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神的代理人(簡體書)
神的代理人(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8元
  • 定  價:NT$348元
  • 優惠價: 66230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文藝復興的故事06·神的代理人》

    一、天使與魔鬼,神的代理人在文藝復興的抉擇。
    以四位教皇為視角,看文藝復興時代的興衰。
    二、深入淺出,既是歷史著作,也是通俗讀物。
    俞敏洪曾說,鹽野七生的歷史作品不帶有意識形態性,讓故事與評價結合,所有的年代、人物都經過論證考察,因此不具備虛構性,但是還保留了可讀性。閱讀此書將是一種令人非常滿足的體驗。

    《羅馬人的故事》作者新系列,羅馬帝國覆滅數百年後,在它的餘燼中再次燃起一團不遜於當年的火焰。

    文藝復興時代反映了兩個相互衝突的圖景:一方面,這是一片等級森嚴,強調秩序和宗教的土地;另一方面,這也是一個墮入混亂與精神痛苦的世界。

    庇護二世、亞歷山大六世、尤利烏斯二世和利奧十世四位教皇成了作者在本書中的樣本。他們不僅是代表一切美好和最高善的神在人間的代言人,而且作為領袖人物,他們對權利和名譽有著強烈的慾望,還是一名為自身和周邊人爭取利益的政治家。善良與邪惡、美麗與醜陋、慷慨與自私、和平與戰爭……世間一切的對立面以他們的生命為舞台,不斷交戰,日夜不休,照亮了文藝復興時代通往未來的路。

  • 鹽野七生,日本受歡迎的歷史作家之一。1937年出生於日本,16歲時讀荷馬的《伊利亞特》,從此被一個與日本社會截然不同的世界所吸引。大學主修哲學,26歲遊學意大利兩年,回日後不久毅然出走,再赴意大利,一住至今。在意大利,鹽野七生因一個偶然的機會開始歷史寫作,於是一寫就寫了50年。其代表作有《羅馬人的故事》《羅馬滅亡後的地中海世界》等。
    曾獲獎項:
    •1993年獲第6屆“新潮文藝獎”
    •1999年獲第2屆“司馬遼太郎獎”
    •2001年獲土木學會“出版文化獎”
    •2006年獲第41屆“書店新風獎”
    •2000年獲頒意大利“國家勳章”
    •2001年被日本文部省評為“文化功勳人物”
    •2005年獲日本“紫綬勳章”
    •2007年被日本文部科學省認定為“文化功勞者”
  • 日本只有歷史研究和歷史小說。但鹽野七生卻走了兩者中間的一條路。
    ——日本歷史小說巨匠司馬遼太郎

    鹽野七生寫得時候特別有意思,她越往後走越自如,像聊天一樣。
    ——原央視《經濟半小時》主持人曲向東

    一個女性在寫《羅馬人的故事》的時候,寫出了男人寫不出的氣魄和壯烈來。
    ——新東方教育集團董事長俞敏洪

    這是一本歷史,也是一本遊記,還是一本政論,更是一本優美的散文集。日本女作家鹽野七生就這樣讓我銘記在心。
    ——中國金融博物館理事長王巍

  • 致讀者
    ----值此“新人新作三部曲”以文庫本形式再度面世之際
    當年的我正全身心投入享受在意大利的生活,絲毫未曾想過自己要成為一名作家。但在偶然結識的友人建議下,於29至30歲期間經過學習研究,執筆寫下了自己最初的文字—《文藝復興的女人們》 ,其最初刊載於《中央公論》雜誌,大致在其後的第二年被整理成書出版面世。
    第二部作品《優雅的冷酷》下筆時間緊隨其後,未經過雜誌刊載,直接單獨成冊。即在寫完《女人們》後,我便著手撰寫了《冷酷》一書,但這本書最終面世於書店,已是我32歲時候的事情了。
    再次轉過年後,我早早地就開始動筆撰寫自己的第三部作品—《神的代理人》,這部作品與《女人們》相同,先刊載於雜誌,後於我35歲之時單獨成冊出版。也就是說,這三部作品是我在二十幾歲的末尾到三十五歲之間所寫下的作品。
    而時隔多年再次品讀,在我這個寫下了這些文字的作者本人來看,用一句話來概括感想的話,只能是“不盡如人意”幾個字。這三部作品過於鮮明地體現出的“新人新作”的特徵,讓我倍感不妥,其中令我最為在意的缺點是我在文中經常流露出的過於片面地強調自我主張。但世間萬物皆有正負兩面,換個角度來想,我的這種寫作手法也有可取之處,當年充斥於我內心的想法皆是藉由這樣的寫作才得以一舉迸發而出。
    從以前開始,我就不是世人所認為的那種“好孩子”,而隨著經歷青春期成長進入青年人的行列後,更是對當時充斥在日本社會中的那種溫暾氛圍越發厭惡。我認為社會宣揚的所謂與人為善、其樂融融什麼的都是一派胡言,也非常討厭當時一心相信這種氣氛能夠推進社會發展的所謂日本精英們。而當這樣的我與西歐尤其是古代西歐歷史相“對決”之時,心中所想便一氣傾瀉而出。
    寫作中的我彷佛就是亟待噴發而出的岩漿,不管筆下所寫的是女性、青年才俊抑或是成熟男性,無論對像如何變換,在我心中所迫切想要展示給日本人看的都是同一個念頭,“當個老實人是沒法子活下去的”“在古代歐洲曾有如此頑強不屈的人存在過”。
    雖已無法憶起書名,但年幼時曾拜讀過一部作品,安德烈·紀德在其中寫過如下的話:
    “人們從山腳下即可望見名為托爾斯泰的山峰,但只有登上了這座名為托爾斯泰的山峰,方能看到其對面還矗立著一座名為陀思妥耶夫斯基2的山峰。”
    而無論是《女人們》《冷酷》抑或《神的代理人》,都是我可以從山腳處看到的山峰,三本書的故事舞台普遍集中於羅馬和意大利。我當時居住於此地,閉上眼都能明了筆下的每個事件所發生的場景,故而才選擇了這些內容下筆。
    而當我攀上了山峰,隨即映入眼簾的便是高聳在前方的威尼斯與佛羅倫薩,繼續向上攀登的成果,便是《海都物語》與《我的朋友馬基雅維利》兩部作品的出版。隨後,立於山頂的我所看到的,是一條通往遠方的名為古羅馬的綿長山脈。經過十五年的翻山越嶺,我恍然發現自己所寫的內容完全沒有涉及那漫長的被夾在文藝復興與古羅馬之間的中世紀。自然而然地,我隨即轉而去攀登最能代表這漫漫千年中世紀的三座山峰。
    第1座山峰,是一本名為《羅馬滅亡之後的地中海世界》的作品,以地中海為舞台,講述了千年之間圍繞著海盜與海軍所展開的故事。在羅馬帝國支配下的和平崩潰後,地中海地區便成為從北非襲來的海盜與為了防禦而組建海軍迎頭對抗的歐洲南部之間激烈戰鬥的舞台。
    第二座山峰,雖然同樣也是伊斯蘭教徒與基督教徒間的激戰,卻是圍繞著從歐洲北部進攻到中東的基督教徒及與之迎戰的穆斯林間發生的十字軍故事。
    第三座山峰,是我現在正在籌備的作品,因為書名還未確定,無法在此詳細講述。但在我心中,這三部作品加上已經出版的《海都物語》共四部作品,將使我構想的“登頂”漫長中世紀主峰成為可能。
    這樣一路走來,我那從“新人新作三部曲”開始的作家事業,在一次次攀登展現在眼前的高峰後不斷前進,也就是說,“三部曲”成為我作為歷史作家的起點。
    坦白來說,年輕時候的作品難以避免不盡如人意之處,但我沒有對此進行修改,因為我更想要原樣保留下年輕時候的氣勢,畢竟源於青澀的不成熟也是有其美好之處的。
    我始終深信細節之中得見神蹟,故而至今為止一直拒絕寫作“一冊讀懂世界史”、“西洋史手冊”之類的作品。要講述歷史這一複雜的人類世界,若是只圖省事妄想簡短總結,只會離事實越來越遠。而在我看來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只做寥寥數語一言概括,就是對曾經拼命生存的前人們的最大不敬。
    但也正因如此,我總是致力於寫全所有細節,最終導致了每一冊作品都比較厚重。對於購買並閱讀我的作品的讀者們,雖然我一直覺得很抱歉,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夠體諒並理解我的“細節之中得見神蹟”這一想法。而最後可能還需致歉的一點就是,我的這種作風恐怕是到死都不會改變了。
    再啟
    但凡作者都會有所謂的“青春的一冊”。作品的主人公是年輕人,而作者寫作時也尚且年輕,讀者通常也正值大好青春,《優雅的冷酷》便是這樣一部作品。
    即使是過了近半個世紀的現在,我還清晰地記得當日截稿的情景。寫完原稿上的最後一行文字才豁然發現天已破曉的我,打開窗戶沐浴著微弱的晨光,深深地吸入了清晨清冷而新鮮的空氣。那是7月7日的清晨,我恰在那一天迎來了自己31歲的生日,伴隨著完成寫作的滿足感,我鄭重地向自己宣告“你已於今日成人”。
    話至此處,已無須多言,作品自會說明一切。而曾斷然忘卻自己的女性身份,全情投入於描繪與自己年齡相仿的男性的這段經歷,於我而言是畢生難忘的體驗。
    2012年春,在闊別已久的祖國日本。
    鹽野七生
  • 致讀者i
    第1章最後的十字軍001
    第二章亞歷山大六世與薩伏那羅拉057
    第三章劍與十字架187
    第四章16世紀初葉的羅馬281
    —模擬可以在圓形劇場裡上演的古羅馬式表演劇
    參考文獻373
    插圖來源一覽379
  • 在後台
    “噓—您的聲音太大了,朱利亞諾先生!請安靜,請安靜!”
    “你說什麼!沒想到你會像個滑稽小丑一樣擋住我的去路。是不是教廷不再用瑞士衛兵,而改用滑稽小丑啦?”
    “果真像您所說的話,梵蒂岡就會笑聲不絕,我們也該漲津貼了。高興起來,我會一次吃下40個雞蛋給你看。可是很遺憾,事情不是那樣的,可憐的馬里亞諾還要不情願地在這里站崗。跟您這位輝煌新教皇陛下的弟弟比起來,我就是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賤民,豈敢擋住您的去路!陛下正在與格拉西禮賓官閣下商討重要事項,吩咐我們不要讓任何人進他的房間。”
    “我來也是有要事相商的。你去通報,就說朱利亞諾·德·美第奇從佛羅倫薩來到此地。”
    “這很為難,美第奇先生。啊,格拉西閣下,您來得正好……”
    “外面鬧得厲害,陛下讓我來看看怎麼回事……啊呀,這 是朱利亞諾先生嗎?”
    “長官,如果您說,而不是這個滑稽小丑說,裡面正在商議重要事項的話,我就等著。你也被召來了?那八成是給法國國王或是西班牙國王寫詔書的事了。”
    “不,不是這些政治事務……”
    “那麼,是宗教會議?”
    “不,跟會議也沒關係。是宗教方面的事務……”
    “教皇的工作,除了這些之外就沒有重要事情了。請放我進去吧。”
    “哦,是朱利亞諾啊!你又瘦了,不注意身體可不行啊。朱利亞諾,你真沒用。進來吧,把門鎖上。”
    “教皇陛下,您是第一位佛羅倫薩出身的教皇,佛羅倫薩的市民們到現在還在因為喜悅而沸騰。他們對美第奇家族的感情似乎也更好一些了。以前那些暴政者、僭主的背後壞話現在也都煙消雲散了。為了不失時機,我特來請示陛下……”
    “兄弟啊,人們都知道,我們兄弟三人中你最誠實。這就足夠了。在當今的佛羅倫薩共和國,我們不能太露面。就你現在的身體,往返於佛羅倫薩和羅馬之間也夠嗆。你留在佛羅倫薩,專心考慮如何確立美第奇家族的地位。我在羅馬要做的事情都快堆成山了。”
    “明白了。攤在桌子上的是什麼圖呀?”
    “哦,是這個嗎?這是4月11日舉行巡遊的規劃圖。從聖彼得大教堂出發,去聖喬凡尼·拉特拉諾教堂拜祭後再回來。剛才正做著新教皇例行拜祭巡遊的規劃呢。”
    “陛下,這些事是禮賓官格拉西的職責,應該交給他去做。不讓見您的重要事項就是這事嗎?”
    “朱利亞諾,這不值得你那么生氣。我們美第奇家的孩子都是在父親的身邊、在藝術家的包圍中長大的,愛美是我們所受的教育。父親自己也寫詩。作為他的兒子,我也想自己創作一件藝術作品 教皇利奧十世的巡遊就是教皇出錢、寫劇本、導演並主演的利奧十世的藝術作品。”
    “哥啊,不,教皇陛下,社會不會允許那樣做。現在,對羅馬教會的評價落到了地,教廷發生的一切、教皇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百倍後傳到阿爾卑斯山北邊去。請注意自己的行為啊。”
    “感謝你的忠告。不過我有我的考慮。現在我不想在這裡跟你爭論反羅馬教會的動向。
    “但是,朱利亞諾,我不是像波吉亞那樣靠收買,也不是像尤利烏斯二世那樣靠騙人當選教皇的。選舉是乾乾淨淨的。我沒有用一個弗羅林。有樞機主教反對我,說我37歲太年輕。秘書比比埃納就去跟他們說,雖然我年輕,但卻有不治之症,活不久的。這種活動不禮貌但卻很有效,說服了他們。
    “不過,期盼和平的氣氛主導著選舉教皇的樞機主教會議。無論是貴族,還是庶民都已厭戰,人人都想和平。老教皇尤利烏斯二世的治世就像接連不斷的暴風雨。我不喜歡爭鬥,這就是我如此容易地當選的原因。我想讓人人都享受和平。我自己快樂,同時也要讓他們快樂。”
    “那倒是啊!您的病怎麼樣啦?”
    “現在維持得還不錯。教皇選舉會議的時候可真是難受啊。我來羅馬是被人用轎子抬來的,會議期間還不得不做了外科手術。這老毛病真讓人鬱悶啊,厲害的時候連坐著都很痛苦,而且還會向周圍散發出惡臭味。比比埃納到處說我來日無多,在當時的狀態下誰都會相信的。
    “可是,當選教皇以來卻身體情況極好,真是諷刺啊。3月19日的登基儀式也沒延誤,第二天是棕枝主日,你們可能不知道,我還赤腳上街,為貧民洗腳,親吻他們的腳,做了符合基督代理人身份的禮儀之事。”
    “在佛羅倫薩,人們對那件事評價很高。大家都很感動,紛紛表示從來沒有見過羅馬教會的首長教皇親自這樣做過。”
    “是嗎?我當時也很開心呢。”
    “陛下,為什麼不把如此高雅的行動做下去呢。這可比帶著豪華的巡遊隊伍滿大街走更能抓住民心啊。”
    “你不懂人心。如果光這樣做,羅馬就會成為修道院。人們會感動一時,但很快就會厭倦。光這樣做,我自己也難得其樂呀。
    “羅馬就是一個劇場,是世界上僅有的一個什麼戲都可以上演的劇場。這裡沒有觀眾,這裡的所有人都是演員。外國人和旅行者開始會自以為是觀眾,但不知不覺中就會被當成戲中人物。羅馬就是這樣一個劇場。
    “小弟啊,既然是上帝的賜予,那就好好享受我的統治吧。這劇不知道是悲還是喜,反正都一樣。我想笑著結束這一切。”
    “陛下,我無話可答。請允許我退下。”
    “朱利亞諾,你要注意身體啊。現在,哥哥皮耶羅已經去世,復興美第奇家族的重擔落到了你的肩上。”
    “最後,我有一個請求,請讓我把馬里亞諾帶走吧,教皇身邊放一個小丑,外面傳聞不好聽。”
    “很遺憾,這事不能聽你的,演戲少不了小丑。”
    “那麼,陛下,我已經沒有更多的事了,告辭了。”
    “真沒想到會冒出這麼一場戲。格拉西,快點繼續。說到哪兒啦?”
    “說到沿途警衛的事了。”
    “對、對。格拉西,我還是反對你的意見。沿途佈置武裝衛兵,是在張揚武力,不行的。”
    “但是陛下,萬一……”
    “不會。不要佈置警衛。我想當天發布一個禁止攜帶武器令就足夠啦。”
    “陛下還是騎馬…… ”
    “那當然。就跟一年前在拉文納會戰中當俘虜時一樣吧。儘管你說教皇應該乘坐轎輦,但還得讓大家看到我的年輕。而且,那匹馬是婦女騎用 的,不太烈,正適合我。”
    “教皇陛下,我馬里亞諾走在哪裡啊?”
    “你啊,你好歹也是個修士。是啊,俗界的隊伍後面跟著的是神職界的隊伍,第一排是抬銀十字架的人群。你就加入那群人吧。”
    “陛下,五大旗手的順序如何安排?”
    “格拉西,還是把羅馬市放在第一個吧。接著是條頓騎士團1、聖約翰騎士團,把教會軍總司令的兩個旗手放在最後。樂隊的製服已經做好了吧。”
    “真不愧是拉斐爾!制服已經完成,紅白綠相間,胸前綴有美第奇家族的家徽,鮮豔無比。瑞士傭兵隊的製服是米開朗琪羅設計的,紅黃藍相間。色彩上可以爭奇鬥艷。”
    “值得期待!這只有在羅馬才得一見。”
    “這次的華麗巡遊一定會前所未有。民間也開始在陛下經過的沿途建造多處凱旋門。聽說銀行家齊吉將建造一個更加豪華的凱旋門,陛下的故鄉佛羅倫薩的市民們也要獻上凱旋門呢。 ”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