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溪怎麼了?
野溪怎麼了?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9288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得獎作品
  • 在鳥的眼睛裡,那條綠得最茂盛的曲線,就是我流經的地方。
    我流動著,空氣涼爽新鮮,居民住在高高低低的樹叢中、大大小小的石頭間、急急緩緩起伏的水裡面。

    種子掉在我身上,到不同的地方靠岸繁衍。
    落葉掉在我身上,餵養藻類與居民、也餵養了遠方的海草和海洋的居民。

    我身旁的土地溼潤肥沃,人們開始在這裡耕作。
    但是當大雨來時,暴漲的溪水,會改變我所走過的地方。

    大部分的人似乎不喜歡我動來動去,他們想要塑造規矩一點的溪。
    他們說我「需要整治」,否則會為人帶來損失。

    我變窄了,我光溜溜的,我居然被圍起來了!

    整治之後,居民要喝水該怎麼辦?
    岸邊的土堤變成水泥堤岸,翠鳥要怎麼挖牠的小窩?
    隨著海潮而上的螃蟹寶寶,必須回到溪流長大,可是這種路該怎麼走……
  • 莊詠婷
    1985年生於彰化,目前居住於台東。
    在意生態環境受的傷,盡可能簡單的生活。
    曾任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執行秘書、推廣講師。

    原作《野溪整型記》榮獲2015年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指導,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主辦,國立臺灣博物館協辦的【第三屆十大「節」出綠繪本,第二名】。
  • 【專業導讀推薦序】
    李偉文(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關懷野溪,癥結不在野溪而在人心〉
    廖桂賢(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助理教授),〈期待回復河川生命力的生態復育工程〉

    【各領域好評推薦】
    王家祥(作家)
    王莉萍(台北市大安區古亭國小自然領域教師召集人)
    江慧儀(大地旅人環境教育工作室創辦人)
    李貞慧(水瓶面面,兒童文學工作者暨親職作家)
    呂姮儒(台中市大華國中生物老師)
    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林玉珮(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常務董事、綠繪本召集人)
    林真美(兒童文學工作者)
    胡慕情(記者)
    胡龍雄(蘭嶼鄉朗島國小校長)
    徐仁修(荒野基金會董事長、作家)
    莊維倢(高雄市大樹國小特教老師)
    陳瑞賓(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祕書長)
    陶樂蒂(繪本作家)
    黃郁欽(繪本作家)
    游珮芸(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所長)
    楊勛凱(嘉義市文雅國小教務主任)
    楊維晟(自然生態作家)
    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第八屆理事長)
    劉冠妙(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專案三處處長)
    賴威任(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主任)
    賴榮孝(荒野保護協會前任理事長)
    【專業導讀與推薦序一】關懷野溪,癥結不在野溪而在人心
    文/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李偉文

     當你扭開水龍頭,可曾想過這流出的水中,最高最遠的源頭是來自何處?

     當你問孩子我們喝的水從哪裡來的,答案除了水龍頭之外,聰明一點的或許會答說「ΧΧ水庫」。

    除了划龍舟,除了童玩節在冬山河畔人工化的設施玩水之外,我們似乎都忘記了滋養我們的河流,即便近在咫尺,厚厚高高的堤防也把已經被汙染的河流擋在我們的視線之外,與我們的生活似乎不再相干。

    自古以來,為了取用水的方便,人類大多在溪流附近群居,形成村莊與城鎮,因此,所有古老文明總是會依著河流而形成。

    直到沒多久以前,人們要出城進城,離開家鄉或進入另一個城鎮,感覺是非常鮮明的,因為往往我們必須渡河或者過橋。

    可是隨著都市文明的興起,馬路愈來愈大,橋也愈來愈寬,甚至到現在橋與馬路都分不清了,而且我們的橋幾乎已變成車輛專屬,而不再適合行人使用。車輛走在橋上,往往看不到河流,這些年更是變本加厲,沿著河道興建的快速道路一層疊一層,為了安全,河岸全築滿高高的堤防,至此,河流就從人們生活中消失了!

    我們從小唱的童謠「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除了在當年是事實的描述之外,也是對於美好居家環境的憧憬,的確,山林與溪水原本就是人類最終的撫慰與最原始的鄉愁。可是,曾幾何時,門前的野溪會泛濫,後面的山坡會傾頹、會有土石流?

    美好的憧憬怎麼變成令人戰慄的恐怖家園?

    台灣因為面積小而高山林立,再加上降雨又集中,所以全島溪流密布,卻又十分短促陡峭,枯水期與洪泛期水量差異很大,是台灣自然環境很大的特徵。台灣重要河川共有151條,其中主要河川19條,次要河川32條,普通河川100條,比較小的山澗小溪更是不計其數了!可是絕大部分河川溪流都有水質汙染、淤砂、河岸發展過度……等等問題。

    政府花了很多錢整治河川,但是經費卻很少用在河流源頭地區的水土保持森林保育上,往往只是用很多的水泥建攔沙壩,蓋很高的堤防,最後把所有的河川變成了排水溝!

    因此,災難似乎始終不曾遠離台灣,若是把媒體報導的日期與地點遮掉,檢討的內容似乎年年都大同小異。災難之所以一再發生,原因是政府與民眾都已成了共犯結構。比如說,在選舉選票壓力之下,民意高漲,公權力不張,往往犧牲了整個社會的公平正義,再加上河川治理的政府管理體系紊亂,部門與部門間,中央與地方間,不只無法整合,甚至矛盾百出。

    二十多年前,台灣只有十多條河川有土石流,現在卻有1420條溪流屬於土石流警戒區;同時在中南部,有許多鄉間的工廠排放出巨毒汙染的水直接流入農業灌溉用的水圳,我們吃的米及蔬菜、水果,不知累積了多少環境賀爾蒙,造成台灣非常高比例的慢性病、癌症或不孕症。

    最近這幾年,全世界各國都逐漸感受到因為全球暖化所導致的全球氣候變遷──氣候變得更為暴烈,不管是風力或雨量,在世界各地都屢屢打破當地有史以來的記錄:「百年來最大雨量……百年來最大災難……」似乎年年在報端出現。面對愈來愈不可測的變化,我們過去習慣的治山防洪概念,大概也要改變了!要將傳統「人定勝天,工程萬能」的觀念,轉變為「順應自然,學習自然」,留下人與自然互動親近的緩衝區。

    過去二十年來,台灣山區的河川,已經興建了二千多座攔沙壩,造成無數的災難,難道我們還學不到教訓嗎?其實台灣的海岸原本就靠河溪從山上帶下砂石來維持海岸的平衡,如今這些大量興建的攔沙壩、水庫,已使得海岸補充的沙源減少,海岸從平衡變成侵蝕,再加上沿岸魚塭超抽地下水,也造成今天全台灣十分之一的海岸都有地層下陷的問題。

    天然野溪有急流、深潭、岸邊緩流等等豐富多樣化的棲地環境,同時原來的溪石與兩岸植被,都能夠消減大雨溪水暴漲帶來的災難。

    許多國家近年都在努力恢復河川的天然樣貌。美國佛羅里達州奇士米河曾經在四十年前進行截彎取直工程,不過在完工後發現人工河川帶來更多環境問題與自然生態的破壞,於是在二十多年前又開始進行復原工程,包括拆除河堤、碼頭以及許多人工構造物。

    可是相反的,這些年在台灣各地,看了太多太多令人痛心的例子,許多動輒上千萬上億元,強用水泥所堆出來的治山防洪建設,大多數抵擋不了大自然的威力,必須一次又一次花大筆納稅人的錢來重蓋,通常所保護的建築或民宅,只是少少的幾棟。有時候很感慨,如果公部門能夠多花點心思與當地居民溝通協調,將幾個可以替代的建築設施,往後挪一點,就完全不必施作那些「花大錢、破壞自然,又沒有效果」的堤防或攔沙壩。

    我們可以確定,未來的颱風或雨量,山洪土石流只會愈來愈大,我們絕對無法以人為的力量來對抗大自然,不適合住人的地方就還給大自然,可以不施工,才是最好的生態工法。

    其實,山會崩的地方,人就避開,不要勉強做水土保持工程,水會淹的地方,人也要避開,不要強做護岸堤防。這些讓出的自然空間,在平日就是我們可以做環境教育的場域,不必花大錢去「營建」出人工的「親近」設施,而且,往往這些高高的擋水牆就是阻隔我們接近自然的主要原因呢!

    問題都已經是老生常談了,重要的是要拿出行動,只有地方上的民眾瞭解,人的命運與自然的命運是分不開的,河川的死亡就將會是人類的死亡,這種在地守護的力量若能從短暫的「汙染受害意識」,提昇到長期和持續的「環境生態意識」,這才是台灣各地河川保護能否真正成功的關鍵。

    關懷野溪,癥結不在野溪,而在人心。

    台灣民眾對待河川溪流的態度,就是我們對待台灣的環境,對待自然的縮影。

    看著嗚咽的野溪,思索台灣的未來。

    我們要留給下一代的,是一條什麼樣的河流?


    【專業導讀與推薦序二】期待回復河川生命力的生態復育工程
    文/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助理教授 廖桂賢

     我還記得,去年,當我在網路上看到莊詠婷的得獎繪本《野溪整形記》時的驚豔和感動。因為,終於,有一本讀物,用清晰易懂的方式對孩子進行生命教育,讓孩子了解野溪整治工程的破壞性,並體認溪流是有生命的。另一方面,自己一直以來,就對繪本十分著迷,雖然沒有小孩,但去書店時仍會逛到兒童區,看到喜歡的繪本會忍不住買下收藏。莊詠婷的繪本,完美結合了我所關注的河川議題與我所著迷的呈現方式,怎會不驚豔、不感動呢?那時,好想要收藏這個繪本,打聽之下,得知有可能出版,就開始殷切期盼。終於,莊詠婷的繪本以《野溪怎麼了?》的書名出版了,所以,我感到非常榮幸,能夠為期待以久的繪本作序。

     《野溪怎麼了?》是一本非常具有環境教育功能的好書,不只是孩子要讀,大人也應該看,因為,仍有太多的大人,包括工程專業者,以為河川不過是水道。太多人不知道,任何自然河川都是一個複合、多元的生態系統,滋養無數的生命。這些多樣的生命,就是莊詠婷畫筆下的「居民」,除了魚、蝦、蟹、貝類等水棲生物,還有兩棲、哺乳、鳥類等動物,當然還有各樣的植物與微生物。生命,不但存在於水中,也在河床下、河岸邊、以及洪泛平原上。河川,承載著那麼多生命,卻在許多人眼裡只是水流,甚至只是災害。

     因為不了解河川等同於生命,工業與都市社會以治水為名、以人定勝天之姿,毫無憐憫地、大規模地對河川進行工程整治。台灣,跟許許多多其他國家一樣,絕大多數河川的下游河段都已被整成了高效率的排洪渠道;最悲慘的是小溪流,幾乎都被所謂「三面光」的工法(也就是包括左右兩岸加上河床都以混凝土覆蓋)給徹底水泥化,成為水溝。當下游河段都已全面被整治,整治工程就溯河而上,持續以治水為名,連荒野中的野溪也不放過,被整得面目全非。在台灣,不要說在都市,即便是在鄉下,也難以找到仍維持自然樣貌的溪流。當河川因水泥化而失去生命力,不但人們不願也無法再親近,更失去了自淨功能,無法再為人類提供乾淨的水。

     近年來,台灣公民的環保與生態意識益加進步,許多人認知到河川生態破壞的嚴重性,開始質疑並對抗不當的野溪整治工程。許多不懂生態的一般民眾,也覺得水泥化的河道甚是醜陋,也越來越不能接受傳統「三面光」的整治工程。即便如此,卻未能阻止野溪生態系統被破壞的趨勢。因為,野溪整治開始「漂綠」,灌上「生態工法」的名號。

     在閱讀《野溪怎麼了?》並思考這篇序文之際,我剛好看到了一則標題為〈生態工法護岸 土石取代混凝土〉的新聞,報導新北市以「生態工法」,也就是以就地取材土石的方式,取代傳統混凝土工法來整治野溪,目前已經完成好幾條溪的施作,而且還會有更多野溪將以生態工法整治,並稱這乃是「與自然和諧共存」。這讓我感到非常痛心。許多人也會問,「生態工法不是很好嗎?」表面上看來,意圖仿自然形貌的生態工法比起傳統水泥工法更尊重生態、且更美觀,但是,若野溪附近根本沒有人居住,整治本來就是沒有必要的,即便使用所謂的生態工法,整治的本身就是破壞生態。用所謂的生態工法整治本不需整治的野溪,不會比對都市中的溪流進行三面光工程好到哪裡去。

     如果我們知道,野溪中的每一塊石頭、每一棵倒木、每一處深潭、每一片淺瀨,都是許多生命的家,我們就能夠理解,大規模的人為擾動(包括所謂的生態工法)一定會造成「家破人亡」。如果我們知道,河川生命力與人類永續發展密切相關,那麼,在動輒要求政府以防洪安全的名義來整治河川之前,我們或許會先想想:真的有必要嗎?

     其實,試圖以工程整治的方式來控制河川,讓它們不氾濫,效果只是短期的,而且還有長期的負效果。我從十年前開始研究水患治理議題,動機正是因為看到太多的大河小溪在防洪的名義下被整得慘不忍睹,但水患卻持續發生,因而質疑水患治理是否真得透過河川整治工程不可。我的研究,以及許許多多前人與同儕的研究很清楚地顯示,河川整治無法防止水患,頂多是降低較小規模淹水的頻率;然而,降低淹水頻率的代價卻不小,不但河流生態被嚴重破壞,而且因為河川整治讓人誤以為「永久解決水災威脅」,誘使更多欠缺災害意識的民眾進駐天然易淹水地區,一旦防洪工程無法應付的大洪水來臨,潰壩或潰堤,往往造成更嚴重的生命財產損失。

     更糟糕的是,河川整治是個惡性循環。整治了一個地方,很可能造成另一個地方土壤侵蝕、淹水更頻繁,於是就得整治另一個地方;整治了右岸就得被迫整治左岸,整治這個河段就得整治那個河段。此外,因水流與砂石的不斷沖刷,堤防、護岸、固床工等等工程構造物需要經常維護。在此同時,民眾也養成了依賴性,一有淹水情事發生,就要求政府進行整治。於是,大河小溪的各樣工程,始終沒有停止,就像水患也不曾停止過。整個社會,就被綑綁在這個「永續工程」的惡性循環中而不自知。

     第一批工業化與都市化的國家,包括美國、歐洲、日本、澳洲、 紐西蘭等,早已了解河川生態的重要性,已陸續進行許多河川復育工作,特別是針對那些被埋到地下以及三面光的小河,將它們改造成近自然的樣貌,找回生命力。河川復育,才是生態工法真正需要用到的地方。近年來,韓國、新加坡、甚至中國等亞洲國家也開始展開河川復育工作,相形之下,台灣仍然不重視河川復育,反而是以生態工法來破壞野溪。在台灣「因為要確保排水效率因此不得不整治」這樣的觀念,不僅在工程專業界、在一般民眾心中也是根深蒂固。這種非得馴化自然不可的人定勝天觀念,荼毒我們太深,也許短期內難以根除,但我仍然樂觀相信,透過適當教育或許可以慢慢改進。而這樣的環境教育所需要的,正是像《野溪怎麼了?》這樣的書。

     我真的很希望,《野溪怎麼了?》可以催化出更多類似反思河川整治的書籍。我期待,未來我們看到的「河川工程」不再是整治工程,而是回復河川生命力的生態復育工程。
  • 我生長在小工廠遍布的西邊城鎮,自小只見橙色、黑色的水流著的水溝,溪流是什麼樣子,我無從體會。大學時開始爬山,遇見溪流,是在乾渴悶熱的路途中,最美好的事,毛細孔和喉嚨都在歡呼。(直到現在,煩躁難過時,我還是會讓心返回到那個地方,最喜愛的溪潭,躺在大石頭上,雙腳浸泡入水,聽祂流動的聲音。)但也看見,山上清美的小溪,一路往下蜿蜒,經過人類聚居的地區,逐漸面貌模糊。來到東部居住,日日經過的公路邊,怪手崩解野溪的戲碼直接演給我看,不斷的,一條接著一條。

    在台東有一群同樣不忍心/忍不住的夥伴,每月約好上山下溪,親自去紀錄工程在野溪身上留下的痕跡。然後拿著這民間的第一手資料,拜訪政府部門,提出觀察與想法。感謝有這群夥伴的互相激盪與一同行走,至今慢慢走入水土保持局台東分局決策機制中的一個小角落。

    閱讀更多資料及接觸相關單位,會發現野溪整治的問題在台灣早就講了幾十年,重複到近乎無力。災害的罪魁禍首不是溪,工程的氾濫不是單一因素,是人對土地的錯誤利用,是工程人員的教育訓練裡沒有生態價值,是公務人員難以承擔萬一不做而出事的責任,是審查與監督機制中缺少足夠的生態評估與公民參與,是河川治理體制中不同單位難以系統性整合,是政府部門習慣以快速表面的方式處理問題,是大眾對溪流的疏離恐懼與貧乏理解所共同造成的。

    這本繪本是在這樣踏查和對話的過程中,以圖像進行的一個小整理,簡單講述一段野溪水泥化的歷程。溪流的面貌改變,起於人的念頭,一步一步的,為了保護自身利益,要求政府以水泥建造安全感,到越來越多溪岸的人為活動與建築。對生物和環境本身而言,是居處的消失,自然脈動的阻塞。在暴雨的洗刷過後,人能不能重新思考對待溪流的方式呢?能不能用更寬大的心去看待溪流的存在呢?面對日益極端的氣候、複雜的生態系與深沉的生命,那些工程技術是我們可以去倚賴的嗎?

    複雜的線團,要回歸到人,人的念頭。唯有更多群體彼此溝通對話,溪流的生機才會被喚回。


    【編輯的話】
    台灣屬於海島型國家,溪流、海洋等自然環境的變化,對居民生活存在著重要的影響。本書作者親身實地踏查東海岸野溪時,目睹巨大固床工構、水泥殘骸從溪床被沖刷至海岸、看見許多野生動物的生存掙扎……經反覆思考沉澱後,作者試圖從「野溪」的角度出發,來為讀者說故事,細膩描述仰賴溪流維生的動物和人類,與野溪相處的方式,引領讀者從「大自然/野溪/野生動物」的角度,重新思考「人為治理/水泥化/截彎取直工程」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希望透過這本環境生態科普繪本,一方面幫助讀者吸收豐富的大自然知識、更加了解當代環境議題,一方面培養讀者對於野生動物生存困境的同理心、重新思考人類該如何跟環境共處。
  • 原作《野溪整型記》榮獲2015年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指導,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主辦,國立臺灣博物館協辦的【第三屆十大「節」出綠繪本,第二名】。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