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杉杉來吃(典藏版)
杉杉來吃(典藏版)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看本書,請配飯!秀色可餐灰姑娘薛杉杉 × 無比挑食大BOSS封騰!
    ★專業男神製造家顧漫,最搞笑力作、最下飯女主角駕到!
    ★改編電視劇《杉杉來了》熱播,由趙麗穎、張翰主演!年度電視劇排行全中國第15名!
    ★顧漫網遊大作《微微一笑很傾城》姊妹篇!
    ★《杉杉來吃》典藏版何何舞插畫版新裝登場!
    ★收錄《微微一笑很傾城》男女主角肖奈和貝微微特別友情客串篇 !

    【人物介紹】
    ◆薛杉杉◆
    頂級熊貓血持有人,風騰集團的小會計,封總裁御用挑菜工──撐死算工傷嗎?

    ◆封騰◆
    風騰集團的大Boss,極度挑食,所以養了個薛杉杉幫忙挑菜……還挺滿意的。


    【內容簡介】
    「薛杉杉小姐,請您務必救救我太太!」
    杉杉茫然地被人晃來晃去。「呃,那個……」
    「鬆手。」
    杉杉不由自主向發聲處看去,然後眼睛直了。
    男人身著非常正式的黑色西裝,臉上帶著一絲疲倦和習慣性的高高在上的疏離;他撣了撣衣角站起來,用傲慢的步伐走近她。
    「薛杉杉?AB型RH陰性血?」
    杉杉呆呆點頭。
    「舍妹和妳同是稀有血型,血庫告急,為預防萬一請妳待在這裡以備不時之需。」
    杉杉頓時對產房裡面的孕婦生出同病相憐的感覺,不過……「沒問題沒問題!但我可不可以問個問題?呃……你們是誰啊?」
    還有,他們是怎麼知道她的聯絡方式的呢?
    男人以一種奇怪的目光看了她幾秒,然後慢慢開口:「鄙人封騰。」
    杉杉想了半天,很不好意思地說:「那個,我認識你嗎?」
    孕婦的丈夫擦了擦汗。「薛小姐,妳是風騰公司的員工吧?難道培訓的時候沒有學過公司創業史,也從來不上公司網站?」
    杉杉的嘴巴張成O型。她、她想起來了……

    風騰……封騰……
    居然是大、大、大Boss。(囧)

     

  • 顧漫(楊艷)

    她說
    這世上必有一個人,會和她不離不棄寵辱與共,如果現在還沒有,那是她沒有找到,不夠幸運,而不是他不存在……
    她說
    她喜歡晒太陽,喜歡到處亂爬,喜歡悠閒度日,喜歡一切讓人溫暖感動的東西……
    她說
    她的願望很偉大,要天下太平,然後,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她和父母還有朋友們也很太平……
    她說
    她的目標很渺小,片瓦遮頭,每頓有肉,然後抱怨房價好高,幸好自備龜殼,環保便攜又牢固……

    何何舞(賀精英)
    又稱ENO,插畫家,擅長水彩手繪風格。
    小說插畫作品《何以笙簫默》、《驕陽似我》、《微微一笑很傾城(典藏版)》、《杉杉來吃(典藏版)》。

  • 事情發生在薛杉杉連續加班五天後。
    明明是國慶日,可是因為月底要結帳,財務部所有人都必須加班。新進小菜鳥薛杉杉被一堆報表折騰得手忙腳亂頭昏眼花,終於三號晚上科長宣布月結完畢,杉杉回到租的房子就撲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朦朧間似乎聽到手機響了,杉杉閉著眼睛在床上摸了半天摸到手機,憑感覺按下接聽鍵,口齒含糊地說:「喂。」
    「您好,請問是薛杉杉小姐嗎?」
    「嗯,是。」
    「這裡是╳╳醫院,請您立刻到╳╳醫院婦產科來一趟。」
    「哦……好。」
    對方還在嘰哩咕嚕說什麼,杉杉完全沒往腦子裡去,嗯啊哦地答應著。終於對方掛了電話,世界安靜了,杉杉縮回被子裡繼續睡覺。
    過了幾分鐘,薛杉杉猛地從床上坐起。
    剛剛她聽到了什麼?醫院?
    —!
    不會是家裡老頭又出事了吧。
    杉杉套上鞋就飛奔出門,在跳上計程車催促司機加速開往╳╳醫院的時候,忽然想起—不對啊,她已經來到S市工作了,已經不在老家了,老頭怎麼也不會在S市的醫院啊,而且剛剛似乎聽到那邊人說是……婦產科?
    接下來的事情,對杉杉這種升斗小民來說簡直傳奇得像小說。
    先是在醫院門口一下車,杉杉還沒心疼完那五十塊錢人民幣的計程車車費呢,就上來兩個墨鏡高壯男,看樣子早在醫院門口候著了,而且連她的樣子都曉得。
    「薛杉杉小姐,請跟我們來。」
    然後杉杉就在遇見黑社會的驚恐中被兩人帶到婦產科手術室前,再然後一個滿頭大汗的男人衝了上來,緊緊握住她的手。
    「薛杉杉小姐,請您務必救救我太太。」
    杉杉茫然地被他晃來晃去。「呃,那個……」
    誰來告訴她究竟是怎麼回事啊……還有,這位大哥,我的手快被你捏碎了……
    「言清,鬆手。」
    清淡的卻十分有力的命令,那個叫言清的男人立刻鬆了手。
    杉杉不由自主向發聲處看去,然後眼睛直了。只是一個男人坐著的側面而已,卻好像發光似的牢牢吸引住她的眼睛。男人似乎剛從宴會中出來,身著非常正式的黑色西裝,臉上帶著一絲疲倦和習慣性的高高在上的疏離。他撣了撣衣角站起來,以一種傲慢的步伐走近薛杉杉。
    「薛杉杉?」
    杉杉呆呆點頭。
    「AB型RH陰性血?」
    杉杉繼續點頭。
    男人雖然仍然是一副傲慢的表情,眼神中卻閃過了一絲放鬆。
    「家妹和妳同是稀有血型,她剛被推進手術室待產,血庫卻臨時告急,為預防萬一請妳待在這裡,以備不時之需。」
    原來是這個啊,杉杉恍然大悟。大學體檢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的血型非常稀有,因此每次過馬路都特別小心,生怕出個什麼意外大出血死翹翹。
    「沒問題沒問題。」杉杉頓時對產房裡面的孕婦生出同病相憐的感覺,毫不猶豫地答應,不過……
    杉杉訕訕地說:「那個……我可不可以問個問題?」
    「妳問。」明明是求助者,可是男人偏偏就能擺出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來,而周圍的人似乎也覺得他的態度理所當然,以致薛杉杉也快產生這種錯覺了。
    「呃……你們是誰啊?」還有,他們是怎麼知道她的聯繫方式的呢?
    男人以一種奇怪的目光看了薛杉杉幾秒,然後慢慢開口。「鄙人封騰。」
    杉杉想了半天,很不好意思地說:「那個,我認識你麼?」
    言清擦了擦汗。「薛小姐,妳是風騰公司的員工吧。難道妳培訓的時候沒有學過公司創業史,也從來不上公司網站?」
    杉杉的嘴巴一會張成O型,一會張成啊型。她、她想起來了……
    風騰……封騰……
    居然是大、大、大Boss。
    杉杉無比乖順地蹲在產房前當臨時血庫,期間又被大Boss支使著去做了個血液檢查,以證明身體健康,血液合格。
    生產中產婦果然一度危急,杉杉乖乖地被抽了三○○CC血,產婦轉危為安,杉杉在言清的千恩萬謝下走出了醫院,走了一會,停下,看著月亮仰天長歎。
    「資本家果然是吸血的,沒人性啊沒人性。」
    猶自搖頭晃腦的杉杉沒注意到,一輛黑色加長轎車在她身後停了一下,聽到她的感歎後,後座的男子嘴角動了一下,然後關上了剛打開的車窗。
    「開車。」
    「老闆,你剛剛不是說要送薛小姐回去的嗎?」
    「不用了。」男人不帶表情地說,「資本家都是沒人性的。」

    杉杉從小身體健康,被抽了三○○CC血一點事都沒有,活蹦亂跳了幾天,假期過了,又要去上班了。
    八號早上一去,杉杉就被暴躁的科長叫進辦公室一頓痛罵,因為她簽名的報表資料出了錯。風騰是大型集團公司,旗下有好幾家產業不同的子公司,每個公司視大小不同,配備會計數名。杉杉新人一枚,其實壓根做不了什麼,只是看著帶她的同事做表,她在一旁學習,然後在同事做好的報表上簽個名而已。這種情況科長心裡也有數,不過他本來就不滿這個新人,所以借題發揮。
    說起來杉杉也沒做什麼錯事,唯一的錯誤就是她明明不夠格,卻進了這家以用人嚴苛,非名牌大學畢業生不要而聞名的著名大公司,還把科長選好的一個條件很好的新人刷下去了。財務科長是個耿直過頭的老頭,疑心杉杉走了後門,自然對杉杉處處不滿意。
    能進風騰,杉杉有時候自己也覺得心虛。雖然她也是大學畢業生,可是比起其他同事出色的履歷來還是差了一大截。當初只是完全不抱希望的跟著同學在網上填了一份資料而已,誰知道就會被錄用了呢。
    老頭以「三流大學三流水平,不知道人事處為什麼要錄用妳,妳最好想想怎麼過試用期」一句結束,杉杉鬱悶地走出他的辦公室。
    試用期啊試用期,不知道大Boss能不能看在那天免費獻血且態度積極的分上讓她過了試用期,這樣起碼以後還能當臨時血庫用啊。
    一份薪水兩個用處,那是多麼的划算……
    咦,杉杉忽然冒出一個念頭,不會就是因為血型稀少她才被錄用的吧?記得當初應聘表上註明血型必填她還奇怪了很久呢。
    杉杉被老頭大罵的事情並沒有引來同事們的關注,他們大都在忙自己的事情,這讓杉杉在鬱悶之上又加了一層鬱悶。
    和杉杉同期的兩個新人很快在辦公室內找到了自己學校的學長或學姊,順利地融入了大環境,杉杉卻總有不得其門而入的感覺,這讓從小到大人緣無敵好的杉杉有些沮喪,不免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差勁了。
    其實這倒不是她的問題,一則是風騰的企業文化強調冷靜高效率,反感辦公室內多餘的交流;二則是同事們都覺得以薛杉杉的資歷能進來肯定別有背景,在她的靠山是誰沒有弄明白前,大家都在距離外觀望,既不過分冷落她也不過分親近她—這是人際關係複雜的大公司內的生存法則之一。
    不過這個新人平時一副老實相,這件事上倒口風很緊,辦公室有人旁敲側擊了好幾回都沒問出蛛絲馬跡。
    然而今天中午,猜測已久的薛杉杉的靠山終於水落石出。
    總裁辦公室的首席祕書Linda小姐拿著一個和她高級白領麗人身分很不相稱的飯盒站在財務科門口。「請問哪位是薛杉杉小姐?」
    杉杉疑惑地看了看同事,然後站起來。「我是。」
    從同事們的竊竊私語和異樣的表情中,薛杉杉推測這位小姐絕對不簡單,心裡不由哀號。
    不會吧,就錯了個資料,居然連高層都驚動了?人家居然連飯都不吃端著飯盒就來抓人,難道她今天就要捲鋪蓋走路?
    薛杉杉很僵硬地站著,看著Linda朝她走過來,停在她面前。
    然後Linda微笑著開口:「薛小姐妳好,我是Linda,這是封總讓我送來的午餐。」
    封總?午餐?
    同事們的嘴巴不由自主地張大了……不是吧……薛杉杉的靠山……居然,居然是總裁?
    當然,如果他們朝薛杉杉看下的話,會發現她的嘴張得比他們還大。
    Linda揮揮衣袖,留下個飯盒走了,同事們也帶著若有所思的神情去用餐,辦公室裡只剩下薛杉杉,在資本家給予的溫情中感激涕零地打開了飯盒。
    雖然沒有杉杉想像中的魚翅海參,不過午餐還是非常豐盛的。小米飯、炒豬肝、炒牛肉、清煮菠菜、涼拌海帶、木耳炒蛋。
    外加生胡蘿蔔數片,赤豆紅棗甜湯一碗。
    兩葷三素,香味撲鼻,可是這些……都是補血的吧?
    剛剛還沉浸在資本家溫情一面中的杉杉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不會是大Boss家妹妹又出了什麼問題,大Boss想把她養肥了繼續抽血吧= =……

    第二天依舊準時送到的養血套餐更加肯定了杉杉的想法,不過這次不再是Linda小姐送來,是總裁辦公室的另一個漂亮美眉,自稱是Linda小姐的助理阿May。
    第三天送餐的美眉叫阿vi。
    每天送餐的漂亮美眉都不同(甚至有兩次還是非常有氣質的特助帥哥一枚,讓杉杉的小心臟噗噗直跳),唯一相同的是飯盒裡的豬肝。
    杉杉真想大吼一聲—俺可以隨時奉獻俺養了二十多年的鮮血,拜託別讓俺再吃豬肝了啊……讓俺點菜吧……
    當然,這句話只能在心裡想像一下,再給薛杉杉十個膽子她也不敢真喊出來。
    連續吃了兩個星期的總裁室特別午餐,遲鈍如薛杉杉也開始感到不安。
    到底要抽她多少血啊給她吃這麼多……
    杉杉不是沒想過要推辭,只是她每回都覺得明天應該不會再送來了,就省了口水,誰知道上面居然很有毅力地連送了兩個星期。
    第三週的星期一,杉杉拉著祕書小姐,言詞懇切地感謝公司感謝總裁感謝送餐的祕書小姐,表示自己就算不吃飯也願意為公司赴湯蹈火,灑至少四○○CC的熱血,所以明天千萬不用送餐給她了(這幾句話杉杉打了兩天草稿,整個週末都耗上面了,自認為簡約而有重點)。
    祕書小姐卻得體地笑著說:「我是按照總裁的吩咐辦事,薛小姐如果有什麼別的想法,最好親自和總裁說。」
    杉杉傻眼,她一個小財務,怎麼去跟總裁說啊。而且風騰這麼大,她壓根連大Boss的辦公室在哪裡都不知道好不好。好吧,就算可以跟著祕書小姐上去找到他,可是……可是……她實在沒勇氣啊……
    於是,薛杉杉只好繼續厚著臉皮在辦公室眾人豔羨加揣測的目光中每天吃豬肝……然後很悲慘地上火了,從來不冒痘痘的臉上也光榮的冒出了一顆痘痘,盤踞在她額頭上耀武揚威……
    當然也有好事,這段時間,杉杉在辦公室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溫暖。同事們不愧是精英,要對一個人好起來可謂絲毫不露形跡,絕對的潤物細無聲。杉杉以前工作上遇見困難捧著資料四處詢問,也不見得能得到完整的解答,大家都忙嘛,誰有空帶新人。現在卻不同了,同事會主動地問一下工作上有沒有什麼問題啊之類的,有時候還順手幫杉杉帶杯熱茶,偶爾聊天的時候也一定記得要把杉杉拉進話題中……
    杉杉還沒笨到不知道同事們態度為什麼改變,她老實孩子一個,生怕被誤認為皇親國戚,急忙解釋之所以總裁送她午餐是因為她曾經幫過他一個小忙。具體什麼忙她沒說,因為覺得涉及到人家的隱私。同事們臉上恍然大悟,心裡半分不信,妳一個小職員能幫到大Boss什麼忙,就算真幫到也不用天天送飯這麼謝吧,分明另有隱情。杉杉見大家一臉信服,以為誤會消除,渾不知已經越描越黑。
    挑剔的科長老頭也變得很客氣,倒不是科長趨炎附勢,這老頭是覺得這姑娘靠山如此強硬,人還這麼謙虛好學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實在難得,所以也越瞧越滿意了。
    豬肝飯吃到第四週,這天,祕書小姐除了送來午餐,還給了杉杉一張請帖。非常華麗的請帖,杉杉邊感慨有錢人果然不一樣邊打開──
    「薛杉杉」三個字和那行地址都是用筆寫上去的,字跡卻截然不同,薛杉杉三個字寫得很清秀,杉杉猜測是那位和自己同血型的封小姐寫的。下面那行地址卻寫得力透紙背,橫勾鐵劃,給人一種強硬又盛氣淩人的感覺,讓杉杉第一眼就聯想到在醫院看到的那個傲慢的大Boss。
    不過他應該不會這麼閒寫這個吧……再說地址嘛,網上搜索一下不就有了,幹麼多此一舉。
    路過的同事阿佳看了一眼,暗暗吃驚薛杉杉竟有資格參加總裁家宴。」

    星期五下班杉杉就沒回去,在辦公室蹲到七點,然後去洗手間換了小禮服高跟鞋,走出風騰大廈。幸好大廈裡面已經沒什麼人了,否則穿這麼正式杉杉肯定不好意思= =……
    正在大廈前等計程車的時候,一輛銀灰色寶馬在她身前停下,副座的車窗打開,溫柔的特助先生探出頭。
    「薛小姐是去酒宴嗎?不如上車我們帶妳一程。」
    「好啊好啊,謝謝。」杉杉感激地點頭,週末的車真是太難叫了。
    然後杉杉就打開後座的門……
    然後……
    杉杉後悔了……
    誰來告訴她,為什麼大Boss坐在後面啊……
    特助先生我沒得罪你吧……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