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錦繡未央(全三冊)(簡體書)
錦繡未央(全三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75元
  • 定  價:NT$450元
  • 優惠價: 87392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5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宅鬥大神秦簡最霸氣作品兇猛來襲!原名:《庶女有毒》
    比《步步驚心》更驚心動魄!
    蟬聯瀟湘書院月票榜、鑽石榜、訂閱榜TOP1。
    淺綠、安知曉、天下歸元、瀟湘冬兒古言大神聯手推薦!
    史上最具反骨的女主教你生存法則,讓你學會在愛情中所向無敵。
    女兒身,男兒志,剔透骨,玲瓏心。
    錦繡紅顏引無數男兒競折腰。

    她是相府三小姐,卻過著爹不疼媽不愛的日子,只因她是出生在二月的庶女,是命定的災星。
    八年臥薪嚐膽,終讓她一朝為后,鳳臨天下。然而世事難料,自己的至愛卻是傷自己最深的人,辛苦付出卻換來毒酒收尾。
    幸好老天給了她重來的機會,她怎能辜負這大好時機?誰說庶出活該被人欺?我命由己不由天,這一次絕不重蹈覆轍!
    她搖身一變,不再是丞相府裡任人欺淩的善良淑女,那些曾經陷害她的人,她一定要讓他們加倍奉還。
    治了嫡母,壓了嫡姐,皇子的愛也接踵踏來。她重活一世只想低調做人,這些人卻恨不得拉她接受萬民膜拜。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她得遠離這些發光體。
    可惜男人心,海底針,撈不上,猜不透。
    發誓要徹底遠離的男人為她要死要活,曾經的死敵表示暗戀她很多年,而她還不幸被一個天底下最俊俏的無賴纏上。
    都說好女怕男纏,她這個惡女怎麼也怕纏?
    撒嬌、賣萌、玩深情。她怎麼沒看清她那名義上的弟弟竟是個披著美人皮的腹黑男。
    完了,完了!敵人還沒掃乾淨,自己又要陷到情網裡,這可讓她如何是好?
  • 秦簡,本名周靜,畢業於江南大學,現工作於公路管理站。擅長寫宅鬥古言小說,其文筆精准大氣而不失細膩,深受讀者喜愛。著有《錦繡未央1、2、3》。
  • 未央是個複雜的角色,既冷情又柔情。冰冷狠厲是對敵時的武器,面對真心待己的人時,又不禁露出絲絲溫柔。未央唱著一出精彩的《佳人曲》,令人著迷,欲罷不能。
    ——淺綠

    緊張刺激、扣人心弦的劇情,滴水不漏、步步為營的復仇,陰謀、復仇、愛情共同譜寫出一首盪氣迴腸的愛恨交響曲。
    ——安知曉

    未央在感情上是個絕對的強者,不甘處於弱勢。她要的是二人在感情上的平等,追求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情。她對愛情的忠貞很讓人敬佩。
    ——天下歸元

    敏德對未央的感情是不計較回報的,愛她所有的優點,也包容她所有的缺點。無論未央是否回應,他都未曾離開過她的身邊,無私奉獻著,溫暖著她的心。著實令人感動。
    ——瀟湘冬兒

  • 楔子
    第一章 重回李府
    第二章 大賺一筆
    第三章 南院驚魂
    第四章 重逢舊愛
    第五章 賑災五策
    第六章 三房離世
    第七章 百花鬥豔
    第八章 射箭比賽
    第九章 棋逢對手
    第十章 歸途遇險
    第十一章 大難不死
    第十二章 回到李府
    第十三章 成為盟友
    第十四章 栽贓陷害
    第十五章 形勢逆轉
    第十六章 爭風吃醋
    第十七章 惹禍上身
    第十八章 二次出擊
    第十九章 德妃落難
    第二十章 蔣家出擊
    第二十一章 大難臨頭
    第二十二章 毀容之後
    第二十三章 身世之謎
    第二十四章 佈陣作法
    第二十五章 打錯算盤
    第二十六章 山雨欲來
    第二十七章 陰謀浮現
    第二十八章 暗中協商
    第二十九章 暗下殺手
    第三十章 真凶落網
    第三十一章 等待反撲
    第三十二章 深情告白
    第三十三章 宴會悲劇
    第三十四章 迷幻棋局
    第三十五章 失望透頂
    第三十六章 漠北皇子
    第三十七章 聯姻風波
    第三十八章 毒酒嫁禍
    第三十九章 皇子邀約
    第四十章 天災來襲
    第四十一章 埋雷引線
    第四十二章 設置圈套
    第四十三章 蔣家覆滅
    第四十四章 形勢有變
    第四十五章 有機可乘
    第四十六章 反將一局
    第四十七章 福禍皆至
    第四十八章 刁蠻公主
    第四十九章 聯姻危機
    第五十章 半路劫持
    第五十一章 逼供失敗
    第五十二章 秦晉之好
    第五十三章 另有千秋
    第五十四章 蠢蠢欲動
    第五十五章 晴天霹靂
    第五十六章 惡戰將近
    第五十七章 後院起火
    第五十八章 太子被廢
    第五十九章 丟人現眼
    第六十章 掉進陷阱
    第六十一章 初有成就
    第六十二章 以牙還牙
    第六十三章 娶妻封王
    第六十四章 絕地反擊
    第六十五章 逼宮失敗
    第六十六章 陷入死局
    第六十七章 謀逆之罪
    第六十八章 窮途末路
    第六十九章 世事難料
  • 大曆
    冷宮的房檐下,李未央數著長髮上的第六只蝨子。常年沒有洗澡,身上像覆了層厚厚的盔甲,捉蝨子便成了她打發時間的唯一方法。    
    十二年了,她被關進冷宮整整十二年了。未央抬起頭看著天空,每到這樣下雨的天氣,一雙腿傳來的痛楚足以讓她痛得發狂。
    她是丞相李蕭然的親生女兒,只可惜,她不是從大夫人的肚子裏爬出來的,而是由一個身份低微的婢女所生,再加上生於二月,應了那句二月的女兒對父母不利的傳言,因此被父親送給遠房的族親收養。可惜族親並不待見自己這個庶女,將她丟在鄉下自生自滅,她這樣一個出身於大曆第一豪門的貴女,竟不得不親自操持家務,甚至下地勞作。金枝玉葉,被棄民間,若非後來嫡姐李長樂不肯嫁給那人,父親和大夫人怎麼也不會想起她來……
    長樂、未央,一聽便分得出誰貴誰賤。初回李府,她滿心歡喜地以為父親終於想起了自己,然而,卻只聽到父親舒心地對美麗高貴宛若仙人的嫡姐李長樂說:“仙蕙,你不必再煩心了,這個丫頭會替你嫁給拓跋真。”
    嫡姐李長樂,字仙蕙,多麼美麗的名字,當時的未央這樣想著,卻沒想到,這個名字將會是她一生的噩夢。
    後來,她如父親希望的,入三皇子府,一心一意地扶持拓跋真一步步從皇子登上帝位,更為他生下長子玉裏,直到拓跋真登基,封她為後,足足花了八年時間。拓跋真曾說她膚如凝脂,眉目如畫,是上等的美人。可是上等的美人終究不比世間的仙子,轉眼間,就如牆角的爛泥,不堪入目。
    後來呢?後來—
    李未央每每想到那一天,都要發笑。笑自己那年輕無畏的時節,笑她現在離過去那麼遙遠。

    還記得那一夜,坤甯宮內所有的人都被處了極刑,似乎是急於結束一切或是掩蓋一切,他們甚至沒有被帶到刑房,一切在她寢宮外的庭院裏就開始了。坤甯宮的大門被緊緊鎖閉,受刑的人皆被封上了嘴。一瞬間,坤甯宮裏血雨腥風。  
    李未央,被拖到皇帝拓跋真面前。
    拓跋真素來就深邃的眸子寒光凜凜,目光冷峻得極端無情:“你這個賤人,連自己的親姐姐也能狠心毒害。”  
    李未央滿心悽楚,只是道:“我害她?我從未害過她!”
    拓跋真毫不留情地一腳踹在她的心口,李未央當場一口血吐出來,卻惹來他嫌惡的目光:“賤人,長樂難產,朕不在宮中,宮女去求你,為何你卻躲在坤甯宮中避不見面?你分明是成心要害死她!若非我回來得早,她必定是一屍兩命!”
    李未央抬起頭看著眼前的拓跋真,他還是這樣俊美,俊美得仿佛天上的太陽。其實,她從來都不懂這個男人,她不知道自己愛上的究竟是怎樣一個男人,可以溫柔到何種程度,可以無情到何種程度。甚至於,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天大的笑話,那麼巴巴地倒貼著、癡戀著、自以為是地付出著,卻不知,他根本從不稀罕。
    李未央冷冷一笑:“皇上只想到姐姐,有沒有想過我們的兒子玉裏?就在你與姐姐的兒子出生那一天,我的玉裏卻得了重病奄奄一息,我把太醫招來救他又有什麼錯?難道姐姐是人,我的兒子就不是人了嗎?現在姐姐順利為你生下了兒子,一出生你就冊封他為太子,我的玉裏卻死了。你答應過我的,要讓玉裏做太子!你不是皇帝嗎,為什麼要出爾反爾?為什麼?”
    拓跋真冷酷的面容讓人心寒,滿臉的漠然迫視著她:“朕已經封了你做皇后,你還不知足!還奢望太子之位!”  
    李未央只覺得滿口的鐵腥味道,聲音如浮在水面冷冷相觸的碎冰:“皇后?是,我是皇后,可廢後的詔書早已擺在你的案上,只等姐姐生下一個皇子就要蓋上玉璽!拓跋真,我有什麼錯?嫁給你八年,我是怎樣對你的!”她一邊說,一邊輕輕解開外衣,露出心口那道凝結猙獰的疤痕,指著它,緩緩地、一個字一個字地道,“先帝三十八年,我為你擋了刺客的一劍,正中心口!先帝四十年,明知道先太子遞過來的是毒酒,我為你一口飲下!先帝四十一年,我知道七皇子要殺你,連夜馬不停蹄地奔波八百里去告訴你!先帝四十二年,你賑災之時感染了瘟疫,我驅散宮人孤身一人,衣不解帶地照顧了你整整四十八天!你登基的時候向我許諾過什麼,你還記得嗎?你說你做一天的皇帝,我就做一天的皇后!可你卻在後來愛上了李長樂,不但讓她的孩子做太子,甚至要廢掉我!拓跋真,你對得起我?”
    拓跋真神色平靜,漠然地看著她,那種漠然,像是一點也不在乎,所以視她而不見。那種漠然,如此自然,似乎他天生就是這般模樣。
    他的神色令她的心猛然一抽,仿佛被一枚極細極鋒利的針猝不及防地刺進了心扉,疼得她狠狠地吸了一口氣,雖然面上還得維持著堅強,可眼底已是掠過了一絲哀涼。
    “長樂才是朕傾心愛慕的人,朕原本打算,即使廢掉你的皇后之位,也會為你在後宮保留一席之地,讓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  
    “衣食無憂?”心底像被什麼堅硬鋒利的東西正在一點一點地刨著,由淺坑慢慢彙集為深淵,直至把她的心似乎也給刨穿了。李未央的面容如同一塊馬上將碎裂的浮冰。八年夫妻,同過患難,共過艱苦,他最困難的時候只有她站在他身旁,可是他登基為帝,卻對李長樂愛慕如斯,不但要廢掉她,還口口聲聲說會讓她衣食無憂!
    “我為你做盡一切,甚至不惜以命相護,等來的就是‘衣食無憂’四個字嗎?八年!八年的夫妻,抵不過李長樂一張貌若天仙的臉。衣食無憂,誰要你的衣食無憂!我辛辛苦苦用命換來的一切,你這樣輕易地給了另外一個女人!還要我對你們感恩戴德嗎?”  
    拓跋真赫然一掌重重拍在案上,驚得茶盞砰地從桌面上滾落,他的面龐微微扭曲:“住口!什麼另外一個女人,長樂是你的姐姐!”  
    李未央輕嗤一聲:“姐姐?她是高高在上的仙女,是李家的嫡出大小姐,是天上的雲彩!我呢?我不過是李家庶出的女兒,是父親都不會理睬的災星,是地上的泥巴!她若真的把我當做妹妹,又怎麼會奪走我的夫君、奪走我兒子的太子之位!”  
    拓跋真輕輕哼了一聲,逕自垂下頭,用陰鷙深沉的眼緩慢地掃過李未央那慘白的容顏,目光懾得人幾近窒息:“長樂天真善良、純潔無瑕,平日裏連一隻螞蟻都捨不得踩死,你連她一根手指都比不上!至於玉裏,被你教得那樣不懂事,竟然對長樂口出不敬之語,有什麼資格坐太子之位!”

    天真善良、純潔無瑕?從小到大做好事的都是自己,可是擔負美好名聲的永遠是姐姐!只因為她長了一張美麗的面孔,就能夠被眾人當做仙女供起來!李未央只覺得自己說不盡的可笑,拓跋真的聲音如同一把鋼刀,一刀刀刺入她的心頭,鮮血淋漓,隱隱有熱淚從她乾涸而空洞的眼窩中緩緩流出。她的目光含著無限的痛意道:“是,我比不上姐姐!可是玉裏何其無辜,他不過是一個四歲的孩子,他什麼也不懂,他只是眼睜睜看著我為你傷心落淚,一時不忿說了兩句埋怨姨娘的話而已,你何其冷酷竟然將他關了三天三夜!若非如此,他怎麼會染上肺病,怎麼會小小年紀就魂歸黃泉!他是你的親生兒子啊,只因為他說了一句不懂事的話,你就要這樣對待他!我做錯了嗎?我讓所有太醫來給他診治,我要救自己的親生兒子!你只想著李長樂,我的玉裏渾身高熱,大聲地對我叫著說:‘母后,好痛!母后我好痛!’你知道我的痛苦嗎?如果可以我情願用自己的性命來換取他活下去!那麼多人寶貝你的李長樂,我的玉裏只有我了!為什麼李長樂生產我卻要去她宮中照顧她,那時候我的玉裏還在死亡線上掙扎!現在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要玉裏活過來!我恨李長樂,我恨透了她,我恨她恨得恨不能生生撕扯了她的血肉!”
    “你這個賤人!”拓跋真越發憤怒,他無比厭惡眼前的女人,“你要恨就恨朕好了!她不肯的,是朕執意要讓她入宮,立她為後!她這樣善良純潔的人,怎麼會有你這種可怕的妹妹!”他疾步至李未央身前,一把狠狠抓住她,“朕絕不會原諒你的!朕要你一輩子都生不如死!來人,斬斷這賤人的雙腿,把她打入冷宮!”
    接著,李未央看著那一樣豔黃色的東西,在黑漆漆的宮裏,它的顏色蓋過了所有,撕裂了整個世界。她知道,這是廢後的詔書,廢後啊!
    太監絮絮地宣著旨,四周那一雙雙眼睛像毒箭一般射了過來,似乎要將她萬箭穿心。而她猶如魂飛太虛,在她的意念中衝撞奔騰的只剩下恨意二字,再也聽不到其他。她的整副心神已拋下她破敗的軀體沖向了遙不可及的天空。
    拓跋真,你好狠毒的心,好狠毒的心啊!她捧著自己的心討好地匍匐在地上,而他,看也沒有看一眼,一腳便將它毫不留情地踏碎了!如今,這不僅是傷害著她的身體,更是淩遲著她的尊嚴與靈魂。李未央狂笑不止,她曾經說過最愛江南的風景,有朝一日塵埃落定,要去江南看風景,品好茶,聽最喜歡的小調,走遍千山萬水。拓跋真說過會記住,一輩子都會記住,正是因為他記住了,所以現在用來懲罰她!她不是想要走遍千山萬水嗎,他就要斬斷她的雙腿!她不是在乎皇后之位嗎,他就要廢掉她的皇后,把她打入冷宮!拓跋真,你好狠,你真的好狠!
    冷宮的屋簷下,李未央微微眯起眼睛。從那以後,拓跋真便立了李長樂為皇后,冊封她的兒子為太子,一生椒房獨寵,榮光無限,而她李未央,已經被世人遺忘了。
    苟延殘喘地活著,不過是熬不過這一口氣,她對自己說,要活過李長樂,要活過李長樂!
    就在這時,冷宮的門開了,李未央看見了一點昏黃的暖光從門口幽幽地飄了進來。
    “李氏,快跪下接旨!”
    跪下?她的一雙腿都被斬斷,何來跪下! 
    李未央一時不能明白他在說些什麼,昏沉的頭腦和耳中尖銳的嘶叫聲讓她無法思考,她被人拖著按倒在地上。
    “陛下旨意,廢後李氏無德,冷宮中不思己過,日夜詛咒皇后,鴆酒處死!”
    “李娘娘,你也不要怪別人,皇后憂慮驚懼,日不安枕,陛下找人算過,說是你的命數太硬,克了皇后。你就早日離去,投個好胎吧!”

    毒酒一杯,竟然是毒酒一杯啊!她做了一輩子的好女人,為他做牛做馬,做了一輩子的好皇后。她在大戰時不顧病體親自勉慰將士,逢災難冒風險為災民開倉放糧,不惜觸怒拓跋真也要匡正他為政的失誤,對內監宮女更是寬容慈愛,可她現在得到了什麼回報?到了她落難的時候,有誰肯站出來為她說一句話?沒有!李未央哈哈大笑,狀若瘋狂:“拓跋真,李長樂,你們好,你們待我真好啊!下輩子,我李未央發誓,再不與人為善,絕不入宮,誓不為後!”
    老太監看著廢後李氏,心中微微悲憫,歎息一聲,道:“將她拉下去吧。”
    隔了很遠,都能聽見李未央痛苦瘋狂的聲音,那道聲音如同詛咒,在深宮中經久不散,攝人心魂……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