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宗教類

    • 總論

    • 佛教

    • 道教

    • 基督教

    • 總論

    • 聖經

    • 神學

    • 文獻

    • 儀式

    • 傳道

    • 宗派

    • 教會

    • 基督教史

    • 傳記

    • 回教

    • 猶太教

    • 其他宗教

    • 中國祠寺

    • 神話

    • 比較宗教學

    • 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無神論的再思:盼望的緣由
無神論的再思:盼望的緣由
  • 定  價:NT$320元
  • 優惠價:79253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宗教命理 > 宗教類 > 基督教 > 儀式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本書目的乃在
    瞭解並反駁新無神論者的立場,
    讓我們面對各樣無神論者人生哲學時,
    知道當如何有效地護衛基督教信仰,
    辯明基督徒人生哲學的真實性。

    無神論基本的論點是「沒有神」。這看法正確嗎?這看法好不好呢?人若不能證明上帝存在,難道就能證明上帝不存在嗎?一般說來,證明存在比證明不存在容易得多。存在是一個已有的現象,有可以被觀察被測量的特質,所以有實證的可能;不存在是沒有任何的現象,也沒有可觀察可測量的特質,所以無法從實證的角度著手。

    若我們以上帝為全能的創造者,又如《聖經》所說:「耶和華用能力創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用聰明鋪張穹蒼。」我們就知道宇宙是奇妙的設計,是這位造物主榮耀的彰顯。換句話說,我們的宇宙是有意義,不是偶然的產物。

    然而,沒有任何的現象、理論、感受……,是需要無神論來解釋的。無神論除了說「沒有神」之外,還有什麼用呢?無神論是一種信念,導致虛無主義的思維,道德的混淆,生命意義的喪失,人為什麼要接受它呢?如果罪有什麼力量,也許就是誤導人離棄真理吧?
  • 黃小石

    1940年出生於重慶,戰後隨父母定居台灣新竹,中學畢業保送上台灣大學物理系。大學時期深入思考信仰問題,1962年台灣大學物理系畢業,1964年受洗成為基督徒。1969年獲美國康乃爾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

    1969-1973年,任教於若歌大學物理系。1973-1976年,美國匹茲堡大學訪問學者。1976-1998年,擔任美國艾克桑石油公司研究部門物理企劃主管,並從事研究工作。1990年,獲德國普朗克研究獎,並獲選為美國物理學會會士。1998-2009年,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資深研員。2009-2012年,美國普林斯頓神學院訪問學者。

    黃小石除了在物理學界的成就外,同時以長老身分在美國紐澤西州的若歌教會事奉,為若歌教會創始人之一。曾任華福科技佈道事工主任、眾聖徒協會董事、基督使者協會董事會主席等職。多年來經常應邀到世界各地講演,反應熱烈。黃小石勤於筆耕,相關論著見於各刊物。
  • 序一 有神的「證據」 黃子嘉

    真神的偉大難以盡述,而其中非常奇特的偉大竟是:允許祂所造的人有反對祂的自由。從人類始祖亞當與夏娃開始,直到今日還活在世上的七十多億後人之中,屢屢重複各式各樣反對神的舉動,再再出現忽視神、輕蔑神,甚至排斥神的論調。

    不知為何,有些被造的人總是想盡辦法否認造物主的存在及作為,雖然提出來的主張與論說並不高明,但仍吸引了許多「自我中心群眾」的青睞。於是在人類歷史的洪流中,陸續產生了「古代的無神論」、「現代的無神論」、「舊的無神論」、「新的無神論」、「神死論」、「唯物論」、「不可知論」……層現不窮,花樣百出。

      創世以來,神早已在宇宙中及人心裡為祂自己的存在留下了可信的憑證。《聖經》明說:「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1:19-20)。如此說來,全世界的人豈不都應該是「有神論」了嗎?

    但是偉大的神,竟仍然允許世人故意不認識祂、反對祂又悍然拒絕祂。故接著《聖經》說:「……他們雖然知道神,不當作神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神,神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羅馬書〉1:21-31)。  

    「無神論」者或是故意忽視一切明顯「有神」的證據,或是憑藉那已經昏暗又有限的理性去限制那無限的境界,或是用許多無法證實又缺乏證據的偏見,試圖否認神的存在。然而誤用了自由去反對神的結果,.是丟失了自由去扺擋邪惡的權勢,可嘆的是:今生經常會陷溺在罪惡之中;更可悲的是:死後來生必要面對真神的審判,何苦來哉!  

    面對許多人生難解的問題諸如:無中怎生有?人由何處來?人往哪裡去?人為何活著?宇宙之目的?苦難與幸福、災害與享樂、良善與罪惡、冤屈與正直、戰爭與和平、今生與永恆……於是在人類的歷史上出現了許多宗教信仰及哲學論說,有些只是討論人生的修養哲理而不提及神;有些是拜錯了對象;有些並不反對神的存在,而是只持「不可得知」或「不必去知」甚或「敬而遠之」的心態;但更有些則是堅決地「否認有神」,然而眾人卻又都想靠己力去過美善的人生。不論如何,事實上若缺失了真神拯救的大能,世人想靠自己的各種辦法與努力,都只是「力不從心」、「事與願違」、「知易行難」等等的結局,無法實際超脫罪惡的枷鎖,不能獲得心靈中真正的平安與喜樂。  

    反觀基督教信仰不僅是主張真神的存在,以及真神的創造與統管,更是強調祂因慈愛與公義而拯救罪人的福音:真神差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降世救人,不但死在十字架上為人贖罪,更從死裡復活升天,坐在父神的右邊為主為王,並要作世人的救主,賜給信服者今生的平安喜樂,以及永生的榮耀福份。這是極大的盼望。  

    本書作者是學識淵博的基督徒領袖。他很有深度地從科學、哲學、邏輯學、生物學、宗教學等層面說明了「相信有神」比「堅持無神」更合乎理性,更令人折服。又解析了《聖經》真理 ─「神所給人的特殊啟示」,清楚說明「基督徒盼望」的緣由。所以本書確是一本基督徒護教與衛道並廣傳福音的佳作,必能堅定已信神者之信心,又可幫助迷惘者找到人生最重要的正路。  

    特此慎重推薦!

    (本文作者黃子嘉牧師現任亞特蘭大華人教會「北堂」的主任牧師)







    序二 起初…上帝?創造! 林治平


      讀有名的物理學家、美國若歌教會創會長老黃小石博士的新書《無神論的再思:盼望的緣由》,心潮起伏、思慮奔騰。正如以往十五年來,小石兄以黃長老、黃博士雙重身分,交付宇宙光出版他所寫的十四本書一樣,小石兄以他深邃淵博的科學知識、虔誠投入探索享有的信仰經驗,還有他自幼耳濡目染、信手拈來的人文哲思,旁徵博引、思慮周密、溫文儒雅、幽默風趣,引證科技專業、學術理論,配合生命見證故事,下筆為文。辯析哲理、講論科學、探討人生,恰如其分,引人了悟深思,深為讀者喜愛,不需他人贅言。然筆者有幸,承小石兄不棄,過去十四年來,每有新著問世,皆令筆者為文作序,忝為介引。恭敬不如從命,爰將閱讀本書所引思潮與平日靈修思考所得,草撰〈起初.上帝?創造!〉一文附上,不敢言序,聊作讀者諸君飲茶閒話時,再增一個旁觀無語的「黃小石迷」而已。

    起初…上帝?創造!

    打開《聖經.創世記》一章一節,開宗明義的六個字:「起初上帝創造」,
    像一陣閃電似的,劃破長空,在我眼前閃過。

      起初…
    什麼叫「起初…」
    中國人說:「追根究底…
    中國人說:「打破砂鍋問到底…
    中國人說:「慎終追遠…
    打從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
    我們就喜歡窮追猛打的問到底;
    我們喜歡問:
    「為什麼?」
    我們喜歡問:
    「天為什麼藍?
    海為什麼綠?
    為什麼有春夏秋冬?
    為什麼有花鳥蟲魚?
    為什麼牛吃青草會長出健壯的骨骼身軀、分泌出營養豐富白色牛乳?
    為什麼繁星滿天,不可勝數,自在運行,從無差錯?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人會問這麼多為什麼?為什麼?」

    奇怪!你有沒有發現,
    只要是人,就會追根究底的一路問下去;
    只要是人,就會想要知道一切事物現象存在的源頭根源在哪裡;
    人不僅活在今天現在的現象中,
    我們會追問今天現在一切的現象是怎麼發生的?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
    面對每天周遭在我們生命中發生的每一件事,
    我們都會問一聲:「為什麼?」
    在選擇做與不做這件事的前後,
    我們一直會問自己一個問題:
    「做或不做這件事的意義何在?
    做或不做這件事的價值在哪裡?」
    我們喜歡追究每一件事的源頭根源,
    我們喜歡生命中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它的源頭根源。
    思想這些問題,我們會發現,
    只要是人,都會追探詢問,
    任何一件我們所遭遇到的事的源頭根源在哪裡?
    我們切切的想要知道一切事物的「起初」是什麼?
    「起初」在哪裡?

    「起初?
    起初是什麼?」
    誰能回答這個問題呢?
    歷世歷代的思想家、哲學家、科學家都試圖解開「起初」之謎,
    可惜人類是活在「起初」之後的時間空間之內,
    人類所有的理性思考、實證經驗,
    都在「起初」之後的時空限制範圍內,
    在這種情形下,面對宇宙萬象,生命奇蹟,
    人類的「為什麼」會越來越多,
    人類的思考經驗會越來越敏銳複雜多元,
    但解決一個「為什麼」之後,
    會有更多的「為什麼」從四面八方完全不可預測的湧現出來,令人招架不住。
    加州理工學院有名的物理學家理查.費曼(Dr. Richard P. Feynman)在 1960年就說:
    「事物的底層終極,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There’s plenty of room at the bottom.)。
    「起初」是什麼?
    面對這些現象,
    你會發現我們的「為什麼?」會越來越多,
    面對一個又一個如潮水撲面衝來的「為什麼?」
    我們儘管絞盡腦汁,卻依然無法用人有限的時空經驗找到最後的答案。
    唉!面對「起初」這個大哉問,
    人類不知打破了多少砂鍋,全心全意追根究底,
    仍然不知根底何在;
    而華人文化所謂的慎終追遠,
    隨便怎麼「慎」,
    隨便怎麼「追」,
    也只能在一堆繁文縟節的儀式符號中,
    行禮如儀,唬弄混過。
    不知「終」在哪裡,如何慎「終」?
    不知「遠」在何方,到哪兒去追「遠」?
    然而這些對於「起初」源頭始源的追問,
    卻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幾希」之處。
    難怪只要是人,都喜歡問一聲: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為什麼?」
    「起初」在哪裡?
    親愛的朋友,你知道嗎?
    這是人類面對生命中的種種切切所發出的第一個問題。
    這個無人能解的問題,
    只有上帝能夠回答。

    上帝?
    上帝?上帝在哪裡?
    什麼時代了,上帝還在嗎?
    為什麼《聖經》一開始就把「起初上帝」擺在一起?
    「起初」與「上帝」有什麼關係?
    「上帝啊!」
    《聖經.出埃及記》講到摩西蒙上帝選召時,曾大聲詢問上帝:
    「你叫什麼名字?」
    上帝的回答簡捷明快:「I am that I am.」
    中文譯本翻為:
    「我是自有永有的。」
    翻得真好真妙!

    上帝是誰?
    他是一切原因的原因,始源的源頭;
    也是所有終極追尋的終極;
    他是一切存在的始源與最後的歸宿;
    到《聖經》最後一本書〈啟示錄〉的作者約翰的筆下,
    約翰更慎重其事的反覆宣告:
    「主上帝如此宣告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今在、昔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1:8)
    「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
    我是開始,我是終結。
    我要把生命的泉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啟21:6)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
    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
    我是開始,我是終結。」(啟22:13)
    難怪〈希伯來書〉十二章二節要稱耶穌為創始成終的耶穌了。
    這些記載告訴我們,
    上帝是超越時空的存在,
    他是時空的創造者、掌管者、終結者,
    他是一切原因的原因,
    他是所有「為什麼」的最後答案。
    有了這層了悟,
    「起初」「上帝」於是成為最美好的連結。

    上帝是先於時空、
    同時也超越時空而存在的。
    因此,只活在時空之中的人,
    無法用時空之間的感覺經驗,
    去認識瞭解上帝。
    用人的感覺經驗找到的上帝,
    永遠受限於人的感覺經驗,
    他所找到的只是人自己,
    而不是上帝。
    然而《聖經》告訴我們,
    上帝與人的關係是愛,
    因著愛,
    上帝在創世之初,
    把他自己啟示顯明在人心中,
    按照他自己的形象與樣式造人,
    使人成為「有靈的活人」,
    能夠與是靈的上帝相連結。
    上帝也差遣他的獨生愛子耶穌,
    來到世間,
    尋找拯救失落失喪的世人。

    這一切是上帝早已預備完成的工作,
    人只需用信心接受,
    便可萬事 ok,
    盡情享受上帝早已預備好的豐盛生命,
    在上帝的創造計劃中悠遊自在,
    豈不妙哉!

      創造!
    創造!什麼叫做「創造」?
    從無變有叫創造!
    創造是一個嶄新的開始,
    是從從來沒有中,
    突破時空的限制而產生的。
    創造是超越過往經驗的創新,
    令人不解;
    創造是呈現從前未曾有的事件,
    令人驚歎。
    創造是上帝突破「空虛混沌、淵面黑暗」,
    在一切空無中說有就有,
    令立便立的過程。

    因為「起初上帝創造.」,
    於是有了日月星辰、
    有了宇宙洪荒、
    有了山川海洋、
    有了花草樹木、
    有了鳥獸蟲魚、
    有了男人女人。

    這位起初創造的上帝,
    是一位超越時空的上帝;
    這位超越時空的上帝,
    從無到有
    創造了先後、
    創造了秩序、
    創造了規律、
    創造了井然有序─互為連結的親密關係;
    這位跨越時空的創造者從創造中,
    讓我們認識了上帝――
    一位充滿權能、滿有愛心、井然有序的上帝。

    「起初上帝創造」,
    是有一定的規律與秩序、
    也是有目的有意義的。
    可惜今天的社會文化發展,
    完全陷落在看得見、摸得著、想得通的理性驗證、唯物思考中,
    一切物化。
    現代人活在過度自我膨脹的偏差中,
    再也看不見「起初上帝創造」的奧祕,
    看不見起初、找不到上帝、
    真理泯滅蒙麈、人心失落失喪,
    人不見了,
    還有什麼比人不見了更悲慘悽涼的呢?
    「起初上帝創造!」
    是不是值得我們好好想想?

    (本文作者為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總幹事)
  • 目錄 Contents

    序一 有神的「證據」 黃子嘉
    序二 起初…上帝?創造! 林治平

    前言
    新無神論/知識分子都是無神論者嗎?/新無神論攻擊的對象:教會是什麼?/宗教都是邪惡的嗎?/無神論是一種信仰/證明上帝/理性的局限/現今的機會/著書目的

    第一章 如何思考神
    什麼是我們思考的對象/定義/定義神的困難/萬物的來源/認識造物主/上帝如何與人溝通

    第二章 無神論
    無老鼠論者的窘境/無神論的起源/無神論的面面觀/無神論有什麼功用?/謙卑與智慧 

    第三章 宗教與神明
    無神論與宗教/宗教的定義/宗教與神明/佛教/道教/民間信仰/殊途同歸?

    第四章 無中生有──萬物的來源
    宇宙的來源/薪盡火傳:生命是什麼? 

    第五章 證明無神的困難
    費馬最後定理:證明「沒有」的範例/邏輯不允自相矛盾/無神論的證明/無神論的推證/值得去證明的事

    第六章 如果沒有上帝
    失去道德的標準/失去理性的基礎/失去生命的意義/死亡成了不解之謎/失去希望/失去天人合一的理想/不能滿足人類最深刻的尋求

    第七章 實存主義的畫像
    實存主義/生命有意義嗎?/自殺的問題/信神到底有什麼好處?

    第八章 思維的蘆葦
    西西弗斯的生命意義/帕斯卡其人/帕斯卡賭注/人性枷鎖

    第九章 理性與信仰之爭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神職人員,又是大科學家/科學家篤信上帝/我的兩個學弟

    第十章 基督教的貢獻
    文化侵略/基督教對科學的貢獻/基督教對社會的貢獻

    第十一章 基督信仰與學術
    歐洲最有名的研究大學/今日美國最好的大學/學人建立的教會 

    第十二章 設計與巧合
    宇宙的鐘錶匠/不同的理論解釋同一個現象/自然界不自然/起初不可能的巧合/生命的奇妙/碳與核子物理的巧合

    第十三章 無神論者的再思
    沙特/安東尼.弗盧/莫理遜/魯益士/莫提默.艾德勒/我們六個 

    第十四章 進化論的再思
    從哪裡開始/宇宙的起源/上帝與宇宙的起源/人是上帝造的嗎?/上帝與進化論衝突嗎?/《物種起源》的致命傷/分子進化論/演化的過程是怎麼產生的?/生物學家與神學家/新造的人、人的終極型態 

    第十五章 戰爭與宗教
    宗教與戰爭/戰爭的元兇/《戰爭與和平》/戰爭的起源/著名鬥爭的個例/人的滅亡與生命的出路/教會的反思/世界和平 

    第十六章 苦難與上帝
    苦難是什麼?/苦難能與上帝共存嗎?/苦難是個奧祕/愛的目的/人性的錘鍊/將臨的國度 

    第十七章 昨日、今日、直到永遠
    康德理性的尋求/因果關係與自由/人真能有希望嗎?/明天、今天、直到永遠 

    第十八章 基督的復活──盼望的緣由
    那墳墓是個洞/事實與可能/復活可能嗎?/活潑的盼望 

    附錄 哥德爾本體論與上帝的存在
    本體論/數學家哥德爾的本體論/哥德爾證明的爭論 

    致謝
  • 前言
      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彼得前書〉三章 15節

      十八世紀法國著名的哲學家、文學家伏爾泰曾說:一百年內,就不再會有人讀《聖經》了 。一百三十年前,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宣告說:「神死了」。不只是他們這麼說,許多學者都曾紛紛宣告人類已進入所謂的「後有神論」(Post-theism)的世代;如今宗教早就應當過時了。是嗎?  
    既然沒有神,何以近來又出現了這麼多激進的新派無神論者呢?

    新無神論
      其實「無神論」不是一個新名詞,但是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意思。我們多以 2500年前的希臘哲學家狄阿格拉斯為「第一個無神論者」,這不是很有意義的說法,因為那時並沒有清楚定義「神」是什麼?也許我們可以說,從前希臘的「無神論者」,主要是指反對當時希臘宗教的人,而那些宗教卻不見得是敬拜一位創造天地的主宰─上帝(本書定義「上帝」為宇宙萬物的創造主)。比方佛教、希臘與羅馬的信仰都是沒有「上帝」的宗教。所以不信希臘奧林匹克山上諸神的人,希臘人稱他們為無神論者;哲人蘇格拉底就是這樣的例子,他反對希臘的神明,但他不承認自己是個「無神論者」。不信虛構的神,並不排除他會相信真神。
      現代的新無神論者是針對上帝存在提出質疑,他們不但自己不信上帝,也不以任何宗教為善的(當然也不提「宗教都是勸人為善」之類的論調了)。近年來在市面上出現一些「新無神論」的書籍,都非常的暢銷,並引起了社會廣泛的注意。這些書尖銳地攻擊所有的宗教,不再是從前那種「你可以信你的教,我覺得不需要,我相信自己,不相信神」的那種無神論,而是將所有宗教都批評得體無完膚。他們肯定上帝不僅是虛構的,宗教都是不合理的,而且是對人類有害的!故此呼籲所有的知識分子都有責任抵制宗教。

    新無神論運動的四騎士
      這新無神論運動中有所謂的「四騎士」,他們代表性地將無神論的基本論點發表在下列的暢銷書中: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的《信仰的終結》(The End of Faith)、克里斯多福.希鈞斯(Christopher Hitchens)的《上帝沒什麼了不起》(God Is Not Great)、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上帝的妄想》(The God Delusion),以及丹尼爾.丹尼特(Daniel Dennett)的《破除魔咒》(Breaking the Spell)等等代表作。  
    從前羅素所著的《我為什麼不是一個基督徒》,說明為什麼信教的理由不夠好,「有神論」的證據不充足;但是「新無神論者」卻說宗教不但是一種病態的幻覺,而且是邪惡的,是「有毒」的,敗壞了人的理性,阻礙了科學的發展。
    他們又從歷史上的一些有名的事件,說明宗教是許多痛苦與逼迫的來源,也是世上戰爭的元兇,應當將宗教從社會中廢除。物理學家溫伯格甚至極盡諷刺地說:「無論有沒有宗教,好人會做好事,壞人會做壞事;但是要好人做壞事就得靠宗教了。」
    這種惡意的攻擊,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作法是不合理的。雖然有些「宗教」的確造成許多問題,但是所有的宗教都是邪惡的嗎?他們不信神,卻不說明他們不信的是什麼樣的神。假神固然不值得信,這不必大做文章,但是真神也不值得信嗎?真神到底存在不存在,是當用理性來探討的,而不是用口號(主義意識)來宣傳的。  
    「信教」與「信神」不是同一回事。無神論者攻擊的對象是宗教,但許多宗教是「無神」的,是一種沒有上帝的人生哲學(其實這與無神論的本質是相似的,因為無神論也是一種沒有上帝的人生哲學)。至於這些人生哲學是不是「邪惡」的,就需要有一套能夠「自我相容」的道德系統來評斷了。無神論所用的道德標準是什麼,它是哪裡來的,是不是「真實」的等等問題,在無神的假設下,是個難以建立的命題。  
    有些宗教(比方佛教、基督教)對於人類社會的貢獻是非常大的。筆者以為佛教是一種沒有上帝的宗教,他們的神明,從「真理」的角度來看有其缺欠性,但是大體來說,各派的佛教多是慈善機構,與世無爭,他們的「攻擊性」不強,他們「空」的概念是「出世」的。全世界約有五億佛教徒(多在亞洲),所以他們不是一些少數人的信仰。又比方道教,講的是「無」的哲理,著重獨善其身,逍遙世外。雖然完全不切實際,但是也沒有理由把他們歸入人間爭鬥的罪魁禍首之列。可見這些「新無神論者」對宗教的攻擊,是出於意氣,並非出於知識。筆者雖然不會去信佛教(因為基督教已有更完美合理的人生哲學),但是也不會將佛教看成是邪惡的。敬拜偶像是大不應當的事,不但偶像是虛假的,而且人拜偶像也失去了人的尊嚴,但這些卻不是「新無神論者」攻擊宗教的主要原因。  
    他們把有些宗教的某些問題(比方猶太教要求給所有男嬰行「割禮」,有些回教徒暴行的傾向,以及會討毀謗他們先知穆罕默德之人的血債..等等)看成是一切宗教的問題,所以要消除所有的宗教,這種草率的理性思維是不該有的。把少數人不正當的行為歸罪於一個思維系統,反映出自己偏激的宗教情操,並沒有提出任何具體的解決方案。

    知識分子都是無神論者嗎?
      知識分子應當反對宗教嗎?新無神論「四騎士」都以知識分子自居,但是他們並不能代表多數知識分子的看法。 1997年Larson和Witham從《美國科學家》中隨機挑選一千位數學、物理、生物學家,調查他們是否相信有一位聽人禱告並能與人個別溝通的上帝,發現約有 40%的科學家相信這樣的上帝存在10。他們不僅相信宇宙中有神,而且相信祂是一位有位格的上帝。有些人以為隨機挑選的科學家不是頂尖的專家,可是筆者認為他們卻比頂尖專家更有資格代表知識分子的想法。  
    其實在1916年,美國心理學家James H. Leuba曾發表過一篇文章,發現當時的物理、數學、生物學家相信上帝的比率是41.8% 11,與80年後的結果幾乎一樣。新無神論者以為知識分子不會信上帝,其實是個完全不符合事實的論調,所以我們只能把他們的主張看為是他們自己的「信仰」。每個人都可以有他自己對一件事情的看法,這是一種基本人權,但是若一種看法不合事實,照理就不當繼續鼓吹了,否則不免會失去知識分子的尊嚴。
      人類「頂尖」的知識分子常是無神論者嗎?若用諾貝爾獎做為「知識分子」的客觀衡量,從 1901年到2005年已有八百五十幾位諾貝爾獎得主,其中以基督徒自許的人約有65.4%;約有65.3%的物理學家和62%的醫學家都以基督徒(包括基督教、天主教、東正教)自許 12。其中有多少人是「極虔誠」的基督徒,筆者不得而知,但是起碼他們不是無神論者。再加上信猶太教及回教的人,無神論者的比例可能不到1/4。所以我們可以肯定,有宗教信仰是知識分子的特色之一。

    新無神論攻擊的對象:教會是什麼?
      「新無神論」者對於宗教的攻擊主要是針對基督教。他們舉了一些個例,比方:對伽利略的逼迫(反智)、宗教戰爭、宗教裁判( Inquisition),並一些教廷腐敗行為..等等。但這到底是一些個人的錯失、領袖的罪行,還是教會的基本精神,新無神論者並不分辨;正如有些大學校長(或大學生)行為不檢點,卻不能構成廢除大學教育的理由一樣。但若所有大學的宗旨是教人如何行為不檢點,那就該考慮終止大學教育了。
      又比方,我們都知道德國的希特勒與納粹黨發動了二次大戰,做了許多傷天害理的事,但這是不是代表德國人都是邪惡的?再加上日耳曼人在歐洲三十年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扮演的角色,是不是我們就有了足夠的理由除滅德國人呢?當然不是!

    那麼,到底什麼是基督教會?
      「教會」是一個基督教《聖經》中的名詞,有其專門特殊的意義,不是別人可以隨意定義的。有些「教會」若不符合這個定義,就不能算是基督教所說的「教會」,而是「冒牌」的贗品。教會的存在不免有許多人為組織的色彩,是軟弱的,並有諸多缺失的。但是教會的缺失並不代表上帝不存在,我們不能藉著教會的錯誤證明上帝是虛構的,正如我們不能以看見物理協會的錯失,而證明自然律不存在一般。  
    真正的教會不是一個人為的組織,而是指古今中外所有「基督徒的聚集」,不是指其機構、設施等等。那麼誰是「基督徒」呢?按基督耶穌的定義,就是指那些尊耶穌基督為主,願意遵行上帝旨意的人;所以不是僅僅口稱耶穌是「主啊主啊」的人都是基督徒,也不是所有受洗的人都是基督徒。教會既然有她專門的定義和特質,就不是我們可以用自己的看法來決定什麼才是真正的教會了。
    教會是上帝用來拯救人類的方法,為了叫所有與上帝疏離、與人疏離的人,可以在基督裡都得以和好,正如《聖經》所說的:「祂藉著基督使我們與祂和好,又將勸人與祂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這也就是教會的職責。當人與上帝和好,人也就能彼此和好了;並且上帝設立教會的目的,主要是藉著教會幫助人、榮耀神。為什麼要消除教會呢?合理嗎?

    宗教都是邪惡的嗎?
      第二次大戰後,德國被瓜分為東德與西德兩個民情資源都類似的國家,但是西德可以自由信教(德國人多信路德教派),而東德在共產政府的統治下,是執行無神論的。四十年後東西德合併,一個無神的政治社會系統,凸顯出無神的信仰對社會沒有什麼好處。  
    無神論提倡無神,不但沒有什麼功用,反而可能造成許多的社會問題,也許這是為什麼伏爾泰說:「若是沒有神,我們也應當造一個神。」尼采、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人都知道「若沒有神,所有的事都是可以做的了。」於是社會失去了道德的基礎,因為人可以隨意自己定義什麼是善是惡;沒有上帝,極權政府也容易產生,因為人自己成了萬物的尺度、最終的權威,他已經是不能犯錯的了。

    無神論是一種信仰
      接受一種不能實證(但也不違反事實),又不能推證的思想(但也不違反理性),這就是一種信心的行為,也常是人得到知識的開始,正如奧古斯丁所謂的「我相信,為了要知道」。信仰是知識的開端,知識是信仰的印證。  
    相信有神固然需要信心,相信「無神」卻更加需要信心;因為相信一種存在(有神)是有實證可能的信念,但是相信一種不存在(無神),沒有實證的可能性,那是一種更純粹信心的立場。無神論既是一種關乎「上帝」的理論,應當可以看作是一種宗教。
    無神論既然不能拿出「沒有」的實證,就只能用邏輯的方法反證神存在:如果有 A就不能有 B,現在我們知道有 B,所以就不能有 A,如此證明了沒有 A。這是合理的推理,但是這「如果有 A,就不能有 B」的大前提是需要證明的。因為這前提也牽涉到「無」 B,所以也不能實證,需要用其他的邏輯來設立這大前提。在本書中,筆者以證明「費瑪」定理為例,來解說證明「無」的困難 21。請參閱本書第五章〈證明無神的困難〉對這議題更深入的討論。

    證明上帝
      無神論的基本論點是「沒有神」。這看法正確嗎?這看法好不好呢?
    人若不能證明上帝存在,難道就能證明上帝不存在嗎?一般說來,證明存在比證明不存在容易得多。這就是說,要證明一件存在的事物之存在,比證明一件不存在的事物之不存在,要容易得多。存在是一個已有的現象,有可以被觀察被測量的特質,所以有實證的可能;不存在是沒有任何的現象,也沒有可觀察可測量的特質,無法從實證的角度著手。
      要證明有上帝,是特別的困難;同樣,要證明沒有上帝就更困難了。證明上帝不容易,因為起碼有三類原則上的問題需要解決:

    1.「人」能不能證明上帝,問題在人。人的有限,不只是在時空裡的限制,也是心志上的軟弱、經驗上的不足。螞蟻不能了解我們的宇宙,那麼人是不是什麼都能了解呢?《聖經》問道:「人算什麼?」數學家帕斯卡問說:「上帝為什麼不向我們顯示祂自己?我們配嗎?」我們以為我們配,自比與神相當,這就是我們的不配了。其實若上帝不啟示祂自己,人沒有辦法認識祂,人只能照人的想法來「創造」祂。

    2. 人能不能「證明」上帝,問題在人的實證方法。推論的邏輯,是不是都足夠完備,可以證明一切的真理呢?是不是一切的存在都可以證明,還是只有能證明的才存在?人所有的經歷都是需要解釋的,若人採取一種「上帝不可能存在」的前題立場,他只能用自然律來解釋一切的現象,故此認為再牽強用自然的解釋,都比超自然的解釋為佳。然而,「存在」必須符合自然律嗎?

    3. 人能不能證明「上帝」,問題也可能在「上帝」可不可以被證明。上帝是不是與其他合理的事物一樣,可以用人的理性系統,完全無缺地證明呢?若是上帝不存在,那就不能用「實證」的方法,而只能用推證的邏輯。邏輯的證明建築在一些公理及「前設」上,所以仍然有限制。不是所有的真理,都可以用邏輯來證明。若認為我們的邏輯一定能證明上帝,不單是高估了邏輯,更可能是低估了上帝。

    理性的局限
      邏輯思維固然可以超越人的物質領域,但是人能用邏輯證明的,仍然必須合乎人自訂的邏輯規範。固然我們有理由相信上帝不會自相衝突、是合理的,但這不代表上帝就可以被邏輯證明。這不單是因為上帝未必存在於人邏輯的領域裡,同時人的邏輯也不能證明所有在那邏輯領域裡一切的真理。這個重大的發現歸功於數學家哥德爾,他著名的「不完備定理」清楚地說明人類理性的局限,因而震撼了學術界。  
    人若不能以實證的方法,或推理的方法來全然「證明」上帝存在,也不代表上帝不存在。真理的特質之一就是:真理是個「合乎事實,合理的信念」,所以這位自稱是真理的上帝,是合理的,但仍然需要人在信心中來認識祂,這本來就是真理的特質,也是上帝賜恩典的途徑,是為所有的人預備的。

    現今的機會
      教會存在的目的不是與無神論者爭辯到底有沒有上帝,上帝是一位自我啟示的神,在每個世代中都有他特別的信息。當今許多人因新無神論者的嚴重攻擊,而格外注意宗教的作為,正是去偽存真的好機會。當人刻意矚目基督子民的好行為,就看見基督奇妙的恩典,把榮耀歸給天上的父。

    著書目的
      本書的目的,乃在瞭解並反駁目前新無神論者的立場,好讓我們面對各樣無神論者人生哲學時,知道當如何智慧地在不信上帝的世人面前,有效地護衛基督教信仰的真實性,並能「心裡尊主基督為聖,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辯明基督徒人生哲學的真實性。我們申辯的目的不在乎顯明我們自己有理,而是希望真理能被顯明,叫萬人都歸順真理。這不見得是山姆.哈里斯所謂的《信仰的終結》的世代,其實反而像是《理性的終結》的世代。無疑地,人間有許多的苦難,然而苦難的元兇卻不是宗教,不是人的組織,而是人性:人的自私、貪婪、殘忍、憤怒、嫉妒、驕傲等等的罪性。魯益士在他的《返璞歸真》中寫得好:人不信上帝,不是因為信心是不合理的,而是人不再願意用理性仔細地好好思考。
      當科技愈來愈發達的時候,人類集體滅亡的危機也愈來愈深了,我們當即時面對人類真正的問題,這是現在尚存活的人,對我們將來世代的基本責任。也許我們不願意承認這個基本的事實:真理就像 2+2=4一般,是客觀的、合理的、絕對的、排他的。我們若都能順服真理,就能在真理中同歸於一了。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