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室有光:傳播希望看到愛的生活正能量
斗室有光:傳播希望看到愛的生活正能量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從一九九四年開播至今,點燈節目已經走過二十三個年頭。是台灣最長壽的談話報導型節目。

    二十三年來點燈走遍各地,哪裡有動人的故事,點燈就紀錄到哪裡。從對人及對土地與社會的感恩為出發點,點燈一直以良善、激勵、正能量的信念,讓每個人在看似黑暗的環境中,能感受到一股感恩的正念、良善的力量存在這個社會中。

    透過斗哥的眼睛和雙腳,從新聞主播、武術教練到調酒師,從眷村、鬼怒川、大理到法鼓山,一個個生動的人物躍然紙上,在他們各自的舞台賣力表演,而我們就像看了一幕又一幕傳奇故事,時而嚮往,時而沉思,然後發覺,自己真像在一間小小的斗室,看著一道又一道的光,告訴你這世界的能量何其之大。

    斗哥像是現代的馬可波羅,遊歷四方,相交天下,用自己敏銳的觀察力及感受力,以話家常的輕鬆語氣,娓娓道來他遊歷人生所遇到的,經歷的,感受的人事物,豐富了我們對社會的認知,對環境的想像,甚至對人的體悟。就像一盞聚光燈,把平常我們甚少注意到的社會故事,一一在點燈的鏡頭前述說,不只映照光明的一面,也傳達人與人的溫度。

    而傳播希望看到愛,正是斗室有光想要傳達的生活正能量。

  • 張光斗

    • 電視節目「點燈」製作人
    • 點燈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畢業於世界新聞專科學校電影編導科、日本大學放送學系,並獲得日本明星大學社會學碩士。曾任臺灣電視公司節目助理、民生報與自立報系駐日特派員,參與多部電影與電視劇之編導與製作。

    著作:
    《迎著光,照見勇氣》
    《在黑暗裡摸到光:點燈20》(商周出版)
    《Light up來把愛分享:點燈18》
    《Lighting來挺我們的人生:點燈18》
    《我的老師13歲:點燈18》
    《我們一同取暖的那些年:點燈18》
    《因為有你,我活出自己──點燈Ⅲ》

    相關著作:《在黑暗裡摸到光》

    「點燈」是台灣最長壽的談話報導型節目,至今已超過2億觀賞人次。

    點燈文化基金會每年會舉辦公益主題活動,傳達正面的社會價值。

    2017/10/1將於新北市政府多功能廳舉辦點燈二十三週年活動「老師我愛你」向教師致敬的公益演唱會,邀請國劇大師曹復永、知名歌手齊豫、蘇來、賴佩霞、與金曲獎新人謝震廷,跨世代傳唱,將點燈希望與愛的精神傳承下去。

  • 【推薦序】一個呆子的故事                                        亮軒

    夜半,讀著這一本書的電子版稿樣,總覺得好像張光斗這個人就在眼前,活龍活現。

    其實我跟他算不得是熟朋友,也就幾面之緣。倒是內子與他早有了多年的交情,有一回川震受災的孩子受他邀請來台,我應邀參加餐會,才見到了這個早年我常在《民生報》上讀他的特稿的人。他原本在《民生報》當駐日特派員,文章簡潔有力,是個十分稱職的記者,特稿也常常出現。然而有一天真的看到他本人,有點意外。我在新聞界工作過,寫過長時間的方塊專欄,這一界接觸的遠近朋友很多,沒想到張光斗居然有點早昔所謂的鄉下人的味道。從表面上,真看不出一個資深國外特派員的那種帶著點兒時代貴氣的風格。這樣的人值得探索,我當時想。然而也沒有太多的機會探索,人生道路總是繁忙不堪,後來也上了他的「點燈」節目,來去匆匆,沒有特別的注意。直到承他不棄,要我為他的這一本書寫篇序文,這才真的有相見恨晚之感。這個人純真、上進、能吃苦、是非分明、永遠心存善念,執著理想,更肯實際的去做,而非徒托空言。看來他還知味會吃,又喝得上兩杯,是個忙碌而依然會有一副靜觀人生的心腸的人物,我竟未得接納。

    看來此書也是在寫他的一生。他的成長並不容易,父親是個老兵,母親不識字,自小家境貧寒,衣食住行都是問題。但是他擁有的卻也是許多人沒有的,那就是愛。家裡都是愛,未必抱抱親親,卻是真誠的相互關心給予。家庭對他的影響很大,要是沒有愛,他簡直就一無所有了。家庭這樣純真的愛,不僅是彼此親人之間,就是朋友之間,也沒有猜疑,上了當,也依然故我,其呆如昔。這樣的資產,有錢有勢卻未必有。你看他的父親,老老實實的一個人,因為聽說大陸的母親過世了,不免神志受創,結果是發生車禍,成了禍主,受了牢獄之災。這個父親愛好喝茶,偏偏母親覺得茶葉很貴,不讓孩子喝,但他便是在半夜口渴想喝茶,父親翻身而起就端杯茶給他喝,我看這樣的父親不常有。你看他的母親,要跟人家一樣請客人來吃拜拜,誰知父親請的一大車客人都給鄰人短了去,她堅持要面子,臨時去請了些想得出的故友鄉親,非得讓人吃出個體面不可。雖無詩書繼世長,卻真的是忠厚傳家遠,張光斗六十歲了,這個老兒子無愧於他的父母。

    我們常常把感恩放在嘴邊說來說去,當然比不說好。只是,細想感恩這回事,並不簡單。韓信報一飯之恩,那差不多是神話,能在幾十年後找到漂母好好的報答一番,是千載難遇的機緣。漂母可能已死,漂母可能成了大富婆,漂母可能不堪亂世隱遁而去,漂母也可能病得不輕,盛情難以承受了。韓信運氣好,居然給他報到了,還成為千古佳話。

    因此,可貴的不是報恩,而是感恩。可是凡有感恩之心者,無不欲報恩。此恩要怎麼報,我也想過這個問題。

    《新約》裡有五餅二魚的故事,大意是說,耶穌在聖山上傳福音,好幾千人在聽道,應該有許許多多的人聽了半天餓了,有人奉獻了五個餅,兩條魚。耶穌就把這五餅二魚分給大家吃,結果幾千人個個吃得飽飽,連渣渣都清了好幾籮筐。小時不怎麼相信這一回事,長大了用另一角度思考,覺得五餅二魚在特定的觀念下,也許幾萬人、幾百萬人、再多的人都能吃得飽,那麼就要找在世間有沒有可以愈分愈多的東西?有了,不是錢財,有兩樣東西是愈分愈多的,一個是愛,一個是智慧。愛與智慧,便是落下的渣渣也很受用。

    所以,現在看得很清楚了,張光斗所分的是耶穌在聖山上分的其中一種,那就是愛。張光斗承受了許多人的愛,無法處處找到還是條件上可以讓他報恩的對象,比如師恩如山,然而老師早歸道山。親恩似海,千萬年也報不完。從屬還是友朋之間,或有長緣或僅錯肩,卻也恩情錦繡,意趣繽紛。張光斗所見,宏恩處處,大義連連,報是難以盡心,唯有還諸天地,施於人群。張光斗當記者,拍電影,做節目,半世紀以來堅持「點燈」,無不出諸於此。他的作為,與五餅二魚有異曲同工之妙。他是佛徒,自無有心無心之論。

    我們常常受教於怎麼學習人情世故,殊不知,人情世故都搞清楚了,人味兒常常也沒了。何謂人情世故?淺見以為,消極者防人,積極者害人,歷史上的斑斑慘烈,處處可見老練深刻的人情世故。張光斗的一生吃虧不少,有的還是重傷害,且看哪一件不是受他自己不通人情世故,而對方深通人情世故之苦?所幸者,張光斗是一呆子,這種呆子有一種偏頗性,那就是痛感部分很遲鈍,即便是極痛,也非常短暫,因此不是早已忘懷,便是不再計較。人家害他,他自然就無暇爭奪了,甚至於覺得人家也有人家的道理。然而這樣的呆子恩感卻特別的強烈,人家的好,他總是看得清楚,感受得深。

    而且,他對於人之一點可取,總是驚為異象;以害人精的立場來看,他難免有點大驚小怪,誇張了些。這在我看來是天賦異稟,因為人性所趨,見人的缺點總是容易,不會把自己放大的人是少有的。張光斗卻是把自己看得很小,他心目中,凡有一得者,都很了不起,他的欣賞讚美都非常深入。讀者讀了,難免會覺得我怎麼就沒有發現?見人之所未見之善,是他得天獨厚的本質。常人在他們的黑暗世界中摸索碰撞,咒罵不止,張光斗卻不,他見得到出路的光源,而且處處可通。我們也會難免覺得奇怪,怎麼他會遇到那麼多知心可愛的人物,其中許多都是間接又間接,偶然復偶然,居然盡成知己,十年八年容或死生契闊,此情不渝,道理何在?

    我看張光斗不僅看人有情,看天地亦有情。他是個多情的人,對於情也特別的敏銳,人家對他一分兩分,他的感受就是十分二十分,人家自然不斷地加分給予,他就更為加權地回應,後來就成了真善美的循環,愈滾愈大,成了氣候。大概跟他相處,總會覺得情趣盎然,他會吃,會喝,見多識廣而不浮華。一生奔勞,卻從未失去觀照人生的心腸。他也不是濫好人,原則很堅持,道理很清楚。比如說,以放生之名卻是在殺生,他就不苟同。他的品德是合於知識的。他欣賞安靜化緣的出家人,而不耐煩擋道的乞兒,是經過思考的。以此書而觀,此人無私鬥而有公義,以人下人之姿,行人上人之道。我知道他為了堅持他的理想,絕不「熄燈」,至今還在吃苦。曾國藩有言:「風俗之厚薄奚自乎?自乎一二人心之所嚮而已。」古往今來,能成事者,常常都是呆子,雖然他們都是少數。我們即使不呆,也要支持呆子。這本書其實是一個呆子的故事。

    這一本書,出諸於一位老記者、老傳播人之手,酸甜苦辣嚐遍,悲歡離合見慣,深淺濃淡自成風格,宛然有天成之趣;午夜讀來,時而掩卷長嘆,時而放聲大笑,驚醒了枕邊人。若在老時光,應該還會引起遠近的狗叫。這樣的書,自然搶先推薦。

    【推薦序】阿斗哥的斗室有光                                   王正方

    張光斗兄,阿斗哥的新書《斗室有光》,講的絕不僅限於一間斗室裡的事兒。咱們這位斗哥經常行遍天下,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見識寬廣,閱人萬千,獨具富透視力的新聞慧眼、獵犬般的靈敏嗅覺,又能下筆如飛,精準生動地捕捉住鮮活的角色、周遭的事物;舉重若輕,他總能寫出篇篇五彩繽紛、感人肺腑的故事來。

    斗哥喜歡「顯擺」,就是年輕人說的那個「愛現」。一下子他從手機傳來照片:一盤最新鮮的Sashimi,旁白:「罕見美味,你一輩子嚐一次就無憾了;刻下正在日本京都某郊外。」給我看這個算什麼,我又吃不到。或是:「山東煙台你來過嗎?沒想到這裡的景色如此迷人,人文風俗也很特殊。」我真的去過:二十多年前的事,在那裡拍了不少鏡頭。還記得當地順口溜:黃縣的房,鄴縣的糧,蓬萊的大姑娘,煙台區真是塊寶地呀!斗哥又從台東發了大批照片來,「寶島全無汙染的聖地,你不嚮往嗎?」

    斗哥很少閒下來,總在世界各地跑,卻是位極有份量的多產作家,文章一出來,他的粉絲讀者便紛紛按「讚﹂。老朽如我,只有自嘆不如!每次出外旅行便秩序大亂,日常生活都無著起來,哪裡還能靜下來寫稿子?等到事過境遷,回到自己的斗室小窩裡窮琢磨,怎麼就渾身不對勁起來了呢?扯動窗簾,調整桌椅,幾個鐘頭過去才寫三百多字,又把它刪去一半。屋子的光線不對吧!真是「斗室無光」,比人家有光的「斗室」差多了。或許光本是自有的,心有靈犀,光就呈現在眼前。

    《斗室有光》中的一篇:〈火車追想曲〉,特別有味兒。從一個懵懂男孩,初次乘火車探望他監獄中的爸爸說起;中學每日搭「難民載豬列車」來去學校,有同學在車廂中發「羊癲瘋」;大姊是鐵路觀光號列車的服務小姐,弟弟阿斗定期到台中火車站,大姊當面交個信封,是她每月的薪水,給母親做家用;在台北上大學,春節返鄉擠火車,從座位的夾縫中鋪上報紙,躺著緩緩的到了家;數十年後乘慢車回老家探望病中老父,一路上看到的都是陌生景物,異鄉人回到了異鄉。

    深具功力的簡單素描,直率的勾畫出艱辛台灣的過去、急速變化的滄桑、不可知的未來。

    讓我想到印度大導演Satiyajit Ray的名作:「The Apu Trilogy 阿浦三部曲」。小男孩阿浦在以牛車代步的印度農村中成長,某日跟著他姊姊在野外翻山越嶺地跑,長短鏡頭一路鋪陳,最後阿浦在草叢中目睹一列火車,晴天霹靂近距離的在他面前奔馳而過!整個電影院的觀眾,莫不隨著阿浦大為震撼失色。阿斗哥〈火車追想曲〉的營造,與Ray大導演堪稱有異曲同工之妙也!  
    阿斗哥製作聲譽卓著的「點燈」電視集數十年,歷盡艱苦的撐到現在,不是個賺錢的節目,然而它是一盞會發光的燈。「一燈能去千年暗」,再微弱的光,也能驅走人類的憂慮和恐懼。西方智者論悲劇:「它是一團黑暗的未知!」

    點起燈來,阿斗哥的斗室亮閃閃,大家見到光了。

  • 【自序】寫於「點燈」二十三週年前夕

    我這人臉皮薄,死要面子,卻偏要去做公益節目與活動,每每為了籌募經費而困坐愁城;害了身邊的親友老要為我捏把汗不說,還得跟著跳下水,四處幫著找錢找人。

    照理說,既然吃了這行飯,就該將靦腆鎖進保險箱;努力學習要更加柔軟,更有自信地豎起公益的大旗,廣為發聲,大聲疾呼,讓更多的人看得見,接引更多的有心人加入行列不是?而我,偏偏就是做不到!開口向人募款太丟人;逢人解釋為何無法依賴電視台,必須由募款來製作「點燈」節目,也讓我聲帶長繭,唇舌打結。

    有時,甚至會鑽進死胡同裡,憂懼這一世欠了這許多人情債,往後要還到幾世?

    曾經,有位慧眼照見「點燈」的大善人,突然在一夕之間對我有所怨懟;我百思不得其解,又怕轉身去問,反倒招來更銳利的辱罵;每每在無法入睡的寂夜裡,極望眼前沒有盡頭的黑洞,反覆費力思索,慚愧自省,卻始終駑鈍的找不到任何答案。漸漸的,開始責怪起自己,嫌惡自己的無能與顢頇,埋怨這一切的羞恥侮辱,皆肇因於「手心向上」的宿命。我真想躲進不用見人的深山寺院中,與煩人的人際關係一刀兩斷;甚或沉沉睡去,永遠不須忍受可怖的人言和臉色。

    直到一位醫師診斷我得了憂鬱症,委婉開導,並開了藥。我拿著厚厚的一疊藥袋,在醫院門口佇立許久。陽光很刺眼;皮膚上,在院內殘存下來的沁涼適意,很快地被胸前與背後的汗水驅趕淨盡;我才大夢初醒般地覺察,該是檢閱自己初發心的時候了。回到家,我順手將藥袋扔進了紙屑簍,一口氣狠狠地灌了一大杯白開水,氣喘吁吁,心跳急急。於是,才有了二○一五年,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辦的「哥哥爸爸真偉大:向軍人致敬」演唱會。

    二○一六年,再在中山堂舉辦「點燈迎光:看見生命勇士」演唱會,讓許多身障朋友的奪目才藝,透過網路直播與電視轉播,分享給更多的觀眾;也希望能激勵更多的人心。
    二○一七年的活動計畫,也是早在兩年前就已決定,主題是喚回「師道」。
    這一路行來,何時該停下?何處是終點?我還欠缺足夠的智慧去判斷及預測。只不過,明年就要跨越六十五歲的關卡,早我一步衝線的前輩們都說,三聲無奈(公車上,老人票的刷卡聲)很刺耳,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我真是三生有幸,在三聲無奈即將入耳之際,居然仍有機會出版新書《斗室有光》(「商周出版」很帶種喔!哈哈!)

    這本書,照例要感謝《聯合報》副刊的宇文正主任,以及繽紛版可愛的貓編;每月一篇的「跟著斗哥友天下」專欄,不但是此書源源不斷的活水,更是這段歲月自我療癒的一帖特效藥。爾後跟進的《人間福報》副刊的專欄「斗室有燈」,寫的是自我成長的一連串印記,裡面有喜有悲有苦有樂;承蒙覺涵法師善用的盯人戰術,讓我找不到任何不寫的藉口。然後,自「點燈」的臉書上摘錄下來的「斗哥點真情」,是每週一至週五的極短篇,「點燈」的網路小將們不斷地為我搖旗吶喊;那些簡短的文字不再是心理重建的囈語,姑且算是記錄現代人的心跳韻律吧!

    至於列在第一章的文字,都是二○一七年度,在「點燈」節目中緬懷老師、向老師致謝的十四位來賓的故事。憑良心說,以有限的文字,做粗淺的記述,其實是膽顫心虛的;畢竟這些位在文壇、教育界,乃至各個領域崢嶸頭角的名師們,如果是自己書寫,肯定要精采數百倍;只不過,面對著「點燈」二十三年所走過的坎坷路,有了這十四位名師的加持,也算是另一種正面能量的供輸吧!更何況,亮軒老師與王正方導演竟然還一口答應,幫我抹粉,替我寫序。

    小川老闆的深夜食堂

    已經與小川老闆失聯十餘年了。
    日本東京,西武池袋線的第三站,江古田,是我就讀過的「日本大學藝術學部」的校區所在地。典型的日本住宅區,安靜閒適,街道狹窄。
    距離學校不到五十公尺處,有一小料理店「小川」。

    說來好笑,我與房東夫婦,最常去的居酒屋是小川邊上,隔了幾個店面的大阪燒「忍」;在那裡,結識了住在附近,愛喝酒也愛唱卡拉O K的霧島夫婦。霧島夫婦老要我教他們唱鄧麗君當紅的「償還」,卻與我的房東不對盤;有一回,他倆私下約我去小川喝兩杯。
    霧島太太在區公所頗有人脈,邀我去演講,一次兩小時就是十二萬日幣,還再三致歉,說是束脩太少,太丟人。我受人好處,自是不便推辭。

    第一次進入小川,我便立刻被小川老闆俘虜了。
    小川老闆很有個性,圓臉圓肚腩,架著一副近視眼鏡,規定客人得完全依照他的規定進食。例如,沾料中的蒜蓉、芥末,絕對不能混淆。萬一客人稍微任性些,混搭了,就會遭到他的白眼,以及一長串賭氣的長嘆聲(偏偏大都是我那些自以為是的台灣朋友)。
    小川太太很老實,在旁幫忙送酒送毛巾,一副臣服於丈夫統領的模樣,外加謙遜至極的口條與笑臉。
    當時還是日本泡沫經濟的鼎盛期,附近上班族喝完酒,在回家的途中,都會彎進小川,補上兩瓶啤酒,一份生魚片,外加一碗綠蔥鮪魚飯,這一天的辛勞,就化作了煙霧,片刻消逝無蹤。
    我自此成了小川的忠實擁護者。

    小川老闆的料理,細緻有款不說,就算是寫在白板上的菜單,也都頗有藝術家的架式;至於滋味,那就更無須贅言了。
    他自己每天到筑地市場進貨,保證品質新鮮當令。就算是最便宜的竹莢魚、秋刀魚,小川料理後的生食,其味甘鮮美,毫無腥味,簡直是吃在嘴裡,美在心裡;就算是有心讚美老闆一聲,也都捨不得停止口中的咀嚼。
    小川太太的娘家在熊本,是故小川店裡不乏生馬肉,或是生牛肝。
    他的生馬肉與生牛肝,都是要沾蒜蓉與醬油的。生馬肉的肉色偏向褚紅,紅中拉有一條條細白的條紋脂肪;小川再三叮嚀,沾醬只要輕輕拂過,千萬不要貪心,沾過頭,否則就無法品嚐到肉質的甘甜以及口感的貼順。
    生牛肝亦然,所謂的入口即化,都無法形容生牛肝的美妙;那種打動心扉的觸動,也只有品嚐過的人,才能體會到眼淚幾乎在眼眶裡打轉的激情。
    烤魚、生蠔、炙牛小排,乃至芝麻醬拌萵苣、牛肉洋蔥燉馬鈴薯、醋醃鯖魚……,每一道菜,都有每一份不同的情懷。
    偏偏小川老闆是位嚴苛的導演,站在櫃檯後面的他,老要自眼鏡片的上方,用他細小的眼睛,泛著森冷的光芒,盯著食客的表情;一直到你緊繃的神經,隨著舒展快活的味蕾,鬆了,緩了,替之於欣喜地微笑,小川這才釋然舒眉,揚著嘴角,回頭去準備下一道菜。

    面對小川琳瑯滿目的菜單,最讓我魂牽夢縈的卻是一道最平常不過的砂鍋烏龍麵。我幾次探頭到後面廚房,都被小川趕出來;他說,那是他的業務機密,不能流傳出去。
    偏偏我不肯罷休,乾脆自行想像,如何烹煮這一味迷死人不償命的料理:高湯一定是昆布熬出來的。先在一灶口熱湯,另一個灶煮烏龍麵(軟硬自己決定)。起鍋後的烏龍麵以冰水過澆,取其Q彈的口感。舀兩匙上好的韓國泡菜滷,注入砂鍋的高湯中;烏龍麵倒進砂鍋的同時,打個新鮮雞蛋,再切兩段白胖的蔥白鋪上;淋半匙香麻油,蓋鍋蓋,滅火;一分鐘後,享用。冬夜裡,掀開鍋蓋,熱氣薰騰了周遭的空氣,舉筷,挪勺;一口湯,燙破了嘴皮;一口麵,灼痛了喉嚨;卻一點都不會惱怒,照樣冒著汗,全力征服面前的一整鍋……
    請問,這像不像中了小川的蠱?
    是故,我每每陷在理智與情感對抗的泥沼中,無法自拔。
    晚飯明明吃得很飽,洗完澡,也換好了睡衣,就連被褥都已鋪好,好看的電視劇也逐步進入高潮……;我的心思卻開始不安分的蠕動。
    小川店裡冰鎮好,捏在拇指與食指間宛若少女腰支的啤酒杯,只要老闆娘將啤酒汩汩傾入酒杯中,你的喉頭就會緊縮,舌下與齒間的神經就開始扭舞……。然後,換上滾燙的清酒。酒面上浮著剛烤好的河豚魚鰭,小川替你點上一根火柴,你接過來後,將火苗湊近魚鰭,一縷淡藍的火焰,便由魚鰭廣伸至酒面;火花斯文至極,絕不張揚。等到火滅了,酒與魚鰭混攪在一起的香氣,便可吸個滿懷不說,淺淺啜上一口,河豚的餘毒立即麻痺你的中樞神經似的,你只想讚美主。

    我世新的學妹李烈,某次來東京公幹。時值深夜,我帶著她去小川,初嚐了小川老闆的深夜食堂魅力,她自此念念不忘,老在問,何時帶她再去小川。我一些新聞界、藝文圈、乃至政界都有頭有臉的朋友,只要去過小川者,都被小川老闆「煞」到,好像認識小川,比結識我還要重要。
    泡沫經濟的殞滅,對日本社會造成極大的影響,從銀座的酒廊,到六本木的舞廳、高級料理店、計程車業者……,都開始度日如年。當然,小川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

    我經常一個人在小川,陪著老闆與老闆娘在深夜裡聊天,平常在店裡常見的熟客都漸次不見。小川老闆唉聲嘆氣之餘,也會無病呻吟,低聲念著,撐不下去了,快撐不下去了!我因工作關係,停留在台灣的時間增多,就算偶一回去,也只能去個一兩趟;小川老闆無奈地跟我說,他大概真的要關店了,我除了勉強安慰他,也真的是無能為力。
    又後來,再去,只剩老闆娘一人撐著店,她說,小川到新宿的京王飯店工作去了。然後,小川的看板收掉,我曾經愛戀過的深夜食堂,就此成為歷史的灰燼。
     
    在小川,成就了我這無可救藥的老饕之外,也提供給我一個洞悉日本社會的教學課堂。
    我看到了一位專業又有自信的廚師,是如何建構起他自傲,卻還是要崩解的王國。我看到了不同階層的客人,或是高談闊論目中無人,或是一夜不語,沉思在手中的瀰漫菸霧中,憔悴醉去。
    我也看到自以為高人一等的能人,是用何等招人厭惡的嘴臉,開了一瓶又一瓶的酒,吃了一道又一道的菜,卻無視小川熾熱的眼神,兀自與同行的女伴打情罵俏,最後呼嘯而去。
    曾有兩次,剛好經過新宿的京王飯店,我有衝動,想去尋找小川。但是,看到京王飯店裡這許多餐廳,我該如何去尋覓小川?就算找到小川,工作中的他,一定沒有功夫理我,我又該如何與他敘舊?
    於是,將他拿手的小料理,不時的在腦海裡演練一遍,就成了向他致敬的唯一途徑。
    我慶幸,曾經擁有過,那所引以為傲的深夜食堂小川(OGAWA)。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