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歸路(簡體書)
歸路(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5元
  • 定  價:NT$210元
  • 優惠價:79166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暢銷書作家墨寶非寶全新力作《歸路》,是備受讀者喜愛的“至此”系列第三部。
    ☆在本次出版時,墨寶非寶潛心修訂了全文,並新增了番外:路晨和歸曉的深情告白信,以及後記。在後記中,墨寶非寶提到《歸路》“是我低潮期寫的故事,也是我無數次打開文檔,讀上一個小章節就會眼眶發熱的故事,我很感激這本書,讓我走出心靈的低谷。”
    ☆大好山河,你我守護,此一生所向,無須告別。人生昧履,砥礪而行。——《歸路》

    血還是熱的,在流淌,心還是活的,在胸腔。
    大好河山,你我守護,此一生所向,無須告別。

    晨曉,照歸路。
    這篇故事送給你。

    再遇到初戀,是八九年後,在高速路加油站短暫休息,就這麼看著他從超市走出來。
    我看著他,不太敢相信,試著問,你還記得我是誰嗎。他掂著手裏的礦泉水瓶,看著我,挺平靜地說,記得,化成灰我都記得你。
    想起句歌詞:“今生的約,欠一個再見,傷痕從此不肯復原。”

  • 墨寶非寶
    生於北京,長居滬上。喜靜厭動,喜睡厭醒,有些小懶。
    喜歡讀書,為了戰勝自己不斷起伏的情緒,尤其喜歡佛經。
    只執著自己喜歡的事,學任何有趣的事,讓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寫自己感興趣的故事,順便悄悄在故事裏,埋下一些普世價值觀:愛國一點兒,正面一點兒,讓讀到的人可以覺得生活中“幸”永遠大於“不幸”。
    已出版作品:《至此終年》《輕易靠近》《一生一世黑白影畫》《我的曼達林》《密室困遊魚》等。
  • 楔子
     
    —— 上卷——
     
    第一章     邊關的雪夜(1)
    第二章     邊關的雪夜(2)
    第三章     邊關的雪夜(3)
    第四章     流浪途中人(1)
    第五章     流浪途中人(2)
    第六章     流浪途中人(3)
    第七章     流浪途中人(4)
    第八章     奢侈的愛情(1)
    第九章     奢侈的愛情(2)
    第十章     奢侈的愛情(3)
    第十一章   晨曉照歸路(1)
    第十二章   晨曉照歸路(2)
    第十三章   晨曉照歸路(3)
    第十四章   晨曉照歸路(4)
    第十五章   前路未可知(1)
    第十六章   前路未可知(2)
    第十七章   前路未可知(3)
    第十八章   前路未可知(4)
    第十九章   豐碑與墓碑(1)
    第二十章   豐碑與墓碑(2)
    第二十一章 豐碑與墓碑(3)
    第二十二章 豐碑與墓碑(4)
    第二十三章 寸寸山河夢(1)
    第二十四章 寸寸山河夢(2)
    第二十五章 寸寸山河夢(3)
    第二十六章 寸寸山河夢(4)
    第二十七章 寸寸山河夢(5)
     
    —— 下卷——
     
    第二十八章 昭昭赤子心(1)
    第二十九章 昭昭赤子心(2)
    第三十章   昭昭赤子心(3)
    第三十一章 昭昭赤子心(4)
    第三十二章 昭昭赤子心(5)
    第三十三章 忠誠與信仰(1)
    第三十四章 忠誠與信仰(2)
    第三十五章 忠誠與信仰(3)
    第三十六章 忠誠與信仰(4)
    第三十七章 歸路向何方(1)
    第三十八章 歸路向何方(2)
    第三十九章 歸路向何方(3)
    第四十章   歸路向何方(4)
    第四十一章 歸路向何方(5)
    第四十二章 歸路向晨曉(1)
    第四十三章 歸路向晨曉(2)
     
    番外
    後記
  • 楔子
     
    再遇到初戀是八九年後,在加油站,就這麼看著他從超市走出來。我看著他,不太敢相信,試著問,你還記得我是誰嗎?他掂著手裡的礦泉水瓶,看著我,挺平靜地說,記得,化成灰我都記得你。
    想起句歌詞: “今生的約,欠一個再見,傷痕從此不肯復原。”
     
    那天不是偶遇,是初中同學聚會。
    歸曉聽到老同學白濤提到他的名字,說他就在不遠處的加油站短暫休息,聽到這個名字後,她就開始不清醒,什麼都沒管就說想去見見 “故友”。
    老同學沒多想,騎車帶她去了。
    五分鐘的路程,像一個世紀那麼久。白濤車還沒剎,她就從自行車後座上跳下來,焦慮四望,目光惶惶。
     
    看到他穿著白襯衫和卡其色運動短褲,和幾個同樣便裝的戰友並肩出來,她像夢遊似的,迎了上去。
    ……
    直到他說出那句話 ——
    歸曉僵著,搓搓自己的右小臂,沒作聲。
     
    白濤犯傻,怎麼回事?情債啊?
    可看晨哥面容坦然,又不像有什麼刻骨銘心的情債,倒像是一句玩笑,兩位當事人又不笑, 究竟幾分真假,白濤這個外人也不懂。可白濤畢竟在社會上混久了,打圓場的本事是有的: “晨哥怎麼一直在加油站,有任務啊?”
    路炎晨伸手,敲了下白濤的後腦勺: “加油站能有什麼任務,等人。晚上讓你哥找我一趟。”
    白濤鬆了一口氣: “我哥在老溝,過兩天讓他過去。”
    “那算了,過兩天我就回內蒙古自治區了。”
    說完,他擰開瓶蓋,灌了兩口礦泉水。
    歸曉聽到 “內蒙古自治區”,醒過來,橫了心,厚顏無恥地去看八年多沒見的他,就連他喉結因為吞嚥水流,上下微微滑動的細節都看得仔細。
    幾乎沒變。
    他黑眼仁比例比一般人大,外加眼角上揚,臉瘦,過去穿校服襯衫時露出的脖頸線條流暢,是種乖戾張揚的面相,可嘴角線條很柔和,微抿著,總像在笑。
    現在穿著白襯衫,倒真像回到了過去 ……
    從十三歲認識他後,再有人問歸曉: “你喜歡什麼樣的男生?”
    她總能脫口而出: “眼睛要好看……”好像記憶裡根深蒂固覺得男人好看,就要眼睛好看,估摸再過十幾二十年,三十、四十年,她還會是這種觀點。
     
    白濤原本是帶歸曉來看 “舊友”的,沒想到兩人鬧這一茬,只得和路炎晨扯東扯西,沒話找話。路炎晨偶爾搭腔,他過去就話不密,能省則省。
    很快,有軍用越野車開進來,兩輛,停得離幾個人很近。
    在烈日炎炎下汽車尾氣夾帶著難聞的焦味,歸曉被熏得眼睛疼。
    駕駛座上的人叫他們上車,路炎晨拍拍白濤的後背: “走了。”
    他先跳上吉普車的副駕駛座,幾個人先後跟上去,自始至終,他沒看她。等兩輛吉普車開出加油站,白濤背脊都濕透了,低聲問了句: “你和晨哥處過啊?”
    歸曉搖頭,敷衍過去,什麼都不想說。
     
    晚上,她在二姨家跟失了心似的,坐立不安。
    十點多了,她還是拿起座機,要總線撥了黃家的電話。
    “你見著我表哥了?!”黃婷聽到她三言兩語交代了下午的事,完全是失聲驚呼,“我媽都不知道他回來,你怎麼見著了?!”
    黃婷太激動,兒子被吵醒,哇哇直哭。
    “你等會兒,我哄哄小祖宗。”她撂下聽筒,半天才回來,說道,“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說,歸曉,你還找他幹什麼呢?當初他求著你多少次和好,你都忘了?你知道你多狠嗎?他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想見你一面,你都不肯。歸曉……唉,歸曉,你找他想幹什麼呢?”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