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國梟雄錄.西國篇
日本戰國梟雄錄.西國篇
  • 系列名:日本館(潮)
  • ISBN13:9789573268512
  • 出版社:遠流
  • 作者:洪維揚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規格:23cm*17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1/09/01
  • 中國圖書分類:日本斷代史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 9324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日本戰國百餘年間,英雄豪傑俱出,也必有梟雄稱霸。繼以十大戰役為主軸的【日本戰國風雲錄】三部作,本書作者廣採史料軼聞,彙整消納,引介精彩不遜織田、豐臣、德川的西國諸位梟雄,深入解說其崛起的時代背景、地理環境、典章官制、神話傳說等諸多因素,旁及次級戰役與配角人物,幫助讀者對於戰國時代建構出立體通達的理解脈絡!
    時代背景
    ☆中央朝廷衰敗凋敝,天皇公卿破產無依
    ☆室町幕府崩毀大亂,將軍投靠有力大名
    ☆管領挾將軍以令天下,家臣亦結黨代為作亂
    ☆地方豪族崛起,實力主義抬頭
    登場人物
    ★令幕府將軍也懼怖的野心家三好長慶
    ★三度反叛、行三惡事的大梟雄松永久秀
    ★深謀遠慮、澤被子孫的策略家毛利元就
    ★跨足陰陽、手握智珠的十一州太守尼子經久
    ★暗殺起家、暴戾兇殘的盜國者宇喜多直家
    ★秀吉、家康都忌憚的貪慾軍師黑田官兵衛
  • 洪維揚

    彰化縣人,東海大學歷史系、輔仁大學日本文學研究所畢業。學生時代沉迷電玩【信長之野望】系列,也因此觸發對日本戰國時代的興趣。

    大學、研究所時期始終以宿舍和圖書館為家,觸角伸向日本歷史、文學、文化等領域,偏愛司馬遼太郎、井上靖、吉川英治、津本陽、島崎藤村、橫溝正史、高木彬光、內田康夫、綾?行人,欲透過不同作家文筆來了解人性。

    除歷史與推理小說,亦好美國職棒大聯盟、大河連續劇、演歌、浮世繪、日本家紋,與三五好友品茗話古今;日本歷史方面,除戰國和幕末時期外,近來對十四世紀的南北朝時代產生興趣,希望能旁徵博引以為未來創作的素材。

    出版有《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日本戰國風雲錄.群雄紛起》《日本戰國風雲錄.歸於一統》

    相關著作

    《日本戰國風雲錄.歸於一統-關原會戰、大阪之陣》
    《日本戰國風雲錄.群雄紛起-三方原之戰、長篠設樂原之戰、沖田畷之戰、岩屋城會戰》
    《日本戰國風雲錄.天下大勢-嚴島合戰、桶狹間之戰、川中島之戰、姊川會戰》

    相關譯作

    《風林火山》
    《坂本龍馬》

  • 自序

    人間萬事消磨盡,只有清香似舊時
    文/洪維揚

    這是我的第二部著作。

    早在○四年十月前作《日本戰國風雲錄》初稿即將完成時,我開始思索一個問題:「如果還有下一部,我該以哪個時代做為背景?」

    等到完稿同時,我也確定下一部的時代背景依舊是日本的戰國。○五年確認《日本戰國風雲錄》的出版成為可能後,不切實際的幻夢也不是不可編織了,時代雖已拍板定案,但內容依舊毫無頭緒。這個困擾到我讀完十五、六世紀佛羅倫斯人馬基維利(Niccolo Machiavelli, 一四六九~一五二七)於失業後撰寫的巨著《君王論》後,腦海中電光石火閃過我要的答案----戰國的梟雄。已經敲定了主題和內容,對那些在部落格留言問我下一部可否寫些源平或幕末事蹟的網友,只能說聲抱歉了。

    ○五年初開始動筆。本作以戰國時代的二線人物為主,下筆後很快就遇上瓶頸,內在和外在的種種因素讓這本書延宕下來。這幾年間面對取材、構思,以及工作、課業的壓力,殫精竭慮,外表依舊童山濯濯,同時還早生華髮,甚至塵滿面,鬢如霜。

    期間曾和編輯吳倩怡小姐討論三次,每討論一次範圍就自然而然擴大,這也是本書執筆期會這麼長的原因之一----還好只討論三次!最後敲定以畿內為界,將日本分為東國和西國,分部撰寫。本作《西國篇》收錄阿波的三好長慶、大和的松永久秀、備前的宇喜多直家、播磨的黑田官兵衛、安藝的毛利元就以及出雲的尼子經久,他們的事蹟將在正文中提及,序文便不贅述。

    原本我寫了一篇將近三萬字的〈梟雄論〉,想對此一名詞做較明確的解說。實際上,「梟雄」很不容易詮釋,與英雄間的劃分更是難上加難。古希臘詩歌詠的英雄在歷史上其實並不多見,與其說他們是英雄,不如說是文人筆下的理想英雄形象,現實世界裡的英雄──甚至各領域的頂尖人物──多少都帶有梟雄性格。或許應該這樣說:我們所認識的英雄人物,其實是英雄和梟雄的混合體,或許是這樣,兩者才會有那麼多相似之處。

    舉個例子,幾年前我在大學母校附近的舊書攤(逛舊書攤一直是我的嗜好)買到月刊《?史?旅 特集
    下剋上???史》,羅列七名戰國梟雄,後人耳熟能詳的北條早雲、宇喜多直家都在其中,令人意外的是武田信玄、上杉謙信也榜上有名,反而齋藤道三、松永久秀意外出局。英雄和梟雄的界線恐怕很難說得清楚。

    正因如此,我覺得單單在梟雄的定義上著墨只是作繭自縛,所以交稿時沒有附上〈梟雄論〉。我想,拿掉那篇不成熟的文字對全書應不構成影響。以人物為主的本作,格局上或許小了許多,然而我相信深度應該勝過前作。

    二○一○年七月,我又去了一趟京都,特意前往比叡山延曆寺以及奈良東大寺,看看聖武天皇窮一代財力而鑄造的盧舍那大佛、遭松永久秀付之一炬的大佛殿。想到自己置身歷史現場,加上感受到的古都氛圍,暢快自得的心情悠然而生。

    近幾年日本國內掀起一股空前的歷史熱潮,大量年輕女性開始接觸以往被她們視為畏途的歷史──特別是以戰國時代為背景的大河連續劇、電玩、漫畫、小說,更是受到歡迎。這樣的女性被稱為「歷女」。或許這只是一時的潮流,但若有更多人因此對歷史產生興趣、進一步想追求更多相關知識,都是好事一樁。希望台灣也能出現更多喜愛古今中外歷史的同好,不管是男女老少。

    今後也請多多支持維揚的作品。

  • 「舉世無雙一梟雄」松永久秀

    瞭解松永久秀的重要關鍵是十六世紀初葉的畿內政治狀況。以京都為據點的足利將軍家和管領細川家的嫡流京兆家起了紛爭,細川家的家臣三好長慶才有機會趁勢竄起;久秀再踩著主子長慶的背脊,站到政壇中央。
    對日本戰國歷史稍有了解的人,想必聽過以下這段軼事。織田信長招待家康到京都遊歷,介紹一名老者給家康時,當面說道:「這廝就是松永彈正。別看他年長,對他可大意不得。他曾幹了三件當世人做不出的事。一為消滅主家三好氏,二為殺害光源院公(將軍義輝死後的法號),三為焚燬南都大佛殿(奈良東大寺供奉盧舍那大佛之殿)。」
    老者即為本文主人翁松永久秀。他是戰國時代「下剋上」三大代表之一,少了他的戰國時代猶如萬古長夜,史冊讀來將索然無味。這樣一位極富特色的梟雄當然必須好好介紹才行。

    ◎早年經歷是個謎
    松永久秀據說和齋藤道三一樣,也是山城國乙訓郡西岡出身。但這點並非定論,還有攝津、加賀、筑前、阿波、豐後、近江等說法。久秀一生中足以在歷史上留名的「輝煌」事蹟幾乎都在擁有大和領地後才發生,而且也在此步下歷史舞台。
    和許多戰國時代突然竄起的梟雄一樣,松永久秀的早年也充滿層層謎團。依照江戶時代編修的史書《陰德太平記》,他幼名多聞丸,出身攝津高槻城(大阪府高槻市)城主入江氏一族,早年和弟弟甚介(據正史記載,其弟名為長賴、左門,但是否同一人仍有疑問)在高槻城附近的神峰山進行修驗道的試煉。
    有關久秀的童年、修驗的具體內容,礙於正史記載付之闕如,無法進一步詳談,但根據野史,久秀曾經得到果心居士傳授幻術。會有這種說法,或許是看到久秀日後將主君三好長慶玩弄於股掌之上,讓長慶動手除掉親弟弟,留下養子孤獨死去,等於替久秀干政鋪路。對於這種難以理解的事實,說書者編造一種解釋:久秀以習得的幻術控制主君,讓三好長慶對周遭的人都產生懷疑,並除去他們的性命。至於長慶始終深信不疑的久秀,最後不必耗費多大力氣,便能占有三好氏在畿內的領地。如果這種說法可以成立,那久秀顯然青出於藍:果心居士據說曾在信長、光秀、秀吉面前表演過幻術,不過很可惜,他沒能控制這三人。

    ◎文武雙全,名聞京畿
    久秀雖以反覆無常的梟雄形象留名後世,但他和三好長慶的二弟義賢一樣,都是名聞京都和堺港的文化人。從堺港豪商天王寺屋的津田宗達、宗及父子所撰的《天王寺屋會記》可看出久秀是豪商茶會的常客。一五五四(或五五)年,武野紹鷗舉辦茶會,座上賓有紹鷗的高徒千利休、堺港豪商納屋的今井宗久,天王寺屋的津田宗達、宗及父子和久秀。能和日後被稱為「天下三宗匠」的三位大師同席,久秀的茶道造詣想必絕非泛泛。
    當時欲出席茶會,持有名器是必備條件,久秀也不例外,他的收藏中最珍貴的當屬「平蜘蛛茶釜」,許多人都耳聞久秀擁有這件不世出的茶具,然而直到一五五八年九月他才首度在茶會上展示。平蜘蛛茶釜如何落到久秀手中並不清楚,想必背後應有一段曲折離奇的經過。他另一件名器「九十九髮茄子」,據說是三代將軍義滿向明朝稱臣、得以進行貿易後從中國輸入的,為足利將軍家珍藏。引起應仁之亂的八代將軍義政將這件傳家之寶送給和他有曖昧關係的山名政豐(應仁之亂西軍統帥山名宗全之子),政豐又轉贈給義政的茶道師父村田珠光(武野紹鷗即是村田的弟子)。之後九十九髮茄子的去向不甚清楚,但久秀有辦法取得表示他的確很有手段。後來織田信長護送足利義昭上洛,不得不對之臣服的久秀,在信長的強烈要求下,將九十九髮茄子送給有收集茶器癖好的信長。
    而久秀修繕信貴山城做為統治大和的據點,也有創新時代之舉。現在稱為「天守」的五層建築結構,首見於信長的安土城(一五七九年落成),當時寫作「天主」。一五六一年八月完工的信貴山城擁有四層櫓,若以城池的象徵性建築來看,也有人視為是日本最早有天守的城。翌年,久秀在大和的另一座居城多聞山城(奈良縣奈良市)也告竣工,推斷也有同樣結構。這兩座城今日皆不復存,是否具有可視為天守的結構無法得知,但有一點可以確定,本丸周圍或重要城門附近、可發射弓箭和鐵砲的防禦型建築「多聞櫓」首見於多聞山城,名稱也由此而來。多聞山城堪稱是近代日本城的基本型。此外,久秀恐怕也是第一個在本丸裡建有茶室的武將。
    從本節所提種種,可以看出久秀深具文化、美學素養,會作連歌、精通茶道,能夠帶兵作戰,幫主君出謀劃策、治理領地,擁有築城能力,堪稱文武雙全,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只是他給人「下剋上」的印象實在太過深刻。

    ◎日本史上首見引爆火藥自殺
    久秀三次投靠信長,卻也三次叛變。最後一次應該和信長把大和守護的官職賜予筒井順慶有關。前文提過,武家政權裡大和國不設守護,而由興福寺擔任類似大和守護的職務。不過極度厭惡佛教的信長當然不會循此慣例。久秀反叛前科累累,任誰都不會把大和守護的職位給他;但對久秀來說,讓長年的仇家筒井順慶擔任大和守護是信長蔑視自己的表現。
    久秀叛變的消息迅速傳到信長耳裡,抽不出身的他派遣右筆、同時也是茶人的松井友閑,希望能以同為茶人的身分讓久秀打消念頭。久秀想必也知道「事不過三」,信長原諒他兩次已屬難得,不管先前原諒他是出於什麼原因,人的耐性總有限度,不可能一直縱容,久秀應該也知道這次是上賭桌的最後機會了。
    依《和州諸將軍傳》所記,久秀這次兵力為「騎馬三百餘其勢八千餘人」,這樣就敢叛變,實在太過輕率。在北陸的戰線方面,謙信同年九月攻下能登七尾城(石川縣七尾市),進而快速行軍到加賀境內手取川附近的松任城(石川縣白川市),想趁織田軍渡河時偷襲。九月廿三日,先率領一萬八兵力渡河的柴田勝家遭謙信埋伏,一時間手取川邊成人間煉獄,柴田軍雖然只有千餘人陣亡,但有更多士兵在撤軍時溺死。這是信長與謙信唯一一次對決。
    信長擔心己方士氣因手取川之役失敗而消沉,便命令人在畿內的長子從四位上秋田城介信忠強攻信貴山城。攻城前信長曾經放話,只要久秀交出平蜘蛛茶釜,即可既往不咎,但是遭到久秀拒絕。信忠出征每每軍容浩大,這次也不例外,據《信長公記》所記,這次隨同出兵的將領有永岡兵部大輔(細川藤孝)、惟任日向守(明智光秀)、筒井順慶以及山城國人眾。十月三日,信忠的軍隊再加上羽柴秀吉、惟住(丹羽長秀)兩支生力軍,總兵力推測已超過四萬人。
    看到城下源源湧來的敵軍,久秀知道城破只是早晚之事。十月十日,久秀和長子久通帶著平蜘蛛茶釜和火藥,於信貴山城的天守點火引爆,這一炸,父子雙雙粉身碎骨,據說這是日本史上頭一次引爆火藥自殺,果然梟雄連結束生命的手法也不落俗套。十年前的這一天,東大寺大佛殿被久秀一把火燒掉,看來冥冥中自有天意!久秀享壽六十八歲,久通則生年不詳,因此不清楚幾歲離世。信長得知久秀的死訊,不禁長嘆,使他歎息的不只是痛失珍貴茶器,應該也感懷於舉世無雙的梟雄之死吧!
    至於信貴山城的民眾則是額手稱慶,因為他們再也不用活在「蓑蟲之舞」的恐懼中。據說久秀對於繳不出年貢的農民有一套獨特的處罰方式:讓農民穿上蓑衣,然後淋油點火,久秀喜愛一邊飲酒一邊聽著農民哀號至死,視此為茶道之外的娛樂。久秀傳出死訊,當地民眾猶如慶典般地謝神飲酒。
    雖然關於久秀的死法,大部份都記載為引爆火藥而亡,但以下則提供了另一種版本。據說久秀曾經中風,為防再犯,每天固定時刻在頭部針灸。當人生即將劃下句號時,他還要部下幫他準備針灸道具,部下笑道:「現在再談養生也沒用吧!」久秀竟不高興地說:「我是擔心切腹時中風發作,導致失敗,果真如此,迄今的名聲將毀於一旦了。」根據《多聞院日記》的記載,久秀父子是切腹自盡。如果此說屬實,針灸的軼聞就不單純是附會了。
    久秀身為武將,還是有可敬之處。據說死後二十多年的關原之戰前夕,西軍軍師之一島左近,對於多數不表態、只觀望的西軍將領感到痛心,曾說道:「當今諸侯都欠缺明智光秀和松永久秀之流的英勇果斷。」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