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此間的少年(簡體書)
此間的少年(簡體書)
  • ISBN13:9787512506145
  • 出版社:國際文化出版公司
  • 作者:胡適
  • 裝訂/頁數:平裝/240頁
  • 規格:23.4cm*16.8cm*1.6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4/01/01
  • 人民幣定價:29.8元
  • 定  價:NT$179元
  • 優惠價: 87156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首部胡適致青春的夢想文集
    全景展現青年導師胡適的
    少年中國夢•紀念珍藏版

    人生就算是做夢,也要做一個像樣子的夢。

    在紛亂的喊聲裡,立定腳跟,打定主意,救出你自己,努力把你這塊材料鑄造成個有用的東西!
    ——胡適

    《此間的少年》是胡適首部致青春的作品。胡適首先以一個青年學生的身份,介紹了自己的小時代:九年的家鄉教育、在上海的中學經歷,怎樣到外國留學,念康奈爾大學念大學、在哥倫比亞念博士;又以一名青年導師、教育工作者的身份,語重心長地勉勵和告誡青年朋友們,如何治學與做人,如何在紛亂的社會裡立定腳跟,把自己鑄造成器,努力構築屬於自己的中國夢。是每一個人都值得擁有的夢想文集。

  • 胡適,安徽績溪人,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    
    因提倡文學改良而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之一。胡適是第一位提倡白話文、新詩的學者,對中國近代史產生了較為深遠的影響。
    胡適興趣廣泛,著述豐富,在文學、哲學、史學、考據學、教育學、倫理學、紅學等諸多領域都有深入的研究,著有《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嘗試集》、《胡適文存》、《白話文學史》等。
  • 我只希望盡我的微薄的能力,教我的少年朋友們學一點防身的本領,努力做一個不受人惑的人。                                  
    ——胡適

    胡適,二十世紀以來中國最具思想力和實踐力的知識份子,青年即暴得大名,一生擁有三十二個博士頭銜,被稱為“九項全能”學者,獲得過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他是人文學科方面的大師,也是一位卓越的教育家。他在北京大學工作20多年,曾任教授、文學院院長、教務長、教授會主任等職,1946至1948年任北大校長。
    《此間的少年》是胡適首部致青春的夢想文集,全景展現了這位青年導師的少年中國夢。在書中,胡適講述了自己青少年時代的成長、求學經歷,青春夢想,還原一段真實熱烈的青春記憶,展現了這位青年暴得大名的、可愛的“洪水猛獸”是怎樣煉成的。對於青少年朋友,胡適只有無盡的愛與關懷,他滿腔熱誠地對待青年學生,以青年導師和朋友的身份,與青年人接觸,以他親身的體驗與認識,語重心長地勉勵和告誡青年學生,如何治學與做人。
    ●一個人的思想,差不多是附身的武器。
    ●生命本沒有意義,你要能給它什麼意義,他就有什麼意義。與其終日冥想人生有何意義,不如試用此生做點有意義的事。”
    ●朋友們,在你最悲觀最失望的時候,那正是你必須鼓起堅強的信心的時候。你要深信:天下沒有白費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成見不能束縛,時髦不能引誘,這就叫“獨立”!

  • 少年中國之精神

    前番太炎先生,話裡面說現在青年的四種弱點,都是很可使我們反省的。他的意思是要我們少年人:(一)不要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了;(二)不要妄想憑籍已成的勢力;(三)不要虛慕文明;(四)不要好高騖遠。這四條都是消極的忠告。我現在且從積極一方面提出幾個觀念,和各位同志商酌。
    一 少年中國的邏輯
    邏輯即是思想、辯論、辦事的方法。一般中國人現在最缺乏的就是一種正當的方法。因為方法缺乏,所以有下列的幾種現象:(一)靈異鬼怪的迷信,如上海的盛德壇及各地的各種迷信;(二)謾駡無理的議論;(三)用“詩雲子曰”作根據的議論;(四)把西洋古人當作無上真理的議論。還有一種平常人不很注意的怪狀,我且稱他為“目的熱”。“目的熱”就是迷信一些空虛的大話,認為高尚的目的。全不問這種觀念的意義究竟如何。今天有人說:“我主張統一和平”,大家齊聲喝彩,就請他做內閣總理;明天又有人說:“我主張和平統一”,大家又齊聲叫好,就舉他做大總統;此外還有什麼“愛國”哪,“護法”哪,“孔教”哪,“衛道”哪……許多空虛的名詞;意義不曾確定,也都有許多人隨聲附和,認為天經地義,這便是我所說的“目的熱”。以上所說各種現象都是缺乏方法的表示。我們既然自認為“少年中國”,不可不有一種新方法;這種新方法,應該是科學的方法。科學方法,不是我在這短促時間裡所能詳細討論的,我且略說科學方法的要點:
    第一,注重事實。科學方法是用事實作起點的,不要問孔子怎麼說,柏拉圖怎麼說,康德怎麼說;我們須要先從研究事實下手,凡遊歷、調查、統計等事都屬�此項。
    第二,注重假設。單研究事實,算不得科學方法。王陽明對著庭前的竹子做了七天的“格物”工夫,格不出什麼道理來,反病倒了,這是笨伯的“格物”方法。科學家最重“假設”(Hypothesis)。觀察事物之後,自說有幾個假定的意思,我們應該把每一個假設所涵的意義徹底想出,看那些意義是否可以解釋所觀察的事實?是否可以解決所遇的疑難?所以要博學,正是因為博學方才可以有許多假設,學問只是供給我們種種假設的來源。
    第三,注重證實。許多假設之中,我們挑出一個,認為最合用的假設,但是這個假設是否真正合用?必須實地證明。有時候,證實是很容易的;有時候,必須用“試驗”方才可以證實。證實了的假設,方可說是“真”的,方才可用。一切古人今人的主張、東哲西哲的學說,若不曾經過這一層證實的工夫,只可作為待證的假設,不配認作真理。
    少年的中國,中國的少年,不可不時時刻刻保存這種科學的方法,實驗的態度。

    二 少年中國的人生觀
    現在中國有幾種人生觀都是“少年中國”的仇敵:第一種是醉生夢死的無意識生活,固然不消說了;第二種是退縮的人生觀,如靜坐會的人,如坐禪學佛的人,都只是消極的縮頭主義。這些人沒有生活的膽子,不敢冒險,只求平安,所以變成一班退縮懦夫;第三種是野心的投機主義,這種人雖不退縮,但為完全自己的私利起見,所以他們不惜利用他人,作他們自己的器具,不惜犧牲別人的人格和自己的人格,來滿足自己的野心,到了緊要關頭,不惜作偽,不惜作惡,不顧社會的公共幸福,以求達他們自己的目的。這三種人生觀都是我們該反對的。少年中國的人生觀,依我個人看來,該有下列的幾種要素:
    第一,須有批評的精神。一切習慣、風俗、制度的改良,都起於一點批評的眼光。個人的行為和社會的習俗,都最容易陷入機械的習慣,到了“機械的習慣”的時代,樣樣事都不知不覺的做去,全不理會何以要這樣做,只曉得人家都這樣做故我也這樣做。這樣的個人便成了無意識的兩腳機器,這樣的社會便成了無生氣的守舊社會。我們如果發願要造成少年的中國,第一步便須有一種批評的精神;批評的精神不是別的,就是隨時隨地都要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不那樣做?
    第二,須有冒險進取的精神。我們須要認定這個世界是很多危險的,是不太平的,是需要冒險的。世界的缺點很多,是要我們來補救的;世界的痛苦很多,是要我們來減少的;世界的危險很多,是要我們來冒險進取的。俗話說得好:“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我們要做一個人,豈可貪圖自在;我們要想造一個“少年的中國”,豈可不冒險。這個世界是給我們活動的大舞臺,我們既上了台,便應該老著面皮,拼著頭皮,大著膽子,幹將起來;那些縮進後臺去靜坐的人都是懦夫,那些袖著雙手只會看戲的人,也都是懦夫。這個世界豈是給我們靜坐旁觀的嗎?那些厭惡這個世界,夢想超生別的世界的人,更是懦夫,不用說了。
    第三,須要有社會協進的觀念。上條所說的冒險進取,並不是野心的,自私自利的。我們既認定這個世界是給我們活動的,又須認定人類的生活全是社會的生活,社會是有機的組織,全體影響個人,個人影響全體。社會的活動全是互助的,你靠他幫忙,他靠你幫忙,我又靠你同他幫忙,你同他又靠我幫忙;你少說了一句話,我或者不是我現在的樣子,我多盡了一分力,你或者也不是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和你多盡了一分力,或少做了一點事,社會的全體也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這便是社會協進的觀念。有這個觀念,我們自然把人人都看作同力合作的伴侶,自然會尊重人人的人格了。有這個觀念,我們自然覺得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和社會有關,自然不肯為社會造惡因,自然要努力為社會種善果,自然不致變成自私自利的野心投機家了。
    少年的中國,中國的少年,不可不時時刻刻保存這種批評的、冒險進取的、社會的人生觀。

    三 少年中國的精神
    少年中國的精神並不是別的,就是上文所說的邏輯和人生觀。我且說一件故事做我這番談話的結論:諸君讀過英國史的,一定知道英國前世紀有一種宗教革新的運動,歷史上稱為“牛津運動”(The Oxford Movement),這種運動的幾個領袖如客白爾(Keble)、紐曼(Newman)、福魯德(Froude)諸人, 痛恨英國國教的腐敗,想大大的改革一番。這個運動未起事之先,這幾位領袖做了一些宗教性的詩歌,寫在一個冊子上,紐曼摘了一句荷馬的詩題在冊子上,那句詩是“You shall see the difference now that we are back again !”翻譯出來即是“如今我們回來了,你們看便不同了!”
    少年的中國,中國的少年,我們也該時時刻刻記著這句話:如今我們回來了,你們看便不同了!
    這便是少年中國的精神。

  • 第一章 介紹我自己的小時代
    九年的家鄉教育
    在上海(一)
    在上海(二)
    我怎樣到外國去
    《胡適留學日記》節選

    第二章 此間的少年
    讀書
    為什麼讀書
    找書的快樂
    思想的方法
    科學的人生觀
    談談大學
    大學的生活
    治學方法三講
    談談實驗主義
    演化論與存疑主義
    中學生的修養與擇業

    第三章 青春志
    “五四”運動紀念
    愛國運動與求學
    學生與社會
    我們對於學生的希望
    為學生運動進一言
    我們所應走的路
    提高與普及
    回顧與反省
    大學教育與科學研究
    教育破產的救濟方法還是教育

    第四章 少年中國夢
    人生問題
    不受人惑
    大宇宙中談博愛
    談談四健會的哲學
    一個防身藥方的三味藥

    附錄:一個最低限度的國學書目

  • 人生問題

    一九○三年,我只有十二歲,那年十二月十七日,有美國的萊特弟兄作第一次飛機試驗,用很簡單的機器試驗成功,因此美國定十二月十七日為飛行節。十二月十七日正是我的生日,我覺得我同飛行有前世因緣。我在前十多年,曾在廣西飛行過十二天,那時我作了一首“飛行小贊”,這算是關於飛行的很早的一首辭。諸位飛過大西洋,太平洋,我在民國三十年,在美國也飛過四萬英里,這表示我同諸位不算很隔閡。今天大家要我講人生問題,這是諸位出的題目,我來交卷。這是很大的問題,讓我先下定義,但是定義不是我的,而是思想界老前輩吳稚暉的。他說:
    人為萬物之靈,怎麼講呢?第一,人能夠用兩隻手做東西。第二,人的腦部比一切動物的都大,不但比哺乳動物大,並且比人的老祖宗猿猴的還要大。有這能做東西的兩手和比一切動物都大的腦部,所以說人為萬物之靈。人生是什麼?即是人在戲臺上演戲,在唱戲。看戲有各種看法,即對人生的看法叫做人生觀。但人生有什麼意義呢?怎樣算好戲?怎樣算壞戲?我常想:人生意義就在我們怎樣看人生。意義的大小淺深,全在我們怎樣去用兩手和腦部。人生很短,上壽不過百年,完全可用意義全看我們對人生的看法。就算他是做夢吧,也要做一個熱鬧的,轟轟烈烈的好夢,不要做悲觀的夢。既然辛辛苦苦的上臺,就要好好的唱個好戲,唱個像樣子的戲,不要跑龍套。人生不是單獨的,人是社會的動物,他能看見和想像他所看不到的東西,他有能看到上至數百萬年下至子孫百代的能力。無論是過去,現在,或將來,人都逃不了人與人的關係。比如這一杯茶(講演桌上放著一杯玻璃杯盛的茶)就包括多少人的供獻,這些人雖然看不見,但從種茶,挑選,用自來水,自來水又包括電力等等,這有多少人的貢獻,這就可以看出社會的意義。我們的一舉一動,也都有社會的意義,譬如我隨便往地上吐口痰,經太陽曬乾,風一吹起,如果我有癆病,風可以把病菌帶給幾個人到無數人。我今天講的話,諸位也許有人不注意,也許有人認為沒道理,也許說胡適之胡說,是瞎說八道,也許有人因我的話回去看看書,也許竟一生受此影響。一句話,一句格言,都能影響人。我舉一個極端的例子,兩千五百年前,離尼泊爾不遠地方,路上有一個乞丐死了,屍首正在腐爛。這時走來一位年輕的少爺叫Gotama,後來就是釋迦牟尼佛,這位少爺是生長于深宮中不知窮苦的,他一看到屍首,問這是什麼?人說這是死。他說:噢!原來死是這樣子,我們都不能不死嗎?
    這位貴族少爺就回去想這問題,後來跑到森林中去想,想了幾年,出來宣傳他的學說,就是所謂佛學。這屍身腐爛一件事,就有這麼大的影響。飛機在萊特兄弟做試驗時,是極簡單的東西,經四十年的工夫,多少人聰明才智,才發展到今天。我們一舉一的一舉一動都有不可磨滅的影響,儘管看不見,影響還是有。在孔夫子小時,有一位魯國人說:人生有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立德就是最偉大的人格,像耶穌孔子等。立功就是對社會有供獻。立言包括思想和文學,最偉大的思想和文學都是不朽的。但我們不要把這句話看得貴族化,要看得平民化,比如皮鞋打結不散,吐痰,O 的發音,都是不朽的。就是說:不但好的東西不朽,壞的東西也不朽,善不朽,惡亦不朽。一句好話可以影響無數人,一句壞話可以害死無數人。這就給我們一個人生標準,消極的我們不要害人,要懂得自己行為。積極的要使這社會增加一點好處,總要叫人家得我一點好處。再回來說,人生就算是做夢,也要做一個像樣子的夢。宋朝的政治家王安石有一首詩,題目是“夢”。說:“知世如夢無所求,無所求心普定寂,還似夢中隨夢境,成就河沙夢功德。”不要丟掉這夢,要好好去做!即算是唱戲,也要好好去唱。動,一言一行,一點行為都可以有永遠不能磨滅的影響。幾年來的戰爭,都
    是由希特勒的一本《我的奮鬥》闖的禍,這一本書害了多少人?反過來說,一句好話,也可以影響無數人,我講一個故事:民國元年,有一個英國人到我們學堂講話,講的內容很荒謬,但他的 O 字的發音,同普通人不一樣,是尖聲的,這也影響到我的O 字發音,許多我的學生又受到我的影響。在四十年前,有一天我到一外國人家去,出來時鞋帶掉了,那外國人提醒了我,並告訴我系鞋帶時,把結頭底下轉一彎就不會掉了,我記住了這句話,並又告訴許多人,如今這外國人是死了,但他這句話已發生不可磨滅的影響。總而言之,從頂小的事情到頂大的像政治經濟宗教等等,我們的一舉一動都有不可磨滅的影響,儘管看不見,影響還是有。在孔夫子小時,有一位魯國人說:人生有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立德就是最偉大的人格,像耶穌孔子等。立功就是對社會有供獻。立言包括思想和文學,最偉大的思想和文學都是不朽的。但我們不要把這句話看得貴族化,要看得平民化,比如皮鞋打結不散,吐痰,O 的發音,都是不朽的。就是說:不但好的東西不朽,壞的東西也不朽,善不朽,惡亦不朽。一句好話可以影響無數人,一句壞話可以害死無數人。這就給我們一個人生標準,消極的我們不要害人,要懂得自己行為。積極的要使這社會增加一點好處,總要叫人家得我一點好處。再回來說,人生就算是做夢,也要做一個像樣子的夢。宋朝的政治家王安石有一首詩,題目是“夢”。說:“知世如夢無所求,無所求心普定寂,還似夢中隨夢境,成就河沙夢功德。”不要丟掉這夢,要好好去做!
    即算是唱戲,也要好好去唱。

    不受人惑
    “一個大學裡,哲學系應該是最不時髦的一系,人數應該最少。但北大的哲學系向來有不少的學生,這是我常常詫異的事。我常常想,這許多學生,畢業之後,應該做些什麼事?能夠做些什麼事?現在你們都快畢業了。你們自然也在想:‘我們應該做些什麼?我們能夠做些什麼?’依我的愚見,一個哲學系的目的應該不是叫你們死讀哲學書,也不是教你們接受某派某人的哲學。禪宗有個和尚曾說:‘達摩東來,只是要尋求一個不受人惑的人。’我想借用這句話來說:‘哲學教授的目的也只是要造就幾個不受人惑的人。’你們應該做些什麼?你們應該努力做個不受人惑的人。你們能做個不受人惑的人嗎?這個全憑自己的努力。如果你們不敢十分自信,我這裡有一件小小的法寶,送給你們帶去做一件防身的的工具。這件法寶只有四個字:‘拿證據來!’這裡還有一隻小小的錦囊,裝作這件小小法寶的用法:‘沒有證據,只可懸而不斷;證據不夠,只可假設,不可武斷;必須等到證實之後,方才可以算作定論。’必須自己能夠不受人惑,方才可以希望指引別人不受人誘。朋友們大家珍重!”

    在上海
    我在上海住了六年(一九〇四—一九一〇),換了四個學校(梅溪學堂,澄衷學堂,中國公學,中國新公學)。這是我一生的第二個階段。
    我父親生平最佩服的一個朋友——上海張煥綸先生(字經甫)。張先生是提倡新教育最早的人,他自己辦了一個梅溪書院,後來改做梅溪學堂。二哥、三哥都在梅溪書院住過,所以我到了上海也就進了梅溪學堂。
    我初到上海的時候,全不懂得上海話。進學堂拜見張先生時,我穿著藍呢的夾袍,絳色呢大袖馬褂,完全是個鄉下人。許多小學生圍攏來看我這鄉下人。因為我不懂話,又不曾“開筆”做文章,所以暫時編在第五班,差不多是最低的一班。班上讀的是文明書局的《蒙學讀本》,英文班上用《華英初階》,算學班上用《筆算數學》。
    我是讀了許多古書的,現在讀《蒙學讀本》,自然毫不費力,所以有工夫專讀英文、算學。這樣過了六個星期。到了第四十二天,我的機會來了。教《蒙學讀本》的沈先生大概也瞧不起這樣淺近的書,更料不到這班小孩子裡面有人起來駁正他的錯誤。這一天,他講的一課書裡有這樣一段引語:
    傳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沈先生隨口說這是《左傳》上的話。我那時已勉強能說幾句上海話了,等他講完之後,我拿著書,走到他的桌邊,低聲對他說:這個“傳曰”是《易經》的《繫辭傳》,不是《左傳》。先生臉紅了,說,“儂讀過《易經》?”我說讀過。他又問:
    “阿曾讀過別樣經書?”我說讀過《詩經》、《書經》、《禮記》。他問我做過文章沒有,我說沒有做過。他說,“我出個題目,撥儂做做試試看。”他出了“孝弟說”三個字,我回到座位上,勉強寫了一百多字,交給先生看。他看了對我說,“儂跟我來。”我卷了書包,跟他下樓走到前廳。前廳上東面是頭班,西面是二班。沈先生到二班課堂上,對教員顧先生說了一些話,顧先生就叫我坐在末一排的桌子上。我才知道我一天之中升了四班,居然做第二班的學生了。

    記興趣(Interest)(七月十六日)
    今日讀《外觀報》, 有H. Addington Bruce 論“The Importance of BeingInterested”(The Outlook, July 18, 1914)一文,極喜之,節其大要如下:
    人生能有所成就,其所建樹,對於一己及社會皆有真價值者,果何以致此耶?無他,以其對於所擇事業具深摯之興趣,故專心肆力以為之耳。弗蘭克林幼時,父令習造燭,非所喜也;後令習印書,亦非所喜也;惟以印書之肆易得書,得書乃大喜,日夜竊讀之。十六歲即不喜肉犖,欲節費買書也。複學作文,極勤苦,文乃大進,年未三十而名聞遠近。及其死也,歐美兩洲交稱之,以為聖人。達爾文少時不樂讀書,家人以為愚鈍,日惟喜閑行田野中打槍,逐狗,殺鼠。父憂之,令入格拉司科大學習醫,數月即棄去。又令入康橋大學習經典,既至,適韓思洛(Henslow)主講天然學,達爾文往聽講,韓令日入深林中採花草捉蟲鳥為標本,達大喜過望,習動植物學極勤,……他日遂發明“天演化論”之說,為世界開新紀元。穆刹(Mozart)父為宮中樂師,穆繈褓中習聞樂器,輒大喜,又時以細手按拍,父奇之,未三歲即教之樂器,所教輒能為之,四歲已能奏鋼絲琴(Harpsichord),五歲已能自作曲,六歲習提琴(Violin),驚倒國中名手,……其後遂成世界音樂鉅子。
    此三子之能有所建樹成不朽之業者,皆以其所擇業為性所酷嗜,興趣所在,故專一以赴之,其成功宜也。成功之要道無他,濃摯之興趣,輔之以堅忍之工夫而已耳。然堅忍之工夫,施之於性之所近,生平所酷嗜,則既不勉強,收效尤易而大。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