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番外限量特裝版】指揮大人今日也煩惱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番外限量特裝版】指揮大人今日也煩惱
  • 定  價:NT$550元
  • 優惠價:9495
  • 庫存: 絕版無法訂購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總銷量突破30萬冊
    2017全新音樂學院主題番外!

    內含:
    ① 音樂學院.小說本【午夜零時的幽靈】(112頁)
      ►藍旗左衽傾心力作豪華3萬字特典
    ② 音樂學院.漫畫本【他比冰雪更加溫柔】(64頁)
      ►Taaro(芋頭)/Mina(肝醣M子)/尤石馬─繪製
    ③ 超華麗厚磅霧面收藏盒
      ►24.5*23*8cm
    ④ 500ml玻璃隨行瓶
      ►食品級高硼矽玻璃,不含塑化劑、雙酚A、重金屬等,通過台灣SGS檢驗
    ⑤ 全彩潛水布杯套
      ►富有彈性,具防震保溫功能
    ⑥ 精美萊妮三角明信片
      ►15*14cm
    ⑦ 最強聯名!【妖怪公館的新房客】╳【問答RPG 魔法使與黑貓維茲】虛寶卡
      ►封平瀾&奎薩爾.2款隨機
      ►虛寶卡內含:妖館限定強化紀念卡*1、變幻龍SS三色各1、水晶*5(憑背面序號兌換)
      

    維也納音樂學院的新銳青年指揮奎薩爾,來到曦舫音樂學院擔任交換學生。
    他的個性冷淡,要求嚴厲,卻必須指揮學院中最難纏的一群傢伙,
    演奏一支傳說中受到詛咒的禁曲──〈幽靈迴音〉。
    面對古怪而迥異的成員們,奎薩爾不禁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有辦法撐過這一年……

    指揮:奎薩爾
    鋼琴:封平瀾
    大提琴:冬犽
    小提琴:百嘹
    上低音號:璁瓏
    定音鼓:墨里斯
    長笛:希茉

  • 藍旗左衽
    誤人子弟髒髒人。

    封面繪者
    zgyk

    계속 고양이파였는데, 최근 강아지파가 되었습니다.
    원래 캐릭터와 완전히 다른 사람이 되어버려서 죄송할 따름입니다 으흑..
    옷 디자인이 재밌었습니다^^
    一直是愛貓一族的我,最近變成愛狗一族了。
    與原畫不太像真的很不好意思呢(泣)
    但是能夠設計服裝,我覺得很有趣!

    漫畫繪者簡介
    Taaro
    願望是世界和平,地球健康

    Mina

    尤石馬
    過著雜亂生活的業餘畫畫者。

  •   盛夏,近午時分。
      烈日炎熾,燠熱的空氣灼人肌膚,擾人思緒。
      曦舫音樂學院,男子宿舍三樓。
      明淨寬敞的白色走道上,佇立著一道黑色的頎長身影。
      俊逸的容顏面對著緊閉的門扉,冷峻的表情露出了不解、不耐和不悅。周遭的氣氛,森冷有如北歐的冬季。
      奎薩爾盯著鑰匙,確認了門牌號碼和鑰匙上的數字相符。然而,門鎖卻無法開啟。
      看了看錶,時間是十二點二十五。他一點半時與指導教授有約。
      他的東西在三天前,便按照他的計畫,寄達了宿舍。
      按照計畫,他在十二點半前到達宿舍,花十分鐘左右稍作整理,然後帶著文件檔案,前往行政大樓旁的咖啡廳用餐,最後在一點半時準時抵達教授辦公室。
      計畫卻因他人莫名的疏失而耽誤。
      「啪啦!」
      東西掉落的聲響從不遠處傳來,奎薩爾轉頭。
      隔壁房間的房門開啟著,一名臉上仍帶著青澀感的少年站在門外,距離自己只有幾步遠的距離。地面上攤著樂譜、筆記本。
      少年瞪大眼看著他,露出極度的震驚和錯愕。
      奎薩爾挑眉,淡然而冷靜地望著少年。
      他不曉得對方為何這樣看他,但他也沒興趣多問。他回視對方,只是出於基本的戒備。
      兩人不發一語,互相凝視。
      少年緊緊地盯著奎薩爾,接著,舉起微微發顫的手,撫上自己的胸口。下一秒,他的臉上出現了痛苦的神色。
      「啊!」少年吃痛地悶吟了聲,接著微微彎腰,手掌不斷地拍撫自己的胸口。
      奎薩爾挑眉,「你病了?」
      看對方剛才的反應像是心臟病發。他向前一步想查看情況,誰知少年像驚弓之鳥般急急向後退了三步。
      「啊呀!」少年驚呼著望向奎薩爾,隨即揚起痴痴的笑容。「嘿嘿嘿……」
      奎薩爾皺眉。
      看來不是心臟病,而是阿茲海默症……
      「你還好嗎?」奎薩爾不耐煩地再次開口。
      少年愣了片刻,回神,傻笑著回答,「喔喔!我沒事!放心放心!」
      「但你剛才……」
      「喔喔!那是因為我剛用力地捏了自己的胸口啦,」少年抓了抓頭,不好意思地笑著承認,「我只是想確認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哈哈哈哈!」
      奎薩爾不語,反應相當冷淡。
      他對別人的私事沒興趣,不打算和對方有過多的往來。況且,音樂圈裡怪人一堆,這種程度的怪異,還在他的容忍範圍內。
      少年彎下腰,一邊撿東西,一邊對著奎薩爾開口,「你是這房間的住宿生嗎。」語調中帶著難以壓抑的興奮。
      「理論上是。」奎薩爾看了自己手中的鑰匙一眼,「但我無法進房。」
      「喔,那個鎖之前壞了,昨天才配新的。你大概是拿到舊鑰匙。」
      「鎖壞了?遭竊嗎?」
      「不是。前天火災警報器響了,全宿舍緊急疏散。你的行李幾天前就到了,宿舍長以為你已經入住,但又沒看見你出來,以為你在房裡昏倒。大家一時間找不到管理員拿萬用鑰匙,所以就破壞門鎖進去救你了。」少年站起身,對著奎薩爾傻笑。
      「謝謝告知。」奎薩爾淡漠地道了聲謝便轉身,打算前往管理員室更換鑰匙。但還沒啟步,少年的話語聲再度傳來。
      「那個,現在是休息時間,管理員兩點左右才會回來。」
      奎薩爾停下腳步,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
      計畫連續因為莫名的原因被打亂,使他心中的煩躁感不斷攀升。
      「喀啦。」
      對側走道的一道房門緩緩開啟,接著,一道金色的人影從房裡步出。
      金髮青年有著俊逸迷人的容顏。他看見站在走道上的封平瀾和奎薩爾,禮貌性地揚起魅人的笑容,渾身散發著一股曖昧的色氣。
      「嗨,百嘹。」少年揮了揮手,「下午的團練要準時到喔,教授說他找了指揮來帶我們,不可以遲到。」
      「我盡量。」百嘹笑了笑,「希望指揮是女的。」
      「我還沒走遠就開始物色新對象了?」嬌嗔聲從百嘹的房裡傳出,接著,一名身形曼妙的女子從房裡走出。「太差勁了。」
      女子修長的指頭朝百嘹的胸口戳了兩下,看似責備,但挑逗意味更農厚。
      奎薩爾眉頭再次揚起。
      他很確定,宿舍大門前掛了相當醒目的「女賓止步」立牌。
      百嘹笑著握住對方的手,輕吻了手背一記,「只是說說罷了。況且,妳也很擅長『指揮』……」
      女子發出銀鈴般的嬌笑,率然而嫵媚地撥了撥長髮,轉身啟步。在經過奎薩爾和少年面前時,她的目光停留在奎薩爾身上片刻,接著才笑著離開。
      百嘹目送那嬌艷的身影消失在走道後,隨即轉過頭。
      他掛著魅人笑意的雙眼,望向奎薩爾,上下地打量了對方一番。
      「你是新來的住宿生?」
      「……是。」
      百嘹勾起燦笑,「告訴我,你什麼時間會在房裡?」
      「百嘹?!」少年驚呼出聲。
      「冷靜點。」百嘹輕笑,「我只是想避開他會出現的時間。我可不希望我帶來的女伴心猿意馬。」
      「這樣喔……」少年鬆了口氣。
      奎薩爾以森冷的目光望著百嘹,不發一語。
      面對奎薩爾的冷漠,百嘹也不以為意,「入住愉快。」接著,退回自己的房間。
      「那是百嘹學長,小提琴組的。」少年發現奎薩爾的表情變得更加陰森,趕緊開口緩頰,「他……人緣不錯,所以常有朋友來訪。不用擔心,宿舍的隔音很好,所以房裡再激烈外面也聽不太清楚,哈哈哈!」
      奎薩爾看著門沉思。
      忍著點,反正他只需要在這裡待一年。
      比起糟糕的鄰居,當下他有更重要的事要擔憂。
      看著皺眉沉思的奎薩爾,少年開口,「你是不是有重要又緊急的東西放在房裡呀?」
      「是。」
      少年點點頭,「那個,房間的窗戶應該沒鎖。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從陽臺爬過去,幫你開門。」
      奎薩爾聞言,思考了片刻,覺得這個方法可行。
      「謝謝,但我自己過去便可,你借個道就行。方便嗎?」
      「方便!當然方便!」
      少年興奮不已地掏出鑰匙,打開房門。
      但奎薩爾還沒靠近,房門忽地被少年再度甩上。
      搞什麼……
      少年連忙道歉,「抱歉,我房間有點亂,等我一分鐘!一分鐘就好。」接著,他把門開啟了一道縫,側著身鑽入房內,然後關上門。
      奎薩爾站在走道上,看著門板,內心暗嘆了一聲。
      他是否有辦法撐過一年?
      約莫一分鐘後,房門開啟。少年探出頭,不好意思地開口:「你可以進來了。」
      奎薩爾步入房內。
      房間相當乾淨整潔,物品都妥善地收納擺放在櫥架上,地板也擦拭得光潔明亮。若不是床鋪上的棉被凌亂地裹成一球,便堪稱完美。
      若是房間這麼整潔,那他剛才進房是在收什麼?
      「你的房間很乾淨。」雖然心中有疑問,但奎薩爾並未提及。
      「喔,這是因為冬犽昨天來過啦,平常的話我房間會更有原始感一點。」少年笑了笑,「要喝點什麼嗎?我有橘子汽水和冰奶茶。」
      「不用。」
      「喔,好。」少年一邊領著奎薩爾走向陽臺,一邊詢問,「所以你是……轉學來這裡嗎?」
      「只是交換留學。」奎薩爾淡然以對。
      他不是自願來到這裡。但他不得不來。
      少年拉開陽臺的落地窗,走向陽臺的一側。他伸頭探出欄杆外,目測兩個房間之間的距離,「看起來距離很近,不過安全起見,我想最好還是借個梯子搭在中間……」
      「不需要。」奎薩爾走上前,手搭上欄杆,用力一撐,身子俐落一旋,下一刻,頎長的身影已安穩地落定在隔壁的陽臺上。
      奎薩爾回眸,淡然地對著少年點了下頭,「謝謝你的協助。」說著拉開落地窗,「失陪了。」語畢,逕自步入房中,將少年拋在腦後。
      「拜拜!奎薩爾!」關上落地窗前,他聽見少年興奮的告別聲。
      奎薩爾環顧房間。房內的格局和隔壁差不多。
      寬敞的房內堆疊著他寄來的一箱箱行李。奎薩爾快速地取出自己需要的物品,便匆匆出門。
      走在半路上時,奎薩爾忽地想到什麼,步伐頓了一下──
      他並沒有自我介紹,但當他關上窗戶時,那個怪異的少年似乎叫出了他的名字?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