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小說

    • 武俠小說

    • 推理小說

    • 短篇小說

    • 長篇小說

    • 西洋小說

    • 寫實小說

    • 科幻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太歲紀年東都明京
太歲紀年東都明京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79190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小說 > 長篇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一文一武、五妃兩居、赤崁安平與億載金城;大大武花大武花!」──與府城少女一起暢遊台南吧! (古蹟、夜市,造訪景點高達11處!)
    ★府城少女,人氣急速竄升中!
    《直到中了丘比特一箭》爆紅作家 壹一 X 重量級繪師群《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KAWORU、《她和他和她的澎湖灣:二弦夢》亞果、海外人氣繪師廃棄物少年 量身打造「歲星」小說 !
    ★大量在地原創元素投入,讓讀者享受故事同時體驗台南觀光美景。
    古蹟(歲星)需要人(小滿)的呵護與記憶,人也需要古蹟來延續文化與歷史,雙方在共生的體系與互動中體會到自己的存在價值

    【故事簡介】
    歷經三百多年日月寒暑,
    看盡府城台江興衰風華。
    歲星,代表府城開拓時代以來的文化與歷史,
    為了將過去傳承給未來而獻身努力……

    台南,台灣文學館。
    在文學館擔任志工的小滿,某天在赤崁樓躲雨時,遇見了神祕的少女。東都明京──歲星,聽說她是全台灣最古老、法力無邊的古靈。不過歲星似乎不記得那些事情了,身上也沒有古靈應該有的法力,除此之外,由於對現代生活完全不熟悉,她還鬧出許多笑話。
    在赤崁樓九隻御龜協助之下,小滿與住在鹽水的表妹,顏子月,兩人帶著歲星走遍台南,試圖找到幫助她恢復記憶的方法。在四處查訪古蹟的過程中,歲星漸漸發現現代人對古蹟的重視已大不如前,感到相當難過……她們能夠順利找回歲星的記憶,恢復過往的法力嗎?
    描寫人與古蹟彼此守護的羈絆,充滿歡笑與淚水的文化歷史旅程,就此揭開序幕──

  • 壹一
    2.5次元的故事中毒者,電影動畫漫畫小說,喜歡任何創作形式的故事。
    最大的夢想是當一顆與世無爭的馬鈴薯,天天發呆曬太陽看故事。

    相關著作:《直到中了丘比特一箭(01)》《謎塔破擊》


    KAWORU(發音:卡歐露)
    又名小薰。
    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
    興趣是尋找美食和研究網路遊戲,創作主題以美少女插圖居多。
    現為同人&商業插畫工作者,代表作品有《星耀學園》、《前進吧!!高捷少女 日常》、《我與彼岸少女的煉愛交替》。

    亞果

    大家好我是亞果
    這次負責繪製彩頁的部分
    希望在正在觀看這本書的您會喜歡

  • 第一章 初遇     


      台南,台灣文學館。
      「為了紀念對台灣文學有重大貢獻的作家,台文館打造這面牆,並在上頭羅列……」
      藝文大廳旁的展覽室,一名少女導覽員正在向遊客介紹紀念牆的緣由及歷史。
      她穿著黑色內搭褲,白色小洋裝外面套著導覽志工背心。柔順的黑髮是右短左長不對襯的特殊造型,較短的右耳側夾著蝴蝶蘭造型的髮飾,戴著紅框眼鏡。
       專注於工作的她,散發出親和又知性的魅力,以溫柔的語調向觀光客講解台灣文學史。
      她認真的模樣吸引了人潮。本來只有一對老夫妻負手站在她前面聽導覽,之後又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男子加入,再來三個老太太也好奇地停駐……越來越多人擠在她前方。
      ──人變多了。第一次這麼多人,太好了──
      小滿露出微笑,更加賣力說歷史故事。
      「後來賴和成了……」
    儘管如此,但是聽她說了一會兒後,年輕男子先掉頭離去,三位老太太也挽著手離開。陸陸續續,全部的遊客都走光了。
       「嗚……」
      又走光了……她失望地垂下肩膀,卻聽到身後有人叫喚。
      「志工姐姐,請問……」
      叫住她的是三名高中女生。小滿對她們有印象,剛剛埋在人群中,眼神閃爍地盯著自己許久。
      要問了嗎?文學史?歷史人物的故事?通通都可以跟妳們好好講解喔。小滿有些期待。
      「我們是台北來的學生,還沒決定午餐吃什麼,妳有推薦的台南美食嗎?」
      唔。
      「喜歡吃鱔魚意麵嗎?我推薦……」
      小滿仔細地在地圖上指出餐廳地址。
      「謝謝妳~志工姐姐~」
      小滿微笑著揮手,等到那三個女孩子消失在視線中,才輕輕嘆了一口氣。
    似乎總是這樣呢。  
    大家都想知道哪裡有美食,再不然就是希望推薦適合拍照的景點。
      台南的美食與美景當然也很好,可是文化與歷史明明是準備最久、最熱切想介紹給旅客知道的部分,但是最後幾乎都沒派上用場。
      有點可惜呢。
      不過……小滿打起精神,不管怎樣還是得好好準備導覽知識。就算十名遊客中,只有一個人對歷史與文化有興趣,我的努力也就值得了……吧?
      「小滿,時間到了喔。今天也辛苦了。」一名笑容可掬的中年婦女走了過來,她是台灣文學館的志工隊長,負責所有導覽志工的調度和管理。
      「莊阿姨。」
      「怎麼?還習慣導覽志工的工作嗎?」
      「大致上都上手了……但老覺得自己講得不夠好。剛剛有好多人聚在我那兒呢,總覺得差一點就能激起大家的興趣了。」
      「別太有壓力,盡力說出自己覺得有趣的部分就行了。」
      「但是,他們沒待很久就離開……」小滿沮喪地低著頭,「我是不是講得很無聊。」
      「怎麼會!當初那一批新人當中,只有妳在面試階段就介紹得連館長都入迷不已。妳講解的非常好!」
      「可是……」
      「別擔心,妳給自己太大壓力了。只要持續下去,熱情會產生魔法的。相信阿姨。」  
      小滿懵懂地點點頭,脫掉志工背心,結束今天的導覽工作,與莊阿姨告別。

      走出館門,熱浪撲面襲來,雖然已經傍晚了,南台灣的高溫還是不容小覷,才離開台灣文學館不到三分鐘額前就冒出汗。小滿走向停放機車的位置,正要發動車子,叮咚──手機響了。通訊軟體的訊息聲。
      
      發訊人,小月亮。
      是小滿住在鹽水的表妹,顏子月。
      子月有通靈體質,常常會遇到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傾聽女鬼感情困擾、幫民眾驅邪、替關聖帝君跑腿處理各路任務,諸如此類聽起來很神奇的事。身為少數知情的親友,雖然只是普通人幫不上什麼忙,倒是可以聽她抒發情緒。

      ──小月亮: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滿載而歸:子月,怎麼啦?
      ──小月亮:小滿姐,我記得妳以前養過烏龜?
      ──滿載而歸:有啊。妳也想養?
      ──小月亮:不是啦。關聖帝君來了一群吵鬧的舊友,牠們……應該算烏龜靈吧!我不曉得怎麼招待牠們,想說姐妳養過很多動物,應該可以給我點意見。
      ──滿載而歸:烏龜嗎……可能喜歡新鮮水果。買些木瓜、番茄或香蕉給牠們吧,我以前養過的巴西龜很喜歡小番茄喔。
      ──小月亮:好!太棒了~小滿姐果然什麼都知道。我馬上去準備!

      接著子月就已讀不回小滿了。
      還是一樣毛毛躁躁啊。就算隔著螢幕,也可以想像顏子月跑去準備食材的歡快模樣,小滿忍不住露出微笑。與可愛的表妹對話,加上騎車時清爽的涼風徐徐吹送,多少消緩了剛剛的煩惱與挫折。
    帶著稍微舒緩的心情,小滿買了晚餐,回到住所。

      她今年初才搬到現在的居所,位於台南市區的老公寓三樓,屋內是小坪數的一房一廳格局。因為房東是熟識的長輩,所以租金相當便宜,格局方正,還有獨立陽台。雖然家具比較舊一點,但是除此之外,住得還算舒適。  
      比較不習慣的,就是……
      小滿打開電燈。
      空無一人。
      迎接她的是一片沈寂。
      「我回來了喔,胖吉。」  
      小滿彎下腰,看著放在門口處的籠子。籠內的小倉鼠感受到光線,從松木屑鋪成的小窩中竄了出來,在滾輪上奔跑了起來。
      靜謐的空間響起了空洞的滾輪聲響。
      胖吉是鄰居送的倉鼠。當時,鄰居伯伯搞錯倉鼠性別,把兩隻異性老鼠養在同一籠,自然鬧出鼠命,生出十幾隻老鼠寶寶。小滿本就喜歡動物,於是幫忙領養了其中一隻鼠寶寶,就這麼一路陪她從家裡搬到市區。當初的小小鼠,如今也長得白胖胖。
      小滿拿出飼料袋,倒一些到手上,再把胖吉也放到掌心。
    她捧著臉,看著胖吉把食物塞進嘴巴的可愛樣子。
    以前只要餵食胖吉,看牠吃東西的療癒模樣,就覺得心靈得到淨化,任何困難也不會放在心上。但是現在,好像連這招也不太管用了……一股鬱氣依然濁濁地悶在胸口,無法消散。
      還是當隻倉鼠好。看起來一點煩惱也沒有,每天跑跑輪子,等待餵食,這種生活真不錯。真羨慕胖吉啊,當倉鼠就不用準備跟教授開會的資料,也不會有各種奇奇怪怪的煩惱了。  
      「最近,好像挫折感特別重……怎麼辦呢,胖吉?」      
      小滿摸著胖吉背脊的毛,自言自語。
      小老鼠兀自吃得開心,沒有辦法回答小滿的疑問。
      
        餵完胖吉,小滿也沒有動力去做別的事。很快地吃掉微冷的晚餐,洗澡刷牙後就直接躺到床上去。  
      在黑暗的房間,她的腦海中不停跑過白日導覽時的景象。
      明明已經很用心準備資料,也針對自己的口條和介紹方式做了多次調整和改善。在這些事前準備上投注的精力和時間,甚至比學校課業還更多。也許導覽志工根本不需要用力到這樣的程度吧?儘管如此,還是每次都希望落空。
      到了最後,甚至有點害怕觀光客……每當遊客一臉好奇地靠過來,但是發現講得是歷史,就立刻無趣地撇過臉──那模樣,好像證明自己所熱愛的志業,確實就是沒用、沒人有興趣的東西。
      當初,滿腔熱血地報名導覽志工。
      錄取的那天,抱著子月開心地又笑又叫。本該是夢幻的工作啊,卻這麼快就感到巨大的挫敗。
    我,是不是,不適合做導覽員呢?
    歷史跟文化……如果遊客沒興趣的話,不如減少比例,多花心思研究附近的美食、適合拍照的景點與時事梗……這樣,是不是比較好?  
      胡思亂想間,昏暗的房間突然一陣亮光綻放。放在床邊櫃的手機,因為有新進訊息而閃爍不停。
      小滿坐起來,戴上眼鏡,滑開手機。

      ──小月亮:喵喵喵!小滿姐~~  
      ──滿載而歸:怎麼啦,子月?還有什麼煩惱?
      ──小月亮:不是啦~齁,我又不是只有抱怨才找妳。剛剛忘了問小滿姐,妳一個人住還習慣嗎?有沒有缺東西?有缺東西的話,特派員顏子月供妳差遣!

      不習慣,有點……寂寞呢。
    小滿的手指在輸入框猶豫許久,最後把打好的字刪掉,寫上新回覆:
    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替我擔心啦。

      放下手機,小滿輕聲嘆氣,重重往後躺回床上。
      如果跟子月講自己的不適應,她一定會急切地想幫忙。說不定明天回家時,就可以看到子月拖著行李蹲在樓梯間等自己的身影。
      子月就是這麼熱情的行動派。
      她還只是國中生,自己可是比較年長的一方呢,別讓做妹妹的替自己煩惱。
      不管再怎麼抱怨,事情也不會有好的進展。不如懷抱希望,傻傻往前走,也許就會有答案了。
      「好,明天也要加油!」
      下定決心的小滿看著鵝黃色的天花板,慢慢陷入夢鄉。 

     
      ※   

      翌日。
      ──鈴、鈴、鈴──
      鬧鐘響第三聲,小滿起床了。
      今天整天沒有課,導覽志工排在下午。吃完中餐,手機、鑰匙、錢包──該帶的東西都帶著,小滿關上電風扇,準備出門工作。要關燈闔門前,看到倉鼠活蹦亂跳地在籠內亂竄,於是把手伸進籠子裡面輕輕逗弄小倉鼠。
      「要乖喔,胖吉。」
    小滿關上門,走下樓梯。

      戴上安全帽,正要發動機車的時候,耳邊卻傳來叫賣聲。
      「蝦餅喔~好吃的蝦餅~」 
      ──是蝦餅姨!
        這位充滿活力的蝦餅姨,炸得蝦餅超級好吃,只要她出來擺攤,不到三小時全部的餅就賣光光。只可惜阿姨可能只是做興趣,開張時間不定,偶爾才能在樓下巷子口補抓到她的身影。
       今天運氣太好,碰到她剛開始叫賣呢!  
      ……要、要買嗎?
        小滿看了一下手錶。
       時間還足夠,晚上回來阿姨可能就不在了,減肥……明天再說!
      「阿姨,蝦餅兩包。」
      蝦餅姨手腳麻利地把磅秤上的蝦餅裝入塑膠袋,再綁上紅色塑膠繩封口。小滿把蝦餅放進背包,發動機車,往台灣文學館的方向騎了過去。
    時間還早,小滿嚴守交通規則,不疾不徐地駛在馬路上,一路暢行無阻──然後在永福路二段與民族路二段相交的丁字路口遇上紅燈。雖然路面空蕩,對向車道一輛車也沒有,但是小滿還是乖乖地停了下來。
      幾乎沒什麼人的夏日午後,空氣又悶又黏膩,紅色的磚造建築物屹立在她的左手邊。
      赤崁樓。
      真要說起來,比起新出現的景點,其實自己更偏愛古香古味的地方。
      當初為什麼沒有來赤崁樓當志工呢?畢竟赤崁樓才是台南、不,也許是整個台灣最古老的古蹟之一了,這些年卻幾乎沒來過。是不是應該找個時間好好逛一下?
      等紅綠燈的時候,小滿腦袋放空,思緒亂飄,然後──
      水滴落在手臂上。
      糟、糟了。
      小滿焦急地看著紅綠燈。二十、十九、十八──紅綠燈慢吞吞地倒數,雨點卻落得更密集。
      ──不行啦,如果全身弄得濕答答要怎麼工作,紅綠燈你跑快一點啊!
      老天爺不賞臉。不管小滿如何著急,巨大的雷聲從厚重雲層後響起,然後,宛如水盆當頭淋下,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
      沒帶雨衣的小滿急忙把車子停在路旁,看了下四周,最後決定躲進赤崁樓裡面。
      適逢週一下午,又下著豪雨,赤崁樓幾乎沒有觀光客,顯得格外冷清。
      小滿焦慮地望著天空,等了許久 雨也沒有緩下的趨勢,最後她只好打電話聯絡莊阿姨,確認剛巧有人可以跟自己換班後,這才安下心來。
      「那麼……」
    不再擔心工作無人接替,小滿開始環顧四周。
    真懷念呢……上一次到赤崁樓,應該是高中時跟同學一起來玩?至少四、五年了。環境還是一樣幽美,既然都來這兒躲雨了,就好好逛一下吧。   
    整個赤崁樓園區是由荷蘭人建造的普羅民遮城遺跡,以及後來漢人所建立的儒、道教廟祠所構成。小滿先從最前方的海神廟開始參觀,看完赤崁樓歷史與文物介紹,再來又到文昌閣拜裡面所供奉的魁星爺,祈求這學期考試都能高分通過。
      當她逛完海神廟與文昌閣,正要走進園區左後方的蓬壺書院時,卻突然聽到一陣少女嘻笑聲。
      ──嘻……   
      小滿左顧右盼,沒看到任何人影。
      聽錯了吧……
      但是那聲音卻回音般地繚繞在耳畔,殷殷切切,宛如呼喚,小滿無法裝作沒聽見。
      她鼓起勇氣喝問:「誰在那裡?」
      還是無人回應。  
      大白天的,應該不會撞鬼吧?
      把手伸向屋簷外,只剩下一點點的稀疏雨滴。小滿大著膽子,往聲音來源邁進。
    她順著修剪整齊的綠色林道往前走,通過文昌閣正後方的路,來到整個園區最古老的區域,也是唯一由荷蘭治台時期殘留到現在的倖存物──普羅民遮城殘蹟。
    「這、這是……」小滿驚呼。
      普羅民遮城破舊的殘牆上頭,下陷的城垛之間,有一顆巨大的光團。
      整顆球體宛如鑲在皇冠上的夜明珠,散發幽微的光芒,臍帶般的光線從光球中延伸而出連接著古老的城牆。光球不住胎動,好像有生命體在裡面孕生一樣。  
      小滿不可自抑地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她一步一步往異象的來源走去。
      光球近在咫尺後,她看到一張臉。
      少女的臉。

      一名紅衣少女蜷縮身體,躺在光球裡面。
      
      小滿拿下眼鏡,揉揉眼睛,又掐一下大腿。 
      會痛。不是中暑導致的幻想,神奇的景象依舊。
      她小心翼翼地又更靠近一步。這是撞鬼了嗎?應該要逃走吧?但是對方的面孔並不淒厲,相反地,少女雕像般的美麗臉蛋相當寧靜祥和,宛如沈睡中的幼兒。包裹她的光芒也散發神聖莊嚴的氣息,在這樣的光芒照耀下,小滿沒有任何不適,甚至還有股遊子終於歸家的寧定溫暖。  
      也許就是這份安寧感,讓小滿又大了膽子,慢慢伸出手,碰觸少女的臉頰。 
      儘管她的力道已經輕如撫摸羽毛,手指碰觸到的球體面還是不堪壓力,綻出一道裂痕。
      ──唰──   
    好像開啟了滿載記憶的匣子──熱鬧無比的影像從裂縫中奔騰而出。一瞬間她站在大員土牆街道上,荷蘭人指揮著漢人苦力搬運貨櫃;赤著上身的原住民扛著剛獵得的梅花鹿與漢人商賈交易;全副金甲的古代軍人揮舞旗幟;身著日本軍官制服的幽靈駕著巨大馬車迎面疾駛而來,小滿驚嚇地往後一跳,卻發現馬車穿透了自己──她就像坐上雲霄飛車迅速奔馳過數百年的歷史,無數的影像與聲音同時在眼前炸裂──心臟幾乎無力承受如此巨大的衝擊──
      不過都是幻覺。
      一個瞬息,萬種影像。
        暴動的景象停歇了下來。
    世界宛如被純黑的布幔掩去,除了巨大光球,其餘景物全消失不見。釋放出大量幻象的光球像破殼蛋,從裂縫中柔和地流洩出霧氣般的光,光霧托著紅衣少女的身軀,如潮水般順著開口流洩於地面,懸浮在小滿腳邊。
    黑暗的世界中,只有眼前的少女,如火炬般灼灼發亮。當少女降落地面,托著她的光點也漸漸消失於空氣中,世界的色彩才漸漸恢復。  
      耳邊傳來幾聲汽車呼嘯而過的喇叭鳴叫。
      小滿驚魂未定地喘著氣,所有的神怪現象已遠去,她又回歸現世。只剩紅衣少女躺在自己前方這個不可抹滅的事實。
      還沒來得及讓她做出任何反應,眼前的少女就慢慢睜開眼睛……
      ──出手抓住小滿的褲腳。
      女鬼啊!
      「哇啊啊啊啊啊!不、不要!」
    小滿用力掙脫對方的手,嚇得退後幾步。
      突然的施力,使得紅衣少女也連帶往前撲倒。她似乎完全沒設防,因此噗通一聲,重重前摔,漂亮的衣服前襟與半張臉全沾滿骯髒的泥壤。    
    呃……我應該沒那麼用力吧?
    罪惡感使小滿停下逃跑的腳步,她小心翼翼地望著少女。
    少女剛睡醒似的,沾染泥壤的臉蛋帶著一絲迷惘,眼睛也沒有聚焦在小滿身上。她露出有點不開心的表情,掙扎著想站起來。可是還沒站穩又滑了一跤跌坐在地上,笨拙的動作像隻孱弱的雛鹿,因為不習慣許久未使用的雙腿,無力站起。
      小滿下意識地伸手想攙扶對方──不過又膽怯地縮了回來。不確定剛剛看見的景象代表什麼、少女又是何方神聖……或妖魔鬼怪?
      少女留意到她伸出又縮回的手,於是一雙略帶祈求的圓滾滾大眼睛開始望著小滿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