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修會系列03:煉獄之血(完)
血修會系列03:煉獄之血(完)
  • 定  價:NT$420元
  • 優惠價:79332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書摘/試閱
  • 末日已近,煉獄已現,智識之女、武勇之男、基督武士,三人將如何尋找聖血福音書預言的「聖杯」打敗路西法之血的「群魔」,拯救世界?
    統治深淵的王者──路西法──寬大肩膀後展開巨大雙翼,羽毛盡是黑色火焰爆出閃電,腰部以下遭到銀鏈層層纏繞,血流煉獄的景象在其背後影現……
    本書被譽為《達文西密碼》加上《夜訪吸血鬼》,HarperCollins集團以375萬美金天價簽下,美國一出版旋即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

    「三人合力面對最後考驗。路西法的鐐銬已然鬆脫,聖杯卻依舊失落,需三人合力重鑄,方可將路西法放逐於永恆黑暗。」

    惡魔新王「群魔」以許許多多不同面貌行走人間,全球各地發生大量血腥慘案,聖血福音書的末日煉獄預言將至,考古學家艾琳‧格蘭傑與喬丹‧史東中士、盧恩‧寇薩神父,三人必須攜手合作,盡快解讀預言真相,尋找失落千年神物「聖杯」,阻止惡魔橫行人間!
    自梵蒂岡祕密書庫至中世紀煉金工坊、到高山冰封的洞窟,線索一條一條浮現,一群「怪物」也總在背後窮追不捨,危機四伏。最後救贖的關鍵指引艾琳得穿越地獄之門,親自面對人類最黑暗的宿敵──伊甸園裡的那條蛇……

    智識之女、武勇之男、基督武士與惡魔路西法的最終對決……
    血修會系列精彩完結篇!
  • 詹姆士‧羅林斯James Rollins
    出生於1961年8月20日,是美國紐約時報暢銷小說作家詹姆士‧查考斯基的筆名。他原本是一名獸醫和潛水員,在經過多年的寫作之後推出了《西格瑪中隊》系列,一舉成為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作家,從此專心於寫作。結合科學和歷史,他的動作冒險小說倍受稱譽,《西格瑪中隊》系列已經推出至第十集,締造 1500 萬冊銷量,翻譯成 35 種語言,被紐約時報譽為「最爽的小說」、時人雜誌則稱是「今夏最熱門」。另外羅林斯也曾經幫《印第安納瓊斯:水晶骷髏王國》撰寫電影小說,同時以詹姆士‧克里蒙(James Clemens)的筆名寫作奇幻小說。他的作品已被翻譯為四十多國語言,以其原創性聞名,擅長營造前所未見的世界、科技與考古突破,文字節奏極其明快。目前居住在美國內華達山區。 

    譯者簡介
    陳岳辰

    師大翻譯研究所畢業,從事口筆譯工作並沉迷網路遊戲。譯有《死亡之門系列4-7》、《御劍士傳奇系列1-3》、《龍槍系列:雷斯林傳奇》、《非理性時代系列2-4》、《2012:失落的預言》、《2012:降世的預言》、《德古拉家族日記1-3》、《黑暗之途系列1-3》、《獵人之刃系列1-3》、《最後理論2:科學之子》、《太和計畫》、《流浪者系列:傷痕者》、《EPIC史詩奇幻:英雄之心》、《血修會系列1-3》等書。

  • 「扣人心弦的冒險故事,與電影同樣刺激。」-《芝加哥太陽報》(Chicago Sun-Times)
    「令人讚不絕口。詹姆士•羅林斯的驚悚小說充滿各種『如果』。」-《沙加緬度蜂報》(Sacramento Bee)
    「坎翠爾在千鈞一髮和緊張懸疑之間拿捏恰到好處。」-《科克斯評論》(Kirkus Reviews)

    《聖血福音書》(The Blood Gospel)所獲好評:
    「尖端科技、遠古歷史、濃郁的神祕哥德風……兩位作者的粉絲絕對不會失望,喜歡《達文西密碼》的人也會愛不釋手。」-《圖書館雜誌》重點評論
    「《聖血福音書》的冒險充滿動感節奏,加入考古驚奇與逼真駭人的恐怖場面,還有一抹浪漫小說的氣味……喜歡歷史、動作、恐怖三種元素混合的讀者千萬別錯過。」-《吸血鬼女孩》(VampChix)

    《無罪之血》(Innocent Blood)所獲好評:
    「機趣橫生……在吸血鬼神祕傳說中穿插許多典故,筆法可與丹•布朗媲美。在此避免洩露劇情破壞閱讀樂趣,暫且說書名中提及『血』絕非偶然。」-《科克斯評論》(Kirkus Reviews)
    「刺激又震撼的驚悚故事……內容滿滿的歷史、陰謀、情愛、復仇,也彰顯了寬恕的力量。」-《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

    詹姆士‧羅林斯所獲好評:
    「沒有人──我確定沒有人──能比他寫得更出色。」-李‧查德(Lee Child)
    「描寫國際背景下精彩動作場景和陰謀詭計的大師級作者。」-里奇蒙時報(Richmond Times-Dispatch)
    「使人忍不住坐到椅子邊緣的刺激感。」-《舊金山記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

    蕾貝卡‧坎翠爾所獲好評:
    「坎翠爾的小說非常震撼人心。」-《波士頓先驅報》(Boston Herald)
    「真實到令人身子一涼。」-《今日美國報》(USA Today)
  •  褻瀆天主的妖孽猛烈拍打玻璃,彷彿明白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然而儘管有一身異乎常人的怪力,卻仍不足以擊碎玻璃囚籠逃出生天。更古老、更強壯的怪物嘗試過,全部失敗。
     十年來,約翰•迪伊禁錮過許多這種怪物在玻璃隔間內。
     太多了……
     儘管知道自己沒有危險,孱弱心臟依舊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動物本能感覺到的威脅並非理智所能否定。
     約翰•迪伊邊打哆嗦邊呼氣,從壁爐架後方密櫃內拿出防水布包裹,外側繫有絳紅絲帶並塗上蠟膜。他小心翼翼不敢有所損傷,將包裹緊緊按在胸口、端到垂著布簾的窗戶邊。縱使隔著防水布與蠟膜,裡面東西散發的寒氣仍能麻木手指與肋骨。
     他將窗簾稍稍拉開縫隙射進一絲晨光,顫抖雙手放置包裹於石頭書桌桌面上那片光線,自己繞到桌子對面避免一丁點影子落在包裹表面,接著從腰帶拔出剝皮刀切割蠟膜和紅絲,仔細撕開防水布以後白色固態油脂散落在桌上如同雪花紛飛。
     捷克清晨曙光打在蠟與布底下隱藏的物體:美麗的寶石,和他手掌同樣大小,閃耀綠寶石般的光輝。
     不是普通的綠寶石。
     「鑽石……」約翰•迪伊在安靜房間裡低語。
     牢房那頭,怪物看見桌子上璀璨光芒忽然安靜下來,實驗室回復死寂。鑽石反射耀眼光輝在灰泥牆面呈現一條條晶瑩紋路,怪物視線隨著如血管的綠痕四處亂竄。
     約翰•迪伊無視囚犯那股慌張情緒,注意力集中在鑽石中心處一抹滾動的黑。流動起來似煙又似油,彷彿生物被困進鑽石內,恰如怪物被關在大鐘內。
     感謝上主。
     他一根手指碰觸冷冰冰的鑽石。根據傳說,這塊鑽石從遙遠東方開採而得,與歷史上各種寶物命運雷同,現世時即伴隨詛咒,許多人在爭奪中喪命、或者剛弄到手就慘遭暗算。同礦坑產出的其餘鑽石傳至各地成為君主冠冕的裝飾,只有這顆僥倖逃過華而不實的用處。
     約翰•迪伊謹慎拿高鑽石端詳。距離他找人挖空鑽石已經過了數十年,兩個寶石工匠操作極微型金剛石鑽頭鑿入綠鑽石核心,還為此患上眼疾失去視力。鑽石表面上小小開口塞了同樣極細微、近乎透明的一片骨頭──從歷史超過千年的耶路撒冷古墓中挖出,據信是耶穌基督肉體最後一塊完整留存。
     只是據信而已。
     約翰•迪伊用力咳嗽,帶著鐵質氣味的血液湧上喉頭,吐在書桌旁邊固定擺放的木桶內。惡疾侵蝕臟腑,這些時日他活得辛苦,總擔憂一口氣接不上來就走了,肺部嘶嘶沙沙的聲音像是壞掉的風箱。
     房門傳來悶響,他嚇了一跳,鑽石從指縫間墜落。約翰•迪伊慘叫著撲過去。
     鑽石摔落木頭地板,幸好沒碎。
     然而痛覺從心窩蔓延到左手臂,約翰•迪伊趕快靠著堅硬的書桌桌角。燒杯掉落,翻倒出的黃色液體爬過木地板,接觸熊皮地毯邊開始冒煙。
     「迪伊先生!」房門外面傳進年輕人聲音:「您受傷了嗎?」
     門鎖咔咔響了一陣後被打開。
     「別動──」約翰•迪伊氣喘吁吁:「別靠近,瓦茨拉夫。」
     但年輕人急急忙忙跑進來想幫忙,扶起倒地約翰•迪伊:「您還好嗎?」
     即使魯道夫二世宮廷中最厲害的煉金術師也拿這身重病無能為力,他不停喘息,經由弟子攙扶起身,等待片刻咳嗽終於緩和下來,只是胸口那股疼痛卻不似以往隨之消褪。
     學徒手指溫柔拂過約翰•迪伊滿是汗水的眉頭:「昨天晚上您根本沒睡,今天早上我過去看床都沒動過就知道了,所以趕快過來──」話語戛然而止,因為瓦茨拉夫目光落在玻璃鐘,看見裡面囚犯。原本不該給未經世事、心思純潔的人看見。
     瓦茨拉夫倒抽一口氣,驚訝和惶恐混雜臉上。
     裡頭怪物也瞪著大男孩。她露出飢渴眼神,手掌按上玻璃,一根指甲緩緩刮擦。怪物好幾天沒進食。
     瓦茨拉夫瞪著女人裸體,微捲金髮灑在肩上、胸上,以世俗標準稱得上美,不過窗簾遮蔽大半天光、玻璃很厚導致雪白肌膚蒙上綠色光澤,乍看以為身體已經開始腐敗。
     瓦茨拉夫轉頭望向約翰•迪伊,希望得到解釋:「先生?」
     聰明伶俐小夥子八歲時就拜入門下,約翰•迪伊看著他長大、期許年輕人能有個光明未來。瓦茨拉夫很擅長配藥與提煉精油。
     約翰•迪伊對他視如己出。
     卻也毫不猶豫抽出剝皮刀往大男孩咽喉劈過去。
     瓦茨拉夫抓緊傷口,望向師父眼神震驚、充滿遭到背叛的痛苦和不解。鮮血從指縫流到地面,他跪倒之後本能伸出雙手按壓,希望擋住出血
     鐘內女妖整個身子朝玻璃猛烈撞擊,鐵座雖然沉重卻也晃動起來。
     妳嗅到血腥味?所以這麼興奮?
     約翰•迪伊彎腰撿起綠色鑽石,對著陽光確認封印是否完好,那股黑暗仍在核心翻騰,彷彿尋求不存在的出口。他在胸前畫十字默禱感激,幸好鑽石沒有損傷。
     將鑽石置於陽光下,他跪在瓦茨拉夫身旁,為年輕人撥開落在臉上的頭髮。
     瓦茨拉夫慘白嘴唇動了動,喉嚨咕咕叫。
     「請原諒我,」約翰•迪伊悄悄道。
     年輕人說了唇語。
     為什麼?
     然而約翰•迪伊無法解釋清楚也無法彌補罪孽,只能捧著學徒的臉:「要是你沒看到就好了,可以平平安安活下去繼續精進。看來天主旨意並非如此。」
     瓦茨拉夫染紅的手指從咽喉處滑落,褐色眼珠失去生氣變得渾濁。約翰•迪伊伸出兩指為年輕人闔眼。
     他低頭迅速為瓦茨拉夫的靈魂禱告,既然本就無罪應該已經前往美好的國度,但無論如何真是令人惋惜。
     玻璃鐘內曾是尋常人類的妖物與他對上視線,目光先飄向瓦茨拉夫的遺體再回到約翰•迪伊臉上,似乎看懂了玻璃外面瀰漫一股哀戚氛圍,於是露出被送進實驗室後第一個笑容,咧嘴時那口長而白的獠牙狠狠嘲弄了約翰•迪伊的不幸。
     他掙扎起身時心臟疼痛沒有減輕,代表不能再拖了。
     約翰•迪伊蹣跚走去關上瓦茨拉夫打開的房門並小心鎖上,現在唯一一把外流的鑰匙掉在學徒冰冷血泊裡,想必不會再有人進來攪局。
     心思回到工作,他伸手拂過大鐘連接到書桌的玻璃管,檢查表面是否有瑕疵、裂痕,一點也不敢馬虎。
     太接近終點,這時更不能犯錯。
     管子末端有個小開口,不比縫紉針要粗上多少,同樣是他動用各種資源找工匠特別製作。約翰•迪伊拉開窗簾,讓一絲清晨日光落在玻璃管口。
     胸腔越來越痛,左手臂抬不起來。此刻最需要氣力,但體能衰退太快。
     顫抖右手拿起鑽石。它在陽光下絢麗奪目,絕美之外也極其致命。約翰•迪伊咬著嘴唇對抗暈眩,持小銀鉗取下塞在鑽石上的骨片。
     膝蓋搖晃,他咬牙苦撐。摘掉骨頭以後必須保持鑽石安置在陽光下。縱使只是一瞬間,若它被陰影覆蓋,裡面那股黑暗就會進入人間。
     絕對無法容許……至少現在還不是時候。
     黑暗化作平面形狀貼著小小牢籠邊緣,已經找到開口處,停在那邊顯然不敢接觸陽光。其中蘊含的邪力不知透過什麼方式產生自我覺察,知道若遭陽光直射就會毀滅,換言之只能繼續躲在綠色鑽石核心才能存活。
     約翰•迪伊緩慢謹慎地將鑽石小洞對準玻璃管口,兩者都在日光照明範圍下。
     再從染血桌面拿來火光搖曳的蠟燭,端到鑽石上方滴下蠟汁將小洞與管口黏合密封,確保連氣體也不至於散失。做好準備,拉上窗簾讓陰影覆蓋鑽石。
     燭光照耀,看得到那團黑暗依舊在鑽石核心蠕動,翻滾之後慢慢爬向開孔。約翰•迪伊屏息以待,見證黑暗鑽出晶體,彷彿試探著蠟封牢不牢固,確定沒有能遁進實驗室的縫隙後才甘願順著玻璃管前進──到達關著女人的大鐘內。
     他搖搖一頭白髮,暗忖囚犯或許是女性,但現在已經稱不上人,所以必須修正觀察心態。女子坐在大鐘中央很安靜,閃亮藍眼不斷打量約翰•迪伊,雪花石般白皙肌膚彷彿散發淡淡光輝,頭髮如同金絲。雖然隔著厚玻璃渾身泛著綠色光澤,依舊是約翰•迪伊此生見過最美麗的女性。她一隻手掌按著玻璃,燭光下纖長手指十分動人。
     約翰•迪伊走到玻璃鐘前,伸手與她手掌重疊。玻璃觸感很冰冷。縱使胸口不痛、體力不衰弱,約翰•迪伊也知道她就是最後一個,因為這是被關進玻璃棺材的第六百六十六個怪物。她的死代表使命大功告成。
     女子嘴唇微動,與瓦茨拉夫問了同一句話。
     為什麼?
     約翰•迪伊沒有回答弟子,也不會回答她。
     女子視線轉向潛入玻璃牢籠的那抹黑。
     一如之前六百多個囚犯,她朝湧入玻璃隔間的晦霧高舉手臂,嘴唇顫動、神情極度喜悅。
     起初約翰•迪伊目睹這種類似黑暗聖禮的情境,覺得她們反應太過私密於是自己非常尷尬。但看了這麼多次以後早就沒有多餘情緒,可以挨著玻璃盡可能近距離觀察,過程中甚至忘記了胸痛。
     玻璃鐘內側,黑霧凝聚在頂端並朝著唯一一個囚犯降下水滴。水氣沿著泛白手指與向上伸展的手臂滑落,她仰頭大聲尖嘯。約翰•迪伊並不需要聽見叫聲也明白女子的狂喜多麼熾烈,她踮起腳尖、乳頭堅挺,身子顫抖彷彿每一吋肌膚都受到水滴愛撫。
     最後一次微顫後,女子倒在玻璃鐘內邊緣處,完全癱軟看來毫無生命跡象。
     黑霧飄到她身上像是正在等候。
     完成了。
     約翰•迪伊推了玻璃退開,快步繞過瓦茨拉夫遺體到了床邊將簾子完全揭開,早晨陽光吻上玻璃鐘表面,裡頭女子因為身負詛咒剎那間起火燃燒,化作穢氣融入盤旋黑霧。
     黑霧吸納女子散出的靈氣後似乎變得壯大,但仍舊記得潛入唯一不受日光照射的安全地點:通向鑽石的玻璃管。約翰•迪伊拿起小鏡子反射光線沿管子一路照耀,將黑色穢氣逼回鑽石內,也只有在那裡它才不必擔心太陽。
     完全捕捉之後,約翰•迪伊戰戰兢兢刮除鑽石和玻璃管中間蠟皮,並不忘將開孔時時對準陽光。接下來他將鑽石放置於許久前在地板上畫好的五芒星魔法陣中心點,還是位在日光中。
     非常接近了……
     他如履薄冰在魔法陣周圍灑下鹽巴,同時口中吟唱禱詞。儘管生命盡頭將至,至少能夠完成畢生心願。
     開啟通往天使界的門。
     約翰•迪伊畫下魔法陣超過六百次、唸誦這段禱詞超過六百次,但心中明確感受到這次不同。他想起《啟示錄》裡一段話:在這裡有智慧: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它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
     「六百六十六,」他低聲唸道。
     與他關進玻璃牢籠的怪物數量一致。每個囚犯都遭到陽光曝曬化為灰燼,留下縹緲靈氣被封入鑽石內。約翰•迪伊花了十年時間俘擄這麼多怪物、取出維持她們肉體機能的邪能,現在就要利用這股能量開啟連接天使界的通道。
     他雙手掩面,渾身顫抖,心裡有太多太多問題想要請教天使。自從《以諾書》之後文獻中不存在天使未受神旨而降臨人間的紀錄,因此人類未曾再得到它們的智慧指引。
     我要將天使的光明帶回人間,與全人類共享。
     約翰•迪伊走到壁爐前面取木條引火,帶回魔法陣點燃五個尖端的蠟燭。黃橙火光與陽光相比顯得軟弱甚至虛幻,在窗外飄來的氣流中扭晃。
     他終於拉上窗簾,讓房間再度沉溺於黑暗。
     走回魔法陣,約翰•迪伊跪在圓圈外圍。
     墨色煙霧從鑽石小孔流洩出來,動作顯得遲疑,似乎具備知覺,也明白外頭仍是白晝。後來變得大膽,朝著約翰•迪伊撲過去,看似要掠奪軀體、要他為長時間監禁付出代價。魔法陣發揮了預期功效,黑氣被阻絕在圓圈內側。
     約翰•迪伊並未因此恐慌。壁爐火焰啪嚓啪嚓作響,他沉聲唸誦以諾古語,這種語言在人類社會失傳許久。「黑暗之主,聽我號令,揭示與你陰影相對的光明。」
     圓圈內側黑霧顫抖了,一回、兩回,然後擴張又收縮,模樣像極了心臟。每次脈動體積就變大。
     約翰•迪伊手掌交扣在面前:「請天主庇護,使我得以直視祢的榮耀。」
     黑暗形成橢圓,面積足夠一人穿過。
     他耳邊響起低語。
     「過來……」
     聲音自那道門後傳出。
     「侍奉我……」
     約翰•迪伊從膝蓋旁拿起尚未使用的蠟燭,從五芒星尖端引火點燃後高高舉起,再次祈求天主保護。
     門的彼端又傳來聲音,似是什麼物體移動了,伴隨金屬撞擊,噹、噹。
     語句直接鑽進他腦海:「凡人之中非你莫屬。」
     約翰•迪伊起身朝魔法陣邁出一步,腳恰好擦過瓦茨拉夫伸出來的手。他停下來,霎時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資格目睹神光。
     我奪走無辜生命。
     內心的告解被聽見。
     「升華有其代價,」那個聲音安撫道:「僅少數人願意付出。你與他人不同,約翰•迪伊。」
     這番話說得他戰慄不已。尤其最後那四個字。
     天使知道我的名字,還親口說出。
     驕傲與恐懼夾雜,他覺得天旋地轉,一不小心蠟燭從手中掉落,帶著小火苗滾進魔法陣、穿過那道門,照亮隱藏在背後的景象。
     約翰•迪伊瞠目結舌。黑得發亮的寶座上有個威風凜凜、無與倫比的身影,如黑油的雙眼映射火光,難以言喻的英俊臉孔五官輪廓都彷彿黑瑪瑙雕塑而成。絕美容顏上戴著一頂破碎銀冠,表面發黑、缺損凹凸線條如犄角。寬厚雙肩後面是強壯翅膀,羽毛與渡鴉同樣黑亮。羽翼高高彎起,庇蔭底下這具赤裸身軀。
     門後那具身影微微前探,但無暇軀體被晦濁銀鏈拘束,無法離開座位。
     約翰•迪伊立刻察覺自己眼前是誰。
     「你不是天使,」他低呼。
     「是……永遠都是。」對方嘴唇沒有動,可是悅耳語音在意識內迴蕩。「若非天使,如何應你召喚而來?」
     約翰•迪伊充滿疑惑也愈發心痛。他明白自己錯了,黑暗無法召來光明──而是帶來更巨大的黑暗。
     惶恐之中他看見那形體逐漸掙斷鎖鏈,缺口閃動乾淨銀光。它會重獲自由。
     這一幕嚇得他回過神,立刻朝著窗戶退後。不能讓這股黑暗來到人間。
     「住手──」
     簡單兩個字宛若矛槍刺進約翰•迪伊腦袋,他近乎失去思考能力,但集中全副意志後一爪扣住厚布簾,憑著僅存的力氣猛烈拉扯。
     天鵝絨裂開。
     陽光湧入實驗室,打在玻璃鐘、書桌、魔法陣以及最重要的黑暗之門上。淒厲哀嚎傳來,差點震爆他顱骨。
     黑暗太過巨大。
     但光明仍在。
     約翰•迪伊癱軟在地上,眼前最後所見是黑氣為了不被太陽摧毀又躲進鑽石。嚥氣前他在心中最後一次禱告。
     願這暗藏詛咒的石頭永不被找到。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