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山莊殺人事件
白馬山莊殺人事件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3樁死亡事件、4名死者、9首童謠,
    是找尋巨大寶藏的暗號,更是黑暗人性的枷鎖!

    ●日本熱賣直逼40萬冊!

    謎人俱樂部開催中!(詳情請見書內說明)

    迴盪在山莊裡的童謠,是死者的鎮魂歌,
    更徹底喚醒了人們心底,沉睡已久的惡魔……

    您好,您是第一次來「鵝媽媽度假山莊」嗎?這裡可是白馬地區最豪華的度假山莊呢,每個房間都以一首「鵝媽媽」童謠來命名!
    咦?您是說去年那樁自殺事件嗎?唉,自殺的原公一先生其實是個非常熱情的人,記得他當時似乎對每個房間裡的鵝媽媽童謠很有興趣,常常埋頭不知道在研究什麼,想不到他居然會自殺……
    其實山莊之前也發生過死亡案件呢!據說有一位珠寶商偷走了幾千萬的珠寶,埋在山莊附近的某個地方,結果卻不小心從山莊後方山谷的斷橋墜落!聽說這座山莊以前的主人,也是因為兒子墜落山谷死掉,才轉手給現在的老闆的!啊?您問我是誰?喔,我不是山莊的員工啦!哈哈!我只是每年這個時候,都會來山莊度假的客人罷了……

    東野圭吾早期的風格重視解謎,有偵探、連續殺人,以及明顯的詭計(密室殺人或不在場證明)。如今大家認識的東野圭吾,是一位題材廣泛,且創作經常傳達強烈意旨的作家。這之間的轉變是經由多方嘗試與大量寫作,淬鍊之下的結果。
    與其說東野想寫的是「浪漫」的本格,不如說他只是用了「浪漫」的元素,但仍在「現實」的範圍之下,試圖將本格派樂趣發揮到最大。從開頭的謎(神祕的信件內容)、主軸的謎(暗號、密室詭計)到最終結尾的連環轉折,表現皆恰如其分,不誇張而合乎現實,不華麗卻小巧精緻。
    【推理作家】──寵物先生

  • 東野圭吾 Keigo Higashino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又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
    早期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超人氣的頂尖作家。除了社會推理話題巨作《徬徨之刃》、懸疑感彌漫的本格推理傑作《十一字殺人》、耽美詭異的《迴廊亭殺人事件》、讀者期待影像化指數百分百的《美麗的凶器》、挑戰「倒述推理」全新手法的《布魯特斯的心臟》、連續入圍「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的短篇傑作《天使之耳》,以及人性劇場最高傑作《異變13秒》外,另著有《黎明破曉的街道》、《鳥人計畫》、《偵探俱樂部》等書(皇冠將陸續出版),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拍成電視劇或電影。

    譯者介紹︰
    林冠汾
    台中人。日本駒澤大學經營學科畢業,曾任職日商祕書、專業文件翻譯、補習班講師,現專事翻譯工作。譯有《搶占熟齡市場:最有購買力的新興族群引爆10大商機》、《企畫是什麼:4堂課做出打動人心的企畫書》、《野蠻王子》、《狼與香辛料》。

  • ●【推理作家】寵物先生◎專文導讀
    ●【推理文學愛好者】余小芳、【推理評論家】張東君、【推理評論家】黃羅讚嘆推薦!

    鎔鑄了東野圭吾的創作熱情和純真心意!【推理文學愛好者】余小芳
    以世界著名的鵝媽媽童謠包圍英國人遺留的山莊,帶著密室、童謠和暗號的縝密設計,將時間序列往前鋪陳,並在冰天雪地的時節裡引入事件關係人,最終挖掘諸多事件的謎底和祕密,充斥著濃厚的解謎味兒。此書為東野圭吾早期之作,雖然稍嫌青澀,但其中鎔鑄了作家的創作熱情、純真心意,及對推理小說的喜愛,也能看出作者喜愛預留伏筆和不斷翻轉劇情的鮮明寫作性格與初衷!

    喜歡操練「灰色腦細胞」的讀者會大呼過癮!【推理評論家】黃羅
    早期的東野圭吾確實是古典推理的追隨者。他以與世隔絕的「暴風雨山莊」為基底,運用膾炙人口的「鵝媽媽童謠」為素材來貫穿全局,忠實演算出「毒殺」+「密室謀殺」+「暗號推理」=「白馬山莊殺人事件」,這條充滿本格解謎況味的純粹公式,甚至還涵括謎底翻兩翻的趣味性逆轉結局,相信喜歡操練「灰色腦細胞」的讀者應該會大呼過癮!

    東野這個坑,原來是個黑洞啊!【推理評論家】張東君
    鵝媽媽童謠就像是烹飪比賽中的指定食材一樣,能激發靈感、刺激創作慾。廚師們使用相同題材競相創作,為的就是想做出高人一等、獨樹一格,還得要好吃好看,讓人愛不釋手一再回味,不論價錢多少就是等著要上門捧場的料理!
    《白馬山莊殺人事件》讓我們看到東野圭吾這位多方位的推理主廚,使用傳統的鵝媽媽童謠當素材,加上獨門醬料與香料提味,烹調出讓推理饕客「荷包漸扁終不悔」的星級料理。東野這個坑,原來是個黑洞啊!

  • 導讀 浪漫中的現實性
    【推理作家】寵物先生

    一名女孩和其好友為了找出一年前哥哥的死亡真相,來到位於長野縣白馬的鵝媽媽度假山莊,裡頭的住宿客與當年幾乎一樣,希望能藉此問出線索。山莊以前的擁有者是一位英國婦人,每間房間都是一首「鵝媽媽童謠」的名字,房內均掛有一至兩塊寫著歌詞的壁飾。就在兩人開始思考童謠與哥哥死因的關聯時,住宿客的其中一名男性被發現墜落斷橋身亡……
    諸位讀者在翻開這本書前,可能已經瀏覽過上述的文案,得知這是一部與「童謠」有關的作品,且場景又設在「山莊」。接下來或許會認為:想必我可以讀到一群人在山莊受困(暴風雨加上道路不通),然後發生連續殺人案,被害者依照童謠內容的情境一個接一個死去──如此令人興奮(或老套)的劇情吧?
    若你真的這麼想,請別急著進入正文,不妨先了解一下本書的發表年代。
    自從一九五七年松本清張發表《點與線》、《眼之壁》後,日本推理小說進入「社會派」時期,著重反映社會的寫實作品大行其道,相對的,只重視解謎與詭計,充斥浪漫主義色彩的「本格派」推理則逐漸式微,過去的一些本格派作家不是捨棄本格,改寫其他路線(如高木彬光),就是在寫實的桎梏下力求生存(如鮎川哲也)。
    一九七五年偵探小說專門誌《幻影城》的創刊,主張「浪漫的復活」,提示作品應具有現實性的浪漫,本格派因而有復甦跡象,但一九七九年《幻影城》停刊後又一度沉寂。一九八○年島田莊司具濃厚浪漫色彩的《占星術殺人魔法》出版,評價並不高。直到一九八七年綾辻行人發表《殺人十角館》,開啟「新本格」時代後,情況才為之一變,具幻想性的本格作品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出籠。
    《白馬山莊殺人事件》是東野圭吾繼《放學後》、《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的第三作,發表於一九八六年,正好是「新本格元年」的前一年。出道以來的三部作品,都是以解謎為主的本格派推理。
    若是以《秘密》、《白夜行》,和《流星之絆》等後期作品接觸東野圭吾的讀者,大概很難想像他早期的風格重視解謎,而且還有些「端正」:有偵探、連續殺人,以及明顯的詭計(密室殺人或不在場證明)。如今大家認識的東野圭吾,是一位題材廣泛,且創作經常傳達強烈意旨的作家,可說是大相逕庭,這之間的轉變是經由多方嘗試與大量寫作,淬鍊之下的結果,如今他的書在台灣也出版不少,讀者可以藉由閱讀這些作品,觀察到一些力圖轉型的痕跡(例如《宿命》、《名偵探的守則》)。
    初期,東野仍被視為本格派作家,然而出道時間略早於新本格元年這點,使得他的作品比起綾辻一派,似乎更被「現實性」這個強大的限制所囿。前兩部作品均以校園為舞台,從偵探身份(非外來者)到詭計手法(可行性高),無一不向現實靠攏,到了《白馬山莊殺人事件》這部看似是東野最具浪漫主義元素的本格推理,這個原則也沒有改變。
    「山莊」與「童謠」是本格派經常出現的浪漫元素。若用較為專業的說法,山莊指的是「暴風雨山莊」,也就是處於孤絕狀態下的封閉空間,內部的人出不去,外部的人進不來,兇手、被害者與偵探皆是內部成員,除了製造緊張氣氛,也經常是作者用來排除一切科學辦案(如鑑識)的手段。
    至於「童謠」則可連結到「比擬殺人」,也就是佈置屍體和現場,使其符合某一段歌詞、故事或傳說的殺人方式,符合被比擬物這點除了可以增添恐怖感,對屍體施以某種程度的偽裝之外,歌詞的前後順序與一貫性也經常被用作詭計來源,給兇手製造不在場證明,或是掩飾模仿犯的目的。
    然而,不知是否東野身為作家「重視創意」的神經作祟,抑或是「暴風雨山莊」或「比擬殺人」太脫離現實,本作並未沿襲這些常規。相反的,我們看見刑警可以自由進出,科學鑑識毫無阻礙,被害者也很少(若不包括過去的案件),更重要的是,童謠並非作為屍體、現場佈置的模仿對象,而是當成「暗號」的材料──作者安排一段又一段的歌詞考察,隨著知識分享的趣味,這些童謠也重新被組合,最終導出真相。
    以現今觀點來看,不得不認為東野違背了本格推理迷的期待,但與其說他想寫的是「浪漫」的本格,不如說東野只是用了「浪漫」的元素,但仍在「現實」的範圍之下,並試圖將本格派的樂趣發揮到最大。從開頭的謎(哥哥神秘的信件內容)、主軸的謎(暗號、密室詭計)到最終結尾的連環轉折,表現皆恰如其分,不誇張而合乎現實,不華麗卻小巧精緻。
    就連專司破案的角色,作者也不採用古典「名偵探」的設定,書中雖有主要找線索、做推論的大學生二人組,但讀者會發現,警察也不是省油的燈,甚至其他角色偶爾也會表現出應有的智慧。「鶴立雞群」的名偵探,在本書是不存在的。
    這麼看來,《白馬山莊殺人事件》或許也可說是東野的本格魂在「現實性」的壓抑之下,所能展現最大限度的掙扎。這麼說來,本書的原題名其實是「鵝媽媽旅店的殺人」,雖然因編輯否決而更改,但這名字應當更能表達作者的本意吧!
    順帶一提,雖然東野圭吾的風格前後差異甚大,但我認為他的作品有些地方,是出道至今未曾改變過的(尤其是女性角色擁有的某項「特質」),各位閱讀本書時,可以和後期的作品比較看看。
    那麼就請翻開下一頁,進入鵝媽媽童謠圍繞的世界。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