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何以笙簫默
何以笙簫默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微微一笑很傾城》顧漫經典揪心之作,《泡沫之夏》明曉溪寫序推薦!
    ★七周年紀念版本,內附全新插畫彩頁四張+三篇番外!

    ※甜美與傷痛,最動人的情感,從未離開過;驀然回首,總是何以笙簫默。

    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
    我不願意將就。

    有些人似乎註定總要相遇,而且從來原因一樣。

    趙默笙,妳跑這麼慢,我當初是怎麼讓妳追上的?
    我從來沒有招惹妳,妳為什麼要來招惹我?既然招惹了,為什麼半途而廢?

    悄悄,是離別的笙簫,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有一種平靜,叫做死水微瀾,
    那份平靜是因為已經有所決定──決定了要等下去。
    等待與時間無關,它是一種習慣,它自由生長,而我無力抵抗,
    卻忽然覺得這長長的時間好像只是我回頭的一瞬。
    一人花開,一人花落,這些年從頭到尾,無人問詢。

    向來緣淺,奈何情深。

    「默笙,我很清醒。」一直。很清醒地看著自己,沉淪。

  • 顧漫

    她說
    這世上必有一個人,會和她不離不棄寵辱與共,如果現在還沒有,那是她沒有找到,不夠幸運,而不是他不存在……
    她說
    她喜歡晒太陽,喜歡到處亂爬,喜歡悠閒度日,喜歡一切讓人溫暖感動的東西……
    她說
    她的願望很偉大,要天下太平,然後,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她和父母還有朋友們也很太平……
    她說
    她的目標很渺小,片瓦遮頭,每頓有肉,然後抱怨房價好高,幸好自備龜殼,環保便攜又牢固……

    代表作品:
    《微微一笑很傾城》
    《杉杉來吃》
    《驕陽似我 (上)》
    《何以笙簫默》



    【繪者簡介】
    何何舞
    又稱ENO,插畫家,擅長水彩手繪風格。

    代表作品:
    《華蓋之月》
    《銀蓮花》
    《空蟬與詩》
    《墨澗花》

  • 再序 《何以》
    序‧寫給烏龜漫

    第一章 重逢
    第二章 轉身
    第三章 靠近
    第四章 命運
    第五章 回首
    第六章 離合
    第七章 若即
    第八章 若離
    第九章 恆溫
    第十章 不避
    第十一章 應暉
    第十二章 原來

    番外之以玫篇 一人花開
    番外二 點點滴滴
    番外三 年年歲歲

    後記

  • 《何以笙簫默》試閱 節錄自第一、二章


    「阿笙,妳在國外工作和國內工作感覺有什麼不同?」快下班了,雜誌社的人也無心工作,閒聊時突然問起。
    「呃。」默笙四處張望一下,見頭頭不在,「薪水高很多。」
    誰希罕!吃不到葡萄的同事們立刻鼻孔出氣表示不屑。
    「妳在那邊有沒有受到歧視?」
    「多少吧。」
    「其實這也沒什麼好在意的,香港人還不是看不起大陸人!」大寶從香港回來後感受頗深。
    「當自己真的遇到就不會這麼想得開了。有次我老闆就當著所有同事的面說中國沒有真正的藝術家。我一聽氣極了,從來沒有那麼真切地感覺到自己是中國人,當場就指著洋老頭的鼻子說,你懂什麼中國藝術,我們中國人玩藝術的時候你們美國人還不知道在哪裡混呢。」
    「真猛!有氣節!」同事們紛紛拍手,讚美不絕,然後一起問她:「後來妳是被什麼藉口炒魷魚的?」
    「……」默笙哭笑不得,「老美雖然自大,度量倒還是和身材成正比的。後來有一天老闆居然拿著不知道哪弄來的文房四寶來找我,要我寫幾個中國字,說他要掛在客廳。」
    「哇,真的假的?」
    「阿笙,妳的字能看嗎?」
    「哈,我露了一手鄭板橋的絕活,先把墨汁統統倒在宣紙上,再裝模作樣勾勾弄弄了半天,把那些美國人唬得一愣愣的嘆為觀止。不過說實話那幾個字要不是我自己寫的我絕對看不出是什麼。」
    「妳寫了什麼?」
    「爾乃蠻夷!」
    噗嗤!有個同事噴茶。
    一片哈哈聲中,遠遠的有人叫:「阿笙,有人找妳。」
    默笙轉頭,被譽為花仙子——花痴仙子的小紅八婆兮兮地跑來。「在會客室裡,好英俊好冷漠好有味道的男人哦。而且一看就是那種事業有成的都市菁英青年才俊哎,阿笙,妳剛剛回國就泡上了這種好貨色,真人不露相哦。」
    花仙子的話能信豬都能在天上飛了,一般而言她的話要除以二,有時候還可以乘上負數。
    不過默笙十分好奇,她才回國不認識什麼人,誰會來找她?
    絕沒想到是他!
    會客室裡背對她立在落地窗前的英挺男子,竟然是何以琛。聽到開門聲,他回頭,清冷的眸光射向她,淡淡的表情沒有一點起伏。
    花仙子總算沒有誇張,他的確英俊不凡,氣宇軒昂,剪裁合體的西裝襯托出高大挺拔的身材,和以前一樣的自信沉著,但又多了幾分凌人的氣勢。
    她完完全全地說不出話來。
    而他神色鎮定從容不迫地點頭致意。「趙小姐。」
    趙小姐?
    默笙真的想笑,然而難度太高。「何……先生。」
    遠遠地比了比椅子,默笙說:「請坐。」
    她拿出茶葉,低頭掩飾自己的神色,她無法像他那樣無動於衷,只能藏起自己的激動。「你要喝點什麼?」
    「謝謝,不用。」他的目光冷峻。「我說幾句話就走。」
    「哦,你來找我……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他停頓五秒才開口。「蕭筱。我是她的律師。」
    「有什麼事嗎?」
    他口氣透著寒意。「趙小姐三天前到鄙事務所時曾說會再度光臨,卻遲遲不見妳來,我只好親自過來拜訪。」
    默笙愕然,抬頭迎上他灼灼的眸子。「你怎麼知道……」她並沒有留下名字,他怎麼知道還皮夾的人是她?
    「趙小姐,我恰好有正常人的推理能力。」他嘲諷地說。
    也許當律師的都有這種「正常人的推理能力」,默笙盯著牆壁。「我是去還皮夾,你既然已經拿到就不用再跑一趟了。」
    何以琛眸光一閃。「除了還皮夾,妳沒有別的事?」
    她還可以有什麼事嗎?默笙怔怔。「沒有了。」
    「很好。」他眼中彷彿掠過一絲失望,移步到她面前。「可是我有事。」
    他拿出那個黑色的皮夾放在她眼前。「這裡面原來有一張照片,趙小姐知道下落嗎?」
    當然知道,默笙低頭。「有嗎?我沒有注意。」
    「哦?皮夾裡除了錢什麼都沒有,趙小姐如何知道皮夾是我的?」
    默笙啞口無言。差點忘了他是律師,善於找出對方言辭上的一切漏洞,想騙他先得掂掂自己的斤兩。
    他欠身。「趙小姐可否把照片還給我?」
    默笙突然覺得莫名其妙。他是什麼意思?一邊擺出一副「妳是陌生人」的模樣,一邊卻又討要她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我,為什麼要給你?」
    「趙小姐,我勸你不要和一個律師討論物品的所有權問題。」以琛冷冷地說。
    默笙氣餒,這樣的以琛她不熟悉而且無法應付。「照片不在這裡。」
    「明天給我。」
    「明天我有──」
    「趙小姐!」何以琛打斷她,「我想我們都不想和對方有太多的糾纏,何不早死早超生。」
    早死早超生剎默笙默然半晌,「你要那張照片幹什麼?」
    「誰知道呢。」以琛目光沉沉,「也許我想把它放在我身邊,時時提醒我那段愚蠢的過去。」
    愚蠢……是啊,多愚蠢!她居然會有所期待。
    何以琛逕自做出決定。「我明天會來取拿,妳若沒空,可以請別人轉交。再見,趙小姐。」
    他舉步離開,手剛剛握上門把,聽到身後的默笙低聲說:「等等……明天,我會送過去。」
    「好。」以琛面無表情地回頭。「謝謝妳的合作,明天見。」
    默笙怔怔的目送他高挺的背影離去。不是沒想過有朝一日他們重逢會是什麼樣子,但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居然連說一句「好久不見」的情分都沒有了。

    愚蠢的過去嗎?
    默笙站在臥室裡的鏡子前,審視鏡子裡面與她對視的女人。
    如果一頭短髮變長紮成馬尾,如果晒黑的皮膚變白皙一些,如果還能毫無顧忌地笑得燦燦爛爛……最重要的是,如果眼睛裡減掉這七年多出來的沉鬱,添滿張揚的天真——那麼,她就變成了初上大學剛認識何以琛的趙默笙。
    「何以琛何以琛……」
    「何以琛何以琛……」
    以琛是怎麼被她纏上的她也不太清楚,以琛更是莫名其妙,反正那時候她就追著他跑。直到有一次他受不了了,板著臉問:「趙默笙,妳為什麼老是跟著我?」
    換成現在的她大概會羞愧得無地自容吧!然而那時侯的她是那麼的不知羞,睜大眼睛問:「以琛,是你笨還是我笨,哎,你那麼聰明,一定是我笨了,我怎麼這麼失敗,追了半天人家都不知道我在幹什麼!」
    猶記得以琛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後來他提到這件事,曾好笑又好氣地說,他本來是想用質問的口氣讓她感到羞愧的,誰料到這世上居然有臉皮這麼厚的小女子,反將了他一軍。
    所以當時法律系的高才生遲遲反應過來後,居然只能結結巴巴地說:「我不準備在大學裡找女朋友。」
    她那時侯單純的連藉口都聽不出,一鼓作氣地問:「那我現在先排隊,等你大學畢業了,可不可以有優先錄取權?」
    面對毫不講章法的對手,口若懸河的最佳辯手頓失滔滔,拋下一句有課就落荒而逃。
    她當然沒有就此氣餒,可在她想到更好的辦法之前,居然聽到學校有人在傳:法律系的那個何以琛聽說有女朋友了,叫什麼趙默笙,名字挺拗口的。
    她一聽幾乎是飛快地跑到自習教室找到以琛,急忙澄清:「謠言不是我傳出去的,你要相信我。」
    以琛從書中抬頭,目光清明地說:「我知道。」
    她傻傻地問:「你怎麼知道?」
    以琛神色自若地回答:「因為那是我傳的。」
    這回終於換她瞠目結舌,耳邊是他在冷靜地分析。「我考慮過了,如果三年後妳註定是我女朋友,我何不提早行使我的權利。」
    呵!那時候啊!
    鏡子裡的人嘴角微微彎起,然而笑意還沒到達眼底,已經收斂。
    茫茫然走到陽臺上,看那月朗星稀,明天應該是個好天。


    正值下班的高峰期,默笙不急著回去,隨著擁擠的人流無目的地亂走。
    直到剛剛,她才不得不承認,自己和以前真的很不一樣了。以前的她絕對不會這麼退縮,明明很想很想見他,卻不敢。
    那時候不管以琛多麼冷漠,多麼拒人千里,她都可以端著一張笑臉跟前跟後,現在卻連說兩句話的勇氣都沒了。
    以琛曾經說她是sunshine,是他想拒絕也拒絕不了的陽光,可是現在她連自己心中的陽光都消失了,又拿什麼去照耀別人呢?
    一輛銀白的BMW突兀地停在她跟前,默笙頭也沒抬,繞開。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上車。」
    她驚訝地抬頭,是他!
    以琛見她愣在那裡,皺著眉頭又說一遍:「這裡不能停車,上車。」
    默笙來不及考慮這是怎麼回事,車子已經沒入下班的車流裡了。
    「中餐還是西餐?」以琛注視著前方的交通狀況,開口問她。
    「中餐。」她反射地回答,說完才發覺不對,什麼中餐西餐,他要請她吃飯嗎?
    以琛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妳還會拿筷子嗎?」
    默笙假裝沒聽到他的冷嘲熱諷,小心翼翼地問:「你要請我吃飯嗎?」
    「妳撿到了我的皮夾,於情於理我都該謝謝妳。」
    「其實不用這麼客氣。」默笙吶吶地說,一陣沮喪湧上心頭,什麼時候他們到了說這種話的地步了呢?
    晚餐是在著名的秦記吃的,優美的環境,美味的菜餚,周到的服務都無法改善默笙的用餐心情,對著對面那張毫無表情的臉,註定要消化不良。
    悅耳的手機鈴聲打破了餐桌上的沉悶,以琛接起手機。「喂……對……我在秦記……不是,還有趙默笙……恰好遇見……好。」
    他突然把手機給她。「以玫想跟妳說話。」
    默笙一呆接過。「喂。」
    「喂,默笙。」輕柔的嗓音從彼端傳來。
    「以玫,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見。」
    兩頭都沉默,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還是以玫說:「默笙,這些年過得還好嗎?」
    「還不錯,簡直要樂不思蜀了。」默笙故作輕鬆地說,沒注意到對面的以琛動作突然一滯。
    「嗯。」又是一陣沉默,以玫說:「妳可以把聯絡方式給我嗎?我們找個時間見一見。」
    「好的。」默笙報上手機號碼。
    「嗯,那再見了。」
    「再見。」
    收了線,她合上手機還給以琛,他卻沒接。「把妳的手機號碼輸進去。」
    默笙一怔,低頭輸入號碼,卻在輸入姓名時被難住了。
    「你是用什麼中文輸入法?」
    「筆畫。」
    「哦。」
    還是打不出來。「默字怎麼打?」
    以琛伸手拿過她手中的手機。「我來。」
    默笙尷尬地看著他修長的手指在銀灰的手機上優雅快速的跳躍,幾秒鐘時間就打好,合上收進衣袋。
    「妳連中文名字都忘了怎麼寫了?」
    「不是,你的手機我不會用。」默笙吶吶地解釋。
    他看了她一眼,不再說話。晚餐就在這樣沉默的氣氛中度過,甚至一直持續到他送她回家。
    默笙下車說:「謝謝妳送我回來。」
    他點點頭,開車飛馳而去。
    默笙站在原地,只覺得茫然,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意識到路人怪異的眼光才如夢初醒,腳步匆匆地奔上樓。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