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遠路的雛偶(動畫書衣版)
繞遠路的雛偶(動畫書衣版)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超人氣動畫《冰菓》原著小說─古籍研究社系列IV
    少男少女迎擊校園怪談 & 溫泉鄉鬼魂!

    你不曾忘記青春,只是需要有人為你寫下
    「日常」變得神祕,「平凡」變得獨特
    校園青春推理旗手——米澤穗信
    夏季最沁涼,「古籍研究社」系列第四作
    這次是──人際關係X日常之謎!

    ※本書附贈動畫書衣海報!
    (書衣攤開就是一張海報)

    「冰菓」事件之後,差點廢社的古籍研究社終於步上正軌──
    和謎團共同度過的一年四季中,四人的內心都起了某種變化……
    節能少年奉太郎依然勞碌,被好奇寶寶千反田牽著鼻子走;
    里志始終對自己的心意採取保留態度,繼續著和摩耶花難以說清的關係。
    自動演奏的鋼琴、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女郎蜘蛛社」、
    溫泉鄉的上吊人影、消失的情人節巧克力、千反田生氣之謎、
    以及在重頭戲傳統祭典「真人雛偶祭」中,一場匪夷所思的意外……
    從炎炎夏日一直到櫻花盛開,古籍研究社四位社員持續迎擊人生與謎團!

    古籍研究社閃閃發光、青春無敵的成長軌跡──
    這次,灰黑色的人生可有轉變成玫瑰色的機會?

    ★七篇精采短篇連作,寫盡友情、競爭與戀慕,以及謎團之間,閃閃發光、屬於共同世代一點笨拙一點微苦一點甜美的青春時光──〈該做的事盡快做〉、〈犯下原罪〉、〈看破真面目〉、〈心裡有數的人〉、〈開門快樂〉、〈手作巧克力事件〉、〈繞遠路的雛偶〉

  • 米澤穗信(Honobu YONEZAWA)

    1978年出生於岐阜縣。男性。
    大學時代受到北村薰《六之宮公主》的啟發,決定走上推理作家一途。
    2001年,以《冰菓》獲得第五屆角川校園小說大獎「青春推理&恐怖部門」獎勵獎出道。2005年,長篇小說《再見,妖精》入選「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年度TOP 20,之後作品幾乎年年上榜。米澤穗信的前期創作以解開日常之謎的「青春推理」風格著稱,包括「古籍研究社系列」、「小市民系列」、私家偵探「S&R系列」等。
    其文字帶有輕小說元素的敘事魅力,揉合本格推理的解謎樂趣,細膩描繪青春期男女內心的動盪,深獲年輕世代的共鳴。
    近年寫作風格丕變,青春推理的氣息幾乎不復見,多部獨立於系列之外的作品充滿濃厚黑暗驚悚色彩,像是2006年的《瓶頸》、2007年的《算計》,
    後者的殺人遊戲重口味內容更於2010年改編登上大銀幕。
    2011年以《折斷的龍骨》(暫譯)獲得第64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目前仍繼續創作「古籍研究社系列。

    譯者簡介
    阿夜

    臺北市人。臺大資訊工程所畢業,涉歷唱片、電影、出版界,熱愛日本,以筆名Sizuka發表多篇東洋獨立音樂樂評,現於日本修業中。

  • 出版緣起 駭High,在推理的迷宮中 編輯部
    一 該做的事盡快做
    二 犯下原罪
    三 看破真面目
    四 心裡有數的人
    五 開門快樂
    六 手作巧克力事件
    七 繞遠路的雛偶
    後記
    解說
  • 「這讓我想到血型占卜啊。」
    我想到什麼就隨口說出,開心點著頭的里志一聽,倏地停下動作。
    「……怎麼說?」
    「不就是初次見面時會出現的話題嗎?雙方對彼此稍微有一點認識之後,一開始的話題差不多就是這一類,通常也的確能夠炒熱場子氣氛,讓大家聊開來,但其實很多人心裡一點也不相信這種東西。」
    里志猛地倒抽一口氣,雙眼睜得大大。看到他誇張的反應,反而我有些嚇到。
    「幹麼啦?」
    「哇,真是嚇壞我了!」里志一邊碰碰地拍我的背,「奉太郎竟然會評論起人際關係的方法論!我一直以為你總是閉起眼,不去正視『人類乃是社會性動物』這一點呢。」
    真沒禮貌。

    「我又沒有討厭人類。而且要我睜開眼睛好好看著對方說話,我也是辦得到的。」我故意死命盯著里志的雙眼說這段話,當然里志不喜歡這樣,當場別開臉。
    「好啦,我知道,你只是單純地奉行節能主義罷了。」到底怎樣?這小子真怪。「那,如何?想不想聽聽這個象徵我們一年級新生成長的音樂教室奇談?」
    我不會由於里志的大力鼓吹而對這事感興趣,可是堅持要拒絕,很可能又會被他調侃:「看吧,你根本就不願意去面對社會性的狀況嘛。奉太郎,要擁有良好的人際關係,第一步就是不管無聊還是有趣的話題都要聽聽看哦。」好吧,反正不至於干擾我寫抱負。我重新握好自動鉛筆,一邊把注意力拉回稿紙上,說道:「總之你很想講吧?那我姑且聽之。」
    「很好。」里志刻意清清喉嚨,「事情發生在昨天。一名一年級的女同學前往專科大樓四樓。」
    「那位女同學,不是千反田吧?」

    我沒打算認真聽,但里志才開始講,我的耳朵就不由得豎了起來。
    專科大樓四樓有音樂教室和地科教室,後者正是古籍研究社的社辦。
    我們一年級學生的教室位在普通大樓四樓,要前往專科大樓四樓,必須先下到三樓,穿過兩棟大樓連接通道的天臺進入專科大樓,再走上四樓。像今天這種下雨日子,由於無法走天臺,就得下到二樓直接走過連接通道再爬上四樓,遠到我不願意耗費能量的距離了。
    專科大樓四樓等於是神山高中的邊陲地帶,跑那麼遠的好事女生,我只想得到千反田。
    才開始講就被打斷的里志一瞬間露出掃興的表情,「不是啊。」
    「那就好。」
    「好好聽人家講話嘛。」
    被罵了。我閉嘴。
    「放學後,女同學前往專科大樓四樓,時間已經過傍晚六點。因為校門六點關,學校裡幾乎不見人影。
    她來到三樓,正朝四樓走上樓梯時,聽到鋼琴旋律流洩。不知幸還是不幸,這位女同學對音樂頗有研究,她聽出這琴聲的絕妙之處,無論運指技巧、渾厚的表現力,都是無以倫比地精湛,這首曲子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月光奏鳴曲〉。女同學是為了拿回忘在教室的東西才特地跑這一趟,然而美妙的琴聲讓她不由得佇立原地傾耳聆聽好一會兒。

    從走廊到樓梯,連同這名女同學,全被夕陽染上豔紅,世界彷彿開始燃燒,不斷綿延,秀麗的琴聲宛如獻給末日的鎮魂曲,令人感動到幾乎要顫抖的激動情緒逐漸湧上胸口,這名女同學——」
    我有意見。「昨天也是下雨天,沒有夕陽。」
    「是的,雨滴淅淅瀝瀝地落下,迎來了薄暮,雨聲彷彿隨著溼氣黏上肌膚,還稍稍混入樂音擾亂了旋律,聽著雨聲,一絲無以名狀的不安逐漸滲入這名女同學的心頭。」
    這樣也能掰……
    里志的能言善道威力絲毫不減。
    「神山高中的學生藝文活動本來就遠近馳名,校內有這麼優秀的鋼琴天才不奇怪。女同學想當面稱讚一下彈奏鋼琴的人,於是來到音樂教室門前,琴聲確實從裡頭傳出來的,而且你說,除了音樂教室,校園哪還找得到鋼琴呢?」
    體育館裡就擺了一架典禮用的鋼琴啊,不過怕里志覺得我在潑他冷水,我決定別戳破。
    「然而,在她打算打開教室門的那一瞬間,琴聲唐突地消失了。這怎麼回事呢?女同學滿腹狐疑,緩緩地打開了門。」
    里志刻意壓低聲音,一邊模擬開門的動作,看他這副模樣就曉得快講到故事高潮了。

    「門一開,她發現音樂教室裡氣氛相當詭異。
    所有的窗簾都拉上,教室內一片陰暗。女同學猛地朝鋼琴看去,那兒空無一人。鋼琴琴蓋打開,卻不見彈琴者,為什麼呢?女同學開始覺得不對勁,動彈不得的她移動視線掃視教室,然後,她看到了……一身高中水手服的女學生正幽幽地待在教室角落,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披散的長髮遮住了面容,一雙充血的雙眼,正緊緊盯著女同學!」里志雙手握拳,表現出激動而微微顫抖的模樣,「啊啊……怎麼會讓我遇到這種事?」
    真的很愛演。
    「女學生嚇得全身寒毛直豎,一個轉身頭也不回拔腿就跑。後來她才聽說,昨天是鋼琴社的人申請放學後使用音樂教室,而鋼琴社只有一名社員,是三年級的前輩,可是那位前輩遇上意外手指受了傷,根本無法彈琴!
    哎呀呀,可是奉太郎呀,那架鋼琴竟然會自動演奏,其實說怪也不怪喲,因為這間神山高中呢,從前在全國鋼琴大賽前,曾經有一名鋼琴社社員不幸出意外而——」
    「死了嗎?」
    里志直到這時才恢復一臉正經。這次的戲演得還真久。
    「天曉得,可能死了吧,這我就不知道了。」

    不可思議的是,一邊聽著里志閒扯淡一邊寫稿子,竟然順得不得了,或許決定「隨便聽聽」的心態引出了「隨便寫寫」的效果吧。我抬起眼對里志說:「昨天那個時段申請使用音樂教室的是鋼琴社,而且鋼琴社只有一名社員,這兩點都是你加進去的,是吧?」
    我知道里志露出苦笑。
    「不愧是明眼人,奉太郎。沒錯,鋼琴社社長多丸潤子,指關節受傷治療中。」
    我不曉得那位目擊事件的女同學是誰,不過一般學生不太可能得知這麼詳細的社團消息,里志卻有辦法知道,因為他是學生會的總務委員,神高所有社團的動靜他都瞭若指掌。
    里志一改裝模作樣的演戲語氣,興致盎然地對我說:「可是那個披頭散髮跟鬼一樣的水手服女學生真的出現了哦。目擊的一年級女同學不知道是太害怕還是嚇到了,今天午休的時候,A班裡傳得沸沸揚揚的呢。」
    「不用特地強調水手服吧。」
    神山高中的服裝規定男生是立領制服,女生是水手服,要是學校裡冒出穿著學院西裝外套或小學長罩衫的女學生,我才會訝異。

    「接下來就等著看這個奇談會不會傳出去了,又會傳得多快呢?要是把謠言的傳播路徑記錄下來,說不定可以成為民俗學研究的資料,名稱就叫做『神山高中也有的七大不可思議——第二怪談』。照現在這個狀況,謠言傳到我們D班不知道需要幾天喔?」
    里志雖然是半開玩笑的語氣,看得出來他相當感興趣。的確,謠言的傳播路徑,很像這小子會埋頭鑽研的話題。
    但我沒心思照顧里志的研究,因為他這番話有我無法充耳不聞的關鍵。
    「等一下。你剛說什麼?」
    「咦?我說『民俗學』啊,不過可能稱做『都會傳說』比較接近吧,講『民俗學』聽起來總覺得好像是有關民間傳說的……」
    「不是,那部分無所謂。」
    見我臉色突然一變,里志也不由得訝異。
    「怎麼啦?『自動演奏〈月光奏鳴曲〉的鋼琴』那麼有趣嗎?真沒想到,奉太郎會這麼捧場。」
    怪談本身根本不重要,麻煩的是,如果里志所言不假……
    那就棘手了,必須想好對策才行。
    「再跟我多講一些吧。不過,我得先把這搞定才行。」

    我專心寫起眼前「入學一個月的感想與抱負」,先搞定這個就沒有問題了。
    然而愈急著想完成,愈無法下筆,腦中想不出半點內容章。必要的事盡快做,確實有時候一切事情都能盡快完成,可是也有想快也快不了的時候。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