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街殺人
學生街殺人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79277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原來人的一生,
    就是不斷在重複一些小錯誤……

    與《放學後》、《畢業》並列「學生三部曲」的東野圭吾最高代表作!

    入圍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
    日本AMAZON書店讀者★★★★推薦必讀!
    暨南大學推理同好會顧問余小芳專文導讀!部落客小葉日本台、知名演員林柏宏、推理作家藍霄一致推崇!●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慶祝皇冠60週年,買書即可參加集點贈獎和60萬元大抽獎!●活動詳情請參見本書後扉頁。

    他說他討厭這個地方!
    她說最美好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而他說不懂為什麼那個人要刻意隱瞞?
    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三個沒有關連的人,
    卻都莫名死在這條沒落的街上……

    隨著大學校門遷移,原本熱鬧的學生街也逐漸失去了生氣。住在這條街上的光平,畢業後沒有積極找工作,反而騙家人說考上了研究所,之後便靠打工繼續在這條街上頹廢地活著,其實光平只是不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麼罷了。就在對未來感到茫然的時候,光平身邊的人竟然接連遭到殺害。
    先是打工的同事松木被人莫名刺死,接著光平的女友廣美也慘死密室,而第三名死者則是廣美偷偷擔任志工的身障兒童學園的園長堀江……為了解開謎團,光平私下展開調查,然而離奇的連續殺人案和密室詭計背後,究竟暗藏著什麼讓人無法逼視的人心真相?

    本書是東野圭吾被譽為「學生三部曲」的代表作,通篇彌漫著青春的頹廢氛圍,永遠有抽不完的菸,永遠有股難以言說的哀愁,彷彿一部推理意味濃厚的《挪威的森林》。洗練的筆觸、深刻的人物心理描寫,加上衝擊性的結局,雖是東野圭吾的早期作品,完成度和圓熟度之高,卻已讓人嘆服,更印證了東野圭吾難以掩藏的過人才華!

  •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作品包括《徬徨之刃》、《十一字殺人》、《迴廊亭殺人事件》、《美麗的凶器》、《布魯特斯的心臟》、《天使之耳》、《異變13秒》、《白馬山莊殺人事件》、《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鳥人計畫》、《魔球》、《浪花少年偵探團》、《再見了,忍老師──浪花少年偵探團2》、《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解憂雜貨店》、《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以及《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控彩虹的少年》等書(暫譯,皇冠將陸續出版),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譯者介紹︰
    王蘊潔

    一腳踏進翻譯的世界將近二十年,每天幸福地和文字作伴,在不斷摸索和學習中,譯書數量已經超越了三圍的總和。
    譯有《解憂雜貨店》、《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不毛地帶》、《兩個祖國》、《花紋》等書。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 大學畢業後,津村光平繼續待在學校附近的商店街,靠著打工過活,每天留連在女友廣美和好友沙緒里開的酒吧裡,漫無目標地過著日子,沒想到駭人的殺意卻一步步朝他逼近……

    下午,光平走出公寓,十分鐘後,走進一家名叫「青木」的咖啡店。這家咖啡店的店面並不大,一樓只有五張四人坐的桌子,牆上貼著炒飯和咖啡套餐的價目表,所以,絕對不是一家靠氣質吸引人的咖啡店,但牆邊書架上的漫畫吸引了零星的客人上門。
    「來得剛好。」
    看到光平進門,沙緒里張開紅唇笑了起來。她手捧的托盤上,放了四杯冒著熱氣的咖啡。
    沙緒里去年從女子高中輟學後,一直在這家咖啡店打工。她整天濃妝艷抹,穿者迷你短裙大步走,這家店有幾位客人是為她而來的。
    「二樓嗎?」
    光平接過托盤問。
    「二樓三杯,三樓一杯。」沙緒里回答。
    「收到。」
    光平拿著托盤走出店裡,從旁邊的樓梯上了樓。
    「青木」的二樓是麻將館,二樓的樓梯口有一道玻璃門,就是麻將館的入口。可以說,「青木」的生意靠這家麻將館才得以維持,今天麻將館內也幾乎滿桌了。即使排氣扇整天在轉,玻璃門一打開,灰色的空氣就迎面撲來。不抽菸的光平把三杯咖啡放在吧檯上,向乾瘦的老闆打了一聲招呼,逃也似地衝出了麻將館。
    三樓是撞球場。
    光平來到三樓,看到有四桌客人。兩張是四球撞球的開倫撞球台,另外兩張是幾個人一起玩落袋撞球的落袋撞球台,客人都是學生,兩個穿著花稍毛衣的女生,似乎是來為男朋友加油的。
    把咖啡交給其中一名客人後,光平環顧室內,看到松木元晴一如往常地呆然站在窗邊,眺望著店門前的街道。光平反手拿著托盤,緩緩走到他身邊。走到一半時,松木回頭發現了他,慢條斯理地對他「嗨」了一聲。
    三個月前,光平開始在樓下打工時,松木已經在這家撞球場打工了。
    他今年二十八歲,比松平大五歲,總是撥著抹了大量整髮慕絲的頭髮,像此刻一樣,站在窗前看著窗外。
    「還好嗎?」
    光平問,他每次都用這句問話代替打招呼。
    「普普通通啦。」松木回答。

    松木是一個很奇特的人。光平認識他差不多三個月了,但他向來不提自己的事。光平只知道他很會撞球,和口袋裡沒什麼錢而已。光平曾經向「青木」的老闆打聽,問到的結果也差不多。老闆從去年冬天開始僱用他,當時他拿了「徵員工 歡迎有撞球經驗者」的廣告紙上門,除此以外,老闆也對他一無所知。
    他雖然絕口不提自己的事,卻經常對光平問東問西,他對光平為什麼在大學畢業後,不找正職工作進入公司行號這件事很感興趣,曾經不只一次問光平其中的原因。
    「你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你,我並不是不想工作,我們機械工程系的學生只要一畢業,只能去製造業當上班族,我不想走這條路,我希望在更大範圍內尋找自己真正喜歡的事。」
    如果在朋友面前說這種話,朋友一定會嗤之以鼻,但松木很認真地聽光平說話。
    「我覺得你的想法很不錯,通常想要決定自己未來的出路時,其實已經站在軌道上了。但是,光作夢可不行,如果自己不付諸行動,這個世界不會改變。」
    當時,光平覺得松木也懷有夢想,但從松木平時的樣子來看,又完全感受不到他是一個有夢想的人。

    然而這幾天卻發生了一件怪事,工作向來規矩的松木接連好幾日都沒來上班。他到底怎麼了?心裡一直感到納悶的光平一邊看著家中錄影機上的數位時鐘一邊說:「差不多該走了。」時鐘顯示九點三十分。
    「今天真早。」廣美有些訝異地說道。
    「對,昨天和前天,松木都沒有來,前天他請了假,昨天又曠職。打電話去他家也沒人接,老闆超生氣的,所以我要早點去幫他代班一下。」
    「真難得啊,他做事向來很有分寸。」
    「對啊,很難得,不過,他的個性有點古怪,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他今天也不去店裡嗎?」
    「不知道,最好有這種心理準備吧。」
    光平想起松木總是看著窗外的身影,他看起來像是沒有夢想,沒有希望,但只有一雙眼睛閃閃發亮,好像瞄準獵物的野獸,也許他找到了什麼美味的餌──

    光平來到店裡,松木果然沒有來。頭髮中分,留著小鬍子的老闆氣鼓鼓地掛上電話。
    「還是沒人接,他到底跑去哪裡了?」
    「是不是去旅行了?」
    沙緒里正坐在咖啡店最角落擦指甲油,她的語氣似乎在說,無故曠職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在她的認知裡,可能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津村,你有沒有聽說什麼?」老闆問光平。
    「不知道,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是三天前。」
    就是那天下班後,一起去「莫爾格」的時候。那天,光平離開時,他說要留在店裡繼續喝幾杯。之後,光平就沒再見到他。
    「真是傷腦筋。」
    老闆愁眉不展地對光平說,「那今天三樓也拜託你了。」
    「知道了。」
    老闆又看著仍然坐在那裡的沙緒里說:
    「客人快上門了,妳到底要打扮到什麼時候?」
    但沙緒里只是不服氣地嘟著嘴,超短迷你裙下的雙腿仍然在桌下交疊著。由於有不少客人是為了她的肉體而來,老闆也拿她沒轍,只能在戴圍裙時,不滿地嘀咕幾句。
    這一天的中午之前,來了第一批撞球的客人,是三個學生,而且看起來只有一、二年級。三人同行時,通常真正的目的不是撞球,而是打麻將人數不足,在牌搭子現身之前,撞撞球打發時間。他們通常喜歡落袋式撞球勝於四球競賽,可能是因為隨時可以結束的關係,當然也不講究所謂的規則。撞球的時候大聲喧鬧,簡直和玩彈珠的小學生沒什麼兩樣。
    光平像松木一樣看著窗外,同時注意他們有沒有用球桿去打彩色球,或是撕開球台上的絨布。斜對面理髮店的裝潢工程已經完成了大半,這家理髮店原本只在玻璃門前放了一個被汽車廢氣熏黑的旋轉彩色燈筒而已,如今在紅磚牆上做了好幾個小窗戶,老闆似乎有意把理髮店改成咖啡專門店。
    光平當然不知道理髮店和咖啡店哪一個比較好,但松木認為,這只是無謂的掙扎,而且,那家店的老闆也很清楚這一點。
    中午過後,莫爾格酒吧的常客「賭客紳士」和「副教授」一起現身。
    紳士是松木的球友。先進門的紳士緩緩環視空無一人的撞球場,一臉納悶地走向光平。
    「他呢?」紳士問。
    「他休假。」光平回答。
    「是喔。」
    紳士失望地垂下雙眼……

    那天下班後,光平去了松木的公寓,因為老闆一直催他去瞭解一下情況。況且,松木不像是病倒了,所以,光平也有點擔心。
    沿著「莫爾格」繼續往南走一小段路,在十字路口轉彎,往西走五分鐘左右,就到了松木家。路很狹窄,兩側又停了很多車子。公寓旁有一個小公園,只有鞦韆、滑梯和沙坑而已。
    兩層樓的公寓是水泥建築,但外牆爬滿裂痕,樓梯旁的欄杆鏽跡斑斑,根本不敢用手去摸,而且,即使昨晚沒下雨,這種地方的樓梯也總是又髒又濕。
    光平小心翼翼地走上樓梯,以免踩到水窪。松木就住在二樓的第一間。光平上樓後,很有節奏地敲了敲門。
    沒有回應。
    ──他果然不在家。
    他這麼想是有原因的。從馬路上可以看到各個房間的窗戶,松木房間沒有開燈,而且,門旁廚房窗戶也是暗的。
    真是的。他忍不住又敲了敲門,確認屋內沒有回應後,習慣性地轉動了門把,門當然應該鎖住的──
    「咦?」
    光平忍不住叫了起來。因為門把可以轉動,他又繼續往外一拉,門竟然緩緩打開了。
    「松木。」
    光平把門打開十公分,對著門縫叫著,但和剛才敲門時一樣,屋內沒有任何回應。
    光平打開門,鼓起勇氣走進屋內,用手摸索著燈的開關,啪地一聲打開了燈。日光燈遲疑了一下,眨了眨眼,立刻發出白光。
    一進門,就有一個和廚房連在一起的三帖榻榻米大的房間,光平剛才打開的就是懸在這個房間天花板上的日光燈。裡面有一間四帖半的房間。
    松木趴在四帖半的房間內。
    光平無法發出聲音,手腳也無法動彈,他沒來由地很怕自己採取什麼行動。裡面的房間很暗,只能隱約看到松木的身影,但光平直覺地認為,松木並非處於普通的狀態。
    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清楚地看到了裡面的情況。他的心跳也同時加速,好像飢餓的狗般急促呼吸。
    有什麼東西插在松木的後背。弄髒他身上那件淺色毛衣的,應該是他自己的血……                                                       【節錄】

    松木連續幾天沒來上班,想不到竟然是遭人殺害!未知的命運襲向光平,而他迷惘的人生也開始急速轉動……衝擊性的結局,令人震撼的真相,絕對不能錯過東野圭吾代表作《學生街殺人》!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