教他,或者肯賜教一二。」誰知見了面,賈大少爺把話才說完,黃大人先問:「你見過華中堂沒有?他怎麼說的?」賈大少爺照述一遍。黃大人道:「華中堂閱歷深,他叫你多碰頭,少說話,老成人之見,這是一點兒不錯的。」兩句話,亦沒有說出個道理。賈大少爺無法,只得又去找徐大軍機。

    這位徐大人,上了年紀,兩耳重聽;就是有時候聽得兩句,也裝作不知。他生平最講究養心之學,有兩個訣竅:一個是「不動心」;一個是「不操心」。那上頭見他「不動心」?無論朝廷有什麼緊要的事,請教到他,他絲毫不亂,跟著眾人隨隨便便,把事情敷衍過去;回他家裏,依舊吃他的酒,抱他的孩子。那上頭見他「不操心」?無論朝廷有什麼難辦的事,他到此時,只有退後,並不向前;口口聲聲反說:「年紀大了,不如你們年輕人辦的細到,讓我老頭子休息休息罷!」他當軍機,上頭是天天召見的。他見了上頭,上頭說東,他也東,上頭說西,他也西;每逢見面,無非「是是是」、「者者者」。倘若碰著上頭要他出主意,他怕用心,便推著聽不見,只在地下亂碰頭。上頭見他年紀果然大了,鬍鬚也白了,也不來苛求。他往往把事情交給別人去辦。後來他這個訣竅,被同寅中都看穿了,大家就送他一個外號,叫他做琉璃蛋。他到此,更樂得不管閒事;大眾也正歡喜他不管閒事,好讓別人專權,因此反沒有人擠他,表過不提。這日賈大少爺因為明天召見,不懂規矩,雖然請教過華中堂,黃大軍機,都說不出一個實在;只得又去求教他。見面之後,寒暄了兩句,便提到此事。徐大人道:「本來多碰頭是頂好的事;就是不碰頭,也使得。你還是應得碰頭的時候,你碰頭;不應得碰頭的時候,還是不必碰的為妙。」賈大少爺又把華、黃二位的話述了一遍。徐大人道:「他兩位說的話都不錯,你便照他二位的話,看事行事最妥。」說了半天,仍舊說不出一毫道理。又只得退了下來。後來一直找到一位小軍機,也是他老人家的好友,才把儀注說清。

    一個遇事推託、不切實際的人,即使一樣很小的禮信儀注,也儘說些模稜兩可,不著邊際的話,這段文字可說是詼諧銳達,入木三分。其間提及華中堂收受一萬兩銀子的古董,對賈大少爺格外親切,輕輕描繪出官場藉著奉獻以開闢仕途的陋習;文中又刻意描摹「琉璃蛋」的敷衍推諉,混資歷,賣老成,那種風吹草偃,軟骨病患的模樣,居然還是參贊軍機,頗得國君眷寵,真令人又氣又惱。讀者別以為作者胡謅杜撰,這「琉璃蛋」是實有其人,作者不過略加渲染,以求高度趣味性罷了。

    對於掌握軍機大權的一般王爺大人,他們顢頇、昏聵,只知隨聲附和,因循茍且,不肯切實負責的態度,第五十八回也有一段特寫,可與這段媲美。它敘述湖南境內,有個外國人打死一個小孩,單道臺在百姓與外國人之間斡旋,兩面討好,總算拿兇手問了個監禁五年的罪名,外國領事怕引致百姓公憤,勉強遷就,而心有未甘,告到京城公使處,一定要撤換巡撫,懲罰地方矜紳。總理衙門的大人們接到照會,是「搖搖頭」「不作聲」「不贊一辭」,王爺看談不出個道理,「於是摸出表(錶)來一看。張大人說本衙門有事,王大人說還要拜客,李、趙二位大人亦都要應酬;一齊說了聲:『明天再議。』」這麼拖延,公使等得不耐煩,第五天寫了信,訂期親來拜會,試看下面這段趣聞:

    同外國人打交道,是不可誤時候的。說是三點鐘來見,兩點半鐘,各位王爺大人都已到齊,一齊穿了補褂朝珠,在一間西式會客堂上等候。剛剛三點,公使到了。從王爺起,一個個同他拉手致敬,分賓坐下,照例奉過西式茶點。王爺先搭訕著同他攀談道:「我們多天不見了!」公使還沒有答話,張大人忙接了一句道:「這一別可有一個多月了!」王大人道:「還是上個月會的!」李大人道:「多時不見,我們記掛貴公使的很!」趙大人道:「我們總得常常敘敘才好!」公使是懂得中國話的,他們五位都說客氣話,少不得也謙遜了一句。王爺又道:「今天天氣好啊!」張大人道:「沒有下雨。」王大人道:「難得貴公使過來,天緣總算湊巧得很。」李大人道:「幸虧是好天,下起雨來,這京城地面,可是有些不方便!」趙大人道:「我曉得貴公使館裏,很有些精於天文的人。不是好天,貴公使亦不出來。」

    公使又問道:「前天有兩件照會過來,貴親王、貴大臣都想已見過的了。為什麼沒有回覆?」王爺道:「就是湖南的事嗎?」張大人亦說了一聲:「湖南的事?」公使問:「怎麼辦法?」王爺咳嗽了一聲。四位大人亦都咳嗽一聲。公使又問:「怎麼樣?」王爺道:「等我們查查看。」四位大人亦都說:「須得查明白了,再回覆貴公使。」公使問:「幾天方能查清?」王爺道:「行文到湖南,再等他聲覆到京,總得兩個月。」四位大人齊說:「總得兩個月。」……公使聽了,微微一笑。

    ……但道:「要等行文去查,那是等候不及!現在電報又不是不通,諸公馬上打個電報去,三兩天裏頭,還怕沒有回電嗎?」一句話,把他們提醒了,一齊都說:「准其打電報去問明白了,就給貴公使回音罷!」
    這不是絕好的一段相聲劇本?公使走後,他們商量的結果是:「只有順著他辦。」其實鬧了半天,他們也沒弄清事情的真象,「究竟案中的詳情,他們還是糊裏糊塗!一個個吃了『補心丹』,一齊把心補住,決不肯為了此事再操心的。」撤換巡撫,還要探探公使口氣,他說那個好,就派那個去,這是王公大人省事的法子,由此也可以窺知晚清官場懼怕洋人,抱薪救火的可憐相。

    此外官場現形記對於人物的描寫,擅長於小官僚佐雜的刻畫,由個人,寫到他的家庭際遇以及社會關係。第四十四回「跌茶碗初次上臺盤,拉辮子兩番爭節禮」,描敘湖廣代署總督賈制臺決定次日佐雜站班改為賜坐,直把個申守堯高興得不得了,一向在太太面前撐面子,其實婦道人家那懂得這些當佐雜的,連制臺衙門的一條狗還不如!太太倒是只求有錢用,有飯吃,不要再上當鋪當東西就夠了。好不容易捱過一夜,守到了出頭的日子,窮佐雜們等得心焦,及至傳喚,不免又爭先恐後;進去賜坐時,有的兩眼只管看著大帥,沒有照顧後面,也有坐在茶几上的,也有一張椅子已經有人坐了,這人又坐了上去,以致坐無可坐,又趕到對面,在廳上兜了一個大圈子的,亂了半天,方才坐定。想不到制臺送客的時候,申守堯快活過度,竟跌破了茶碗,制臺吩咐巡捕:「以後還是照舊罷。這些人是上不得臺盤,抬舉不來的!」可憐一場美夢頓時又成了泡影,他們受盡制臺跟班的奚落,申守堯更是被同仁埋怨了一頓:「我們熬了幾十年,才熬到這們一個際遇,如今又被你鬧回去了。你一人的成敗有限,這是關係我們佐班的大局的,怎麼能夠不來怪你呢!」然後由隨鳳占出來打圓場。緊跟著敘說隨鳳占補了蘄州吏目,由於世代佐班了解一切經絡,曉得做捕廳的,好處全在三節,所以他趕著上任,與前任爭年下節禮,為了四塊洋錢,與前任扭著進衙門,被一班打麻雀的門政大爺幾句話說得羞慚萬分:

    只聽一個打牌的人說道:「真是你們這些太爺眼眶子淺,四塊錢也值得鬧到這個樣子!……」錢漕道:「我有錢賺,我可惜做不著老爺;他們大小總是皇上家的官。」又一個同賭的道:「罷罷罷!你們沒瞧見他們剛才一路扭進來的時候,為了四塊洋錢,這個官簡直也不在他們二位心上;倘若有幾千銀子給他們賺,只怕叫他們不做官都情願的。……」那個同賭的道:「我只要有錢賺,就是給我官做,我亦不要。」

    那是一個重利的社會,「千里為官只為財」。如果「財」與「官」二者選其一,「財」在世俗的眼光中還是要緊得多;因為那些「官」並沒有什麼理想抱負,他們的眼中只有錢財呀!這段文字藉幾個「奴才」來發揮拜金主義者的賺錢哲學,相形之下,窮佐雜只是個小巫了。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隨鳳占還是念念不忘節禮,因而有丟開臨時任務,趕回任所搶收節禮,以致與代理的再度扭持上公堂的鬧劇。原來個人的際遇,深深影響他的見解與觀念。這些人不過是宦海中的小泡沫,李伯元卻把他們的精神形影刻畫得生動至極,他的描摹天才是不容置疑的。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敘述胡統領嚴州剿匪幾個回合,相當精到,有聲有色。它敘述胡統領奉命去嚴州剿匪,內心懼怕,很想藉故推託掉,文案戴大理為了報復個人私怨,推薦周老爺給胡統領,教他有功自己保留,有罪就推給周老爺。胡統領雖答應下來,一路上不忘享受,雇了好多隻「江山船」,有吃有玩的,船主顧著生意,白天行三里,夜裏退二里,沿途大事耽擱,胡統領等人也樂得逍遙,為了妓女,還隔船吃醋。等到聽說嚴州土匪早已退走,只是官吏的謊報,胡統領才兼程趕到嚴州。他這時和周老爺計議好,一心想無中生有,以小化大,便於浮報開銷,據以邀功,於是煞有介事地調兵遣將,自己也故示奮勇,率了一隊進剿,這一來把嚴州的四鄉,弄得雞犬不寧,士兵搶劫姦淫,無所不為,又強拉良民,指為盜賊。鬧了一天,然後回船,張筵慶祝。一面又連電上方,頻頻奏捷,再來一大批保奏。結果是統領升官,雞犬入雲,所苦的只是嚴州百姓。它不僅暴露了晚清防營的弊病:將領貪淫膽怯,剋扣軍餉,卻又作威作福;士卒十額九空,老羸疲弱,卻又能欺壓良民。其中有同僚之間的傾軋,長官與下屬之間的猜忌與矇混。此外,周老爺的陰譎,文七爺的慷慨,妓女蘭仙的多情,縣令莊大老爺的精明,捕快的能幹,以及幫帶魯總爺的貪鄙,人物穿插,都很生動而又實在,可說是一部官場現形記的縮影。

    由官場現形記的描摹,讀者可以瞭然晚清的時代背景以及其社會型態。從書中人物於軍務、洋務上表現的怯懦、顢頇、敷衍,以及在現實層面表露的逐利狠貪手段,也可以略窺晚清吏治腐敗的一斑,可知清代的覆亡,並非一朝一夕之故;而民國體制的建立,也實在是時勢所需了。

  • 上 冊
    第 一 回  望成名學究訓頑兒 講制藝鄉紳勗後進 一
    第 二 回  錢典史同行說官趣 趙孝廉下第受奴欺 一二
    第 三 回  苦鑽差黑夜謁黃堂 悲鐫級藍呢糊綠轎 二六
    第 四 回  白簡留情補祝壽 黃金有價快升官 三九
    第 五 回  藩司賣缺兄弟失和 縣令貪贓主僕同惡 五一
    第 六 回  急張羅州官接巡撫 少訓練副將降都司 六五
    第 七 回  式宴嘉賓中丞演禮 採辦機器司馬濫交 七九
    第 八 回  談官派信口開河 虧公項走頭無路 九三
    第 九 回  觀察公討銀反臉 布政使署缺傷心 一○七
    第 十 回  怕老婆別駕擔驚 送胞妹和尚多事 一二○
    第十一回  窮佐雜夤緣說差使 紅州縣傾軋鬥心思 一三四
    第十二回  設陷阱借刀殺人 割靴腰隔船吃醋 一五○
    第十三回  聽申飭隨員忍氣 受委屈妓女輕生 一六四
    第十四回  剿土匪魚龍曼衍 開保案雞犬飛昇 一八一
    第十五回  老吏斷獄著著爭先 捕快查贓頭頭是道 一九八
    第十六回  瞞賊贓知縣吃情 駁保案同寅報怨 二一五
    第十七回  三萬金借公敲詐 五十兩買摺彈參 二三○
    第十八回  頌德政大令挖腰包 查參案隨員賣關節 二四八
    第十九回  重正途宦海尚科名 講理學官場崇節儉 二六六
    第二十回  思振作勸除鴉片煙 巧逢迎爭製羊皮褂 二八二
    第二十一回  反本透贏當場出醜 弄巧成拙驀地撤差 二九七
    第二十二回  叩轅門蕩婦覓情郎 奉扳輿慈親勗孝子 三一四
    第二十三回  訊姦情臬司惹笑柄 造假信觀察賺優差 三二八
    第二十四回  擺花酒大鬧喜春堂 撞木鐘初訪文殊院 三四四
    第二十五回  買古董借徑謁權門 獻巨金癡心放實缺 三六二
    第二十六回  模稜人慣說模稜話 勢利鬼偏逢勢利交 三七七
    第二十七回  假公濟私司員設計 因禍得福寒士捐官 三九○
    第二十八回  待罪天牢有心下石 趨公郎署無意分金 四○三
    第二十九回  傻道臺訪豔秦淮河 闊統領宴賓番菜館 四二一
    第三十回  認娘舅當場露馬腳 飾嬌女背地結鴛盟 四三九
    下 冊
    第三十一回  改營規觀察上條陳 說洋話哨官遭毆打 四五七
    第三十二回  寫保摺筵前親起草 謀釐局枕畔代求差 四七五
    第三十三回  查帳目奉札謁銀行 借名頭斂錢開書局 四九二
    第三十四回  辦義賑善人是富 盜虛聲廉吏難為 五一一
    第三十五回  捐鉅資紈袴得高官 吝小費貂璫發妙謔 五二九
    第三十六回  騙中騙又逢鬼魅 強中強巧遇機緣 五四四
    第三十七回  繳憲帖老父託人情 補札稿寵姬打官話 五六三
    第三十八回  丫姑爺乘龍充快壻 知客僧拉馬認乾娘 五七七
    第三十九回  省錢財懼內誤庸醫 瞞消息藏嬌感俠友 五九六
    第四十回  息坤威解紛憑片語 紹心法清訟詡多才 六○六
    第四十一回  乞保留極意媚鄉紳 算交代有心改帳簿 六二三
    第四十二回  歡喜便宜暗中上當 附庸風雅忙裏偷閒 六三六
    第四十三回  八座荒唐起居無節 一班齷齪堂構相承 六五○
    第四十四回  跌茶碗初次上臺盤 拉辮子兩番爭節禮 六六六
    第四十五回  擅受民詞聲名掃地 渥承憲眷氣燄薰天 六八五
    第四十六回  卻洋貨尚書挽利權 換銀票公子工心計 七○四
    第四十七回  喜掉文頻頻說白字 為惜費急急煮烏煙 七二○
    第四十八回  還私債巧邀上憲歡 騙公文忍絕良朋義 七三三
    第四十九回  焚遺財傷心說命婦 造揭帖密計遣群姬 七五一
    第五十回  聽主使豪僕學摸金 抗官威洋奴唆吃教 七六九
    第五十一回  覆雨翻雲自相矛盾 依草附木莫測機關 七八九
    第五十二回  走捷徑假子統營頭 靠泰山劣紳賣礦產 八○八
    第五十三回  洋務能員但求形式 外交老手別具肺腸 八二六
    第五十四回  慎邦交紆尊禮拜堂 重民權集議保商局 八四二
    第五十五回  呈履歷參戎甘屈節 遞銜條州判苦求情 八五七
    第五十六回  製造廠假札賺優差 仕學院冒名作鎗手 八七七
    第五十七回  慣逢迎片言矜秘奧 辦交涉兩面露殷勤 九○一
    第五十八回  大中丞受制顧問官 洋翰林見拒老前輩 九一五
    第五十九回  附來裙帶能諂能驕 掌到銀錢作威作福 九三三
    第六十回  苦辣甜酸遍嘗滋味 喜笑怒罵皆為文章 九四八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