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三民叢書
    • 世紀文庫

    • 三民文庫

    • 三民叢刊

    • 文苑叢書

    • 人文叢書

    • 文學流域

    • 西潮文庫

    • 二十世紀文學名家大賞

    • 古籍今注新譯

    • 中國古典名著

    • 國學大叢書

    • 應用叢書

    • 外文

    • 哲學輕鬆讀

    • 宗教文庫

    • 現代佛學叢書

    • 世界哲學家

    • 生死學叢書

    • 世界思想文化史叢書

    • 文明叢書

    • 中國斷代史

    • 中國現代史叢書

    • 原住民叢書

    • 國別史

    • 歷史天空

    • 歷史新視界

    • 法學啟蒙叢書

    • LIFE系列

    • 生活法律系列

    • 大雅叢刊

    • 現代中醫

    • 養生‧方技

    • 音樂不一樣

    • 普羅藝術

    • 新世紀科技叢書

    • 滄海美術

    • 滄海叢刊

    • 經典系列

    • 親子叢書

    • 歐洲系列

    • 羅馬人的故事

    • 藝術解碼叢書

    • 藝遊未盡

    • 錢穆作品精萃

    • 逯耀東作品集

    • 許倬雲著作集

    • 李澤厚論著集

    • 辭典

    • 生活‧歷史

    • 理律法律叢書

    • 陶百川全集

    • 新世紀法學叢書

    • 中國語文系列

    • 鸚鵡螺數學叢書

    • 說史

    • 養生智慧

    • 歷史聚焦

    • 世界文學

  • 三民童書
    • Fun心讀雙語叢書

    • 小小導遊系列

    • 小普羅

    • 我的動物朋友

    • 兒童文學叢書

    • 兒童讀物

    • 探索英文

    • 探索英文叢書

  • 高中職
    • 高中

    • 高職

    • 考試用書

  • 專業書
    • 總類

    • 語文

    • 國父遺教

    • 法律

    • 政治‧外交‧行政

    • 社會‧社工

    • 教育‧心理

    • 新聞傳播

    • 商管財經&餐旅觀光

    • 歷史‧地理

    • 哲學

    • 宗教

    • 科學

    • 藝術

    • 其他

    • 大專/技術學院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上/下)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上/下)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79277
  • 可得紅利積點: 8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此商品可用紅利積點兌換
  • 所需紅利點數:350
  • 兌換此書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中國文學 > 古典小說 > 章回小說
   三民出版品三民叢書 > 中國古典名著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評
  •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為清末著名小說家吳趼人的代表作,是晚清譴責小說之箇中翹楚。小說記錄了主人公「九死一生」自光緒十年後的二十年間所見所聞。這期間發生了一系列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如中法戰爭、中日甲午戰爭、戊戌變法、庚子事件等,是社會動蕩不安的時期。「九死一生」具有知識分子與年輕商人的雙重身分,雖然沒有直接參與這些重大的歷史事件,但他走遍半個中國,南至廣州、香港,北至天津、北京,東至山東,西至四川。其間在南京、上海居留時間最久,目睹了官場的腐敗、商場的欺詐、倫常的崩潰和世風的敗壞,遇見之人皆是蛇蟲鼠蟻、豺狼虎豹和魑魅魍魎。作者對於世事深感傷痛和失望,書中紀錄不免側重於社會、人性的陰暗面,或有溢惡的傾向,但他以嚴肅的寫作態度據實而錄,以潑辣犀利的筆墨為我們留下十九世紀末期中國社會的真實紀錄。

  • 吳趼人 著
    吳趼人(1866-1910),名沃堯,字小允,號趼人、繭人,筆名我佛山人、老上海、老少年、嶺南將叟等。廣東佛山人,生於北京。光緒八年(1882)其父卒于寧波巡檢任上,遺下數千金被季父吞沒買官,家境由是困頓,十八歲時不得不往上海謀生。做過茶莊夥計,後進入江南製造軍械局工作十三年。光緒二十三年(1897)轉而投入上海報界,主筆政於多種副刊。光緒二十八年(1902)赴武漢任《漢口日報》主筆,次年抗議武昌知府將該報收為官辦,辭職返滬。光緒二十九年(1903)開始在日本橫濱《新小說》上發表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此年冬天曾有日本之旅。光緒三十一年(1905)再赴漢口,任英人所辦楚報中文主筆,旋因美國通過《排華法案》,憤而辭職。次年上海《月月小說》創刊,吳趼人任總撰述。宣統三年(1910)秋病故於上海,享年四十五。吳趼人創作的小說,重要的還有《恨海》、《劫餘灰》、《九命奇冤》、《新石頭記》、《兩晉演義》、《痛史》等數十種。

    石昌渝 校注
    石昌渝(1940~),湖北武漢人,研究員。主要學術專長是古代小說,現從事中國古代文學研究。1962年7月畢業於湖北武漢華中師範學院中文系,獲文學碩士學位。1981年8月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獲文學碩士學位。1981年9月至今在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工作。現任社科院學術委員會委員、學位委員會委員、《文學遺產》編委、中國古代小說研究中心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文學系學位評定委員會委員,中國《三國演義》學會副會長,中國《紅樓夢》學會副秘書長,中國《水滸》學會副秘書長,日本東北大學東北亞洲研究中心客座教授。

  •   引 言(節錄) 石昌渝

      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是一部描寫一百年前中國社會的書。它不是一部社會學的著作,只是以主人公二十年的經歷為經,以主人公的所見所聞之怪現狀為緯,編織而成的一部長篇小說。其主人公在二十年間,走遍了半個中國,南至廣州、香港,北至天津、北京,東至山東,西至四川,其間在南京、上海居留時間最長,這以南京上海為中心的區域,是當時中國發達的地區,大體上可以代表當時中國社會的面貌和風氣。作者吳趼人對當時社會的黑暗、腐朽和欺詐現象極度厭惡、憤慨和不滿,且不管他的政治態度如何,也不管他的視野有何局限,他秉持實錄的態度,用生動的筆墨記下自己的見聞,從而留下了十九、二十世紀之交中國社會的種種真實光影,就值得今天的人們一讀了。
      書中主人公叫「九死一生」,原是南方鄉下未經世面的少年,因父親去世,家道中落,不得不到杭州、南京、上海來謀生,正因為他涉世不深,見到社會已經習以為常的現象,才感到驚訝和奇怪,於是也就有了好奇心並把它們記錄下來。「九死一生」從鄉下來到南京,第八回寫他從報上看到中法戰爭的消息,中法戰爭爆發於光緒十年(一八八四),這往後的二十年中,發生了一系列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重大事件,甲午中日戰爭、戊戌變法、八國聯軍等等。「九死一生」沒有親歷這些事件,他先是在衙門裡做幕賓,後來與人合夥做生意,以一個有文化的生意人接觸了許多人,經歷了許多事,他總結說:「所遇見的只有三種東西:第一種是蛇蟲鼠蟻;第二種是豺狼虎豹;第三種是魑魅魍魎」。他雖然沒有寫那些重大事件,但他寫了發生重大事件的社會一般情形。「九死一生」目睹之「怪現狀」,以官場為主,次及商場、家庭以及社會風氣等等。這個以封建官吏為本位的腐爛汙濁的社會,秉持良心、維護人格尊嚴的人無不感到窒息,受到損害,難以生存,而那些春風得意、如魚得水的男女,無一不是些虛偽、無恥和居心不良之徒。目睹這樣的怪現狀,並由於破產官司的逼迫,「九死一生」不得不回歸家鄉。二十年前世事不諳的淳樸少年,這時早已把一腔天真熱情換做了世故和失望了。
      「九死一生」的父親是商人,但他的伯父、叔父都做官,他自幼亦習舉業,出門到南京投靠的同窗學長吳繼之是進士出身的官吏,做了一陣衙門幕賓,後來把主要精力投入吳繼之的商務活動。在亦官亦商的吳繼之左右,他接觸到大小官吏,更直接與商人、買辦打交道,並且從同行和友人的口中,獲得官場、商場和社會各方面的大量訊息。
      在「九死一生」眼中,中國就是一個官吏的世界。他每到一處,坐船也好,住店也好,每一次社交或商務活動,都可以看到官吏醜惡的嘴臉或聽到官吏卑汙的故事。中國社會生活是被牢固地掌控在官吏手中。將「九死一生」所見所聞的片片斷斷拼合起來,不難得出當時官僚政治的總體印象。
      晚清的入仕,不外科舉和捐納二途。科舉是傳統之正途,然而到了晚清,也幾乎成了黑道。科場考試和閱卷,本是十分嚴肅而且防範作弊十分嚴密的大事,但作為同考官的吳繼之卻可以讓「九死一生」扮作僕人混入貢院,幫助吳繼之閱卷。而考生的各種作弊手段,簡直是層出不窮、千奇百怪,「九死一生」在貢院內射下房檐上的一隻鴿子,鴿子尾巴上竟縛著考試的題目。題目是印刷而非手寫,可見其外洩之廣泛。這樣選拔出來的舉人、進士,怎麼可能貨真價實?即使是貨真價實,如吳繼之所說:「以八股取士,那作八股的就何嘗都是正人。」第七十三回那個虐待祖父、奸詐無行的符彌軒,恰是正途的兩榜出身。捐納始於清初,原為拯荒、軍需、河工,事竣即停,是暫行事例。朝廷明知其有害吏治,然因收捐甚豐,雖屢屢裝模作樣下詔停止,實際上卻愈行愈烈,以致市井駔儈、土痞無賴之徒,亦溷入仕途。第三回吳繼之講妓女化錢為錢莊夥計「土老兒」捐了一個二品頂戴的道臺,自己得了誥封夫人的二品命婦,就是捐納的範例。「九死一生」眼中的官場就是賣場,官就是貨物,「這個貨只有皇帝有,也只有皇帝賣」。第九十九回老叔祖給他的姪孫講官箴說:「至於官,是拿錢捐來的,錢多官就大點,錢少官就小點。你要做大官小官,只要問你的錢有多少。」
      小說描敘用錢買官、用錢買得實缺或者用錢消災的故事多不勝數。京城中就有專營這單生意的中介,第七十五回所寫惲洞仙掌櫃的錢鋪,第九十二回所寫徐二化子的興隆金號,就是這類掛羊頭賣狗肉的商家。他們都是手眼通天,前者直通朝廷的周中堂,一筆交易高達萬金,且不用銀票,卻用黃金打造的筆墨;後者有關係直達權傾當朝的太監,那太監發話,軍機處華中堂無不照辦,三百萬兩銀子就保了一個貪汙至少五百萬兩銀子的烏將軍。貪官汙吏們的官職來之不易,保之亦難,花了大價錢,自然要求回報,也就要利用職權大肆貪汙,收刮地皮。「九死一生」對他母親說:「這個官竟然不是人做的!頭一件先要學會了卑汙苟賤,纔可以求得著差使;又要把良心擱在一邊,放出那殺人不見血的手段,纔弄得著錢。」否則即或如第十四回所寫榜下候補知縣陳仲眉窮困無助而自殺,或如第一○八回所寫鯁直清正的蒙陰知縣蔡侶笙被奪官法辦。吳繼之算是一個良心未泯的大關委員,他告訴「九死一生」,既在官場混,就不能潔身自好,「你說誰是見了錢不要的?而且大眾都是這樣,你一個人卻獨標高潔起來,那些人的弊端豈不都叫你打破了?只怕一天都不能容你呢!就如我現在辦的大關,內中我不願意要的錢,也不知多少,然而歷來相沿如此,我何犯著把他叫穿了,叫後來接手的人埋怨我。只要不另外再想出新法子來舞弊,就算是個好人了」。吳繼之後來做江都縣令,這是個肥缺,想必撈的錢已不少,再不想混下去,遂拒絕行賄總督的親信馬弁,丟了官,他的家僕高升卻捨不得,懇求「九死一生」去勸吳繼之回心轉意,「倘使我們老爺不肯拿出錢來,就是家人們代湊著先墊起來,也可以使得」。數年知縣下來,連家人都闊綽到給主子墊錢行賄的地步,那權力的好處實在太大了。
    「九死一生」見到和聽到的官吏,形形色色。涉外的有中法戰爭中不打自沉逃命的馭遠號管帶(艦長),聽見炮響便溜之大吉的欽差大臣,有甲午戰爭中平壤之役棄城乞降的葉軍門,亦有將廬山牯牛嶺白白送給外國人的總理衙門大臣;內政方面的腐敗無能更是無處不在,自詡明察而被下屬欺瞞的兩江總督,號稱「留心時務,學貫中西」卻以為煤炭可榨煤油的特旨班道臺,那洋務運動的產物—製造局和招商局與各式衙門一樣,招商局督辦及其夫人視局產為私產,為爭風吃醋可以隨意調動一艘輪船奔馳於上海與漢口之間。這些官吏,不論是武的還是文的,是朝廷的還是地方的,也不論品級職位大小,他們唯一在意的是攫取金錢財貨,完全不顧國家的興衰和民眾的疾苦,什麼事情也做不好。第一○○回回末評曰:「曾聞諸人言,合肥李文忠(鴻章)恆詈人曰:『天下最易的是做官,連官都不會做,真是無用的東西了。』」李鴻章指官吏無用,當然是輕描淡寫了,他們實際上是國家的蛀蟲,民眾的仇敵。
      全書以繁簡不等的文字、濃淡不同的筆墨描寫了許多大小官吏,而描寫篇幅最長,敘其事跡最為完整和詳實的要數署理過藩臺、做過安徽銀元局總辦的苟才。這位旗人因齷齪無恥,被人呼為「狗才」。他巴結總督的戈什哈(侍從武弁),通過戈什哈打通總督的關節,做了南京製造局總辦,兼籌防局、貨捐局,由一個窮得要租衣服來穿的候補道,一躍而成豪富顯貴,背著潑皮的老婆在外偷娶了一位秦淮河的妓女。那妓女擺譜,參加吳繼之母親壽宴一定要著二品夫人的禮服,苟才的老婆聞訊趕到壽宴上大打出手,醜態百出。後來苟才被都察院參劾,雖然花了幾萬銀子保全了功名,但到底丟了差使,在這「山重水複疑無路」之際,他卻能「柳暗花明又一村」,逼迫自己新寡的兒媳去做總督大人的侍妾,苟才夫婦平日辱罵兒媳為掃帚星,這時為了謀官,竟屈膝跪在兒媳面前懇求她在熱喪中改嫁。兒媳的姿色果然打動了總督,苟才被委了籌防局、牙釐局兩個差使,接著又署了巡道,總督調任直隸,他照例以巡道署理了幾天藩臺。然新任總督早已風聞苟才的醜行,以「行止齷齪,無恥之尤」八字考語,把他撤職。苟才不得不北上天津找那曾經栽培他的總督,總督念他送上兒媳的舊情,先給了河工上的一個差事,後又上保摺說他「才識優長」,朝廷賞還他原官原銜,外加賞了一枝花翎,他到北京拜了華中堂的門,指省到安徽,做了銀元局總辦。兩年的銀元局總辦,宦囊豐滿得已不在乎差使了,姨太太也弄了五、六個,豈料泰極否來,竟患上了個怔忡之症。兒子苟龍光此時已經成人,他自己一輩子男盜女娼,自然難望兒子仁義道德,苟龍光不止勾搭父親的六姨太,更處心積慮地置父親於死地,以圖完全支配豐饒的家產。苟才在宦海浮沉的大半生,生動地顯現晚清官場的汙濫和黑暗,證實卜士仁傳授的做官祕訣是要巴結,「只要人家巴結不到的,你巴結得到;人家做不出的,你做得出。……你不要說做這些事難為情,你須知他也有上司,他巴結起上司來,也是和你巴結他一般的,沒甚難為情。……你千萬記著『不怕難為情』五個字的祕訣,做官是一定得法的」。看看苟才以二品道員的身分對總督身邊武弁的卑躬屈膝,將新寡的兒媳送給總督做姨太太的無恥作為,就明白「九死一生」說官不是人做的,絕非過激之詞。
  • 上 冊
     第一回  楔 子 一
     第二回  守常經不使疏踰戚 睹怪狀幾疑賊是官 五
     第三回  走窮途忽遇良朋 談仕路初聞怪狀 一五
     第四回  吳繼之正言規好友 苟觀察致敬送嘉賓 二四
     第五回  珠寶店巨金騙去 州縣官實價開來 三二
     第六回  澈底尋根表明騙子 窮形極相畫出旗人 三九
     第七回  代謀差營兵受殊禮 吃倒帳錢儈大遭殃 四六
     第八回  隔紙窗偷覷騙子形 接家書暗落思親淚 五三
     第九回  詩翁畫客狼狽為奸 怨女癡男鴛鴦並命 六○
     第十回  老伯母強作周旋話 惡洋奴欺凌同族人 六七
     第十一回  紗窗外潛身窺賊跡 房門前瞥眼睹奇形 七四
     第十二回  查私貨關員被累 行酒令席上生風 八一
     第十三回  擬禁烟痛陳快論 睹贓物暗尾佳人 八九
     第十四回  宦海茫茫窮官自縊 烽烟渺渺兵艦先沉 九六
     第十五回  論善士微言議賑捐 見招帖書生談會黨 一○四
     第十六回  觀演水雷書生論戰事 接來電信遊子忽心驚 一一二
     第十七回  整歸裝遊子走長途 抵家門慈親喜無恙 一二○
     第十八回  怒瘋狂家庭現怪狀 避險惡母子議離鄉 一二七
     第十九回  具酒食博來滿座歡聲 變田產惹出一場惡氣 一三四
     第二十回  神出鬼沒母子動身 冷嘲熱謔世伯受窘 一四一
     第二十一回  作引線官場通賭棍 嗔直言巡撫報黃堂 一四八
     第二十二回  論狂士撩起憂國心 接電信再驚游子魄 一五六
     第二十三回  老伯母遺言囑兼祧 師兄弟挑燈談換帖 一六五
     第二十四回  臧獲私逃釀出三條性命 翰林伸手裝成八面威風 一七三
     第二十五回  引書義破除迷信 較資財釁起家庭 一八一
     第二十六回  乾嫂子色笑代承歡 老捕役潛身拿臬使 一九○
     第二十七回  管神機營王爺撤差 升鎮國公小的交運 一九八
     第二十八回  辦禮物攜資走上海 控影射遣夥出京都 二○七
     第二十九回  送出洋強盜讀西書 賣輪船局員造私貨 二一五
     第三十回  試開車保民船下水 誤紀年製造局編書 二二三
     第三十一回  論江湖揭破偽術 小勾留驚遇故人 二三一
     第三十二回  輕性命天倫遭慘變 豁眼界北里試嬉遊 二三九
     第三十三回  假風雅當筵呈醜態 真俠義拯人出火坑 二四六
     第三十四回  蓬蓽中喜逢賢女子 市井上結識老書生 二五四
     第三十五回  聲罪惡當面絕交 聆怪論笑腸幾斷 二六三
     第三十六回  阻進身兄遭弟譖 破奸謀婦棄夫逃 二七二
     第三十七回  說大話謬引同宗 寫佳畫偏留笑柄 二八一
     第三十八回  畫士攘詩一何老臉 官場問案高坐盲人 二九○
     第三十九回  老寒酸峻辭乾館 小書生妙改新詞 二九九
     第四十回  披畫圖即席題詞 發電信促歸閱卷 三○九
     第四十一回  破資財窮形極相 感知己瀝膽披肝 三一九
     第四十二回  露關節同考裝瘋 入文闈童生射獵 三二八
     第四十三回  試鄉科文闈放榜 上母壽戲綵稱觴 三三八
     第四十四回  苟觀察被捉歸公館 吳令尹奉委署江都 三四七
     第四十五回  評骨董門客巧欺矇 送忤逆縣官託訪察 三五五
     第四十六回  翻舊案借券作酬勞 告賣缺縣丞難總督 三六三
     第四十七回  恣兒戲末秩侮上官 忒輕生荐人代抵命 三七一
     第四十八回  內外吏胥神姦狙猾 風塵妓女豪俠多情 三七九
     第四十九回  串外人同胞遭晦氣 摛詞藻嫖界有機關 三八七
     第五十回  溯本源賭徒充騙子 走長江舅氏召夫人 三九六
     第五十一回  喜孜孜限期營簉室 亂烘烘連夜出吳淞 四○四
     第五十二回  酸風醋浪拆散鴛鴦 半夜三更幾疑鬼魅 四一三
     第五十三回  變幻離奇治家無術 誤交朋友失路堪憐 四二二
     第五十四回  告冒餉把弟賣把兄 戕委員乃姪陷乃叔 四三○
     第五十五回  箕踞忘形軍門被逐 設施已畢醫士脫逃 四三九

    下 冊
     第五十六回  施奇計姦夫變兇手 翻新樣淫婦建牌坊 四四八
     第五十七回  充苦力鄉人得奇遇 發狂怒老父責頑兒 四五六
     第五十八回  陡發財一朝成眷屬 狂騷擾遍地索強梁 四六四
     第五十九回  乾兒子貪得被拐出洋 戈什哈神通能撤人任 四七二
     第六十回  談官況令尹棄官 亂著書遺名被罵 四八○
     第六十一回  因賭博入棘闈舞弊 誤虛驚製造局班兵 四八九
     第六十二回  大驚小怪何來強盜潛蹤 上張下羅也算商人團體 四九八
     第六十三回  設騙局財神遭小劫 謀後任臧獲託空談 五○六
     第六十四回  無意功名官照何妨是假 縱非因果惡人到底成空 五一四
     第六十五回  一盛一衰世情商冷暖 忽從忽違辯語出溫柔 五二三
     第六十六回  妙轉圜行賄買蜚言 猜啞謎當筵宣謔語 五三二
     第六十七回  論鬼蜮挑燈談宦海 冒風濤航海走天津 五四一
     第六十八回  笑荒唐戲提大王尾 恣嚚威打破小子頭 五四九
     第六十九回  責孝道家庭變態 權寄宿野店行沽 五五八
     第七十回  惠雪舫遊說翰苑 周輔成誤娶填房 五六七
     第七十一回  周太史出都逃婦難 焦侍郎入粵走官場 五七六
     第七十二回  逞強項再登幕府 走風塵初入京師 五八四
     第七十三回  書院課文不成師弟 家庭變起難為祖孫 五九三
     第七十四回  符彌軒逆倫幾釀案 車文琴設謎賞春燈 六○二
     第七十五回  巧遮飾贄見運機心 先預防嫖界開新面 六一一
     第七十六回  急功名愚人受騙 遭薄倖淑女蒙冤 六二○
     第七十七回  潑婆娘賠禮入娼家 闊老官叫局用文案 六二九
     第七十八回  巧蒙蔽到處有機謀 報恩施沿街誇顯耀 六三七
     第七十九回  論喪禮痛砭陋俗 祝冥壽惹出奇談 六四五
     第八十回  販鴉頭學政蒙羞 遇馬扁富翁中計 六五三
     第八十一回  真愚昧慘陷官刑 假聰明貽譏外族 六六一
     第八十二回  紊倫常名分費商量 報涓埃夫妻勤伺候 六六八
     第八十三回  誤聯婚家庭鬧意見 施詭計幕客逞機謀 六七六
     第八十四回  接木移花鴉鬟充小姐 弄巧成拙牯嶺屬他人 六八五
     第八十五回  戀花叢公子扶喪 定藥方醫生論病 六九四
     第八十六回  旌孝子瞞天撒大謊 洞世故透底論人情 七○三
     第八十七回  遇惡姑淑媛受苦 設密計觀察謀差 七一二
     第八十八回  勸墮節翁姑齊屈膝 諧好事媒妁得甜頭 七二一
     第八十九回  舌劍脣槍難回節烈 忿深怨絕頓改堅貞 七三一
     第九十回  差池臭味郎舅成仇 巴結功深葭莩復合 七四一
     第九十一回  老夫人舌端調反目 趙師母手版誤呈詞 七四九
     第九十二回  謀保全擬參僚屬 巧運動趕出冤家 七五九
     第九十三回  調度才高撫臺運泥土 被參冤抑觀察走津門 七六七
     第九十四回  圖恢復冒當河工差 巧逢迎壟斷銀元局 七七六
     第九十五回  苟觀察就醫遊上海 少夫人拜佛到西湖 七八五
     第九十六回  教供詞巧存體面 寫借據別出心裁 七九四
     第九十七回  孝堂上伺候競奔忙 親族中冒名巧頂替 八○四
     第九十八回  巧攘奪弟婦作夫人 遇機緣僚屬充西席 八一四
     第九十九回  老叔祖娓娓講官箴 少大人殷殷求僕從 八二三
     第一○○回  巧機緣一旦得功名 亂巴結幾番成笑話 八三二
     第一○一回  王醫生淋漓談父子 樑頂糞恩愛割夫妻 八四一
     第一○二回  溫月江義讓夫人 裘致祿孽遺婦子 八五○
     第一○三回  親嘗湯藥媚倒老爺 婢學夫人難為媳婦 八五九
     第一○四回  良夫人毒打親家母 承舅爺巧賺朱博如 八六八
     第一○五回  巧心計暗地運機謀 真膿包當場寫伏辯 八七八
     第一○六回  符彌軒調虎離山 金秀英遷鶯出谷 八八八
     第一○七回  覷天良不關疏戚 驀地裡忽遇強梁 八九七
     第一○八回  負屈含冤賢令尹結果 風流雲散怪現狀收場 九○七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