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一般分類法 中國圖書法 簡體所有書 30日內新書
戮仙2(簡體書)
戮仙2(簡體書)
  • ISBN13:9787541147388
  • 出版社:四川文藝出版社
  • 作者:蕭鼎
  • 裝訂/頁數:平裝/408頁
  • 規格:23.5cm*16.8cm*4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7/09/01
  • 人民幣定價:38元
  • 定  價:NT$228元
  • 優惠價: 87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暢銷奇幻小說作家蕭鼎續寫神作,《誅仙》之後首部長篇奇幻史詩:鴻蒙百界,風急雲亂,妖島之上陰靈乍現。人族橫亙萬年的盛世,早已危機四伏,而在妖界之中,一場大戰一觸即發。與此同時,萬年前被塵封的驚天秘密,正悄然揭開帷幕……
    ◆一段智慧與熱血並存,充滿希望與遺憾的曠世冒險。他,一個平平無奇的少年;他,注定要改寫歷史!妖獸橫行、宗門紛爭……一場決定人族命運的暗鬥,正在發生。且看人族少年如何以妖族秘法縱橫百界,屠神戮仙!

    五年之後,青魚島上煉氣境高階的新人弟子已經有四十六人。金虹山巔,高深莫測的元丹境長老們也紛紛把目光投向島上。
    沈石就是這四十六人中的一員,如果不出意外,這必定是英才閃爍的一年。
    誰料妖島之中邪靈乍現,修行之路危機橫生,機緣巧合下,沈石被傳送至萬年不曾有人涉足的妖界。昔日天妖風光不再,黑獄山下風急雲亂,在妖獸橫行、部落紛爭的中,人族少年艱難求生。這一次,他將如何逢凶化吉、逆天改命?
  • 蕭鼎
    本名張戩,男,福建人,“誅仙”世界的創造者。
    為人特立獨行,寄情寫作。長篇幻想文學系列小說《誅仙》一經出版,即以其天馬行空的想像、雄健恢弘的敘事迅速成為華語幻想文學扛鼎之作,揚名海內外。
  • 第一章前途
    第二章危機
    第三章朋友
    第四章陰靈
    第五章妖洞
    第六章異物
    第七章半人
    第八章半鬼
    第九章醜惡
    第十章抉擇
    第十一章金胎法陣
    第十二章小黑豬
    第十三章天青蛇妖
    第十四章青蛇赤虎
    第十五章滅族
    第十六章玉霖
    第十七章書房
    第十八章人族札記
    第十九章言辭人心
    第二十章血海深仇
    第二十一章好酒老猴
    第二十二章人妖之戰
    第二十三章七大逆賊
    第二十四章昔日古曲
    第二十五章鬼巫
    第二十六章底牌
    第二十七章黑暗之珠
    第二十八章獸皮
    第二十九章巫法
    第三十章決戰
    第三十一章陣前挑釁
    第三十二章決鬥
    第三十三章嗜血兇狼
    第三十四章當頭兩棒
    第三十五章深夜
    第三十六章氣運
    第三十七章五大天妖
    第三十八章 神秘妖族
    第三十九章綠血
    第四十章奇襲
    第四十一章阿虎
    第四十二章強者
    第四十三章小樓
    第四十四章密室
    第四十五章密卷
    第四十六章五日之約
    第四十七章玉漏
    第四十八章心術
    第四十九章開卷
    第五十章天冥咒
    第五十一章疑惑
    第五十二章奸猾老猴
    第五十三章叮囑
    第五十四章復仇
    第五十五章逃竄
    第五十六章絕路
    第五十七章小豬蹭癢
    第五十八章豬珠
    第五十九章山坡
    第六十章鐵蜥
    第六十一章美酒
    第六十二章遺忘
    第六十三章現實
    第六十四章身份
    第六十五章追問
    第六十六章絕望
    第六十七章斷臂
    第六十八章死別
    第六十九章醉花雕
    第七十章滅跡
    第七十一章怪豬
    第七十二章斷月城
    第七十三章人心
    第七十四章隱憂
    第七十五章客棧
    第七十六章何老闆
    第七十 章無妄之災
    第七十八章擊殺
    第七十九章尋草
    第八十章厚甲
    第八十一章封場
    第八十二章對峙
    第八十三章爭食
    第八十四章偶遇
    第八十五章好人
    第八十六章守候
    第八十七章逼問
    第八十八章黑劍
    第八十九章疏狂
    第九十章回歸
  • 第一章前途
      又是一年過去,這一輪新人弟子拜入山門修煉的日子,到了最後也是最關鍵的時候。不過,雖然青魚島上新人弟子眾多,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大家還是漸漸分出了不同的層次,而大部分在經過這四年的修煉後,此刻也明白了各自的天資究竟如何。
      至於王亙等凌霄宗上頭的人,則是在這第五年上,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新人弟子中那些煉氣境高階的人。
      時至今日,在第五年開始的時候,青魚島上修煉到煉氣境高階的新人弟子人數,已經有了四十六人。這個人數遠遠超過了往年的平均水準,可謂真正天才會集、群星璀璨的一屆新人。哪怕在金虹山上,那些高高在上的元丹境大長老大真人們,此刻也是紛紛把目光投向青魚島上。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一年,必定就是多姿多彩、英才閃爍的一年,而能夠在此之前看准人才,搶先拉攏讓他們拜入自己派系門下的話,日後必定大有裨益。而根據常理,基本上所有的人才,也都會在這四十六人之中出現了。
      沈石,就是這四十六人中的一員,也受到了一些注意,雖然他的修煉速度與往年那些年份相比算是出色的,但在今年這一批新人弟子中,卻只能說是平凡普通,並不是特別引人注目。如今在青魚島上的風雲人物裡,首屈一指的當然還是甘澤,據說前些日子王亙師兄親自來看過他,說他體內靈力凝實渾厚,如雲濤翻滾,正是即將開闢丹田玉府,匯聚周身靈力的跡象,凝元境似乎已近在眼前了。
      除了甘澤之外,還有數位新人也是一時風光無限,其中最出風頭的黑馬便是鍾青竹,據說她的天資才華都被看好,已經有一位陣堂德高望重的長老看中了她,只待她突破凝元境便會將她收入門下。
      此外,還有三四位天資橫溢的少年英傑都是令人炫目眼饞,哪怕剩下的一些前十位甚至前二十位新人弟子,同樣也是被眾多長老看好,這段日子來,巡視路過青魚島的宗門長老真是太多了。
      而在這四十六人名單中,沈石私下里盤算了一下,發現裡頭出身凌霄宗附庸世家的子弟,居然有二十二人之多,幾乎佔了一半,可見這些附庸世家子弟並非都是無用之輩,相反的在佔據了各種天時地利後,確實是這種有背景的弟子更容易在修煉一途中成功。
      他過往所知道的一些出名的世家子弟,這次大多都在這四十六人名單之列,包括孫友的大哥孫恆,侯家的那位侯遠良,以及鍾家兩姐妹等,連當初跟沈石很不對付的侯勝,居然也在這份名單裡。只是這幾年來他向來少與這些世家子弟交流,平日也沒來往,就像陌生人一般了。
      眼看著青魚島的氣氛日益高漲,所有的人都在等待著那最後一刻的高潮,沈石的心情雖然也受到了些許影響,但還算是冷靜。雖然他也同樣十分渴望早日突破到凝元境拜入某位大真人門下,從此前途亮麗,仙道大開,不過也就是想想而已,他還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並不能和甘澤、鐘青竹等人相提並論。
      不過說起來,沈石還真的聽說在金虹山上有人詢問過他的名字,這消息是他從五行殿的章義輝師兄那裡聽說的,後來又在前往妖島的大船上從徐雁枝的口裡得到了證實,具體是哪位前輩長老他們倆都沒說,不過看著他們笑意盈盈的樣子,沈石心裡多半也猜到那八九不離十就是術堂裡的某位長老了。
      說來也是,如今這一輪新人弟子中雖然英才不斷湧現如群星璀璨,但是在五行術法這上頭有所偏好甚至有所建樹的,數來數去,據沈石所知,似乎還真的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大家都是前程似錦的天才,日後有大把精妙無比威力驚人的神通道術要修行,誰會在五行術法這種威力一般偏偏又艱難無比的偏門小道上花心思呢?
      想到這裡,沈石心裡也是有幾分無奈,再加上這些日子看到術堂那邊門可羅雀,搞得他對自己將來到底要不要去加入術堂都有些猶豫了。
      畢竟如今修仙大道的正統,是在凝元境後修煉各種厲害的道術神通,隨便挑上一種,似乎都比五行術法來得靠譜。
      
      四月初四,晴。
      這一天,沈石又上了開往妖島的船,比起往日,這個時候的大船上人數急劇減少,除了他之外,只有幾位年紀比他大的師兄在船上。而與他同年的新人弟子竟然一個也沒有,其中更包括了之前一直與他同行的甘澤。
      至於其中原因,沈石卻是知道的,時近大限之期,所有的新人弟子都在瘋狂修煉,哪怕不修煉也要沉心靜氣,做一切對自己修行有益的事。而到妖島上捕妖,卻是一件極有風險的事,若是這要緊關頭在妖島上受了傷,豈不是得不償失。
      至於一直以來都和沈石堅持前往妖島的甘澤,則是因為今日確實是到了突破的關鍵時刻,所以不得已中斷了來妖島。看起來,似乎這位天才少年又將是眾多新人弟子中第一個突破到凝元境的人了。
      沈石甚至無法想像,當甘澤第一個突破凝元境時,會有多少金虹山上的長老為了收他為徒而爭吵不休。
      “該不會到了最後會為這小子大打出手吧?”沈石站在甲板上眺望遠方,看著碧波蕩漾的海面,心裡有些不厚道地想著,隨即自己也是搖了搖頭,笑了起來。
      海水很是清澈,特別是當大船開到妖島後,下了船站在海堤上,甚至能看到很深的海底,一片片漂浮的海草、奇形怪狀的珊瑚,都盡收眼底。
      只是沒有魚。
      一條魚也沒有。
      兩年多了,青魚六島周圍的海域,一直有這種奇怪的現象,因為當初去過紅蚌村,沈石比其他人更早地從紅蚌族人口中知曉了這種異象。
      紅蚌村為此祭祀過海神,但是毫無作用,那個豬頭龍的海神看起來並沒理會他們;而金虹山上的長老也曾經下來到周邊海域查看過,但是同樣也是查不出究竟是何緣故。不過除了周圍海域裡的魚群消失,青魚島周圍並沒有什麼更多的異樣,而紅蚌族人在出海百里之外後,卻發現那裡的海域一切正常,可以打到魚了。
      所以這兩年下來,大家居然就慢慢習慣了這個怪異的樣子,紅蚌族人現在每次打魚,都要去百里開外的海域,而青魚六島的周圍,也就漸漸地無人去關註消失的魚群了。
      沈石盯著這片海水,沒來由地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才發現自己其實也很久沒注意也沒想起那些消失的魚群了。如今的他每日枯燥而充實地忙碌著,不是修煉就是製符,要不就是來妖島捕獵,已經很久沒去過紅蚌村了。
      不知道海星現在怎樣了,是不是更漂亮了些,她身上的那隻紅色蚌殼,也一定更亮眼了吧。
      沈石心裡這般想著,決定這次回去之後,還是要找個時間去紅蚌村看看海星。
      上島之後,那幾個年歲大一些的老弟子看了一眼孤零零站在一旁的沈石,眼中掠過幾許複雜神色,沒有哪個人有上來攀談的意思,過了一會兒他們便都走入了那片密林中。
      現在已經是沈石在青魚島上的第五年了,而在這個時候仍然還在青魚島上做捕妖任務的老弟子,等於是在這青魚島上待了十年卻仍然無法突破煉氣境的瓶頸,基本上來說,修仙大道的大門已經對這些人關上了。
      而看著沈石的年紀以及他煉氣境高階的境界,無論如何日後沈石的前程都會與這幾位師兄是天壤之別,所以他們看向沈石的目光十分複雜,有羨慕也有嫉妒,但最後還是都沉默地離開了。
      沈石則是盯著海面看了一會兒,回過神來後周圍已經空無一人,那幾位師兄已經順著那條小路走進了密林深處。沈石沉吟片刻,還是決定不跟他們走同一條道路,便沿著海灘向前走去,一直走了很長的一段距離後,他才看看四周,然後走進了林子。
      兩年多來在妖島幾乎沒有特意中斷過的捕妖生涯,讓沈石對這座妖島越來越熟悉,同時在無數次與島上妖獸的搏鬥中,他對戰的經驗也已經很豐富,單說實戰能力,怕是如今青魚島上除了甘澤之外,已經無人可以勝過他了。
      最近這段日子裡,沈石的道行又有增進,積蓄在眉心竅穴裡的靈力又渾厚了不少,如今已可一次施放八個一階五行術法,換算成符籙的話,等於一場戰鬥中他的靈力足夠施放出四十張一階術法符籙了。
      不過雖然如此,沈石在這妖島上仍然保持了謹慎小心的心態,一直都只是在山下這片廣闊的森林裡獵取妖獸,最多也只是靠近山腳下,從不登上妖島上的山脈,更不用說靠近那個隱匿在山脈深處的捕妖洞了。
      說起來,自從兩年前甘澤與林虎在那裡出事後,捕妖洞就很少有人去了,而失踪的林虎與牛雄二人,至今也仍然沒有任何的消息。
      這一次,沈石走進了森林,心情與往常來到這裡時是一樣的,尋找些自己能夠對付的妖獸,用符籙擊敗它們,得到靈材回去換取靈晶。
      他之所以在其他人絕跡於妖島的時候仍然還來這裡,是因為就在昨天晚上,他剛剛給了鍾青露第九次開爐煉製培元丹的一筆靈晶。
      當初他與鍾青露之間的那筆交易,雖然一開始他付出了不少靈晶,但是到了後來鍾青露煉丹技藝成熟之後,事實上沈石也是收穫極大,一爐爐的養氣丹鍾青露都是遵守諾言,毫不吝嗇地交給了他,最後沈石自己已經是到了可以把養氣丹當作零食吃的地步了。
      他能夠在煉氣境晉升高階的這段日子里道行進展如此之快,大量充足的養氣丹輔助功不可沒,並且平日對他恢復靈力製作符籙等,養氣丹同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正因為一個煉丹師能夠有如此大的作用,而培元丹更是比養氣丹更高級的靈丹,日後作用也更大,所以哪怕之前鍾青露煉丹連續失敗,沈石還是堅持暗中資助靈晶於她。
      只是……一次八十顆靈晶,壓力確實很大啊!
      “要不今天多殺幾隻妖獸,回去多換一些靈晶,在這第五年的關鍵時期,還是少來這裡算了,畢竟有點風險的……”
      在走入青翠幽靜的林子前,沈石下意識地抬頭看了看遠方妖島中心的山脈,心裡掠過這樣一個念頭。
      而彷彿呼應著他的想法,遙遠不知名處的山脈中,一聲淒厲的尖嘯聲遠遠傳來,迴盪在群山之中。
      
      第二章危機
      青魚島上諸多建築林立,作為凌霄宗門下最大堂口之一的丹堂,自然也在這裡有自己的地盤,名叫“明爐殿”,除了平日佈置一些任務給新人弟子外,這裡日常都派駐了不少凝元境的丹堂弟子,為的就是及時發現有煉丹天賦的新人弟子,早日拉攏並傳授一些基礎煉丹法門。
      這五年來,明爐殿內外日日熱鬧非常,因為這裡是青魚六島上唯一設置了煉丹爐的地方,新人弟子手頭緊的,在繳納少許靈晶後便能使用靈堂設在此處的大小丹爐進行煉丹。當然真要說起來如果能自己擁有一座丹爐,那絕對是更好了,因為每一座丹爐在各種火候的掌握上,都有極細微的區別,若是能單獨習慣一座丹爐,對煉丹師掌握煉丹的火候來說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除此之外,還能隨時隨地試手煉丹。
      明爐殿以丹爐為名,在殿堂後頭特地開出了一塊地盤,數排石室里大大小小丹爐共十三座,雖說品級都是一般,但青魚島上新人弟子的境界也就那樣,根本也無須太過高端的重寶丹爐。
      這一日早上,鍾青露來到這明爐殿後,手上提著一個方形盒子,看著眼前那一排丹爐石室,臉色略顯陰沉,眉頭也微微皺著。
      跟在她身旁的一個女子,身量上看著比鍾青露稍高,是一位丹堂派駐下來的凝元境親傳弟子,名叫桂書云,此刻看她對鍾青露的神情露出幾分關懷之意,輕聲道:“鍾師妹,看你的樣子似乎不太高興啊?”
      鍾青露強笑了一下,神色間仍是不見開懷。
      桂書云輕輕嘆息了一聲,對這位師妹的心思,她其實是知曉幾分的,自從當初鍾青露購買回去的那座丹爐意外損壞後,鍾青露也沒有再買新丹爐的意思,而是從此都選擇來到明爐殿這裡的丹爐石室煉丹。
      從一開始的養氣丹到現在的培元丹,桂書云算是看著鍾青露在煉丹一道上的天資漸漸顯露出來,也正是她第一個大力向金虹山上丹堂裡的幾位長老推薦這位新人弟子,鍾青露才開始引起丹堂上層的注意。
      在許多時候,鍾青露與桂書云其實可以算是情如姐妹。
      這些日子來,鍾青露多次來到這裡煉製培元丹,桂書云也都看在眼裡,但是正如她所預料的那樣,煉丹一道鮮有能不勞而獲的天才,鍾青露雖然天資卓越,但在開始煉製培元丹後,仍然是接連失敗,而這顯然也在不斷地打擊著這個少女。
      除此之外,桂書云也能想到培元丹那高昂的成本,對一個煉氣境的新人弟子來說,會是怎樣沉重的負擔,所以她確實有些擔心鍾青露。沉吟片刻後,桂書云走到鍾青露身旁,柔聲道:“青露,如果你今日覺得自己精神不好,或許再等幾日煉丹也不遲的。”
      鍾青露默然片刻,搖了搖頭,嘴角抿起些許的弧度,看去似乎在輕輕咬牙。然後她轉頭對桂書云點點頭,道:“我沒事的。”
      桂書云深深看了她一眼,沒有再多說什麼,煉丹一道,自古以來想要成功,便是堆砌在無數失敗的基礎上的,只要精神毅力不倒,其他的都不算什麼。
      她緩緩向後退了一步,鍾青露對她笑了笑,拿著手上那隻裝著培元丹諸般煉製靈材的盒子,手指微微緊了緊,然後大步向一排丹爐石室的正中那間走去。
      這是明爐殿裡最好的一座丹爐,桂書云掌管這裡,對鍾青露頗為看好,時常便將這座丹爐留給她用。在進入這座丹爐石室前,鍾青露的腳步微微一頓,忍不住抬頭看了看天,青魚島上空的天穹蔚藍無垠,同一片藍天之下,或許那個人此刻應該到了那座危險的妖島上,繼續與兇惡的妖獸在戰鬥吧?
      雖然很多次鍾青露告訴自己那不過是一場交易,但不知為何,這些日子以來,她卻常常會想到沈石,特別是在煉製培元丹連續失敗之後,鍾青露更是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對不住他。
      那一個瞬間,她似乎有片刻的恍惚。
      不過她隨即清醒過來,深深吸了一口氣,振作精神:多想無益,現在想要讓自己好過,便只有將這培元丹煉成。等到煉製好了一爐價值高昂的培元丹,再親手遞給那個傢伙的時候,想必他會在目瞪口呆後又欣喜若狂吧!
      沒來由的,鍾青露忽然心情好了一些,嘴角也露出一絲笑意,然後一把推開石室的門,走了進去。
      
      妖島之上,密林之中。
      沈石從一隻妖獸身旁站了起來,將取得的靈材裝進左手的小如意戒中,臉上神色看去似乎有些奇怪,既有幾分順利得手後的喜悅與放鬆,又帶了幾分異樣的疑惑之色。
      躺在他身前死去的那隻靈獸,通體黑色形如黑豹,正是一隻鬼影山貓。
      從進入妖島到現在,沈石一路過來都算是順利,利用五行術法與符籙已經殺死了四隻低階妖獸,這樣的效率與輕鬆,只怕在青魚島上的煉氣境弟子中再無第二人了。
      直到他剛才遇到了第五隻妖獸,也就是此刻已經死在他身前的這隻鬼影山貓,憑藉著迅捷的速度,才算是給沈石造成了一點麻煩,但是這兩年來在妖島上持續捕妖的沈石在對付妖獸實戰方面,已然算是經驗豐富,鬼影山貓雖然難纏,但對他來說,最多也只是多了一點點麻煩而已,到了最後,他還是以快速施法的符籙擊中了這只妖獸的要害,將它殺死。
      只是戰鬥之後,當沈石看向這隻鬼影山貓時,原先在他心裡已經有些淡忘的那個疑惑又不知不覺地浮了上來,鬼影山貓這種妖獸,為何會在這妖島上一反常態,違反天性地白天出來活動呢?
      他站在枝繁葉茂的林中,微皺著眉頭想了一會兒,上去又翻動了一下鬼影山貓的屍身,仔細檢查了一遍,但是正如以前他所遇到的情況一樣,這隻死在他手上的妖獸看去並沒有任何的異樣。
      莫非真是自己多慮了?
      沈石搖搖頭站了起來,沉吟片刻,終於還是慢慢離開了這個地方,繼續向林子深處走去。
      而隨著他的腳步漸漸遠去,這片林子裡也悄然恢復了平靜,頭頂的陽光從枝葉縫隙間投下細細的光柱,帶著一絲金色的光芒,彷彿在這片靜悄悄的森林裡跳舞,而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突然有一股淡淡朦朧的霧氣,從林子裡飄了過來,幽幽暗暗遮蔽住了幾分光亮,恍惚中有些模糊的影子似乎在晃動著。
      
      沈石在林子里分開枝丫,穿行於高矮大小不一的樹木之間,或許是因為妖島本身是個海島的緣故,這片林子裡也讓人覺得有些濕氣,不少蜿蜒伸展的枝葉梢頭,都掛著幾顆或是一串串的水珠,看去晶瑩剔透,倒是挺漂亮的。
      只是走著走著,沈石忽然心頭一跳,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猛地回頭一看,但入眼處仍是一片平靜的森林,沒有絲毫的異樣。
      沈石皺了皺眉,有些疑惑地伸手揉揉眉心,自言自語道:“怎麼好像聽到了什麼在後頭的樣子?”
      思索片刻後,為了小心起見,沈石還是向後稍微搜索了一段路,但只見周圍確實並無異樣,看來是自己多心了。
      沈石悻悻回頭,但心底也是鬆了口氣,這片妖島森林裡妖獸眾多,說是危機四伏也不過分,自己還是要小心些。
      不過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前方林子深處傳來一聲低低的鳴叫聲,這聲音似鳥非鳥,帶了幾分清脆,又似呢喃低語,很是悅耳好聽。
      沈石怔了一下,眼珠一轉,便悄悄往那邊摸了過去,一路上將身子盡量隱匿在樹蔭暗處,如此潛伏前行了約莫十丈遠,當他躲在一棵大樹後探頭看去時,便看到了前方林子裡一塊小空地上,果然出現了一隻妖獸。
      這妖獸身形偏小,看去似乎只比普通的兔子大上一些,通體毛皮雪白,身材似貂,兩眼赤紅如瑪瑙一般,此時正在林間空地上扒拉出了一個小土坑,似乎在挖地翻找些什麼。
      看到這只外表十分漂亮還帶了幾分可愛的小妖獸,沈石登時便是眼前一亮,認出來這種妖獸名叫“血睛貂”,但因為一身雪白毛皮,有時候也被人叫作“雪貂”,正是捕妖任務中很出名的一種妖獸。
      之所以血睛貂在妖島眾多妖獸中出名,並非是因為這種妖獸有多麼凶悍厲害,恰恰相反的是,血睛貂實際上是一種吃素的妖獸,平日就喜愛挖掘靈草靈木為食,並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攻擊性,遇到人時第一反應也往往是逃之夭夭。除此之外,這種妖獸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值錢的靈材出產,而不在頒布下來的任務之列,其實也不是要人殺死這種妖獸,而是要活捉。
      這是捕妖任務裡所有牽涉到的妖獸中,唯一一種特別註明要活捉的妖獸,原因就在於血睛貂天生喜食靈草,對諸多靈草有著超卓的感覺,所以凌霄宗靈獸殿裡有高人鑽研之後,居然想出了馴養這種妖獸帶去蠻荒野外找尋各種靈草的想法。
      這樣一隻血睛貂,在靈獸殿那邊可是價值一百顆靈晶的。
      沈石心里頓時有些熱切起來,藏在樹後想了一下,輕輕一揮手,手掌間便多了一張土黃色的符籙,正是沉土術,準備動手試著看能不能捉到這個傳說中膽小但動作敏捷速度極快的小東西了。
      只是他此刻精神全在那隻血睛貂身上,卻是一時沒注意到在身後更遠處,那片枝葉交錯的林子裡,一股淡淡朦朧的霧氣,正悄無聲息地向他這個方向漂浮了過來。
    相關商品

      • 昨日(簡體書)
      • 優惠價:280元
      • 小天使系列叢書:兇殺案(簡體書)
      • 優惠價:115元
      • 慈禧演義(簡體書)
      • 優惠價:157元
      • 老灘(簡體書)
      • 優惠價:131元
      • 生化戰士酷玩小說傳奇系列-翻雲覆雨·惡魔所遺(簡體書)
      • 優惠價:84元

    本週66折

      • 5小時清醒力:日本醫師教你晨型人的大腦深度休息法
      • 優惠價:185元
      • 這樣吃防治腎臟泌尿疾病:抗衰防老,告別腰酸背痛,提振精氣神
      • 優惠價:165元
      • 義大利,這玩藝!:視覺藝術&建築
      • 優惠價:211元
      • 李嘉誠縱橫商場.致富商道
      • 優惠價:211元
      • 學完五十音之後:給初學日文者專門設計的6堂課
      • 優惠價:230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