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日本:含苞初綻的新時代、新女性
明治日本:含苞初綻的新時代、新女性
  • 系列名:日本館(風)
  • ISBN13:9789573275312
  • 出版社:遠流
  • 作者:茂呂美耶
  • 裝訂/頁數:平裝/242頁
  • 規格:20cm*14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4/11/28
  • 中國圖書分類:日本斷代史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 75270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說日本、寫日本第一人茂呂美耶
    繼古典平安、繚亂戰國、多采江戶後,為讀者呈現脫胎換骨的明治新日本。

    明治時代的那些事
    江戶改名「東京」,從江戶城變近代都市;
    火柴、煤氣燈、電燈,文明開化的光輝魔法;
    人力車、公共馬車、鐵路馬車疾馳的街頭;
    禁食千年的牛馬肉、牛奶和紅豆麵包等西式飲食端上餐桌;
    百餘年前的晴空塔「凌雲閣」,滿足民眾的登高想望;
    穿上「潮服」西服與洋裝,參加鹿鳴館的晚宴……

    明治時代的那些人
    新君主巡幸全國,推銷天皇制的現代國家;
    思想家福澤諭吉以暢銷書《西洋事情》引介外國新事物,提倡男女平等;
    攝影先鋒上野彥馬,留下諸多幕末志士與明治高官的肖像;
    在歧視女性的社會風氣下,女醫師荻野吟子、高橋瑞子嶄露頭角;
    最初的女留學生津田梅子、大山捨松學成歸國,成了教育先驅與慈善事業推手;
    貧困農村婦女進入工廠,譜寫層出不窮的女工哀史……

    十九世紀晚期的明治日本,興起西化與近代化的風潮。
    有別於前人的歷史視角,Miya透過庶民生活與社會文化呈現當時的風貌,並以多位明治時代新女性的故事,述說蛻變中的大和國。她們和其他年輕的維新志士一樣,開始掙脫傳統桎梏,在「女性不適合學問」、「專職不能起用女性」等偏見限制下,行走一條現代人無法想像的荊棘路,開創影響後世的事業。
    明治時代的人們,有如嚴寒初春始發的綠芽,奮力茁壯,只為日後開出璀璨的花。
  • 茂呂美耶(Moro Miya)

    日本埼玉縣人,生於台灣高雄市,國中畢業後返日。1986年起在中國鄭州大學留學兩年。網路暱稱Miya,愛與讀者閒話家常日本文化,深受華文讀者愛戴,是知名的日本文化達人。
    著作:《戰國日本》《戰國日本Ⅱ:敗者的美學》《物語日本》《江戶日本》《平安日本》《傳說日本》《歐卡桑的尖嘴兒子》《乙男蟻女》【字解日本】《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漢字日本》
    譯作:【半七捕物帳】【陰陽師】《虞美人草》
    監修:《白髮鬼談》《青蛙堂鬼談》《鰻男鬼談》【沙門空海唐國鬼宴】

  • 前言
    明治元年的一些事

    一八六八年十月二十三日,也是慶應四年九月八日,日本改元明治元年。
    自此,江戶時代結束,明治時代誕生。

    同年一月三日,天皇便下達「王政復古大號令」(天皇親政)。十月十二日,舉行天皇即位大禮;十二月二十六日,江戶城改名為東京城,定為皇居。

    明治元年至五年,日本仍使用太陰曆,因此上述數字均是換算為陽曆的日期,也是日本學生必須背得頭昏腦脹的歷史大事。可學生出了社會後,通常會忘掉這些數字。包括我。各位讀者也無須記數字,這些繁瑣事是寫書人的責任。

    我比較感興趣的是一月三日下達「王政復古大號令」,廢除德川幕府;一月三十日,朝廷便通告所有公卿,沒有必要遵守「御齒黑」(ohaguro,用鐵漿染黑牙齒)、「點眉」(在額頭上畫黑圈圈)等舊習。

    而且,同月,朝廷更向皇室大膳職(負責調理款待臣下宴席的部門,並管理諸國奉獻的食物)下令,往後御廚食譜中須增添肉饌。長達一千二百數十年的肉食禁令,才如此由皇室率先解禁。

    而明治新政府正式在《新聞雜誌》發表肉食解禁公文,鼓勵國民吃肉食(此處的肉食,指陸上所有家畜、野生動物,不包括河川、海洋的魚類),則是明治五年(一八七二)正月。同年四月,新政府又公告可以自由買賣死牛馬。換句話說,在這之前,以日本人的觀念來看,牛、馬都是日常生活的幹活伙伴,病死或橫死時,均跟人一樣進行埋葬。

    然而,橫濱不愧是新興先進都市,明治元年九月,便有人開了第一家牛鍋店「太田」,供客人吃切成四方形沾甜味噌的牛肉。在吃肉上,東京雖然落後橫濱一年,但神田卻有人於四月開了第一家西洋洗衣店。那麼,推動明治維新主角之一的薩摩藩(鹿兒島)武士呢?

    好,既然吃跟穿的都落後江戶仔及舶來橫濱仔一步,咱家薩摩仔就在頭上動手腳吧。於是,無論白的、黑的、灰的、濃的、薄的、禿的,全體在四月剪下小髮髻,成為披頭四……哦,不,是披頭薩摩仔。
    對以寫字為生的人來說,或許不能忘了福澤諭吉。五月,因福澤所著的《西洋事情》出現盜版,他在《中外新聞》刊登廣告,大聲疾呼「版權所有,不准翻印」。嗯,太了不起了。

    《中外新聞》是二月在江戶創刊的日本新聞鼻祖,之前都是浮世繪瓦版,賣報的有時必須在街頭講解事件給聽眾聽,江戶時代稱之為「讀賣」。

    一百四十年過後的今日,謝天謝地,福澤不用再刊登廣告主張自己的版權了,因為平成政府在二○○四年就為他「改版」,於萬圓日幣動了不少新技術,以防不肖人士「盜版」。
    說了一大堆,其實真正該說的是「東京命名人」。

    東京,這個無時無刻不在成長、不在變化、不在膨脹的巨大都市,到底誰是她的命名人?
    幕末時期,相對於西方「京都府」,江戶仔已在日常會話中把「東京府」掛在口頭。只是,一旦真正改朝換代,新政府眾要人唱叫揚疾「富國強兵」、「文明開化」時,竟然沒有人想到必須正式給江戶改名。
    公卿岩倉具視的親信北島千太郎(水戶藩士),於閏四月向新政府提出「須將江戶改名為東京」建議書,之後再由大久保利通正式向天皇提出建言。如此,明治天皇才於九月三日發布「江戶自今日起改稱東京府」詔令。

    「東京」,於焉出世。
    日後,北島擔任長崎縣縣長,明治十年因霍亂而病逝。

  • □前言 明治元年的一些事

    PART1─明治新日本
    脫胎換骨新社會 010
    明治時代的婚姻內情 024
    女工哀史 046

    PART2─食、衣、住、行與娛樂
    「文明開化」之味 060
    西風東漸下的裝束改變 078
    從人力車到電車 096
    大眾娛樂 103

    PART3─明治新女性
    瓜生岩子─日本社會福利事業之母 114
    矢嶋楫子─女子學院、日本基督教矯風會創辦人 122
    高橋阿傳─日本最後一名斬首受刑者 132
    荻野吟子、高橋瑞子─日本最早的女醫師 141
    下田歌子─日本明治時代宮廷的紫式部 153
    大山捨松─鹿鳴館之花 177
    津田梅子─日本女子教育先驅者 193
    鹿鳴館的貴婦 206
    影響日本女性的同時代外國女性 216

    □附錄 日本明治時代生活史年表(明治元年~明治三十年【一八六八~一八九七】) 222

  • ◎推銷天皇的苦心

    存在感遠遜於德川幕府的天皇
    將近三百年的德川幕府即將閉幕時,日本全國各地武裝起義事件頻發,德川幕府的統治歲月太久,老百姓很難接受改朝換代的現實。舉例來說,由於黃瓜的切痕與德川家的三葉葵家徽相似,某些老一代的江戶人甚至不敢吃黃瓜。

    另一方面,現今日本全國各地都能看到明治天皇巡幸的紀念石碑。其實這些紀念石碑正是新政府苦心推銷明治天皇的存在之證據,亦是天皇制現代國家觀念如何逐步在老百姓之間扎根的路徑。
    據說直至明治八年(一八七五),仍有老百姓稱呼天皇為「天公」,因為在江戶時代,天皇的稱呼是「天子」,皇居是「禁裹」。江戶時代老百姓的真正統治者是各地藩主,而各地藩主的真正統治者是德川幕府。對老百姓來說,「天公」是遙不可及的存在,「禁裏」更是天遠地隔,恐怕只有土生土長的京都人才會具體意識到天皇並非烏有人物。

    明治八年,徵兵令、學校制度的教育法令都已經頒布,近代國家制度大致成形,但是,新政府還未統一「國民」。說穿了,當時的老百姓根本不明白「國民」到底是啥玩意兒。

    全國性的「天皇行銷活動」
    新政府的要人當然深知此事。只是,該如何推銷天皇,如何呼籲老百姓,新的統治者是京都那位「天子」,而非任何藩主或其他幕府呢?
    首先在明治元年十月,天皇進江戶城時來個盛裝遊行。
    明治天皇從京都出發,直至江戶,一路上的隨從多達二千三百人;進江戶城時,還分發下酒菜給老百姓當紅包。江戶市民則在街道表演花車、擺放攤位,宛如現代的嘉年華會或大型廟會。
    也就是說,新政府將一場本來應該威風凜凜、莊嚴進行的儀式,改頭換面為讓老百姓也能盡情享樂的狂歡節。表演花車、擺放攤位等,於事前就已經安排妥當。
    真不愧是推翻德川幕府的人,這完全是心理戰嘛。

    而且,明治天皇從京都出發直至抵達江戶這一個月的旅程,不但沿途獎賞各地的孝子、節婦,還施與財物給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和內亂受災者。江戶時代的德川幕府正是以這種方式施仁政,新政府也仿照舊習。
    據說,盛裝遊行和進城費用花掉政府歲入的百分之二十。之所以不惜投下巨資,目的全在給老百姓留下「主人交替」的深刻印象。

    明治五年~十八年(一八七二~一八八五)期間,天皇巡幸了全國各地。巡幸之際,民眾擠在路邊觀看,有人特地小心翼翼地收集天皇下馬徒步時踏過的土壤。
    因為老百姓認為天皇踏過的土壤是聖土,可以醫治百病。但是,這些都是在巡幸前預先籌劃的演出,是利用老百姓注重世間利益的心理,巧妙地向民眾灌輸「新君主」的形象,順便神化天皇地位,算是一種洗腦式教育宣傳。

    明治九年(一八七六),天皇巡幸東北地方時,新政府還特地讓迎接的農民打扮得乾乾淨淨,村落四處都有手持太陽旗歡迎的兒童。這也是意圖將太陽旗與農民信仰的太陽神,天皇與天照大神結合起來的一種演出。


    ◎一夫一妻制的真相

    公然的一夫多妻現象
    明治時代的高官都是一夫多妻制實踐者,最有名的漁色大師是歷任四次首相的明治維新元老伊藤博文,每年更換女人,而且特別喜歡未滿二十歲的年輕女孩。
    第四、第六任首相的松方正義亦擁有二十數名愛妾,孩子多達二十六個。有一次,明治天皇問他到底有幾個孩子,他當下答不出,只能回說「日後經調查再上奏」。松方正義因孩子太多,考慮到世間體面,據說晚年的孩子全都申報為「孫子」。

    此外,這些高官的妻妾大部分採同居方式。
    伊藤博文的妻子梅子,住在神奈川縣南部的大磯,別墅名為「滄浪閣」。儘管丈夫不停帶新女人過來,她也不發任何怨言,不動聲色地以女主人身分照顧這些側室。
    伊藤博文的左右手伊東巳代治的妻子八重子,甚至將側室生的孩子視為親生孩子,毫無區別地一起養大。
    當時的世間人極力贊揚這些妻子,傳為盡人皆知的美談。

    森有禮徒具形式的「女性觀」
    森有禮確實在《妻妾論》中大肆抨擊當時的納妾制度,並提倡婚姻自由、禁止男子重婚等,在當時算是思想極為先進的男士。
    他於明治八年(一八七五),在當時任職東京府知事的大久保一翁及福澤諭吉的見證下,與廣瀨常完成契約結婚。據說這是日本最初的契約結婚例子。
    合同書中第二條標明「認可夫妻雙方的義務」,第三條則確立「夫婦的財產權」。表面上看來,森有禮可以說積極地以身作則實踐了男女平等的口號。
    然而,婚後十年,阿常竟同其他男人私奔了。於是森有禮又於明治十八年(一八八五))與明治維新十傑之一的岩倉具視的女兒寬子再婚。
    明治十八年正是內閣制度成立的年度,再婚不久的森有禮就任第一代文部大臣。他還未享受到新婚滋味,便不得不周遊全國進行演說。森有禮這個人是典型的形式主義、理想主義者,他每天的生活都過得井然有序,從早上醒來至夜晚就寢之前,凡事一絲不苟。

    例如晚餐是歐洲式的正式晚餐,必定穿戴打著蝴蝶領結的無尾晚禮服,在身邊有廚師伺候的桌子吃西餐。並且強迫夫人也如此做。然而,寬子夫人是朝廷公卿的女兒,生在京都、長在京都,無法適應這樣的用餐方式。婚後,她一直很想吃一頓茶泡飯。
    這回丈夫必須出遠門進行全國演說,對寬子夫人來說,正是個偷吃茶泡飯的好機會。不料,廚師對她說:
    「夫人,主人今天出門時特別囑咐過,他不在家時,夫人可能會想吃茶泡飯,但茶泡飯對健康不好,絕對不可以做茶泡飯給夫人吃。主人還說,主人不在時,三餐都必須如常進行。」
    這正是當時主張男女平等、明治六大教育家之一及日本現代教育之父森有禮的「女性觀」。妻子連吃一頓茶泡飯的自由都沒有,這還算什麼簽訂合同的「契約結婚」?算什麼「男女平等」呢?
    難怪第一任夫人阿常會同其他男人私奔。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