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夢:一場溫柔而堅定的體制內革命
我有一個夢:一場溫柔而堅定的體制內革命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75248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如果你是因為有夢想,希望孩子不因教育而失去翻身的機會,所以成為一個老師。你並不孤單,我們都有這個夢。
    ★王政忠,發起「我有一個夢」教師自主研習,二年內引爆20,000名教師參與由下而上的教學改革
    夢想如果只是想,永遠是個夢!
    因為堅持,因為有支持,夢想就不孤單!
    因為教育,讓他得以從貧窮翻身,所以他投入教育;
    因為老師,讓他得以從弱勢脫困,所以他成為老師。
    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重災區南投中寮鄉正是王政忠實習的爽文國中所在地。學生的一句「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比地震還猛烈,重重動搖了他的心。
    他想起自己的求學過程中,拉拔他的老師們,因為他們給予的公平對待,讓他擁有對人生的選擇權。他也想要成為一位拉拔辛苦孩子的老師。這是他的初衷。
    因此,他決定留下來,留在偏鄉。這一待就是將近二十年。
    王政忠出身偏鄉,投身偏鄉,並堅持在偏鄉從事「翻轉教育」。他認為,即便是在偏鄉,只要得到專業而公平的對待,被翻轉的,不僅僅只是教與學,而是一個孩子的人生!
    他在全台灣最貧窮的偏鄉學校從事「以學生為中心」的翻轉教育,成功創造爽文經驗。但他不滿足,他還希望串起更多專業教師,將專業的教學經驗遍灑全台各地。因此於二○一五年發起名為「我有一個夢」的全國教師專業成長工作坊。短短兩年,引爆20,000名專業教師由下而上的教育改革,並向外擴展,逐漸走向全台各縣市,遍地開花。
    他一直認為,城市與偏鄉,遙遠的不是距離,而是沒有公平、專業的機會。偏鄉孩子需要被翻轉的,不只是學習態度、學習能力,他們更需要被翻轉的,是他們的人生,他們的命運。
    本書記錄了偏鄉教師王政忠天真發夢、認真圓夢的歷程,刻劃一群台灣教師攜手熱血逐夢的未竟之渡,勾勒台灣未來教學現場由下而上改變教育環境的可能,更看見孩子生命翻轉的微光……
    這是王政忠的翻轉教育夢,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新風景。這是一場體制內的溫柔革命,為台灣非實驗型態、偏鄉公立中小學走出一條生存之路。
  • 王政忠/著
    臺灣唯一獲得Super教師獎、Power教師獎、師鐸獎三冠得主。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國文系畢業、國立臺中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碩士,現在是南投縣立爽文國中教導主任。
    因為教育,讓他得以從貧窮翻身,所以他投入教育;
    因為老師,讓他得以從弱勢脫困,所以他成為老師。
    他在全臺灣最貧窮的平地鄉鎮學校落腳,奮鬥二十年,心心念念要給偏鄉孩子一個專業而公平的教育機會,成功創造爽文經驗。
    王政忠相信「先談教學,再談教育;先給支持,再談改變。」更堅持Teachers get support,Kids get hope. 因此於二○一五年發起名為「我有一個夢」的全國教師專業成長工作坊,短短兩年,超過七千人次教師參與其中,推波助瀾台灣教師參與網路教學社群人次翻倍,直逼十萬,掀起台灣教育史上最大教師自主學習浪潮。
  • 推薦序 尋找教育創新的MAPS 吳思華
    自序 你為什麼來「夢N」? 王政忠

    第一部 夢‧種子落地
    緣起——「動物園」的震撼
    決定留下來——爽中經驗
    謝謝你們,我震盪的孩子們

    第二部 夢‧釐清脈絡
    翻轉老實說——從偏鄉角度看翻轉浪潮
    關於翻轉,我想說的是……
    被翻轉的,是孩子的人生

    第三部 夢‧得道多助
    起手——尋找讓台灣教育實現社會正義的解方
    出聲——我們未竟之渡的「草根教改」

    第四部 夢‧遍地開花
    「夢一」之後
    「夢一回娘家」
    「夢二」——來自山海及山海之外的改變能量
    「夢的N次方」——為希望而教,為台灣而教

    第五部 夢‧夥伴
    陳麗雲——為台灣而教,走進每一個偏鄉
    彭甫堅——圓夢與實踐:一個人,一群人,到全國熱血數學咖啡
    館的故事
    何耿旭——夢的啟示
    林健豐——課堂實踐家,夢一回娘家
    許扶堂——像你們這樣熱血的夥伴,我不挺你們,要挺誰?
    吳月玲——一起成長的夥伴,備課是一種日常
    蔡宜岑——繁星點點在夢裡
    洪夢華——攜手同行,共學成長:在逐夢途中遇聚逐夢人
    林鈺城——Make a change, be the change.
    陳振威——從相識相知到相惜,都是因為夢
    林淑媛——帶孩子肯夢、敢夢、追逐夢
    沈政傑——夢的N次方,在地深耕
  • 【推薦序】尋找教育創新的MAPS / 吳思華(政治大學科智所教授)
    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夢二」在中正大學舉辦的最後一天,我應政忠老師的邀請,南下會見參加夢二的教師夥伴們,而這也是我第三次參與築夢的活動。這一次共有來自全台各地、逾四千名教師夥伴參加。我到每間教室和老師們打招呼,分享他們共學共備教學的熱情,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動。我在大學教書超過三十年,老師們經常為了學術研究花費很多時間,但在教學上的共同探討則不多見;反而是近來中小學老師們透過自發性的團體學習,不斷努力追尋教學上的突破與創新。
    這幾年來台灣正面臨巨大的環境挑戰:科技快速進步、經濟全球化、社會自由開放、產業致力創新轉型...等多元議題,教育體制如何因應環境的需要,培養出新一代具有宏觀視野、跨域整合的多元創新人才,是大家深切的期待。正規的教育系統在過去幾年做了很大的努力,以一○七課綱為核心的十二年國教,為未來的教育勾勒出一個願景藍圖;如果能夠具體落實,將有機會翻轉教育現場。
    但是教育系統是一個超過三十六萬人參與、每年由政府編列六千多億預算支應的超級龐大組織,內部管控的複雜度可以想見。政策形成的過程還需得到民意代表、家長會和教師會的認同,政策執行時更需學校教職同仁的配合。由於參與者重,因此在政策落實的可行性考量下,對於具有高度前瞻性、改變幅度較大的創新往往抱持保留的心態。
    更重要的是,教育需要因材施教並鼓勵多元發展。每個學子的聰明才智、個人志趣、家庭背景都不相同,其成長過程的社區鄉里文化也截然不同,所有學生要套用完全相同的教育制度、學習教材與辦學方法,非常不符教育現場的實況、更悖離了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而這其實也是多次教改面臨的困難。
    許多堅持教育理念的熱心朋友們,嘗試透過民間力量私人興學,在體制外探索不同的教育典範。但是,民間個人的資源畢竟有限,除了一些能獲得足夠的家長支持認同、收取高學費、自己自足的私立學校外,要全面啟動多元的教育創新,進而影響更多數的老師與學子,在現實上則有相當大的困難。
    因此,在龐大教育行政組織系統與民間個人的教育理念熱情之間,尋找出一個整合的教育創新模式,是台灣未來教育發展過程中重要的課題。王政忠老師的新書《我有一個夢》,就在實踐過程中,有意無意的形塑了一個值得我們大家反思與學習的教育創新模式。
    政忠老師長期在南投偏鄉爽文國中任教,以教好偏鄉孩子做為他一生的職志。他不僅有熱情、更有手段與方法;他發展出一套草根的「MAPS教學法」,讓學子的學習變得有趣及更有效率。更重要的是,他願意將他獨創的教學方法與其他老師共享,透過網路社群與實體工作坊,用他的熱情鼓勵更多的老師們。
    一○四年春天,政忠老師發起「我有一個夢」大型教學工作坊計畫。我從臉書中看到這個訊息後,請國教署同仁全力支援協助。在王老師的感染下,經過不到半年時間的籌備,共號召了一千七百位來自全台各地、包括偏鄉山間、遠自離島的教育夥伴們,於盛夏七月齊聚中正大學參加夢一的教學專業成長工作坊。我在會場與大家共同待了一整天,親身感受到每一位參與夥伴們的專注投入與熱情互助。我常想,如果教育體系中能有更多像王政忠這樣充滿熱情的老師,那臺灣的教育自然就能翻轉了。
    王老師的「偏鄉圓夢」是未來教育創新一個可能的新模式:第一線的校長和老師們扮演教育創業家的角色,用他們的專業與熱情,倡導新的教學、辦學模式,並積極大範圍地與社群夥伴分享;教育行政體系則扮演賦權育成的角色,提供這些創意更多彈性自主空間,賦與意義、並提供必要的資源與行政協助,協助其發展,讓創新由下而上自然生成。
    如此,立足於草根的「體制間教育創新」,才能創意多元、百花齊放,又有如常充沛的水草滋潤,是未來臺灣教育創新可以依循的一條路。

    【自序】你為什麼來「夢N」? / 王政忠
    這本書紀錄了一個山中大叔天真發夢也認真圓夢的歷程。
    這本書也刻劃了一群台灣教學現場一流教師陪伴支持大叔一路熱血逐夢也專業築夢的未竟之渡。
    這本書更勾勒了台灣未來十年二十年教學現場由下而上影響教育政策並改變教育環境的可能。
    這是一場體制內的溫柔革命,理性但堅持的衝撞僵化制度,不僅試圖為台灣非實驗性偏鄉中小學走出一條生存之道,更試圖為台灣大多數在體制內奮鬥不休的夥伴提供最大量體的實質支持系統。
    我嘗試著從這個夢的外在背景(第一部,爽中經驗),及內在脈絡(第二部,翻轉老實說)雙管齊下,為所有想要改變的夥伴或組織提供策略與經驗(第三部,夢一),並且描繪已經具體實踐的願景與藍圖(第四章,夢一回娘家到夢的N次方)。
    當然,參與其中的同行者,以不同角度敘說夢的完整面貌(第五部:夢‧夥伴),讓領導者或追隨者皆能有為者亦若是。
    我說:我有一個夢是從教育圈子出發的社會運動,而最終,我堅信:這個社會運動終將深刻影響並改變教育圈子。
    僅以夢的N次方第一區(雲嘉彰投,二○一七一月二十~一月二十一)落幕之後我寫下的文章,作為這本書的自序,表達對所有一路參與或離開、支持與懷疑的夥伴的謝意、說明與期許。
    你為什麼來夢N?
    因為可以和妳心中的神人拍照?來看看這是一個什麼夢?感受一下大拜拜的熱鬧氣氛?收集歷年學員名牌?
    或者,想精進自己課堂的教學?想學習更多有效的教學策略?再次檢視自己教學盲點?確認自己教學亮點?
    又或者,認識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尋找可以揪團組成社群的戰友?獲得拍拍秀秀的取暖安慰?吸取到處都是的教師正能量?
    都好,都可以的。
    相同,不代表一體;相異,不代表對立。
    你可以有千百種的原因自四面八方而來夢N,在寒假的第一天,結束疲憊繁忙的期末,帶著一整個學期被耗損殆盡的身心靈,跟著你身邊上千腳步,一起踏進夢N,一起逐夢。
    然後帶著千百種被撫慰被填實被充滿被點亮被喚醒被期許被擁抱被疼惜被鼓舞的滿足感自夢N而去,在十二小時的扎實課程之後,帶著兩天被洗滌新生的身心靈,跟著你身邊上千腳步,一起離開夢N,一起築夢。
    你可以因為熱鬧而來夢N,但我相信你會帶著專業離開夢N。
    台灣不缺熱鬧,事實上,已經夠熱鬧了,不論課堂內或課堂外。
    對於夢N這塊招牌,所有夢的講師夥伴與我,都戰戰兢兢的期許並自我要求-專業,才是夢N無可取代的招牌。
    從二○一七年開始的夢N四個分區,每一場次,每一個班別,每一位講師,每一堂課,我都會跟所有我請託而來的夢的講師團隊一起努力,堅持擦亮屬於夢N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專業招牌。
    我會跟所有我請託而來的夢的夥伴戰戰兢兢的堅持專業,獻給所有台灣走進夢N會場的夥伴。
    也請所有夥伴給我們意見,讓夢N的專業可以不僅只是在課堂呈現,比如說旗幟再少一點與再利用的可能,比如開幕致詞短一點與場館配置更為集中的可能,比如工讀生行前訓練的落實與授課教室軟硬體環境盡早開放提供大會與講師布置的可能。
    凡此種種,都會努力在後續的每一個分區調整改善,讓夢N的專業招牌,可以成為傳統。
    這樣的招牌,需要許多人的支持與投入,才能每一年在台灣在不同城市掛起來,這兩天的夢N第一分區(彰投雲嘉),組共吸引了超過一千一百個老師報名並錄取,最後的現場報到率逼近九成,這是自從二○一五夢一以來,破紀錄的新高點,這背後的意義證明了「在地」的精神-就近參與,在地扶持。
    我要謝謝教育部的全力支持,給我們最足夠的資源與最寬闊的空間,每一年逐步實現我們的夢想。
    我要謝謝雲林,特別是國教輔導團的執秘秀卿與專輔政翰,這兩位幕後推手,撐起的夢N在雲林的半邊天。
    我也要謝謝夢N接下來的三個分區承辦縣市-苗栗/屏東/宜蘭,已經開始用心籌備,期盼帶給參與夢的老師們,一個可以專心學習的軟硬體環境。
    我要謝謝嘉義縣網明勳與嘉田,處理並掌握所有軟硬體設備與環境,盡可能提供講師與學員舒適的學習環境,建置並管理夢的N次方網站。
    我要謝謝所有受我之邀熱血相挺的數百位講師,設計規劃並實踐專業課程,陪伴引導且扶持學員夥伴。
    我要謝謝這一次所有報名錄取並報到的上千位學員夥伴,以及後續可以預期如同每一場夢的研習一樣踴躍參與的台灣老師夥伴們,為了自己課堂與孩子,認真投入這十二小時的課程,請記得離開之後才是開始,所有夥伴都會在線上彼此扶持。
    我要再問一次:你為什麼來夢N?
    我會期許自己也要求所有參與夢的講師群, 讓回答這個問題的千百種答案,都會有一個最大公約數。
    追星但好專業喔!
    熱鬧但好專業喔!
    感動但好專業喔!
    ……
    是的,那個最大公約數是專業。
    專業才是扶持,夢想才會成真。

    Teachers get professional support , kids get real hope.
    未竟之渡,與子偕行。

    【內文試閱】
    創造成功機會
    受限於國民中學教師員額規定,爽文國中除了國英自數社五科共十二位教師之外,並沒有編制空間可以聘用其他科目教師。但為了創造成功機會給學生,自籌經費貼補公家兼課鐘點費的不足,並且尋求社會及企業資源,添購設備,外聘專業藝術家到校開設美術、陶藝及國樂課程。
    美術及陶藝作品參加學生美展屢屢獲獎,學生作品點綴校園空間,平添藝術氣息之外,學生作品公開展示也令學生備感榮耀。此外,全校有近三分之二的學生(八十位)加入國樂團,自二○○三年成軍以來,歷經十三年努力,奇蹟般的在二○一六年勇奪全國學生音樂比賽南投縣冠軍,將代表南投縣參加全國決賽。
    這一路,我寫下了這篇網誌:
    二○○三年,爽文國中成立了國樂團,十九萬的經費,二十樣樂器,四十個沒有樂理樂器基礎的偏鄉小校孩子,就這樣踏上了這一趟叫做「相信」的旅程。半年過去,孩子們終於從把樂器當作雞鴨脖子,雙手是凶器,從發出陣陣哀嚎的起點,走到了發出旋律的境界。二○○四年六月,我們在山裡舉辦了第一場校內成果發表。選擇校內的原因很簡單,既要讓殺了一年雞鴨,喔,不,學了一年國樂的孩子有個舞台可以展現成果,又不捨得家醜外揚的兩難之下,校內禮堂是最適合的場所。看著孩子豆大汗珠滑落緊繃的臉龐,我也跟著緊張起來,擔心那雞鴨何時會斷了氣。
    二○○四年十一月,孩子們在大人的半哄半騙外帶珍奶及雞排的誘惑之下,參加了第一次音樂比賽,拿回了只有兩隊參加的亞軍。雖然成績距離冠軍學校很遙遠,可是沒人在乎分數,我們開開心心的去比賽,開開心心的啃著雞排喝著珍奶回家。那所位於市區的冠軍學校我們稱之為「天團」,全校近六十班。他們的學區內就有一所國小,蟬聯了近二十年國小組國樂比賽。天團的目標一直是全國賽,至於南投縣初賽,就是一個必經的小門檻,前腳抬起來,後腳跟上去,也就過了。
    二○○五年、二○○六年,我們就一直是坐二望一。雖然我們每年都在進步,但那是因為我們的起點低,所以那個二距離那個一,始終是個遙不可及的距離。
    二○○七年,因為天團在台上失誤而敗給了完整演奏完曲子的我們,那個失誤的瞬間,我在台下心中暗自吶喊了一聲:「糟糕,我們贏了! 」
    因為沒有經費沒有樂器沒有心理準備,我們放棄了全國決賽南投縣代表權。
    二○○八年,因為天團沒有報名,我們成了南投縣唯一報名的一團。對,不用懷疑,我們又獲得了南投縣代表權。我們去了苗栗參賽,看見了這個世界原來長這個樣子,原來演奏時身體會跟著劇烈搖晃,原來拉弦組的二十幾隻手必須看起來像一隻手那樣的整齊,原來一組定音鼓的價格比我們整團的樂器還貴。原來,原來這樣叫做國樂團。
    二○○九年,我們又獲得南投縣代表權。是的,天團還是沒有報名。我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絕對不是因為他們怕了我們。我們去了雲林參賽,結果嗩吶首席——嗯 ,因為全校只有一把借來的嗩吶,所以他只花了三個月就成了當然的首席——第一聲就破音。結果樂團大暴走,上演星際迷航,我們創下學生音樂比賽全國決賽有歷史以來的最低分——七十八。
    我們一路哭回南投,但我們沒有抱怨嗩吶,因為打擊組出身的他,三個月就吹上全國舞台已經非常了不起了——雖然還是吹錯。我們互相砥礪,互相加油打氣,下定決心,明年要上台雪恥。
    二○一○年,天團又報名了縣賽,所以我們就在場外跟國小組PK雪恥。至於台上,還是屬於天團的,但我們創下了自己學校參賽的最高分——八三‧九。那一刻的喜悅與激動,讓我們對於拿到優等成績(八十五分以上),似乎看見了一絲絲曙光。
    二○一一年,八五‧八分,我們終於證明我們也辦得到,終於證明二○○八、二○○九兩年的南投縣代表權不是浪得虛名。
    二○一二年,我們應該是八五‧一分,如果不算那因為下錯舞台逾時撤場被扣的○‧五分。二○一三年,八五‧四,我們歡呼。二○一四二年,八六‧九,我們尖叫。二○一五年,八七‧二,我們扼腕,因為就差天團○‧七分。
    每一年,我們都告訴自己,我們要超越過去的自己。我們從不妄想擊敗天團,因為我清楚那是怎麼也跨不過的城鄉差距與家庭支持力度。直到二○一五年的八七‧二分。孩子們雄心壯志的喊出「明年我們要八十八分啦!」我還是不敢奢望,我的心裡甚至隱隱約約有著擔憂,我覺得八十七分這樣的數字已經是我們的極限。我害怕明年或者以後,沒有這樣的數字,我那山裡單純而認真的孩子,會因此難過。
    我還是一樣的激勵著他們:超越自己,就是我們最大的目標。
    這一年來孩子們的眼神及肢體,卻讓我開始動搖我的相信:相信城鄉差距是那麼難以跨越的宿命,相信家庭支持力度是那麼難以撼動的城牆
    他們就是這樣的練習著,一天又一天。
    就是這樣的動搖著我的相信,讓我漸漸相信他們的相信。
    二○一六年,比賽當天早上,出發前,照例,全校師生要為樂團壯行。準備的時候,我看見學長姊主動的看照每一個細節。然後,在全校師生演奏時,如此自信。臨行前,那麼的輕鬆自在。會長來載樂器了,自動自發搬運,出門前,在陽光裡,我們留下笑容。
    我們出發了,為了證明他們的相信是對的。然後,上台了,他們全心投入,看著他們的背影,我已經泫然泣下。
    知道成績的剎那,我們歡呼,我們尖叫。孩子們讓我相信,他們的相信是對的。
    回到學校的時候,全校師生在走廊上,在樓梯欄杆前,在這個山裡的校園裡,用掌聲用尖叫用歡呼歡迎這一群天真的相信只要堅持就會跨越城牆、就會翻轉宿命,然後認分地努力著的山裡孩子。
    我們的孩子,爽中的孩子,二○一六年,我們第一次獲得了南投縣冠軍。珍貴的不是勝了天團勝了誰,而是他們貨真價實的比去年進步了一‧一分,來到八八‧三。這群孩子們讓大人們相信,只要願意、只要堅持,極限就不會是極限。
    謝謝支持並資助我們的誠致基金會方新舟董事長,技嘉文教基金會以及公勝保險經紀人公司。沒有你們,我們走不到這一天。謝謝樂團的老師,孩子們說,這一年來,你們不斷的激勵他們:我們辦得到的。謝謝一路鼓勵孩子的家長們,你們的陪伴與信任,是我們可以堅持下去的力量。
    謝謝你們,爽中的孩子,謝謝你們讓我相信,即使我們還是沒有音樂老師,即使全校只有一百二十四個學生,即使多數的你們沒有樂器樂理基礎,我們還是可以玩音樂,還是可以這樣自信的把如此美好的樂音帶給大家。
    至於我和你們的爽中老師們能做的,不過就是繼續創造讓你們可以發光發亮的舞台,讓你們繼續因為相信會成功,繼續為每一種不同的成功而努力。

    那些年,孩子教會我的事
    有個廣告是這麼說的:我是當了爸爸之後才知道怎麼當爸爸的。
    這句台詞放在教學現場,我的感覺是一樣的。
    多年前,當我剛剛成為一個老師時,一直以為是我教會孩子許多事。但多年過去,我真真切切的明白,是孩子教會我許多事。
    在偏鄉小校任教,因為受限於編制,所以配課是司空見慣的事。我常在演講時提到,在台灣類似爽文國中這樣一個六班的學校,是不會有空間可以聘任合格的音樂美術體育童軍家政……等師資的,所以校內教師就得任教自己專業本科以外的課程。我教過體育家政音樂歷史地理等,而我最感成就的其中之一,是任教童軍課。
    初任教師的那一年,依規定我去受了童軍的木章基訓。在受訓之前我就已經在校內配了童軍課,雖然毫無專業背景,但還是想盡花招讓學生感受一下童軍的迷人之處。受訓領證之後,更是興致勃勃的把全套的受訓內容運用到我的童軍課。
    附圖的照片就是那一年我帶著任教童軍的二年級學生,在畢業典禮演出童軍旗舞。
    是的,童軍旗舞。
    一個完全沒有舞蹈細胞沒有音準節奏感的老師,為了學生的一句:「我們來表演童軍旗舞好不好?」於是開始找音樂、剪音樂、編舞、設計動作、搭配隊形變換……那過程真是折煞我。但是當〈站在高崗上〉響起,學生們開始揮舞紅白旗,隨著音樂變換隊形展現動作,我真是佩服我自己的天分怎麼這樣高?
    演出結束,我們一起合照,照面中的笑容說明了師生共鳴的成就感。
    那之後,我還帶領了國樂團。

    孩子們教會我怎麼成為一個TEACHER
    童軍旗舞只是我在爽文國中十七年來玩過的諸多瘋狂把戲其中之一,國樂團則是些瘋狂把戲當中的超大絕。
    二○○二年成團,二○○三年開始參加全國學生音樂比賽,二○一一年第一次拿到優等,二○一四年六月舉辦了第一次的對外成果發表。
    團員人數從四十人到現在的八十人左右,而我們全校的學生不過是一百一十至一百二十人之間。我們外聘了專業的國樂老師,但受限自籌經費的不易,一個星期也只能上兩節課,所以團練時間誰來負責帶呢?
    是的,又是我。如前所述,一個完全沒有節奏感沒有音準的國文老師。
    我也只好跟著學生上課的時候旁「聽」,回家找網路資源惡補,然後團練的時候煞有介事的搖頭晃腦,時不時還要碰出一句「欸欸欸,那個拉弦組的節奏不對啊」,或者「吹管很好啊,進步很多啊!」
    然後回頭問彈撥首席「現在是演到第幾小節啦?」
    二○一四年十一月,國樂團成軍十二年之後,第一次在音樂比賽突破八十六分,來到八六‧九分,這太令我震驚了,因為只差○‧一分,我就要請學生吃雞排了。
    我興奮不已,而且自我感覺良好的一次又一次的反覆聽著比賽錄音,沒想到揚琴首席潑我一桶冷水說:「這裡不夠整齊!那裡音準差了!」
    我問:「所以比賽這一次不是最好的表現?」
    首席回我:「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不是你說的嗎?」
    是孩子教會我怎麼成為一個TEACHER。
    為了教會孩子沒有學過的,所以我得學會我原本完全不會的;為了教會孩子學不會的,所以我得學會改變我以前會的。
    所以我學會了更強大的Technology,學會了更多元的Evaluation,學會了更精準的Appreciation,學會了更同理的Communication,學會了更貼近的Humanity,學會了更善解的Expression,以及學會了更甘願的Responsibility。
    是的,是孩子教會我成為一個TEACHER。
    我的偏鄉孩子用他們的「已讀不懂」,教會我在帶領他們學會思考,學會表達之前,要先教他們學會如何閱讀。
    我的偏鄉孩子用他們的自我信心不足、學習動機低落、基本能力不夠、課堂態度欠缺教會我建構組織發想MAPS:Mind Mapping in spires Kids, Asking Quesiton motivates Kids, Presentation Acheves Kids and Scaffolding awakes kids.
    你怎麼看待你的孩子給你的功課?
    你想成為一個甚麼樣的老師?取決於你怎麼看待你的孩子給你的功課。
    「沒有教不會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老師」是一頂太巨大、太沉重、太濫情的帽子,會罩得你我頭暈目眩昏天暗地。
    我的解讀是:如果我們願意認真且醒覺的看待每一個不同教學現場的不一樣的孩子給我們的不同課題,並且願意為了完成功課而認真的自學共學,思考精進,嘗試調整,就像我們要求孩子的一樣。那,這句話,以我的說法,就會是:沒有學不會的孩子,只有不會學的老師。
    孩子都努力地完成你我要求的功課了,那我們自己呢?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