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少年偵探團【全新書封版】
浪花少年偵探團【全新書封版】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9234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熱血啊~
    東野圭吾筆下唯一的系列女偵探!

    2度日劇化+漫畫化!1、2集熱賣突破60萬冊!
    最能展現東野式人情味和幽默感的作品!


    「妳真的很容易捲入刑案,是體質的關係嗎?」
    阿忍噘著嘴說:
    「因為警察無能,才會有這麼多刑案!」


    「我可是大路的阿忍,竟敢小看我,小心我給你好看!」
    學生口中「惹不起」的大路小學老師竹內忍,長相可愛,卻潑辣無比。她不但跑得飛快、孔武有力,還超級貪吃;正值適婚年齡,卻對帥哥刑警和溫柔小開的追求毫不領情,而她那充滿正義感和好奇心的熱血個性,更讓她不斷捲入離奇的刑案中,或者應該說,她根本就是個自走型的案件吸塵器嘛!
    有她在的地方,相親會相出人命,切蛋糕會切出凶器,就連章魚燒也會和命案扯上關係!就看阿忍老師如何率領古靈精怪的學生們,一一解決最棘手的難題!

                                                                                           

    讓《浪花少年偵探團》成了東野圭吾創作生涯中獨樹一格的作品,是書中活潑熱鬧的大阪方言、略帶卡通化的角色設計,以及嬉鬧後不忘以溫暖收尾的人物互動安排,洋溢著舒適而愉悅的親切感……帶著草根性、少根筋的竹內忍,其實很符合東野出身於大阪府的內在性格:規矩認真地看待自己的工作、再怎麼心酸、發牢騷都不忘來點幽默平衡一下,當然有機會的話,犀利火辣的毒舌調侃更是不可或缺的調劑……更意外地讓原本只因不知如何設計角色,而以擔任教師的姊姊作為樣版、進行創作的竹內忍,成了東野圭吾筆下唯一的女性系列主角。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成員】心戒

  •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作品包括《徬徨之刃》、《十一字殺人》、《迴廊亭殺人事件》、《美麗的凶器》、《布魯特斯的心臟》、《天使之耳》、《異變13秒》、《白馬山莊殺人事件》、《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鳥人計畫》、《魔球》、《浪花少年偵探團》、《再見了,忍老師──浪花少年偵探團2》、《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解憂雜貨店》、《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以前,我死去的家》,以及《操控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暫譯,皇冠即將陸續出版)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譯者介紹:
    王蘊潔
    在翻譯領域打滾十幾年,曾經譯介山崎豐子、小川洋子、白石一文等多位文壇重量級作家的著作,用心對待經手的每一部作品,翻譯的文學作品數量已超越體重。

  • 名家推薦︰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成員心戒專文導讀!偉士牌的電視筆記WISPA、知名部落客小鳥茵、推理評論家張東君、推理評論家喬齊安 歡樂推薦!●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東野的作品能如此廣受迴響,是他既能讓讀者享受被懸疑劇情擰絞出的推理快感,同時感慨那不敵現實而鑄下大錯的一念之差。讓人真實的體會到,這就是活著的樂與苦。 ──【偉士牌的電視筆記】WISPA

    日常推理中的「日常」,會依作者本人、主角本身的生活經驗有所不同。《浪花少年偵探團》讓讀者透過忍老師的立場,體會大阪的推理世界!──【推理評論家】張東君

    作為東野筆下唯一的系列女偵探,熱血教師阿忍的確充分展現了早期東野所擅長的校園推理特色──青春的歡笑與惆悵。──【推理評論家】喬齊安

  • 導讀──
    質樸輕快的初次大阪幽默招呼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成員】心戒

    二○一二年,雖然東野圭吾創作生涯關鍵轉捩點的《嫌疑犯X的獻身》,在美國推理作家協會著名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一項鍛羽而歸,但絲毫無損於東野圭吾目前在日本的超高人氣。現在的東野圭吾,幾乎等同於收視票房保證的代名詞,光是二○一一年,便同時有五部電視劇、二部電影改編自他的小說。

    二○一二年夏天,日本富士電視台甚至直接於廣告中打上作者的名字作為宣傳,以「東野圭吾推理劇場」為名,大陣仗地邀來跨世代的日劇巨星──中井貴一、唐澤壽明、篠原涼子、鈴木京香、長澤雅美、三浦春馬等人──眾星拱月,更襯托出東野圭吾銳不可擋的當紅氣勢!

    在台灣,同樣的熱潮亦無止歇的跡象。東野圭吾目前七十二本小說創作中,近七十%已發行中譯版。不僅多家出版社以兩個月一本以上的速度,如同接力賽般持續翻譯「東野圭吾全集」,就連得獎出道作《放學後》亦將換第三個出版社再版上市。身為東野圭吾「死忠」讀者的你,可能熟悉他以理性邏輯觸及複雜人性的「伽利略」系列,抑或是熱愛他從《白夜行》以來,以冷調筆觸描繪人性暗面的「惡女」系列,甚至是他不斷以青春校園、科幻、運動等等多變題材包裝的詭計至上創作。

    但,要是來點宮部美幸式的溫暖氛圍,搭配東野自身熱愛的本格詭計,以及他鮮少出現在小說,卻常見於散文與自傳中的大阪式幽默,這……又會激發出什麼樣的火花嗎?

    從小立志從事教職的美女教師竹內忍,粗線條的海派個性與爽朗不修邊幅的伶俐口舌,總被學生擔心依舊單身的她怎麼嫁得出去?但真正令她困擾的,卻是目前擔任班導的六年五班,似乎人小鬼大的「小屁孩」多了點。

    不僅令她頻頻捲入神祕事件與殺人案件,更慘的是,這群古靈精怪的小鬼頭,似乎察覺了她與大阪府警新藤刑事間微妙的曖昧情愫。更洞悉了具備「高富帥」三高條件的本間義彥,也在強烈追求阿忍,並藉此要脅新藤刑事!面對比案情更撲朔的戀情,在剪不斷理還亂的膠著戰況下,她該如何是好?

    輕快俏皮還帶點卡通化的特色,令《浪花少年偵探團》成為東野圭吾筆耕二十多年中最為「異色」的作品。原本只是接受《小說現代》臨時增刊的短篇邀約,但東野圭吾交出的〈忍老師的推理〉卻受到編輯盛讚,希望東野能進一步將這則短篇發展為系列作,持續於雜誌連載。就這樣,東野圭吾開始了他創作生涯首次的短篇連載創作,自一九八六年起於《小說現代》雜誌上連載了兩年,結束後不僅立即出版新書,兩年後在雜誌社的盛情邀約下,繼續在《小說現代》連載並於一九九三年推出續集《浪花少年偵探團 2》。

    以現在的標準(讀者的閱讀經驗與東野的創作水準)來看待二十年前早期的蒼筤之作,雖然《浪花少年偵探團》裡安排了看似不可思議的密室事件,抑或是死前留言與凶器消失之謎等等詭計,帶點G.K.卻斯特頓式的謎底與手法或顯青澀,但依舊保留了東野圭吾創作初期堅持的「寫實派本格」特色:登場人物無論在行動與思維上都與常人無異,亦鮮見詭譎複雜的詭計與過分跳脫現實生活感的陰森氣氛。

    值得一提的是,《浪花少年偵探團》雖走的是東野早期擅長的青春校園推理路線,卻不見他安排誇張到不可思議的路人神探,或是傻不愣登的兩光刑警。小說中的破案樞紐或許多由忍老師悟出關鍵手法,但她亦有誤判情勢或力猶未逮的時刻,甚至只推導出部分真相,須待刑警補充的狀況。相信看過系列首篇〈忍老師的推理〉後,定當對於刑警漆崎最後娓娓道來關鍵疑問的安排,印象頗深。

    然而,真正讓《浪花少年偵探團》成了東野圭吾創作生涯中獨樹一格的作品,卻是書活潑熱鬧的大阪方言、略帶卡通化的逗趣角色設計,以及嬉鬧後不忘以溫暖收束的人物互動安排,洋溢著舒適而愉悅的親切感。除了諧音與轉換的樂趣外,帶著草根性、少根筋的竹內忍,其實很符合東野出身於大阪府的內在性格。

    一如東野在自傳《大概是最後的招呼》裡所呈現出來的「大阪形象」:規矩認真地看待自己的工作、再怎麼心酸、發牢騷都不忘來點幽默平衡一下,當然有機會的話,犀利火辣的毒舌調侃更是不可或缺的調劑。這種以認真的態度談論著爆笑情境,卻在隱約間顯露出尖刻挖苦的風格,不僅成了日後頗受好評的《名偵探的守則》與「○笑小說」系列等創作起點,更意外地讓原本只因不知如何設計角色而將擔任教師的姊姊作為樣板進行創作的竹內忍,成了東野圭吾筆下唯一的女性系列主角。

    就是這種立基於現實環境、扎實的寫實本格佈局,搭配輕快溫暖卻又讓人忍俊不住的人物互動,讓曾連續以《白夜行》、《流星之絆》、《新參者》等戲劇改編獲得極佳收視的TBS電視台,決意繼二○○○年NHK電視台後,二度改編《浪花少年偵探團》系列,在炎炎夏日裡歡快上場。而你,準備好跟這位連宮部美幸都忍不住透露自己對其喜愛有加的竹內忍老師,打聲招呼了嗎?

  • 新藤走在路上,打了一個大噴嚏,連鼻水也流了下來。他立刻用手帕擦掉鼻水,又放回了長褲的口袋。
    「今天的天氣又不冷,該不會是感冒了?還是有人在說我壞話。一定是那個裝腔作勢的花花公子在說我壞話。」

    新藤想起本間義彥帥氣的臉龐,忍不住咬牙切齒。偏偏本間就和新藤暗戀的竹內忍相了親,從那時候起,他就以一副惟恐天下不知的態度接近阿忍。相親雖然沒有相成,但本間並沒有放棄。
    本間正在阿忍擔任教職的大路小學門口等她,今天是結業式,中午之後就放學了。

    他打算邀阿忍參加今晚在他家舉行的聖誕派對,還說準備了好酒,可以喝酒配烤火雞。
    阿忍原本還有點猶豫,但她對食物完全沒有抵抗力,所以其實有點心動。

    「但是,我們剛好在旁邊聽到了,只能說那個大叔太倒楣了。換句話說,刑警先生,你實在太幸運了。」──中午的時候,田中鐵平突然打電話給新藤,在電話中這麼對他說。鐵平是阿忍班上的學生,不時向他透露阿忍的消息。

    「我和原田走到老師面前說,我們也想去。老師說,那就一起去,反正人多比較熱鬧。」
    新藤邊聽電話,忍不住邊笑了起來。
    「本間那傢伙露出怎樣的表情?」

    「他說:『是啊,這個主意不錯。』說話時快哭出來了,但還是硬擠出笑容。」
    「哇哈哈哈,活該,誰叫他想要偷跑。」
    「而且,我還給了他致命一擊。」

    「致命一擊?」
    「對啊,我對老師說,既然機會難得,找那個警察大叔來更好玩。」
    「喔?結果呢?」

    他握著電話的手忍不住用了力。
    「老師想了一下說:『如果本間先生沒意見,的確找他來比較好玩。』我和原田就一直問他:『你沒意見吧?沒意見吧?』他皺著眉頭,最後只好無可奈何地答應了。」

    「太了不起了!」
    新藤忍不住大叫起來。「幹得好!謝謝你們,好,那我今天早點處理完工作就過去。」
    「我們等你。對了,我想要望遠鏡。」

    「…………」
    「不必買很貴的那種,只要六倍大的小型望遠鏡就好。我想把話說清楚,你也不用煩惱要買什麼聖誕禮物給我。啊,等一下……嗯,好,我問他……原田說,他想要瑪丹娜的CD。」

    「瑪丹……」
    「他說,只要是瑪丹娜的,隨便哪一張CD都好。我們等你啦。」
    鐵平說完就掛了電話。

    ──千萬別小看現在的小孩。他們說得天花亂墜,討了半天的人情,結果卻另有目的。
    新藤一隻手拿著紙袋,另一隻手放在大衣口袋裡,走向本間的公寓。紙袋裡當然就是望遠鏡和瑪丹娜的CD。而且,他在買望遠鏡的店裡還買了一條金項鍊,是準備送給阿忍的禮物。

    ──問題是本間那個笨蛋不知道會送什麼禮物。那傢伙很精明狡猾,不可能不準備禮物。
    他在想這些事時,又打了一個很大的噴嚏。
    「好大的噴嚏,你是不是感冒了?」

    新藤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回頭一看,阿忍正對著他笑。
    「啊,竹內老師,妳也現在才去嗎?」
    新藤看著手錶,原本約定的時間早就過了。

    「我已經去過本間家了,剛才又出來一趟。我發現沒有聖誕蛋糕,所以臨時去買了一個。」
    阿忍舉起手上的正方形盒子,盒子用白色和粉紅色條紋的包裝紙包了起來,上頭綁著紅緞帶。

    「喔,原來是蛋糕,太好了。」
    「我去平時買蛋糕的店,沒想到聖誕節蛋糕都要預訂,幸好有人臨時取消,所以我就買回來了。」
    「太幸運了,可見妳平時有積德。」

    「我也這麼覺得。」
    「…………」
    他們邊走邊聊,一個高大的男人迎面走來。他穿著聖誕老公公的衣服,拿著玩具店的廣告牌和氣球,把氣球發給路過的小孩。

    看到新藤出現在阿忍身後,本間皺了皺眉頭。
    「你還真的來了。」
    「聽你的口氣,好像我不可以來。應該是我想太多了吧?」
    「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擔心你工作沒問題嗎?」

    「幸好這個世界很祥和。」
    「太可惜了。」
    「你好像很失望。」

    「不,我是為你感到失望。剛才漆崎先生打電話來,說有命案發生,請你馬上和他聯絡。」
    「…………」
    「是真的喔。」
    他們兩個人在鬥嘴時,田中鐵平和原田郁夫從裡面跑了出來。他們正在啃火雞腿。

    「有沒有買到望遠鏡?」
    鐵平悠然地問,新藤拍了一下他的腦袋。
    「好吧,那我等一下和他聯絡,但至少先來乾杯吧。」
    「現在喝酒不好吧,」本間說:「馬上就要去工作了呢。」

    新藤正想發火時,阿忍開口說:
    「那就先來切蛋糕,吃完蛋糕,就有精神去辦案了。」
    「贊成!」鐵平說,原田也拍著手。
    「竹內老師真善解人意,就這麼辦。」

    新藤也拍了一下手,走進屋內。本間也勉強點頭答應了。
    阿忍打開盒子,就出現了一個鮮奶油蛋糕,周圍放了一圈草莓,還有聖誕老人和洋房的蠟燭。中央用巧克力寫著「Merry Christmas」。鐵平和原田歡呼起來。

    阿忍拿著刀,偏著頭說:
    「圓蛋糕很難切成五等分……田中。」
    「幹嘛?」
    鐵平反問時,兩眼仍然看著蛋糕。

    「你先回答把圓形分成六等分時,每個扇形的角度是幾度。」
    「幹嘛?為什麼現在要算數學?」
    「人生隨時隨地都要學習,趕快回答。」

    「明天就放寒假了啊,」鐵平噘著嘴。「呃,總共是三百六十度,六等分的話……是六十度。」
    「答對了。原田,輪到你了。」
    「我跳過。」

    「不可以跳過。六等分的話是六十度,那五等分呢?」
    「五十度。」
    「你這個笨蛋。」

    阿忍用左手打了原田的腦袋。「五等分是七十二度,你給我記清楚。但五等分太難了,就六等分吧。」
    「多一塊給誰吃?」鐵平問。
    「當然是先搶先贏,人生就是弱肉強食的戰場。」

    多出來的那塊蛋糕絕對是我的。阿忍充滿自信地開始切蛋糕時,聽到噹的金屬聲。「咦?」阿忍抽出了刀子。
    「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
    「好奇怪的聲音。」

    本間說著,沿著剛才刀子切下去的地方拉開了蛋糕,發現了裡面有像是金屬片的東西。
    「啊喲喲,裡面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本間從蛋糕裡拿出一把小刀子。

    「我知道了,」鐵平大聲地說:「原來這個蛋糕有附刀子,有些人家裡可能沒有刀子。」
    「怎麼可能有這種莫名其妙的蛋糕,給我看一下。」
    新藤從本間手上接過刀子。阿忍也走過來看著他手上的刀子。刀身連著塑膠柄,看起來像是水果刀。
    「啊!」

    阿忍叫了起來,後退著指著刀子說:
    「血、血,有血。刀子上面有血。」
    「什麼?」

    兩個小孩子反而探頭看著新藤手上的刀子。
    新藤打量著刀子。刀刃的部分的確沾到了深紅色的東西。
    「這……件事好像不單純。」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