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宗教類

    • 命理

    • 術數

    • 占卜

    • 命相

    • 風水

    • 預言

    • 靈異奇聞

    • 禁忌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望穿前世今生【十週年典藏紀念版】
望穿前世今生【十週年典藏紀念版】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75263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一般分類宗教命理 > 命理 > 預言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望穿前世今生》系列,熱銷十年,銷售突破十萬本!
    感謝讀者支持,推出全新「十周年典藏紀念版」!

    增訂收錄新版作者序
    作者十年心路後記

    陰陽眼,讓她承受許多苦難與誤會,如今這些生命之苦,淬練出她獨特的生命智慧
    從她口中詮釋的鬼,打破一般人對鬼魂的想像與恐懼。
    集結數十年的神鬼經驗,一位通靈占卜師最真心的告白。

    本書透過一則又一則真實的故事,
    就像一面又一面的鏡子,照亮人心,看清自己內在的寶藏與力量。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並不知道,我看到的世界和一般人不同,我的媽媽不明白我為何如此,我的哥哥姐姐只覺得我愛編故事,只有我的爸爸相信我說的,並安慰我是好福氣,才有能力看見跟別人不同的世界。
    未來會如何,我不想運用我的天賦預先得知,對我而言,生命的許多經歷,不斷地教會我,在每一刻的當下,重要的不是擁有先知般的能耐,而是我是否依然能夠保持高度的幽默感,去承擔、欣賞人生的喜樂與痛苦。

    小時候家裡很窮,某次意外發現跟著送葬隊伍可以撿到錢,當我第三次去墳場幫忙時,看到一個老太太,穿著紫色旗袍領的衣衫,唇形塗得很小,最特別的是,下嘴唇還黏著一個銅板,這位老太太跟我招手後,就走向墳墓裡。
    我心裡覺得怪怪的,就問旁邊哭得很傷心的阿姨:「死掉的人是妳的媽媽嗎?」
    阿姨就回答我說:「是。」
    我心裡想,走進墳墓裡的那位老太太,應該就是這位阿姨的媽媽吧。
    我問阿姨:「妳的媽媽嘴巴上為什麼要黏著錢呢?」
    阿姨神情驚訝地問我:「妳怎麼知道?妳看到她了嗎?」
    我就跟阿姨說:「奶奶穿得好漂亮喔!她走進墳墓裡了。」
    阿姨聽完,就朝向墳墓的方向跪下,一邊傷心地哭泣,一邊喊著:「媽媽啊!媽媽啊!」
    那時的我,只覺得自己不應該跟她說自己看到的事,才害阿姨哭得這麼傷心……
    這是我第二次發現自己看得到鬼魂。
  • 姓名:邢渲
    邢渲這個人,天生同時可以看到陰陽兩界,也擁有預知未來的天賦,然而她卻飽受渾然天成的天賦之「苦」;母親覺得她是瘋子,哥哥姐姐覺得她很會編鬼故事,從小到大沒有朋友,因為只要她們一知道她的「特異功能」,就不願和她做朋友。她的成長真的是以她的身心性命,去驗證「天欲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苦」這句聽起來頗八股的話。她因為飽受窮苦,成長之苦,受歧視之苦、生死之苦、心念之苦…,在這些一般人難以同時承受的苦中,她行走過來,因此淬練出她性格中特有的生命智慧,圓融的情理溝通能力,最重要的是生命的苦,滋養她如今擁有一顆慈悲的好心腸。
      然而對於老是在同樣的苦中重覆又重覆的人,她依然還是不忍,也沒辦法說:「你自找的,我不管你了!」又罵又氣又勸之後,最終,她還是會想盡辦法,大力地幫一把。倒是她的老師「關公」,會常跟她說:「我跟你講,要你不要管,你都不聽」。受到幫助的人,上自達官貴人,下自販夫走卒,對她總是有說不完的感謝,然而她只覺得,她只是用她的天賦,很自然的,一切只是舉手之勞,就像她常說的:「別客氣,你過得好最重要!」
  • 序跋
    【作者序】
      
    秉持正信正念,持續做對的事,成就好的因果循環是我畢生所願
      
      猶記得十年前《望穿前世今生》甫出版時,我拿到剛出版的新書的剎那,我緊握書本用力壓在胸口,心情激動地跑進房間,倒在床上大哭,嘴裡還不斷地喊著:「阿爸,你看,我出書了!阿爸,我終於把自己的故事寫成書了!」激動的情緒久久無法平復……
      
      我接著跟阿爸說:「阿爸,我把我們的『朋友』介紹給大家,讓大家都能更認識這些『朋友』,『朋友』們也很開心,藉由我的表達,不再被誤會是可怕的東西!」
      
      其實十年來我始終沒有忘記出書初衷,應該說我始終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幫助更多人、幫助更多「灰灰的」,讓他及祂們解開心中的結、放下心中的困惑、怨念,重新過新的、幸福的生活。
      
      過了十年,我能做的事情更大、更廣,可以解救的眾生更多,而支持我成就這些事情的,並不是我自己,而是絡繹不絕來找我卜卦算命的客人們,他們都是我的「功德主」,我真心誠意地感謝大家支持,來找我問事,讓我有收入,也因為有了這些收入,我才得以投注更多資金和心力來圓滿更多人,將這樣的善心、愛心傳得更廣、更遠,甚至不分國界。
      
      這次出版社提議《望穿前世今生》、《望穿前世今生之情結百年月》、《望穿前世今生之家有千千結》等三本著作,出版已逾十年,鑑於當今社會氣氛低迷,時局、經濟、政治動盪,為了讓這系列書籍的正面的影響力再次傳達出去,因此建議可以改版、重新推出。
      
      我很樂意,也很高興可以聽到這個消息,不是為了版稅,而是真心希望可以讓更多人,不只台灣乃至所有華人世界都有機會看到這套書,讓大家藉由閱讀書中的真實故事,獲得某些啟示。透過書中這些前世今生、因果的故事,我希望可以讓大家更加瞭解因果輪迴的關係,造什麼因得什麼果,如果有人正走在不對的路上,希望讀完這套書後,有機會將這些人導回正途。
      
      不瞞各位說,我的內心有個願望,希望退休後我能在廟口說故事,而在說故事前,我還要先讓大家吃一桌的好菜,肚子吃飽了,再來好好聽我說故事,這所有的活動完全免費!我的目的還是回到初衷,透過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親身經歷的事情,用說故事的方式傳播出去,藉由故事中的因果輪迴,警惕世人別做壞事。
      
      我衷心希望這個社會,大家能秉持著正信正念,每個人都真實一點、愛多一點,保有赤子之心,也就是讓心更純真、純淨,只要每個人都多那麼「一點」,這個世界就會漸漸地更美好。
      
    天生「異樣」能力 同學害怕跟我做朋友
      
      然而,我擁有的這種天生能力,除了常被母親打之外,在我求學的過程中,也因為如此的「異樣」,而很難交到朋友。我可以交到的朋友,真是寥寥無幾,通常都是跟我家一樣窮的同學。
      
      小學同學淑芳和我一樣家裡很窮,同學們都會支使她和我到福利社幫忙同學買東西,她都會很認真幫忙去買,同學也會分她吃,剛開始我覺得很奇怪,為何沒有人找我去買東西,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我身上會有股尿騷味,同學們不喜歡。而淑芳分到東西,也會分我,那時候很流行的零食之一,就是五毛錢一包的辣蘿蔔乾。
      
      有一天上課的時候,我看到淑芳的爸爸,從教室的窗戶飛進來,到淑芳的座位旁邊看著她,我就傳紙條給淑芳,跟她說我看到的景象,她就回我字條,罵我神經病。
      
      下課時我問她,她爸爸是不是矮矮胖胖肚子又很大,臉型四四方方的,臉的側邊還有疤,她聽到後嚇壞了,然後我跟她說:「妳爸爸可能快死了。」她聽到後,就追著我想要打我,我就一邊跑,一邊說:「我沒有亂說啦。」她就回到座位趴在桌上哭了起來。
      
      第三天,她沒來學校上課,老師說,她爸爸過世了。
      
      我去看淑芳時,她爸爸還躺在拆下來的門板上,一直到下午,棺材送來,我才和淑芳、她媽媽,還有一個伯伯,一起將她爸爸抬放進棺木裡,我還爬進棺木,將淑芳的爸爸的身體放正,邊弄的時候,我還邊說:「伯伯,你真的好重喔!」(很多年後,我才搞清楚,肝硬化的人過世時肚子會變得好大,而且還會發出惡臭)
      
      我的同學淑芳的父親是拉垃圾車的,而這也是我第一次幫人家辦喪事。
      
    鬼跟在我後面 是否表示我會早死
      
      上了國中一年級,有一段時間放學時,我都會跟一個轉學生一起走路回家,她家比較有錢,每天她都會去吃五塊錢一碗的鹹豆花,然後分我兩口吃。在那段放學吃豆花的日子裡,常發生鬼跟著我的事件,而且都是發生在上體育課穿布鞋的日子。
      
      每次被鬼跟時,我心裡就會想:若是我停下來綁鞋帶,跟著我的鬼會不會撞到我?然後我就停下來綁鞋帶,並且邊綁還偷偷往後瞄,看鬼會不會跟上來,結果卻發現「他」就停在我的後面,也才發現原來他是沒有穿鞋的。
      
      然後我又想起曾聽過同學說,她媽媽告訴她,走夜路要發出「啃,嗯嗯……」的聲音,鬼就會不見了,我就從喉嚨發出這樣的聲音,我的同學看我莫名其妙地停下來,還從喉嚨發出怪怪的聲音,就問我:「妳在幹什麼?」
      
      我只好說:「沒有,我在綁鞋帶。」
      
      綁完鞋帶站起來,往前走,結果這個鬼,還是繼續跟著我,到了轉彎的地方,又多出一個拿拐杖的鬼加入跟在我後面的行列。
      
      那天回到家,我非常不快樂,就跟我爸說:「我可能會像媽媽說的,會很早死,因為鬼都會來找我,而我同學都沒有看到。」
      
      後來我還是忍不住把我看到鬼的事,告訴每天放學跟我一起回家的同學,從此以後,她就不再跟我一起走路回家了。
      
    預測未來提前恐懼 活著真是不快樂
      
      國中時,有一次上課,我看到一位老先生站在男導師的身旁,神情是很哀傷的,我看著那個畫面發起呆,老師叫了我很多聲,我才回神過來,因此被老師叫到教室後面罰站。
      
      被罰的時候,我心裡覺得很委屈,心裡也很掙扎要不要告訴男導師「我看到的景象」。然而我知道這個男導師很孝順,每天中午都會回家陪爸爸一起吃飯,若我說了,老師一定會很傷心,因此我決定不說了;隔了幾天之後,男導師的課被另一位老師暫代,原來那位男導師的父親因為在家釘東西,釘到手,手的傷口因為沒有處理好,得到破傷風而造成身亡。
      
      從我家到國中的學校,走路大概要半個小時,當時我就能預感公車多久會來,因此放學的時候,同學們都會問我:「公車還要多久才來?」
      
      如果很久才來,我們就一起走路回家;如果很快來,我們就等公車。有一次有個同學不太相信我說:「公車要很久才會來。」我就說:「好,那我跟妳一起等。」結果等了半小時,我就跟同學說:「妳看,妳不相信我,妳要是相信我,我們早就走到家了。」同學問我為何可以預測,我也不敢跟她們說我有跟一般人不一樣的能力,我只是說:「喔,我有千里眼。」同學聽了,也沒當真,只是反開我玩笑說:「妳不是有近視眼嗎?」我國中的時候,近視已達約六百度了,鏡片厚到戴著都把鼻梁壓出一個印痕。
      
      事實上,從國中開始,我就不想要「預測」自己的未來,因為那會很不快樂,非常令人害怕,當我預知自己會被打,我就會感到害怕,而且會一直心懷恐懼,直到真實的事情發生才會結束這種恐懼。
      
      記得有一次,我跟我爸說:「我明天會被媽媽打得很慘。」
      
      我爸聽了,就跟我說:「如果妳都知道,妳媽要打妳前,妳就趕快跑啊!」
      
      但是第二天,當我在用煤球煮飯時,利用中間的空檔,去做紙娃娃,結果做到忘了我正在煮飯,因此整鍋飯都煮焦了,連煤球都冒出黃色的煙,那次我被打得很慘。而且也不能像我爸告訴我的,先跑,因為要趕快處理被燒焦黃的飯,否則會被我媽打得更慘。
      
      有一次,我坐車要到學校的途中,聽到出殯的奏樂聲,當我往車外看時,並沒有任何出殯的隊伍,我心裡就想:應該是明天早上我經過這條路時,才會「真的」發生。結果真如我所料,第二天早上再經過同一個地方,就看到抬棺木的景象。
      
      那天晚上我就做惡夢,嚇到尿床。
      
      夢中我看到有人抬棺木,並沒有蓋上棺木蓋,我就跑去看,結果卻發現是我爸躺在裡面,我看了既驚嚇又傷心,在夢中一直哭,而會從夢中醒來,是聽到我姐不斷地叫我:「起來,起來,上課了!」,那天上課我差點遲到了。從小到大,常會很擔心我阿爸會死掉,因此常會不定期地夢到我阿爸躺在棺木裡,一直到有一次我夢到我爬進棺木,把我阿爸叫起來,我阿爸也跟我一起爬出這棺木,我從此才不再做這個夢。
      
    鬼會搖頭或點頭 所以是可以溝通的
      
      國一下,我轉到另外一個學校,班上的同學認為轉學生就是壞學生,因此同學都會想各種整我的方法,例如:用剪刀亂剪我的頭髮、要我在頭髮上夾十根夾子,或是要我書包揹得長長的,並且要我到福利社幫她們買東西……等等,如果不照她們所說的做,她們就會踢我的屁股。但等第一次考完試後,因為我的成績很好,其中一個原本整我的叫作小魚的同學,她發現我的成績不錯,不像是壞學生,就阻止其他的同學再整我,可是從此以後只要考試時,她們就會抄我的考卷。
      
      小魚因為媽媽是東南亞人,算是混血兒,長得很漂亮,裙子穿得很短,國二、國三就和男生發生關係,當我知道時,我覺得好可怕。而她父親經商失敗,為了躲債並沒有和小孩一起住。 我還去她家做蔥油餅給她和她弟弟、妹妹吃,她們家有一個算管家的老伯伯還問我:「為什麼會做蔥油餅?」我說:「我爸教我做的。」
      
      有一次我到小魚家做蔥油餅時,我就問小魚:「妳相不相信有鬼?」
      
      她的臉是嚇一大跳的表情,我看著她繼續說:「因為我都看得到。」
      
      她就說:「不要講,不要講,我也看得到。」小魚不是隨時都看得到,然而只要一看到,就會生病。
      
      但她不能從看到不是人的陰魂,而預知到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她說她會害怕,因為她只要一看到,她都會跟著倒楣,我就跟她說:「妳不用怕,妳可以試著跟『他們』溝通。」她卻告訴我,她沒有辦法。她還反問我:「妳為什麼可以跟『他們』溝通?」我說:「因為『他們』會搖頭、點頭啊!」(我還知道「他們」談話的內容,不過「他們」說話的聲音,是一種不規律的音調,很高,嘰嘰朱朱的,很像是小孩子玩的一種童玩,事實上我很怕聽到這樣的聲音,或是音調類似蟬叫的聲音,雖然我聽到的是這樣的聲音,但是心裡卻很清楚「他們在說些什麼」。)
      
      我跟小魚的情感最好的時候,是在國二,但到了國三,她有時候有來學校,有時候沒來,她因為逃課,還有參加舞會,而被記曠課以及好幾個小過。
      
      後來小魚就沒有再來學校了,聽說是因為她的父親生意失敗,欠了很多錢,全家人為了躲債,搬離了原先住的地方。
      
    第一次翻看萬年曆 耳朵卻聽到很多人的哭聲
      
      我在國中的時候很不快樂,我媽常讓一些人來家裡打牌,因為可以抽頭,我媽說,如果不這樣做,貸款會繳不完,所以我們家通常都會有兩桌人在打牌,有時甚至開到三桌,一打牌家裡都烏煙瘴氣,而我只要一下課回來,就要不斷地做飯給打牌的叔叔伯伯吃,並且還要不斷地整理清潔菸灰缸、泡茶、倒茶水。
      
      我爸下了班,也會幫忙,打牌的叔叔伯伯有時還會取笑我爸:「窩囊廢,一朵鮮花插在你這牛糞上。」我爸卻依然笑笑地幫打牌的人倒茶水,當我聽到這樣的話時,都會為我爸抱不平,還曾問我爸會不會恨媽媽,並覺得自己很可憐,我爸卻說:「不會啊,現在有飯吃,你們沒飯吃只能喝水的時候,才可憐,而且你媽年輕又美,阿爸老了。」
      
      用這樣的方式賺錢,我媽總共做了五年,有一次還被二樓的鄰居告,而被抓到警局關了一夜。 國中一年級時,我拿著我舅舅給我的錢,坐車去中華路的書局買參考書,在找參考書時,在書架上看到萬年曆,我好奇地拿下來看,在翻看萬年曆的時候,看到一個畫面:那是一間矮房子,而我是一個六十幾歲的老先生,在那個矮房子裡,我穿著古代的衣服,頭髮還梳了一個髮髻在頭頂上。
      
      後來是因為書掉在地上,我才回過神來,我又繼續翻其他的命理書,還是再度看到我是一個老先生的畫面,心裡就想:難道我以前是看這種書的人嗎?
      
      我還記得我看了很久的《周公解夢》,還查到掉牙齒那一條,書上陳述:「掉牙齒,是父母凶。」我看了就覺得很準,因為我夢到掉牙齒那次,就是我媽被檢舉在家打麻將,被抓到警察局關了一夜。
      
      而在翻這些書時,我覺得很難過,總覺得有大事要發生,但是以我當時的年紀,我並不太瞭解會發生什麼,回到家後,我跟我父親說,我翻這些命理書時,心裡有種很難過的感受,我爸還跟我說,我想太多了。
      
      結果那一年,制服要從長袖換短袖時,有天半夜一直下大雨,我家矮房子的遮雨篷都歪掉了,第二天就發佈總統蔣公逝世的消息。
      
      當這件事發生之後,我爸還問我,是不是有看到什麼畫面,要不然怎麼會知道要發生大事?我就跟我爸說:「我並沒有看到什麼畫面,只是在翻萬年曆通書的時候,看到通書描述今年流年的一些狀況,耳朵就聽到很多人的哭聲,所以才會覺得有很大的事情要發生。」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