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宗教類

    • 命理

    • 術數

    • 占卜

    • 命相

    • 風水

    • 預言

    • 靈異奇聞

    • 禁忌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望穿前世今生之家有千千結【十週年典藏紀念版】
望穿前世今生之家有千千結【十週年典藏紀念版】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75263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宗教命理 > 命理 > 預言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跨越陰陽、預言占卜
    盡己所能、苦海明燈

    這是一個又一個因果輪迴的故事,也是一本現實人生的寫照。
    來找邢渲尋求解答的,有達官貴人、平民百姓,
    無關身分,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一段難以言說的故事,
    他們對父母和人生充滿怨恨,就此自我放逐……。
    邢渲以看穿陰陽、望穿前世今生的能力,幫忙解開心中的結。
    同時也告訴眾人:「我們無法挑選家庭,卻能改變自己命運的結局。」

    無法選擇家庭和親人,心中那萬千的結,該如何解開?
    數十年來,邢渲看盡破碎家庭的悲歡離合,眾多無奈與辛酸,
    透過她看穿前世今生的能力,解開如蜘蛛網般的情結。

    這是一本關於前世今生,也關於家庭的故事

    人生是一遍又一遍的修行,有些人執迷不悟,下輩子還得重修;
    有些人則能從家庭的折磨中學會放下怨恨,讓自己堅強,也給其他需要的人力量。
    若你擁有溫暖的家庭,別忘了感恩;如果你在家庭中受過傷害,請謝謝那些傷害過你的人,他們是黑暗的老師,讓你懂得學習放下怨恨,下輩子便不必再重蹈覆轍。

    亞萍,自有記憶以來,媽媽每天帶著不同的叔叔回家。「他們在床上玩,我就在旁邊睡覺。」
    直到她長大,才知道媽媽不是在玩,而是在「做生意」。

    希寧,十三歲時懷了家裡工人的孩子,工人跑了,媽媽把她丟到國外去,她擁有最富裕的生活和最貧脊的心靈,冷漠的外表和脆弱的心境,她需要關心,但是嬤嬤能給的只有新台幣。

    滿,是從小最受爸爸疼愛的女兒,卻不知道爸爸對她不是父女之愛。
    「阿爸說,如果我不幫他親親,他就會生病。」
    懂事後,她開始逃家、逃離爸爸的魔爪,
    沒想到,爸爸竟把目標轉移到哥哥身上……
  • 邢渲

    邢渲這個人,天生同時可以看到陰陽兩界,也擁有預知未來的天賦,然而她卻飽受渾然天成的天賦之「苦」;母親覺得她是瘋子,哥哥姐姐覺得她很會編鬼故事,從小到大沒有朋友,因為只要她們一知道她的「特異功能」,就不願和她做朋友。她的成長真的是以她的身心性命,去驗證「天欲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苦」這句聽起來頗八股的話。她因為飽受窮苦,成長之苦,受歧視之苦、生死之苦、心念之苦…,在這些一般人難以同時承受的苦中,她行走過來,因此淬練出她性格中特有的生命智慧,圓融的情理溝通能力,最重要的是生命的苦,滋養她如今擁有一顆慈悲的好心腸。
      然而對於老是在同樣的苦中重覆又重覆的人,她依然還是不忍,也沒辦法說:「你自找的,我不管你了!」又罵又氣又勸之後,最終,她還是會想盡辦法,大力地幫一把。倒是她的老師「關公」,會常跟她說:「我跟你講,要你不要管,你都不聽」。受到幫助的人,上自達官貴人,下自販夫走卒,對她總是有說不完的感謝,然而她只覺得,她只是用她的天賦,很自然的,一切只是舉手之勞,就像她常說的:「別客氣,你過得好最重要!」
  • 內文試閱
    前言   邢渲 天賦使命的再來人
      
    童稚之眼 同看陽界與陰界
      
      我第一次看到所謂「非人」的世界,是在農曆七月半的拜拜。
      
      那一次,在我家大門外的院子廣場上,看到一群人穿著古裝的衣飾。有些「人」穿得破破爛爛;有的帽子上串掛著珠珠,十分好看;而有的則穿著就像是武將關公;還有的臉擦得黑黑的;更有「人」的臉上塗著一半黑一半白,戴著高高的帽子,有很長的舌頭(第一眼我還以為是這個人咬了一張紙,後來我在廟裡看到才知道原來這二個人是七爺與八爺)。
      
      看來就像是歌仔戲團在院子廣場上演著戲。還是小小孩的我,大約年僅四歲吧,很興奮地跑進家門跟母親說,院子有戲團正在演戲,有好多人來哦。
      
      母親聽完我的話後,就走出大門,看向廣場,然後對我說:「那有人!」接著便罵我亂說。對於母親的責罵,我不敢再多說些什麼,但是我心裡想,那些「歌仔戲團的人」真的是在院子啊!
      
    第一次「看」到未來 畫面栩栩如生
      
      隨著年齡的增長,到了高中時,我不僅可以看到另外一個世界的人,我的第六感特異能力也變得愈變愈強了。
      
      有一次,我在學校的走廊上和一位女同學擦身而過,我發現有兩個男的「灰灰的」跟在她的後面,我當下直覺是她快死了。那天下課後,我一個班級一班級的找那位我不認識的女同學,放學後還在校門口看能不能等到她,差點因為這樣錯過回家的最後一班公車。
      
      隔天在學校集會時,教官提到:「昨天有一個女同學因為趕著來學校上課,在過馬路的時候被車撞了。撞倒後立刻爬起來,當時並沒有發現哪裡有撞傷或是不舒服,就直接來學校上課了。課上到一半這位女同學突然覺得不舒服,回到家之後仍覺得不對勁,送到醫院時已來不及救治,經檢驗後才發現被車撞時,已造成內臟大量出血。」
      
      教官一邊講我一邊哭,我的同學都覺得我很奇怪,還問我:「妳認識她嗎?妳和她有什麼關係?」我哭的原因是,我沒有運用我的「特異」能力,即時幫助到那位過世的女同學。
      
    預知未來事 未來事不可說
      
      從小到大,除了天生就看得到陰陽兩個世界之外,我還有兩位重要的老師,一位是白髮老先生,另一位是關公,這兩位老師都會出現在夢中,教我有關命理和風水的事情。這樣在夢中學習的過程,讓我覺得比別人擁有多一倍的時間,同時也讓我進入另一個時空,但卻跟醒來時的世界一樣真實。夢中除了學習之外,也具有預言的作用,有些夢隔天、或是隔幾天就會真的在真實的生活中發生。
      
      年輕時,我常常會問自己,我看到的這些是幻覺?還是真的?這些特異天賦隨著我的年齡增長同時增強,從只是可以看到另一個世界的魂,到聽得到未來要發生事情的聲音,或是看到過去曾發生過的事情,以及未來要發生事情的畫面,甚至一個人的前世。
      
      這種看到過去、預知未來的能力,在成長的過程中曾讓我痛苦不已。小時候我可以預先知道今天會被媽媽毒打,也可以知道弟弟今天會流血受傷,甚至可以預先看到心愛姊姊發生車禍,或是我最愛的阿爸的死亡……提前知道,只是提早恐懼,知道了之後,每天的日子還是要過下去,而我也曾想把自己的一生會如何,預先都搞清楚,然而經歷成長的許多苦痛之後,我還是覺得堅強與毅力,以及瞭解自己擁有什麼天賦,這才是最重要的。
      
      到今天,來找過我的朋友不勝枚舉,太多人困在自己的私心當中,跳不出來,當然也就看不到別人的好。煩惱大多都是自尋而來,人天生所具有的力量與創造力是很可怕的,可以讓自己處在天堂,同時也處在地獄,常常吃足了苦頭,仍不相信自己的力量。在這一個又一個真實的故事裡,即使不是發生在你我身上,但就像一面又一面的鏡子,或許有機會照亮你我的心,看清自己內在的寶藏和力量。
      
    地藏王菩薩拉一把 鬼門關前走一遭
      
      民國九十六年五月,某天晚上我夢到關老爺告訴我:「妳生病了,妳要去看醫生!」我以為祂在說我先生,我正想起床時,又看到千手觀音站在我的床腳面對我說:「邢渲妳生病了,妳要面對自己的生命。」
      
      精密的檢查過後,醫生發現我的左肺長了東西,形狀是不規則的,醫生建議我開刀,可是我自己跟上師 堪仁波切打卦的結果都是先觀察,暫時不開刀,因此當時我只是持續追蹤觀察。等到九月從印度齋僧回來後,醫生在我的右肺又發現了另一個陰影,並催促我趕快開刀。
      
      十月,我開刀切除了三分之二的左肺、一半的右肺。醫生化驗出兩邊都是惡性的,而且都是「原生癌」,並不是擴散,醫生說,兩肺同時出現原生癌的機率非常低,也從來沒有在台灣出現過。
      
      在加護病房時我一度停止呼吸,我看到床頭有個無臉的女生在等我,我心想:「如果我死了,她就有臉了。」接著,我看到了我最尊敬的上師 堪仁波切、看到了我最愛的阿爸,我看到地藏王菩薩出現在我的床尾,手中還拿著好大顆的念珠,聲音無比洪亮地叫我:「快跟著我唸佛號!南無地藏王菩薩!」當祂一唸完「薩」的時候,我吸進了拔掉呼吸器後的第一口空氣。
      
      經過這趟鬼門關的旅遊經驗,我對生命又有新的體會。人很渺小,生命無常,我之前一直盡最大的力量想幫助需要的人,從凌晨張開眼睛到深夜閉眼休息,中間時間只要安排得上,我每天幾乎都是沒有休息的「接客」。但我發現這樣的速度還是太慢了,我只有一個人,我的時間有限,我的體力也有限,怎麼樣才能讓更多人了解因果循環?了解消除仇恨心,才能得到踏實的快樂?
      
      於是,藉由第三本新書《望穿前世今生之家有千千結》的出版,我願走出來,告訴大家更多真實的故事,讓我們從自己或別人身上看到的遺憾,學習感恩,也學習將忍耐苦痛的心轉化為慈悲心,然後將失敗的經驗供人警惕,成功的方法給人鼓勵。
      
      最後,我想借用星雲法師所的話,與所有的讀者分享:
      
      我鼓勵慟失親人者,走向社會,關懷眾生。   
      我勉勵事業受挫者,從跌倒的地方自己爬起來。   
      我安慰感情失落者,以慈作情,以智話情。   
      我勸告婚姻觸礁者,以愛才能贏得真愛。
      
    狠心母親 出賣親生女兒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但當母親的思想行為偏差的時候,有媽的孩子可能就會像根草,風雨飄搖、任人踐踏。
      
      我和蘇菲是經由朋友趙先生介紹認識的,她的案子裡有太多的無奈與遺憾。我和她一共只見了三次面,第一次只是點頭之交、第二次成為莫逆之交、第三次就成了天人永隔的「生死之交」。
      
    漂亮的美女 冰冷的靈魂
      
      我和蘇菲的初次見面,是在民國九十三年的冬天,在趙先生的公司裡見到她的。她給我第一眼的感覺是:「很漂亮,五官很立體、很像混血兒,可是臉色慘白。」
      
      我問她:「妳是不是不舒服?」
      
      她好像被我嚇了一跳,頓了一下才說:「對……最近有點感冒……」蘇菲的話很少,給人很冷漠的感覺。
      
      我說:「妳太瘦了,吃太少了,應該要多吃點。」我從包包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金剛明沙,上面綁了一個小八卦,還有一串佛珠。我對她說:「這個佛珠妳帶著,這個金剛明沙妳把它掛在包包上。」蘇菲謝謝我,並微微笑了一笑就離開了。
      
      趙先生後來告訴我,他希望我能幫幫這位小姑娘,因為她是個酒店小姐,還有憂鬱症。
      
      兩個星期之後,趙先生就帶著蘇菲到我的辦公室來了。
      
      一見面,我拍拍她的頭,摸摸她的臉說:「嗯,今天氣色有好一點。」
      
      她突然抱住我說:「老師妳好好喔!上次見過妳之後,回去我都忘不了妳,我出社會這麼久從來沒有人叫我多吃點,沒有人安慰過我。雖然那天天氣很冷,但我卻覺得很溫暖。」
      
      我感覺到她的臉很冰,我問:「上次給妳的佛珠怎麼不戴呢?妳要乖喔,要好好活著,不要亂想,要抱善心、存善念。」
      
      她吞吞吐吐地問我:「什麼是善心、善念?我很壞嗎?妳是不是要跟我說什麼?」
      
    萬念俱灰的活死人
      
      我請趙先生先到辦公室外等,單獨和蘇菲說:「妳不壞,但是妳沒有正確的想法,妳的恨太多,就像個活死人一樣,妳心中充滿恐懼。告訴我,妳在怕什麼?」
      
      蘇菲說:「我就是不想活了,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讓我開心了。我有的只是破碎的童年、破碎的婚姻、破碎的家、破碎的感情,我這一輩子都離不開破碎這兩個字。已經沒有什麼能讓我留戀,沒有什麼能讓我有想要活很久的念頭……」
      
      她一邊講,我看到她的顏色頓時變成暗灰色的,而且過了很久之後顏色才變回來。我心想:「怎麼會這樣,只有死人才會是灰灰的顏色啊?難道她快死了?」在談話的過程中,我好幾次都看到她變成灰色的,我當下的直覺是:她可能活不久了。
      
      我說:「不行!記得好好活著!我想,叫妳不要抽煙應該很難,不過妳要不要先戒半包?」
      
      她露出難得的笑容,非常可愛。她很不好意思地遮著嘴說:「啊∼妳怎麼知道我有抽煙?是不是我的嘴很臭?」
      
      我搖搖頭,然後問:「妳是不是有過憂鬱症?」
      
      她變得很緊張,一邊玩弄自己的手,一邊點點頭:「我吃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藥。」她吞了吞口水,囁嚅地說:「老師,妳會不會瞧不起我?」
      
      我說:「不會啊,很多酒店小姐都是我的朋友啊。」
      
      她說:「真的喔?那我們打勾勾喔!我告訴妳,我有過去耶!」
      
      我問:「什麼過去?人都有過去啊……過去是要放下的。」
      
      蘇菲說:「我有生過小孩啊!有離過婚啊!嗯……離過一次,生了兩個女兒,後來又跟一個男的同居,也生了一個女兒。」講到孩子時,她的眼眶紅了起來。
      
      她說,國中時因為不愛唸書,所以國二時就被趕出家門了。她被趕出來的時候發誓,她一定要做有錢人,她要不擇手段地賺錢,當時只有十六歲的她就此開始酒店小姐生涯。
      
      我皺著眉頭問:「妳才十六歲就去酒店上班,妳的父母知道嗎?」
      
      講到父母時,我看到她的眼睛充滿恨意,她說:「我沒有父親!」
      
      我問:「妳父親過世了嗎?」
      
      她搖搖頭苦笑說:「我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
      
      「老師,妳會不會瞧不起我?」她又再確認了一次之後,才告訴我說:「說不定,連我媽都不確定我的父親是誰……」蘇菲的母親是個「性工作者」,蘇菲說:「我媽做這個工作除了討生活之外,更大的原因是,她祈求得到一份愛。」
      
      蘇菲告訴我,她記得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她母親常常在她放學後說要帶她去玩,其實就是帶著她去「工作」。她坦白地告訴我:「小時候我不喜歡穿褲子,因為我以為不穿褲子才會讓人喜歡。那時候,只要我媽媽把褲子脫掉,旁邊的人就會很高興、很開心,就會有人抱她、親她、對她很好,然後我們就可以出去吃好吃的東西、買很多玩具。」
      
    犧牲女兒 只為留住男友
      
      小學三年級時,某天,蘇菲照舊跟著母親去「工作」,突然,媽媽一絲不掛地叫她到床上躺好,媽媽跟她說:「妳乖,等一下我們就可以去買很多東西了。」就這樣,蘇菲九歲就被強暴了,其實應該說是被母親貢獻出去了,因為對方不是客人,而是母親當時的男朋友。
      
      蘇菲告訴我:「那一次很痛,到了晚上連尿尿都很痛,我還記得媽媽要我把褲子脫下來,她要幫我擦藥,結果擦了更嚴重,隔天我完全尿不出來,後來我媽媽才帶我去看醫生。
      
      那一次,我媽先給醫生看,我看到媽媽把褲子脫掉躺在床上,醫生替她檢查完以後也脫掉褲子,然後……」她拿起煙,看了看我又把煙放下,嘆口氣繼續說:「當時我很天真地想,原來醫生也是用同樣的方法治病啊!輪到我時,醫生給我打針吃藥後我才能上廁所。」
      
      我問:「當時這個醫生有對妳怎麼樣嗎?」
      
      蘇菲搖搖頭說:「當時沒有。但是隔了一年,有天我媽跟我說『要帶我去看醫生』,其實就是要帶我去跟那個醫生做。我很害怕,怕自己不能尿尿,但是我媽在旁邊安撫我說:『不要怕,這個醫生很厲害的!』完事後,隔著紗簾,我看到醫生給了我媽很多錢。」
      
      我問:「妳到什麼時候才知道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
      
      她的回答讓我有一種椎心之痛,她說:「小學五年級時,有次我想買一樣東西,可是我沒有錢,我想到醫生給我媽錢的那一幕,放學後我就背著書包去找那個醫生……」
      
      「那個時候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我問。
      
      她點點頭地表示,當時她已經瞭解那就是男女之間的性愛。她說:「那一次做得很舒服,我已經懂什麼叫『高潮』,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所以……」
      
      蘇菲停了下來,我接口說:「從此以後,妳變得很喜歡做這件事。」
      
      她看著我,然後點點頭,她說:「後來,我一個星期會過去二次。直到有一次我媽發現我口袋有很多錢,她以為我偷她的錢,把我毒打了一頓,我很生氣地告訴她:『那是我自己賺的!』我還記得我媽驚訝地問我怎麼賺的?我說:『我跟妳做的事是一樣的,我找男人賺錢。』她把我打得很慘,逼我說出是誰,當她知道是那個婦產科醫生時,就把我拖到醫生那大吵大鬧,最後拿到一個紙袋,裡面裝了滿滿的都是錢。」
      
      我問:「妳恨不恨這個醫生。」
      
      蘇菲說:「我恨我媽,可是我不恨這個醫生,我覺得他是愛我的。」我愣住了:「為什麼這麼說?」
      
      她說:「因為我聽到醫生說,要我媽好好照顧我,教我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我換個問題:「妳對妳母親有什麼想法?」
      
      蘇菲不屑地說:「一個有男人就忘了小孩的女人,很可憐、很無知吧……她總是去愛那些她不該愛的人,每次找的男人都很糟糕。」
      
    前世夢中現
      
      我問她:「妳媽媽會這樣子,是不是小時候很早就有經驗?」
      
      蘇菲點點頭說:「她是個養女,不過我外公外婆對她非常好,把她當成親生女兒一樣看待。或許是我外公外婆覺得愧疚吧!因為我媽小學五年級時,迷迷糊糊地就和我舅舅發生了關係,我舅舅大我媽六歲,當時可能是用騙的。所以我外婆知道後,覺得對我媽有虧欠,所以對我媽很好。後來,我媽唸國中後變得很愛玩,聽我外婆講,她很早就交男朋友了,她和我爸爸並沒有結婚,因為我爸是別人的老公。我媽和我爸分手後,她就開始在路上兼差,後來的每一個男朋友都是在路上認識的。」
      
      蘇菲繼續說:「我唸國一的時候,有一天半夜,我媽跟她的男朋友吵架吵得很兇,結果她把我叫起來去陪她男朋友做,她男朋友才氣消,那一次我母親光溜溜地在旁邊幫忙。」
      
      我問:「妳有反抗嗎?」
      
      她搖搖頭,說:「我已經無所謂了!從小到大,我第一次覺得她很可憐,為了討好男人,竟然把自己的女兒也拉下去。回到房間後我哭得很傷心,那是我第一次為這種事哭,也是最後一次……」
      
      我很難想像,一個母親竟然可以如此沒有羞恥心地傷害自己的小孩!
      
      我問:「妳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可憐?」
      
      蘇菲冷冷地說:「我大概就是來還債的吧。」
      
      她默然地看著我一會兒,然後問:「老師,我上輩子是不是做了很多壞事?這輩子才會一直來做這些事?」
      
      她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地說:「我覺得自己是惡魔來投胎的。我每個月都會做二、三次同樣的夢。我夢到一個很大的教堂,裡頭有很多壁畫,我夢到自己在唱詩歌,然後……夢到自己跟很多人做愛,我很快樂,不斷地高潮,只要我懷孕了,我就用棍子打自己的肚子,打到自己流產……」
      
      我問:「妳從什麼時候開始做這個夢?這個夢做了多久?」她說:「從我第一次離婚回酒店上班開始,這個夢一直做到現在。」
      
      我想,可能是因為蘇菲的精神狀況不是很好,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幻覺。我拿了工具出來,準備綁一個制煞的凸八卦給她,要她回去放在家裡,有空就去碰碰它。我和蘇菲說:「這個凸八卦可以給妳力量,把不好的東西自己排出來。」
      
      但是很奇怪,我綁了很久都還是綁不順,我轉頭看了羅盤一眼,才發現蘇菲講的那個夢確實是真的。
      
      我告訴她:「妳前世是美國人,而且是位修女,但妳犯了戒,喝酒、做愛、墮胎。」
      
      我安慰蘇菲說:「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妳要不要找一個宗教信仰,不論是佛教的皈依或是基督教的受洗都好,妳要好好地守戒,先戒酒、戒煙、戒安眠藥。」
      
      蘇菲沒有什麼反應,只是隨便應了我一聲。
      
    情路坎坷 步上母親的後塵
      
      我繼續問她:「那妳到酒店上班以後呢?」
      
      蘇菲到酒店上班沒多久之後,就遇到了她的第一任丈夫—陳先生。
      
      陳先生是個富家子弟,比蘇菲大十二歲,他一看到蘇菲,就覺得她不應該在這種地方工作,所以花錢替她贖了身,把她娶回家。當時蘇菲非常感謝陳先生,也以為自己找到了真愛。可惜這段婚姻只維持了短短的四年,因為陳先生會吸毒,吸完了就打蘇菲,並且限制她的行動,蘇菲的恐懼與不安全感也就由此而來。
      
      蘇菲說:「我雖然不愛唸書、在酒店上班,但我還是知道毒品是絕對不能碰的!」離婚時蘇菲才二十歲,有二個女兒,大的四歲、小的才一歲,離婚後陳先生不准蘇菲去看小孩。
      
      她的第二任丈夫姓劉,是跟朋友去夜店時認識的。事實上蘇菲和劉先生並沒有結婚,他們在一起一共七年的時間,也生了一個女兒,最後他們是用打架打到要同歸於盡的地步,來結束兩人的同居生活。
      
      我問蘇菲:「怎麼會這樣?」
      
      她說,其實她很希望能保有這個家,也很努力地經營。她回到酒店上班,是為了賺錢幫劉先生創業。他們開過瓦斯店也做過小吃,可是劉先生都嫌錢賺得少、賺得慢,懶得努力。
      
      最後,蘇菲從滿懷希望、努力打拼、到失望、到打架、到最後離開,一共花了七年的時間。
      
      她告訴我:「老師,我是一個好媽媽喔!女兒四歲前都是我自己帶的耶,我覺得我有責任把她教好。後來我要賺錢養家,所以才交給她阿嬤帶,現在阿嬤也不讓我去看她了。」
      
      我問:「既然妳覺得有責任教好她的話,妳離開時怎麼沒想到把女兒帶走?」蘇菲嘆口氣,低下頭說:「至少他們家是完整的,而且他們家除了我先生不上進之外,他的哥哥姊姊跟我婆婆都是有唸過書的,我婆婆還是個小學老師,我覺得我的女兒在那邊成長,會比跟著我來得好吧。」
      
      我說:「妳有想過自己帶嗎?」
      
      她冷笑了一下,說:「自己帶?那不就像我媽一樣,工作時讓女兒在旁邊看?」蘇菲頓了一下,才說:「我和這個丈夫分手後,就得了憂鬱症了。」
      
      我搖搖頭:「妳要對自己負很大的責任欸!妳不想吃苦,又太容易放棄。」她想幫丈夫開店,先生不認真其實是可以克服的,她可以督促他、引導他,或是請一個認真的員工來改變他。但是她並沒有尋求解決的方法,只是不斷地跟對方發生衝突,當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時,又讓她想起母親和男人吵架的陰影,更加強了她的氣憤與放棄的決心。
      
      我問:「那妳和趙先生是怎麼認識的?」
      
      「和第二個丈夫分手後,我厭食又憂鬱,停了很久沒上班,曾經一整個禮拜都沒有出門,每天就是喝酒、抽煙,心情不好就哭一哭,睡不著就吃安眠藥,把自己瘦到不到四十五公斤。後來我覺得如果繼續下去我大概會死在家裡,所以我就去上班了。上班第一天我就遇到趙先生,他勸我說:『妳的氣質這麼好,不應該上這種班。』他讓我想到那個醫生,對我很關心很好。」
      
      蘇菲的皮膚非常好,不化妝就很漂亮,她不講真的很難相信她是酒店小姐。不到四十五公斤的體重,身材的比例卻恰到好處,她不是那種骨感美人,但她嬌柔的氣質就會讓人產生想要照顧她的念頭。
      
      我問:「妳很愛趙先生,怕他跑掉對不對?」
      
      她的眼淚開始劈哩啪啦地落下。
      
      我又問:「妳知道他有太太、有家庭嗎?」
      
      她說:「無所謂,是我自己甘願的。」
      
      我搖搖頭:「妳不覺得自己已經變成妳媽媽的COPY了嗎?」
      
    懶惰與放棄 不給自己一點機會
      
      蘇菲離開前我又送給她一個長壽佛的鍊子,可是她說她不喜歡掛東西在身上,我跟她說:「妳可以把這個掛在妳的床頭啊!每天只要雙手合掌,觀想自己很快樂、可以幫助很多人,過去的事就把它丟掉吧!記得把自己照顧好。」
      
      我還問她:「每年九月我都會去印度齋僧,供養出家眾,妳明年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她遲疑地說:「明年……」
      
      我說:「對,明年的九月。」
      
      蘇菲淡淡地說:「我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
      
      當她講這句話的時候,就像插頭突然被拔掉一樣,整個人立刻暗淡下來變成黑灰色,我感覺到她身上有很深沉的傷悲與萬念俱灰。
      
      我很生氣地對她說:「妳不給妳自己加油,就像我告訴妳吃這個藥有效,可是妳不相信甚至連把嘴巴張開的勇氣都沒有!怎麼辦?妳就照我講的,去做做看吧!比我們苦的人還有很多,不是嗎?」
      
      她又再抱了我一次,我拍拍她的背說:「加油啦!」
      
      過新年前,我託蘇菲的朋友把上師送給我的一條紅色披巾送給蘇菲。這條披巾是上師特別請喇嘛帶回來給我的,當時這位喇嘛因為還沒有要來台灣,擔心拖延太久,所以還特別從尼泊爾輾轉託人趕在新年前送來給我,這條披巾對我來說是非常珍貴的禮物,而我將這一份珍貴的福氣送給了蘇菲。
      
      她收到後傳了一封簡訊給我,說:「老師,謝謝妳的披巾,它溫暖了我的心。」
      
      那天下午四點我打電話給蘇菲,從電話裡聽得出來她是被我的電話吵醒的。
      
      我問:「妳昨天幾點睡?」
      
      她說:「不知道。」
      
      「妳又喝醉了?」我無奈地問。
      
      她「嗯」了一聲算是回答我。
      
      我對她說:「新年快樂,妳要不要來我家跟我一起跨年?我現在開車過去接妳。」
      
      蘇菲拒絕我,說:「老師,不用了,不要讓我的悲哀影響了你們過節的心情。」
      
      她的懶惰讓我很無力,我長嘆了一口氣說:「蘇菲,加油啦!那條披巾我只有一條,妳要珍惜,希望妳能打開來用,它會給妳溫暖,我希望我們能做很長久的朋友。」
      
      但是隔兩天,民國九十四年一月二日早上七點,也就是過完新年的第二天,我接到趙先生的電話,蘇菲自殺了,就在大家都歡歡喜喜的倒數迎接新年時,她選擇一個人靜靜地結束自己的生命。
      
      當我到自殺現場時,我發現所有我給她的東西,全部沒有拆開使用的堆在桌上,我不明白,她為什麼不願意試試看?
      
    自殺押到枉死城 土地公頭痛帶亡魂
      
      頭七的前一天晚上,蘇菲哭哭啼啼地來找我,她說她打不開回家的門,她覺得很冷很暗。這時我聽到另一個聲音用台語告訴我:「明天早上要去引魂喔,她的魂被押到枉死城了,妳要記得買些土地公金,拜託土地公去把她帶出來。」
      
      我醒過來看一看時間,半夜兩點多,我一躺回去,就看到自己躺在一個花園裡,我心裡還在想:「這是床還是墳墓?」後來出現了四個土地公,鬍子有長的也有短的,我心想:「唉呀!怎麼這麼多土地公?」
      
      突然有個小女生跑過來拉住我的手,她的手很冰冷,我看著她心想:「她和蘇菲怎麼長得這麼像!」
      
      她看著我說:「妳身上擦了什麼?好香喔!」
      
      我說:「我擦的是檀香油。」接著她便伸出右手問我:「可不可以也幫我擦一點點?」
      
      我記得在夢裡,我從右邊的口袋拿出一瓶檀香油幫她擦,擦上去之後她全身變成透明的,然後很開心地就飛起來了,一邊飛一邊咯咯咯的發出很可愛的笑聲,四個土地公在旁邊微笑看著頻頻點頭。早上醒來要出門時,我特別帶著檀香油,也順便擦了一些在自己手上。
      
      這一天天氣很好,早上十點多,我們到蘇菲的住處引魂,儀式必須在十一點半前完成。
      
      就在我們準備開門進去時,站在我前面負責引魂的道士突然回頭說:「邢老師喔,妳走前面啦!」說完他就走到我的後面來。
      
      一進門我就覺得很傷心,一種很淒涼很冰冷的感覺讓我的胃都揪在一起。我一隻手按在在心上,一直安慰自己不要難過。這時空氣中飄來一陣陣的檀香味,在場的人都聞到了,大家都很疑惑味道是從哪來的?我趕緊說是自己出門前抹的,然後把包包裡的檀香油拿出來擦,也順便幫在場的人都抹一些。
      
      而原本緊張到頭痛的小偉,擦了檀香油之後也覺得舒服很多,不再那麼害怕了。(小偉是蘇菲最好的朋友,也是第一個發現蘇菲過世的人。從發現到引魂這天,他都沒辦法好好睡一覺,他說只要一閉上眼睛,就會看到蘇菲死時的樣子。但擦了檀香油之後,一直到七個七都做完,他都沒有再失眠或惡夢過。)
      
      接著,一個很老的土地公從落地窗邊出現,祂拿著一根很長的柺杖在等我,神情很祥和但是也有點哀傷,祂看著我搖搖頭似乎很頭痛的樣子。
      
      我們誦完經後就開始燒土地公金,這時突然出現兩個灰灰的小朋友,他們牽著我的手對著我笑,我當時想:「是來帶路的吧!蘇菲喜歡孩子,所以請了兩個孩子來引路。」才剛想完,我就看到土地公的左手拉著蘇菲肩膀的衣角,蘇菲表情呆滯的癱坐在地上。
      
      我在心裡想:「就告訴妳了吧!死比活還要可憐!不懂得珍惜生命,現在要後悔都來不及了。」不過,引魂的過程很順利,我很感謝土地公的慈悲幫忙。
      
      晚上做頭七的時候,小偉問我:「蘇菲來了嗎?」他話一講完,蘇菲就出現在我的右手邊拉我,她整個人看起來是死灰色的,就像我在家裡看到她變成灰色時的樣子,不過已經沒有早上那樣呆滯的神情。
      
      我看著她說:「妳來了喔!嗯……妳已經死掉了,現在要接受超渡……」我看到她伸手要拿煙卻拿不到,我在心裡告訴她:「妳看,如果妳沒有死,現在就可以抽到煙。不要再抽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跟我一起坐下來好好地聽經。」
      
      蘇菲的第二任丈夫劉先生也來了,我向他自我介紹之後,告訴他:「蘇菲非常想念她的女兒,她現在在現場……」當劉先生聽到蘇菲在現場時,他的神情馬上由愧疚轉為害怕。
      
      我安撫他說:「她看不到你,可是她聽得到你的聲音,你要不要誠心地發願承諾,告訴蘇菲你會好好照顧孩子,要她不要擔心,一路好走。等一下唸經時,你可以不斷地觀想,替小孩感恩她。」劉先生點頭表示他明白,五分鐘之後,蘇菲就消失了。
      
      當天晚上我夢到蘇菲告訴我:「這是我自己做的,我不會怪任何人的。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再去一次舞廳跳舞。」
      
    三七滿願 五七懺悔 七七感謝
      
      就在做三七的前一天晚上,蘇菲的朋友們因為沉悶了很久,所以決定在三七前一起到舞廳跳舞,紓解一下鬱悶的心情。隔天一個不知道蘇菲已經過世朋友打電話給小偉說:「喂!你們很不夠意思耶,昨天去跳舞也不會招一下。」他跟小偉說,他看到蘇菲在舞池中央跳得非常High。
      
      小偉問:「你沒有看錯吧?」
      
      這個朋友肯定地說:「怎麼可能看錯?她披著一條紅色的披巾嘛!對不對?那條披巾很特別好像會跳舞一樣,蘇菲不是把它拿在手上一起擺動嗎?真的很像舞孃耶……」(做頭七時,我把送給蘇菲的那條紅披巾燒給了她,小偉也看到了。)晚上小偉告訴我這件事:「老師,我聽完後全身都起雞皮疙瘩、頭皮發麻欸……」
      
      後來他們決定訂製一個KTV,裡面可以唱歌也有一個舞池可以跳舞,他們還燒了蘇菲最喜歡的音樂給她,小偉邊燒邊說:「這樣妳想唱歌或是想跳舞的時候就不用擔心沒地方去了。」
      
      五七的時候我燒了四十條的金剛結給蘇菲,這些金剛結是我花二天的時間編出來的,其他的朋友也一起折了一百一十朵蓮花給她。當天晚上兩點蘇菲來找我,她終於懺悔了,她跟我說:「老師對不起,我沒有聽妳的話,我現在非常後悔,我不應該就這樣了結生命,讓很多事情都變成了遺憾。」
      
      我告訴她:「妳有什麼遺憾可以跟我講,如果可以我會替妳完成。」
      
      她說:「我遺憾自己從來沒有去找過自己的親生父親,去看看他到底是死是活,看他過得好不好;遺憾自己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母親,讓她知道她的小孩其實是需要她而且可以照顧她的;遺憾我雖然不能照顧自己的小孩,但是我可以把對小孩的愛昇華,還有很多被遺棄的小孩需要人愛;遺憾自己的頹廢不振作,放縱自己一直活在遺憾中,一直利用自己的不幸打擊自己……」
      
      她一邊講我一邊坐起來,當她講完時我告訴她:「其實你很棒,妳現在都知道是自己的錯,妳要記得把這些壞習慣改掉,將來投胎再來到這個世界做人時,這些壞習慣都不會再帶來,這樣才是一件好事。」她點點頭後就慢慢地消失不見了。
      
      「菩薩難救心死人」,蘇菲的懶惰與放棄和很多來找我幫忙的朋友一樣,這也是讓我最感到無奈與無力的地方。
      
      人生的功課很多而且千奇百怪,每一回都是驚險萬分的考題,要放棄或是努力完成,全憑自己選擇,而我只能在旁邊為大家搖旗吶喊、加油祝福。
      
      下回當你又執著於「為何自己的人生如此悲慘」而想放棄時,請你「走入人群、關懷社會、關懷眾生」,你會看見其實幸運之神一直都跟在你的身邊,未曾遠離過。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