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咒:誓約(下)
千年之咒:誓約(下)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美國亞馬遜讀者及Goodreads逾兩千名讀者4顆星熱烈好評!
    黑暗魔法促使的禁忌相遇,宿命般離合的纏綿戀情,精采迷人!

    在人潮中,妳光芒閃現,緊緊鎖住我的目光。
    曾幾何時,我的眼與心,已再也離不開妳。

    知名書評人 冬陽|知名小說家 倪采青
    荒野夢二書店主人 銀色快手|知名暢銷作家 螺螄拜恩
    強力推薦(按筆劃排序)

    看似痛恨人類、濫殺無辜的巨魔王子,內心好像藏著深不見底的憂傷與秘密。
    他刻意閃躲的目光、不經意流露出的關心,我們之間,似乎有一些事情改變了。

    被貪婪的路克擄至地底迷城厝勒斯的希賽兒,原本以為自己將要死於非命,卻意外成為巨魔王子崔斯坦的命定新娘。

    一旦她與崔斯坦結合,就可能破除女巫這五百年來的詛咒,讓厝勒斯城重見天日,因此厝勒斯所有人都將希望寄託在希賽兒身上。

    互看不順眼的兩人,根本不願意與對方結為連理,卻因情勢所逼,而不得不舉辦眾所期待的「命定儀式」,一旦舉辦命定儀式,他們兩人將會因魔法而使心緒聯結,彼此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所有情緒及情感。

    就在那一晚,他們即將面對的不只是心緒的聯結,而是終此一生的情感糾葛……

    【國外讀者強力推薦】
    如果你曾經反覆觀看《魔王迷宮》那部電影,或者特別喜歡《魔境夢遊》裡奇特的人物安排和危機四伏的政治環境,那麼這本書肯定要推薦給你。──Handheld Dream

    狼吞虎嚥看完這本小說,最愛它如動作片一般的冒險題材,政治上的陰謀手段,還有人際之間的動態關係,讓我等不及要分享給你。──Popcorn Reads

    這本書美得令人著迷,從對話給人的感受、到觸動人心的角色安排、加上錯綜複雜的故事情節,讓我看得欲罷不能,情不自禁的迷失在曲折離奇的世界裡,不只心醉神迷,甚至跟著希賽兒和崔士坦的喜怒哀樂與悲愁、自己的心情也上下起伏。──Star-Crossed Book Blog

    愛情小火慢燉,眾多的魔法充斥,故事精采絕倫,讀者可以跟隨另一個世界的異類來一場輕鬆愉快的旅行,奇幻小說的粉絲群肯定喜歡。──This Girl Reads a Lot

    因為太專心聆聽這本小說,竟然不知不覺走了八英哩遠的綠色小徑,等我回過神來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
    ──A Midsummer Night’s Read

    一個勇於突破傳統的故事,人物設計討喜、情節超乎預期、豐富的轉折點、刺激的打鬥場面,值得大力推薦給熱愛奇幻羅曼史的讀者們。──Amy Braun Author
  • 作者簡介 姓名:丹妮爾 • 詹森

    二○○六年就已經開始言情小說的創作,爾後才將重心轉移到自己的最愛──奇幻文學。有長達三年之久的時間,她白天到學校上課,晚上全職兼差,把握每分每秒的空閒時間努力寫作。
    在二○一二年六月,詹森終於從加拿大皇家邁特大學(Mount Royal University)畢業,取得英國語文研究榮譽學位。《千年之咒:誓約》是詹森奇幻羅曼史處女作,也是《千年之咒》系列的首部曲。

    相關著作
    《千年之咒:誓約(上)》


    譯者簡介 姓名:高瓊宇

    曾在美國住過一段時間,回台之後,在小說出租店接觸到翻譯小說,因緣際會從讀者踏入譯者行列,一路走來十多年,翻譯的世界仍是她莫大的樂趣來源和生活的調劑。

  • 01希賽兒
    礦坑之旅後我保持低調,擔憂礦產公會成員會洩露我的冒險活動,而流言蜚語將傳入國王耳朵裡。在溜出宮殿到礦坑之前,我並不擔心後果,就算被逮到,還能被處罰什麼?頂多就是加派貼身侍衛,或是找來更厲害的高手盯著我。但悄悄進出皇宮比想像中容易許多。限制人身自由嗎?也是有可能,不過總不會限制到世界末日為止。
    我現在多了一些時間沉澱思索,困在憂心忡忡的愁緒裡,才領悟到被人發現對我而言或許沒有大礙,卻會傷及那些遭到波及的無辜。
    崔斯坦對我解釋過混血種當前的境遇,之前我一知半解,自從親自和他們同舟共濟過了一夜後才真正體會,堤普和他的同伴讓我深刻感受到當權者幾乎沒有把混血種的性命當成一回事,視人命如草芥,一點小小失誤或罪過就足以讓他們賠上寶貴的生命—這還不說每次踏入礦坑,又要再次面對命在旦夕的危機。
    我理解到單單考慮要革命,以及萬一革命失敗,他們就要付出多麼巨大的代價。以我現在所了解的,閉上眼睛就能想起那些臉龐和姓名……親眼看到這一切後讓我情願冒險,想要盡全力幫助他們。然而要幫上忙,就需要了解更多,才能適時伸出援手。
    這裡的圖書館,我只從遠處看它的外觀,事實上,我這輩子不曾跨入任何地方的圖書館,完全沒想到裡面如此宏偉、浩瀚,讓人歎為觀止。一排又一排的書架幾乎綿延不絕,有些高聳得深入黑暗,書架頂端幾乎看不清楚。知識浩瀚,我真會迷失在裡面,不知從何處開始著手。幸好圖書館並不是空空蕩蕩的。
    我把侍衛留在門口,同艾莉一起走向明亮的火球,一個男子埋首在厚厚的書裡,手中拿著鵝毛筆。聽到腳步聲他一躍而起,我留意到他的鼻梁沾到墨水印漬。
    「夫人。」他笨手笨腳地鞠躬行禮,舉手將厚厚的眼鏡推回鼻梁上,鏡框隨即溜下來。
    「你是這裡的圖書管理員?」我客氣地問。
    「第四代的管理員,如果您想知道的話,夫人。」
    我不太在意他是第四代或是第四十代,只要他能幫忙找出我所需要的資料都好。
    「我想請你協助尋找……呃……」我瞄了艾莉一眼,她專注地研究架上的藏書。「研究資料。」
    「什麼主題,夫人?」
    我握著圖書管理員的手,把他拉到書架後方,艾莉似乎樂於留在原地,這樣更好,沒有絕對的必要,我不想把她牽扯進來。「希薇女公爵的預言有書面紀錄嗎?」
    他驚訝得睜大眼睛。「沒有,夫人,她不讓別人知道相關的細節,但是國王陛下就在現場—他很清楚預言的內容。」
    我皺眉。「跟崩山有關的歷史呢?或是……女巫的事?」
    「安諾許卡。」他表情立即變得嚴峻—看來這顯然不是巨魔樂意討論的話題。
    「她叫安諾許卡?」我只聽到大家稱呼她「女巫」。
    「是的,夫人,她是外地出生的,來自大陸北方,在亞力士三世國王的宮廷裡備受恩寵,周旋在達官顯貴之間,娛樂大眾。」
    我們來到基座前方,上方有個玻璃櫃,管理員拿出那本巨著—《崩山編年史》,並小心翼翼地翻開書頁,中間有很多圖解和插畫,最後終於停在某一頁上面。
    「這個就是她。」他指給我看。
    我靠過去看個仔細,立即倒抽一口氣。插圖裡的紅髮女目光懾人,藍眸爍亮讓人不敢逼視。
    「年齡雖然大了幾歲,但您與她酷似的程度實在不可思議。」管理員口氣帶著驚歎。
    「的確。」我低聲吸氣。「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馬丁,夫人。」
    「馬丁,你可以把書留給我自行閱讀,你去尋找其他相關資料協助我的研究嗎?」
    「我很樂意,夫人。」他離開之前,將笨重的巨著放在桌子上面供我閱讀。我翻到扉頁,從頭開始閱讀─崩塌的早晨。
    就在正午之前,轟隆的雷聲不斷在四周迴盪,足以警告厝勒斯所有的居民大難臨頭、厄運難逃。數以噸計的石頭和岩塊紛如雨下,往山谷滾落。成千上萬的巨魔舉起雙手,運用魔法保護自己的腦袋,這麼做的同時,等於集體創造一面巨大的盾牌,在石頭遮蔽天空的時候保護整座城市不被壓垮。
    我俯首鑽研那些畫得栩栩如生的插圖,看到五官俊美、但神情慌張的巨魔在群山重壓下來的時候,朝天空高舉雙手,其中也有人類,驚恐萬分捲縮在巨魔腳底下,表情慌張無助。
    居民開始按任務編組,有的負責托住石塊,有的挖掘出路,被落石壓死的亡者屍體在街道上腐爛發臭,瘟疫迅速在人類居民中間蔓延開來,加上饑荒和缺乏乾淨的飲水,疫情更是急轉直下,人類逐漸滅絕,唯有備受恩寵的少數人拿到必要的食物而得以存活下去。
    一系列的插圖顯示人類面黃肌瘦、衰弱憔悴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路倒的屍骨暴露在街道上無人理睬。巨魔站在他們之間,兩眼目不轉睛凝視著頭頂上方的石塊,沒時間顧及周遭的人間地獄。想像當時的慘況,我忍不住顫慄:在黑暗中挨飢忍餓,無人憐惜,只因為人類的性命一文不值。
    他們花了四個星期才從石頭廢墟當中挖出一條生路,第一位跨出去佇立在陽光底下的是亞力士國王,凡人情婦安諾許卡陪在一旁,正當他轉過身去、預備迎接百姓走向自由的時候,安諾許卡一刀劃開國王的喉嚨,同時吐出邪惡的詛咒,把巨魔困在厝勒斯裡頭。只要她有一口氣在,巨魔們就休想逃出來。大難不死的人類紛紛步入太陽底下,只有巨魔無法跨出落石形成的範圍。
    為什麼她要這麼做?因為她目睹人類同胞在厄運當中受苦受難,人命如同草芥,所以挾怨報復嗎?這個理由不合邏輯—因為破壞山嶽,讓兩個種族的人民陷入如此可怕的災難裡的始作俑者正是她自己。是個人恩怨嗎?因為自身的某些遭遇,讓她決定找巨魔報復?從資料上看起來,她是絕代寵妓,備受呵護,生活比皇后更優渥應該沒動機這麼做。或是亞力士國王做了什麼大惡而惹來如此邪惡的詛咒?
    馬丁再次出現,抱了一疊書放在旁邊。「這些書妳可能會有興趣。」他說。
    我回到書桌前面,翻到有安諾許卡插圖的那一頁。「馬丁,她也在城裡,為什麼要震碎山嶽困住自己?怎麼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誰也不敢確定原因,夫人。」「如果她的法力足以震碎山嶽,何不先把自己救出去?為什麼要困在這裡、忍受四個星期的煎熬,直到逃出去以後才詛咒巨魔?」
    馬丁聳聳肩膀。「我的天性不喜歡─」
    「胡亂猜測。我知道。」我皺著眉頭,她自己還在城裡,卻震碎山嶽,這種做法完全不合邏輯,除非她有自殺的意圖。
    「我們祖先對這些事情非常好奇,卻愚蠢地相信人類魔法對我們沒有威脅性,祖先們將相關的知識一一記錄下來,也把女巫自己寫下的文件收藏起來。」他指著某一冊書背。「這是女巫的魔法書,安諾許卡逃出厝勒斯以後,在她臥室找到的。」
    我膽戰心驚地伸出手去,試著用手指小心地從書堆裡抽出來,有些擔心它會突然爆出火焰而害我燙傷手指頭。
    以一本五百年前的古書而言,書況保存奇佳,表面銘刻著神祕的符號,封面是某種奇特的皮革,我從來沒見過。
    「那是人類的皮膚。」馬丁好心地說明。
    碰咚,書掉在地上。
    「試著打開看看,夫人。」他說。
    我懊惱地從地上撿起那本書,書皮平滑的觸感讓我感到噁心—這不是東西,而是一個人。我拉扯封面的環扣,一開始動作輕輕的,後來稍微出了力,但就是打不開。
    馬丁嘆了一口氣。「五百年來無人能開啟它,我還以為妳或許可以……」他再次嘆息。
    「或許要女巫才可以,」我說。「我看起來像嗎?」
    馬丁笑得很尷尬。
    「你知道安諾許卡在哪裡嗎?」我問。
    「沒有人知道,夫人。」
    「所以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她也可能偽裝成任何人?」
    「不要問他假設性的問題,希賽兒,馬丁只處理事實和數據。」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切入我和馬丁的談話。
    我從椅子裡一躍而起,轉過身去。「崔斯坦!我是說……殿下。」
    「殿下。」馬丁彎腰鞠躬,偷瞄的眼神彷彿在擔憂我們會把他的圖書館搞得天翻地覆。「如果可以的話,拜託盡量壓低聲音。」馬丁說完就匆匆離去。
    崔斯坦嗤之以鼻地笑了好幾聲,然後使出魔法防止別人竊聽我們的對話,但我看得出來他並不覺得有趣。
    「妳為什麼跑來圖書館,希賽兒?」
    我信步走開,回到桌子前面,清清喉嚨。「我被帶來厝勒斯的理由,崔斯坦,就是要實現你阿姨之前宣告的預言。」
    「我不確定有人真的相信妳能實現。」崔斯坦正要說下去,但被我打岔。
    「噢,他們很相信。」我輕聲說道,想起礦坑底下那些混血種的臉孔。「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這麼悲觀。」
    我以手肘撐在桌上,看著那本魔法書。「祕訣顯然不是我們在月光下聯結而已,肯定還有其他條件,你阿姨究竟說了什麼?」
    他望著我,彷彿我的提問強人所難。
    「我有權利知道,不是嗎?」
    「好吧,就是一首詩,預言向來如此,請不要問原因,因為我也不知道。」
    我聳聳肩膀。「我喜歡詩。」
    眼珠湛藍,髮如火焰,是你實現願望的關鍵,
    天籟美音,意志堅定,迫使邪惡女巫俯首稱臣。
    至死聯結,必定突圍,日月聽我們發號施令。
    暗夜王子,白晝之女,聯結為一,必戮巫女。
    他們同時吸入第一口氣,女巫奄奄一息,懊悔莫及。
    唯有二人聯手,咒語必見終集。
    崔斯坦很快地朗誦一遍。
    「以詩詞的體裁而言不算優美,含意卻很清楚。」他說。
    「我們必須找出她的下落,把她殺了。」我還是說出口。
    崔斯坦伸手揉揉眼睛。「妳以為我們沒試過嗎?」
    「我怎麼知道你們有或沒有做過什麼事,」我冷不防地反駁,氣他為了這種瑣事和我爭執。「又沒有人告訴我。」「那我現在就跟妳說。崩塌多年以後,人類避開厝勒斯就像迴避瘟疫一樣,考量他們曾遭遇過的事,這種反應是人之常情,最後是貪婪吸引他們回頭。」
    「黃金嗎?」我問。
    「永垂不朽的黃金。厝勒斯有無窮盡的財富,卻沒有食物。第一批人循路回來的時候,妳想薩維會要求這個嗎?不,他的第一目標是尋找女巫的下落。只要有人找到女巫屍骨,就有數不盡的榮華富貴任君享受。從此之後有不計其數長相酷似的婦女慘遭殺戮,可惜都不是本尊。厝勒斯的人民飢腸轆轆、瀕臨絕境,國王的重心卻放在追殺仇人。直到他自己的儲藏室逐漸被搬空,這才轉而運用豐富的資源建立糧食貿易制度,人們還用拯救者的美名來歌頌他。」
    「如果有找到她的機會,那時就是了。安諾許卡的長相眾所周知,不過她所造成的結果,也有一些人欣然贊同。」他拍拍我面前的書。「這些不是故事的全貌—連一半的事實都不到,有些慘不忍睹的事情,任何國王都不願留下紀錄,因為一旦記入歷史,就不可能被人們拋在腦後。」
    「例如什麼?」
    「例如讓人類啃食同胞,而巨魔的貴族卻在皇宮大飽口福;把人類當成老鼠送進迷宮裡面,只要他們找到出路就賜與財富;屠殺人類的嬰孩,把母親當乳牛看待,用來餵養巨魔的小孩。等到人類都逃之夭夭以後,又在混血種婦女身上重施故技。」
    我舉手制止他說下去,這些話聽得我瞠目結舌、噁心得喘不過氣來。
    「可惜人類記憶短暫,」崔斯坦說道。「不久就忘記了巨魔貴族的暴行,但也可能是貪婪的心勝過恐懼,欣然同意為了黃金繼續獵殺女巫,他們後來發現顯然無法透過長相和特徵來尋找本尊,轉而找上其他也會巫術的女性。」
    「開始審判女巫?」他的話立刻引起我的關注。每隔幾年至少發生一次類似的審判,在我十歲的時候,就有一群暴民橫掃蒼鷹谷,四處搜尋特別善用草藥或是預知氣候變化的婦女,所謂的審判根本名實不符,因為暴民所指控的女子各個都被放火燒死。
    崔斯坦點點頭。「幾百年來數以千計的婦女慘遭屠殺,究竟為了什麼?我們仍是困在洞穴裡的老鼠,她卻還活得好好的,或許還天天笑口常開、嘲弄我們每下愈況的困境。我的父親猶不死心,明知道是白費力氣,依舊派人到處搜尋,就像拿著大槌在穿針引線,根本浪費時間。」
    「這不是浪費時間,」我大聲爭辯。「你阿姨告訴我,預言一定會實現。」
    他焦慮的情緒竄升到高點。「不要說了,希賽兒,我要妳忘掉這件事。」
    「你是哪裡不對勁?」我質問。
    「夠了,」他吼叫地跳起來。「別再追究下去!」
    這時我才領悟他在欺騙我。
    「你不是認為咒語無法破解,」我一把扣住他的手臂。「而是根本不想要破解,即便你當上國王,結果都一樣!」
    「如果妳用一點大腦思考,就會感謝我的用心!」他猛然轉過身去,害我差點摔出椅子。
    他畏縮了一下,安靜半晌之後終於開口。「希賽兒,妳想想,我的先祖不只統治厝勒斯,疆界遍及明光島和大陸西半部,妳真的認為如果重獲自由,我的人民會以目前的疆域為滿足嗎?」
    「我不認為過去的歷史能夠支配未來發生的一切,」我說。「不是必然。」
    「我不認同,」崔斯坦冷淡地說。「如果妳再仔細想想,或許會改變態度。」他的手朝桌子一揮,最上方三本自動滑向旁邊,露出底下大部頭的厚書。「提供我們過去的征服史給妳當消遣。」他逕自轉身走出去。
    我勉為其難地翻開,舉起燈筒照明以便閱讀,但才看幾頁就後悔了。
    崩塌前幾百年,巨魔南征北討、兵力所向無敵,統治的疆域遠遠跨過島嶼沿岸,海外諸國不是俯首稱臣就是進貢送禮,要不淪為奴隸,不然就死於刀下。一個巨魔就能消滅上百名人類,國王的軍隊至少就有上千位巨魔,書中的插圖鉅細靡遺呈現出過往的征服紀錄,殘暴程度讓人一看就覺得反胃想吐。
    一旦巨魔得救,就會發生這樣的後果嗎?苔伯特國王麾下或許只是往日軍力的部分翻版,但是人類軍隊面對足以炸開岩塊和擊碎鋼鐵的魔法不就像是以卵擊石、不堪一擊?崔亞諾的攝政王不會甘心就此放棄權力—肯定會命令大軍出動以對抗巨魔,直到最後慘敗才會學到教訓。而我看不出苔伯特國王是那種會憐憫敵軍的國王—何況我哥哥也在其中。
    恐怖的血腥景象閃過眼前,我用力吞嚥口水。
    如果是崔斯坦當國王呢?他會確保和平,因為他不像他的父親,也不像其他的國王。再者,除了少數例外,我所認識的巨魔都不是邪惡的、立志掌控的侵略者。混血種在對抗壓榨他們的貴族,有些純種巨魔也有相同的立場,過去的歷史不一定會捲土重來。
    我起身撫平裙子的皺紋,突然被魔法書吸住目光,看著它思索半晌。巨魔擁有魔法和氣力,可以震碎山嶽,但把他們困在厝勒斯、永遠出不去的卻是人類。
    是啊,人類也有魔法,我不抓住機會學習就是傻瓜。
    我拿起那本書,封皮奇特的觸感依舊令人憎惡。
    「你能給我什麼答案?」我自言自語、仔細打量書裡那些奇怪的字體。或許是北方文字,那裡是女巫的家鄉。
    我再次檢視扣環,還是找不到鉤鉤和按鈕。又拉又扯,依舊文風不動。
    「見鬼!」我詛咒。「打開啊!」我使勁一拉、手指一滑,環扣劃破了手指頭,好痛。
    喀答。
    魔法書從手中滑落,碰一聲掉在桌上,書頁敞開。
    我扭頭去看,確定四下無人,這才開啟照明燈。
    文字看起來跟封面上的一致,筆跡清秀整齊,頁面上文字密密麻麻,還有小小的插畫,我看得一頭霧水,好奇地翻到另一頁。
    突然天旋地轉,我閉上眼睛,專心控制反胃的感覺,再次睜開的時候,忍不住驚叫一聲,字意竟變得清晰無比,彷彿那是我的母語。
    「愛情靈藥。」我大聲朗誦,成分是一些從來沒聽過名字的植物和藥草,唯一知道的是馬尿。只要在紅酒裡面加三滴,遞給相中的男士,午夜十二點是藥效最強的時候。
    「好噁心。」我忍不住說。再翻到前一頁是「生疔長瘡篇」,真卑鄙。
    咒語越來越陰暗惡毒,一頁又一頁的處方不是咒語,而是如何煉製毒藥,用來加重痛楚、或者致人於死。有些則是讓人墮胎或流產—大概是女巫自用或用在被害人身上。
    從這裡開始,在儀式中獻祭,殺雞、宰羊、殺牛不一而足—似乎越是困難惡毒的咒語,越需要大量的祭物。
    巨魔篇。
    才剛看到令我眼睛一亮的標題,背後突然有人按住我的肩。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