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不丹傳奇‧五大伏藏王之一:貝瑪林巴之生平與伏藏教法
偉大的不丹傳奇‧五大伏藏王之一:貝瑪林巴之生平與伏藏教法
  • 定  價:NT$450元
  • 優惠價: 79356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貝瑪林巴是蓮師親自授記的伏藏王,
    也是幸福國度不丹最重要的佛教傳承。
    從一隻蚊子、早夭的公主到伏藏王的轉世,
    貝瑪林巴體現了佛陀與蓮師的教法,
    是千年來仍活生生、不間斷的珍貴修行傳承。

      貝瑪林巴(1450-1521)是喜馬拉雅山區不丹王國最偉大的上師和伏藏師,本書是貝瑪林巴取藏的精要結集,並且收錄了貝瑪林巴的生平故事以及他各個先前生世的本生傳記。本書對佛教及蓮師的教法做了相當重要的介紹,尤其收錄了不丹偉大上師貝瑪林巴所取出的伏藏選集,並將重點放在其歷史淵源和蓮師與蓮花明公主之間的對話──於此之中,蓮師給予了關於公主來世的一連串授記,而最終是貝瑪林巴的誕生。同時,透過這些問答,使我們得以親自窺探上師與弟子之間,特殊、祕密的心法傳授,並從中大獲啟益。對於任何有興趣學習佛法的人,以及貝瑪林巴傳承的修持者,本書定能有所饒益。
      貝瑪林巴是不丹最重要的上師,也是唯一能完全體現不丹這個國家的上師。他在此土生土長,無論是傳承、家庭、種族完完全全都是不丹的。他在不丹這裡取出伏藏,也在這裡親見蓮花生大士和耶喜.措嘉。他在不丹進行所有的學習和修行,未曾到印度或西藏學習,而是就留在這裡。他所有的利生事業,都在不丹這裡進行。所以,他真的是不丹的精華縮影,更是不丹人的偉大楷模,他的事業活動全都在此境內開展,以致影響巨大。這裡有很多其他的佛教傳統,包括噶舉、薩迦、格魯,但那些全都是來自西藏的影響。~崗頂祖古仁波切

  • 普賢法譯小組

    譯者:趙雨青,台大經濟系學士,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MBA。曾服務於電信設備製造業、電子商務、企管顧問等行業。而立之後方遇佛法,暇餘學習佛法翻譯,作為聞、思、修道途的一部份

    校閱:高鈺函,交通大學光電工程碩士,服務於科技產業,譯作有《鮮活的覺性》等;楊書婷,「普賢法譯小組」發起人,個人網誌「E. T. 翻譯社~在靈感中翻譯佛法,在業力下努力微笑」。

  • 【前言】崗頂祖古仁波切
      本書對佛教及蓮師的教法做了相當重要的介紹,尤其它收錄了偉大不丹上師貝瑪林巴所取出的伏藏選集,並將重點放在其歷史淵源和蓮師與蓮花明公主之間的對話——於此之中,蓮師給予了關於公主來世的一連串授記,而最終則是貝瑪林巴的誕生。對於任何有興趣學習佛法的人,以及貝林傳承的修持者,本書都能有所饒益。
      以今日的女性佛法修行者而言,這些上師和女性弟子之間的對話,將能夠提供啓發和激勵。也許有人會認為,就淨化自心和獲得證悟而言,女性並無同等的機會或能力,但這些節錄的教法將會顯示:修道的進展乃取決於修行者的信心與精進,並不會因為男女的性別不同而造成差異。
      由於《寶海上師》(Lama Jewel Ocean)包含了對修道的重要教示,且這些教法與蓮師有關,並能為往後的修行提供基礎,因此我將它安排為進行翻譯的第一部書。在貝林的傳承中,《寶海上師》成就法與大圓滿成就法、大悲(觀音)成就法一起,都屬於最重要的教法之一。由於上師的加持極為重要,因此我們都會先研讀並修持《寶海上師》。
      為了翻譯《寶海上師》的選錄篇章,我邀請卡盧仁波切(Kalu Rinpoche)的弟子莎拉.哈定(Sarah Harding)來訪不丹一年。翻譯佛法很不容易,特別是金剛乘的內容,更是如此;若是沒有實修金剛乘,就難以翻譯得當。莎拉.哈定之所以受邀翻譯,乃是因為她在三年閉關期間,完成了大量的金剛乘修行。
      為了讓世人共享不丹的貝瑪林巴傳統,不丹國王吉美.森給.旺秋陛下(Jigmi Singye Wangchuck)允準了此項計劃。將此傳承的歷史和教法翻譯成英文,能獲益的對象並非只有西方人,還包括不丹和其他經常使用英語的人;由於貝瑪林巴是如此深入於不丹的文化之中,本書也是保存不丹人民文化傳承的一種方式。
      願這些深奧的佛法教導能為地球的和平安樂帶來貢獻。
  • 持明.貝瑪.林巴伏藏王
    鐵馬年(西元一四五○年)春季正月或虎月初十五的滿月日,在勝利星座之下,貝瑪.林巴出生於不丹苯塘確廓中部地區伽婁的巴日嶂。父親紐騰.敦祝.桑波來自光明的紐氏,母親是卓嫫.貝瑪.卓。在他出生的時候,三個太陽在天空照耀,花如雨降,彩虹的光團四處繚繞。其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虹彩日夜圍繞著母子二人。許多的勇父、空行向他供養淨水,並與他一同唱歌、跳舞、嬉遊,此外還出現其他這類不可思議的神妙徵象。他被命名為巴久,從小就與身為鐵匠的祖父雍登.蔣秋、祖母敦祝.桑嫫尼師一起住在瑪尼寺。多爾陵.圖瑟.秋英有一次說:「鐵匠啊,你的這個男孩將會對教法和眾生有莫大的利益。」即使是在年幼嬉遊時,他就會坐在法座上,假裝給予灌頂和教學,並且吟誦咒語、跳金剛舞、聚集隨眾、打禪入定……等,總之,就是做一些大多數小孩子不會做的事情。在那些時候,他會在堅硬的石頭上留下手足的印跡,彷彿石頭是用泥巴做的一樣;到現在,人們都還能見到這些印跡。他向來不會聽從父母或別人的話,而是修持密續之行,對當下發生的一切作出瞬即的反應。大家都稱他為「完成己意的喜劇之王」。
    從九歲開始,他自然理解各種工藝而無需費力,這些工藝包括打鐵、編織地毯、石刻、裁縫,以及閱讀和寫作。秋滇巴喇嘛邀請他到自己位於日莫阡的處所,因此他有一段時間待在那裡,但是由於祖父的臨終遺言,所以他返回了瑪尼寺。在這段期間,他做了一個夢,夢中他和許多空行母、勇父一起在屍陀林修行密法。在抵達須彌山的頂峰時,他清楚地觀見世界和其中的有情。眾多的妙兆為他現起,例如日月落入他的掌中,於是他將日月塞入自己的外套兜袋。
    特別是,火猴年(西元一四七六年)秋季初月的初十,那時他住在一座寺院裡,於陷入懷鄉的沉思中,一人獨自走入森林中尋找蘑菇。由於他一個也沒找到,於是回返,在寺院前方的一所殿堂邊打盹。就在這時,他聽到一聲:「起來工作了!」於是他四處張望,看到旁邊站著一位衣衫襤褸的和尚。和尚問了他很多話之後,便交給他一筒紙卷,說到:「仔細瞧瞧,並且給我一點食物。﹂ 貝瑪.林巴進入寺院,準備了食物,再走出來要呼喚和尚時,卻發現他已不知去向。他看了看紙卷,上面寫著:「本月的滿月之夜,在你山谷底部一個叫作長鼻崖(納
    靈.札)的地方,有著你命中註定的財寶。帶著五位友人,到那裡取出。」他回到家中,把紙卷拿給父母和德謝尼師端看,並解釋了情況。父親說:「這是假的。」但尼師說:「從前,相同的事情也曾發生在惹納.林巴的身上,我們如何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大致而言,他們並不相信此事。
    到了滿月的夜晚,貝瑪.林巴說服五位友人和他一起前去。他們心不甘、情不願地,假裝要先去棠西壁牽一頭氂牛,還騙貝瑪.林巴說他們會前來和他會合。在伽婁的下部地區,棠河
    迴繞於一個稱作長鼻獅崖(森給.納靈.札)或燃燈湖(美巴措)的地方。當貝瑪.林巴抵達湖畔時,一股暈頭轉向的強烈感覺立即湧現,他脫下衣服,縱身跳入水中。水底有個叫作「吉祥長穴」(帕吉.普靈)的地方,有一座真人大小的導師像。在塑像的左邊,堆疊著很多只犀牛皮匣。一位穿著絳紅袍衣的獨眼婦人,從中拿了一只伏藏匣給他,其中含有《普賢佛母界明意萃》 一文。後來他不知怎地就被推回崖上,便和朋友們一起在午夜時分回返。他還以寶藏加持了父母等人。
    當他回到瑪尼寺後,在適於譯解黃紙卷的時刻降臨時,墨汁卻用完了,此時,立刻出現了一位空行母,獻上一瓶自行盈滿的墨汁,並對書錄等事做了授記。在噹喀比村,當他首次開啟此神聖教法的灌頂教學之門時,有無數的瑞兆顯現,例如花雨降下和虹彩華蓋等。他每晚都能覺受到偉大鄔金與措嘉向他解釋,要如何給予灌頂和教學、進行舞蹈、吹奏儀式活動的音調等精確細節,並隨即在次日精確地履行這些指示。
    一次,在某月的初十五,貝瑪.林巴於一座佛塔的臺階上睡著時,持明惹納.林巴向他現身,並說:「你已經三世身為上師。我現在要前往妙拂洲,你必須留下來利益有情眾生。」之後便如虹彩般消失了。日後,貝瑪.林巴發現,惹納.林巴就是在那一天圓寂的。
    當年的八月十四日,在一大群聚集於燃燈湖畔的民眾面前,貝瑪.林巴手裡拿著一盞酥油燈,宣告說:「如果我是惡魔的化身,那麼就讓我死在這水裡。如果我是鄔金的兒子,願我找到所需的伏藏,也願這油燈不滅。」
    如此說完,他便縱身跳入湖中。人們一陣譁然,出現了各式各樣的反應。當貝瑪.林巴濕漉漉的身形隨後躍出水面時,他的腋下夾著一尊佛像和一只闔上的顱骨盒,其中盛有聖物。尤有甚之,酥油燈還在燃燒。那時,所有抱持懷疑的人都受到勝解信的啟發,而被安立於解脫覺醒的境界。
    不久之後,貝瑪.林巴在伽婁的贊山建造一棟房子,住了下來。在雞年(西元一四七七年)春季初月的滿月時分,貝瑪.林巴和三名弟子在苯塘日莫阡棠崖的桑普.多傑.惹哇──意為「金剛圍牆銅穴」,取出了一只犀牛皮匣,其中含有《大悲觀音闇盡明燈》。勝利月初十,在超過百人之眾的面前,他從下部苯塘兩河交匯處的的森給.札瓦崖(意為「獅形崖」),取出了一只含有黃紙卷和蓮師像的篋盒。那時,落下了石雨,還有其他猛烈的大爆發,接著天空則充滿了彩虹。冬季初月,在庫蕊谷,一位施主供養他一只裝滿酒的大銅瓶,而他一飲而盡,展現了證得「顯有等淨」(現象和存有為清淨及大平等)的神蹟。在日莫阡崖,他取出一只裝有甘露的寶瓶,以及《無上密意》 的黃紙卷。在依姆扎村,他留下手印,象徵他證得了顯分無實。猴月的第十五日,在下部苯塘三河交匯和三區相接之處,他從森給.南宗.札(意為「獅空堡崖」)取出單尊馬頭明王的塑像和七世婆羅門藥丸。
    貝瑪.林巴於塞雄的寺廟上方搭了一個竹篷,在那裡做了三個月的禪修,感覺到整個世界都有如掌中的庵摩羅果(餘甘子) 一般。在貝瑪林,他傳授《界明續》 的深奧教授,長達一個月之久。在泯月的暗月期間,他從身印岩(庫爾傑) 形如九骷顱頭疊起的崖壁中,取出《摩尼道用.無量壽成就精華》。在布雷的偏遠地區,偉大蓮師巧扮為格西的形相前來,授予諸多關於中陰的修行法門和開示。犬年(西元一四七八年)土月,在上庫蕊的嘉噶爾.康埔,他從一塊看來像是大象肺部的礫石中,取出一尊導師的銅像。他還在一個連長矛都射不到的高處岩洞中,神妙地在石頭上留下足跡。犬月初十,他在苯塘山谷下部地區的森給.奇秋,取出了《忿怒蓮師.風火炫燃》 的文匣。在亥年(西元一四七九年),如上師的授記,他恭敬請求確廓的所有施主重整確廓寺的外部建築和內部聖物。作為此重建工作的吉祥緣起,他從大日如來佛像的耳中取出少量金子,而這些金子不可思議地增長到足以涵蓋所有的費用。
    在貝瑪林,因五部空行的懇切請求,他從下苯塘的森給.奇秋,取出了一肘高的上師銅像,還有單尊忿怒蓮師的伏藏匣。在庫蕊谷的鄔金林,他建造了代表證悟身、語、意的三所依,大大增長了他的福德資糧。龍年(西元一四八四年),他在庫蕊山谷,從日莫阡崖(虎紋崖)上如鳥一般地飛翔,伴隨著瑪尼的震動音聲,取出了盛有長壽甘露的水晶瓶,瓶頸處還有相繞的孔雀。猴月初十,依照耶喜.措嘉在夢中的敦促,他從下苯塘的一處崖壁中,取出一肘高的單尊馬頭明王像。
    接著他在賽雄禪修。一個月之內就萌發了前所未有的大證悟覺受,了知輪迴世間和出世間的一切法,特別是能通曉六道眾生的念頭和活動。
    那年夏天,他前往西藏。在洛札的楚伽.奔嚓寺,於大日如來佛像雙腿交盤所形成的交結處,取出一個淡藍色的水晶擦擦,內為蓮師父母的紅白菩提。他還在喀日山頸部平坦處的龜形礫石中,取出一尊蓮師像。
    當他再次回到苯塘後,獲得了空行的授記和多傑.雷巴︵具誓金剛善護法︶ 的指示,從斯隆寺後方的拉札(神崖),取出了《八大成就言教.極密意鏡》的文匣。鐵牛年(西元一四八一年)蛇月的滿月之時,年值三十二歲的他,正睡在貝瑪林的西窗邊,於黎明時分獲得了一個淨觀:他見到有三個女孩牽著一匹白馬,邀請他和她們一起走。她們帶他到妙拂洲的銅色山宮殿。在具有種種美妙莊嚴的超凡雅緻宮殿中央,吉祥鄔金金剛持以摩訶羅剎的形相,端坐於寶座上,左右並列著眾多印度和西藏的持明聖眾,周旁有數目不可思議的勇父、空行母放出供養雲,以強烈的虔心向他們祈禱禮拜。他們極為歡喜,作了種種交談。宮殿外面也有諸多的妙相,他見到所有的美妙國土和環境。尤以為甚的是,在一個用五種珍貴寶石打造的房間裡,措嘉和牟赤贊普作為佛壇主事,令他得以見到《上師極密言教總集》的壇城,並且修習此法七日。他經由四灌所依,獲得了完整的四灌:經由外物所授予的寶瓶灌;經由內甘露所授予的秘密灌;經由秘密方便和般若所授予的智慧灌,經由極密揭示所授予的文字灌;以及金剛上師的浩瀚言教灌。護法們一一向他現形,立下服從指示的嚴格誓言。就是在此時,他獲得鄔金.貝瑪.林巴之秘名。在請求諸多成就法、授記、深奧教法的引導之後,他和三個女孩回到自己的國家,隨後便醒來了。
    蛇月,他按照伏藏守護者的敦促,從塔爾巴林東北方森給.札(獅子崖)南面如倒置煎鍋的地方,取出了成就法,以及一尊用瑪龐雍措湖砂所製成的單尊忿怒蓮師像。虎年(西元一四八二年),在伏藏主薛京.卡爾波的兩次勸請之後,他在身印金剛帳岩洞左方的角落,從一個如倒置煎鍋的崖底,取出了《大紅忿怒蓮師.焰鬘》 與《寶海》的授記指南。在札西.勾芒副殿的中層房間內,他對諸多具福者賜予了極密的灌頂和教學,並進行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的觀想、成就法和事業法的修持等。其後,與會者皆對此加以聞、思、修,直到他們完全掌握這些法門為止。有一次,貝瑪.林巴在袞桑林住了一個月,修行蓮師密法,他清楚見到
    在虹彩寶傘中的五部顱鬘力。在瑪尼寺,他曾向某隻母雞丟擲了一根擣藥杵,並在杵上留下清晰的手印。
    由於他在羊月初十於身印崖找到了授記指南之鑰,再加上空行母的敦促,於是在土兔年秋季的初月初十,他便前往西藏的洛札。在黨綽.雷瓊一地聚集的諸多僧俗二眾面前,他從曼多崖(藥石崖)東北面的獅面石中,取出了《寶海上師意成就法》的文匣,以及存放在孔雀蛋所製容器中一位七世婆羅門的百粒肉丸、兩尊馬頭明王暨金剛亥母像、兩尊蓮師像、一尊金剛亥母像。他加持了在場的所有人,安置他們於完全清淨的道位上。
    為了回應圓滿的格格.嘉華之請,他在札莫創的大崖,公開取出了《鐵髮馬頭明王成就法》的伏藏,伏藏記號則是一個掩住洞口的石頭,位於崖上十三碼的高處。這位施主因而專一地虔心向他頂禮,並且邀請他到拉隆。施主以資財作供養,貝瑪.林巴則以成熟解脫的教授作為饒益。
    又有一次,他在曼多,從崖側獅面的左右耳處,取出了普巴金剛和馬頭明王的教法。在他停留於曼塘的期間,受到蓮師諭令的敦促,於公眾面前從瑪爾多.札(意為「紅石崖」)取出了《猛暴金剛手》的伏藏。彼時生起了狂風冰雹的大風暴,不過,在他提醒亞度.納波要服從誓言之後,一切便都平息了。由於艮巖.喀日的勸請,他從獅面崖的鼻孔處取出了《空行海捷徑》,並從其眼部取出了護法的教法和續部的成就法。在曼塘.匝隆寺的上方石崖,有一個伏藏記號,他從那裡取出了一只拉塞嘎烏盒,但是因為沒有授記,所以遭遇到很大的取藏障礙。虎月初十,在咒語守護者的兩次敦請下,他從塔爾巴林的房間窗架上找到了用絲巾包裹的四函教法,這是他前世生為龍欽巴時所藏起的教法。當他的手觸及這些教法時,其中一部分便立刻完全碎裂,不過《普賢密意總集》教文則完好無損,於是他就帶走了這些。
    在雄地,他授予護持者恰喇嘛長壽灌頂。當他設立壇城時,有一部分拋灑的青稞穀粒落入了儀式的寶瓶中。在進行皈依和發心的儀式期間,這些穀粒轉變成綠色,並且冒出四指高的苗芽。當生起次第完成時,它們開始長出穀穗。迎請和祈請安住完成時,則長出了尚待成熟的穀子。到了獲取命力的階段時,穀粒便都成熟,於是所有作供養的功德主皆可享用這些穀粒。
    在庫蕊區的特岡村,出現了很多神、魔擾亂,都被貝瑪.林巴以無畏勇猛的光輝所鎮服。他在前往勞克.域松的時候,於董藏嶸(意為「熊窩」)取出了一個蓮師足印。依據空行母的授記和伏藏指南的含義,他在亥月初八,從桑耶.青埔三佛塔中央的蓋石中,取出了秘密寶藏,那是一個闔上的拉塞嘎烏盒,包裹在具有緘封印記的白絲巾中,且取藏的障礙非常之大。
    當他前往瑪尼寺打開它的時候,發現了二十五卷的《普賢密意總集》。此外,他在婆羅門貝瑪.卡爾波和蓮花明公主闔上的鮮紅顱骨中,發現了公主的命力青松石,稱作「紅屋雪峰」 ,還有思秋.霈瑪的髮辮、遠看依然明亮的銀鏡、在兩個上釉擦擦中的妙吉祥友舍利、有著金線紋路嚴飾的鄔金﹝上師﹞衣領、措嘉的單件式無針縫衣袍、含在新青松石擦擦內的蓮師父母紅白菩提,以及很多其他的神妙聖物。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