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家庭指南:輸贏以外,一顆球打破傳統教育框架,踢出孩子創造力。
足球家庭指南:輸贏以外,一顆球打破傳統教育框架,踢出孩子創造力。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9270
  • 單次購買10件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用足球培養小孩、激發快樂,發展新的家庭生活風格。

    陳信安是大家口中的足球「國腳」,後來成為國家代表隊總教練,更是台灣目前唯一的國際職業級教練。本書完整呈現陳教練的教學理念。台灣的孩子在面臨升學之際,往往得在課業與嗜好之間二選一,陳信安認為不必然如此,只要做好時間分配,學業與足球運動絕對可以並行。在足球場快樂奔跑的過程中,不是只有輸贏,更重要的是孩子學會自律、團隊合作、判斷與獨立思考。家長的支持與陪伴,和孩子共同探索更寬闊的人生視野,一個家庭因為足球而充滿凝聚力。足球也不僅是生活教育,這股「瘋足球」從家庭擴散到社群,它是一種Lifestyle,並能為體育、觀光、娛樂、文化產業帶來巨大的發展能量。
    陳信安投身足球教育,在本土扎根、取經國際,積極建立完整的梯隊系統,並把英超切爾西足球學校的專業訓練引進台灣。他的願景是透過推動職業俱樂部,啟動整個足球生態產業,希冀在未來台灣這片足球的沙漠上,開出更茂盛的花。

    我教小孩子踢球,不是為了讓他們現在贏球,目標是要他們在十八歲之後發光發熱,成為頂尖的運動員。——陳信安

  • 作者簡介
    陳信安

    1962年出生於足球風氣興盛的台灣高雄岡山,12歲那年正式開始接觸足球,從此與足球結下不解之緣。曾經效力於飛駝足球隊,並於全國甲級聯賽中多次拿下冠軍,而後更曾多次加入男子足球國家代表隊球員,代表台灣在國際賽事中南征北討;2008年陳信安擔任國家代表隊的總教練,由球員轉型為教練的他,也是台灣唯一具有AFC「職業級」教練證書的足球教練。
    陳信安於2017年所參與成立的「陳信安足球學校」,是目前獨家引進英國切爾西足球俱樂部教學系統的台灣足球教育培訓機構。除了自己踢球外,他也致力於足球運動的推廣,本書是他首部以兒童足球為核心的著作。



    撰文簡介
    孫曉彤

    出生於台灣台北,視覺藝術媒體經驗十餘年,熟悉華人當代藝術領域;曾出版專書《凝視的身影:37位台灣當代藝術家的生命歷程與藝術創作》(2016),文字創作與藝術評論散見各大中文媒體平台,現為獨立藝評與自由撰稿人。
    本書是她首次以運動為主題的寫作,過程中因為接觸了大量的足球教練、家長和專業人士,逐漸產生對於足球的興趣和熱情。目前加入陳信安足球學校的成人女子足球隊,親身實踐在草地上踢球的樂趣。


     

  • 推薦人
    蘇麗瓊(台北市世大運執行長)
    歐陽靖(潮人跑者、潮人設計師)
    蔡依林(金曲歌后)
    鄭同僚(政大台灣實驗教育推動中心負責人)
    黑田和生(國家男子足球隊總教練)
    許銘銓(八方雲集董事長)
    徐國安(切爾西足球學校香港分校技術總監)
    倪重華(音樂教父、音樂科技學院基金會董事長)
    陳怡光(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主任)
    姚人多(社會學者 總統府副秘書長)
    林德嘉(前中華民國足球協會秘書長)
    何麗純(BabyHome執行長)
    呂桂花(國家女子足球隊總教練、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副教授)
    石明謹(知名球評)

    聯合推薦

  • 推薦序:「足球家庭」在台灣的意義 倪重華
    推薦序:決定勝負的尺度在終點線,不在起跑點 林德嘉
    推薦序:從興趣到終身志業 徐國安
    自序:足球場就是生命的縮影 陳信安
     
    第1部 踢足球的小孩更快樂也更聰明
     
    1-1〈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的足球比賽〉
    足球規則介紹/奔跑在綠色的大地/關於足「球」/足球的衣著穿搭
     
    1-2〈重質不重量的日常訓練〉
    訓練的黃金年齡/一天訓練多少小時才適合?/紀律與戰術同樣重要/密集有效率的移地訓練/【足球教室】足球員的營養學/【足球教室】建立正確防護觀念,減少運動傷害

    1-3〈一朵花成就不了一座花園〉
    個性反映在踢球風格上/團隊合作之必要/【足球教室】進攻與防守的原則

    1-4〈當個最棒的足球家長〉
    我是教練,也是足球家長/足球可以是一生的愛好/從西班牙俱樂部到美國校隊/【家長的話】當足球成為Lifestyle

    第2部 踢足球小孩的未來

    2-1〈今日的足球小將,明日的種子球員〉
    少年球員的瓶頸/足球的巨大產業能量/國際體育聯盟與聯賽/關於聯賽系統:以英國及亞洲為例/進擊的球員:職業生涯規劃/小球員如何自我進步

    2-2〈足球員以外,球場上的其他關鍵推手〉
    從球員到教練/【Interview】江佩凌、朱峰、德利士/球場上的黑面判官:裁判/宛如微型社會結構的足球產業

    2-3〈足球沙漠如何開出更好的花〉
    達致產業化要推動的四件事/【Interview】黑田和生/取經國際:引進英國切爾西教學系統/【Interview】徐國安/本土扎根:建立菁英梯隊

    附錄
    Case Study:打造非洲荒漠裡的足球花園
    重要足球俱樂部一覽

  • 推薦序
    「足球家庭」在台灣的意義

    回顧我這幾十年做的事,有人稱我為開拓者,有人稱我為教父,對我來說,這些都是溢美之詞。本土搖滾也好,影音實驗學校也好,發想推動時,我只是單純地想著:希望能做一些事,十年後回頭一看,還在。
    幾年前,因為兩個孩子喜歡踢球,開始與兒童足球俱樂部接觸,最頻繁的時候,一週踢三個俱樂部。在這時認識了陳信安教練,他的方向與目標,顯然與現行追求高分的教育價值不同,他說:「踢球不是為了贏球,而是要維持住孩子長久的興趣,讓他們在十八歲時能發光發熱。」因此,陳教練設計的各種訓練,都是為了啟發孩子,讓他們熱愛踢球。
    若以十年來看,一個愛踢球的孩子,從八歲到十八歲,必須經歷升學導向的體制內教育,很容易在國小升國中或國中升高中時便中止踢球。因此,體制外的足球實驗教育確實有必要。我笑稱我們是自己想喝牛奶,而養了一頭牛,現在還想蓋牧場。身為實際參與陪伴踢球的足球家長,不管是每週在球場邊的打氣與交流,或是每年暑假帶著孩子到日本足球Home Stay,都讓我感覺到「足球家庭」生活的豐富踏實。
    陳教練看的是未來十年,這本書通過陳教練的眼、手與心,試圖建立台灣足球教育的圖景。那將是包含運動員、裁判、教練等專業訓練團隊,以及行銷管理、場地等產業,由家庭擴散到社群,由體育發展至文化與觀光。
    從音樂跨到足球,看似不相干,但是體育推廣在我的血脈中,似乎有跡可循。父親畢業於北平師大體育系,來台後一直在各大學擔任體育老師,他總說,若不要發生抗戰的話,他早就是籃球國手了。小時候,父親指導的籃球隊隊員偶爾來家裡一起包餃子,一起去看台北的威廉瓊斯盃。
     最近,在父親的遺物中,我發現一本名為《社會體育》的論文,是父親一個字一個字刻鋼板印刷完成的,由運動員訓練闡述到公共體育場的建置,放在今天來看,都仍非常具前瞻性。父親生前,我沒有機會與他談論這些事,但現在,我可以有機會實踐。
    我原本以為,現在為推廣足球教育做的這些事,是往前看,在為兩個孩子以及台灣其他愛踢球的孩子建造未來。但現在往後一看才突然明白,做這些事,或許也是希望能無愧於父親吧。

    倪重華
    前台北市文化局長
    音樂科技學院基金會董事長

    自序(陳信安)

    一個轉彎,車子就開進了靠近水門的下坡甬道,透過車窗映入眼簾的是開闊的風景,連綿的山脈和高低起伏的建築物都在水岸的對面,市區的喧囂彷彿都被隔離開來。我打開車窗,濕潤而稍有涼意的微風吹拂進來,剛下過雨的午後,空氣裡瀰漫著泥土和草地的氣味;我把車子停在一大片的草坪旁邊,背起用具走向綠意:這裡是大佳河濱公園的足球場,也幾乎是我每天都會報到的地方。

    我是陳信安,是個足球球員,也是足球教練。到目前為止,我的生命都和足球脫離不了關係:因為足球,我從普通的鄉下囝仔,變成國家代表隊的選手和總教練;因為足球,讓我踏遍了世界各地的運動賽場;因為足球,我結交了許許多多意想不到的朋友;因為足球,讓我體驗到各式各樣的人生經歷和視野。有人問我,如果我不曾和足球相遇,現在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其實我沒有答案,也想不出來其他可能;但我唯一肯定的是,足球不僅是我最大的樂趣所在,也是我的人生志業和理想的實踐方式——而這一切,都從那份最原始的喜歡開始。

    小標:對足球的堅定情感

    我出生於一九六二年,生長於純樸的高雄岡山,家裡經營的是佛具行,家中的三兄弟中,我排行老么。我的父母都是老實勤奮的人,對於孩子的期望除了好好念書和不要學壞之外,採取的是自由包容的態度。記憶中,我二哥是擅長手球的運動健將,就讀岡山國小時自己雖然有一群愛踢足球的小伙伴,但我卻沒有太熱中參與他們的活動,一直要到十二歲升上國中,我才真正開始接觸足球。

    足球常常被人戲稱為「窮人的運動」,原因是踢足球需要的裝備,就僅僅是一顆球,而門檻這麼低的運動項目,卻在世界各地廣受歡迎,我覺得其中最關鍵的原因就是,足球非常「好玩」,而且沒有性別或年齡的限制。五、六歲的小朋友,就可以開始踢足球,對他們來說,能夠把球踢得又高又遠,還可以跟其他的小孩在自然的草地上奔跑嬉戲,就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所以你常常會看到這個年齡的孩子,總是一起追著球跑來跑去——足球不是比賽,也不需要心機,就是很單純的玩遊戲而已。對於少年時初次踢球的我來說,足球就是一件充滿樂趣的活動。

    岡山是個足球風氣很盛的地方,不僅國小和國中都有足球隊,也培養出好幾位知名的足球運動員。雖然如此,因為不想讓父母認為足球會耽誤課業,國中時候的我可說是非常「低調」地在踢球。我還記得有幾次校際比賽,早上我一如往常地背著書包出門,但卻沒有去學校上課,而是把書包藏在同學家,下午踢完球才又背著書包回家。當然,這種事情做了幾次之後,終於被家裡發現,父母也因為國三即將面臨升學,非常反對我繼續踢球。

    在那個體罰小孩還很普遍的年代,父親為了讓我打消踢球的念頭,不止一次用連接窗戶縫隙的塑膠條教訓我,身為擅長跑步的足球健將,被打了幾回之後也是會跑給爸爸追。但奇怪的是,即便那時才十幾來歲,我卻已經對於足球有了很堅定的情感,雖然不被家庭支持,卻也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很多人說我是有天分的球員,因為足球員的黃金訓練期是九至十二歲,那是運動神經發育的關鍵階段,而我是在這個階段的尾聲才開始踢球;但踢了這麼多年的球,也培訓過無數的球員,個人的經驗告訴我:要成為一個好的運動員,除了先天的條件外,後天的努力同樣重要。記得以前每次和隊友約好集訓,我總是比別人先到球場暖身;而訓練結束解散之後,也經常留在場上繼續練習,而這麼做的唯一理由,就是我真的非常喜歡踢球的感覺。

    國三畢業那年的聯考,我沒有考上任何一所高中,父親非常生氣,要我立刻去補習班準備重考。但偏偏那時台北有一場全國性的比賽,幾經思索,只好鼓起勇氣跟爸爸談判,條件是讓我踢完這場比賽,之後就乖乖補習念書再也不踢球。結果,那場比賽我們球隊獲得了全國亞軍的佳績,當時以足球聞名的高雄立德商工便找上我,希望我可以進入他們學校,並且加入足球校隊。十八歲時,我便離家到台北念書踢球,展開多采多姿的足球人生。

    小標:改變我人生的比賽

    父母的不理解,是早年足球生涯中最大的遺憾。當時因為踢球與家裡鬧革命,後來先妥協的是我的母親,但她也只淡淡地說了一句:「去踢吧。」而我的父親,一直要到一九八五年時,才因為一場比賽而改觀。
    那一年,我代表中華男子足球隊遠赴奧克蘭參加世界盃足球賽的會外賽,對手是紐西蘭隊,當時電視轉播了那場球賽,而我就在包括父親在內的眾多岡山鄉親守著的電視螢幕裡,成功在上半場即將結束前踢進一球——從那刻開始,所有的街坊鄰居都改稱我父親為「安爸」,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有個很會踢球的兒子。當然,「安爸」本人也從原本的排斥足球成為忠實的球迷,後來他甚至會在閒暇時間主動到岡山足球俱樂部的球場去幫忙剪草,直到現在已經高齡超過八十,只要我回高雄,都還是會帶他一起到場邊看球。
    「踢球雖然沒有什麼成就,但至少不會變壞。」後來的「安爸」總是這麼跟其他的足球家長分享自己的育兒經驗。

    一路走來,總覺得有足球相伴的自己,其實非常幸運:進入高中之後,我成了隊上的先發球員,高一就拿到全國冠軍。畢業之後,我加入了聯勤總部支持的飛駝足球隊,成為專業的足球員。一九八二年時,我被選入國家隊,則是人生中另外一個轉捩點。當時我原本只是候補球員,本來應該不會有機會參與比賽,結果在球賽快結束時,教練突然讓我上場踢球,而我也不負眾望,在場中進了一球——因為如此的精彩表現,讓我得以進入中華男子足球隊,代表國家四處出征海外。

    整體來說,我的運動生涯其實沒有歷經太多波折,比較有影響的應該就是一九八○年代前期的兩次受傷——都是在比賽中左腿脛骨骨折——第一次是在農曆年前,因為怕父母擔心,只好騙說自己不回高雄要在台北過年,結果就是謊言被拆穿,最後全家人跑到台北看我。第二次則是發生在原本預計要回老家的週末前夕,不良於行的我打電話說這週不回去了,安爸一聽,立刻在電話那頭問:「你腿又斷了喔?」

    另外一個重要的事件發生在一九九○年,當時二十八歲的我被香港東方隊相中,有意邀請我轉戰加盟。比起台灣,香港的足球環境相對成熟,對運動員來說,也是職業生涯中難得的好機會——這不光是對我個人莫大的鼓勵,同時也是對台灣整體足球發展的肯定,當時的新聞報紙曾經不止一次報導相關消息。然而,後來因為薪水談不攏,而宣告破局。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有些遺憾,因為能夠進入香港職業隊踢球,勢將開拓我在專業和人生中更寬廣的視野;假如當時選擇前往,我後來的生命風景,應該會與現在截然不同。

    小標:足球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足球對我而言有個不可取代的魅力,就是藉此和隊友培養的深厚情誼——就算是骨折打石膏、走路都要靠柺杖,熱血的我還是堅持要跟隊友們搭飛機到香港去比賽。雖然不能上場踢球,但在場邊加油吶喊,也讓我覺得意義非凡。
    直到現在,我們這些老球員都已經五、六十歲,卻還堅持要組隊踢球參賽,一週至少要踢個三次才過癮。對我來說,單純當個球員是非常快樂的事,因為你只需要專心在球場上的表現,那個狀態很純粹,也很完整。
    但是擔任教練就不一樣了,教練要準備訓練內容、整合戰略、建立權威、時時刻刻動腦思考⋯⋯對我來說,無論是球員或教練,都是非常有趣的事,特別是現在我訓練的這批小球員,從六、七歲到十幾歲的都有,從他們帶著笑容的泛紅臉龐上,我回想起自己少年時踢足球的純真感覺。

    我有一個兒子,他選擇成為一個專業的足球運動員,十四歲時就獨自負笈西班牙,和一群同樣熱愛踢球的同儕競爭學習。身為過來人,我知道運動員是一條艱辛的路途;但身為父親,我支持他的選擇,並且鼓勵他在自己的道路上持續勇敢前進。足球對我來說,是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課題。
    有時候我甚至覺得,球場就像是生命的縮影,它有時間限制,也有規則可循,每個人都在一樣的空間條件裡,稱職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等待時機,然後一舉進攻——天時地利人和的話,你就踢進了漂亮的一球。所以我每天都會來到球場,無論寒暑、無論晴雨;因為對我來說,足球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這本書能夠完成,我衷心感謝所有在過程中給予協助的朋友,你們的鼓勵是我向前的最大動力。首先我要感謝台北的孔雀體育會,是他們成立的兒童足球隊,讓我有機會跨足到小球員的訓練領域。然後是同樣身為足球家長、也是台北市前文化局長的倪重華,是他在當時帶著華興國小的十四位小朋友,熱血地參加小孔雀的訓練;而我也在這裡對於長期支持我的足球家長們致上最深的感謝——感謝你們的積極參與和信任,如果沒有你們,今天大概很難會出現這群活潑快樂的足球小將。

    我還要感謝本書的撰稿人孫曉彤,從來沒有接觸過足球的她為了有更深入的臨場感,在龐雜的訪談與撰寫工作外,更主動參與了陳信安足球學校的成人女子班課程,印證了我對於足球所秉持的觀點——踢球永遠不嫌晚,甚至可以是一輩子的愛好。此外,我也感謝陳信安足球學校的教練團隊與工作同仁,沒有他們的幫助,我一個人絕對無法完成,而這也再次說明了團隊合作之於足球的重要性。

    最後,是多年來一直在我身邊陪伴和默默付出的太太許梅珠,身為體育老師的她,不僅要兼顧自己的職業,下了班又變身成專業的家庭主婦,有時候好不容易碰到假期,她也沒得休息——只要是我上場比賽踢球,她總是在場邊拿著相機努力拍照記錄,書中許多我在球場上的英姿,都是出自太太的細膩觀察。當然,追根究柢我還得感謝從小對我管教嚴厲的父母,如果不是他們從剛開始的反對,到後來的接納、理解與支持,我也無法在日後足球之路上堅持下去。

    我真心希望能夠因為這本書,讓喜歡足球的家長與小朋友更了解足球的訓練過程;也希望還沒開始接觸足球的人們,能夠因為閱讀而增加對於足球的認識與興趣——台灣足球的未來,需要的是更多人的參與和投入,共同創造出美好而生機蓬勃的足球視野。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