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東方文學

    • 總論

    • 日本文學

    • 韓國文學

    • 遠東各地文學

    • 中東文學

    • 阿拉伯文學

    • 波斯文學

    • 印度文學

    • 東南亞各國文學

    • 南洋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操縱彩虹的少年
操縱彩虹的少年
  • 定  價:NT$340元
  • 優惠價:9306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5折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東方文學 > 日本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他操控的是夢幻的光束,還是脆弱的人心?
    他會為這個世界帶來希望,還是走向毀滅?

    唯有「理科男」東野圭吾才能寫出來的最高傑作!

    ★日本暢銷突破300,000冊!
    ★「讀書Meter」網站超過2,500則留評熱烈回響!
    ★【歷史學家‧科幻作家】葉言都 專文導讀!
    ★【教育學者】李家同、【作家】橘子 一致拜服!●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金色炫光vs.詭譎迷幻 一次擁有2款光之旋律書封!
    ★金色炫光書衣採用210g進口萊卡奇豔象牙紋紙,上水性光,並加印金色特別色和局部燙金,璀璨奪目!
    ★詭譎迷幻內封採用200g銅西卡紙,以霧面搭配立體亮光效果,夢幻迷離!
    ★買一送一,一次擁有2款不同設計的書封,可隨您的喜好任意「換裝」。

    出生在普通家庭的光瑠,從小便擁有優異的色彩感,能夠將看見的顏色百分百地忠實呈現出來,而且無論什麼學問,只要聽過一次就能理解。父親高行和母親優美子起初對於優秀的兒子感到十分驕傲,但看著這位驚世天才一步步成長,卻開始對他的存在產生了恐懼。
    上了高中以後,光瑠更發展出一種與「光」有關的特殊才能,他的生活也開始有了極大的轉變,每到深夜就會悄悄外出。非常在意兒子這項怪異行徑的高行於是偷偷尾隨在光瑠後面,來到一棟廢棄的音樂廳,發現裡面聚集了許多青少年,門外還有飆車族把守,而光瑠竟然在舞臺上一邊操控七彩炫目的光束,一邊演奏著美妙的音樂!
    這個被光瑠稱為「光樂」的演出,據說看過後會讓人神清氣爽,對未來充滿希望,但「光樂」也讓青少年為之沉迷,彷彿毒品上癮一樣。隨著「光樂」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引起了大人們的恐慌和覬覦,而幕後的黑手也開始蠢蠢欲動……
  • 東野圭吾
    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則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和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更憑此作入圍2012年由美國推理作家協會主辦的「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不僅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更是第二位入圍「愛倫‧坡獎」年度最佳小說的日本作家。2012年,他又以《解憂雜貨店》榮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賞」。
    他早期的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野圭吾成為日本推理小說界的超人氣天王。作品包括《徬徨之刃》、《十一字殺人》、《迴廊亭殺人事件》、《美麗的凶器》、《布魯特斯的心臟》、《天使之耳》、《異變13秒》、《白馬山莊殺人事件》、《黎明破曉的街道》、《偵探俱樂部》、《鳥人計畫》、《魔球》、《浪花少年偵探團》、《再見了,忍老師──浪花少年偵探團2》、《天空之蜂》、《假面山莊殺人事件》、《解憂雜貨店》、《在大雪封閉的山莊裡》、《學生街殺人》、《十字屋的小丑》、《同級生》、《操縱彩虹的少年》,以及《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暫譯,皇冠即將出版)等書,其中多部作品並已被改編成電視劇、電影或漫畫。


    譯者介紹︰
    王蘊潔
    樂在一個又一個截稿期串起的生活,用一本又一本譯介的書寫下人生軌跡,旁觀譯著數字和三高指數之間的競賽。
    譯有《解憂雜貨店》、《空洞的十字架》、《哪啊哪啊神去村》等多部作品。
    著有:《譯界天后親授!這樣做,案子永遠接不完》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 高行發現兒子光瑠每天半夜都會悄悄溜出家門,行跡詭異,於是他偷偷跟著光瑠,想弄清楚他究竟去了哪裡?沒想到一個不留神卻竟然跟丟了!心急的高行慌亂地四處尋找……

    高行在一棟巨大的建築物前停下了腳步。這時,後方傳來腳步聲。他回頭一看,一個中學生年紀的女生走了過來。矮小的少女穿了一件紅色飛行夾克,當她看到高行時,兩腳並攏,站在原地。她收起下巴,屏住呼吸凝視著高行,似乎在用眼神責備陌生中年男子出現在這裡。
    妳是誰?為什麼這麼晚來這裡?──高行很想這麼問她,但拚命克制住了。一旦開口發問,這個少女一定會逃走。
    高行不發一語地改變了腳踏車的方向,踩著踏板,騎向少女走來的方向。在轉過第一個街角時剎車停了下來,悄悄看向後方,剛好看到紅夾克少女走進建築物內。
    果然沒錯。高行點了點頭,他確信光瑠也在裡面。
    高行用力深呼吸後,走進了夾板圍起的大門內。
    建築物內很昏暗,但並不是完全看不清楚。因為上方有一排採光的小窗戶。他們小心謹慎地往裡面走,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終於可以看清楚裡面的情況,水泥牆邊雜亂地堆放著廢木材,高行沿著路順轉過去時,忍不住「啊!」地叫了一聲。因為那裡有一整排重型機車,粗略地看一下,就有超過二十輛。
    「這到底是……」
    此時高行聽到大廳裡傳來了音樂聲,而且是曾經聽過的樂曲。
    「那是《波麗露》吧?」
    「啊,有大人闖進來了。」
    年輕女生在背後叫道。高行想要繼續往前衝,但不得不停下腳步。外面也很黑暗,但裡面更是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前面有什麼,甚至看不到自己的手。
    「他在那裡,就站在那裡,在左側通道的正中央東張西望。」
    右側響起男人說話的聲音。高行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能夠在這麼暗的地方知道自己在哪裡,他還來不及想出結果,就被人從身後架住了。接著,有好幾個人把他按倒在地。
    「功一、純,你們不是在外面站崗嗎?」
    頭上傳來說話的聲音。聲音很低沉、冷靜。
    「對不起,我們一時疏忽。」
    回答的那個男人名叫功一吧。高一怔怔地想道。
    「這個大叔是誰啊?」
    「他說他的小孩在這裡。」功一說。
    「發生什麼事了?」
    頭上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高行抬起了頭。
    「光瑠嗎?是光瑠吧。」
    聽到他說話的聲音,周圍的空氣彷彿靜止了。
    「喔,」光瑠的聲音並沒有太驚訝,「原來是爸爸。」
    「原來是光樂家的爸爸。」
    把高行按倒在地的手同時鬆開了。
    「光樂家?」高行跪在地上想要巡視周圍,但什麼都看不到。周圍那些年輕人似乎可以看到自己,他甚至懷疑自己的視力出了問題。
    有人抓住他的手臂,輕輕把他拉了起來。他小心翼翼地站了起來。
    「你沒事嗎?」光瑠在他面前問道。
    「嗯,應該沒問題。」高行回答,雖然膝蓋有點痛,但他也不知道有沒有受傷。
    四周變得安靜後,光瑠說:「回家吧。」
    「好。」高行點了點頭。光瑠緩緩邁開步伐。高行慢慢跟在兒子身後,覺得自己好像老人。
    「我為他們的粗暴行為道歉。」過了一會兒,光瑠說,「但是,爸爸你這樣突然闖進來也不對。」
    「因為我叫他們讓我進來,他們也不給我進來。」
    「世界上不是有很多種這樣的情況嗎?如果要說出大人不讓小孩進入的地方,更是不勝枚舉,有一個地方是相反的情況也不錯啊。」
    「我是擔心你。」
    「為什麼?」
    「哪有為什麼,因為你……」
    「如果你說慢跑就沒問題,做其他事就不行,我可沒辦法接受。」
    「父母有義務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幹什麼。」
    「小孩子也有隱私,也有保守秘密的權利。」
    「要看程度而論。」
    「你說的程度是大人擅自規定的吧。」
    「不能讓小孩子自行判斷。」
    「這就是大人的傲慢啊。」光瑠用平靜的口吻斷言道。
    走出市民音樂廳,高行鬆開了光瑠的手臂,他覺得戶外的燈光比平時更明亮。
    「明天我也會來這裡,」光瑠說:「爸爸,你也可以來,我邀請你來。」
    「會讓我進去音樂廳嗎?」
    「嗯,準備就緒之後,你可以親眼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會發生什麼事?」
    「就期待明天吧。」光瑠說完,仰望著天空,「真漂亮。這是牧夫座和武仙座,還有北冕座,今晚星星看得真清楚。」
    高行也仰望天空,但光瑠手指的地方並沒有星星。不,應該有,只是他看不到而已。

    第二天晚上,一點過後,白河家一家三口一同來到了音樂廳。
    「在這裡面嗎?」
    優美子露出害怕的眼神問道。
    「對。」高行回答。
    光瑠不再說話。他緊閉雙唇,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高行也牽著優美子的手跟了進去。建築物內很暗,看不清楚腳下,必須小心走每一步。
    「你走慢一點。」
    兒子走得很快,好像走在白天的馬路上,高行忍不住叫住了他。
    走上樓梯,來到高行昨天衝進去後被逮到的音樂廳前。原本以為要走進去,沒想到光瑠走去旁邊的通道。
    「不是要進去音樂廳嗎?」
    高行問,光瑠似乎在黑暗中笑了笑。
    「這裡是觀眾入口。」
    「觀眾?」
    「演奏家要在後台做準備。」
    來到通道盡頭後,光瑠打開了一道大門。裡面一片漆黑。光瑠仍然大步走了進去。不一會兒,亮起一盞燈。強烈的光線讓高行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但光源是光瑠手上的筆燈。
    光瑠看到高行他們的反應後說:
    「即使只有這麼一點光量,是不是也感到很刺眼?人類的生活中充斥了太多的光。」
    高行和優美子也走了進去,沒想到裡面很寬敞,周圍是水泥牆壁,右側有一小段樓梯,應該是從那裡走上舞台。
    「好漂亮的音樂廳。既然已經完工一大半了,怎麼可以因為經費不足而停工。」
    「要在這裡幹嘛?」優美子問。
    「演奏啊,開音樂會。」
    「音樂會?」
    高行想起上次來這裡時,曾經聽到《波麗露》的樂曲。所以,光瑠只是在這裡舉行演奏會嗎?不,他立刻覺得不可能。
    「光瑠,後面那些是什麼?」
    高行發現後面有奇妙的儀器,所以問光瑠。從差不多像小型電視般的箱子內伸出一公尺左右的支柱,前端分成三個部分,分別連結了一個比排球稍微小一點的白球。
    「這個嗎?這個就像是原聲吉他。」
    「原聲吉他?這是怎麼回事?」
    「據說從一九六○年代後半期到七○年代前半期,曾經非常流行民謠。雖然一方面是因為富有訊息性,也造就了很多有才華的人才,但普及的最大原因,就在於可以輕鬆地舉行音樂會。和其他類型的音樂不同,只要一把吉他就可以表演。當時民謠的最大目的,是前往各地戰場訴求反戰,所以需要有機動性。不久之後,從民謠發展出新音樂、搖滾,音樂更加多樣化,現在的年輕人為了聽好音樂去聽演唱會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但並不是拿一把吉他就在觀眾面前表演,而是把三大卡車的機器搬進根據音響工學建造的會場內,只要能夠創造出優質的音響效果,觀眾就會主動上門。但民謠對於培養人們在現場聽音樂的習慣功不可沒,這件事帶給我們一個啟示,想要推廣某件事,就必須具有機動性。因此就需要原聲吉他。」
    「你想要推廣什麼?」
    優美子仍然一臉擔心地問。
    「我想要做的事和以前的民謠歌手一樣,想要傳遞訊息,傳遞超越音樂的訊息,尋找接收這些訊息的人。」
    「超越音樂?有這種東西嗎?」
    「有啊。」
    光瑠把他稱為原聲吉他的奇妙機器移到高行他們面前。
    「你們認為人類的感覺器官中,最進化的部分在哪裡?」
    「眼睛吧。」高行回答。
    「沒錯,但是很遺憾的是,人類幾乎完全沒有用眼睛享受。耳朵可以聽音樂,鼻子也可以嗅聞宜人的香氣,當然,味覺可以讓人類享受飲食行為的樂趣。」
    「因此我透過這個機器進行光的演奏。」光瑠說。
    「也放音樂嗎?」優美子問道。
    「一開始並沒有使用音樂,現在才使用音樂發揮複合效果。」
    「所以,你基本上只用光進行演奏嗎?」
    「沒錯,我認為就像聲音的各種變化可以組成音樂,光也可以做到。」
    「各式各樣的光閃爍的話的確很漂亮……」
    光瑠似乎對父親的回答感到失望,苦笑著輕輕搖頭。
    「漂亮或是不漂亮這種事,對音樂來說,只是音質是否清澈這種程度的事而已,雖然這也很重要,但旋律更加重要。」
    「光也有旋律嗎?」
    優美子瞪大了眼睛。
    「有啊,只是大家都沒有發現而已。」
    光瑠說完,關掉了筆燈的電源。黑暗再度包圍了高行他們。
    「喂!」
    「小聲點,大家差不多快到了。」
    「呃……」
    高行豎起耳朵。聽到觀眾席的方向傳來腳步聲。
    「今天晚上,也有幾位家長一起來,是我同意的。」
    「他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起初我每天晚上都在小學的校舍屋頂演奏,同時傳遞出訊息。發現那道光的人為了尋求那道光,紛紛找上門來。當人數增加後,當然不可能在學校舉辦演奏會。而且我後來知道,能夠靠口耳相傳增加觀眾人數。我在飆車族的團長建議下,把舞台移到這裡,這裡是演奏光的理想場地,不會受到其他光的干擾,也不必擔心被外人看到。而且有一個當時工程用的電源還能夠供應。」
    光瑠的聲音開始移動,接著聽到走上樓梯的腳步聲。
    「要開始演奏了嗎?」
    「差不多了。」
    「不用把那台機器帶上去嗎?」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那是原聲吉他,既然大家都來了,就要使用能夠演奏出最佳效果的樂器。」
    舞台上似乎已經準備了其他裝置。
    「再問你一個問題,你說的準備是指什麼?」
    「說白了……就是觀眾的人數。」
    「有所謂的目標人數嗎?」
    「並不是只要人數多就好,未來我們將會遭遇困難,必須有足夠的人數,到時候才不會被擊垮。」
    「……困難?」
    高行原本想問他是什麼困難,但他還來不及開口,就聽到光瑠走上了舞台。
    數秒後,響起了掌聲。
    「老公……」
    優美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的身旁。她的手指摸到了高行的手背,他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掌聲停止。一陣寂靜。
    接著,舞台上傳來隱約的聲音。像是長笛的聲音。高行知道這首樂曲,就是前一天晚上也聽到的《波麗露》。
    「老公,有光……」
    聽到優美子的話,高行也點了點頭。淡紫色的光從舞台入口的方向不時照了過來。高行牽著妻子的手走上階梯。他們站在舞台旁看著光源。
    「這是……」
    高行睜大眼睛,說不出話。
    舞台中央有一個光環。仔細一看,有十二盞光瑠剛才提到的C燈,像時鐘的數字刻盤般,配置在各個數字的位置。每一盞燈發出燈光,變化出不同的顏色、光度和發光的方式。
    光瑠就在光環後方演奏著鍵盤式的電子合成器。那當然不是普通的電子合成器,而是他在這一年期間,在自己家裡不斷改造的裝置。這是可以同時演奏聲音和光的樂器。
    隨著樂曲的進行,音量越來越大,光瑠在演奏時的動作也越來越大,光的變化更加激烈。
    十二盞燈各自獨立,發出各式各樣的光。時紅時藍,時朱時綠,也有粉紅色和淡紫色,如果由光瑠來說,應該還有石竹色、唐紅色和淺黃色,但這些顏色並不是雜亂無章,而是可以從中感受到某種協調的意志。
    《波麗露》漸入佳境,管弦樂隊在演奏這首曲子時,所有的樂器都會在這裡同時演奏。
    光環增加了光度,不停地閃爍。有時候十二盞燈都發出白色,也有時候所有的燈都熄滅。
    高行發現自己漸漸陶醉其中,所有的思考都從腦海中消失,身體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
    優美子似乎也有相同的感受,她的身體輕輕依偎過來。高行支撐著她的身體,按了按雙眼的眼角,將視線移向觀眾席。
    ──這是怎麼回事?!
    高行忍不住低聲嘀咕。一百名,不,有差不多兩百名少男和少女站在那裡被光的演奏深深吸引,每個人都露出陶醉的表情。他們的身影也在光的照射下變化不同的顏色,彷彿沐浴著七彩的光雨……

    當《波麗露》的音樂響起,光瑠的「光樂」演奏就此拉開了序幕。然而「光樂」讓青少年為之風靡的同時,也將讓光瑠一家人踏入難以預期的危險中!究竟「光樂」是正是邪?令人震撼的真相,絕對不能錯過東野圭吾的最高傑作《操縱彩虹的少年》!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