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末(幸福典藏版)
末末(幸福典藏版)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內容簡介: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深情姊妹作
    青春文學天后趙乾乾《末末》幸福典藏版
    收錄近萬字全新番外篇〈不配〉、〈林直存醫院歷險記〉

    司徒末,堅強獨立,好一朵美麗的鏗鏘玫瑰花。
    她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是姦淫擄掠了,不然不會攤上這麼個毒舌男。

    顧未易,天生涼薄,桃花不斷卻沒有哪朵能開到心上。
    他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是殺人放火了,不然老天不會這麼懲罰他。

    顧未易並不喜歡和別人一起住,他受不得人吵。
    連他媽都說了,以後誰嫁你誰倒楣,那陰陽怪氣的脾氣全是像你爹。
    當時是鬼使神差地就讓司徒末住了進來,有她的進駐,房子好像就不單只是遮風擋雨的建築了。
    司徒末對於他來說,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氣場很合吧,感覺她在家裡的存在特別地理所當然。

    末末瞪他,「那現在給你答案好了,我不要和你在一起。」
    顧未易也瞪她,兩人頓時呈現像漫畫中的場景——長短腿之瞪。
    最終在兩人眼睛都要脫窗之際,顧未易咬牙切齒地說:「一個星期就一個星期。」
    末末得意地笑,把茶杯塞回去給他,說:「你慢慢賞雨,我去刷牙洗臉。」
    她進了浴室,顧未易把杯子重重地放在窗沿上,為自己的衝動而懊惱,
    他表白為什麼不能選個燈光好氣氛佳的時機,不然至少等女主角刷完牙洗完臉……

    「你的微笑,喧囂了我整個青春。」
    前路似乎漫長悠遠,前程總是迷茫未卜,
    但如果能一直這麼牽著手,就不怕了吧?
    門被輕輕地關上,末末微笑著閉上眼睛:「顧未易,我想嫁給你了呢。」

    「未」和「末」——這兩個字長得太有夫妻相了,
    好像不結婚都對不起人家的長相似的!

    【典藏版全新番外】
    ◆〈不配〉——渣男傅沛的什錦糖愛情:我永遠會怕我吃不到的那種味道才是我最喜歡的味道。
    ◆〈林直存醫院歷險記〉——人氣偶像與搞怪醫師的爆笑情緣:海綿寶寶到底屬不屬於海綿體?如果屬於的話,就是你的腿上畫了個海綿體?


  • 趙乾乾
    趙是我爹以及祖宗十八代的姓,是個好姓!

    乾乾取自《易經》乾卦:「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想知道釋義的,請自己去百度。以上卦象釋義基本上和我的人生觀沒關係,晚上我不會警惕,只會睡大覺。取這個名字是因為文學課上打了瞌睡,突然驚醒時教授大人正在講這卦,順手抄了這兩個字,以示緣分。

    相信緣分相信愛情,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以及食物。
  • 後記
    《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寫的是前言,所以我想這一本應該要寫後記,代表有前有後,身材姣好。
    這小說是在《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之前寫的,寫完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了,那一年,很多人還沒開始追女孩我就開始寫這個了……我只是想說,有不足的地方,請原諒我當年年少無知,或者現在年老癡呆……。
    我記得那時我準備大學畢業,覺得前途很迷茫,每天唯一的精神寄託就是看美劇和寫這篇小說,然後夢想著,有一天,它會被印成鉛字,出現在書店裡。那時候覺得,如果這個夢想能實現,一定美好得讓我想罵髒話。夢想還真的實現了,而我卻沒有了想罵髒話的激情,真是他媽的。
    我想我要不要談一談司徒末和顧未易,我想還是不要了;我想我要不要談一談這本書,我想還是不要了;我想我要不要談一談我這個人,我想還是不要了;我想我要不要談一談愛情,我想還是不要了;我想我要不要談一談人生,我想還是不要了。總之,這是一本關於愛情的小說,而我想作為一個寫作者最了不起和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我在寫廢話,你們卻愛看,愛情大概就是,大家都愛著的古老而悠長的廢話。
    趙乾乾
  • 目次
    末末

    番外
    林直存的情歌
    關於我們仨
    不配
    林直存醫院歷險記

    後記

  • 文摘
    日子不緊不慢地過著,顧未易這人也奇特,表白完了後也沒什麼後續動作,既沒對她特別好,也不催著她給答覆,頂多就是有時候會端兩杯茶招呼她一起喝。像今晚,兩人都在家,但他在他房間看書,她在她房間做畢業紀念冊,老死不相往來的死樣子。
    中間末末還特地到他房間晃了一晃說要借Photoshop的教學書,顧未易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給她,還強調了兩句:「這是中級的,妳看不懂的話再過來問我。」
    末末的小女生心思沒被領情,有點訕訕:「哦,好。」
    她走出房間顧未易才嘆口氣放下書,最近他是愈來愈沒出息了,只要司徒末一出現,他睜大眼睛就是一個字也讀不進去;只要她對他一笑,他的腦袋「轟」的一聲就蒙了,像是漩渦裡打轉的葉子,滿腦子的梨渦淺笑。
    末末回到房間就覺得懊惱,自己明顯地沒隔壁那座大佛沉得住氣。她正在把書翻得嘩啦啦作響的時候,顧未易抱著衣服從對面房走出來,看了她一眼說:「司徒末,書沒得罪妳吧?」
    末末白他一眼,懶得迎戰他的挑釁。顧未易聳聳肩,無趣地進浴室去洗澡。
    十來分鐘後,末末邊研究書邊做紀念冊,聽到門傳來「叩叩」兩聲,抬頭。
    顧未易倚著門擦頭髮,水滴滴答答地滴在他肩膀上,秀色可餐。
    末末瞪他:「幹嘛?」
    顧未易:「妳可以進去了。」
    末末摸不著頭腦:「進去哪?」
    顧未易皺眉:「妳不是要上廁所?」
    末末更暈了:「沒啊。」
    顧未易沒好氣:「沒?那妳一直敲門是怎樣?」
    末末警覺地坐直:「沒啊,我都沒離開過房間。」
    顧未易狐疑地看她,哼了一聲:「幼稚!我一點都不怕這個。」說完再補瞪她一眼就轉身回房。
    末末這下可傻了,他不怕,可是她怕呀。司徒末有兩大弱點:一是見不得人哭,二是怕鬼。她能打蟑螂打老鼠,但就是不能聽到任何有關鬼神之說,一聽就渾身汗毛齊齊起立。
    末末在房間裡試圖冷靜一會兒,總覺得窗戶外有影子,床底下有聲音,好像門都用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在慢慢移動,她實在是受不了,連滾帶爬地滾進顧未易房間,淚眼汪汪地問:「你剛剛騙我的吧?」
    顧未易從電腦前轉過來看她:「看不出妳是演技派的啊?我說了我不怕,別浪費精力了。」
    末末一下子腿軟了,「顧未易,我真沒騙你,你也別騙我,我真怕這個。」
    顧未易撇嘴,「誰騙妳啊,沒敲門就沒敲,當鬼敲好了。」
    末末腦袋一片空白,眼淚就掉下來了,「哪有鬼啊,你別亂說……」
    顧未易傻眼,他還真沒預料到她會哭的,她被摩托車拖了幾米都不哭,這樣就哭了?手忙腳亂地去拿紙巾,胡亂地抹著她的臉,慌亂地道歉:「沒有,真沒有,我逗妳玩的呢,對不起……妳別哭呀……求你了,別哭。」
    末末邊哭邊躲他胡亂抹他臉的手:「你王八蛋,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死都不要。」
    他完全是慌了心神,諒他再天才也料不到事情會這樣發展,諒他再天才也是個見了喜歡的女孩子流淚就腳軟的人。也就是說,這種非常時刻,智商已經拋到九霄雲外,剩下的只有本能,本能讓他摟住她,本能讓他捧著梨花帶淚的小臉,本能就吻了下去。
    顧未易的眉眼,折射在末末噙滿淚水的眼眸裡,蕩漾。
    司徒末的氣息,縈繞在顧未易呼吸慌亂的鼻間,回蕩。
    四片唇分開之後,尷尬……
    顧未易清咳一聲:「現在不怕了吧?」
    「啊?」末末反應比平時遲了那麼零點五秒,紅著臉:「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顧未易笑,「沒有賞我巴掌,所以是我女朋友了吧?」
    末末嘆了一聲:「你怎麼行為那麼像黃狗圈地盤?」
    顧未易彈了一下她的腦門,「有妳這麼說話的嗎!」
    末末揉著額頭瞪他:「我腦子壞了。」
    顧未易幫著揉,「沒事,本來也沒好過。」
    末末支開他的手:「離我遠點。」
    顧未易還是湊過去,涎著臉:「女朋友呢,怎麼能離得遠呢。」
    末末白他一眼,「我還沒評好分數呢。」
    顧未易:「沒有評分了,我表現良好,保送了。」
    末末:「你不說表現良好我還忘了呢,幹嘛嚇我?」
    顧未易:「我哪知道妳真怕啊,我就逗妳玩而已啊。」
    末末恨得牙癢癢:「道歉!」
    顧未易很大方地:「對不起。」
    末末噘嘴,「就原諒你這麼一次,今晚你負責洗衣服,明天早餐你負責準備。」
    顧未易笑:「這還沒過門呢,妳就開始指使我了啊?」
    末末拍拍他,「你早該有覺悟,我對男朋友可是壞得天理難容。」
      
    第二天,末末六點多的時候就被電話吵醒,鐵哥讓她馬上換好衣服去機場接林直存。末末腦子還沒清醒過來就換上衣服出去了,在前往機場的路上才想起給新上任的小男朋友發條簡訊,讓他不用準備早餐了。昨晚好笑,兩人都是一副新手上路的樣子,剛開始還扯些有的沒的,後來一沒話聊,就開始手足無措起來,一個房間裡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後末末是用逃的離開他房間。
    末末一面四處張望尋找林直存的身影,一面在心裡默默詛咒他擾人清夢,明星了不起呀,明星就非得坐大清早的飛機,有那麼怕被人拍嗎?那麼怕被人拍就不要當明星呀!又要當明星又不想給人拍,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我在這裡。」有點冷淡的聲音從末末身後傳來。
    末末轉頭,她身後站著林直存和他的助理,他穿得挺低調的,T恤牛仔褲,不過不愧是明星,感覺還是有那麼點閃耀的地方沒有被掩蓋住。據說上次那個電腦不停重啟的眼藥水廣告獲得了不錯的迴響,所以廠商決定找他拍一系列廣告,這也就意味著末末和鐵哥將要和林直存合作很長一段時間。末末對於這個安排是不滿的,她好歹也混進了廣告業一個多月了,迄今只見過林直存這麼一個明星,叫她怎麼有顏面見江東父老呢?
    末末客氣地招呼:「林先生你好,我是智里廣告公司的司徒末。」
    林直存點頭:「你好。」
    末末帶著他到下榻的酒店,走出酒店門的時候電話就響了,顧未易。她深吸了一口氣,用她能擠出的最甜美的聲音:「喂,未易?」
    「呃……妳還好吧?」顧未易停頓了一下才說。
    末末一頭霧水:「什麼還好?」
    「妳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他帶著濃濃笑意的聲音傳過來,燒紅了末末的耳朵。
    她明知道他看不到,還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顧未易,你找死是不是?」
    電話裡傳來他爽朗的笑聲:「不錯,總算正常了,妳怎麼這麼早就出去了?」
    末末沒好氣地說:「還不是某位大明星,為了躲記者和影迷提早兩個小時就出現了。」
    「上次妳喝醉打電話讓我去接妳的那個?」
    末末這才知道原來是林直存打電話給顧未易的,說:「是他啊,我還以為是鐵哥呢。」
    「我不跟妳說了,我去實驗室了。妳晚上早點回來。」
    「啊?好,拜。」末末被措手不及地掛了電話,有點失落,她似乎找了一個相當不解風情的男朋友。
    末末回到公司的時候剛好遇到鐵哥和曉晴學姐在吵架,她的桌子就在學姐旁邊,她在茶水間裡躲了好久,最後不得已還是得回到辦公桌做事。他們拍桌子拍到末末的鍵盤都在震動,最終總算是惹來了那位神祕的老闆——孫經理。末末只有在面試的時候跟他打過交道,後來偶爾遇到時打招呼,據說這位經理是公司的元老級員工,但是一點都不平易近人,所以大家一般都躲著他。
    孫經理一出動就把曉晴學姐拎到辦公室裡去了,末末不明白為什麼拎的是學姐不是鐵哥,很明顯的鐵哥也不明白,他憤憤然地和末末抱怨:「司徒,我不就是忘了什麼交往紀念日嘛,有沒有這麼嚴重?真搞不懂妳們女孩子在想什麼!」
    末末對這樣的問題只能聳聳肩,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同情。鐵哥還是絮絮叨叨地在抱怨著什麼,他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很著急,「司徒,下班後有事嗎?」
    末末想了一下:「應該是沒什麼事。」
    「那陪我去買生日禮物。」
    「買給誰?曉晴學姐嗎?」
    「對。」
    末末覺得其實鐵哥挺疼學姐的,她隨口問:「學姐什麼時候生日啊,我也送點什麼吧?」
    鐵哥大手一揮:「妳不用送。」
    「為什麼?」
    「她的生日應該是上個星期。」
    「……」

    末末下班後陪鐵哥去買了一條項鍊送給學姐,鐵哥作為回報請她吃了一頓飯,她吃飽回到家,開門進去就感受到一股火藥味,顧未易雙手環胸坐在飯桌旁,桌子上是滿滿的一桌菜。
    末末心虛地打哈哈:「你今天這麼早回來啊?」
    他冷冷地說:「過來吃飯吧。」
    末末本想說我吃過了,但還是坐了過去,動了幾下筷子,諾諾地問:「你自己做的嗎?」
    他抬頭:「我不是答應了早上給妳做早餐?」
    「哦。」末末恍然大悟,然後又埋頭動幾下筷子,這清蒸排骨做得不錯,可惜她現在很飽,吃什麼都是煎熬。
    顧未易冷眼瞧她那挑挑揀揀的樣子,火不打一處來:「妳是不是吃過了。」
    「呃……我……」末末突然又理直氣壯起來:「你又沒說要回家一起吃飯。」
    他把筷子重重地放下:「我不是說下班早點回來,妳不是說好?」
    「我以為你只是隨口說的,一般人說早點回來就跟說有空一起出去玩一樣,回答的人都會說『好』啊。」
    顧未易的臉徹底冷了下來,「既然妳吃飽了就別吃了。」
    末末委屈又火大,瞪了他一眼後起身離開。
    兩人就這樣轟轟烈烈地展開了他們第一次的冷戰。

    末末回到房間就後悔了,好歹他也做了一大桌子菜等她,雖然臉臭了點,但實在是沒必要和他認真,而且,他們能夠這麼相處的時光也不多了吧?再說,這才交往第一天呢,就鬧起來了,真是不吉利啊。她遲疑著走出房門,倚著廚房門看他收拾碗筷,挺有那麼點架勢的,尤其是他身上的圍裙,粉紅色的,特美好特和諧。
    顧未易是個做什麼事都很專心的人,連洗碗也是,一個個仔細刷,刷完還要拿到眼前檢查一下有沒有刷乾淨。末末看著他那麼高的個子,俯著身子在洗碗臺上刷碗,脾氣一下子就消了,輕輕走過去,從背後環住他的腰,臉貼在他的背上。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