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君子孟澤(全二冊)(簡體書)
君子孟澤(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9.8元
  • 定  價:NT$359元
  • 優惠價:87312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我今生啊,喜歡過兩個男神仙。
    前一個,我陪伴他數万年,他卻剮我魚鱗、抽我魚骨,還將我的臉雕刻成他心愛的姑娘的模樣。我在夢中將匕首插進他的心臟,把扇劍沒入他的咽喉……我花了整整一萬年,才放下了對他的怨。
    後一個,我用自己的一雙眼換得他的清明,許下同他永生永世相伴相守的諾言,他卻手持鋒利冰冷的刀刃割斷我腹鰭、傷我腹中孩兒的性命……
    我曾告訴旁人,他是我喜歡的神仙,倘若他遇到危險,我願用自己的命換他的平安。
    他也曾說:“素書,我一直在,等你老了,我可以當你的眼睛。”
    可如今,我卻身著鳳冠霞被,於銀河畔採星閣中等待與他同歸於盡。
    ……
    至輪迴枯竭,夢裡執念成燈滅。
    我曾眷念一魂,枯守萬年,卻終有遺憾。
  • 許酒
    寫手一枚,尤其擅長仙俠題材的創作,文字細膩動人、靈動唯美,所著作品受到無數讀者的喜愛與追捧,曾獲第二屆磨鐵杯黃金聯賽冠軍。
    以為人神妖鬼,蟲魚鳥獸,花草木植皆有靈性。
    願鋪世間萬象為紙張,蘸心中縹緲之景於筆上,成此書時遇見你,三生有幸。
  • 【上冊】
    01星河繚繞,歲月料峭
    02大鬧凌霄,初見孟澤
    03紅塵為景,高樓飲酒
    04所見所念,所思所現
    05髮絲糾葛,耳鬢廝磨
    06身份明了,咫尺故人
    07尹錚命懸,月下求丹
    08一半成全,一半怨念
    09大戰夢貘,玄魄問情
    10不念過去,兩相歡喜
    11軒轅之國,凌波仙會
    12素安書然,又見南宭
    13八方神仙,同奪玉玦
    14菩提幻象,見君真意
    15天璣有光,可藉餘否
    16月盤中分,梨花安魂
    17輪迴因果,都由命去
    18帝星黯淡,星辰劇變
    19以我之眼,換君清明
    【下冊】
    20往事難斷,相愛則傷
    21似此銀魚,夙緣繞之
    22所謂劇痛,所謂絕望
    23鳳冠霞帔,如約而至
    24孟魚伴我,思卿朝暮
    25公子蘇月,狀元景巖
    26老君出關,真相大白
    27可伴我側,解暑除魔
    28天上地下,緣分難求
    29山水渺渺,時光溫軟
    30林海沐風,煮茶掃雪
    31南有雕題,刻容長生
    32玉玦化鏡,執念成燈
    33心生萬象,觀心無常
    34往事長明,荷花浮景
    35一縷魂魄,送我夢澤
    36夢中執念,終成燈滅
    37梨花假面,舊事重現
    38約爾來之,而後殺之
    39離闕尋歸,輪迴成劫
    40挽我姑娘,戴我鳳冠
    【番外·素書】 294
    【尾聲】 299
  • 01星河繚繞,歲月料峭
    三月初一,天帝大人於翰霄宮大擺宴席,專門請我。彼時我在凡界勾欄瓦肆沉溺月餘,傳信的仙官尋到我的時候,我早已在四五個姑娘懷裡醉得不省人事。
    那宴席本是我前些日子親口應下的,當時來送請帖的也是這個仙官。
    帖子上說最近天上星宿移位,銀河眾星隕落,這兩樁大難迫在眉睫,天帝覺得我有辦法,邀我商議。如今我在凡間這胭脂堆裡日日快活,竟把這事給忘了個乾淨。
    那仙官背著癱軟的本神尊匆匆飛到翰霄宮,這春光明媚的一路上,難免有神仙過來問我怎麼了,這仙官便不厭其煩地給諸位神仙解釋:“素書大人在凡間煙花之地被一眾姑娘纏身月餘,身子疲憊了。”
    我本醉得極深,聽不清楚周遭的動靜,只是這句話一路上被他重複了幾十遍,便記住了,以至於到了天帝大人跟前,當著百餘位神仙的面兒,“咣當”一磕頭,開口竟把實話說出來了:“天帝恕罪,凡間姑娘娉婷妙曼,俊俏可愛,又會伺候人,素書一時激動,沉醉忘歸了……”
    在我迷離之中,大殿內諸神唏噓之聲便已此起彼伏。
    我抬手穩了穩頭上的玉冠,卻沒穩住腦子,只聽自己又“咣當”磕了一個頭,更加荒唐道:“天帝大人和諸位神仙若是有興趣,素書便把往日常去的這幾個地方給大家列一列,哈哈哈哈,大家不用謝!不用謝!”
    這話音一落,唏噓之聲更盛,我接連磕了兩個頭,起身的時候腦子晃蕩,身體一個不穩,幾乎仰面栽倒,幸好三殿下長訣來扶我時,順勢往我眉心補了一記清明咒,挽回我三分清醒。他扶我落座時,不忘耳語提醒道:“你看我父君那張臉。”
    我一抬頭,只見翰霄宮殿,九龍御座,天帝大人怒髮衝冠鬍鬚亂顫,目若銅鈴、面皮鐵青。
    我打了一個後知後覺的哆嗦,慌忙跪下,本想求饒,剛一張口卻打了一連串酒嗝,恐是氣味不大好聞,周圍的神仙紛紛掩鼻閃躲,與我離得近的那一位甚至將他的食案暗暗拖遠了。我趴在地上又趕緊磕了幾個頭,一不小心磕得有點兒猛,直覺得連腦子也跟著震了幾震。長訣在我身邊掩面一嘆:“素書,你今日磕頭有些太實在了。”
    御座上的天帝大人嘴角哆嗦了幾下才說:“愛卿……”
    我一顆心“吧嗒”顫成好幾瓣,他老人家一稱呼我“愛卿”則必有大事。
    果不其然。
    “這半年來,九天銀河明辰隕滅,萬里蒼穹星宿大移,此兩項徵兆兇惡詭譎,六界怕是要遭一場滅頂大禍。愛卿曾用魚鱗補過銀河星辰,不知這一次可有化劫的妙法?”
    本神尊一聽“魚鱗”二字,胃一抽,“哇”的一聲吐了。
    這一吐酒嗝也息了下去,頭昏眼花之中覺得背後有人要扶我起來,我以為是長訣,便說了一句“無妨”,抬袖子擦了擦嘴,自己爬了起來。身後那人便沒再上前。
    “天帝大人,這回的大劫,莫說是魚鱗,就是把素書剁成魚肉餡兒,怕也補不回來這銀河的星星。”我說。
    天帝大人正襟危坐,皺眉道:“這麼說,愛卿沒有辦法?”
    “有辦法有辦法!”我於頭昏眼花之中計上心來,趕忙道。
    “哦?有何辦法,愛卿請講!”
    我“噌噌”跑到他面前道:“素書要舉荐一位能拯救蒼生於水火之中的神仙給天帝大人!”
    “哪位神仙? ”天帝大人身子前傾,面色激動。
    我大笑一聲,廣袖一揚,抱拳道:“這位能化劫的英雄便是素書的恩師,神界另一位神尊——聶宿大人!”
    天帝聞言,那激動的神情微微一卡,眼神惶惶往我身後探去。
    本神尊以為天帝在猶豫,於是又“噌噌”上前幾步,摩拳擦掌,大義凜然道:“天帝大人這是在猶豫?您盡可放心!聶宿神尊仙法超絕,可手扶星宿使其歸位,可跳入銀河補救星辰!”
    天帝:“這……”
    “試問天上地下,人神妖鬼之中哪裡還找得出如聶宿大人這般才華卓然的,花蟲鳥獸之中哪裡還找得出如聶宿大人這般英勇神武的?他注定是這匡扶天下的能手,注定是濟世化劫的功臣!”我頭不昏了,眼不花了,越說越帶勁兒。
    天帝吞吞吐吐:“這大劫凶險,若是聶宿神尊因此喪命,怕是……”
    好你個天帝,你愛惜聶宿,怕他喪命,難道就一點兒也不憐惜本神尊?
    天帝意識到自己方才說的話有些不對,於是趕緊改了話鋒:“寡人擔心聶宿神尊仙逝,素書愛卿會難過……”
    我揚起長袍,“撲通”跪下,懷著一腔熱血凜然道:“聶宿大人是素書的恩師,此次若是以身化劫,諸位神仙裡怕沒有比素書更難受的了。素書心中悲苦難擋,怕是要寢食難安,日日淚流。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總要有人犧牲自己甚至大義滅親!今日為了這芸芸眾生,素書願意貢獻出自己的師父,把哀痛留給我自己,把安寧留給這天地!望天帝大人成全素書這捨己為人的一顆赤誠之心!”
    天帝面皮顫了顫,思索良久,眼神才越過本神尊,沖我身後的那位徵求意見道:“不知聶宿神尊意下如何?”
    我渾身一僵,腦子空白了幾秒,猛然回頭,只見聶宿水色長衫,如花樣貌,正微微低頭打量著我,我一個激靈,幾欲栽倒。
    我身後的人倒是不慌不忙,只是離骨折扇霍然一個扇展,激得本神尊又抖了一抖。
    他身體筆直,聲音清淡:“這星宿移位關乎蒼生性命,聶宿自是要身先士卒、死而後已。只是在下還有一個請求,望天帝大人應允。”
    天帝道:“愛卿請講!”
    聶宿拿著折扇慢悠悠踱到我面前,手指撫上我的肩膀,對著天帝情真意切道:“聶宿的這個徒兒向來有情有義,若是聶宿真的一去不歸,她便真如方才所說,寢食難安,日日淚流。若是有誰攔著不讓她哭,她這股哀痛之情怕是無處排遣。所以,待聶宿魂飛魄散之後,請天帝大人安排一個仙官,敦促素書每日一定要哭一哭。”
    天帝大人沉吟一聲,問道:“不知聶宿愛卿認為素書哭多久為宜?”
    聶宿低頭沖我明媚一笑:“在下自是希望徒兒儘早脫離哀痛,但是以素書這重情義的性情,怕是沒個幾萬年是不能忘懷的。就讓素書盡情哭個一萬年吧,別憋著她。”
    此話如五雷轟頂,直轟得本神尊目瞪口呆。
    天帝大人一拍御座,答應道:“那好,就一萬年。寡人即刻派仙官到素書神尊府上,每天做個記錄,每月給寡人匯報。若是她未按時哭,寡人便親自去敦促一番。”
    聶宿謝了恩,掏出絹帕俯身給我擦了擦眼淚,“疼愛”道:“乖徒兒,日後哭的日子多著呢,怎麼現在就忍不住了?”
    我竟一時無語。

    出了翰霄宮,聶宿跟上我,說今晚在他神尊府設宴請我喝酒。
    當著眾神的面,我朝他深深作了個揖:“尊師盛情,本不該推卻,但是素書近日有些疲乏,改日吧。”
    他點頭,擺出一副十分體諒我的神情,開口卻句句不饒人:“為師本來是想同你商議一下那一萬年要怎麼哭,但你現今瞧著確實挺虛,看來其他神仙議論的你同凡間女子磨鏡情深並非假話。”
    我望著他,笑道:“我同凡間姑娘的磨鏡之情,哪裡比得上尊師對一個死人的情意深刻。”
    四方神仙紛紛駐足,面上噓寒問暖、客套問候,實則賊眉鼠眼有意無意往我和聶宿這邊瞅。
    聶宿搖搖扇子,回身望瞭望翰霄宮的大門,淡然道:“本神尊忽覺得方才這一萬年有些少,痛失尊師這種事情,沒個十萬八萬年的,怕是……”
    我心裡一“咯噔”,彎腰便拜:“擇日不如撞日,今日戌時,尊師在府上等我!”
    聶宿得了我這句話,搖著離骨扇倜儻遠去,再不停留。

    我已經有一萬多年不曾去過聶宿的神尊府了。
    這一萬年,他在府上緬懷舊愛,我去凡間拈花惹草。我們各有所好,相安無事。只是我醉酒的時候,他難免會從我心裡極深極恨的地方鑽出來,令我平白胡言亂語,比如今日翰霄宮那一些。
    萬年前,我三萬歲,知道了關於他的許多秘密,悟清了關於自己的許多疑惑,聶宿惱羞成怒,將我趕出神尊府。
    我曾是無慾海裡的一條弱小銀魚,後來被他救起養在神尊府裡,化成仙形之後,外人面前,我喚他“恩師”,他叫我“愛徒”。可於我二人而言,我從未把他當過尊師,他也不拿我當徒兒。
    後來,天帝大人將“神尊”這個封號賜給我,從此這四海八荒就有了兩位神尊:一位是先天帝大人親自敕封的聶宿,另一位是現天帝親封的我。天帝大人給我新賜了宅子。新宅子在我強烈的要求下無匾無額。這樣叫我舒坦自在,不必時時念著自己是個神尊,不必時時想著鞠躬盡瘁或者身先士卒。
    大約有些曲高和寡的意思,我三萬歲時得了這神尊之位,同齡的神仙便很少敢與我來往。後來我孤單了千兒八百年,便日日去凡間脂粉之地喝酒,直到後來跟年紀相仿卻身份尊貴的天帝三兒子——長訣殿下成了酒肉朋友。
    我不止一次酒後同長訣講,要如何如何尋個吉利日子,如何如何巧妙安排精細佈局,如何如何兵不血刃殺死聶宿。
    可我每次酒後大醉,聶宿總出現在夢裡,對我說:“素書,我來接你回去。”
    可他從未說過這樣的話。
    我對聶宿痴戀成痛、愛極生恨這樁事也總是從夢中扯開,留下血淋淋的執念,鮮豔奪目。
    長訣曾對我說:“素書,你對聶宿大人的情意能騙過旁人,卻終究騙不過自己,仙途漫漫,有數不清的劫難橫亙中間,長則可與天地同壽,短則不辨晦朔朝夕,容不得你口是心非。”

    去神尊府赴宴的路上,神界三月的夜風將花瓣吹落在臉上,我伸手一摸,掌心盡是料峭。今年的春天,比往年要冷一些。
    神尊府裡,聶宿早已於湖心亭中擺好酒菜。我抬頭望瞭望天上,新月如鉤,在簌簌而落的星辰之中格外明亮。
    他在月下笑著招呼我:“酒已備好多時,你怎麼才來?”
    我客氣一笑,望著一桌佳餚,先推脫道:“徒兒最近覺得有些體虛,今晚不能飲酒,哈哈哈,我們吃菜,吃菜……”
    “也好,那這壇千年的梨花釀我便自己喝了吧。”他說完便把酒壇往自己懷裡撈去。
    “尊師府上果真仙氣浩蕩,吹得素書神清氣爽,方才那體虛之感竟瞬時不見了。”我說著,把酒壇往自己這邊微不可察地挪了挪。
    他眉梢一揚,又從石桌下面撈上來一壇:“你在凡間跟姑娘喝酒的時候都是抱著壇子灌的吧,所以今日我沒有備酒盞。”湖水染了濃濃月霜,波光溫柔地舖在他臉上,他這個模樣,瞧著清朗又模糊,我看著他的臉,聽他開口問我,“你可知天帝大人本想犧牲你去拯救銀河眾星,所以才設那宴席專門請你?”
    我點點頭:“知道。”
    “你當初為何要應下來,你昨日為何要去赴宴?”他問。
    “因為我要舉薦你,我要舉薦你去殉劫。”
    “如果我昨日不曾去那翰霄宮呢?如果我死活不答應殉劫呢?”他又問。
    “我也不知道……你若不答應,興許我就去做英雄了。”我頓了頓,抬頭道,“但是你昨日答應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莫不是要反悔?”
    他聞言,面色有些寡淡,灌了一口酒,過了良久,才涼涼一笑道:“素書,你想讓我死,為何不親自動手?”
    我放下酒壇,趴在桌子上忍不住笑出聲:“我怕死啊!殺了你諸位神仙會要了我的命。”
    “所以你……”
    我點頭:“所以我跟天帝大人推薦了你。”
    他笑了一笑: “你讓我去死的心還真是急切。”
    “所以你盡快去讓星宿歸位,去補銀河星辰。”我頓了頓,忽然覺得有些傷感——好歹他曾救我出無慾海,也算給了我這條命,如今卻……這番想法從腦中一過,我便覺得眼眶一涼一癢,正要抬袖擦一擦,低眸便見聶宿愣愣伸出手指觸上我的眼角。
    “你這是等不及,便急哭了?”他惶惶道。
    我那傷感之情登時卡在嗓子間,不上不下,把我噎得連句像樣的話也說不出來。
    他斂了寡淡神情,細長的手指從我臉上收了回去,淡淡一笑,星目璀璨:“素書,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性子。我把你從無慾海撈出來帶到神尊府的時候,你那細軟晶瑩的小身子窩在我掌心,模樣漂亮,性子也十分乖巧、安靜。”
    我灌了幾口酒,道:“你也知道無慾海溶情解魄,噬鬼囓魂,我不過是一條弱小銀魚,情魄早已被海水溶解乾淨,你當時撈出來的是條傻子。我安靜、乖巧,都是因為我是傻子。況且……”我故意一頓,挑眉問他,“聶宿大人,你果真還記得我當時的樣子嗎?我這張面皮為什麼會成現在這樣,你還清楚嗎?”
    月影摻了湖光鋪在他臉上,他微微一僵,是悲喜難辨的模樣。
    我又仰頭灌下半壇酒。這一灌有些猛,抬頭的時候覺得周遭事物連著眼前的他都迷濛了幾分,我說:“不過都過去了,不記得也沒關係了。”
    過了良久聶宿才說:“你現在越發爽朗,這性子倒叫我放心許多。萬事不可憋在心裡,我過幾日便真如你所願去殉劫,這四萬年你有什麼委屈,不妨趁我還活著,趁今晚說給我聽。”
    我酒醉入心,早已分辨不清楚他溫柔的話裡有幾分真假,只是聽到他說“這四萬年你有什麼委屈,不妨趁我還活著,趁今晚說給我聽”時心頭一顫。
    肚中佳釀綿長的氣息滲進肺腑,湧入靈臺。不愧是封印了千年的酒,不可察覺之間便把人給醉了六七分。我盯著聶宿看了良久,可直至湖中霧氣氤氳漫上,我看他於水霧之中慢慢模糊,卻如何也說不出一句話。
    他卻不准備放過我,修長的手指再次觸上我的臉,問我:“素書,你果真希望我去殉劫嗎?你果真希望我死嗎?”
    “聶宿大人,我不是梨花神仙,你又何必在乎我是否希望你死?”酒氣湧上,我雙眼矇矓,看到他在我眼中變成兩副模樣,一副明媚歡悅似朗朗少年,另一副陰鬱詭譎不擇手段。
    酒氣攪得我越來越迷濛,我低頭揉了揉眼睛,忽覺腰間一緊,後背撞上一個胸膛。我愣了一愣,聶宿已經抱著我扯過疾風飛出亭外,直奔了大殿而去。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