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千年絆
千年絆
  • 定  價:NT$299元
  • 優惠價:9269
  • 可得紅利積點: 8 點
  • 參考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立即進貨
    (採購期約7~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言情小說家鬧革命
    人氣作家一夕蛻變
    如果你喜歡天馬行空的奇幻神話,和具文學深度的愛情輕小說,簪花司命絕對讓你上癮!

    獨家!一書一身分證,讀者專屬尊榮印記!
    大膽突破言情小說困境,擺脫創作束縛,《千年絆》以作者十年筆耕及出版功力,踏上獨立出版的革命之路,爆發臺灣小說界文創新動力!
    輪迴百世千年,芸芸眾生,只愛妳一人


    我想走進妳心裡,就算這輩子無法感動妳,沒關係,我還有來生,無數個來生……

    一段流轉千年百世的等待 今生終有永恆的結局
    簪花司命第一本獨立出版力作 消失500年的傳奇國度綺麗重現!

    「我愛了百世千年的巫女,我不會再放開妳了,
    永永遠遠都要和妳在一起。」他深情的許諾。
    「可是你沒有永遠,你只有輪迴。」她哽咽著回應。

    盛維熙,二十七歲的職業攝影師,
    走遍世界各地,想尋找能讓始終飄泊的心安定之處,
    終於在西藏高原上遇到一位神祕的紅衣少女。
    她美麗清冷,她似曾相識,
    他追尋她的身影,希望明白她身上藏有的祕密,
    沒想到卻展開一場前世與今生交織的不思議旅程。

    關於謎之王朝「西喀王朝」、關於王朝的統治者「聖王明晞」、
    關於不老不死的靈山神巫「巫羅」,
    兩人糾葛千年的情愛牽絆,
    在二十一世紀的現在,在美麗壯闊的高原上,
    再次纏綿重現……

    【本書特色】

    ◎以「輪迴」為主題,神話人物與傳說結合,在西藏高原的美麗壯闊背景下,描寫一段超越千年百世的愛情故事。
    ◎作者在傳統小說出版界修練10年,出版過多類愛情故事,本書為其第一本獨立出版作品。
    ◎首刷限量出版,每本書都有個別的身分證編號,屬於每位個別的讀者。
    ◎書中適當的故事情節中,搭配插畫師阿悒精美插畫,以饗讀者。

  • 簪花司命

    在傳統小說出版界的修羅場修練十年,前前後後歷經超過十位編輯的調教,磨耐心、磨文筆、磨劇情架構、磨細膩度、磨抗壓力,總而言之,什麼都磨,終於從水深火熱的寫作修羅場出關,開始展翅高翔,踏上獨立出版之路,飛向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繪者
    阿悒/AYI

    金牛座/台灣台北人
    擅長奇幻類創作題材,現為插畫為主的半自由創作者。

  • 獨一無二的書,只屬於獨一無二的你

    你曾經想過,未來的閱讀模式會變成什麼樣子嗎?
    大約十多年前開始,網路的出現,逐漸改變人們的閱讀模式,越來越多人開始上網看新聞、看小說、看漫畫、看電影、看各式各樣的東西,這時候大家所使用的閱讀介面是電腦螢幕。

    最近這幾年,智慧型手機興起,開始有人拿手機看網路上的各種資訊,不再只局限坐在電腦前,甚至攜帶方便的平板電腦、各種為了專門看電子書而設計出的閱讀器在市面上流行,慢慢取代傳統的閱讀模式──看紙本書。
    以後是人人都有智慧型手機以及平板電腦的時代,現在擁有智慧型手機或平版電腦是一件挺新鮮流行的事,但是再過幾年,等這些東西完全在社會上普及後,反倒就不是什麼稀奇事了。

    當大家越來越習慣在網路上看小說時,實體書籍反而變成一種珍貴的東西,因為大家都可以人手一機,都可以在網路上看同一部小說,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一本製作精美的實體書籍做為個人收藏。

    這個時候,實體書的價值反而出現了,因為網路上的東西終究都是虛擬的、虛幻的,不存在於真實世界上,看得到卻摸不著,電腦一關、手機一關就什麼都沒有了,而實體書卻是真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中的物品,看得到摸得著,而且可以只屬於自己,是自己的私人財產。

    一部小說放上網,可以讓成千上萬讀者們觀看,這些讀者卻沒有實際上的擁有權,但當這一部小說製作成限量的實體書籍,就只有限量的讀者可以擁有,「物以稀為貴」反倒成為實體書籍將來的價值所在。

    「我在網路上看了○○○小說。」
    「我的手機(電腦)內有○○○小說的電子檔。」
    「我擁有○○○小說的實體書!」

    在將來的世界,以上三種狀況,我相信說出第三種話的人是最有榮譽滿足感的,因為大家都能在網路看小說,從網路下載小說電子檔到手機或電腦已經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你可以、我可以、大家都可以,沒什麼特別,結果變成能夠擁有一本實體書,才是最與眾不同的、最受人羨慕的,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不是嗎?
    當一樣東西,只有少數人能夠得到時,它就是稀有珍貴的,人人羨慕,但當這樣東西變成所有人都能得到,那麼就變成一件再普通不過的東西,大家也不會再有羨慕的感覺,這就是「價值改變」的原因所在,要不然就不會有「限量是殘酷的」這種話出現了。

    而我,還希望能賦予實體書籍更不一樣的收藏價值,我希望每位讀者都能買到「獨一無二」、「只屬於自己」的專有書籍,但一本小說出版後,一刷至少幾百、
    幾千本以上,封面及內文當然是一模一樣的,如何能夠「獨一無二」?

    為此,我替每一本書都製作了它們的「身分證明書」,證明書上有每一本書籍獨有的「身分證明編號」,每一位讀者買到的書,上頭的身分證明編號都不一樣,所以如果一本小說第一刷印一千本書籍,每一本書籍都會是「獨一無二」的,編號一號的書被你買走,就不會有其他讀者和你擁有相同編號的書籍,你將會是這世界上擁有它的唯一一人。

    每個人雖然都是「人」,卻都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既然人可以,為什麼書就一定要每本裡裡外外都長得一模一樣,沒有獨一無二之處?就因為有這種想法,所以我才會出現賦予每一本書不同的「身分證明編號」這個創新構想,讓書也能變得和人一樣,獨一無二,並且無可取代。
    獨一無二的書,只屬於獨一無二的你最不一樣的書,才能配得上最不一樣的你們,不是嗎?

    屬於我的革命,開始了!

    在二○一二年之前,我始終認為,我會一直乖乖的待在傳統小說出版界內,幫出版社寫稿、出書,拿著不上不下的小說賣斷稿費,不知道什麼時候稿費才能往上調,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因大環境再度惡化而被降低稿費,我會一直順應出版社的出書方針,寫著他們所要的「市場稿」,忍下自己真正想寫的故事,等待終於熬出頭的那一日到來,然後再盡情寫著我最愛的題材,出版社不會再試圖阻擋。
    這是許多市場小說作者的心情寫照,而我,也曾經是其中一個。

    我一直以來的認為,在二○一二年突然瓦解、崩潰,我陷入寫作谷底,也陷入情緒谷底,因為我發現,再繼續依附著與自己理念並不契合的出版社,只會讓最真實的自己繼續被壓抑在內心深處,難以等到出頭的日子。
    當我想通這一點之後,我終於從長久以來的壓抑中覺醒,決定不再依附總是拿「市場」來左右我寫作方向的各大小說出版社,我要走真正屬於「自己」的路,而不是「別人」的路。

    所以我鼓起勇氣,跳脫傳統出版,踏上獨立出版之路,將最真實的自己表現出來,不再被任何束縛綑綁,而總是感到動彈不得。
    在傳統小說出版界打滾的這十年間,我看盡各種不同領域的小說出版社們對作者的控制、剝削,作者為了想看到自己的小說順利出版,必須吞下許多由出版社提出的不合理條件,包括以極少稿費買斷小說所有權利、簽斷筆名、為了配合出版社的出版喜好要求作者不斷改稿等等,問題不勝枚舉。

    傳統小說出版界的許多出版社被寵壞了,尤其是專出大眾娛樂小說的出版社,總是對作者予取予求,因為他們看準這些作者為了能讓自己的出書夢想實現,什麼事情都能妥協,因此食髓知味,越來越得寸進尺,從作者身上扒下一層又一層不公平的利益。

    的確,作者正因為必須依附出版社出書,不得不選擇忍氣吞聲,委曲求全,接受出版社提出的所有不合理要求,只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小說終於能順利面世。
    出版社總是以「市場」為由,控制作者寫作方向,篩選自己想要的稿件,將不合自己所認為的「市場」定義的稿子淘汰掉,無論那故事是好是壞。

    出版社出了一大堆類似卻了無新意的小說,將台灣原本百花齊放的小說市場改造成「單調化」、「老梗化」的市場,原本的小說創意活水慢慢變成一池沒有活力的死水,早已遭到讀者們的詬病。

    然而現在,小說出版市場越來越萎縮,許多出版社想的不是如何提高我們自己的本土文化創意水準,而是大量購買廉價的大陸小說稿件在台灣出版,擠壓台灣本土小說作者的生存環境,現在到實體書店的小說區繞一圈,新書有一大半以上都是大陸來的小說,本土小說作者的作品少得可憐。

    台灣的小說出版界很早就被外來文化占據了,以前有歐美翻譯小說、日本翻譯小說,現在又多了大陸原創小說,台灣本土作者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窄,但小說出版社卻不重視這個問題,他們只要自己有錢賺就好,靠誰來賺錢,他們不在乎,台灣本土的文化創意發展會因為他們的不在乎而越來越凋零,他們也懶得理會,反正他們現在還有錢賺就好,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

    但等到將來狀況繼續惡化到難以挽回的地步,恐怕就沒有再說的機會了,他們懶得重視這個問題,只圖眼前近利,不為台灣本土文化創意產業的未來著想,那麼就由我開始來試著改變吧!

    我希望以獨立出版的方式,帶給台灣讀者更豐富多變的小說面貌,給台灣讀者更多面相的小說閱讀選擇,不再受一般小說出版社的「固定劇情公式」、「類似選書標準」控制,讓台灣的讀者明白,台灣本土作者不是寫不出豐富多變、質與量兼備的故事,只要給作者創作及生存空間,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我也希望以獨立出版的方式,在台灣的小說出版界找到一線生機,替台灣小說界的文化創意發展注入新的活力,而不是繼續單調化、市場化,甚至是被歐美翻譯小說、日本翻譯小說、大陸原創小說給牽著鼻子走,導致台灣本土的創意越來越弱勢,到最後被「文化殖民」。

    我更希望我能開創出另一條成功可行的路,成為一個實際的例子,讓其他同樣被小說出版社剝削、左右寫作意志的弱勢作者們明白,我們不是只有依附出版社出書這一條路可以走,我們可以跳脫出版社的控制,勇敢走自己的路,只要我們有決心、有能力的話。

    最後,我也想讓本土小說出版社能因此警覺,出版社要是再不改善與作者間不平等的剝削關係,已有足夠實力的作者可以從出版社出走,選擇自行出版,這對本土小說出版社來說絕對是一大損失。

    我們沒有歐美國家的「出版經紀人」制度可以幫我們與出版社談判,取得相對公平的待遇,那麼我們就以獨立出版的方式保障自己的權益,做自己的主人!

    我知道,這是一條挑戰傳統小說出書模式的革命之路,會很辛苦,能不能成功也不知道,但如果沒有人跳出來開始試著改變看看,台灣本土小說界的生存環境只會越來越糟糕,永遠不會看到希望的轉機出現,許多擁有寫作夢想的人也會因為這惡劣的環境不得不放棄寫作,因為很現實的因素,他們在這個對本土作者非常不友善的環境內無法生存。

    讓我們一起來改變惡劣的環境,並且保護支持本土小說創作的發展吧!傳統小說出版社不保護我們的生存環境、文化創意發展環境,任由我們自生自滅,那麼就由我們自己想辦法保護自己。

    我希望我能做到,我也會努力去做,我誠摯希望熱愛小說的你們能夠幫助我,給我支持與力量,和我一起守住這最後一片小說天地,讓它不再被冷落,替它澆水施肥,助它由乾裂貧瘠重新恢復茂盛生機!

  • 獨一無二的書,只屬於獨一無二的你
    前言 屬於我的革命,開始了!
    楔子 輪迴
    第一章 少女
    第二章 聖王
    第三章 血巫
    第四章 明晞
    第五章 覺醒
    第六章 回歸
    第七章 守護
    第八章 過往
    第九章 血戰
    第十章 重逢
    第十一章 續篇 綺羅
    第十二章 續篇 永遠
    番外篇 團圓
    後記 八年的差距
  • 第一章 少女

    二十一世紀,西藏拉薩,布達拉宮──

    「哇,太棒了,真是壯觀!」
    布達拉宮,一間依著紅山山壁而建的雄偉藏傳佛教建築物,這是西元七世紀時,西藏的吐蕃王松贊干布為迎娶唐朝的文成公主,特別在紅山上修建了這座舉世聞名的建築物。

    白牆紅牆接連高築,搭配著湛藍蒼穹,高聳而立,站在最下方,只感到整個人猶如螞蟻一樣渺小,它的龐大壯觀震撼人心,讓人不由得打從內心崇敬起來。
    一路上的舟車勞頓,雖還不至於苦不堪言,卻也夠讓人好受了,但一來到這,親眼看到雄偉壯觀的建築物後,盛維熙的精神都振奮起來,頓覺之前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阿熙,你別衝那麼快呀。」同行的小劉臉色難看的慢慢靠近,因為高山症,他的頭一直在抽痛,動作也不敢太大,就怕症狀會更嚴重。「我都快吐出來了,虧你還……那麼興奮。」

    西藏處於海拔三千多公尺的高原上,空氣含氧量比平地稀薄,一般住在平地的人突然來到高原上,會因為無法適應高原的稀薄空氣而出現缺氧的高山症症狀,大多得經過適當的休息,讓身體逐漸習慣高山上的氣壓,症狀才會緩和下來。
    「小劉,是你太虛了啦,虧你還說什麼不管路途再遙遠、再辛苦,為了這好不容易的出國機會,死賴活賴都一定要跟我來。」盛維熙好笑的瞧著小劉的虛樣。

    盛維熙今年二十七歲,五官輪廓明顯,個性開朗外放,笑容也陽光帥氣,因為經常四處奔走,高挑的身材顯得挺結實,撐起深色短版的羽絨外套就是有型好看,總是會吸引身旁陌生女子對他投以感興趣的目光,豔福不淺。
    照理說,盛維熙應該也會為高山症而苦才對,但他除了剛到西藏時有一點不適外,之後很快就恢復正常,活蹦亂跳的,與小劉是天差地遠。

    小劉小盛維熙兩歲,體力卻不如盛維熙,繼續苦皺著一張臉。「我怎麼知道高山症比我想像中的還難受,明明那些傳說中可以緩和症狀的藥我全都吃了……」
    「好啦,既然都已經到了,就別再抱怨,工作要緊。」盛維熙朝他伸出手。「我的攝影器材。」
    「喏,在這。」小劉將肩上其中一個黑色方型大背袋交給盛維熙,終於可以放下不輕的包袱。

    打開背袋,盛維熙熟練的拿出攝影器材,依著今天的天氣狀況調整專業用的數位單眼相機,好讓相機處於最佳的拍攝狀態。
    他是一位小有名氣的專業攝影師,這次是接到案子從台灣來到西藏拍攝各個著名旅遊景點,而小劉就是他此行的攝影助理。

    一拿起相機,盛維熙原本的活力完全被專注的工作態度取代,和剛才判若兩人,眼光銳利且深邃,對於每一個能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美景都不放過。
    喀嚓!喀嚓!喀嚓!

    快門按下的聲音接連響起,又快又俐落,只要一開始工作,他就像是著了魔,只專注於鏡頭內的景物,其他的他一概不去理會……
    是他,他回來了……
    過了這麼久,他終於回來了……

    莊嚴的誦經聲中,似乎夾雜著神祕的低啞細語,時而融入經文內,又時而突兀的讓人覺得刺耳,盛維熙被這似有若無的聲音干擾,連忙放下相機,納悶的左瞧右看,想找出到底是誰在干擾他。

    小劉關心的靠過來。「阿熙,怎麼了?」
    「你剛才有沒有聽到一種……奇怪的談話聲?」
    「什麼?」他只聽到這些讓人昏昏欲睡的唸經聲而已呀。
    「你沒聽到?」那為什麼他就有聽到?
    嘻嘻,他似乎聽到了耶……

    「小劉,又來了!」盛維熙有些激動的拉住他。「有沒有,聽到了沒?」
    「聽到什麼?阿熙,你該不會也終於出現高山症,開始幻聽了吧?」小劉是一臉的茫然。
    幻聽?不可能,他明明聽到了,而且是一清二楚!
    怎麼搞的?這座布達拉宮不該是個神聖的地方嗎,又為什麼會讓他遇到如此詭異的事情?

    盛維熙轉頭瞧向一旁不知名的高樹,樹梢上停著兩隻體型龐大的烏鴉,烏鴉燦如玻璃的雙眼恰巧與盛維熙相對,透著一種奇怪詭異的氣氛,讓盛維熙越瞧越覺得不對勁。

    剛才的聲音是從烏鴉那裡傳過來的?有可能嗎?他怎會出現如此奇怪的想法?
    當盛維熙還在百思不得其解時,小劉卻興奮的反拉住他,連忙開口:「阿熙,是金輪法王耶!」

    「什麼金輪法王?」
    盛維熙轉頭一看,才知道原來小劉指的是穿僧袍的西藏喇嘛。真是的,他一定是金庸小說看太多了,現在正在發神經病。
    西藏喇嘛朝盛維熙他們筆直走過來,最後在盛維熙面前停下,喇嘛說著他們完全聽不懂的話,接連不斷,也不管他們到底聽不聽得懂。
    他們有些尷尬的站著,不知該不該回應,但他們語言又不通,只會雞同鴨講,說了又有什麼用?

    哎呀呀,溝通不良耶,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也難怪啦,現在的他完全就像個普通人,要他像以前一樣那根本就是不……
    「到底是誰躲在暗處講話?」
    盛維熙不堪其擾的再度出聲,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害小劉嚇得倒退好幾步,心想難道他是中邪了?

    他再度將視線轉往烏鴉那一頭,烏鴉卻在此刻展翅飛翔,伴隨著那奇怪低啞的聲音迴盪在空中──快離開吧,他察覺到咱們了……
    盛維熙感到不可思議,忍不住掏掏自己的耳朵,不懂是烏鴉真的在講話,還是就像小劉所說的,他因為高山症而出現幻聽症狀了?
    看著盛維熙接連出現奇怪反應,小劉心驚膽跳的趕緊安撫:「阿熙,冷靜一點,現在是在工作中呀。」

    「我也知道現在是在工作中,可是……」那喇嘛突然拉住盛維熙的手,將一顆半個手掌大小的透明水晶球交給他,繼續說著他完全聽不懂的話。
    這顆水晶球中間有個陶塑的彩色大鵬鳥,製作非常精細,大鵬鳥的羽毛根根分明,清楚可見,盛維熙和小劉都納悶的瞧著喇嘛,不懂他把東西交給盛維熙到底是什麼意思?

    喇嘛只是淡淡一笑,雙手合十,口中默唸六字真言,之後便轉身離去,來得神祕,去也神祕。
    盛維熙和小劉不解的對望,滿腦子困惑,只想明白一件事──所以……剛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拍完莊嚴壯觀的布達拉宮後,隔日盛維熙他們離開有許多遊客的熱鬧拉薩,到附近遊客較稀少的地方拍照,打算拍一系列純樸大氣的自然景色。
    拉薩是觀光重鎮,為了方便遊客來玩,現代化的建設越來越多,交通方便,但到了其他地方,純樸的地方還是非常純樸,各種生活機能也開始不方便起來。
    碩大橘紅的陽光漸漸往西方群山降落,眼前除了一條明顯供人車行走的蜿蜒道路外,四方盡是綿延不絕的荒原、高山,已經看不到有什麼建築物存在。

    盛維熙他們好不容易才在半路攔下一輛恰巧經過的簡陋拖車,拖車是由一輛非常老舊的摩托車拖著,車身是破舊的木板做成,也因為摩托車很舊了,後頭又拉著重重的拖車,再加上道路高低難行,所以速度非常緩慢。

    如果這摩托車走到一半突然罷工不做了,說實話,他們一點都不會訝異。
    拖車上放滿曬乾的牧草,他們背靠著堆成像是小山一樣的乾草,雙腳盪在車外,看似很閒適,但這一路上的顛簸可是讓他們的屁股受了不少苦。
    「呵,怪事年年有,最近倒是特別多。」

    將水晶球拿起,透過夕陽的照射,水晶球內折射出漂亮的七彩光線,除此之外就沒什麼特別的地方,盛維熙左看右看了好久,就是不知道那位神祕的西藏喇嘛為什麼要把這東西交給他。

    況且他們倆還不認識,這就更奇怪了。
    至於那奇怪的說話聲音,在離開布達拉宮後他就沒再聽到過,也只能當是自己突然出現幻聽症狀,不再多想。

    「阿熙。」
    「嗯?」
    「我真不懂為什麼當初那麼多件案子裡,你偏偏挑了西藏這一件。」小劉疲憊的吐了口氣,經過一整天的四處拍攝,他已經很累了。「對我來說,這簡直就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如果是他,他就會選京都啦、西湖啦那些交通方便又漂亮的地方,西藏說漂亮也的確很漂亮,但要說荒涼絕對也荒涼得可以,不方便的地方實在太多了。
    盛維熙笑了笑,如果連這一點點的苦都吃不了,是無法成為獨當一面的有名攝影師的。「我從很早之前就想來西藏看看,只是苦無機會而已。」

    「為什麼?」
    「因為我爸曾經說過,西藏是個非常美麗的地方,一生中至少要來一次才不虛此生。」
    他父親也是位攝影師,而且非常有名氣,他就是受了自己父親的影響,最後也走上攝影這條路,並且狂熱不已。

    他記得自己小時候就看過父親從西藏照回來的照片,壯闊鮮麗的景象從那時就深印在他的腦海,讓他對西藏心生嚮往。
    美麗、神祕、遺世獨立,就是他對這個地方的印象。
    但除此之外,他之所以會成為攝影師、一直對西藏有憧憬,還有另一個原因,這個原因他則從未對人提起過。

    從他懂事以來,他一直有種不知該何去何從的感覺,內心始終很不踏實,像是找不到心靈歸處,一直飄流著,會踏上攝影之路,就是希望能藉此到處行走,去尋找能讓自己「安心」的所在。
    而西藏就讓他有這種感覺,他一直覺得要是能來西藏看看,或許就能找到他追尋已久的安心之處,只可惜當他真正踏上這片土地後,還是覺得不太對,他依舊找不到能夠徹底震撼他心房的力量。

    他到底在追尋什麼?說真的,有時連他自己都不明白,只能憑著感覺到處走,走到哪算到哪,一切隨緣吧。
    拖車緩慢的在荒原上前進,速度慢得可以,遠方彩霞豔麗的橘紅在空中渲染,漂亮到令人癡迷,終年積雪不融的群山、一旁原野上咩咩嘶叫的龐大羊群,倒也顯現出另一種不同的高原風情。

    「啊啊啊……阿熙,你看那邊!」小劉興奮的伸出手,指向一旁不遠處的羊群。
    隨著小劉的指尖望過去,一抹身穿暗紅色西藏傳統服飾的身影佇立在米黃色的羊群中,顯得特別矚目,那應該是個牧羊姑娘,雖然此刻的她背對著他們,但她身上散發出的神祕感,瞬間便抓住盛維熙的心神,讓他興致大起。

    「小劉,我的相機!」他趕緊催促,已經迫不及待想拍下這美麗的景象了。
    「嗄?你還要拍?今天已經照了幾千張相片了耶。」小劉忍不住怪叫,他的手是都不會酸嗎?

    「別說廢話,攝影箱快給我就是!」小劉只好將放在背後的攝影箱拿出來,打開箱蓋,盛維熙快速拿出相機,直接跳下行走緩慢的拖車,跑到非常靠近羊群的地方才停下腳步,捕捉在夕陽下難得的美麗畫面。
    喀嚓!喀嚓!

    拍照聲隨著強風飄散在廣大的荒原上,寂寥中帶有些許魔魅之氣,或許是因為這美麗到詭譎的夕陽,也或許是這難得一見的廣闊景色讓盛維熙產生幻覺,覺得鏡頭中的景象有種深惑人心的神祕氣息。

    不期然的,站在羊群中的姑娘霍然轉身,盛維熙恰巧從鏡頭中看到她的模樣,那一剎那,他被突如其來的驚豔震撼住,不自覺的放下相機,與她隔著川流不息的羊群,遙遙的……相望。

    她看起來大概只有十八、九歲,頭上戴著各色珠石串繞而成的傳統藏族帽子,皮膚似雪般白皙柔嫩,完全不像其他住在此地的人一樣皮膚黝黑而粗糙,黑柔的長髮隨風飄揚,額上的銀飾鑲綴著成排的紅色珊瑚珠流蘇,銀色鈴鐺因風飛舞,顯得異常豔麗。

    那一雙像寶石般晶亮的眼眸不帶任何感情,沉默的遠望異鄉人盛維熙,她全身散發著清麗冷豔之氣,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看似不可靠近,卻又能惑人心魂,讓人折服於她的無形魅力之中。

    好漂亮的少女,在這荒原上就像是個奇蹟一樣!盛維熙長這麼大第一次處於這種失魂狀態,捨不得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少女無言冷淡的望著他,任由身旁羊群一批批往前行走,不知道為什麼,盛維熙總覺得自己見過她,而且是在好早好早以前。
    好熟悉的感覺……到底是在什麼時候看到過?他……怎樣都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裡呢……

    恍惚間,少女舉起手,指著盛維熙身後的方向,他下意識轉過頭,才發現拖車早已走了好遠,小劉在車上拚命的對他揮手吶喊不知多久了,直到現在他才恍然夢覺,訝異自己居然失神了那麼久的時間。
    「阿熙,照完了就快回來呀,你到底在發什麼呆?快回來呀!」小劉繼續賣力大吼著。

    真是糟糕,再發呆下去他就追不上拖車了,況且太陽快下山,再拖下去可不是鬧著好玩的!
    一想到此,盛維熙只好收起相機,趕緊轉身奔跑,努力追著漸行漸遠的拖車,沒時間再想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見過這少女,當他好不容易追上拖車時,早已體力耗盡,氣喘如牛,差點要缺氧而死。

    坐回拖車上,努力大喘著氣,等到喘息好不容易終於緩下來後,盛維熙再次遙望遠方的羊群,只見那少女依然站在原地,遠望著地平線那一頭綿延的高山,看似孤獨、寂然。

    她在找什麼?等待什麼?回憶著什麼?種種臆測一個個出現在盛維熙腦中,就算太陽下山,就算早已看不到那少女的身影,他還是一直想著這個問題,就連晚上在睡夢中也是。
    神祕的少女呀……好熟悉,而且讓人懷念不已……

    盛維熙在西藏待了三個星期,回到台灣沒幾天,就又接到下一個工作,馬不停蹄的飛到東歐各國去拍照,直到他再一次踏上台灣這片土地,已經又是三個月後的事。
    「唉,好累,真是快累死我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盛維熙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行李丟在客廳,整個人癱在客廳的沙發上,趁這個機會徹底放鬆心情,好好休息一陣子。
    家裡安安靜靜的,除了他就沒別的人,父親比他還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都在世界各地奔走,難得回家幾天,而母親早就在他上大學時和父親協議離婚,這種把心思都花在工作上,一年見不到幾次面的丈夫,乾脆不要算了。

    還好盛維熙對這種事情看得很開,既然緣分盡了,分開也不是一件壞事,他一個人待在家裡也滿好的,至少不會有人吵他和管他。
    「啊,對了,那個照片!」
    從沙發上坐起身,盛維熙打開就放在沙發桌上的銀白色筆記型電腦,電腦邊擺放著好幾片有貼上註記標籤的數位相機記憶卡,他翻了翻,很快就找到存著西藏照片的那幾片記憶卡。

    在東歐的三個月,他偶爾會想起在西藏發生的一些事情,對他來說,這情況很不尋常,是以前從沒發生過的事,因為每完成一個案子,他都會全心投入下一個案子中,不再去想之前拍攝的種種,很少有什麼事情能夠長時間留在他的腦海中,讓他一再回憶,然後念念不忘。

    這是第一次,有一個影子一直在干擾他,讓他困惑不已。
    將記憶卡插入筆記型電腦邊緣的插槽,上千張照片小檔案出現在螢幕上,盛維熙快速瀏覽過,很快就找到他想看的照片。「找到了,就是這幾張!」荒原上的牧羊少女,她遙望、低頭、回眸的三張照片在電腦螢幕上不斷切換著,讓盛維熙像是又回到拍照當初的驚豔一刻。

    看著照片中的少女,他的心裡還是產生了難以形容的感動,但他始終不懂,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對她的感覺就是特別不同?
    走過無數個國家,令人驚豔的各國女子他也看了不少,但那些女子只會在他的腦海內暫留幾天,之後就被他忘得一乾二淨,等到事後再看到相片時,他才會想起當初的事情。

    唯獨她,就只有她的身影深深烙印在他的心裡,讓他想忘也忘不掉……
    「嘟嘟嘟……」
    原本寧靜的房子突然出現電話聲響,打斷盛維熙沉浸在照片內的思緒,他回過神來,眉心微蹙,伸手拿起桌上的無線電話,心想到底是誰時間算得這麼準,他才剛回到家不久?

    「喂?」「維熙,你果然已經到家了。」電話另一頭是個低沉的中年男性聲音。
    盛維熙馬上認出這個聲音,輕鬆一笑,是他的老爸。「爸,你現在人在哪裡?」「我在北極。」盛父的聲音很有精神,也明顯聽得出來很得意。「這裡的景色真是美,美到讓人無法想像,當初就叫你和我一起來的,你偏不要。」「我也去了許多很美的地方。」他在電話這一頭無聲的扮鬼臉,他才不想和老爸出門,因為他只會被老爸壓得死死的。「我四個月前去了一趟西藏,終於見識到你所說的那種高原之美了。」

    「西藏呀……還真是懷念,那應該是二十多年前去的,直到現在照片應該還保存得非常好吧。」「嗯哼。」盛維熙拿著電話走進父親的書房內,在排得整整齊齊的書架上找到當年父親在西藏拍的相本,席地而坐開始翻閱起來。

    當年的照相科技不比現在,都是用傳統的底片機拍攝,盛父習慣將每一次拍攝中最滿意的相片多沖洗一份放在自己的書房內,想到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翻翻。
    「我想想啊,二十多年前想進西藏可以媲美不可能任務,辛苦得很,你這個小子倒幸福,一路上一定比我當年少吃不少苦。」

    喔,這張照片漂亮,那張照片取景取得非常巧妙!盛維熙邊翻邊聽父親開始講自己的豐功偉業,其實他大部分都是左耳進右耳出,反正就是炫耀嘛,少聽一點也不會怎樣。
    發現盛維熙的反應似乎越來越少,盛父忍不住問:「喂,死小鬼,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有有有,當然有……」的頭。

    「有就好。」他好繼續講:「講到那一年的西藏之行,我……」嗯……果然不愧是他的父親,二十多年前的拍照技術就這麼好,現在更是過之而無不及,看來他想達到父親那樣的水準,還有得磨練呢。

    翻著翻著,其中一張照片讓盛維熙原本愜意的心情頓時認真起來,照片中是一座非常美麗的高山湖泊,湖泊旁,一位身穿暗紅色衣服的女子回頭凝望,那一瞬間的影像被盛父巧妙的捕捉住,整張照片是異常的生動美麗。

    然而讓盛維熙訝異的不是整張照片的構圖,而是裡頭的紅衣女子!他趕緊抱著相本衝出書房,重新回到客廳內,將電腦上的照片與相本照片互相對照。
    「怎麼可能?這太不可思議了……」他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語。
    是同一個少女!同樣的臉蛋、同樣的衣服、同樣的額飾,不同的地方在於景色,還有……拍照的年代!

    整整差了二十多年,這怎麼可能?
    「什麼可不可能?死小鬼,你現在到底在幹什麼?」盛父不滿的質問。
    盛維熙語氣激動的詢問:「爸,我問你一件事,當年你在西藏拍的照片裡,有一張是湖邊的紅衣少女,你還有印象嗎?」「喔,有呀,印象還很深刻,那個少女美得像是從天上落下來的仙女,當初拍她的時候她應該有十八、九歲,現在大概已經是四十左右的婦人了吧。」四十左右的婦人?不對,完全不對,歲月似乎對這個少女完全沒有影響,她依然保持著十八、九歲的年輕樣貌,在他父親所拍的照片中、在他所拍的照片中。

    盛維熙繼續錯愕著,很難相信眼前所見。不老不死的神祕少女?這……真的有可能嗎?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