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TUS一年生:魔鬼學長與菜鳥學弟(上)
SOTUS一年生:魔鬼學長與菜鳥學弟(上)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泰國的大學,有一項名為SOTUS的傳統迎新活動,
    由身為值星官的學長團,對大一們施以嚴格的新生訓練。

    而值星官長亞提特現在既憤怒又苦惱。
    身為負責新生訓練的總指揮,他理應有威嚴的形象、高壓的氣魄,
    他說東,學弟妹們就不敢往西!
    ……但這個編號0062的學弟是怎樣,竟敢三番兩次挑釁自己!

    龔朋是同學們的超級英雄,但卻是值星官們的眼中釘。
    因為他在新生訓練第一天就公然挑戰了值星官學長的權威,
    甚至放話要把值星官長亞提特搶回家當老婆!

    一個是人人懼怕、強悍嚴厲的魔鬼學長,
    一個是樣樣優秀、仗義執言的菜鳥學弟,
    衝突,反而導致他們對彼此印象深刻。
    在逐漸了解對方後,他們的關係,開始有所轉變……
    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本書特色 

    網路爆紅耽美偶像劇《一年生》原著小說
    原著+番外小冊內容一併完整收錄!

    優等生忠犬學弟×反差萌傲嬌學長

    這個學弟怎麼老愛跟自己作對啊?!(青筋)
    「編號0062,又是你!」

    一個不容小覷的大一學弟,槓上了強悍嚴厲的大三學長,
    這場對決,誰贏誰輸?

  • BitterSweet

    白天專心寫作,晚上喜於閱讀。
    當她感到沮喪的時候,巧克力總是能夠幫她心情愉悅起來。
    身為一個愛幻想的女孩,她相信她並不是唯一。
  • 新生守則第1條:
    別肖想挑戰值星官的威權

    「你們的聲音就只有這樣而已嗎?我想聽到更大聲一點的!」
    這個帶點凶狠的聲音,猶如典獄長在斥吼監獄裡的囚犯,只不過現在這些囚犯不是在監獄裡,而是在工學院集合廳的正中央,一個個臉上掛著愁苦的表情席地而坐。
    面前站著一排大三學長,整整齊齊的稍息站姿,每個人都以銳利的目光直盯著新生們,好像他們從上輩子就欠下什麼仇債似的。
    尤其是擔任值星官長的「亞提特」(Ar-thit),工業工程系的大三學長,長得五官立體、眼神銳利,才剛剛凶過學弟妹關於聲音太小的事,但實際上,就算學弟妹的聲音大到像開演唱會一樣,他還是會說聽不到。
    ……怎麼了嗎?……有事嗎?啊這就是前輩傳承給值星官的權力啊!老實說學弟妹現在正在面對的,他以前都經歷過了,而且這還只是開場而已,接下來還會有更精彩的呢!
    擔任值星官的學長,擺出冷酷嚴肅的表情,用毫無感情、低沉,卻又俐落有力的聲音問:「我再問一次,你們這一屆總共有幾人!」
    整個集合廳裡鴉雀無聲,跟亞提特預料的一樣。
    ……這是當然的啦,開學才兩天,誰會去記總共有多少同學,尤其是占有全校最多人數的工學院,放眼望去一看就知道破千人,叫人突然這樣講出正確數字,還不如叫他們解微積分的算式還比較簡單一點呢!
    但是當前的氛圍就是亞提特想要的,因為這樣更能讓整個集合廳裡的新生們,愈加倍感壓力。
    誰說工學院的新生訓練必須要野蠻暴力,動不動就爆粗口、帶髒話?一點都不需要!我們可是知識分子,不需要爆粗口也可以表現出威嚴,否則萬一被老師盯上的話,麻煩可就大了。
    所以值星官的守則就是,對學弟妹說話要有禮貌,但就是這種用禮貌包裝的言語,才是真正具有殺傷力,所謂罵人不帶髒字、殺人毋須用刀,反而讓學弟妹更加害怕得不敢抬頭。
    亞提特繼續用言語施壓:「如果沒有人回答我,就表示你們這一屆,對同學這麼的漠不關心,這麼的無情,連自己的同學都記不住!」
    值星官長以緩慢的步伐,沿著學弟妹坐著的隊形邊緣走,作勢表現出至高無上的威嚴,還可以給學弟妹無形的壓力,他的視線掃過一個個學弟妹,大部分的表情都是消沉的,還有的在輕輕地哽咽,這證明了他之前訓練的招數還挺有效的。
    其實……他也不是一個喜歡看別人哭的變態啦!但此乃值星官的職責,這也沒辦法。
    可是一有學妹在哭,他的心就變軟了一點,尤其是看到長得可愛的學妹,稚嫩的臉頰流下一滴淚水的時候,心頭就癢癢的很想衝上去安慰她。但是身為值星官,必須要維持住冷酷的形象,眼神仍然必須保持殺氣,即使面對正在流淚的美女都是一樣。
    這時坐在隔壁的學弟,把手帕傳給可愛的學妹擦眼淚,學妹一邊淚水氾濫地收下手帕,一邊說謝謝……
    ……哇嗚……好甜蜜蜜啊你們,到底有沒有把學長放在眼裡啊!我可是還站在這裡看著耶!竟然還敢這樣子,當著我的面大剌剌地打情罵俏了起來。本來已經鎖定了那個可愛學妹,打算找機會要個手機號碼的,沒想到居然被你這小子捷足先登了!
    喔……你想表現出男子漢氣概是不是……這麼想表現啊……好!學長就成全你!
    「那位學弟,請站起來!」
    他對著手帕的主人斥喝,而坐在他旁邊的可愛學妹,突然被嚇出一身冷汗,朝著那位同學投以擔憂的眼神,自己竟然害他被值星官盯上了!
    被叫起來的人卻一臉淡定。這位學弟站起來之後的身高,把值星官長嚇了一跳。亞提特自認為自己的身高已經在平均值之上,一百七十八公分在男生的身高裡已經很夠了,結果眼前這一個裝模作樣的小子,比他還高出了大約十公分,而且濃眉下的五官端正,散發出一股男性魅力,光芒蓋過在場的所有男生。
    哼……看到這種貨色,就更讓人打從心底的超、不、爽!
    ……這樣正好,學長會好好的加倍照顧你的,誰叫你這張帥臉搶走了值星官長的風頭!
    「大聲告訴我你的名字和編號!」
    「我叫『龔朋』(Gong-Phop),編號0062!」
    「回答我,你們這一屆總共有幾個人?」
    「報告,我不知道!」
    「為什麼不知道?」
    「因為我沒有數過!」
    問的人不只是眉毛抖了一下,就連拳頭也快要變硬,他忍住不往那張淡定的臉上揮過去。
    ……學弟……這樣講話……是打算找學長單挑囉?
    如果是在校外遇到這種情況,早就揪人開打了,但現在是在工學院的集合廳裡,有上千個新生的視線盯著看。被打臉是小事,只要他還是值星官一天,報復對方也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亞提特盡可能地壓下怒氣,用凶惡的口氣下命令道:「就算沒有數過,這些數據你們也必須要知道,我問的每一個問題,你們都要回答得出來,知道了嗎!」
    「知道了!」
    學弟回應了之後,他輕輕點了一下頭,然後把手伸進長褲的口袋中,拿出一條項鍊,上頭掛著一個棕色齒輪造型的墜子。亞提特把手上的項鍊,伸出給學弟看。
    「你有看到這個『齒輪』嗎?」
    「有!」
    「這是我們工學院的聖物『齒輪』,代表著每一個工學院學生的榮耀,並不是專屬於任何一個人的,如果你沒有足以克服挑戰的能力和決心,讓我看到你有得到它的資格,那就請你離開這裡!我會當作工學院從此沒有這個人!」
    最後一句話他不是對著站起來的學弟說,而是把臉轉向一排排坐著的新生們說,口氣像是在威脅,因為能不能得到聖物「齒輪」,決定權完全掌握在他們這幾個身為值星官的大三學長的手上。
    如果新生們乖乖聽話,懂得尊敬前輩,積極參加活動,那麼就比較容易得到這個代表工學院榮耀的聖物。
    相反……如果新生們做出讓人討厭的事情,那就準備全體一起失格,必須要重新進行新生訓練,而且絕對會比前一次辛苦、殘酷好幾倍。如果再不合格的話,你們這一屆就別想拿到聖物了,背著恥辱度過四年的大學生涯吧!
    ……這可不是在開玩笑喔!說到做到,之前也出現過先例了,小大一們早就略有所聞,所以剛剛帶有恐嚇意味的警告還滿有效的,可以發現有好幾個新生的臉色開始鐵青,像是隨時會暈倒似的。
    這讓手中握有王牌的值星官長,在心裡竊笑,回頭去修理剛剛大膽挑戰值星官威嚴的屁孩。
    「龔朋同學請你回答我,如果我不讓你們拿到『齒輪』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亞提特的話才剛說完,就對著龔朋擺出勝利者的架勢,而他也猜得到屁孩應該又是回答說「不知道」,如果是這樣,他打算先來一場「殺雞儆猴秀」。
    哼……也不先看清楚這是誰的場子,想打臉,還早十年呢小子!
    勝利者轉身背對學弟,走到定位準備下達處罰的命令,不打算等學弟回答了。結果值星官長連第一步都還沒跨出去,背後的聲音就讓他差點摔倒。
    「就用搶的!」
    值星官愣住了,迅速轉身回來,不敢相信剛剛自己聽到了什麼。
    ……剛剛說什麼搶什麼,是我幻聽了嗎,再問一次好了……
    「你說什麼?」
    亞提特對著眼前依舊淡定的學弟再問一次,看著那一雙狡猾卻不閃躲的眼睛,要他清楚地說明自己剛剛說那句話的意思。
    「如果學長不把齒輪交給我們,我就會自己想辦法搶過來。」
    鏗鏘有力的聲音,毫無半點畏懼,卻引來滿堂眾人的驚呼聲。尤其是值星官長,聽得眼睛瞪得大大的,驚訝得定格在原地。
    居然被學弟當眾挑釁成這樣,簡直就是被拿著鞋子往臉上打,亞提特的手被氣得發抖,情緒再也無法受控,他把必須對新生彬彬有禮的規定忘得一乾二淨,徑直走向學弟,抓起對方的衣領,憤怒地斥吼道:「你他媽的再講一次,你以為自己有辦法搶走我手上的東西嗎!混蛋!」
    「報告,可以!」
    「靠,你想怎樣!」
    「我只要把你搶回家當老婆就行了!」
    ……登愣……
    ……全場靜默無聲。
    一隻大手伸過來,抓住正在扯著自己衣領的手,眼神依舊堅定地看著眼前的值星官長,眼裡有那麼一瞬像是閃過了一道光芒,然後狡猾地說:「不是說另一半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嗎?所以只要我把你變成我的老婆,你的齒輪不就會變成我的齒輪了?」
    「你……!」
    亞提特立馬把手放開,心裡咒罵著一大串的髒話,但嘴巴只能說出這一個字,因為剩下的都已經被哄堂的呼聲和口哨聲給蓋過去,就連同為值星官的大三同學也忍不住偷笑,對於小大一用這種方式挑戰權威,他們覺得有趣勝過憤怒。畢竟能夠讓值星官長氣到陣腳大亂,被挑釁到連最後一條理智線都斷光的新生,是久久才會出現一個。
    「你們全部都給我安靜!」
    值星官長的命令是絕對要遵從的。集合廳再次迅速地恢復安靜,目光焦點再度回到高個子的學弟身上。亞提特努力維持著所剩無幾的理智,狠狠瞪著敢大膽用言語調戲他的混蛋小子。
    ……不知道他是說真的還假的,雖然這小子看不出有甲甲的氣味,但可別以為他會被這種耍嘴皮子的態度打倒,如果這小屁孩真的打算「強搶」他,那就來吧!沒在怕的啦!他可是正港的男子漢,才不會對任何人投降,有種就來吧!但現在他要先清算今天的帳。
    「很好,我就等著看你是不是嘴炮而已,但是現在既然齒輪還在我手上,我就有權力以值星官的名義,對你施令!」
    手中握有權力的人冷笑著,準備下達最後一道絕殺令。
    「龔朋,編號0062,交互蹲跳兩百個,開始!」
    「是!」
    被處罰的人臉上毫無一絲抗拒的表情,反而還露出一抹清新的微笑,回應的聲音鏗鏘有力,像是很樂意接受學長的命令,走到集合隊伍前面,在同學們同情的目光之下開始交互蹲跳。反倒是亞提特,雖然臉上掛著勝利的表情看著被自己處罰的人,可內心的憤怒,大到藏也藏不住。
    哼……大一的小屁孩,想硬上值星官嗎?連作夢都嫌早了十年咧!誰叫你小看這一場聖物「齒輪」的爭奪保衛戰,我就讓你看看,最後誰才是會被搶回去(當老婆)的人!
    ……究竟會是「魔鬼值星官」,或是「小大一」呢?


    新生守則第2條:
    值星官問的每一個問題,新生都必須要回答得出來

    「誰叫你們抬頭的!全部都給我趴下!」
    先不要誤會……這不是哪個軍營在操課,這可是亞提特值星官長精心準備的活動,目的是希望學弟妹們的身體,能夠充分吸收正中午的維他命D,大家的骨骼才會強健啊!
    ……沒有錯……就是在正中午的大太陽底下,足球場上的正中央,大家被曬得雙頰發燙,值星官的背後已經濕了一片,卻依舊維持原姿勢不動,像是皮膚早就被曬出一層保護盔甲一樣,完全沒有不舒服的感覺,這一切都是為了鎮壓住眼前這些趴在草地上、全身沾滿泥土的小大一們,他們正因一個理由而遭受懲罰。
    「我要求你們幾點集合?」
    小大一們回答的聲音,窸窸窣窣得像是小蜜蜂在嗡嗡嗡一樣,搞得值星官必須提高音量再問一次。
    「給我大聲講清楚一點,我到底要求你們幾點集合!」
    「中午!」
    ……嗯……就是要這樣,讓我好聲好氣地問你們,不要讓我又要大吼大叫了好嗎!
    足球場這麼大,又不是像在集合廳那種室內空間,聲音必須提高才會響亮。難道學弟妹不知道,每一個值星官學長回去後都要喝蜂蜜檸檬茶保養喉嚨,整個菜市場的檸檬都快被我們掃貨掃光光了!但是這一切都必須要忍耐,為了讓學弟妹看到值星官們都是來真的,完全不借用麥克風或大聲公。尤其是值星官長,講的話又要特別多。
    亞提特為了清喉嚨,輕咳了一聲,再繼續問下一個問題。
    「那大家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小大一又回答成嗡嗡嗡的聲音,搞得學長們沒耐心繼續聽下去,趕緊打斷嗡嗡嗡,準備又要大聲傷喉嚨了。
    「夠了!不用回答了,我來告訴你們,現在是中午十二點十八分五十七秒,你們遲到了,害得我們要站在大太陽下等你們這些人,請問這是我們該做的事情嗎?責任感三個字會寫嗎?還是都還給高中老師了!」
    亞提特的視線掃過一個個正低著頭的小大一,聽完值星官長今天的開場白之後,現場鴉雀無聲。亞提特心裡想著,學長真不忍告訴你們剛剛只是開胃小菜,重頭戲才正要準備上場。
    「沒關係,這是第一次,學長我會給你們一次機會。」
    值星官長這一席話,讓不少正趴在草地上的學弟妹鬆了一口氣,但是這一口氣還沒鬆到底,值星官長的下一句話又讓大家緊繃起來了。
    「但是……我會隨機挑一個人來回答我的問題,如果你們的同學回答不出來的話,你們全體都要接受處罰!」
    小大一們的希望之火,瞬間熄滅,感覺像是被人摸了頭之後,又往臉上賞一巴掌,最後還補踹一腳。
    ……剛剛是全部的人一起回答,都不能熄滅值星官長一肚子的火氣了,現在還只能靠一個人來決定大家的生死,這不是等於要一起被送進地獄裡嗎!而且最慘的是被選到的那個人,還要背負每一個同學的命運,萬一回答不出來,除了要接受處罰之外,連同祖宗十八代都要被一一問候了。
    這個結果亞提特已經設想過了,因此他已經先設定好遊戲規則,而他打算要選出來當誘餌、即將變成同學攻擊的目標,而人選只有一個……
    「編號0062站起來,請走到前面!」
    編號的主人照著值星官長的指示站到前面去,雖然同學們都很想用眼神為他加油打氣,但是礙於大家都還趴著,所以什麼事都無法做。而值星官的雙眼正看著那個屁孩,明顯看得出他的表情比平常還凝重。
    哼哼……十年報仇也不晚啊!這才剛過了一天而已,亞提特當然還沒有忘記昨天受到何等羞辱。
    他心中也很想揪人把屁孩約到無人的角落去圍毆,但是這樣看起來太野蠻了,只好想想新的作戰地點。就在數百個證人面前,不需要有任何身體接觸,如同先前所說的,我們是知識分子,還有一些號稱更冷血的做法,才能夠洗去他的心頭之恨。
    亞提特為自己準備好的完美復仇計畫而暗自竊喜,他看著眼前的龔朋,編號0062的學弟,正等著回答專為他準備的一串問題,事不宜遲,就直接開始回擊吧!
    「我昨天問你總共有幾個同學,你還記得嗎?」
    「記得!本校二五五六年(譯注:泰曆二五五六年為西元二○一三年)入學的工學院新生,總共有一千一百七十八個人,其中工業工程系總共有兩百一十六個新生!」
    回答得迅速準確,值星官長也聽得一愣一愣的,本以為他會不知道,沒想到回去後真的有做功課。其實他自己也不記得整個工學院的新生有幾個人,但是工業工程系今年大一新生名單,的確是兩百一十六個人正確無誤,表示這個傢伙不是亂掰的。
    ……嗯……這次的對手真不簡單,他真的太低估學弟了,但別以為碰到硬的他就會退縮,學長我早就準備好B計畫了。
    「很好!但那不是我要問的問題,我只是想讓你好好記住。接下來你看著你的同學們,然後大聲數給我聽,你們總共來了幾個人?」
    收到命令的人轉頭過去數正低著頭的同學們,值星官長不動聲色地等他的答案,明明這一眼看去就知道少了很多人,但要他一個一個數的目的,就是為了製造更加沉重的氛圍,尤其是數到最後一個人時,會是讓人聽了後倒抽一口氣的數字。
    「我的同學一共來了一百六十二個人。」
    「所以你有幾個同學沒有來?」
    「五十四個。」
    能快速心算,真不愧是工學院的學生。亞提特點點頭,然後把話題切入之前就設定好的遊戲規則中。
    「那麼我現在要問你的問題,你也必須回答得出來。」
    他看著學弟的眼睛,那是看著他卻毫無畏懼的雙眼,然後再對學弟露出睥睨的笑容,接下來問的問題,卻讓所有人聽得差點忘了呼吸。
    「我想知道,你那些沒有來的五十四個同學,他們都去哪裡了?」
    「……」
    ……沒有答案……是的,就算是愛因斯坦轉世,也不可能知道沒有來集合的五十四個人都跑去什麼地方了。
    事實上,工業工程系並沒有硬性規定所有新生都要參加新生訓練,但如果你不來,你那一份命運就會自動落到其他同學身上,也等同是變相強迫大家參加新生訓練──如果你不想讓同學代替你被處罰的話。
    也正因為如此,值星官長的所有問題,通通是為了啟動處罰而設計的,差別只在他要選誰來玩才會比較有趣而已。而今天則順便對昨天給他打上大大羞辱兩個字的屁孩進行復仇,現在那個人已經張不開嘴巴,回答不出問題了。
    哼哼……怎麼樣,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小看值星官長的代價,就是準備變成眾矢之的,面對所有同學的憤怒吧!
    亞提特偷偷露出勝利者的微笑,但是這樣還不夠,他看著還趴在地上的那些小大一,帶著公然定罪的口氣說道:「把頭抬起來!你們抬頭好好看著你們的同學。他沒有說出答案,所以你們準備……」
    「他們哪裡都沒有去。」
    突然有一道聲音打斷他的話,亞提特趕緊回頭去看聲音的主人,皺著眉頭再問一次。
    「請你再說一次。」
    「我的五十四個同學並不是沒有來。」
    龔朋的答案明顯與眼前的事實不符,眾人聽了再一次瞪大眼睛,真不敢相信這個時候,你還敢在這裡講這種話。
    ……找死啊,本來打算來個漂亮的ending了,像你這張嘴巴,不被修理一次看看是不會懂事的……好啊,那就來吧!
    「你把眼睛睜大一點,看看你的同學來了幾個!媽的居然敢說不是沒有來!」
    值星官長怒吼,手指向正趴在炎熱球場上的大一們,結果對方卻還在繼續解釋,而且話裡的內容又把大家說得一愣一愣的了。
    「他們真的哪裡都沒有去,因為他們全都在我的心裡。雖然人不在現場,但早就把心與勇氣交給我們了。」
    ……什麼?他在說什麼瘋話?什麼叫「哪裡都沒有去,因為把心與勇氣都交給你們」。
    我呸!爛哏!是不是看太多偶像劇了啊!你以為你是韓劇男主角,正在拚命保護同學免於受處罰喔?這也掰得太扯了吧!
    「嗯,你的同學還真是有心,那他們給你們的心與勇氣,分量應該夠讓你們跑球場五十四圈了吧!」
    「不是,五十四位同學把心與勇氣,只交給我一個人。」
    「那他們幹嘛……只交給你……一個人!」
    「他們想幫我填補空缺,因為我的心全都已經給亞提特學長你了!」
    「……」
    「……」
    「……」
    ……球場上所有的人,全部啞口無言。
    原本殺氣騰騰的氣氛,突然間飄起一片粉紅色的光暈,還摻了一點紫色(譯注:紫色在泰國代表男同性戀的顏色)的光點點。大三的值星官長居然當眾被大一新生告白,而且還是超級肉麻的臺詞,搞得旁人噁心得差點吐出來。但是亞提特根本就吐不出來,反而猶如吃了炸藥般,咆哮著對方的名字。
    「龔朋!」
    「是!」
    「跑球場五十四圈,開始!」
    「是!」
    學弟非常乾脆地接受命令,二話不說直接繞著大型足球場跑,頭頂上是正中午的大太陽,而眼前是同學們同情的目光,新生們紛紛忍不住對著勇敢跳出來保護自己的新同學行注目禮。
    「不用看他!你們全體都要被處罰,起立蹲下五十四次,還要大聲一起數,如果聲音不整齊的話就重來,一直到你們數得整齊為止,預備!」
    亞提特大聲下令,然後轉身回去站在定位上,完全不在乎學弟妹們的怒視眼神,與他們看著龔朋的感激眼神完全相反。
    現在的龔朋被大家激賞的目光籠罩著,身上隱隱發出微微的光芒。而亞提特原本的計畫又再次徹底失敗,不但沒能好好地修理屁孩,反而還讓自己變成小大一們討厭的對象。
    ……既沒有報仇到,還被這傢伙反將一軍,媽的……可惡啦!此仇不報非亞提特,你就等著看吧!龔朋!
    這一回合的聖物「齒輪」爭奪戰……值星官輸給小大一一分,目前比數0比1。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