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驕陽似我(上)
驕陽似我(上)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顧漫七年揪心連載,終於華麗出版!

    ※十年磨一劍,七載出一書!喜歡顧漫的妳,終於不用再等了。
    真實、疼痛、揪心、愛戀,最真、最動人的顧漫,全在「驕陽似我」中!

    我等妳送我一輪驕陽。

    聶曦光,小名西瓜,離了婚的老爸是商界名人,
    雖然隱藏千金身分進了自家公司,不過她胸無大志,
    仍舊老老實實地工作著、生活著……
    試圖忘卻那個她用全心去喜歡,以為就算不能做男女朋友,
    也可以做朋友、也可以偷偷想念,最終卻只能放下的男孩。

    這天她因為猜拳猜輸,只好認命地半夜偷溜進辦公室,
    好利用公司網路,幫同事下載缺的連續劇,
    結果跪在桌下調整線路時,卻被新任副總林嶼森當場抓包!
    聽說他以前是超精英外科醫師,最擅長開膛剖腹……

    總之,倒楣的開始,就代表失敗了一半以上啊!
    大權在握的林副總,立刻把曦光調到身邊就近「關照」;
    可就算第一印象不好,這被欺負的等級也太高了吧?
    這種「疼愛」,曦光自覺承受不起啊嗚嗚嗚……
    直到她意外墜樓住院、在對方面前大哭一場後情形才好轉。

    從此之後,林嶼森就像被別的靈魂穿越了那般──
    那個愛笑又愛惡作劇,還幾乎可以說得上是寵她的大男孩是誰啊?
    曾經,曦光想和某人一起實現的夢,最終都由他陪著完成了……

  • 顧漫

    她說
    這世上必有一個人,會和她不離不棄寵辱與共,如果現在還沒有,那是她沒有找到,不夠幸運,而不是他不存在……
    她說
    她喜歡晒太陽,喜歡到處亂爬,喜歡悠閒度日,喜歡一切讓人溫暖感動的東西……
    她說
    她的願望很偉大,要天下太平,然後,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她和父母還有朋友們也很太平……
    她說
    她的目標很渺小,片瓦遮頭,每頓有肉,然後抱怨房價好高,幸好自備龜殼,環保便攜又牢固……

    代表作品:
    《微微一笑很傾城》
    《杉杉來吃》
    《驕陽似我 (上)》
    《何以笙簫默》

    繪者簡介
    何何舞

    又稱ENO,插畫家,擅長水彩手繪風格。

    代表作品:
    《華蓋之月》
    《銀蓮花》
    《空蟬與詩》
    《墨澗花》

  • 不相關的序言
    第一節
    第二節
    第三節
    第四節
    第五節
    第六節
    第七節
    第八節
    第九節
    第十節
    第十一節
    第十二節
    第十三節
    第十四節
    第十五節
    第十六節
    第十七節
    第十八節
    第十九節
    第二十節
    第二十一節
    第二十二節
    第二十三節
    第二十四節
    第二十五節
    第二十六節
    第二十七節
    第二十八節
    第二十九節
    第三十節
    第三十一節
    第三十二節
    第三十三節
    第三十四節
    第三十五節
    第三十六節
    第三十七節
    第三十八節
    第三十九節
    第四十節
  • 第十二節
    夜風吹動我的裙襬,過了好一會,我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怎麼還在?」
    送阿芬的時候,莊序他們宿舍的人也來了,我並沒有太關注他的行蹤,但是他怎麼也沒上車?
    他眼眸閃了一下,「我站在你後面,你上不去,我當然也上不去。」
    這話聽著像在指責我,我回想了一下我從前面被人擠到後面的悲慘經歷,不免有點不好意思,「抱歉。」
    「你應該說謝謝。」
    他的聲音有點輕,我卻聽清楚了,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也沒有去多想,我問:「其他人呢?」
    「不知道。」他頓了頓後乾淨俐落地回答,竟然有些生悶氣的樣子。

    只是害他沒趕上公車,這沒多大罪大惡極吧。我正想隨便說點什麼然後分道揚鑣,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螢幕上閃耀的字,然後才接起。
    「喂。」
    ……
    「我沒能上去。」
    對方大概是在問他在哪裡,那麼,是容容的電話嗎?我正在猜測著,卻冷不防聽到他說:「我和聶曦光在一起。」
    我心頭一跳。
    他的通話已經接近尾聲,說了一聲「好」之後,他掛斷了電話。
    「舍友的電話?」我猜測,不然他不會這麼直接說跟我在一起吧。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說:「容容的。」

    我一時啞口無言,半晌才問:「她說什麼?」
    「她們已經上公車了,叫我們打車。」
    「……那就打車吧。」
    他點點頭。
    我摸摸口袋,才想起把阿芬送到火車站純屬臨時起意,我並沒有帶錢出來,連搭公車的硬幣都是小鳳給的,不覺有點尷尬地說:「我沒有帶錢,你有嗎?」
    他看向我,大概是晚上的緣故,他的眼眸顯得特別的幽深,他頓了一下,好像在思考自己有沒有帶錢似的,然後說:「我也沒有。」
    「啊?」我不禁傻眼:「那怎麼辦?」
    他又看了我一眼,率先邁開步子:「走路。」
    我還站在原地,他走了一段,停住了腳步,轉身遠遠地看著我,並不說什麼,一逕地沉默。我抿了下唇,起步跟了上去。

    我沒想到,在那麼多事情發生後,我們還能在這樣的一個夜晚,一起走在這空曠的馬路上。
    只是走路,彼此並不交談,卻讓我一陣陣的心神不寧,最後不得不開始數自己的步子,免得大腦閒置,胡思亂想。
    第N遍數錯,開始重數的時候,忽然聽到莊序夜風中有些空曠的聲音:「你沒有用我的論文。」
    他一開口,我默念的數字就又亂了,頓了一下說:「嗯,那樣總歸不好。」
    我以為這樣說,這個話題便該到此為止了,誰知道他竟然固執地追問:「哪裡不好?」
    我張口結舌,難道我要說,因為這篇論文是你為容容道歉所寫,我才覺得不好?
    「……畢竟是你寫的。」
    「是嗎?我寫的你就不要?」他有些質疑的語調,「大三的暑假,我們才認識不久,你就問我要專業課的論文參考……」
    你那次也沒給我啊,我心裡有些苦澀地回答,而且那次我其實已經胡亂寫好了,只是想找個事由跟你多點交流而已。
    「……你就當我思想進步了吧。」

    我一點都不想想起過去的事,每一個細節想來都那麼的傻,令我恨不得毀屍滅跡。幸好,也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知道而已。
    不過,也許容容也會知道?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會不會說起我,把我說過的傻話告訴容容,博得她一嗔一笑。
    這種想法太可怕,簡直有走火入魔的趨勢,我有點不想和他一起走了,這樣安靜的夜晚,空曠的馬路,一點都不合適我們這樣兩個人。
    我的腳步慢了下來。
    「你先走吧。」我說,「我走不動了,你不用等我。」

    他站住了,皺眉看著我,「你……到底嬌生慣養到什麼地步。」
    ……我只是隨便找個藉口而已……
    他的目光落在我腳上,緊皺的眉頭表達出強烈的不認同。「你怎麼穿這種鞋子出來,只顧漂亮,一點都不……」
    他大概發現了自己語氣不太妥當,猛然住了口。
    我低頭看了下我腳上無辜的細跟涼鞋,忍不住為它伸冤:「我沒想到今天要走路,而且這就是普通的鞋子,今年流行啊,我們宿舍每個人都有一雙差不多的。」
    而且我沒記錯的話,容容今天穿的鞋子也是這種細跟吧。果然,看一個人不順眼,就連她穿什麼鞋,都會是錯誤。
    「是嗎?」他頓了頓說,「我沒注意。」

    我沉默了一下,問:「莊序,你是不是很看不慣我?」
    「覺得我整天不求上進又懶散……」
    還嬌生慣養?
    最後幾個字我沒說出來,怎麼都覺得跟自己很違和。小時候爸爸媽媽忙工作,我也被扔在鄉下奶奶家好久的,不是照樣過得好好的麼,最多現在有點四體不勤而已吧……這樣在他看來都算嬌生慣養了麼。
    「是的。」他毫不猶豫地回答了我前半截問話。
    ……他還真的是,從來不給我一點面子。
    我忍不住說:「可是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吧?每個人都一定要有什麼大目標麼?自己過得開心,又不妨礙別人就好了啊,為什麼要想那麼多?」

    他沉默地聽著,什麼都沒有說。他顯然不會認同我吧,他就是那種很有目標,又一定要做到的人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和他說這些,也許只是想讓他瞭解,或許我的確散漫了些,可是這就是我的天性啊,我喜歡這樣的日子,並沒有什麼錯。
    我想起最近和姜銳做的一個測試,關於先吃大葡萄小葡萄的。「有一個測試,問你如果吃葡萄,是先吃大的還是先吃小的。我應該是那種先吃大葡萄的人吧。如果先把小葡萄吃完,說不定就沒胃口吃大葡萄了呢?眼下能先開心地過的話,為什麼要想那麼遠呢。」

    他輕輕地說:「如果從來沒有大葡萄呢?」
    「啊……」
    我愣住,想起他的家庭,心底猛地泛起一陣酸楚,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覺得自己狗屁不通過。
    「不,有過的。」他又突然說,「只是唯一的那顆大葡萄,被我氣跑了。」
    被他氣跑了……是容容嗎?我想起來,最近幾次聚餐,他們都不坐在一起,話也不多的樣子……
    腦補瘦瘦苗條的容容變成一顆圓滾滾的葡萄的樣子,失落中我也忍不住好笑,可是看他那麼認真的樣子,我也不好意思笑出來,只是說:「她會再跑回來的。」
    「真的嗎?」
    莊序居然認真地追問,讓我覺得好像我的答案很重要似的。可是,我又不是容容。
    然而他那種急需要得到肯定答案的迫切卻讓我不由自主地點頭,也許他只是需要旁人的一句安慰吧。
    「真的。」我萬分認真地說。
    他沒再說話,只是展顏一笑,好象突然放心了一樣。

    記憶中莊序從未這樣笑過,彷佛迷霧散盡,雲開月明。我被他笑得有些晃神,回過神來又倍加失落。
    這樣的笑容不是為我,將來我也再不會看見。我被這突襲而來的悵然所驅使,忽地就喊了他的名字,「莊序!」
    他眼中還帶著未散的笑意。「怎麼?」
    一瞬間我想說點什麼,算是盡最後的努力,可是猛然又想起,最後的努力,不是早就做過好多回了嗎?
    而且,那時候我是不知道他和容容彼此有意,現在知道了,怎麼也應該退避三舍才對吧。
    「沒什麼,隨便叫叫。」
    他一眨不眨地看著我,好象非要我說出什麼來似的。
    「真的是隨便叫叫……」
    他眼眸中似乎染上了一些失望,我疑心我看錯,又覺得他大概只是覺得我無聊,有點不耐煩。
    靜了一下,他移開目光,「再走幾步路好像有賣鞋子的地方,你換雙鞋子。」
    這麼晚還有人擺攤?但是有也沒用啊。
    「我沒錢啊。」我不得不提醒他,「你不是也沒帶錢嗎?」
    他好像有點噎住了的樣子。
    「就這麼走吧,不是鞋子的關係。」我說。
    後來我們沒有再說什麼,一路不快不慢地走著,回到了學校,到了宿舍區的岔路口,我說了一聲醞釀已久的「再見」。

    我正要用力地邁開腳步,不料卻聽見他說:「我送你到樓下。」
    「不……」我想說不用了,可是抬起頭,看見他的神色,夜色中竟是那樣的柔和繾綣,於是一句話咽在了口中。
    這樣的神情,不應該出現在此時此刻對著我吧,所以,也許不是為了送我?也許容容在樓下等他?
    那我又何必自作多情地拒絕,於是我沒有說什麼,沉默地往宿舍走去,快到的時候,我忍不住朝宿舍樓下望去,看是不是如我所料般,容容等在樓下。
    樓底下一片空蕩蕩的。
    我有點出乎意料,但這並沒有多高興。
    我簡直是希望容容等在那裡的,那樣我就能乾淨俐落地上樓,把他們都拋之腦後,而不是像此刻這樣,一味地想著,我們又多了那麼幾分鐘的獨處。
    這多麼可憐。
    而且,又要說一聲「再見」了。

    這次真的要再見了,沒有再多出一段路讓他陪我走完。
    我們不約而同地止步在宿舍門前。
    一瞬間我們彼此沉默著,我失去了剛剛說再見的那種乾脆。也許那樣的力氣只夠用一次吧。
    我步上了臺階,忍不住又轉過身來。
    「莊序。」
    「嗯?」他還沒有離開,站在臺階下,聞言抬頭望著我。我從來沒從這個角度看過他,所以也從來不知道,他微微抬頭看人的樣子,是這麼的好看。

    被莫名的情緒驅使著,我不假思索地說:「你還是頭髮短點更好看。」
    最好穿白色的襯衫,淺藍色的牛仔褲……
    就像那天我在舅舅家吃飯,聽到門鈴,跑去開門看到的那個男生一樣。

    「你好,請問這裡是姜先生家嗎,我是莊序。」那個男生彬彬有禮地問。
    然後我愣愣地看著你:「莊序?」
    你很平靜從容地回答:「是的。」

    我恍然地怔住,好像那一刻都在眼前。
    「還有呢?」他居然沒有不耐煩,耐心無比地問我。
    「沒有了。」我低下頭。
    兩人之間又安靜了下來,徹底沒有話題可說了吧,我應該上樓了,可是我捨不得,這樣的時間以後再不會有。

    如果黑夜永遠不散多好。
    如果星辰永遠不落多好。
    如果你可以一直陪著我站在這裡多好。
    可是沒有如果了,沒有了,今天就是結局。

    明明是離別的時刻,可是我卻滿腦子塞滿了永遠,厚顏地站著不說再見,沉默著,他居然也不說話,沉默地陪我站立。
    但是,能拖延這一刻,又能拖多久呢?我深深吸口氣,看向他。
    「我上去了。」

    我跑上樓,從二樓的窗戶看他,他已經快走出我的視線。在綠樹徹底掩住他的背影前,我忽然控制不住自己地大聲喊他。
    「莊序。」
    他站住腳步,回頭。

    他已經太遠了,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所以,他肯定也看不清楚我的樣子吧。
    於是我毫無顧忌地痛快地流淚,用力地向他揮手。

    再見了,莊序!
    我還是喜歡你還是喜歡你,可是卻好像忽然安心了一樣。
    知道你會一直在某個地方就好了,莊序。
    然後,從此以後,不喜歡你,海闊天空。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