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纖細一線:放下絕望,重拾希望(簡體書)
纖細一線:放下絕望,重拾希望(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48元
  • 定  價:NT$288元
  • 優惠價: 65187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戴安娜·阿克曼多年來是生命線的接線員,同時她也是一位熱愛自然的博物學家。她把這兩段經歷巧妙的結合在一起,寫成了這部作品。書中描述那些曾向生命線求助的陷于絕望中的人的故事。在瀕臨精神崩潰的危急剎那,生命線就像纖細微弱的一道曙光,讓墜落深淵中、飽受恐懼折磨的心靈暫時在平靜中休棲。

    n


  • 生于美國伊利諾伊州沃基根市。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文學學士,康奈爾大學美術碩士和哲學博士。她的詩作見于許多有名的文學刊物,已結集出版的有:《行星:九天牧歌》(1976)、《光明婦》(1978)、《浮士德夫人》(1983)、《回擊:一幕詩劇》(1988)、《笑盈盈的美洲豹:新作精選》(1991)。其他作品包括近出版的《愛的自然史》(1994)、《維爾萊特之月及其他關于蝙蝠、鱷魚、、企鵝和鯨魚的冒險故事》(1991)、《感覺的自然史》(1990)、飛行回憶錄《在伸展的翅膀上》(1985)。目前正在寫第二本關于自然的書:《稀世之物》。阿克曼女士的成就備受嘉獎,曾榮獲美國詩人協會的“樂文獎”(Lavarl Award)以及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和洛克菲勒基金會的獎勵。現執教于哥倫比亞、康奈爾等幾所大學,同時作為主筆為《紐約人》雜志撰稿。

  • 1.幫助別人后重新認識自己的過程,這種重生對于每個人都充滿啟發。

    n

    這份工作帶給阿克曼四種感覺:慈悲、成就感、覺得自己是個好人,還有一種奇特的心靈魔

    n

    術:借著幫助別人改變他們目前的處境,重新認識自己的過去。

    n

    2.危機是生命里固有的部分,生活不乏痛苦卻也充滿希望。

    n

    丘吉爾大半生都深陷抑郁癥的困擾,他跟絕望戰斗了一輩子,所以能篤定地告訴別人,絕望是可以克服的。

    n

    3讀完此書或許會讓我們拋棄對抑郁癥以及自殺的固有看法。

    n


  • 前 言 走訪希望的角落

    n

    *章 借來的心

    n

    第二章 靈魂的暗夜

    n

    第三章 光明的災難

    n

    第四章 眺望人生全景

    n

    第五章 金太陽,銀月亮

    n

    第六章 復雜人生

    n

    第七章 心靈避難所

    n

    第八章 黑暗之日

    n

    第九章 小心黑狗

    n

    第十章 暢快的境界

    n

    第十一章 非常手段

    n

    第十二章 *后的*后一次

    n

    第十三章 黎明前

    n


  • 第三章 光明的災難

    n

    “親愛的,我到家了!”樓下傳來一個低沉的嗓音,是鮑勃來接晚班了。兩組門吱呀合攏,那雙十三號的大腳隨即踏上嘎吱作響的樓梯。我可以從張貼在輔導室墻上的值班表知道來者是鮑勃,但他不知道下午班是誰輪值,我很想朝樓下喊幾句俏皮話。畢竟,他是個完全用水泥作材料的雕塑家,喜歡看東西在他手中變得堅硬—我有強烈的欲望就這件事嘲弄他一番。但我的大腦還在摩拳擦掌之中,他已經來到我面前,四十來歲,及肩的棕發和一雙我在人類身上僅見的*大的手,穿牛仔褲和紅白相間的T恤,胸前畫一只狺狺咆哮的雪納瑞,下面寫著“小壞狗狗,沒有骨頭”。

    n

    “嗨,還好嗎?”他說。

    n

    “忙得很。”我遞過日志,讓他看看七條新記錄。“路易絲來過電話,我想她今晚不會再打電話來了,不過我不敢確定。還有個名叫杰西的少女可能來電話。她的同學打電話來,很擔心她。因為杰西割腕了。”我們都對“少女”一詞皺皺眉頭。我們知道青少年自殺率直線上升,我們對此太熟悉了,光前一年本地高中就有四起自殺案。每次悲劇發生后,“生命線”都派自殺后遺癥防范小組去和緊張不安的同班同學、哀傷的家人和朋友、困惑不解的校方人員、憂心忡忡的教員和輔導老師談話。此后有更多青少年打電話來求助,但自殺率還是高得令人擔憂。每六百六十名沮喪的青少年中,會有一人自殺。研究者發現,逾半數的青少年考慮過自殺。事實上,自殺是美國青少年第三大死因,僅次于意外事故和兇殺。農村和城市青少年都為沮喪所苦,年紀越輕,越容易受影響。在殘酷殺人行動后接受訪談的不良少年幫派,常把自己的行徑解釋為不指望活過青春期。求死的欲望足以說明,為什么住在城市中心的孩子說話只用現在式,因為他們缺乏有用的過去,也沒有可資認同的未來。

    n

    青少年的生命疑惑

    n

    本地青少年也發現這世界是個戰場。除了興風作浪的荷爾蒙,功課壓力、家庭問題、世界大事,還有不可免的“我是誰”、生命該如何度過等認同方面的疑難,這簡直是人生*困惑、*令人手足無措的階段。更何況,沮喪并非青少年時期面臨的風險,內向、寂寞的完美主義者有時會出于羞恥或罪惡感而自殺。厭食癥、貪食癥、自我毀傷發生的頻率都接近流行性疾病,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種現象尤其常見于教育程度良好、經濟基礎穩固、父母自我要求嚴格且不懈地要求子女出人頭地的“好家庭”里。此外,因為青少年之間流行在身體上穿洞,他們某些形式的自殘行徑頗令人憂慮。雖說古今中外都有人把身體各部位拉長、穿孔、文身,重塑成與眾不同的形狀,或加上時髦的標志,但是當情況失控,痛苦成為這種行為本身的目的并形成習慣時,我們就該擔心了。

    n

    鮑勃說:“自毀型的來電者都很麻煩,前幾天我也碰到一個。老天,那個電話真難辦。”鮑勃的詞匯充滿20 世紀90 年代的氣息,我相信來電者都猜不出他的年齡,他在談話中很容易就跟年輕人打成一片。“那小子裝得正經八百,在銀行工作,他本來想趁上班中途溜到廁所里,用香煙燒自己。不過他改變主意,打來電話。”

    n

    “起碼他先打電話。這是好的一步。”我告訴他,*近我接到一位打電話來的婦人,先燙傷了自己才打電話。她有割腕的病史,*近才開始采用燙傷的手法,她擔心自己的癥狀急速惡化,說不定已越過某個危險的門檻,擔心自己不知變成什么樣,兩個年幼的孩子又會怎么想。她用虛弱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訴說情緒的疲憊、煩亂、恐懼。我們討論她燒傷自己時的心情,它是那么無法抑制,是否有什么導火線,她感到沖動出現時,有什么東西可以緩和?有時她會花好幾天渴望傷害自己,花好幾個小時思索該如何達到目的,把準備手續刻意布置成古怪的儀式—撫摸她計劃割傷或燙傷的部位,把刀、剃須刀片、香煙放得整整齊齊。她正在接受專業治療,但進展非常緩慢。自毀的念頭極為頑固,它跟飲食失調有若干雷同之處,很少人只罹患其中的一種。我這位來電者表示,她小時候受過性虐待,我答稱這一定是一項沉重的人生負擔,但我不追問動機或病史。自毀者大多是幼年遭受過性虐待的女性,不能在家人面前抱怨自己遭受的折磨,不能抗拒虐待她們的人。有種關于自毀者的理論認為,因為小時候只有在蒙受嚴重傷害后才能獲得食物和疼愛,所以成年以后她們不斷傷害自己,因為潛意識中,她們把渴望得到的慈悲、保護、愛,跟傷害聯系在一起。

    n

    自毀者的矛盾心態

    n

    也可能這種怪病與生理機能障礙有關。自毀者總是說,事后他們覺得很舒服,可能因為痛苦會促進腦腓肽分泌。他們說只有這樣才覺得活著,跟現實有接觸,否則只感到郁郁寡歡,跟現實脫節。他們體內的化學成分是否失衡?研究發現,酷愛追尋刺激的人體內血清素和其他神經傳導素的含量都特別低—這種人要感覺“正常”,使身體系統恢復到對一般人而言屬于正常的層次,就必須冒更多危險。好幾年前,我就注意到這種現象,當時我正學飛行,常在機場和航空展會場流連。不飛行時,即使*大膽的飛行員往往也冷靜、寡言得令人意外—高爾夫球是他們*喜愛的休閑活動,他們可能靠駕駛飛機來加快過低的新陳代謝。

    n

    因此,有沒有可能是,自毀者缺乏足以使他們自覺存在于世間的精神回饋?或者這真是種心理病態?似乎自毀者更傾向于用傷害自己來回應拒絕、憤怒、無助等情緒。有些精神分析學家認為,他們是透過懲罰自己,對虐待他們的人做象征性的懲罰。不論動機為何,他們的行為都太可怕,使我和其他輔導員感到無助、傷心。我們知道他們很少自殺,雖然他們有時也會厭惡自己有這種無法戒絕的自毀癮,不惜以自殺來結束痛苦。諷刺的是,如果決定出此下策,他們通常選擇服毒或其他跟慣用的自毀手段迥異的較快的死法。

    n

    我突如其來碰上了這位自毀者,不知道該如何幫助她,只能勸她把火柴丟進抽水馬桶沖掉,她照辦了,我就在電話里等。接下來一個當務之急是如何讓她保持忙碌。我憶起母親給我的忠告—“清洗兩棟房子的窗戶和地板,就沒有不能減輕的煩惱。”我溫和地詢問來電者,她對料理家務有什么感想。她說她一直沒清理浴室,廚房也骯臟不堪。是的,如果她把這兩個地方都擦洗干凈,心情也許會好過一點兒。然后她可以帶現在正睡覺的三歲小女兒出門散個步。放學時,她就該去學校接兒子,準備全家人的晚餐了。我們掛電話時,她就計劃采取這些行動。我要她,事實上是求她,下次傷害自己前先打電話來,但她坦言辦不到,每次她的心靈都會進入一個遙遠的地方,無法控制,也不接受幫助。或許就因為如此,她對控制人生會有那么熱烈的反應,即使只是在一個下午做一些極其平凡的事。今晚她可能還會需要我們,不過年輕的自毀者杰西更有可能打電話來。我就這么告訴鮑勃。提醒接班的輔導員哪些人可能來電,就有可能事先做些準備,設計一套應對的策略。有時我們就像一組慢動作的接力賽跑。傳遞給下一個人的接力棒并不是實物,而是精力。我嫉妒那些回到家就能擺脫沉重關懷,把來電者的煩惱拋開的人。有時我也做得到,冷酷得令我自己吃驚;但今天,我覺得肩上扛著千斤重擔。

    n

    恐怖刺激的五小時

    n

    三年前,我*次值班,聽到“生命線”的電話鈴響起時,我真的像外星人那樣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電話,我的手顫抖不已,很害怕按錯鍵。忽然間,這不再是角色扮演游戲。一個活生生、無法預測的傷心人含混地訴說她的苦惱,要我諒解,要我接納。她上氣不接下氣地抱怨,似乎陷入沮喪的深淵。我慌亂地在記憶中搜索措辭和應對的方式,但似乎找不到適用于這個電話的類別。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才意識到一個驚人的事實—來電者還在講電話。她并沒有掛掉,她還在說,雖然我只不過發出一些表示在聆聽的聲音。真讓人松了一口氣。我冒了個險,請她集中談當天晚上*大的難題,也就是促使她打電話來的主因,此后通話就進行得非常順利,只偶爾有點兒迂回,偶爾出現沉默而已。不能說我們因為講完了這個電話而成就了什么事,但來電者覺得她的心事總算有人聽,她的情緒得到了疏解,她可以繼續過完這一天。就是這樣。這是一大啟示。下一位來電者截然不同,我同樣感到緊張不安,但過了一會兒又發現,對方還是沒掛掉電話。多么恐怖刺激的五小時啊!

    n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