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四個練習
正念的四個練習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9270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佛陀曾言:「這是使眾生清淨,超越愁悲,滅除苦憂,成就聖道,體證涅槃的唯一道路,即四念處。」
    *《正念的四個練習》就是教你練習佛陀親授的「四念處」
      本書《正念的四個練習》是以《大念處經》(Maha Satipatthana Sutta)為基礎,提供完整清晰的解釋。作者喜戒禪師是馬哈希禪師(Mahasi Sayadaw, 1904-1982)的親近弟子之一,他以古代註釋書、註疏,以及馬哈希禪師所寫的緬文註釋為本書的論釋基礎,引領一般初學者,以最貼近佛陀原始教法學習禪定。
      在《大念處經》中,佛陀以二十一種方式親自指導人們如何修習念處觀,闡釋四種念處,其實就是教導我們如何練習「四念處」。念處意指「念」的「立足處」,修習念處觀就是具有正念地觀照諸法。四念處是一套對正念的完整禪修方法,針對「身、受、心、法」四項隨觀身心當下實況的修行法門。
      佛陀以十四種方式解說身隨觀:入出息念、身體姿勢、正念正知、觀身不淨、四界分別觀與墓園九觀。受隨觀只以一種方式描述:隨觀心識,因為感受是心對境所體驗到的苦、樂或不苦不樂等心理狀態。法隨觀以五種方式描述:隨觀五蓋、五取蘊、六內入處與外入處、七覺支與四聖諦。著重身心現觀的四念處,若以為用頭腦思辨就能獲得解脫,四念處就只是理論了。練習「四念處」就從《正念的四個練習》開始。
  • 姓名:喜戒禪師Venerable U Sīlānanda(巴利文),音譯為「尸羅難陀」禪師
    ◎1927年,出生於緬甸的曼德勒(Mandalay)。
    ◎1943年出家,1947年受具足戒成為比丘。
    ◎1954年跟隨馬哈希禪師(Mahasi Sayadaw)修習觀禪;同年在三藏佛典的「第六次大結集」中,擔任編輯。
    ◎1979年,跟隨馬哈希禪師至美國弘法,之後經由馬哈希禪師指定,留在美國傳授禪修與佛教課程。
    ◎目前擔任「美國上座部佛教協會」(Theravada Buddhist Society of America,簡稱TBSA)的榮譽顧問、加州半月灣「法喜寺」(Dhammananda Vihara)住持、緬甸仰光國際上座部佛教弘法大學(International Theravada Buddhist Missionary University)的校長。
    ◎著作包括:《正念的四個練習》(The Four Foundations of Mindfulness)、《業法入門》(An Introduction to the Law of Kamma)等(以上為英文著作);《初轉法輪經》(The First Sermon)、《巴利文中的推理論》(Exposition of Syllogism in Pali)等(以上為緬文著作)。
  • 【推薦序】 一位當代南傳禪師的菩薩風範/釋自鼐
    【作者簡介】 喜戒禪師
    【序】 依《大念處經》展開禪修之旅

    第一部 《大念處經》論釋
         總釋
    第一章 身隨觀念處
        1 入出息念
        2 身體姿勢
        3 正念、正知
        4 觀身不淨
        5 四界分別觀
        6 墓園九觀
    第二章 受隨觀念處
    第三章 心隨觀念處
    第四章 法隨觀念處
        1 五蓋
        2 五取蘊
        3 六內入處與六外入處
        4 七覺支
        5 四聖諦
    第五章 修習四念處的成就保證

    第二部 《大念處經》

    第三部 禪修指導

    【附錄一】辭彙表
    【附錄二】參考書目選錄
  • 【內容試閱】

    第二章 受隨觀念處
      我們有許多種受──樂、苦、不苦不樂(捨)。「受」在此 應理解為心理。當有苦時,你感到苦,那個心理的感受被召 喚,以巴利語來說即是vedanA。每次你說vedanA時,你是指感到 苦,感到樂,或感到不苦不樂。隨觀或注意樂、苦或不苦不樂 受的禪修者,即可以被說成是在修習「受隨觀」。

    隨觀感受,看見感受的生滅

      復次,諸比丘!比丘如何安住於受,隨觀感受? 於此,諸比丘!比丘感到樂受時,了知:「我感到樂 受。」感到苦受時,了知:「我感到苦受。」
      無論禪修者經歷何種感受,他們都必須注意與觀察它。這 些是佛陀對修習觀禪的指導。當你有身體的苦受─痛、麻或 僵硬時,你藉由說出:「痛、痛、痛」,而將心專注於痛處,注 意那個痛。當你有美好或快樂的感受時,則你只是說:「樂、 樂、樂」,或「好、好、好」,或「高興、高興、高興」。禪修者 對不同感受的了知和未修禪修者的了知非常不同。當你感到好 時,你知道自己正感到好。當感到不好時,你知道正感到不 好,但這並非禪修,也不是觀禪。修習觀禪的行者,看見與觀 察感受就只是感受,而非某個人的感受。它既非個人的感受, 也不是恆常或持續的感受。就如你在行走時,修習了知「行 走、行走、行走」一樣,禪修者在此也應同樣了解「感受、感 受、感受」。
      禪修者的了知和一般未修禪修者的了知南轅北轍,一般未 修禪修者的心無法去除「有身見」與「我見」,因此,它不可能 是觀禪。然而,禪修者的心可看見只有感受,只有樂受或苦 受,除了感受本身以外,沒有感受者,這個感受無法被說成是 屬於某人或某個恆存實體。
      你也知道這感受並不持久,當有個苦受時,你持續注意這 個苦受─「苦、苦、苦」,這可能會持續十到十五分鐘,直到 你了解這個苦是無常(anicca)的。苦並非固定不變,有各種階段 與剎那的苦,一個苦來了又去,然後下一個苦來了又去,你看 見苦並非一個連續的東西。
      當你能看穿這個連續性時,便能看見事物的無常,因為連 續的假象無法覆蓋或遮掩實相。當你以為它是連續的時,你認 為事物是恆常的,會持續很久。當去除連續性時,你將看見生 與滅─事物的出現與消失。因此,禪修者的了知與了解比一 般人深入許多。

    世俗的樂受、苦受與捨受

      有各種的感受。首先,有樂受與苦受,然後有不苦不樂 受。你可能生起世俗的樂受,它和你生活中接觸到的事物有 關,例如色、聲、香、味、觸、想,以及你認為自己擁有的事 物,例如丈夫、妻子、小孩。這種樂受依世間事物而有,因此 名為「世俗的樂受」。當你有這種受時,必須覺知它,並注意它 為「樂」。有時你可能會有苦受,你感到悲哀或很沮喪;或有時
      某件珍愛的事物不見了或被人拿走了,你會感到憤怒、悲傷或 遺憾,這些是和世間事物有關的苦受。它們也可能發生在禪修 者身上,那是當他們想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壞事時。當他 們心中生起這些感受時,一定要注意它並說「遺憾、遺憾、遺 憾」,或「憤怒、憤怒、憤怒」,無論那個感受是什麼。
      中性的感受既不苦也不樂。有時觀行者遭遇感官對象時, 他們感到不樂也不苦,也無法放棄這對象。在此,禪修者心中 生起伴隨貪著的中性感受,這種受名為「世俗的不苦不樂受」, 也稱為「世俗捨」或「無智捨」(aJJANupekkA)。

    非世俗的樂受、苦受或捨受

      你可能也有非世俗的感受,「非世俗的樂受、苦受或捨 受」,是指於禪修期間生起的感受。當你禪修時,可能有不錯的 專注或能看見諸法的生滅,因而感到快樂,你那時感到如此快 樂,以致難以遏制或壓抑這種感受,而很想起身告訴別人,這 種感受特別發生在當禪修者看見法的生滅時。禪修者不應以貪 著去經驗那個感受,而必須注意那感受,保持正念。如果他們 貪著那感受,可能會停在這階段,而無法進步。
      什麼是「非世俗的苦受」呢?有時無論如何嘗試,就是無法禪修,你的心無法停留在禪修對象上,而變得心灰意冷或沮 喪,那就是非世俗的苦受。有時禪修者已達到禪那階段,然後 出定,感到有些悲傷或懊悔。應注意這種感受,「悲傷、悲 傷、悲傷」,或「遺憾、遺憾、遺憾」,並加以克服。
      有個關於一位長老的故事,此人非常有學問。據經典所說,他教導十八個弟子團體,是位非常偉大的老師,特別擅長於經典,遵從他的指導而證得阿羅漢果的比丘,高達三萬人之多。有一天,其中某位弟子檢視自身的善法,隨後想到他的老師,於是他檢視老師。他發現老師還是一個凡夫,尚未證得阿羅漢果。因此,他去為他的老師上一課。他到達時,老師問他:「你來做什麼?」他說:「我想聽你開示佛法。」老師說:「我沒有時間,我很忙。」於是學生說:「等你去村裡托缽時,我才問你。」「不!不!那時會有很多人發問。」學生一直想約個時間,但老師都撥不出空。最後,學生對老師說:「法師,難道你連兩、三次坐禪的時間都沒有嗎?如果你連這點時間都沒有,則你將連死的時間也沒有。你總是像陀螺般忙碌,被別人所依賴,然而卻無法依賴自己,我對你再也沒有任何要求。」學生離開後,老師受到感動,決定針對此事禪修。他並未將此事告訴任何人,以為兩、三天內就能成為阿羅漢,然而他卻無法證得阿羅漢果。就這麼過了一個雨季,在雨季安居結束時,他毫無成就。他感到很難過,因而哭了起來,他哭了又哭,一連修了二十九年。到了第三十年,在雨季安居結束時,他依然是個凡夫,並未證得任何果位,他非常難過,不禁放聲大哭。那時,一個天神來找他,也在一旁哭泣。因此他問:「誰在這裡哭泣?」「我是個天神。」「你為什麼哭呢?」「啊!我看見你在哭,以為只要哭就可以證果。」比丘深受感動,他對自己說:「現在連天神都取笑我,我實在不應該再沮喪或難過了。」於是他振作精神,繼續修行,終於成為一位阿羅漢。雖然他精通三藏,但是仍然花了三十年才證得阿羅漢果。於禪修期間,他執迷於非世俗法的傷心感受,成了他成就的障礙。
      禪修中的不苦不樂受,稱為「正念的非世俗受」,發生在禪修者達到較高的觀智並經歷捨受時。他們無須太努力隨觀這個禪修對象,它會自行生起,此時,他們會有不苦不樂受或捨受,這種感受稱為「非世俗捨受」。當它們在心中生起時,你一 定要保持正念,注意:「捨受、捨受、捨受」。無論禪修者正在 經歷何種感受,都能覺知它們的生滅,而逐步到達愈來愈高的觀智階段,直到證果為止。

    不執著感受,證悟實相

      必須注意感受。當禪修者注意到感受生起時,將看見它們 的生滅;也將看見,因為有苦,故有苦受;因為有樂,故有樂 受等。禪修者如此認出受的「生法」、受的「滅法」,與受的「生、滅法」。他們可能於內隨觀自己的感受,或藉由推理,於 外隨觀別人的感受,或同時於內、外隨觀。於禪修時,應藉由 覺知、正念與注意,如此觀察感受。當禪修者看見感受的生滅 時,他們將不會執著它們,因而能「證悟實相」。這即是「於感受隨觀感受」。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