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未生(全二冊)(簡體書)
未生(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 66237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一夕之間,大地被海水吞沒……地震、火山、海嘯!
    世界變成了《山海經》的地圖,《山海經》中的怪獸層出不窮。
    迷糊低能小白領VS絕美超能男神沿《山海經》線索,建基地,馴神獸,重建家園!
    晉江幻想金榜NO.1,末世危機震撼來襲!

    他是最受歡迎的神秘俊美的人氣酒吧歌手,她是剛畢業為生存奮鬥的小白領。
    第一次遇見他,被他一頓大罵:“你不過是個小白領,剛畢業就學人家泡吧亂花錢?就不能賺錢去買房嗎?”她不認識他好吧?難道是幻聽?
    他神秘、俊美、冷漠,末世之前來到她身邊,明明是陌生人,卻對她熟稔無比。
    隨後,一夕之間,地震、火山、海嘯,大地被海水吞沒……世界變成了《山海經》的地圖,《山海經》中的怪獸也層出不窮。
    人類從食物鏈頂端過於超然的位置回歸到了食物鏈中,同類之間的相殘遠勝於同異獸的殘忍搏鬥。
    她和比她小幾歲的神秘俊美丈夫被迫殘酷生存,馴神獸、建基地,沿著《山海經》的故事線索,在危機與兇險之中搏鬥掙紮。
    她原本只是個迷糊的小白領,卻在這個高智商男神的引領下逐漸感知到了自己的強大。外人譏笑他們不匹配的姐弟戀,卻不知他們的神秘過往,從前的種種虐情糾纏全化為了今生的甜寵,“我發誓一輩子都不放開你……”

  • 葡萄,知名晉江明星寫手,曾著《青蓮記事》一書而名震整個網路小說界,是個天生愛做夢的幻想家,曾經有過很多夢想,到過很多地方,如今龜縮在京師一隅,以寫文章自娛娛人。

    出版作品有《青蓮記事》《潔努加得玫瑰》《七寶項鍊》,另還寫有知名小說《後奪舍時代》《覆巢之後》。

  • ★昔年《青蓮紀事》名震網路小說界,而今葡萄大神再攜經典之作神秘回歸!小女白領陸甄儀偶然泡吧,卻與一酒吧美男神相遇。男神認識她的第一天,居然邀她去買房,買了一套又一套,有這樣約會的嗎?夢境與現實之間,末世降臨,一夕驚變,她忽覺眼前迷霧重重……
    ★他對她唱過這樣深情的歌:我聽到頭頂夜空的飛機,轟鳴劃過靜謐的星,不再有美好的森林,容納少年初悸的心。我們終究都會淪亡,磨掉棱角也磨掉哀傷,所有的英雄和夢想,只能造就電影和童話……
    ★世界變成了《山海經》的世界,人類從食物鏈頂端跌落成食物鏈的一環。 環境的驟變使人類的價值觀、人性、親情、友情和愛情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本書沒有一般末世文的極端和偏激,觀念大氣而睿智。
  • 第一章  初遇
    第二章  前夕
    第三章  怪獸
    第四章  應對
    第五章  旋龜和箴魚
    第六章  異能
    第七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第八章  出任務
    第九章  西營
    第十章  為朋友出頭
    第十一章  出走
    第十二章  營救
    第十三章  你的歌和你的夢
    第十四章  防空洞
    第十五章  戰!勝!
    第十六章  東始之山
    第十七章  世外桃源
    第十八章  進入鹿鳴市
    第十九章  慘鬥
    第二十章  戰後
    第二十一章  水泥塔王子
    第二十二章  死別
    第二十三章 馬腹
    第二十四章  事故
    第二十五章  叛徒
    第二十六章  亂世少女心
    第二十七章  重回新生基地
    第二十八章  故人
    第二十九章  暗殺
    第三十章    對決
    尾 聲
    番外一 異能
    番外二 切水果的男人
    番外三 光陰似箭
    番外四 人類發展研討會

     

  •     陸甄儀走到陽臺,看著窗外的夜色,點了支煙,回憶自己第一次遇到秦椹。那是2006年初夏,年僅二十三歲,碩士畢業才一年,供職於某外企市場部做策劃的陸甄儀還是比較春風得意的。
        作為一路輕鬆順利的學霸姑娘,她輕鬆上了經濟類最高學府,又輕鬆考研,之後輕鬆找到滿意的工作。七八千的收入,在當時還算豐厚,而且那時租房子也不像後來那麼貴得離譜。所以,陸甄儀下班後,經常和兩三個臭味相投的閨蜜,去逛逛專櫃,用半個月薪水買個包,尋覓一些偽小資的館子、酒吧,在"月光"的前提下迅速實現從學生妹向小資白領的轉化。
        現在想想,真是無知無畏,淺薄得可笑又可愛的青春啊。
        那天晚上,一個閨蜜非要帶她來學院路附近的一個酒吧,說這兒有個年輕的駐唱,帥得沒天理,聲音那叫一個動聽。而且對想和他搭訕的任何男女都不假辭色,卻擁簇者雲集,酒吧總是因他而人員爆滿。
        "你肯定喜歡,那就是個冷漠美少年型的,絕對是你的菜……"這位姐兒們信誓旦旦地道。結果,進去之後發現,裡面分明只有小貓三兩隻。陸甄儀指著臺上滿臉青春痘、偽裝成潮人實則脫不了民工腔、身子扭來扭去的駐唱爵士男歌手,問:"這就是你說的那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冷漠美少年?"
        閨蜜臉黑了。
        周圍沒有更好的去處,倆姑娘只好坐下來喝一杯。閨蜜跟調酒師打聽之前的美少年歌手,果然,他不幹了。
        幹喝酒也無趣,所以喝了一杯後,陸甄儀就決定回去了。她打了個呵欠,說:"今天累了,乾脆回去吧,有時間寫寫報告也行啊。"
        閨蜜和她三天兩頭見面,今天也沒啥新聞可聊,僅有的"自己公司前臺勾搭了公司一個男員工,被人家正室打到公司來"也在一杯酒的時間內交換過意見了,於是也伸個懶腰,沒勁地說:"好吧……"
        兩人起身去洗手間,決定釋放下剛才喝進去的多餘液體再走。三年了,陸甄儀至今還記得那酒吧的洗手間,雕花的仿古門,連木栓都有,裡頭插著藤條香,另外一邊門裡是員工區,供員工休息,也供歌手換個衣服、化個妝。
        一個十分俊美的男孩正在跟老闆模樣的男人說話,"不唱了,最近要看世界盃。鄭老闆今天就給我結了工資吧。"男孩臉上冷漠無表情,完全看不出來是多麼狂熱的足球愛好者。
        陸甄儀的第一反應是,這恐怕就是閨蜜所說的冷漠美少年歌手。
        第二反應是,居然為了看世界盃不唱歌了,看起來也不像球迷啊,男人對足球的狂熱果然是難以理解的。老闆也怔住了,他顯然沒想到台柱不唱了是因為那麼任性的一個理由,就苦口婆心地勸他,"你要看的場次時間有衝突,我給你排開唄……"
        可那男孩就是不肯。等陸甄儀和閨蜜從洗手間出來,正好看到老闆算了錢交給那男孩,一臉無奈。
        閨蜜興奮了,拉著陸甄儀衣袖,"就是他,就是他!"甚至還打算拉著陸甄儀上前。陸甄儀很尷尬。如果他唱歌確實很棒,她當然可以在台下欣賞叫好,可是他不唱歌的時候,自己走上去幹嗎?又不是追星族……是請他簽名呢,還是出言調戲?結果,她還是被閨蜜拉到跟前,那男孩卻不看閨蜜,直直地看著她。
        他眼睛很黑,不大,細長上挑,有種格外動人的味道;膚色很白,嘴唇形狀優美;身材不算很高,目測在一米七八左右;年齡在二十歲上下,也不排除更小點的可能。
        白皙的皮膚映襯下,他的頭髮和眼睛一樣漆黑如墨,目光銳利如刀,這目光和他的年齡很不符。陸甄儀本就尷尬,被他這樣一看,更加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結果那男孩先開口了。他看著她,冷笑了一聲,"你有多少錢?不過是個小白領,剛畢業,比普通工資稍微高點,就學人家泡吧亂花錢?你有點錢不能攢著付個首付買套房?明後年房價漲了,你要怎麼辦?"陸甄儀蒙了,閨蜜蒙了,老闆也蒙了。
        誰也不知道這位小爺哪根筋搭錯了,對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年輕女顧客說這樣的話。
        陸甄儀大一時,多年吵架、關係不和的父母就離婚了,後來還各自組建了新家庭。面對成績好、各方面都優秀的女兒,他們一來放心,二來也不好意思多管。而陸甄儀的朋友們也覺得她是個非常理智成熟的姑娘,做事情靠譜。所以,她已經很多年沒聽到這樣直接的責備了,況且這責備還來自一個明顯比自己小幾歲、非親非故的男孩。
        要不是看到閨蜜和老闆驚訝的表情,她幾乎覺得自己幻聽了。她甚至還四處看一眼,看看他是不是對著別人說話。但是沒有,他的目光一直緊緊盯著她。
        那天回去,陸甄儀做了一個夢。夢裡她還是和閨蜜在那酒吧喝酒,這個奇怪的男孩在臺上唱歌,雖然他低頭,沉默,卻並沒有現實裡那麼冷。他唱得不錯,目光偶爾逡巡,她會朝他笑一笑。
        然後是酒吧門口。下著大雨,她打上了車,那男孩還在雨裡淋著,大股雨水順著他的臉流淌,雨太大了,好像能把他淹沒。
        她猶豫了一下,轉身把傘塞在他手裡。他接過傘,抬頭看著她,猶豫著說道:"你下周還來嗎?我怎麼還你傘?"然後,他們交換了電話。

        夢醒來之後,陸甄儀覺得喘不過氣來,說不上是悲傷,還是悵然若失。不知道是因為這古怪的男孩說的話,還是她厭倦了這種急於脫離學生時代的應激行為,陸甄儀確實覺得自己沒必要再去買名牌、泡吧、天天找不同的館子、月月光了。
        而且,她覺得男孩說得有道理,2008年就開奧運會了,實際上2006年時房子已經開始漲價了,明後年繼續漲價顯然是很可能的。於是她開始攢錢,看房子。
        第二次見到秦椹已經是兩個月後了,世界盃都結束了。
        陸甄儀根本沒想過秦椹會主動來找自己,他連自己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找到她公司樓下?
        他得花多少心思?對於生活在人人都覺得自己才重要的時代的寂寞年輕男女而言,只要對方不是特別討厭的人,光是這份用心,都足以令人怦然心動。何況秦椹還年輕英俊。何況他還開了一輛牧馬人。
        秦椹倚靠在一輛嶄新的紅色牧馬人旁邊。
        那年,車還沒有多到後來那麼恐怖,牧馬人也能算得上一輛好車,而紅色牧馬人更是奪人眼球。
        他穿著白色T恤,牛仔褲,沒有多餘的裝飾。可是青春是最美的點綴,他白皙的膚色如玉,他漆黑的頭髮若絲,那些天然的光澤,配著他與年齡完全不符的沉靜和淡漠,實在很吸引人。
        陸甄儀和別的妹子一樣,幾乎一下樓就看到了他,她也認出來了:這不是那個酒吧的奇怪小哥嗎?當然,她當時完全沒有自戀到覺得人家是在等她。
        她只是覺得奇怪。一般在酒吧駐唱的歌手,出身都不會太好,家裡條件普通,自己經濟也不寬裕,但是心裡懷著成名的夢想。這是一般人對酒吧歌手的普遍印象。
        秦椹最多二十歲,不但會開車,居然還開輛牧馬人。這是富二代的節奏啊。
        難道他其實是個富二代,只是為了夢想才在酒吧唱歌?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他為了看個世界盃就不幹了……可是,陸甄儀覺得他並不太像富二代。
        陸甄儀走到離他二十米時放慢了腳步,猶豫著要不要打個招呼。但這時秦椹已經轉過身來,對她說:"陸甄儀,下班了?"於是,大廈前停車場來往的人群中,暗中打量香車帥哥的不少妹子都把目光投向了陸甄儀,其中不乏羡慕嫉妒恨。之前打量車的也有不少男同志,此刻也瞟陸甄儀幾眼,尤其是胸脯腰肢,暗中不知有多少大腦裡掠過"看來不是包養小白臉的橋段,應該是富二代泡白領妹子……"的判斷。
        陸甄儀整個人都震驚了,"你怎麼……"
        秦椹臉上掠過不耐煩,上前直接拉住陸甄儀的手腕,說:"別多問了,來,找你幫忙。"
        陸甄儀愣愣地被他推上車,在副駕駛坐下。秦椹也從另一邊坐到駕駛座上。
        "什麼事?你怎麼知道我叫什麼?……"
        聽了陸甄儀的問話,秦椹很是嫌煩地皺眉,"別問東問西,一會兒到了你就知道了。"語氣熟稔,似乎他們是關係非常親近的朋友或家人。
        過了一會兒,秦椹似乎又不習慣陸甄儀的沉默了,主動開口說:"最近賺了點錢,這個車是新買的,你看怎麼樣?"語氣裡有絲不易發覺的得意。
        炫富?陸甄儀卻沒這感覺,反倒覺得旁邊的男孩似乎是在求表揚,所以她輕笑了一聲,"當然不錯。"
        聽到她輕笑,秦椹雖然在開車,也忍不住轉頭仔細看了一下她的臉,似乎在她臉上尋找什麼。
        他們的車經過北四環,開到北四環外,大荒路附近。當時,那裡還沒有地鐵,也沒那麼繁華,但是已經有了一些新樓盤。
        車子最後停在一個售樓處門口。秦椹扭頭對她說:"幫我參考下,我買房子。"
        一個自己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只說過一句話,就莫名其妙地等在自己公司樓下,開車拉自己來看房子……
        這種情況,如果跟閨蜜講,閨蜜會說什麼?
        "他想追你唄!"
        "不對,追的話應該去吃飯!去看房子,說明他急於表現出他的經濟實力來給你看,這不長眼的想包你?"如果對方是個三十歲以上,已婚或者離異,有點錢或權在手裡的男人,這個可能性確實很大。
        事實上,像陸甄儀這樣的姑娘,在環境相對比較像樣的地方做著比較高端的工作,也不代表她們沒經歷過性騷擾。陸甄儀也被那樣的男人搭訕過、暗示過,她大都精確有效地把可能性扼殺在搖籃裡,而面對陸甄儀瞬間發散出偽職場女強人buff(魔力)的男性們,大都知難而退了。
        當然,她自問自己還沒有傾國傾城到什麼地步,讓男人非她不可。可是二十歲左右的美少年歌手,怎麼也不可能是打著這樣的主意吧?陸甄儀分析了一下,可能這孩子是覺得自己聞名而去,已經是他的鐵杆粉絲,而自己不知道哪裡給對方留下了還不錯的印象,讓他覺得可以屈尊降貴,接納自己這個粉絲並且給自己一個發揮光與熱的機會。
        要不然呢?不是為了色,對方總不可能是為了財?難道是什麼對頭公司的商業計謀?那又何必找自己這個剛工作一年的小菜鳥?她又接觸不到什麼公司機密。
        陸甄儀在各種分析謀算中,冷靜沉著地跟著秦椹走了進去。
        看到秦椹的車,售樓小姐還是笑靨如花、殷勤有加的,但是她把大部分精力都用來公關陸甄儀了。畢竟秦椹看著太年輕了,陸甄儀還有點可能性,也許人家心裡已經自動腦補這是弟弟或表弟陪姐姐來看房子了。"你想在這兒買房子?"陸甄儀皺眉問。
        "嗯。"
        "為什麼選這兒啊?這麼偏。"
        "這兒不是奧運村附近嗎?以後價格會漲的。看看亞運村漲了多少。"陸甄儀覺得他說得有道理。實際上,她最近瞭解房市時,也有類似的判斷。有這樣判斷的人,應該也不會少。
        但是畢竟太偏了啊,配套也不行。"說得也沒錯。"陸甄儀說,"要不是我在國貿那上班離得太遠,也想買這兒了,價格還便宜。"
        "你買崇某門附近吧,現在多少錢?八九千?"秦椹認真建議。
        "前天看了一個崇某門的小戶型,已經一萬了,太貴了。"陸甄儀當時說。三年後的現在,再回頭來看當初這麼說的自己,真是欠扁啊,雖然放在當時確實很多人都會同意她。 "一萬也不貴,買吧,快點買,越快越好。如果錢不夠,我先借你。"秦椹說。
        秦椹讓陸甄儀幫忙挑了一處樓層戶型都不錯的八十多平方米的兩居,然後二話不說,去簽合約了,跟買大白菜似的。他卻是選擇的最低的百分之二十首付,最長的三十年貸款。
        簽名的時候,陸甄儀看了一下,哦了一聲,說:"你真的叫秦椹……"她聲音裡有點驚疑不定,因為她知道他叫秦椹是在夢裡。
        秦椹轉頭看她,目光那叫一個複雜,驚異,恍然,恍惚……說不出來的種種意思。
        陸甄儀想想,夢裡得知他名字神馬的,也太玄幻了,閨蜜肯定提過,她沒記住,但潛意識記住了。

        接下來的一個月,秦椹每兩三天就要帶陸甄儀去看房子。
        陸甄儀覺得莫名至極。說他追她吧,哪有約會就是看房子的?說他只是單純找她參詳房子,可他們分明連朋友都不算,她又不是房地產專家。買了三處房子之後,秦椹要貸款有點費勁了。畢竟他才十九歲,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月入兩萬的收入證明,會遭銀行懷疑的可能性簡直大得明目張膽。
        他每套房子都是只付最低的百分之二十或三十的首付,貸款年限都是三十或二十五年。
        陸甄儀覺得他明顯就是看漲房子,在囤房。秦椹跟她商量用她的名義貸款買幾套房。陸甄儀心裡咯噔一下,總覺得這就是騙局。可是想來想去,她想不出自己哪裡可能吃虧。
        要是別人吧,覺得這事情不靠譜,就算想不出來被騙的可能性,也會拒絕。可是陸甄儀這姑娘很信任自己的判斷,她要是判斷不出可疑,就會去嘗試。這樣的人,容易上當,但也容易抓住別人抓不住的機會。陸甄儀思維縝密冷靜,所以她很少上當。秦椹說:"房子寫你的名字,貸款你辦,房產證什麼的都放你那。"
        陸甄儀覺得不可思議,"你就不怕我把房子一賣,卷款跑了?"
        秦椹搖搖頭,似乎這個可能性他都懶得考慮。陸甄儀覺得自己快瘋了,秦椹和他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出人意料,太違背她的常識。她再怎麼去分析,也沒法幫他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說他喜歡她吧,他看她眼神很淡漠,也沒怎麼熱烈,更沒有追求者的志在必得或患得患失,偶爾才露出一種複雜和悵然。說他不喜歡她吧,他透露出對她的熟稔和完全信任,有時候會用一種難以形容的眼神看她。
        她覺得自己陷在一場荒唐的夢裡。
        可是,和開著紅色牧馬人的小帥哥去到處買房子還真是--讓人拒絕不了的美差。
        每次看完房子,他都會問她:"去哪吃飯?"不管陸甄儀提議吃西餐還是中餐,去貴的館子還是普通速食,他都二話不說,跟上去,認認真真吃,然後付帳。
        更奇怪的是,每次點完,他都要對服務生說:"都要兩份,一份現在吃,一份打包帶走。"
        陸甄儀很詫異地問他為什麼。他說:"我明天中午好吃,省得去想吃什麼。"奇怪之餘,他們之間的相處,也有點太平平了。不是平淡,也不同于單純朋友之間的那種……這種感覺,如果真要深究,有點像波瀾不起的老夫老妻。和一個十九歲的美少年老夫老妻……還是在寂寞的二十四歲。
        陸甄儀覺得自己真是太不對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