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九媱
九媱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79205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每個要入輪迴的靈魂,都要喝下一碗孟婆湯;那碗裡裝的,是這人一生流過的眼淚。
    ◆ 跨越三界的絕世之戀!
    ◆ 第二屆原創小說大賞特別獎得主!
    ◆ POPO連載作家!
    ◆ 影視化預備軍!古風仙俠新經典!
    【佳句精選】
    ‧他的心思,從來不在權位爭勢,他一生所冀,不過是這天下百姓安康,好給媱媱一個平靜的盛世。
    ‧他本什麼都沒有,是媱媱給了他願望,讓他此生有所願、有所望。
    ‧好好休息,累了就好好睡。我會等妳。
    ‧能跟這個人晨昏相伴,是一場很美很美夢。他既說可以保住這個夢永世不醒,那她就,相信他。
    ‧漫長的時光中迎來了她,便不許她輕易離開──或者,允許誰把她從他身邊帶走。
    【內容介紹】
    一失手成千古恨!黃泉九公主冥媱的職務是確保每個靈魂都喝下孟婆湯,好忘卻前塵,心甘情願地投胎轉世。仙人歷劫必須多飲一碗漱靈湯封住仙力,可那時她為戰神美貌所惑,忘記把湯遞出,導致負有匡正戰禍、還天地安穩使命的男人,生成了小白痴……
    為彌補過錯,冥媱偷偷下凡,裝成婢女隨侍在側。經過她的治療,莫殤神智順利回復,長成了英武非凡、有勇有謀的少年,而多年朝夕相伴,也讓她對男孩情愫暗生。
    後來敵國鐵騎入侵,莫殤為護蒼生從軍。戰神入世,凡人難擋,男人浴血沙場一戰成名!命運軌跡總算被撥正,冥媱終於發覺自己使命已了,如今,該與他永不再見……
    榮華富貴擺到莫殤眼前,皇帝也欲賜婚公主,但他卻只想與他的媱媱一世相依,不料心跡未表,她已下落不明,而傾覆江山的陰謀亦隨之而至──
    求相守而不得;欲相愛卻別離。紅塵戰火燒不盡,太平天下幾時還?
    只是想與最親近的人一起白頭到老,怎麼就這麼難?
    天上神子,地府鬼姬,是否能在人間,一生相伴?
  • 桓宓
    標準黛玉骨但不是美人,親切溫和不高冷,非仙子系寫手。
    喜看甜文但愛寫虐文,虐讀者的過程中可以獲得成就。
    執筆以來最大的願望是:寫到不能寫為止。目前則努力往讓更多人可以愛上古風文的目標前進。
  • 《九媱》試閱
    今日冥媱跟坐在地上的莫殤玩堆石子,他正好堆成一小座山,不知想到什麼,隨手拿了塊石頭,朝旁邊一丟──
    院子裡放了一張石桌,還有五張椅子,莫殤丟出去的那顆石頭,恰好丟中其中一張石椅,石子嵌進椅子一半。
    冥媱錯愕地瞪著莫殤,只見他更歡喜地抓起一顆石子,打算再丟一次。
    她連忙拉住他的手。「不可以!不小心丟到人會死的!」天啊,一個五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手勁,被人看到還不當妖孽處理掉?
    莫殤自然是聽不懂的,眨了眨眼,想要用力,卻感覺手腕處有一股力量扼住他,不讓他動。
    他瞬時就不滿地胡亂掙扎,仰頭放聲大哭。
    庭院滿是哭聲。
    彩環恰好從前院回來,聽到莫殤哭聲便走過來看,只見他高舉一隻手,對著面前零散的小石子號啕。
    她皺眉走近,神情有些不耐煩。「你這又是怎麼了?」邊說話邊伸手去抓他的手,想看他抓了什麼。
    冥媱見彩環伸手過來,一時間不曉得是該放手還是不放手。
    放了,莫殤若是揮手,可能會打傷對方,不放又……
    思忖了下,她鬆開莫殤的手,眼神卻緊盯著他,心想只要小孩一有動作,她便立即出手。
    莫殤沒了箝制,便停住哭聲,卻似覺得奇怪的看了自己的手,彩環也握住他的手查看。
    突然被人握住了手腕,莫殤一怔,像是在疑惑觸感怎麼跟剛剛不同。
    抬手一舉,彩環竟生生被他扯往前一步,猝不及防地腳步不穩,眼看就要往莫殤身上壓下去──
    不過眨眼瞬間,莫殤的手往旁一揮,彩環的身子驟然轉向,往旁邊飛了出去!
    未料會被一個孩子給丟出去,她驚聲尖叫。
    「啊呀!」
    本想看莫殤的仙力可以發揮到什麼程度,見狀冥媱連忙伸手,以風化掌,托住彩環的身軀,但她後背還是擦上了石椅邊緣。
    雖救她,但也要小懲,這等欺主惡奴,怎可容忍?
    彩環背後撞了一下,難受地咳了幾聲。
    她顫抖地抬起頭,莫殤對上她驚疑恐懼的眼,朝她咧嘴一笑。
    那笑容在彩環看來,竟有些詭異恐怖,好似在問她:「還敢如此放肆嗎?」
    她不敢直視,驚魂未定地爬起,奔出院子,一路淒喊著陳嬤嬤。
    冥媱看著彩環倉皇狼狽的模樣,無奈地瞥了眼面前朝她笑得歡悅的小祖宗。「你這身仙力該怎麼封印啊……惱死我了。」

    莫殤一手舉起彩環並將她扔出去的事,並未傳到將軍夫人將軍夫人耳中,只因陳嬤嬤認為彩環不過信口開河。
    小少爺不過五歲,如何能一手將彩環扔出去?別說不可能,就是有可能也不能亂說!
    誣陷主子可是大罪,豈容她隨口胡謅?
    若是傳到夫人耳裡,還不知會受到怎樣的懲處。
    陳嬤嬤再三叮嚀彩環不得再說出這樣的話,此事不了了之,而彩環自此之後,卻不敢靠近莫殤了。
    看著彩環扔下飯菜,也不餵莫殤吃完再走,坐在一旁的冥媱見狀,忍不住冷哼一聲。
    就這點出息,還想欺負主子?
    莫殤坐在榻上,軟小的手伸進棋簍裡,抓了一把白子丟到棋盤上,棋子撞到棋盤發出一聲聲脆響,他咯咯地笑了起來。
    接著他又抓一把黑子,再次如法炮製。
    怕讓他玩石頭會像上次那樣,冥媱便陪他在房間裡玩棋子,怎麼想棋子的殺傷力都比石子低很多。
    「別玩了,我們先吃飯好不好?」冥媱走下長榻,幫他拿飯,坐在他面前挖了口飯餵他。
    莫殤咀嚼沒幾下,飯菜就掉了下來,冥媱伸手接住,用調羹切細後再餵他吃。
    他不太會咀嚼,吃飯時總是會東掉西掉,只有少數飯被吞下肚,她試了幾次都是這樣。
    於是下一口飯沒有餵進莫殤口中,而是她先處理過後再餵給莫殤,這次莫殤嚼了幾下就嚥下去了。
    餵完了飯跟湯,替莫殤擦嘴的時候,冥媱盯著他的脣,忽然有點不好意思。
    明明面前的是個孩子,又不是高冷秀美的戰神,冥九媱妳嬌羞什麼啊……
    小莫殤不懂她的糾結,嘩啦啦的把棋子扔到棋盤上,然後拿起棋子隨處丟。
    冥媱無奈,只好動用法術,將他扔出的棋子在半空中收回。
    照他這樣亂丟,要不多這些棋子不是碎光就是會摔滿地。
    又鬧騰一陣子,莫殤小臉上終於有了倦意,身子要歪不歪地左右晃了晃。
    冥媱趕緊把他抱起來,他順勢窩在她頸邊,漂亮的睫毛掀了掀。
    養了幾日,莫殤原本乾癟瘦小的身體比之前稍微圓潤,更顯他容貌秀美,精緻白透。
    「莫殤睏了呀,我們來睡覺好不好?」
    莫殤小手環上冥媱的脖子,一手捉住她一綹髮,沒有回答她,只往她頸項蹭了蹭。
    這樣自然依戀的小動作,莫名地軟了冥媱一顆心,她抱著莫殤在房裡繞圈走,一手輕拍他的後背,輕輕地哼著歌。
    莫傷睡著了,而冥媱垂下眼,在小孩的髮頂落下一吻。
    無論如何,你還有我。
    因白日發生莫殤單手把人拋出去的事,冥媱思忖了半晌,覺得還是早日讓他恢復神智較好,畢竟他的仙力沒被漱靈湯洗整過,就算經過輪迴井,他本身的力量還是大她太多。
    目前她只能封印他部分神力,剩下的要靠他自己控制……
    看來,她必須回黃泉一趟找解藥,好讓莫殤不再痴傻無明。
    冥媱坐在床榻邊凝視小孩的睡顏,沉頓了一會,最後在他體內留下一道禁制。
    「小祖宗,我留了禁制在你身上,讓你可自保又不至於傷人……我這一走不知何時回來,你可要好好等我呀。」
    床上小人兒的小臉旁清俊雅麗,透窗而進的月光淡薄地映在臉上,更顯他膚白如玉。
    她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他的臉,俯身在他額上落下一吻。
    「不管有沒有解藥,我都會回來陪你的。屆時……你可別忘了我啊。」忽然想起在鬼界時,輪迴的魂靈說過,小孩記性不好,小時黏人,長大了可就什麼都不記得,冥媱覺得不甚放心。
    又扔了個法術在他身上,她這才滿意地起身離開。

    因為找藥花了點時間,冥媱回到人間前時已夜幕低垂。
    莫殤之前住的院子沒有半個人,而且看起來已經許久沒人收拾了。
    冥媱皺眉,隱身在府裡走動,想順便探聽一下現在的莫府到底是什麼情況……莫殤不在原本的院子,是被接回去了嗎?
    念頭甫一浮現,她便閃身前往將軍夫人的院子而去,直到感應出莫殤的氣息後,才停下腳步。
    青石小路後的圓形拱門處,忽地傳來驚叫聲。
    「呀!」
    「快保護夫人!」
    冥媱一驚,連忙往聲音源處跑。
    五、六個婢女、嬤嬤尖叫著擠成一團,保護裡面的人不受傷害。
    視線巡過一圈,她的目光停在迴廊上。那裡站著一個孩子,雙手揮舞,清脆的笑聲咯咯不停,他前方不遠的地上,癱倒幾個四仰八叉的小廝,庭院裡也到處是東倒西歪的景象。
    只消一眼,冥媱便已猜到大概。
    莫殤體內的神力,隨著年歲漸長而逐漸顯露,她離去前雖壓制住他的仙神之力,但他仙體凡身的,仍舊力大無窮。
    早前莫殤還小,又有她在身旁管教,所以差異並不明顯。而她去黃泉的這段時間,顯然他已靈力暴漲,並非是她當初的禁制就可以控制的。
    而莫殤此時沒有神智,自然控制不了行為。
    冥媱擰眉,朝他膝彎彈去一指,莫殤突然遭襲,身子頓時軟倒在走廊上。
    「殤兒!」被婢女、嬤嬤保護起來的將軍夫人見莫殤時倒地,拔腿跑了過去。
    「夫人!」婢女們驚叫,看著主子將莫殤抱起。
    「殤兒乖,讓娘看看。」將莫殤抱入懷中的女人安心地鬆口氣,握住兒子的手,不讓他再亂舉手。
    不給他抓東西,就不會被他丟出去。
    莫殤在將軍夫人懷裡不安分的扭動,冥媱伸手一點,他頓時安靜下來,乖順地任母親查看。
    將軍夫人低頭看著懷中的孩子,五官精緻秀氣,肌膚白皙如玉,活脫脫一個玉雕而成;可恨他出生前遭難,落地後又神智不明……
    將軍夫人心痛的泣嚀,又將莫殤抱進懷裡。「殤兒,娘親和你父親,真是沒有辦法了……」
    沈嬤嬤吩咐下人將東西收拾好,走到將軍夫人身邊。「夫人,您別傷心。將二少爺送到別館去,雖是沒有辦法的事,但未必就壞。二少爺這副樣子,要是繼續在府裡待著,日後將軍府非但護不了他,還有可能遭禍啊!」
    她說的這些,將軍夫人何嘗不知?莫殤兩歲便被大夫診斷神智未開、痴傻不明,如今卻單手就能將成人舉起……。
    天生痴傻又懷有這等神力,就是一般人家也會當成不祥之兆,更何況他是將軍之子──
    若是傳出去,說得輕些,是將軍殺孽太多,此為因果輪迴;說得重些,就是妖孽魔物誕生,要禍亂國家命數!
    不論是哪個,他們都承擔不起!
    夫君想趁殤兒還小尚能掩蓋的時候,對外宣稱他胎中帶病、身體孱弱,將他送到別館去養,並派信任的下屬前去保護他……這種種苦心,她又怎會不知?
    只是她憐這孩子年幼就要離開雙親,此番前去,也不知是否能安然長大。
    「妳所說之事我都明白,只是……」
    城外別莊有下人打理,莊子內能自給自足,若不刻意傳遞消息,那裡的動靜的確不易被外人所知。
    或許,這樣才能好好保住莫殤。
    「夫人,您的憐愛之心,二少爺必會懂得。將軍說,他已安排好了,三日後就將二少爺送到別莊去。夫人挑幾個信得過的丫頭陪著二少爺一塊去,若是放心,讓丫頭定時傳信回來便是。」沈嬤嬤是將軍夫人的陪嫁嬤嬤,從小看著她長大,只消一個眼神動作,就知道對方意思。
    將軍夫人瞥了沈嬤嬤一眼,嘆道:「殤兒一旦發病就會傷人,這府裡已被他傷了不少丫頭小廝,照顧殤兒之人又不能來路不明……家生子裡,可有適合的?」
    沈嬤嬤已聽懂她的意思,夫人這是要不留把柄。
    為了杜絕府裡的僕人被收買,繼而供出將軍府消息,只能用家生子,但能否從中找出個機靈乖巧、合乎心意的人,又是另一回事。
    「奴婢先去告訴總管,讓他從裡頭先挑幾個,夫人再親自選過如何?」
    「嗯,去吧。」將軍夫人擺手,將此事交給沈嬤嬤,起身牽起莫殤的手,將他帶回房間裡休息。
    一旁的冥媱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半晌也抬步跟上她。
    要將莫殤送出將軍府……倒是個好機會,可以讓她由暗轉明,光明正大地陪在他身邊。
    到時,她便可以讓他吃下解藥,減緩痴傻的症狀,然後將他體內仙力封印大半,再教他控制使用。
    冥媱走到他門前,屋內漆黑,想來是莫殤過於倦累,直接被哄睡了。
    將軍夫人沒有待在房裡,而是留了兩個丫頭在門外守夜。
    冥媱穿門而過,進房後坐在他床榻邊上,抓起他手腕把脈。
    「養得還不錯……只是體內靈流有些亂。」她蹙眉,就著號脈的姿勢替他將體內的靈力梳順,導成一道,不讓仙力分成多股,在他體內橫衝直撞。
    之前留在他體內的禁制,已被他逐漸升漲的神力撐碎,冥媱重新在莫殤體內下了一層禁制,確認壓住他洶湧的仙力後才鬆開手。
    完成這一連串動作,冥媱額前也起了薄汗,面龐有些蒼白。
    「當初若沒被接回來養,你身上的神力也不會暴漲這樣快……不過罷了,我回來了,接下來會陪著你一起控制它。」想了想,她又小聲問:「要是一切順利,待你歷劫完滿之後,能不要追究我的過錯嗎?」
    喃喃低語完,她想起孟婆亭內,接過藥湯喝下的神君風姿。
    沉而有鋒,冷冽俊美──冥媱心裡忽然有些沒底。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