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之地帶
影之地帶
  • 定  價:NT$490元
  • 優惠價:9441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權力和慾望當前,每個人都是犧牲者──

    日本亞馬遜五顆星評價
    TBS電視、NTV日本電視台 三度影視化
    松本清張巔峰時期的最高代表作

    美麗的女人是暗處的蜘蛛,在黑暗縫隙中悄悄吐出致命的絲線,
    將所有看似無關、實則相互牽繫的事件緊緊纏繞,包裹一個驚天的秘密……

    原本只是在飛機上拍攝富士山照片的攝影師田代,卻被捲進了意想不到的事件當中……當他為了攝影旅行前往木崎湖與青木湖時,在那裡聽到了詭異的水聲,並且目睹了可疑的波紋。
    出現在面前的矮胖男人、謎樣女子以及神祕的木箱,在追逐這三者的田代身邊,陸續發生了殺人事件。
    以保守黨的有利幹部失蹤為開端,在一連串偶然與必然交錯的過程中,醜惡而巨大的事件全貌,開始逐漸嶄露真相……

    《影之地帶》從一九五九年的五月起在日本新報等的地方報紙上連載刊登。在這段期間,松本清張的創作量大增。其旺盛的創作力,被稱為「日本的巴爾扎克」。
    松本清張發揮社會派作家的洞察力創作出此書,一脫原本推理小說早已根植的單調趣味,重現出寫實性與真實性,不拘泥於純粹破案情節上的發展,展現出極具風味的時代性格。

  • 作者簡介
    松本清張,出生於日本小倉市。童年家貧,於尋常高等小學(學制為四年,接近小學五年級至中學二年級)畢業後,因經濟因素而無法繼續求學,便進入電氣公司、印刷廠工作,開始接觸社會。與此同時,他因緣際會地接觸到夏目漱石、森鷗外、芥川龍之介、菊池寬等文學名家的作品,大受觸動,決定投入小說創作。

    一九二九年,松本清張向文學同好借閱了《文藝戰線》、《戰旗》等左派文學雜誌,遭到檢舉,被小倉警局拘留偵訊了十幾天,並在非自願的情況下,遭警察搜索住家──這段受國家公權力騷擾的不快經驗,成為日後松本清張筆下的重要素材,也奠定了他關心社會、取材於社會、反映社會現實的作品基調。日後,他進入朝日新聞西部總社,四十一歲時,以《西鄉紙幣》獲得直木賞的提名;一九五三年,又以《某〈小倉日記〉傳》榮獲芥川賞;一九五七年,奪下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一九五八年,《點與線》一書發表,為推理小說界注入了所謂「社會派」的新風,「松本清張」這個名字,從此成為「社會派推理」的金字招牌,開創了日本推理小說的另一條道路。
      
    松本清張畢生致力於寫作,極盡所能地將自己的心魂融於作品之中,而他作品的題材與背景也包羅萬象,橫跨古代到現代,範圍極其廣泛,無所不包。自四十歲起執筆,直至八十二歲逝世為止,作品不只等身,而《波之塔》、《空之城》、《黑色福音》(以上皆由新雨出版)等膾炙人口的小說,屢次被改編成影視作品,至今,「松本清張」仍是書迷心中的社會派推理大師,屹立不搖。


    譯者簡介
    王煦淳,淡江日文系畢業,曾任出版社編輯,翻譯社翻譯師及潤稿師。熱愛文字語言及自由,現為專職譯者及中日文教師。

  • 推薦
    「在日本,若提到『社會批判』的力道,相信沒有一個作家比得上松本清張。」── 推理作家 寵物先生

    「有人說,時間是判定小說好壞的標準。《影之地帶》穿透了時代,政商權力鬥爭下的血光,映照出依然籠罩我們社會上空的暗影。」── 推理作家 張渝歌

    「巨型的政治陰謀隱匿在不起眼的小細節中,松本清張於創作力最興旺與稿件滿檔的時刻,以耐力十足的攝影師追隨謎樣女子的目光,逐次構築出不可思議且氣勢磅礡的犯罪事件。在巨幅的篇章內,我們或許可窺得些許一代文壇巨擘迷人的創作熱力與光輝。」── 推理部落客 余小芳

    「無愧與《砂之器》同期聞名的清張巔峰名作。刺激的尋兇驚魂記、手法戰慄且稀罕的完全犯罪,娛樂價值極高!而結局那句「怪物仍然在日本看不到的深處徘徊」持續迴響,又拉扯著膽戰心驚的我們,聞聲大師畢生研究所聚,那來自國家罪惡的深處吶喊...!」──台灣推理作家協會評論家(百萬部落客) 喬齊安

    推薦文
    百轉千迴的「暗影」書寫 寵物先生

    在日本,若提到「社會批判」的力道,相信沒有一個作家比得上松本清張。
    自一九五八年發表小說《點與線》、《眼之壁》,清張的作品就以「舞台開放性」、「寫實的調查程序」、「著重人性與社會的犯罪背景」三大特色,開創社會派推理之先河。一九六○年的非小說《日本之黑霧》更以二戰後同盟國成立的機關「盟軍最高司令官總司令部」(通稱GHQ)佔領日本後發生的一連串案件為書寫對象,將現實案件直接納入批判版圖,其勇於揭發社會弊端與組織陰謀的精神,也奠定日後的大師地位。
    一般讀者對「社會派」的印象,多認為重視謎團、動機的寫實面,在詭計與佈局上,不若傳統本格推理來得炫奇與精巧。然而,細觀《點與線》、《眼之壁》與《零的焦點》(一九五九)、《砂之器》(一九六一)、《時間的習俗》(一九六二)等這些清張早期作品,其解謎元素無一不合乎本格精神,差別僅在於真相的揭露方式是一層層逐漸解決,不是由「名偵探」於結尾一口氣發表而已。而此等「撥洋蔥」般的解謎結構會帶來閱讀的緊迫感,搭配一些戲劇性轉折,反而使作品具有更高的娛樂性。
    於一九五九年開始連載,一九六一年發表單行本的《影之地帶》亦是這樣的作品。
    故事從一段客機上的邂逅開始。攝影家田代利介於結束工作返家的班機上,偶然結識一名身穿黑洋裝的美麗女子,與一體格微胖的男子。回到東京後,於經常光顧的酒吧BAR ELM先後與這一男一女巧遇,幾天後,酒吧的媽媽桑英子便離奇失蹤,店也宣告歇業。之後田代受雜誌社委託,前往信州(長野縣)拍攝湖畔風光,於當地車站再度偶遇微胖男子,且發現男子與「東京寄來的神祕包裹」有關。另一方面,田代的好友久野住家附近,有間正在興建的可疑肥皂工廠,田代偶然間在施工地又看見微胖男子的身影。過了幾天,報上開始出現某政治家失蹤的消息……
    在推理的佈局上,本作具備懸疑大師康乃爾.伍立奇的「懸疑線」設計。事件出現的人物往往充滿謎團,經主角的走訪調查,原有的謎團又增添新的謎團,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中段時作者神來一筆,將敘事的對象由田代轉為記者木南,藉由不同的調查方向引出更多線索,卻又在不久後拉回至田代視角,除了回歸主線,也令讀者對木南的生死存亡感到擔憂。到了故事後段,看似不相關的點逐漸匯聚成一線,最後併攏收束,成為單一的事件全貌。期間田代與幕後黑手的交鋒與周旋,其步步進逼的緊湊感與身陷險境的危機自是不在話下,令人屏息。整體來看,是具有高度娛樂要素的作品,五百多頁的篇幅節奏卻毫不拖沓,讀來相當滿足。
    然而,若是閱讀過《眼之壁》的讀者,或許會覺得這兩本於劇情要素上有諸多相似之處。《眼之壁》始於一樁支票詐騙案,之後逐漸發展成連環謀殺,案件一樣有著充滿謎團的男女(就連主角對該女子懷有微妙情愫這點亦相符),舞台均與長野縣有關,也都有一名與主角同樣懷有對事件好奇心,卻各自追查的記者伙伴(在《眼之壁》是名叫田村滿吉的角色)。就故事結構面來看,同樣是由小事件發端,逐漸牽扯出大事件,最後指向龐大的幕後黑手。
    甚至兩作也都有一個作為推理核心的,某種類型的特殊詭計(至於該類型為何,閱讀內文便知)。我們可以說,清張以舊瓶裝新酒的概念,於舊有骨架增添新的血肉,再度成就一部優秀的社會派作品。不過在《日本之黑霧》發表當時撰寫的本作,比起《眼之壁》自然多了那麼一點東西。
    那點東西,就是與「現實社會案件」的連結。
    一九四九年七月五日,時任國鐵第一任總裁的下山定則於出勤途中,指示司機開車至日本橋的三越百貨,進入三越後不久即失去聯絡,一整天沒去上班。警方展開大規模搜索。翌日凌晨,在國鐵常磐線的北千住站與綾瀨站之間的鐵軌,發現下山總裁遭列車輾斃的屍體。
    這便是有名的「下山事件」。該案一直懸而未破,理由在於當晚現場下的雨沖刷了大部分跡證,使得指揮解剖的法醫與現場勘驗的監察醫兩人,對於屍體到底是「活活被輾死」或「死後才被輾過」這樣的基礎判斷產生分歧。由於這也影響死者是否為自殺的看法,媒體、作家與社會評論者於是分為兩派,「他殺說」與「自殺說」均提出有力見解,目前仍無定論。清張是選擇「他殺說」的一方,《日本之黑霧》首篇即為〈下山國鐵總裁謀殺論〉,內容以報導文學的體裁,敘述他推理出的事件真相。
    閱讀《影之地帶》時,我們多少可看見清張掛心於「下山事件」的影子。書中政治家的失蹤案便是開端,而在主角追查出真相後,也出現像是提及下山事件的內心雜感。究其真相內容,也可見到清張對「巨大的暗影」這類與下山事件之見解的一貫性。
    此後,清張更加埋首於該事件的研究,他參與的團體「下山事件研究會」還做了詳盡調查,於一九六九年出版該案的相關報告《資料.下山事件》。
    觀察社會脈動,將自身見解鎔鑄於創作上,有著工匠般苦其心智的鑽研精神──這,就是松本清張的大師風範。而針對「下山事件」兩部有如工藝品般的非小說之間,居中承先啟後的小說《影之地帶》自然是不可錯過的優秀作品。其豐富的娛樂元素,讀來有如觀賞一部百轉千迴的長電影,還請讀者諸君細細品味。

  • 目錄
    導讀 劃破黑霧的筆鋒─松本清張/譚端
    推薦 百轉千迴的「暗影」書寫/寵物先生

    第一章 羽田之客
    第二章 新築工廠
    第三章 再會
    第四章 環遊名湖攝影之行
    第五章 政治家失蹤
    第六章 目擊者
    第七章 石蠟
    第八章 搜查小組
    第九章 木南出馬
    第十章 木箱的行蹤
    第十一章 搜索
    第十二章 敵人
    第十三章 霧般的女子
    第十四章 暗示
    第十五章 再赴柏原
    第十六章 追蹤
    第十七章 結局
    解說 高橋吳郎
    推薦 閱讀松本清張/林景淵

  • 田代追隨著女子的背影,往查票口走。
    晚上八點出頭的新宿車站人潮相當擁擠。尤其是通往出口的地下道,還會有從其他月台下來的旅客,一波波的人潮仿佛洪水一般。
    田代一步步前進時眼睛一刻也不敢離開那個女子,以免措失她的蹤影。可是,這麼多人擋在前面,想再快也快不了。而那女子的背影也忽隱忽現。
    田代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好快。這下子不會錯,鐵定是上次碰到的那個女的。今天晚上她穿著深綠色的套裝,以這個顏色當標誌,就不會跟丟了。
    這個女的,是從哪裡回來的呢?
    地下道裡有從各輛火車下車的旅客,十分混雜,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感覺她好像是從中央線的月台下地下道的樣子。如果真是這樣,就跟田代搭的火車是同一班了。
    田代比穿深綠色衣服的女子晚個十公尺才來到出口。查票口前的群眾一時像是被堵住的水一樣一動也不動,很難追到那女子的身影。
    那個女子正靠近一輛車站前的計程車在開車門。不能再這樣慢吞吞的了。對方已經要搭計程車走了。田代撥開前面的人群前進。
    田代利介來到出口,往計程車招呼站去時,女子搭乘的雷諾汽車也正好發動開走。
    「先生,您上哪兒去?」
    司機氣定神閒地回頭詢問田代。
    「給我跟蹤前面那輛車子!」
    田代用手指。
    「欸?是雷諾那輛嗎?」
    「對!跳表之外我會再給你錢。」
    「我知道了。」
    司機猛踩油門。
    雷諾往百貨公司的那邊開去。田代眼睛一直盯著那輛車,一刻也不離開。這邊的車很多,田代搭的車子前面有計程車、自用車、公車還有三輪摩托車,無法輕易地往前追上。
    而那輛雷諾的前方則是毫無障礙物,開得很快,眼看著距離就要越來越遠了。
    「追不上那輛車嗎?」
    聽到田代這樣失望地一問,司機也焦急了起來:
    「前面的紅燈要是把那輛車擋起來就可以追得到。」
    田代搭的計程車雖然還在前進,可是中間的其他計程車、公車或卡車等一台台都停了下來。
    「頭家,成了,成了,他們的車在等紅燈。」
    司機說。
    田代從車窗探出頭來看看前方,的確雷諾也正在等紅燈。
    「不能偷偷超車嗎?」
    田代慫恿司機。
    「這個嘛……」
    司機遲疑了一下。
    原來,前面的車擋著,連一公尺的空間也沒有,可說是動彈不得。
    「有點困難,一變綠燈我就趕快發動好了。」
    變綠燈了!交通號誌一由紅轉綠,前面的雷諾就一馬當先地開走了。
    絲毫不知田代的焦急而橫在中間的車,卻是動得慢吞吞。尤其是公車車身又寬又長,更是動作遲緩。仔細一看,那女子搭的雷諾已經在百貨公司的轉角向左轉了。
    「喂,他左轉了!」
    田代提醒司機。
    「我看到了。」
    司機打著方向盤,很靈活地在車流當中穿梭前進。其他的計程車嚇得直按喇叭。
    在百貨公司的轉角左轉後,終於又看到那台雷諾在遠遠的前方閃著紅色車尾燈。這個車型不常見,所以很容易找到。而田代搭的這台計程車,司機也火力全開地加速前進。就在覺得距離漸漸縮短時,雷諾開到電車大道,一個左轉已不見蹤影。
    「頭家,對方好像發現我們在跟蹤他們欸!」司機說。
    「沒關係,繼續跟!」
    田代命令道。他的心臟還是跳得很快。
    現在田代的車也來到電車大道向左轉。雖然看得到雷諾的身影,可是一來距離遙遠,二來這裡擋住他去路的車子也多,才一個轉身而已,對方的情勢大為有利。車子很難以最快的路線趕上他們。田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而雷諾卻又好像是在嘲笑他們似的,輕巧地開進旁邊的小路。正因為是小型車,所以身手更矯捷。
    田代的車終於也開進了旁邊的小路,可是這裡人比車多,沒有辦法想往前就往前。司機頻按喇叭,要前面的人讓開。可是,那台雷諾早已不見蹤影。
    「糟糕,被他甩掉了!」
    司機一邊如此嘖嘖作聲地說,一邊開車緩緩前進,這下子卻發現正要往左邊小巷子開去的雷諾身影。不過看來,對方也正為人潮所惱。
    雷諾停在小巷子前,人來人往的,根本動彈不得。而田代坐的這輛車也是沒有辦法隨心所欲地行駛。這個時候好像正趕上某家電影院退場的時間,所以一片人山人海。
    就是這種群眾,才會車子來了也不怕。
    田代看看對方的車,女子綠色的洋裝在動。看來好像是放棄再往前行,正要付錢下車的樣子。
    田代也趕快從口袋拿出皮夾來。
    付了跳表兩百塊再加上小費,田代和綠色洋裝的女子同時下車開始走路,相距約兩百公尺。
    田代撥開身邊的人潮奮力前進。可是就在他正覺得距離已經縮短時,年輕女子頭也不回地往旁邊彎進去。
    田代趕快追上來。很明顯的,她注意到有人正在跟蹤。已經都追到這裡了,哪有把人追丟的道理?
    田代利介晚個三十秒左右也來到這個轉角。這一帶有很多酒吧、咖啡廳、喝酒小酌的地方,燈光明亮,所以視野所及之處,不會有因為光線不夠而看不清楚的問題。
    果然在人和人肩膀的縫隙之間隱隱約約看到一小塊綠色在走動。就在田代的腳步加快時,女子的身影又敏捷地往旁邊閃進去。
    一定是知道那裡沒有小巷子,所以就跑進某家店裡了。田代趕緊走去,一看是家有點風雅的咖啡廳。
    田代趕著要進去。站在門裡的女店員把門打開。
    「歡迎光臨。」
    田代環顧店內。在微暗的燈光下有一連幾個包廂,裡面有客人坐著,可是客人穿的衣服不是綠色的。田代趕緊再仔細看一次,哪裡都沒有綠衣女子的蹤影。
    這裡只有一層樓,沒有樓上。
    正在田代睜大眼睛找人時,櫃檯的女子向他走來問道:
    「請問,您在找一位身穿綠色洋裝的女子嗎?」
    田代利介嚇了一跳。
    「嗯」了一聲,勉強算是回應。
    「有人叫我把紙條交給您。」
    田代一把接下來看,上面用鋼筆潦草地寫著一些字。
    田代看了看紙條上寫的寥寥幾行字:

    「致照相機先生:
    切勿再插手現在這件你很感興趣的事。否則可能會大難臨頭。
    借相機看富士山的女子 」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