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級生
同級生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9270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彌漫在校園裡的惡意,
    才是最致命的!

    暢銷突破70萬冊!
    東野圭吾繼《放學後》最經典的校園推理代表作!


    我的同學死了,我的老師好像是共犯,
    教室裡流傳著亂七八糟的謠言,
    而我,我真的是清白的嗎?


    修文高中三年級的宮前由希子死了。
    西原莊一是由希子的同學,突然得知這個噩耗,幾乎無法接受。所有老師口徑一致,都說由希子是因為車禍而死,但卻極力隱瞞事故的細節。
    奇怪的謠言開始在校園裡流傳……有人說由希子懷有身孕,發生車禍那天就是去婦產科看診,要回家的路上被貨車撞死;有人說莊一之前跟由希子過從甚密,並非只是單純的同學關係而已。
    莊一試圖釐清真相,卻在此時,一名老師被人發現被勒死在教室裡。而警方從現場蒐集的種種證據在在顯示,西原莊一就是兇手……

    東野圭吾的校園推理,比較特別是,在本格解謎為小說的骨幹之外,讀者隨著作者布局直探結局之後,謎底揭曉凸顯的卻是東野圭吾對於校園推理最咋舌的赤裸裸的設定,這可能是謎底本身,可能是動機,也往往是與校園清新最反差的汙穢。

    【推理小說耽讀者】藍霄

  •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作品包括《徬徨之刃》、《十一字殺人》、《迴廊亭殺人事件》、《美麗的凶器》、《布魯特斯的心臟》、《天使之耳》、《異變13秒》、《白馬山莊殺人事件》、《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鳥人計畫》、《魔球》、《浪花少年偵探團》、《再見了,忍老師──浪花少年偵探團2》、《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解憂雜貨店》、《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以及《以前,我死去的家》、《操控彩虹的少年》、《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暫譯,皇冠即將陸續出版)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譯者介紹︰
    王蘊潔
    一腳踏進翻譯的世界將近二十年,每天幸福地和文字作伴,在不斷摸索和學習中,譯書數量已經超越了三圍的總和。
    譯有:《解憂雜貨店》、《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母性》、《藍寶石》等作品。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 名家推薦︰
    【推理小說耽讀者】藍霄專文導讀!【推理作家】文善、【金鐘影帝】黃河、【金鐘獎最佳女配角】溫貞菱 超好看推薦!●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當你以為那只是你們兩人的秘密,可是一次意外,讓這秘密不得不被公諸於世;你硬著頭皮承認,可是事情的發展卻令你變成了英雄;當你不自覺地沉醉在扮演這個英雄的同時,一宗殺人事件,又把你變成兇嫌……東野圭吾生動地描繪了主角高中生西原這場不一樣的成人禮。寫實得有點殘酷的題材卻又不失本格推理的樂趣;明明是校園推理,可是看完後,卻發現青澀、莽撞、憤怒,可能並不只是青春的專利……
    --------推理作家 文善


    社會教導我們與人的禮貌,要求我們符合他人(師長、父母、朋友……)的期望,而實際上,面對最真實的自我時,這些話是不是真的想說,是不是真的想做,還是,只是為了別人的期望,扭曲自我?
    我們總以為原諒和救贖是別人給予的,但其實真正的救贖,是如何面對自己。
    -------金鐘影帝 黃河


    裡頭有一段老師對學生說:「如果你不做的話,又會遭人誤解。」
    我們聽到這種類似的言語時,我們總在選擇,選擇前進亦或後退,同時又希望選擇後能超脫及追求。
    老師對學生又說:「只要你……就會讓人覺得已經解決了。」
    學生說:「從來沒有解決。」
    「什麼都沒有解決。」
    裡頭大人思維總是認為假裝就能解決問題,而少年總在經歷未知並吸收未知。一本東野圭吾描寫人心複雜面升級的全新力作。
    最後我們,理應找到在巨大社會齒輪中自己適合的卡損的位置。
    ------金鐘獎最佳女配角 溫貞菱

     

  • 東野圭吾特色的校園推理:《同級生》      推理小說耽讀者/藍霄

       目前台灣每個月出版的推理懸疑小說數量,已經不是任何推理小說迷可以當月購買當月看完的年代了。
       也就是說,這是個推理小說「分眾出版」的時代。
       即便是推理小說耽讀者的我有時也在想,在有限的時間內,我到底每個月優先採看的是那一類型的推理小說?
       觀察台灣關於日本推理小說的出版,東野圭吾長久以來擁有逐漸增加的讀者群,我得承認我應該剛好就是分在這一塊。
       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目前在台灣的出版情況,就是不分創作時序、新舊雜陳,我個人幾乎就是每本必買(其實沒什麼了不起),每本必讀(這就是有偏愛了),就像是有意無意逐年逐月完成東野圭吾作品大系的閱讀的拼圖。
      《同級生》是一九九三年出版的小說,一九八五年東野圭吾以《放學後》獲得第三十一屆江戶川亂步獎而出道,所以以作家的創作歷程來說,《同級生》基本上就是第一期的作品群之一。
      推理作家出道,一般來說會描寫自己最熟悉的領域作為登場,《放學後》顧名思義就是校園推理小說,以東野圭吾的學經歷來推測,選擇以校園背景,人物設定單純,社會關係相對平穩,環繞在學園生活青春氣息的活動或是球類體育運動等等要素,一再出現在初期的作品中不難理解,畢竟校園生活是作者與讀者都會有的共同生活經驗,自然容易透過閱讀情境產生共鳴。
      然而既然是校園推理,東野圭吾寫的當然不是校園青春小說,推理小說邏輯演繹要素的趣味,才是東野圭吾式的校園推理最醍醐的所在,總結而言,不拖泥帶水的筆觸,以事件進行的轉換,一步步經營小說的謎團,尤其謎底翻轉的樂趣,就是這些作品共同的一貫趣味。
      雖然近來的湊佳苗把校園推理的推向另一層次的面貌,但是東野圭吾的校園推理,比較特別是,在本格解謎為小說的骨幹之外,讀者隨著作者布局直探結局之後,謎底揭曉凸顯的卻是東野圭吾對於校園推理最咋舌的赤裸裸的設定,這可能是謎底本身,可能是動機,也往往與校園清新最反差的汙穢,相對小說的篇章,東野筆觸關於這小說衍生餘味問題卻不太著墨,似乎在小說閱讀就如同是綠葉的角色,然而,有時候渲染讀者的能力卻比校園推理的詭計謎團揭曉反而更能激起內心的漣漪,《同級生》難得附有一篇作者本身的後記,作者自己剖析對於創作意念,讀者若有機會第二次閱讀《同級生》,當會發現有著不同於第一次閱讀的感觸。
       東野圭吾初期作品情節推進清爽直接,閱讀腦力節奏感負擔不重,我想這一直是他的小說吸引人的所在。
      如果您喜歡校園推理,那麼東野圭吾創作生涯初期的這類型作品,可以說是不錯的選擇。

  • 宮前由希子在五月中旬的星期一死了。
    但我在隔天的星期二才得知這個消息。
    那天,我一無所知地到了學校,看到幾個女生在教室裡抽抽搭搭地哭泣,也有好幾個男生神情凝重地聚在一起說話。
    「發生什麼事了?」
    我問其中一個同學,那個同學小聲地回答:「聽說二班的宮前死了。」
    我的心臟感到一陣鈍痛,內心祈禱著自己聽錯了,向那個同學確認:「你說誰死了?」
    「宮前啊,就是頭髮到這裡的那個女生。」他用手比在肩膀的位置後,看著我的臉說:「對了,她不是你們球隊的經理嗎?」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立刻衝出教室。來到二班的教室,發現教室裡有更多女生在哭泣。我從她們的態度知道,那個不吉利的消息並非空穴來風。我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耳朵也嗡嗡作響,在教室內尋找楢崎薰的身影。但她不在教室內,我問了旁邊的女生,薰去了哪裡。那個眼睛和鼻子都哭紅的女生告訴我,薰可能在教師辦公室。
    我走去教師辦公室時,在走廊上遇到了楢崎薰。她圓圓的臉頰很紅,一路目不斜視地快步走來,如果我不叫她,她可能走過我身邊也不會注意到我。
    「啊,西原,你聽說由希子的事了嗎?」她一看到我的臉,似乎又想哭了。我之所以說「又」,是因為她的眼睛看起來已經哭過了。
    「聽說了。」我回答說。
    「我無法相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楢崎薰把眉毛皺成了八字形。
    「不知道。」她搶先問了我想問的問題,我只好對她搖頭,「她真的死了嗎?」
    「真的,好像是真的,因為老師也在討論這件事。」薰似乎忍不住流了淚,慌忙拿出了手帕。
    「到底是哪個老師說的?」我在老師的「老」字時加強了語氣。我向來討厭所有的老師,想到有老師散布宮前由希子死訊這種負面消息,更讓我痛恨他們。
    聽楢崎薰說,二班的值日生去教師辦公室拿日誌時,從副班導師的口中得知了由希子的死訊。
    「沒說原因嗎?」
    「沒有,好像他也不知道。」
     一定在隱瞞。我忍不住想。這些老師遇到這種情況,都會先隱瞞真相。
    「西原,為什麼?由希子為什麼會死?」楢崎薰用手帕擦著眼睛,聲音微微發抖,「她不是好好的嗎?不久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
    其他班的同學剛好經過,好奇地看著我們。我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但我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眼神完全沒有威力。
    鈴聲響了,我們走回各自的教室。班上的女生在討論由希子的死訊,我問她們是否瞭解詳情。
    「完全不知道,但校方好像很慌張。」一個理著像男生一樣短髮的女生小聲告訴我。
    「慌張?」
    「我看到學生輔導室的人神色緊張地在教師辦公室進進出出,我猜想可能和宮前的事有關。」
    「是喔……」我搞不懂為什麼學生輔導室的老師要為由希子的死奔走。
    「她不是棒球隊的經理嗎?你是棒球隊隊長,有沒有接到什麼通知?」
    「完全沒有。」
    「是喔。嗯,也有可能。」
    不一會兒,我們的班導師走進教室。班會時間除了點名以外,幾乎沒有任何意義。我們的班導師是名叫石部的國文老師,瘦巴巴的,站起來彎腰駝背,一副窮酸相。說話也口齒不清,好像把話含在嘴裡吐不出來。
    我以為他會提宮前由希子的事,但石部嘀嘀咕咕說了一大堆無關緊要的事。什麼放學後要直接回家,不要在外面亂逛;有人把可樂罐丟在校園角落,裡面還有菸蒂。
    「各股長有什麼事情要通知大家嗎?」石部說完一大串無聊的話後,形式化地問道。擔任保健股長的男生舉了手,一臉不耐煩地告訴大家驗尿的注意事項,有一個學生說了關於尿的笑話,幾個學生跟著笑了起來,但大部分人一臉無趣地無視那個玩笑。
    保健股長的報告結束,石部準備走出教室時,好像臨時想起似的說:「二班的同學發生了車禍,請各位同學也要小心。」
    教室內立刻喧譁起來,但石部已經走出了教室。
    心不在焉地上完第一節課後,我去了二班的教室。我在教室門口向內張望,楢崎薰看到了我,吸著鼻子從教室裡走了出來。
    「聽說是車禍。」我說。
    「是啊,是車禍。」薰用手帕捂著眼睛說道,她的手帕已經濕透了,恐怕無法再吸收一滴眼淚。「山田說,昨天傍晚,她衝到馬路上,被貨車撞到。」
    山田是二班的副班導師。
    「地點在哪裡?」
    「不知道。」
    「由希子又不是小孩子,為什麼會衝到馬路上?」
    「不知道。」
    「什麼都不知道,」我忍不住咂著嘴,「妳沒有問山田嗎?」
    「問了啊,我問了他很多問題,但他除了由希子死了以外,什麼都沒說,只說目前還不太清楚具體情況。怎麼可能嘛?他們只是不想告訴我們而已。」薰頻頻拭淚,氣鼓鼓地說。
    「有沒有人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太可能,畢竟連我也不知道啊。」
    薰說得很有道理,我看著她的臉點了點頭。
    「今天晚上是守靈夜。」薰停頓片刻,讓心情平靜後說道:「你也會去吧?」
    「在由希子家嗎?」
    「在她家附近的寺院,等一下我再告訴你地點。」
    「拜託了,」說完之後,我也嘆了一口氣,「今天球隊的訓練只能暫停一次了。」
    「所有隊員都要去守靈夜嗎?」薰露出球隊經理的表情問。由希子死後,她必須一個人扛起球隊經理的工作。
    「想去的人去就好,守靈夜只是形式而已,但即使在這種時候訓練,恐怕也無法專心。」
    「當然不可能專心。」薰用力擤著鼻涕。
    回到教室時,發現川合一正坐在我的座位上。他是棒球隊的王牌投手。
    「有沒有打聽到什麼消息?」川合兩條細腿放在我桌上,雙手抱在腦後問我,他的臉色很不好看。
    「聽說是被貨車撞到。」
    「是嗎?」川合盯著我的臉看了半刻,然後收起放在桌上的雙腿站了起來。「是不是有守靈夜?」
    「對,今天晚上。」
    「你要去的時候叫我一聲。」川合說完,走出了教室。他的背影比在被迫替換下場,離開投手丘時更落寞。
    之後的課也像往常一樣在無聊中度過,唯一的不同,就是老師的閒聊廢話變少了,但也並沒有太明顯的差異。
    放學前的班會時間,班導師石部稍微說明了宮前由希子的死。她在放學後沒有直接回家,在路上發生了車禍,所以叫我們放學後不要到處亂走。
    石部在黑板上寫了守靈夜的寺院地址,但只有少數人抄下地址。


    車廂內沒什麼人,我找到座位後坐了下來,閉上眼睛,思考著宮前由希子和川合一正的事,突然有人坐在我旁邊。我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斜眼看了一下,發現是水村緋絽子,頓時坐立難安起來。我和她接觸的部分漸漸發燙,腋下滲出了汗。
    「我剛才說了謊。」緋絽子看著前方說。
    「說謊?」我轉頭看著她問:「說什麼謊?」
    「關於車禍,我說什麼都不知道,其實我可能知道你們不知道的事。」
    「我聽說由希子衝到馬路上,撞到貨車,難道不是嗎?」
    「沒錯,就是你說的那樣,」水村緋絽子緩緩轉過頭。我們的視線交會,但我先移開了視線。
    「只不過,」緋絽子說:「她並不是處於普通的狀態。」
    「什麼意思?」
    緋絽子沒有馬上回答,電車即將抵達下一站,我著急起來。因為她要在下一站下車。
    「什麼意思?」我又問了一次。
    「由希子她,」緋絽子在站起來的同時小聲說:「她懷孕了。」
    「啊!」我抬起了頭。
    「是真的。」她低頭看著我說完這句話,走向車門。

    從車站走路到我家差不多十分鐘,在這片規劃得很整齊的住宅區內,有幾十棟類似的房子,我家就是其中的一棟。
    一打開門,看到玄關有一雙嶄新的女式球鞋。我立刻知道是誰的鞋子,慌忙脫下鞋子。
    「不是明天才出院嗎?」一走進客廳,我立刻問。
    妹妹春美坐在沙發上,和父親一起拼拼圖,母親正在廚房做飯。
    「哥哥回來了。因為我精神很好,所以就提前一天出院了。」春美微笑著回答。她細得像樹枝般的手腳、缺乏圓潤感的臉頰和蒼白的膚色稱不上是健康,但臉上的表情的確很有精神。
    「那學校呢?」
    「明天在家休息一天,後天開始上課。爸爸說,他會送我。」春美興奮地說。
    「爸爸,你沒問題嗎?公司怎麼辦?」我問正把玩著拼圖片的父親。
    「一天的話沒關係。」父親背對著我回答。每次提到春美,他就背對著我。
    「莊一,你有沒有撒鹽?」母親從廚房走出來,「你不是去參加守靈夜嗎?」
    「撒了。」我才懶得做這麼麻煩的事,但怕母親繼續囉嗦,所以就隨口回答。而且,我也不希望現在提守靈夜的事。
    「誰死了?」春美果然好奇地問。
    「那個啦,」我決定向她隱瞞實情,「我同學的奶奶死了,九十歲,衰老死亡。」
    「是喔。」春美完全沒有起疑心,嘟著嘴點了點頭。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我沒有換衣服就倒在床上,水村緋絽子說的話好像不斷重播的錄音帶般在我腦海中響起。
    由希子懷孕了──
    懷孕、孩子。
    緋絽子不可能胡說八道,她沒必要說這種謊。
    我覺得胃很沉重,心裡好像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從內側不斷刺激我的神經。
    如果懷孕的事是真的,這件事和這起車禍有關係嗎?況且,緋絽子怎麼會知道?是由希子告訴她的嗎?……

    由希子的死在校園內掀起話題,她為什麼會發生車禍?老師們又為什麼三緘其口?與由希子關係密切的莊一,在聽到她懷孕的消息後,忍不住開始擔心,由希子的死,很可能跟他有關……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