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0/22 (一) 03:00 AM~06:00 AM 三民網路書店系統維護,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感謝您對三民網路書局的支持與愛護。
數學獵人
數學獵人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 7920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布農老獵人熊爺爺說:
     山林是我們的家,祖靈的眼睛永遠存在,即便看不見……
     糞便會告訴一個好獵人所有的真相。
     承認自己害怕並不可恥。對付敵人最好的方法,是正視它。
     大自然的生存法則不是廝殺,而是相互依賴。誰能尊敬這片土地給予的養分,就是優秀的獵人。
    雖然爺爺也說:「沒有一隻鳥不會飛,沒有一條魚不會游,沒有獵人的孩子,學不會打獵。」但對我來說,蓋格永遠是贏家,是天生的獵人,而我只喜歡沉浸在數學的遊戲裡。「雞兔同籠」難不倒我,生活中真正的難題是:「我和蓋格同籠」──蓋格是我哥!

    布農習俗12歲成年訓練這一天,槍聲響起!兩個個性南轅北轍的兄弟,是否能開啟他們的「獵人之眼」,攜手合作,以獨一無二的武器──數學,守護這片布農祖靈的「家」……
    (50%布農族+50%漢人)×(傳統狩獵技能+數學思辨)
    =No.1數學獵人

    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對的人,一種是需要被愛的人。
    讀完這本書,再張開眼睛,世界變得不一樣了!
    每個混蛋背後,都有一顆受傷的心。
    每道難題的存在,都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
    ──許榮哲(小說家、編劇、導演)

  • 李儀婷
    小說家、親子教養作家。
    創作擅長刻畫人物的心理,藉此貼近真實的人生,擁有「最能撼動人心的魔術師」美譽,是當代最受期待的小說家之一。作品類型含括兒童文學、少年小說、文學小說、劇本、親子教養等。
    現任走電人電影文化公司總監、耕莘青年寫作會駐會導師,「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曾任東湖國小駐校作家、童書出版公司副總編、紀錄片《一閃一閃亮晶晶》副導、音樂舞臺劇《媽祖不見了》總監製。目前經營「李儀婷的親子教養」部落格,善於以薩提爾模式處理親子溝通與人際溝通。受邀於各大親子團體演講授課,協助親子關係有更融洽的應對。
    著有少年小說《數學獵人》、《九份地底有條龍》;親子教養《孩子永遠是對的》;小說集《走電人》、《流動的郵局》;電影劇本《風雨中的郵路》;名人傳記《生命的眼睛》等。
  • 我的女孩獵人
    那天,女孩就這樣出現在我面前。
    女孩拿著我的《數學獵人》,跑到我面前,用非常生氣的眼睛看著我。
    我被她看得渾身不對勁,不得已問她:「怎麼了嗎?」
    女孩說:「為什麼是男的?女的難道不行嗎?」
    我被她問得一頭霧水,露出困惑的神情看著她。
    女孩說:「就是這本書哇!只有男生能打獵嗎?女孩難道就不能去打獵嗎?」
    我恍然,解釋道:「因為這是布農族的傳統,傳統上就是只有男性才能進入獵場,女性必須要留在家裡織布,不能進入獵場,所以……。」
    女孩截斷我的話:「所以咧?女孩到底能不能當獵人?」
    我:「我剛剛說啦!女孩是不能進獵場的,因為怕會觸犯祖靈……。」
    女孩又道:「我又沒叫你觸犯祖靈!」
    我:「不觸犯祖靈的話,女孩要怎麼當獵人?」
    女孩:「難道就不能有符合傳統又符合現代的女獵人嗎?」
    「啊?」我被她問得啞口無言。
    「你自己不也是女生嗎?幫女生想想辦法嘛!布農族裡應該會有不一樣想法的人,支持女生成為一個優秀的獵人吧?就算不能進入到獵場去打獵,但是還是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打獵吧?真的不能打獵,打壞蛋總行吧?」
    女孩的這番話,讓我有了深刻的省思──是啊!打獵的定義究竟是什麼呢?非得是面對樹林裡的那些獵物才叫打獵?其實我們生活的環境,想生存下來,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打獵?
    其實在書寫這本書最早開始時,我還沒生養孩子,一切靠著想像來為孩子說故事。故事寫完時,我才剛生養了一個孩子,以為從此能了解孩子的所需,因此覺得故事裡需要有好人、壞人,連故事裡的父親、母親,也有著好、壞的鮮明對比。
    然而,這本少年小說決定重新出版時,我已然從一個孩子晉升為三個孩子的母親。我對孩子有了更近距離的接觸,也對孩子的教養有了更不一樣的想法,理解每一個人都渴望被愛、渴望被理解、渴望有著正向的鼓勵。只是無奈生活壓迫,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為了保護自己,只好將自己武裝成一個壞人。
    但事實上,他們的內在都藏著不得已的苦楚,因為沒有人願意天生當一個壞人,每個人都渴望自己是個良善的人哪!
    為此,我將故事的內容做了有幅度的增修。因為我想給孩子更多思考的可能性:酒鬼爸爸不是天生生下來就註定是個酒鬼,他是歷經了許多磨難,在最艱苦的時候,不得已才變成如今的樣子。但即使如此,他內心對妻子的愛,卻從來沒有改變過。
    我把這本書裡父親人性良善的一面襯托的更立體些,也藉由這個想法獨特且與眾不同的父親,讓母親成為現代的另類女獵人──一個身手矯健,懂得保護自己的聰慧女子。
    故事寫完後,女孩又來找我,她眼角泛著淚光,前來告訴我:「我自始至終都相信:爸爸是愛媽媽的,只是他們的愛被卡住了!謝謝你在故事裡完成了我想做個獵人的夢想,讓我知道──我有可能成為不一樣的人!」想當獵人的女孩說完,給了我一個擁抱,離開了。
    我不知道她口中說的爸爸和媽媽,究竟指的是誰?我只知道她眼角的淚水是我看過這世上最珍貴的珍珠了。
  • 【作者序】我的女孩獵人

    1. 三人同籠
    2. 洩密的兔子
    3. 兔子的復仇
    4. 獵人的水壺
    5. 陌生的獵地
    6. 沒有永遠的獵人
    7. 有人惹了大麻煩
    8. 烏鴉‧保麗龍‧濃湯
    9. 發瘋的猴子
    10. 小兔子的謎語
    11. 練習當個出題人
    12. 笛卡兒的情書

    【後記】永遠的卡里布彎

  • 1三人同籠

    我討厭蓋格。
    蓋格是我哥。
    討厭蓋格是因為他老是把我當作眼中釘。
    「走開,討厭鬼,拿著你的飛鼠抹布滾一邊去。」蓋格說。
    蓋格口中的「飛鼠抹布」是我的數學習作。在蓋格眼中,飛鼠只會破壞林木,是完全沒有建設性的動物,就跟數學一樣,是無用的東西,跟抹布同等級。
    我一邊瞪著蓋格,一邊不甘心的把飛鼠抹布藏到身後。我喜歡數學,喜歡沉浸在數字的遊戲裡。蓋格總是故意挑釁。
    「非得要我撕爛你的飛鼠抹布,你才肯帶著它離開是不是?」蓋格一伸手,把我的數學習作搶過去,朝天空一扔。灰色的數學習作,像一隻飛鼠展開翅膀,在天空搖搖晃晃滑行起來。
    「你幹麼這樣,其實數學很好玩哪。」
    「你再說一次試看看。」
    「我……算了,當我沒說。」
    「我是個獵人,數學這種東西是沒出息的人才玩的辦家家酒。」
    「我如果是沒出息的人,那你就是半桶水的瞎眼獵人。」
    「你說什麼!」蓋格抓起我的衣服。
    「好,你贏了,懶得跟你爭,當我什麼也沒說。」我掙脫蓋格的手,抱著飛鼠抹布到廚房去。
    蓋格討厭數學和討厭我的原因都一樣──一切都是我媽的緣故。
    我爸是懷抱夢想從山上搬來平地居住的布農族,而我媽則是一個到山上教數學的聰明漢人。他們倆;一個想下山,一個想上山,最後在山腳下相遇而且相戀了。
    而我和蓋格簡單來說,就是「山上」和「山下」特殊優良品種的混血。不過我這個優良混血,在蓋格眼裡,一切都是不合格的,因為我和媽媽一樣,不會打獵,但是數學卻出奇的厲害。
    我和蓋格出生在平地,卻在山裡長大。
    記得爺爺來接我和蓋格的那一天,我們都正沉浸在「雞兔同籠」的問題裡。
    雞兔同籠,上有5個頭,下有12隻腳,請問雞兔各有幾隻?
    「什麼鬼東西嘛,為什麼我要受它的折磨?不,是屈辱!」蓋格邊抓頭,邊嚷嚷。
    「因為學校會考。」
    「該死的飛鼠抹布。」蓋格把數學簿撕爛,「獵人的世界裡,不需要數學。」
    我問蓋格:「為什麼討厭數學?」
    他反問我:「你為什麼討厭紅蘿蔔?」
    「因為……因為……」我答不出來。
    「因為這是天生的,所以你永遠說不出個道理來。」蓋格說。
    蓋格的話還真是有那麼一點道理。不過左鄰右舍的玩伴卻不這麼認為。他們說:「這不是數學的問題,而是蓋格母親的問題。他的媽媽是國小數學老師,弟弟想念媽媽,所以努力學數學;而哥哥痛恨媽媽,所以……」
    蓋格聽到,氣得衝上前,用拳頭和對方理論,邊打邊說:「這是天生的,天生的,和那個人無關。」
    有時候,蓋格打贏,對方會摀著流血的鼻子,改口:「對、對,你說的對,是天生的,和那個人無關。」有時候,蓋格打輸,對方會強壓著蓋格的頭:「快承認,這跟你媽有關。」不過無論對方的拳頭多硬,蓋格的嘴永遠比拳頭更硬,他會咬著牙,緊緊的閉上嘴巴。
    因為不怕打,所以蓋格永遠是贏家,但始終沒有改變旁人的看法:「一切都跟他母親有關,因為她是個數學老師。」

    雞兔同籠,上有5個頭,下有12隻腳,請問雞兔各有幾隻?
    對我而言,「雞兔同籠」從來不是難題:只要先假設籠子裡五隻全部都是雞,共有十隻腳。然而實際上,籠子裡有十二隻腳,比十隻多了兩隻。所以籠子裡必然有一隻是兔子……。
    真正的難題是──我和蓋格同籠。
    蓋格一看到我在算數,不是叫我滾一邊去,就是忍不住發表他的謬論:「太荒謬了,小雞和兔子怎麼可以關在一起?」
    蓋格明知道這道數學題重點不在小雞和兔子,但他就是忍不住和我鬥嘴。而我明明知道蓋格真正的用意,卻管不住嘴巴,忍不住和他辯駁。
    「為什麼不可以?」
    唉,我說過了,真正的難題是「我和蓋格同籠」。只要我們同籠一天,這個家裡就不得安寧。
    「請問你會把紅豆和綠豆混在一起嗎?」蓋格說。
    「那不一樣。小雞和兔子不是敵人,牠們不會自相殘殺,所以關在一起沒問題。」
    「請問紅豆和綠豆是敵人嗎?它們會自相殘殺嗎?」
    「我說過了,那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了?你倒說一個『一樣的』來聽看看。」
    「嗯……嗯……如果你把人和野獸關在一起就不行了,因為他們會自相殘殺,不是人死,就是野獸亡。」
    「哈哈,照你的說法,小雞和兔子更不能關在一起了,因為牠們一樣會互相殘殺。」
    「怎麼可能?」
    「因為牠們之中有一個會洩露祕密。」蓋格說。
    「洩露祕密?什麼祕密?」
    「因為小雞是養來吃的,而兔子是養來當寵物的。如果兔子不小心洩漏祕密,小雞一定會瘋掉,從此不敢吃飯,最後活活餓死。」
    雖然蓋格一直在詭辯,而且越扯越離譜,但我真心喜歡這個說法:小雞和兔子不能關在一起,因為兔子會洩露小雞的祕密。
    轟隆──就在我和蓋格爭辯不休的時候,外頭一道閃電劃過。滂沱大雨降了下來,打斷我和蓋格的對話。
    蓋格走到窗邊,一臉憂愁:「好大的雨!爸爸不知道回不回得來?」
    蓋格擔憂的眼神,讓我產生一種錯覺,好像他才是我們的爸爸:一個擔心天黑了,孩子卻還沒回家的好爸爸。
    我之所以有這樣的錯覺,主要原因是──我們的爸爸真的是一個孩子。媽媽以前常說,爸爸長不大。後來爺爺也說,爸爸還沒長大。現在左右鄰居都說,爸爸是個越活越回去的小孩。
    我也這麼認為。只有蓋格不以為然,他說:「那不是年齡大小的問題,而是爸爸的心裡苦。」
    一直等到了半夜,爸爸還沒有回來。
    「不能再等了,我得去把他找回來。」一連三次,雨勢一緩和,蓋格就穿上雨衣,準備出門去找爸爸。只是蓋格一打開門,雨勢就突然凶猛了起來,冥冥之中好像有什麼東西阻止蓋格出門。
    「打電話給媽媽,請她幫忙。」我說。
    「不行,她已經不是我們家的人了。」
    蓋格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媽生下我之後沒多久,就離家出走了。
    不過,這不能怪我媽,如果有人老是噴著酒氣,對我動手動腳,偶爾還會拿東西砸我,而且還說是為了我好,我肯定也會選擇離家出走。
    「媽媽只是沒有跟我們住在一起,她還是我們的媽媽。」我說。
    「你懂什麼,她已經跟爸爸離婚了。你知道什麼叫離婚嗎?離婚就是斷絕關係。」蓋格說。
    「就算離婚,那也只是代表她和爸爸斷絕關係,不代表和我們斷絕關係。」我說。
    事實上,爸爸和媽媽根本沒離婚。因為照我爸的個性,他絕不可能在那種東西上簽字,那等於承認自己是個失敗的男人。而且,對我媽而言,我爸比閻羅王還恐怖,所以根本不可能拿離婚協議書給爸爸簽字。
    「總之,不准你打電話,不然我就和你斷絕關係。」蓋格氣憤的說。
    我望著蓋格,覺得有些悲傷。
    「幹麼?」蓋格大聲的問,「你再用這種眼神看我,小心我扁你。」
    「非洲象不會忘記兒時的救命恩人──我看根本就是你瞎掰出來的。」我說。
    「你到底在說什麼?」蓋格皺著眉頭。
    「沒血沒淚的傢伙,比大象還不如!」我撇過頭,不想再理蓋格了。
    「什麼大象,我還黑熊咧!」蓋格也不想理我。
    關於非洲象,那是一則大象阿朗的感人故事:
    大象阿朗,已經是一頭很老很老的象爺爺了,牠不僅老,脾氣還很古怪,就連生病,也不讓人靠近。
    有一天,大象阿朗又在發脾氣,原來牠的腳受傷了,傷口潰爛得非常嚴重,再這樣下去,可能得截肢。但是大象阿朗依然故我,不讓任何人靠近。
    園區找來好幾個獸醫,都被阿朗又硬又長的黑鼻子攆了出來。
    園方沒有辦法,只好找來已經退休,年齡比阿朗還要老的獸醫來。當老獸醫出現在大象阿朗面前時,奇蹟出現了,阿朗前腳屈膝,絲毫沒有防備的讓老獸醫靠近牠。
    原來老獸醫年輕時,曾經在野戰叢林裡,救過當時還是小象的阿朗,而經過一甲子的歲月,大象阿朗始終沒忘記牠的救命恩人。
    這個故事是媽媽還在家時,哄蓋格睡覺的床前故事。蓋格總是將頭枕在媽媽腿上,嚷著要媽媽講這則故事,一次、兩次、三次……直到睡著。
    媽媽離家後,這個故事變成蓋格哄我睡覺時,對我說的故事。一開始,我學蓋格,聽故事時將頭枕在他腿上。然而隨著媽媽離家越久,蓋格開始不讓我枕在腿上了。再然後,蓋格再也不想說故事哄我睡覺。
    不知從何時開始,蓋格不但不再提起非洲象的故事,就連提到媽媽都會讓他非常憤怒,彷彿有仇似的。我想,他完全忘了那些將頭枕在媽媽腿上,聽媽媽溫柔說故事的日子。真希望非洲象的記性,能分一點給蓋格!
    鈴──電話鈴聲響了。
    「喂?」蓋格搶先一步接起電話,沒多久,他的臉色從雀躍轉為鐵青,又從鐵青轉為慘白。掛上電話後,蓋格整個人癱坐在床上,一句話也不說。
    「誰打來的?」我猜八成是爸爸出事了。
    「沒事。」蓋格說。
    「到底是誰打來的?」
    「你很煩吔。」蓋格一個使勁,把我推倒在地上。
    我沒有反抗,只是愣愣的仰臉看著蓋格,因為他的臉實在太可怕了。我從沒看過他這種表情,一種近乎絕望的神情。
    最接近這表情,是半年前──那時爸爸喝醉酒,倒在馬路上,被路過的車子壓斷了一條腿。喝醉的人,什麼意外都可能發生。該不會爸爸又發生意外了?難道……被車子壓死了?
    腦子裡,全是爸爸車禍意外的畫面:散落一地的碎玻璃,濺得到處都是的鮮血,空氣中難聞的酒精味道,爸爸的身體呈卍字形,正面朝下倒在大馬路上,被一輛接著一輛快速駛過的車子,熨得扁扁的,像薄薄一片春捲皮。
    我抱著頭,不敢再想。
    半小時後,敲門聲響起,我衝上前去開門。閃電伴隨暴雨劈下來,打在前廊。我倒抽一口氣,一隻「黑熊」站在門口!
    「是沙夏吧?」黑熊竟然開口說話。
    仔細一瞧,「爺爺!」我驚呼。
    自從媽媽離家出走,我只見過爺爺一次,那次是為了上山弔祭奶奶。之後,就再也沒見過爺爺了。爺爺身形魁梧,就像一隻熊,因此我和蓋格都暗地裡叫他「熊爺爺」。但其實不止我們,部落的每個人都這麼叫他,原因和他左手少了一根手指有關。
    傳說爺爺年輕時,曾經和黑熊搏鬥,那天正好也是大雨滂沱,黑熊迷失方向,剛好碰到上山採藥的爺爺。沒有任何武器在身上,爺爺徒手和黑熊拚命,最後雖然失去了一根手指,卻贏得了「熊爺爺」的稱號。
    「把東西收拾一下,你們不能再待在這裡了。」
    「要去哪裡?」我問。
    「去一個有柴燒,能讓身體暖和的地方。」爺爺說。
    我不知道爺爺口中那個「能讓身體暖和」的地方在哪裡,我只知道他的出現一定和剛剛那通電話有關。
    蓋格瞪著爺爺,一動也不動的站在爺爺面前。
    「你怎麼像隻傻蜥蜴,愣在這兒?」爺爺問。
    「我哪兒也不去。」
    「這可由不得你。」
    「我不去,死也不去。」蓋格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
    蓋格激烈的反應嚇了我一大跳。
    「除非你想讓你們的爸爸失望,不然就得跟我走。」爺爺說。
    「你沒有資格管我們。」蓋格說。
    「你們的爸爸不在了,我就是你們的法定代理人。」爺爺說。
    「爸爸不在了?」不會吧,真的被我猜中了!
    我眼淚簌簌的不停滑落,「蓋格,怎麼辦,我們變成孤兒了……。」一想到再也見不到爸爸,我傷心得像隻離水的海豚。
    「哭完了,我們就上路!」爺爺一邊拍我的肩,一邊手指著蓋格,「你也是。」
    「我又不是沙夏,就只知道哭。」蓋格瞪著我。
    「我等你們收拾行李,整理好我們就出發。」爺爺說。
    「我們不需要什麼代理人,我們哪兒也不去,這裡才是我們的家。」蓋格堅持的說。
    不管爺爺說什麼,蓋格都有話可以反駁。但最後顯然是爺爺贏了,因為隔天,我們就跟著爺爺來到位於南投信義山區,坐落在東谷沙飛(玉山)的西北方,海拔近一千公尺高的古老部落。那裡到處開滿了卡里布(楊梅),因此布農族人稱它為──卡里布彎。
    如今,對於山下平地家裡的印象,我仍停留在大雨滂沱的那一晚。
    那一晚,一通神祕的電話改變了我和蓋格的命運。
    那一晚,爸爸始終沒有回來。
    那一晚,蓋格一直站在雨中死也不肯走。
    那一晚,「雞兔同籠」像隻五頭十二腳的連體怪物,盤據了我的腦袋。
    而現在的我已經十二歲了。
    我、蓋格,以及爺爺「三人同籠」,已經足足有兩年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