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我的熊貓城主(簡體書)
我的熊貓城主(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28元
  • 定  價:NT$168元
  • 優惠價: 66111
  •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兔爺對自己盡職盡責的鏟屎官非常滿意
    於是它決定給她找個夫君
    看來看去,天下第一城的城主好像不錯
    喂,那位面癱城主請留步!做我的第二鏟屎官怎麼樣?

    (一腳踩空發現的寶藏)+(從天而降的祖輩婚約)
    神偷四代被未婚夫綁架了!
    圍觀群眾成立小分隊,熊貓城主開始認兔作子、花樣追妻!

    繼《萌主有命》後,一枚銅錢再掀萌寵新高度!

    雲喜喜一腳踏空發現神秘寶藏,窮了這麼多年,一下子變身富婆好不習慣!誰知寶貝還沒捂熱就被抓了!被抓竟然不是為了劫財,竟是為了履行婚約!抓她來到墨城的城主墨白總是穿一身黑白裝,像只大熊貓!一天到晚冷冰冰,但是居然戳中了兔爺的萌點!喜當爹的墨白帶著喜喜和兔爺進皇宮、闖江湖,不解風情的熊貓城主能否成功俘獲未婚妻芳心?

  • 一枚銅錢,80後獅子女。筆下人物賣得了萌耍得了二,玩得了小清新走得了重口味。以填坑為己任,以治癒為目的,一心一意不虐心。已出版作品:《芍藥客棧》、《萌主有命》、《萌主有命2》等。
  • 第一章  被只熊貓抓走了

    喜喜和兔爺被一隻熊貓給抓走了!

     

    第二章  逃離墨城大計畫 

    墨白猛地站起身,身上的胡蘿蔔滾落滿屋。

     

    第三章  孔雀城裡花孔雀

    墨白回頭看去,喜喜的臉已經綠油油的了。

     

    第四章  熊貓城主喜當爹

    兔爺不是簡單的兔爺,它是喜喜的兒子。

     

    第五章  危機重重太子府

    什麼?喜喜變成了殺人兇手?

     

    第六章  蓋世英雄大熊貓

    我要是沒了一半胸,你還娶不娶我?

     

    第七章  壓寨夫人雲喜喜

    你做壓寨夫人,我做寨主。

     

    第八章  山賊窩的山大王

    你所做的一切,我都不驚訝。

     

    第九章  塵封的秘密盒子

    埋藏在倉庫裡的盒子,裡面有一對分離了六十年的戀人。

     

    第十章  熊貓也會說情話

    哪怕真有一日分開,我也會找到你。

     

    第十一章  一家三口是兔妖

    兔爺踹了一腳鈴鐺,快出來打架啦!

     

    第十二章  城主豆腐不好吃

    墨白的臉終於不可阻擋地紅了。

     

    第十三章  百寶樓的拍賣會

    城主大人你摸過幾個姑娘的小手?

     

    第十四章  十面埋伏不分離

    她相信墨白一定不會丟下自己。

     

    第十五章  坑人的皇族公子

    他死我死,我死也要護他不死。我生是墨家人,死是墨家鬼。

     

    第十六章  神醫和包菜姑娘

    她是墨城的護衛,我是墨城的大夫。

     

    第十七章  詭異的避暑山莊

    兔爺是墨白的了,但墨白是她的呀,所以兔爺還是自己的。

     

    第十八章  六十年後的了斷

    教她的人可是墨白,天下無雙、天下第一的墨白!

     

    第十九章  世上已無還魂丹

    天底下最好的大夫都救不了我,不要讓我有遺憾。

     

    第二十章  喜喜的熊貓城主

    從此以後,便要以他之姓,冠她之名。

     

    番外兔爺之我有家了

    你還真當自己是大爺了,那叫你兔爺好不好呀?

     

    番外包菜姑娘的春天

    以前他在崖底是隱居,現在他也認為自己在隱居,只是隱居的地方,是她的心。

     

    番外傳奇祖輩是知己

    待日後兩家結為親人,就是他和他光明正大喝酒談天的時候。

  • 第一章  被只熊貓抓走了

     

    喜喜和兔爺被人綁票了。

    準確地說,是當時喜喜拿著一根胡蘿蔔要喂兔爺,突然一群黑衣人從客棧牆上跳了下來,像抓魚那樣撒下一張網。本可逃命卻被胡蘿蔔迷了心竅的兔爺一躍而起,一口咬住喜喜手裡的胡蘿蔔,然後一人一兔就同時被兜進漁網團成團塞進了馬車。

    現在兔爺正抱著胡蘿蔔蹲在喜喜面前啃得正香,對全身趴地臉貼木板的她視而不見。

    喜喜在心裡怒駡,死兔子,你家主人就要被人剁了,你還不給我咬繩子,等我一鬆綁就把你燉了。

    可現在那些黑衣人並沒有要給她鬆綁的意思。

    從馬車軲轆轉動作響和外面由喧鬧至平靜的聲音來判定,馬車應該是從繁華街道穿過了城門,再進入稍微安靜的郊外。郊外還偶爾有商客往來的說話聲,直到那些聲音也消失,車子突然顛簸起來,抖得她像炒鍋裡的豆子翻滾——上山道了。

    喜喜被震得直哆嗦,對著兔爺長歎一口氣——墨家要亡我。

    墨家的祖宗據聞是墨子,攻城戰和防禦術天下聞名。墨家當年隨開朝皇帝征戰八方,皇帝登基,封地墨城。久而久之,墨家勢力坐大,連朝廷都要忌憚三分,而現任城主墨白年輕有為,行事果敢,短短三年更將墨城勢力拓展三倍。聽說現在已經到了墨家稍有動作,太子就要少吃兩碗飯對月流珠的地步——生怕皇帝老爹給自己掙下的家業一眨眼就被墨家奪走。

    在一個月前,喜喜才不關心會是墨家奪了天下還是天下奪了它,直到有一天,鄰居投訴她家塵封已久的倉庫鬧耗子,耗子還鼠膽包天跑去自家偷糧食。懶了十七年的喜喜只好拿著掃帚去打掃倉庫。

    誰想倉庫竟然有個窟窿,喜喜一腳踩空,滾進深不見底的深洞,差點摔斷三根肋骨。

    喜喜昏迷後醒來,一睜眼就被面前堆了四壁的金銀珠寶閃瞎了,連從她腳下逃竄的耗子也沒法吸引她的注意力。

    雲家祖孫四代開當鋪,到了喜喜這代,已經窮得叮噹響,可沒想到祖上三代如此有出息,竟然搜羅了這麼多璀璨奪目的寶貝,看得喜喜頓覺化身富婆。

    正當她喜滋滋地數著各種稀世珍寶時,一本小冊子入了她的視線,翻開一看,扉頁署名“雲飛天”,旁邊小字“妙手空空”。

    喜喜盤腿沉思許久,恍然——雲飛天是太爺爺的名字啊。她再沉思,又恍然——妙手空空可不就是七十年前名震江湖讓各路人馬變成慫包的絕世大盜。

    那可是上可偷國庫,下可偷內褲的飛天大盜!

    喜喜手一哆嗦,冷汗涔涔,再看看這環境,這冊子,這字跡……難道自己的太爺爺就是妙手空空?!

    雖然妙手空空過世多年,但是他跟墨城鬥法二十年的傳奇事蹟,經久不衰,到現在還是說書人的經典話本。

    據聞,妙手空空最大的樂趣就是偷墨城的東西。

    因為墨城老城主曾揚言妙手空空算個屁,墨城的防禦才真是絕。

    於是墨城就成了妙手空空最愛去的地方,不管老城主把東西藏在哪裡,他都能找到並且偷走。

    墨城當然不會甘心,妙手空空來一次就全面升級一次主城防禦能力,鬥了二十年後,墨城的防禦術更為精湛,各種玲瓏機關能困鬥獸,名聲之大,八方國君都派人來請教。然而這對妙手空空來說並沒有什麼用,他照樣來去自如。墨城眾長老眾護衛已經從二十年前的“我靠,妙手空空又來啦!大家拎傢伙上!”完成二十年後的“噢,妙手空空又來玩啦,要不要喝口茶再走呀?”的淡定轉變。

    直到有一天,老城主過世了。頭七那日,有人發現老城主的牌位前不知何時多了一壺酒,守在靈堂前的眾高手誰都沒有察覺到是誰送來的。

    也是從那時起,妙手空空再沒有在墨城出現過,也消失在了江湖上,成為一個傳說。

    可誰能想得到,那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太爺爺。好好的飛天大盜不做,竟然邁入當鋪這種沒前途和錢途的行當,真是太沒志氣了。

    喜喜仰天長歎。她又想到爺爺每次都很崇拜地跟她說他爹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真品贗品……現在想想緣故,簡直心驚膽戰。

    而現任城主那個混蛋,什麼時候不送請柬,偏偏是在她發現太爺爺秘密的第二天送。

    早上一開門,一個牛高馬大的男人就遞來燙金請柬,面無表情地開口:“在下墨城中人,城主想請雲姑娘去一趟墨城。”

    自覺身份暴露的喜喜嚇得兩眼一黑,暈過去了。

    半夜她收拾好包袱拎著籠子準備帶兔爺逃命,結果墨家護衛已經把這裡圈成了豬圈,根本逃不出去。

    經過一個月的拉鋸戰,總算讓她找到銅牆鐵壁的破綻,順利逃出永樂街。可沒過兩天,她就在客棧被抓了。

    喜喜現在躺在馬車裡,心裡的陰影面積已大如銀盤。她才剛過完十七歲的生日,老天也太薄待自己了。

     

    他們肯定知道自己是雲飛天的曾孫女,所以才上門來找。他們一開始對她友好邀請,只是為了套出墨城丟失的百件寶貝吧,見她不吃軟不吃硬,於是惱羞成怒,把她綁了,準備對她進行折磨,逼問出寶貝下落,然後……

    好像想太多了。

    喜喜用腦袋碰了碰兔爺:“你的門牙此時不用更待何時,張嘴,讓我磨繩子。”

    兔爺被她推得歪了歪身子,瞥她一眼,慢吞吞蹲回原地,繼續啃胡蘿蔔。

    “你就不怕被燉了嗎?張嘴,亮出兔牙。”

    兔爺依舊不理她,天大地大,胡蘿蔔最大。

    直到整根胡蘿蔔被啃完,它才心滿意足地抖了抖球狀尾巴,身子一歪,前爪微蜷,準備睡覺。

    喜喜:“……”

    人跟動物果然是沒有辦法溝通的,早知道還不如養條旺財,至少可以幫她咬人,關鍵時刻還能咬繩子。

    半個時辰後,馬車終於下了山道,像是駛向了一條平穩大道,車子沒有再顛簸得厲害,跟她之前查的墨城路線地形一致,讓她更加肯定心中猜測的目的地。

    墨城在山清水秀的江南一帶,主城占地萬頃,掌控六十餘州。用史書上的話來說,那就是“割據一方,隨便稱王”,也難怪太子要吃不下飯了。換作是喜喜,也要憂心忡忡寢食難安。

    一路走走停停,除了繩子沒離開過她的身,吃喝還是很禮待的。半個月後,終於抵達墨城,而喜喜……胖了五斤,硬生生養出了嬰兒肥。兔爺也因吃好喝好,變成了一個雪球。

    一人一兔兩個胖子被送進墨家莊內,等著傳說中的城主過來。

    城主外出辦事未歸,要明早才回來。於是兩“人”被移送到偏房,綁在身上的繩子終於鬆開了。給喜喜解繩子的是個花容月貌的妹子,滿臉帶笑地跟她道歉:“那些傢伙真是太不懂得憐香惜玉了,竟然綁了一個小姑娘半個月,早知道該我親自去,就不會鬧出誤會了。”

    對被粗暴對待了半個月的喜喜來說,這些話簡直就跟夏日裡的山澗清水般悅耳,聽得她感動不已,淚水漣漣。

    白煙收拾好被子出去時,又回頭嫣然道:“不要離開這間屋子喲,否則你和你的兔子都會變成手撕包菜哦。”

    喜喜:“……”

    兔爺:“……”

    墨城的人果然都是人面獸心!

    喜喜盤腿坐在床上,摸著兔子的毛,開始琢磨逃跑大計。想來想去好像都是死路一條,她最終放棄,身體一倒,睡覺。

     

    “哈!”

    “喝!”

    “哈!”

    大清早就傳來整齊劃一氣勢如虹的聲音,吵了半個時辰還沒停。喜喜忍無可忍揉揉眼起身,迷糊了好一會兒,抱起兔爺開門,見門口沒人,也沒有看見威脅要將他們做成手撕包菜的那姑娘,挪了挪腳尖,順利踏出了第一步。

    循聲往那像是操練的場地走去,穿過院子,又走過大殿,喜喜才終於明白為何離得這麼遠,還能聽見那麼大的動靜。

    眼前練武場上,數不清的刀劍齊揮,動作如出一人,看得她咋舌不已。而前面高臺上,一人獨站,定如松柏看著前方。

    “那位就是城主大人。”

    喜喜偏頭看去,說話的正是那個包菜姑娘。她仍是滿眼笑意,卻硬生生讓她看出殺氣來。姑娘,頂著一張天真善良的臉內心卻黑暗無比這是犯規的。喜喜回頭看去,盯著那人。

    風聲颯颯,眼前男子衣袂飄飛,墨發不束緞帶,隨風輕揚。他背影挺拔,從身材來看,實在是個美男子,就是不知道正臉如何。正當喜喜想他一回頭會不會嚇死一頭牛時,前面的人像是聽見了動靜,緩緩轉身。

    白皙面龐上一雙墨色眼瞳滿是疏離,還沒靠近就似將人拒絕在百里開外。他裡著月牙白銀紋長衫,外罩鴉青色長袍,寬袖飄蕩。不可否認,墨白風姿俊秀,是個走在街上不會被人群淹沒的美男子。

    只是……穿這麼多,在這蟬鳴未絕的五月天裡,看得喜喜要熱死了!

    外面烈日高照,吹入廳堂的微風也夾著夏日酷熱之氣,撲了喜喜一臉,然而此時她正冒著冷汗,完了,進了狼窩吾命休矣。

    白煙以為她熱,風姿綽約地走上前遞了一條香噴噴的帕子給她擦汗。喜喜哆嗦著接過,拭去額頭冷汗:“不知城主大人找我所為何事?”

    他要是開口就問太爺爺的事,喜喜就把懷裡的兔爺甩他臉上,然後掐住他的脖子脅迫他放自己出去。

    等等,莫非墨白的武功據說已經出神入化,神鬼不近了?

    這樣想著,喜喜內心忐忑不已。

    墨白雙眸淡漠,一臉冰山模樣,開口也是冷冰冰的:“我有一事要說。”

    “您說。”

    “皇宮近日收到一件南海玉觀音,請我去一辨真偽,你跟我一起去。”

    喜喜一抖,差點沒從凳子上摔下去,這件事簡直比進了墨城還要危險。

    南海玉觀音是一尊觀音玉像,玉自然是上好難尋的白玉,但貴重之處不在玉質,而是雕刻之人,是鼎鼎大名的玉手觀音。玉手觀音一生精雕了十件佳作,件件貴抵城池。而這南海玉觀音玉雕,是她耗盡畢生心血所雕刻成的最後一件玉雕,其珍貴不可想像。

    辨別珍寶實在不算什麼難事,難就難在那件珍寶現在不是在別的地方,而是在皇宮。

    朝野上下誰不知道現在老皇帝已經半隻腳踏進閻王殿了,各路人馬蠢蠢欲動。可老皇帝精明了一輩子,臨死之前當然要再精明一把。這個時候用辨別玉瓶真假的理由召墨白進宮,這不是明擺著要除掉後患嗎?

    那喜喜怎麼可能跟著他一起去赴鴻門宴,她可沒這麼傻。

    “我不去。”

    白煙在旁笑盈盈道:“你必須得去。”

    “為什麼非得找我去?”

    “因為這是我們城主的命令。”

    喜喜差點沒直接啐她一口。

    墨白:“混個臉熟。”

    混臉熟是什麼鬼,我跟你不熟好不好。喜喜腹誹,跟皇帝混什麼臉熟,她義正詞嚴地道:“我不去!”

    “看來你還沒想好,白煙,給她安排房間。”

    “是,城主。”

    喜喜咬牙,這種事用腳趾想都不可能想好,哪怕是讓兔爺想,它也是立刻搖頭的好嗎!

    喜喜被包菜姑娘押送回房時,抱著兔爺好不憂傷。看來墨白果然是知道她的身份的,否則怎麼會在市井之中獨獨找上她。而且他還堅決要求她同去,難道他覺得自己是妙手空空的後代,輕功必定不錯,所以能助他一臂之力成功離開皇宮?

    這理由也太扯了。

    而且她到底會不會武功,他這種高手會看不出來?

    當務之急是離開這裡,她絕對不能去赴鴻門宴。

    喜喜戳了戳縮成一團要睡覺的兔爺:“你往門口左邊跑,引開敵兵,我往右邊逃跑吧。”

    兔爺不理她,挪了挪小短腿,仿佛在說:“別動本大爺。”

    喜喜拿胡胡蘿蔔戳了戳它,還沒開口,就見它立刻睜開了眼,直勾勾地盯著胡蘿蔔,張嘴就要咬。她立刻抬手,指了指門口。

    兔爺小眼一亮,後腿一蹬,跳下凳子快速往外沖,轉眼就消失在了大門外。

    喜喜放輕腳步走到門口,探頭看去,結果發現那守門的人巋然不動站著,根本沒有去追兔爺的意思。

    果然把希望寄託在兔爺的美貌上是不可能的。

    “我兔子丟了……”喜喜趴在門上帶著哭腔道,“我家兔子丟了,你們能幫我找回來嗎?”

    喜喜演技滿十分,兩個護衛不約而同看去。

    她雖然沒有妲己之貌,但好歹也是天生麗質,見他們隱有動搖,以袖掩面,嚶嚶哭泣:“我的兔子……兔子……”

    兩護衛對視一眼:“……我們這就幫姑娘找去!”

    一眨眼,他們也跟兔子一樣跑了。喜喜抬起頭,彎嘴一笑,沒有武功和輕功,有演技也是能走遍江湖的,當然,前提是看臉。

    她思量片刻,剛才包菜姑娘押送她過來的時候是右邊,右邊往來的人很少很少,如果提早觀察避開往來的下人,應該能順利前進一小步。

    待她找個安全的地方藏兩天,等兔爺循著她的氣味……不對,循著胡蘿蔔的氣味找到她,會合之後,估計他們在附近搜索的警惕心也沒了。然後她再前進一小步,一點一點往前挪,終有一天會出去的。

    喜喜滿懷信心地踏前一步,餘光突見一道紅色魅影閃過,風一般落於背後,一指點在背上,然後她就不能動了。

    那紅影子聲音幽幽的如鬼魅,在她耳邊吐著冷氣:“我說過的喲,你們要是敢亂跑,我就把你們變成手撕包菜。”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