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步槍之王AK-47:俄羅斯的象徵(簡體書)
步槍之王AK-47:俄羅斯的象徵(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5元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6521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今天,這個星球的居民中,平均每60位成年人就佔有一支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每當問到對俄羅斯的印象時,人們最先想到的通常都是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AK-47自動步槍在自己半個世紀的歷史中成為了真正的傳奇。這款槍是如何研製的?又是如何成為俄羅斯的象徵的?這本《步槍之王AK-47:俄羅斯的象徵》中,將解答您所有的問題。

    本書依據С.Б.莫涅特奇科夫對俄羅斯武器歷史廣泛深入的研究成果,和傳奇式武器設計師М.Т.卡拉什尼科夫的回憶寫成。書中翔實記錄了AK-47研製、生產及廣泛應用的過程,以及AK系列各時期的改進版,並結合回憶錄,對“槍王”一生做出評價,讓讀者瞭解這款所向披靡的神秘武器如何一步步成為俄羅斯的象徵。

    槍械研究部分和“槍王”回憶錄穿插進行,槍械研究部分精准專業,回憶部分情緒真實感人,反映了二戰後至20世紀末的國際形勢。文字飽含俄羅斯文學令人動容的深厚情感力量,譯者亦將其準確傳達。

     

  • 伊莉莎白·布塔,俄羅斯記者、作家。著有《凱薩琳·德納芙:我難以承受的美麗》等。

    孫黎明,1954年生,解放軍外國語學院碩士生導師,譯審,長期從事俄軍事研究。譯著有《世紀之交的俄中關係》《軍事歷史戰線上的鬥爭》等。

  • 1 前線日記(摘自M.T.卡拉什尼科夫回憶錄)

    2 費多羅夫的武器

    3 中等尺寸定裝彈

    4 AK-47的誕生(摘自M.T.卡拉什尼科夫回憶錄)

    5 競標

    6 複雜的1950年代(摘自M.T.卡拉什尼科夫回憶錄)

    7 AK-47的生產(摘自M.T.卡拉什尼科夫回憶錄)

    8 AK自動槍的現代化

    9 改進型AKM(卡拉什尼科夫7.62毫米自動步槍)

    10 1974年式AK745.45毫米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槍)

    11 AK-74M5.45毫米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槍)

    12 卡拉什尼科夫“100”系列自動步槍

    13 誰發明了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

    14 對所走過道路的認識(摘自M.T.卡拉什尼科夫回憶錄)

    結束語 卡拉什尼科夫概念化現象

    卡拉什尼科夫系列自動槍的戰術技術指標

    有關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槍的30個有意義的事實

  • 14 對所走過道路的認識

     

    這是我回憶錄的最後一部分。我首先想說說,我作為一名武器設計師所度過的那些艱難歲月;說說我得以成功地製造並完善自動輕武器的那些年代,為此我付出了半個世紀的心血;說說那些與我的命運緊密相連的不平凡的人們。

    我的敘述並不是生平記錄,而是講述我所走過的道路,正像我現在所認識到的,是對我整個一生的講述。

    回首往事,作為一個作者,我不會刻意地去選擇材料,而會儘量客觀地對待自己所走過的路、所接觸的人。我也如同每個人那樣,有著自己的嗜好和厭惡,也會感到時而被傷害,時而被感動,對那些觸及心靈深處的東西,我當然會記得很清楚。我覺得,這應該是我要講述的主線。我能預料到會有一些不理解,甚至是委屈,有人會說,幹嗎有的事講得這麼具體,有的事卻一帶而過呢?為什麼有些事要展開講,有些只是點到為止呢?記事敘述不是做研究,其精髓是活生生的記憶,是有選擇性的……

    經常有人問我,你對自己的命運滿意嗎?我的回答是:滿意。我滿意的是,我一生都在從事著人民需要的事業。

    當然,武器不是拖拉機,不是聯合收割機,不是播種機,也不是犁地機。武器不能耕地,不能種糧食,但是,沒有武器就不能保衛我們的土地,不能打擊敵人,捍衛我的祖國和我的人民。

    因此,我回憶起有一次回到我的家鄉阿勒泰邊疆區庫裡亞的情景,很遺憾,我因公務繁忙很少回家。我站在村子的中心廣場,看著木制的兩層小樓,那是我的學校,我在那裡學習到戰爭開始。從那裡看過去,整個庫裡亞就像手掌一樣大,連接著一塊不算太高的高地,整個村子灑滿了溫暖的陽光。洛克捷夫河繞村而過,遠處是嶺間空地和寬闊的田野。田間小路上不時會有車輛通過,卷起一陣塵土。我深情地凝視著這片親近的土地,以至於沒有發現一位老年婦女向我走過來。她輕輕地推了一下我的手說:

    “米沙,你不記得我了嗎?”

    我注視著她的臉。她的臉上包著一塊壓得很低,幾乎蓋住全部額頭的防太陽曬的帶小圓斑點的白色圍巾。臉上堆滿深深的皺紋。一臉溫存的笑容,眼神裡略帶著一些濕潤。

    “是的,好像是記不起來了,”老人繼續說著,“是的,你哪能想得起來呀?我都80 多歲了。可我記得你,你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認識你。我們過去是鄰居。後來爆發了戰爭……你上前線當兵去了,再也沒回村子裡來。我們這些女人們留在這裡。我和你的兩個姐姐阿尼婭和達什婭在集體農莊裡工作,養奶牛……我丈夫在戰場上戰死了……”她用圍巾的一角擦了一下從眼眶裡流出的悲傷的淚水,接著說,“這不,我的兒子和孫子都好好的。因為現在沒有了戰爭。我應該感謝誰呀?我想是你,米沙。我代表所有的母親,代表我們,我們這些老太太們……”

    老人的話是發自內心的。這些話來自一個歷經苦難,卻仍滿懷摯愛和感恩之情的心靈,她能理解你為國家所做的每一點貢獻。

    我的工作也收到了來自國外的意想不到的評價,儘管用今天的眼光看,這些評價並不那麼出乎意料。美國史密森尼學會的美國歷史國家博物館武裝力量歷史處主任、輕武器國家收藏保管人愛德華·克林頓·伊澤爾給我寫信說:

    “作為一名輕武器的歷史學家,我絲毫不帶奉承和恭維地認為,您對20 世紀下半葉這一級別技術裝備理論的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我認為,世界上再也不會對這點有任何疑義。這一情況要求我們必須以特別的注意力對待您的創造生涯,它在改變我們熟悉的這個世界的面貌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方便的時候,非常想看到介紹您創造過程的資料,想瞭解一個武器設計師的成長過程、成長動機,以及確定其發展方向和工作能力成長的方法和條件。除了科學和人類進步這類知識以外,對您的瞭解也是教育培養年輕一代的巨大財富,我個人認為,這可以促進我們兩國人民的相互理解和相互尊重。”

    在我收到這封信不久,我與赫赫有名的美國歷史和射擊武器技術專家愛德華·克林頓·伊澤爾見了面。他受我的邀請來到了蘇聯。這是整個兩國關係史上,至少是戰後關係史上兩國武器設計專家的首次會見。不久前我們還相互不信任,有時還會發生衝突,與美國

    的關係發展到兩國武器領域專家能相見的水準,實為不易,這樣一個事實說明,世界的政治氛圍發生了深刻的現實變化。我們打破了在這一領域相互不信任的規則。這樣的接觸在不久前我們甚至想都不敢想。

    會見後,一名記者向我提出了一個問題:

    “如果我們在這場曠日持久的裁軍談判中獲得勝利,在我們期盼以久的沒有武器的世界裡,您不擔心會失業嗎?”

    我搖了搖頭說:

    “不,我不擔心。所有的人,其中包括我,都是夢想著世界能夠和平與和諧,全世界的人民都能安寧與幸福,而我們這些武器設計師,總會找到工作的。我非常熱愛大自然,熱愛森林、熱愛小鳥和動物。如果會出現您所說的那種情況,我將會去製造攝影槍,一定會努力使這種槍的水準不亞於我們的自動步槍……

    後來沒多久,中央的一份報紙刊登了我與伊澤爾博士的談話。在我看來,我所走過的道路是很有意義的,儘管我武器設計之路的第一步是被“藏”起來的,是要保密的。但是,總有一些人,不論是我們國家的人,還是外國的人,對我的工作表現出極大的興趣,正是這些人過去養育了我,現在還繼續養育著我,保障著我的身份和人的尊嚴。

    20世紀70年代初的一天,我發現信箱裡有一封來信,信封上還寫著回信的地址:美國,華盛頓。我承認,我當時非常吃驚。一位叫愛德華·克林頓·伊澤爾的陌生人,怎麼說,就如同黑夜裡打槍,突然來請我講講自己,要求我寄個簡歷,因為他在收集現代輕武器設計師的資料,並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工作。說實話,當時根據國防工業企業的規定,我把信的內容向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做了彙報。我從他們那裡得到的建議是明確的:不允許進行任何接觸。

    不讓回信,就不回信。我把伊澤爾的信放到了一個包裡,很快就忘記了。當時正在進行研製5.45 毫米定裝彈自動步槍的緊張工作,根本就沒功夫考慮像給一個外國作者回信這等“小事”,更不用說這已經超出了我的工作規定範圍。

    我還記得,20 世紀60 年代初,德米特裡·費多羅維奇·烏斯季諾夫對我說過:

    “米哈伊爾·季莫費耶維奇,您是國防工業的一名設計師,這一點就能說明一切。對於我們來說,您是非常有價值的人。”

    直到今天,我也沒有覺得德米特裡·費多羅維奇的話裡有任何可指責之處。這是延續了幾十年的保密系統規則,在這裡也是起作用的。不過,我最終還是給美國歷史學家回了信,當然這都是後來的事情了。

    只是我當時並不明白,我給美國人的回信成了他走出困境的阿裡阿德涅之線,使他寫出並在美國出版了《AK–47 的歷史》一書。不過,讓我們來看一下在《紅星報》上刊登的一次答記者問,這或許能說明很多問題。

    記者:伊澤爾先生,在您《AK–47 的歷史》一書的前言中有這樣一句話:“十幾年來,歷史學家伊譯爾對圍繞在卡拉什尼科夫生活周圍的秘密進行著滲透性偵探工作。”您這一次到訪蘇聯,是不是也與這個任務有關呢?

    伊澤爾:可以說,您的話正中要害。這個問題經常會由西方人出於對從事蘇聯軍事工業保密工作的人的興趣提出來。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在研究、介紹“卡拉什尼科夫”歷史的同時,我們有可能知道,蘇聯武裝力量是通過什麼方式成功地避免了對外國設計和生產技術的依賴並在這些問題上獲得了完全的獨立自主。但是,也可以說,最主要的是想更多瞭解這個人,對於蘇聯人來說,他是這一領域的人民英雄。

    卡拉什尼科夫:這只是歷史學家的觀點,而從我們設計師群體來說,我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現代化是沒有止境的,世界上有著大量的很好的輕武器型號。

    伊澤爾:我重申一下我的話,現代有很多優秀的武器設計師,其中包括大家非常熟悉的尤金·斯通納和加利爾·布拉什尼科夫,他們都為湯姆森、烏茲系統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們也研究過您的系統,認為您的武器系統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他們兩人委託我向您致敬。

    卡拉什尼科夫:謝謝。

    伊澤爾:順便說一下,除了設計工作之外,還有一個情況可以把您與他們聯繫在一起。

    卡拉什尼科夫:什麼情況呢?

    伊澤爾:他們兩人,斯通納和加利爾,像您一樣,都曾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線戰鬥過的戰士,一個在美國軍隊,另一個在英國軍隊。

    記者: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事實。看來不論是斯通納,還是加利爾,還有您,卡拉什尼科夫,致力於製造現代化輕武器的出發點都是與法西斯做鬥爭,都是為了儘快地取得勝利,戰勝共同的敵人。

    伊澤爾:是的,很明顯,這一事實在後來的命運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我感興趣的還有想向蘇聯讀者介紹尤金·斯通納,他也像米哈伊爾·季莫費耶維奇·卡拉什尼科夫一樣,是自學成才,他也沒有接受過專業教育或者是高等教育。

    卡拉什尼科夫:這種或那種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但是,關於我們製造的輕武器我們所知道的,要比彼此之間知道得更多。

    伊澤爾:為了彌補美國人對您生活和工作方面瞭解的空白,今天的會面我等了很久。與我一起來的攝影小組會把我們的談話拍成膠片,這部電影將成為史密斯學會電影資料的一部分,成為獻給現代技術裝備製造者的科學紀錄影片。

    記者:換句話說,您是不是想把罩在卡拉什尼科夫身上的所有神秘面紗徹底掀開呢?

    伊澤爾:我會按我的評估方式去做, 關於這一點我已經在《AK–47 的歷史》一書中說過,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在世界舞臺的出現是一個標誌,它證明,蘇聯已經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技術紀元。AK–47 自動步槍以及其大量的改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擴散最為廣泛和最著名的輕武器。當然,不管怎麼說,西方有一些專家堅持一種觀點,認為美利堅合眾國軍佇列裝的M–16 突擊步槍是不錯的。可我本人不這麼認為。這不僅僅是我個人對卡拉什尼科夫自動步槍的偏愛,我們可以從來自貝魯特和伊朗大沙漠、來自埃爾薩爾瓦多密林和阿富汗大山之中的新聞電報和報紙照片上看到卡拉什尼科夫的自動步槍。這一情況要求我們在美國特別關注米哈伊爾·季莫費維奇·卡拉什尼科夫的創作活動,特別關注他個人的

    一切。

    我再一次強調:除了科學和人類的利益之外,與現代武器設計大師的相識對於青年人來說,當然也包括美國的青年人在內,有著巨大的教育意義。是的,是的,您不要不理解。我們是會評價別人成就的人,我們會讚賞那些取得了重大成就的人。

    記者:基於這一原因,我還想具體地瞭解您所說的史密斯學會的情況,想知道它的作用是什麼?

    伊澤爾:史密斯學會是美利堅合眾國中央國家機構,它的事業是收集、保存並向我國人民和大量的外國客人展示人類文明在文化、科學和技術領域的成就。學會利用廣泛的大型博物館、收藏館、工業作坊、車站、試驗室和其他科學教育機構網路開展工作。我相信,米哈伊爾·季莫費耶維奇,在不久的將來,您會賞光到我國進行回訪的,屆時,我會很榮幸地向您介紹很有意思的藏品和資料。

    卡拉什尼科夫:謝謝您的邀請,伊澤爾博士。現在,當我們有機會相見時,應該利用這個機會,讓我們更加密切地相互瞭解。我想從我的角度再強調一下,我高度評價美國武器設計師所取得的巨大成就,這其中我要單獨說一下的是您的同胞加蘭德,自裝彈步槍的製造者,他原創了槍膛的閉鎖機構和供彈機構。

    說到您的書,伊澤爾博士,我承認,它讓我好吃驚。沒想到,您看待我國輕武器的發展演變,不論是革命前階段,還是蘇聯時期都是那麼的客觀和深刻。

    伊澤爾:是的,做到這一點真的很不容易。從俄國武器製造史中收集的資料是很有限的,更何況有關您生活的情況,收集時真得很像是偵探的工作。有關您的資訊非常地少,不僅是英文的材料,甚至來自蘇聯的資訊也很少。

    卡拉什尼科夫:我想,不用多長時間,這個空白很快就會被彌補。蘇聯國防部軍事出版社準備出版我的一本書,在書中我會講述我所走過的道路,我對這一道路的看法是我目前,在已經過了大半生的今天,對自己所走過道路的理解。

    伊澤爾:您的書﹖這對我來說,是出乎意料的好消息。您是不是在書中披露了,卡拉什尼科夫不僅僅是一名武器設計師,而且還是其他武器設計師的老師﹖

    卡拉什尼科夫:在現代社會條件下,武器設計師不可能像家庭手工業者一樣獨往獨來。在設計局裡工作的是一個龐大的集體。這個集體裡要有分析研究專家,也要有工藝師,還要有冶金專家,甚至還要有工業品藝術設計師。當然,設計局裡也有我的學生。我很樂意向他們傳授我設計和製造系統的經驗。我的兒子也是一名設計師。

    伊澤爾:這太好了!又一個做設計師的卡拉什尼科夫?

    卡拉什尼科夫:是的,他正在努力超過他的父親。

    伊澤爾:根據我作為一名歷史研究和武器裝備技術專家的預測,蘇聯會在輕武器領域做出重大發現並取代武器庫中您的系統,可以預測到2025 年就可以使用這些新系統了。儘管我認為這些新發現的概率不大,老卡拉什尼科夫的武器還會被使用很久的時間。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祝願小卡拉什尼科夫在武器設計領域取得成就。

    記者:伊澤爾博士,您怎麼看步兵輕武器的未來,這種武器還能繼續用多久?

    伊澤爾:步兵輕武器是所有武器裝備中最低水準的一種武器。但它很可能會最後一個消失。因為它可能會比其他武器壽命更長。我們美國在這一領域常常是投入大量的財力,收到的成果卻很小。現在我們的陸軍正在試驗的有4個新型號。但是,據我看,到2000 年,我們的輕武器只能通過對M16 步槍進行改造而得到完善。

    相關商品

      • 名槍-玩轉War Game(簡體書)
      • 優惠價:71元
      • 現代兵器(簡體書)
      • 優惠價:127元
      • 較量-米格、蘇霍伊及其敵人(簡體書)
      • 優惠價:251元
      • 空中衛士:航空武器篇(簡體書)
      • 優惠價:62元
      • 複雜電磁環境下海軍航空裝備技術保障(簡體書)
      • 優惠價:157元

    本週66折

      • 繪畫色彩學
      • 優惠價:165元
      • 糖尿病中醫論治
      • 優惠價:145元
      • 流浪地球(簡體書)
      • 優惠價:150元
      • 李嘉誠縱橫商場.致富商道
      • 優惠價:211元
      • 京都大步帖
      • 優惠價:165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