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官僚之夏
官僚之夏
  • 系列名:精選
  • ISBN13:9789862271810
  • 出版社:新雨
  • 作者:城山三郎
  • 譯者:許金玉
  • 裝訂/頁數:平裝/384頁
  • 規格:21cm*15cm*2cm (高/寬/厚)
  • 版次:2
  • 出版日:2015/12/01
  • 中國圖書分類:特種文學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 9342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身為公務員,
    若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力的人民含淚入睡,
    哪裡還需要政治與行政!」


    ※ 連續120天榮登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暢銷榜
    ※ 日本NHK、TBS兩度改編電視劇 2009年台灣網友評選最讚日劇
    ※ 囊括多項大獎的大師作品 不同凡響的時代鉅著


    一心懸念!
    堅持「我們是受雇於人民」的熱血官僚
    克服人性拉扯,超越歧見鴻溝,
    「無定量、無止境」地工作

    這是一批菁英官員共譜日本「二次開國」,
    締造驚異「東洋奇蹟」的故事
    也是一曲深深牽繫你我生命,
    波瀾壯闊的動人謳歌

    一本深刻描述勇氣、希望與決心,讓百千萬人感動,燃燒熱血的故事!

    「看著吧!我要將這個國家,帶入更加振興繁榮的境地!」

    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國土幾成廢墟,社會民生陷臨空前混亂,人民對國家信心盡失。這時,懷持著「振興國家」的堅定信念,被世人尊稱為「通產省先生」的經濟官僚——風越信吾,踏上了重振國土的奮鬥旅程。
    同樣懷抱興國大志的首相池內、堅持國家必須對外開放的同僚玉木、為了替國內產業找尋出路而百折不撓的下屬庭野,以及心繫國家社稷不惜獻出生命的鮎川……
    這批人承受著來自國內外的龐大壓力,展開了荒寂裡的漫漫長途,憑藉著無比堅韌的毅力與耐心,他們一步又一步地踏尋夢想,終於帶領日本晉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國,讓全日本人民看見光明的未來!

    ※本書於1996年(NHK)、2009年(TBS)兩度改編為電視劇。2009年版本由佐藤浩市、堺雅人、高橋克實等人所主演。

  • 作者
    城山三郎
    本名杉浦英一。1927年生於日本名古屋。曾任愛知教育大學商業科助理,主要研究經濟與景氣論。擅於以真實人物為藍本,撰寫經濟、傳記類小說。作品內容將虛構的故事交錯織入真實事件中,其巧妙的筆法與風格,為現代小說開創了新的方向。畢生獲獎無數。1957年以《輸出》獲得文學界新人賞;1958年以《總會屋錦城》獲得直木賞,為經濟小說的先驅;同年以《落日燃燒》獲得吉川英治文学賞、毎日出版文化賞;1996年以《再也不信任你了――石坂泰三の世界》獲得菊池寛賞。2002年為表揚其在經濟小說領域的卓越貢獻,獲頒朝日賞。

    譯者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譯有《與絕望奮鬥:本村洋的3300個日子》(新雨出版)等書。

  • 推薦
    他們都為《官僚之夏》動容與欽嘆——
    前副總統 蕭萬長‧前考試院院長 關中‧前台中市市長 胡志強‧高雄市市長 陳菊‧立法委員 田秋堇‧經建會主委 劉憶如‧城邦集團創辦人 何飛鵬‧PChome網路家庭董事長 詹宏志‧中國時報副總編輯 張瑞昌‧政治評論家 張鐵志‧日本文化名家、翻譯家 茂呂美耶‧日劇達人 小葉日本台

    蕭萬長(前副總統):
    城山三郎這本精彩的《官僚之夏》,並不是一本只描繪官場權力鬥爭的書,本書更讓我們瞭解到日本「文官精神」的真髓。作者生動地刻劃日本在戰後經濟復甦的艱辛過程中,財經官僚如何為了實現國家社稷的福祉,堅持自己理想主張,全力以赴,為國家經濟發展擘劃藍圖。
    這群社會優秀份子進入政府文官體系,心中懸念的是:在這個崗位上有什麼是我可以為國家社稷完成的任務?為了這個使命,他們不眠不休地加班、開會,激辯著政策主張。這一批有使命感的財經官僚,也成為日本戰後經濟發展的中堅力量,造就所謂「東洋奇蹟」。
    閱讀《官僚之夏》,讓我回憶起近四十年前,我進入經濟部國貿局工作的情景。當時我們一樣有一批好長官、好同仁,就像書中描寫的通產省文官一樣,不眠不休工作、認真討論、用心擬定計畫,全力以赴地讓工作計畫實現。當時國貿局上上下下充滿了鬥志,就像這本書中所說的,我們心中所想的就是可以為國家多做一點什麼?為台灣經濟多貢獻一些什麼?
    書中的通產省官員鮎川為了視查礦災,冒著風雪徒步趕赴災區,之後又因為積勞成疾而英年早逝。讀到這段令我感傷良久,我回想起當年經濟部的許多同事們,也都曾經為了公務,犧牲自己的健康、不顧自己的安危,更不要談享受家庭天倫之樂。我自己也曾經為了台美經貿談判,爭取最惠國待遇而累到一次掉了十一顆牙;為了美國農產品進口談判,忍著父喪之痛,打起精神走上談判桌、並承受農民扔雞蛋抗爭的質疑。
    如今,回顧台灣經濟起飛發展、轉型升級的過程,深刻地感覺到自己和當年同仁的辛苦、犧牲都是值得的。這些苦澀的往事,如今回想起來成了人生中最有價值的記憶。而在台灣經濟發展的關鍵時刻,那些在政府機關中犧牲奉獻的財經官員,加上我們民間中小企業家們的創業打拼精神,成了造就台灣經濟奇蹟的兩股重要力量。
    經濟結構會改變,政府功能也會相應調整,但是這種文官精神的傳承是不容中斷消失。我誠摯推薦這本書給讀者,尤其是對那些想進入政府部門服務的人、或已經在政府部門工作的同仁而言,這絕對是一本值得仔細閱讀、深刻體會的好書。

    關中(前考試院院長):
    《官僚之夏》一書描寫日本戰後的官僚對於建設國家的熱情與強大向心力,書中人物不論是激情的辯論(貿易自由化與產業保護主義),或是勾心鬥角的權謀,都懷抱著一股要日本邁入世界第一流國家的強烈渴望。他們的熱情與使命感,正是目前台灣的公務人員最需要被啟發的部分。看完《官僚之夏》,我也有一個夢想,希望我們走向真正的現代化文明國家,希望所有的國民以擔任文官為榮,希望所有的文官都充滿著熱情與理想,也創造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官僚之夏」。

    胡志強(前台中市市長):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所創造的高度經濟成長,被稱為「東洋奇蹟」,從《官僚之夏》書中的人物故事描寫可知,這奇蹟的創造,來自於一群有理想、能堅持改革,並以國家大我為前提考量的公務人員。日本在昭和時代,百廢待舉,諸多產業的發展均受到限制,在經濟上又面臨貿易自由化競爭浪潮,政府官員中主張「國際通商派」者認為應開放自由競爭市場,以通商貿易為中心;而主張「國內產業派」者則以對國內本土化產業的保護與培育為政策重心。當時對於國家設稷,尤其關涉國家未來經濟發展,在這場保護產業與開放市場的拉鋸戰中,由風越信吾為首的「國內產業派」,推動多項產業政策,並在幾經折衝之下,草擬《指定產業振興法》,在不可避免的貿易自由化衝擊下,勉勵不讓國內受害企業重創不起,並藉以影響日本整體經濟營運方式,但面對當時日本產業界、金融界對該項法案的冷漠,這群推動政策法案的公務人員,卯足全力、演練作戰策略、召開說明會,希望能透過說明、宣導,使該項法案獲得支持。雖然,該法案最終仍胎死腹中,未能在其國會中受到重視,但這群擬訂、推動法案之幕後公務人員,其堅持改革的敬業精神,是令人動容與敬佩的。
    政府部門就像一部大機器,每一個敬業的公務人員就如同機器裡緊密接合的螺絲釘,維持著機器完整不鬆散並能順利運轉。公務人員是國家政策推動與執行的礎石,有優秀的公務人員,國家的機器才能院轉自如。書中的主軸人物「風越信吾」,人稱其為「人事風越」,即是對其知人善任的能力所為之稱譽,政府機關雖透過國家考試掄才,而機關首長或單位主管,如能具備知人善任的能力,使其所屬均能適才適所,達到人與事相契合,發揮所長,使國家政策、事務運行不怠,謀求全民福祉,當為全民殷切期盼。
    公務人員應摒除個人榮辱與仕途升遷,秉持有利於國家的理念、主張,並以國民利益為最高指導原則。俗話說「人在公門好修行」,而我覺得「修行」有兩種解釋,一是公務人員必須報效國家,風雨如晦、雞鳴不已;一是公務人員必須全力為民眾服務,任毀任謗、任勞任怨。雖不致於如書中庭野的每天「無定量、無止境」地工作,但秉持敬業精神,懷抱著服務的熱忱與使命感,為國家及全體國民盡心努力,應是每位公僕所應有的作為。
    本書描寫二次大戰後,日本通產省的技術官僚如何將日本從斷垣殘壁,推向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奮鬥歷程,與早期台灣技術官僚打拼經濟奇蹟的經驗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書中人物事件積極正面的作為,殊值借鏡,冀望有志者均能懷抱「有為者亦若是」的遠大願景,再造第二次台灣奇蹟,特與全國公務先進、同仁共勉之。

    陳菊(高雄市市長):
    誠如美國學者瓦爾多(Dwight Waldo)所述:從事公共事務者,就必須把政治、經濟、法律……等跨領域,組織起來。許多關於公共利益的典型,可以在《官僚之夏》中發掘。
    儘管國家產業、政府組織間的衝突與協調是很常見的題材,加入了「時代」與「人性」,那本書的戲劇張力無異是一波波的挑戰。
    城山三郎所描述的時代,恰好是二次大戰後,日本再次向世人證明,迅速崛起的奮鬥過程。這中間,擔負重責大任的正是充滿熱情與理想的「官僚」,意即台灣所認知的文官體系。
    我歷練了超過十年,中央與地方的政務官,到高雄市市長,深刻的體會到,任何政策的立法和推動,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功勞都歸因於台灣有個完整且優秀的文官體系!

    田秋堇(立法委員):
    《官僚之夏》是一本非常迷人的書。
    我常常想,政務官、民選首長或是民意代表,其實只是「臨時人員」而已,真正長遠影響國家發展的是廣大眾多的事務官。壞官僚,尸位素餐、甚至阻礙社會發展,是國家的災難;好官僚,在人民忙著柴米油鹽時,一步一腳印地把先進的觀念嵌進國家機器裡〈有時還要應付長官民代不合理的要求〉,這些人,是國家之福。
    其實,只要認真觀察,我們會發現台灣政府機關裡也不乏如書中主角那樣勤奮的公務員。問題是,我們的行政首長會不會重用他(她)們?還是反而打擊排斥他(她)們?我們的人事制度的設計是不是會增加更多優秀的事務官?還是反淘汰?
    我的經驗是:我們的國家需要好事務官,更需要能重用好事務官的首長。

    張瑞昌(中國時報執行副總編輯、前朝日新聞客座研究員):
    二次開國的動人樂章──
    自泡沫經濟幻滅以來的十幾年,日本這個國家的發展一直面臨嚴峻挑戰,經濟一蹶不振,總體國力下滑,政局因首相更迭頻繁而充滿無力、焦慮,一種期待「改變」的社會氛圍瀰漫四周。對於民心思變的現象,政、學界以「第三次開國」形容日本所身處的歷史轉捩點。
    「第三次開國」是相對於明治維新前夕的幕府末年與二次大戰戰敗後的國家復興。日本史上的「第一次開國」是源自歐美工業化的衝擊,結束鎖國、走向開放的新政府,為日本迎來一個「富國強兵」的年代。但大日本帝國卻如脫韁野馬,在東亞、南太平洋橫衝直撞,直到美軍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成為全世界迄今唯一的原爆受害國。
    二戰後的日本,滿目瘡痍、百廢待舉,不僅國家要從廢墟中重生,就連挫敗的人心也亟需激勵,這正是日本「第二次開國」的時代環境,也是《官僚之夏》的時空背景。書中風越和玉木兩人的競爭,既是各自代表「國內產業」、「國際通商」兩派官僚的爭鬥,也是「保護產業」與「開放進口」兩派路線的角力。然而,創造戰後日本繁榮的關鍵,就是來自這兩派官僚透過矛盾、衝撞、協調,逐步將國家經濟的列車往前推進。
    五年前,我曾應邀擔任朝日新聞客座研究員,那時候的日本早已開始思考「亞洲學」的課題,這是迥異於百年前「脫亞入歐」的新思潮,中國、印度等大國崛起及蓬勃發展的亞洲市場,讓日本體認到從歐美重返亞洲將是新世紀不得不走的道路。因而,在日本「第三次開國」在即之際,重溫「第二次開國」的艱辛過程,看見日本官僚系統在其間扮演的角色,你會發現那帶著使命感的動人樂章,其實也是台灣曾經有過的美好經驗。

    小葉日本台(日劇達人、知名部落格版主):
    日本的經濟實力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終戰後的日本能在短短十五年的時間就從廢墟中挺立,並開創出一直到現在的厚實、繁榮國力,其間人民的勤奮、企業的不懈之外,另一個引以為傲的即是素質一流的文官體制。本書是以政府官員的角度出發,以通產省為核心,講述一個大時代變革的榮光史篇。
    讓人感佩的地方在於這群掌握國家未來的行政官員,部門和部門間或許容有意見不同;大臣、總理或許有著互異的權謀考量,但幾乎少有人是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身為政治人物的胸襟,該交棒的時候毫不戀棧,所謂「政敵」也只是想法不同,是人材者就是該重用。
    本書作者城山三郎,不但有著經貿專業的涵養,更是頭頂直木賞、吉川英治文學賞、菊池寛賞等一堆份量擲地有聲的光環,屬大師等級,創作出的《官僚之夏》自是不同凡響。

  • 目次

    第一章 人事名牌
    第二章 大臣秘書官
    第三章 對立
    第四章 名牌顯示燈
    第五章 權限爭議
    第六章 春天,爾後秋天
    第七章 冬天,又是冬天

    關於那個時代的這些人、這些事
    編輯後記

  • 風越信吾一派悠哉地走出了大臣室(譯註:大臣相當於我國的部長。)。
    他挺起原本就有稜有角的寬闊肩膀,前後晃動著微微攤開的雙臂,腳下則是踏著外八字的步伐;那副威風凜凜的模樣,儼然就像是這間大臣室的主人一樣。然而,風越既不是大臣,也不是次官(譯註:相當於我國的副部長。),甚至也不是局長。風越的職位,乃是大臣官房的祕書課課長。儘管他是整個省內地位最高的課長,不過說到底,也只是一介課長罷了。
    風越既沒穿外套也沒繫領帶,敞開著襯衫領口的鈕扣,兩手的衣袖向上捲起。雖說這棟磚瓦砌成的老舊建築物一向通風不良,然而,現在的季節還只是初夏而已,盛夏之際倒還說得過去,但在初夏時節就敢毫不在乎地作出這種打扮的人,在省內,恐怕也就只有風越一個了。
    大臣室裡沒有冷氣,不過通商產業大臣(譯註:相當於我國的經濟部長。)竹橋在穿著打扮上,理所當然還是一副衣衫畢挺的樣子,就連領帶也繫得一絲不苟。相對之下,風越以這副沒打領帶又捲起襯衫袖口的模樣前來與對方交談,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在對堂堂的大臣嗤之以鼻一般。關於大臣就人事方面所提出的幾項問題,他在回答時給人的感覺,已經超出了單純應答的範疇,簡直就是滔滔不絕的雄辯。
    竹橋大臣在過去,曾經是位名揚一時的自由主義經濟雄辯家;不過,或許是因為已屆高齡的關係,又或者是基於判斷,認定自己只有依附在官僚機構上才能得利的緣故,他只是裝出一副被風越的氣勢所壓倒、彷彿泥塑木雕般的神情,聆聽著風越激昂的陳詞。
    當風越大致把話說完的時候,大臣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似地說道:
    「對了,關於你自己,你是怎麼想的?」
    風越毫不猶豫地,立即大聲回答道:
    「請讓我再續任一期!」
    「沒問題嗎?掌管人事可是很花心力的喔!一般而言,光是當個一期,大概就會讓人變得精神衰弱了吧!」
    「不,對我來說正好相反;我最感興趣的,就是『人』了。因此,我想更加盡力地,將人事這方面的工作做到最好。我希望能夠將那種圓滑不得罪人,因循苟且的人事制度,徹底從這個通產省裡面給排除出去。」說話的同時,風越的嗓音也越來越大,「在我的部門當中,並沒有花不完的預算,就連法令方面的許可權,到現在也沒剩下多少。我唯一非做不可的,就只是透過行政指導的方式,拉著業界不斷前進而已;但即便光是如此,擔負起此一重責大任的官員,其能力與個性仍然是相當關鍵的問題所在。和那種只是按照入省年資安排官員位置的政府機關不同,若沒辦法發掘出具有獨特魅力的人才加以培育,並將分配至適當的部門的話,總有一天,我們的工作終將會變得停滯不前。為此……」
    「我明白了。」
    大臣揚起手,打斷了風越的滔滔不絕,有些調侃似地說道:
    「看樣子,你真的相當熱愛人事工作呢!」
    風越也毫不畏怯地回應道:
    「是的,我很喜歡。」
    「根據傳聞,你從擔任某單位副課長的時候起,就一直像個預言家似地,不斷分析著省內的人事問題是吧?」
    「那是因為不管怎麼說,我對人事異動方面都極有興趣,於是就不知不覺地依自己的想法做了些預測;結果大家都覺得很有趣,於是就紛紛跑來問我了……。不過,我倒是完全沒預料到,自己居然會被稱做『預言家』就是了。」
    「喔,為什麼?」
    「因為,在我的預測中,只是排出了通產省應有的理想人事罷了……。因此,與其說我是個預言家,倒不如說是『理想家』會更貼切些吧!」
    「說起來,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無法照著理想去做的吧!」
    「是的。但這也是因為上位者沒有識人的眼光,才會導致如此情況的吧?」
    大臣別過臉去,不再說話了。他在被風越那自信的氣勢給壓過的同時,臉上也浮現起彷彿寫著「這男人真是執拗啊」一般,有點掃興的表情。不過,話說回來,竹橋倒也沒有自己是在向風越舉手投降的感覺;畢竟,最終的人事權掌握在大臣手中,他隨時都可將眼前這個男人給放逐邊疆。只是,竹橋心中雖有不快,但在不快之餘,卻也會同時憶起風越這人經常對省內年輕官員鼓吹的這句話:
    「我們是受雇於國家,不是受雇於大臣。」

    以行政指導為中心的時代到來之後,如今的通產省,需要更加重視個人的能力及魅力。省內所需的人才不僅要年輕,同時也要抱持著良好的判斷力,另一方面,也要能夠博得他人的信任;除此之外,最好還是個性格開朗活潑的人。
    風越精力充沛地,反覆不斷和學生們進行面談。他花了許多時間,和總計超過兩百名的學生促膝長談,談論的話題從有關國家社稷的議論,到平時愛看的書籍與戀愛問題,可說包羅萬象。最後,從這些學生當中,他決定錄取以御影及小糸為首的十九人;在這些準官員當中,不僅只有男性,也任用了兩名東大出身的女性。對經濟方面的政府機關,或是對菁英官員來說,這都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翌年春天入省的同時,兩名女性馬上被省內的同僚冠上了綽號。其中一位經濟學部出身的女性,五官端正清秀,身材嬌小到幾乎像是小了一號的小矮人般,因此得到了「小娃娃」的綽號。另外一位則是法學部出身,真要說起來的話,她的體型比較偏男性化,長相也比較帥氣,因此在省內得到了個「貝蒂小姐」的外號。這兩個綽號都相當不錯。雖然不知是不是基於對菁英官員的敬意,所以才連綽號也取得相當好聽,不過她們兩位,確實都不是那種傳統的仕女或是女議員類型。她們一方面是不輸給男性的才女與悍女,另一方面又擁有與綽號相符的女性特質──風越在這當中,看見了她們的魅力。若是擁有如此韌性的女性,一定能夠成為足以承擔行政指導重任的優秀人才。
    另一方面,風越也逼迫次官及大臣,要求他們實施非菁英分子官員的選拔任用考試。若是聽到對方用「必須兼顧他省情事」的理由來回絕,風越便會斷然主張:「他省才是錯誤的!」,並開始長篇大論地談起人事院規則(譯註:日本關於公務員人事行政方面的命令,主要是由相當於我國人事行政局的「人事院」來制定。)及其運用的精神。接下來,他總是會套用自己的口頭禪,正色說道:「任用有能力的人,有什麼不對嗎?」他的講話雖然往往過於蕪雜,但論點卻相當正確;也由於論點正確,所以他最後總是能夠去蕪存菁,將問題拉回至原來的正軌上。
    面對風越的攻勢,大臣與次官全都大感吃不消;每當風越擺動著雙手,踩著外八的步伐朝自己逼近,他們就禁不住在心裡嘀咕:「又要開始搬出那一套雜亂無章的真理了嗎?」,然後有種想摀住自己耳朵的衝動。最後,拗不過風越,他們終於認可了這項提案。
    就這樣,風越以非菁英分子的官員為對象,舉辦了任用考試。成績出來後,他決定擢升一位在企業局工業用水課任職,名為辻的年長事務官。辻只有舊制專門學校畢業的學歷,是個就算洗澡時也在看書的認真男人。他的年齡已近五十,十分沉穩老練,也相當有見地。跟那些年紀四十出頭便在省內各局處擔任課長的特權官僚們相比,他可說是個毫不遜色的人才。
    辻的新職位是纖維雜貨局的雜貨第二課長。雜貨第二課所負責的對象,是以生產玩具、鞋類、皮革製品,以及玻璃製品為主的中小企業。由於服務對象是小規模而數量眾多的業者,因此隨之產生的問題也是五花八門。在課長職之中,這是一個最需要耐性的職位,不過風越認為,對於長久以來無法升遷,一直任勞任怨辛勤工作的辻而言,這正是再適合不過的職位了。
    另外,與辻地位相當的雜貨第一課長,風越則是安排了自己最看好的人才之一──鮎川前去擔任。鮎川與辻剛好形成明顯的對比,他的年紀方過四十,即使在同為特權官僚的菁英分子群當中,也是名列前茅。鮎川是深川木材批發商的次男,個性好強不服輸,聯考的時候,他從環境極其不利的商業學校中脫穎而出,一舉考取了第一高等學校,之後又順利從東大法學部畢業。他是個道地的豪氣江戶人,同時也有著熱心助人的一面。當他先前擔任中小企業廳振興課課長的時候,還曾經把課長桌推到窗口,與前來商談資金週轉一事的中小企業者親自溝通詳談。
    由於鮎川的口頭禪是「政府機關的工作就是當潤滑油」,因此他在省內便得到了「潤滑油」這個稱號;除此之外,他之所以被人這樣稱呼,或許也是因為他那對於卑下工作毫不嫌棄的態度吧!
    在擔任振興課課長之前,鮎川也曾經當過一段短時間的大臣祕書官。當時的大臣是位官僚出身,神經質出了名的男人,但在他就任之後,卻從來沒有真正大發雷霆過;風越認為,這就是鮎川身為「潤滑油」最好的證明。他在上級眼中的評價既好,在下屬間的聲望也相當高。因此,每當風越在把玩人事卡片的時候,在眾多率先取出的卡片當中,總是少不了鮎川的份。
    鮎川小了風越四屆,號稱「木炭汽車」的庭野又小了鮎川三屆。風越在排列人事卡片的時候,腦海中經常會描繪出未來的人事圖,而在這張圖中位列核心的,便是「風越—鮎川—庭野」的連線。他認為,這樣的人事圖是最理想的路線之一;若是遵循這條路線發展,通產省往後一定能夠安泰順遂,不會出現太大的失誤。
    總之,他將自己如此器重的鮎川與辻比肩並列;這樣一來,辻應該會覺得受到鼓舞,並好好地善盡自己的重責大任吧!

    時值盛夏,星期日過午時分。
    風越選擇了泡澡,而非沖澡。然後他直接光著身子,坐在面向庭院的走廊藤椅上,泡過澡後一絲不掛的赤裸感覺實在十分暢快。生為男兒身真是太好了,如此的暢快感,彷彿讓自己回到了初生嬰兒那個時候,就連心靈都受到了洗滌。一想到心情如此舒服暢快且難能可貴,他就完全提不起勁去穿內褲;況且,在自己家中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就算風越與就讀國二的長男在家中全裸,也沒有人會提出抗議。
    風越家中的成員還有妻子道子與就讀高二的長女,另外還有一名年輕女傭;不過,那名女傭無論吃飯還是睡覺,全都跟家人在一塊,而風越也早就把她當做是自己的第二個女兒看待,因此對她也絲毫沒有顧慮。

    由於體格強壯的關係,風越相當怕熱,因此,出任廣島通產局總務部長的那兩年,對他來說特別難熬。當時在廣島,只要一到了熱氣聚積不散的傍晚,整個房間就會變得悶不通風;有時候風越實在熱得受不了,乾脆就裸著上半身處理業務。
    地方小報的八卦欄中,對於此事是這樣描寫的:「由於品行不好,自中央被貶逐至此的特權官僚,一發現到可能已經無法回去,便變得更加自暴自棄又傲慢自大。」
    風越叫來了那個報社記者。望向低垂著頭,抬眼觀望著自己表情的記者,他大聲說道:
    「你要怎麼寫是你的自由,不過在那之前,你想辦法解決一下這熱死人的天氣吧!」
    風越之前曾經擔任過通產省的紙業課長。那是個紙源仍然相當不足,各式各樣的紙張都要進行分配的時代。有一次,篠原內閣在國會運作上栽了跟斗,引起了要求總辭的撻伐聲浪,最後,他們打算解散內閣以回應眾人。當風越聽聞這個風聲之後,便大步踏進官邸對總理直言道:
    「就算要舉行總選舉,我也不會分配任何一張所需的紙張給內閣!」
    無論首相如何勸說,風越就是不肯點頭;背對著老首相無力的叫罵聲,他擺動著雙手,就這樣大步走出了官邸。總選舉將會用到極為大量的紙張,為了籌措這些紙張,就必須大量削減學校及報紙所需紙張的分配額度。為了讓一個內閣繼續延續下去,卻得強迫國民們作出這樣的犧牲,這太不符合常理了!風越心中所抱持的,正是這樣的信念。
    結果篠原內閣還是總辭了,隨後換成了依田內閣的時代。當時,在省內有一名深受依田寵愛、個性獨斷獨行的官員,總是仗著大臣官房長的身分在通產省裡耀武揚威。那位官房長一方面打壓工會,一方面又利用公用車,接送自己的小孩去有名的幼稚園上下學。
    風越嚥不下這口氣,於是在工會會員們面前,直指著官房長脫口說出:「不能再讓這種傢伙囂張跋扈下去……」,結果就被貶到了廣島。
    風越當時已經作好了半永久居留在廣島的覺悟,因此偕同妻子在此定居,並不會讓他感到特別抑鬱不快。風越原本就是個樂天的人,面對這種情況,他不住心想:「這也是一種緣份,就悠閒地享受廣島的生活吧!」幸運的是,那裡的酒與魚類都很美味。他偶爾也釣釣魚,玩玩麻將,或者去打打高爾夫球,還曾經打到距離單差點(譯註:當日桿數與標準桿的差距在個位數之內。)只有一步之遙的成績。
    只是,因為他在知名高爾夫球場裡裸著上半身揮舞高爾夫球桿,引起了眾人非議,結果往後好一陣子,都沒有任何人敢再邀請他去那裡……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