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抗命運叩門聲的英雄:貝多芬書信選
力抗命運叩門聲的英雄:貝多芬書信選
  • 系列名:結晶
  • ISBN13:9789869556132
  • 出版社:八旗文化
  • 作者:貝多芬
  • 譯者:謝孟璇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規格:21cm*13cm*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7/11/08
  • 中國圖書分類:音樂史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9270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我的領地在空中,音調如疾風狂旋,我的靈魂也常隨之激湧。」

    本書選自「樂聖」貝多芬的日記、私人信件,以及生前未公開的個人文字紀錄。
    貝多芬在這些片段中呈現出他最真實的精神――那並非他留給世人的陽剛、悲壯形象,而是一種對於崇高理想的極力追求。這些文字多半蘊藏豐富情感,有時則像是貝多芬對自己的告白,毫不造作地道出他對自然、教育、音樂、信仰等觀點。
    在貝多芬眼中,音樂是追求自由的一種方式、也是他對生命之熱情的唯一出口。因此,儘管身受耳疾阻礙,他仍自周遭萬物取材,在一片無聲中譜出一首首生命之歌。
    《力抗命運叩門聲的英雄》書中所選的書信與日記片段,不僅投射出一位偉大作曲家的人生剪影,也重現了十八世紀的音樂發展脈絡。這些字句正如一扇窗口,讓人一窺在那道傳來命運隆隆叩問聲的大門後,貝多芬那炙熱而奔放的強大意志。
  • 貝多芬 ( 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

    集古典主義大成的作曲家,也是鋼琴演奏家。貝多芬一生共創作九首交響曲、三十五首鋼琴奏鳴曲、十首小提琴奏鳴曲、十六首弦樂四重奏、一部歌劇及二部彌撒曲等。這些作品對古典樂發展影響深遠,貝多芬因此得到「樂聖」尊稱。
    在貝多芬之前,作曲家只是一種受委託進行創作的職業,而他卻是以「藝術家」身分,藉音樂表達個人理智與情感,並透過演出和樂譜出版,讓自己得以無須仰賴貴族資助。貝多芬無疑改變了音樂家的地位。



    謝孟璇

    高雄長大,台北成熟,畢業於政大教育系、師大英語所。曾任教育業,受文字召喚而投身筆譯與撰稿工作。
  • I.編序
    II.貝多芬日記、書信選
    篇1・論藝術
    篇2・熱愛自然
    篇3・關於劇本
    篇4・談作曲
    篇5・談演奏音樂
    篇6・談自己的音樂作品
    篇7・談藝術及藝術家
    篇8・評論家貝多芬
    篇9・談教育
    篇10・自身人格特質
    篇11・受難的人
    篇12・處世智慧
    篇13・造物之主
  • • 作曲時,我腦海中總是有幅畫面,並依隨它的線條游移。

    一八一五年,貝多芬與英國音樂家友人查理斯.尼特(Charles Neate)共遊巴登,談及《田園交響曲》(Pastoral)時所說的一段話。

    • 你交給我的文字實在不適合譜曲。它對畫面的描述屬於繪畫領域;詩人在這方面可自認比我幸運,他可以在不像我這般受限的領域裡揮灑靈感。但另一方面而言,我的樂興能橫跨其他領域,而且我的領地也難以企及。

    一八一七年七月十五日,致劇作家威廉.格哈德(Wilhelm Gerhard)。當時對方寄給貝多芬一些詩詞,請他譜曲。

    • 一旦過了頭,所有器樂音樂的樂譜都將失其用武之地。

    寫在《田園交響曲》樂稿上的一段話,該樂稿目前收藏於柏林國家圖書館。對於創作時的謹慎與克制,莫札特抱持相同的看法:「即使是最糟糕的時候,音樂也不該嘈雜逆耳。」

    • 將想法想下來之前,我通常會醞釀一段時間,這時間通常很長;而我的記憶力如此忠實,甚至是幾年前曾想過的某個主題,我也確信自己不會忘記。我會大作修改或棄之不用,而且一再嘗試到自己滿意為止。但在這之後,我的腦中會開始蔓延出各種發展,而且只要確知自己所求為何,那創作的最初構想就不會背離,而在我眼前萌發、茁壯;那構想就像個演員挺立在我腦海中,我能看見、聽見它的規模和面向。對我而言,剩下的工作就只是將它寫下。這我在閒暇時能迅速完成,不過有時我會同步譜寫其他作品,但兩者絕不會相互混淆。
    ──
    你會問我,我的靈感從何而來。我很難確切地告訴你;它們不請自來,直接或是迂迴──我伸手就能將之攫獲──它就在空氣中;樹林間;在漫步之時;在暗夜的寂靜裡;在黎明;它們受情感觸動,幻化為詩人筆下的文字,之於我,則有如咆嘯及風暴,直到我將它們化作音符為止。

    對年輕音樂家友人路易斯.施洛瑟(Louis Schlösser)說的一段話。。

    • 眾所皆知的是,最偉大的鋼琴家往往也是偉大的作曲家;但他們如何演奏?不像當今的鋼琴家,總是恣意讓指尖飛騰在鍵盤上,彈出自己的樂段──衝,衝,衝──這算什麼?什麼都不是。真正的鋼琴名家彈奏的,往往是一種均質的樂音,實際的存在;即便是改編,聽來也像是經過深思熟慮。這才堪稱鋼琴演奏,其餘的什麼都不是!

    一八一四年十月,與波西米亞作曲家托馬塞克(Tomaschek)的一段對話。

    • 你得彈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分辨自己究竟是不是塊演奏家的料。

    一八○八年七月,據鋼琴家羅斯特(Rust)記述,貝多芬對某位獻奏的年輕男子說的一段話。

    • 這些鋼琴演奏家各有各的小圈子,供他們在圈子裡相互吹捧取暖──這就是藝術的末日!

    一八一四年十月,與托馬塞克對話。

    • 安魂曲應該是種靜肅的音樂──它不需要審判的號角;逝者的記憶完全不需塵囂攪和。

    一八五八年夏天,在巴登,據小提琴家霍爾茲(Holz)的記述。按同出處,貝多芬還認為凱魯畢尼的《安魂曲》(Requiem)比其他人所作的更為出色。

    • 根本就用不著節拍器!有音感的人不需要,而沒有的人就算用了也無濟於事──他終究會隨著管弦樂團一起行進。

    據辛德勒記述。後來有人發現,貝多芬交給出版商與倫敦愛樂協會(即今英國皇家愛樂)的節拍指示不一樣。

    • 天曉得為何我的鋼琴曲總給我留下糟糕透頂的印象,尤其是有人把它彈得很差勁時。

    一八○四年六月二日,寫在《費黛里奧》樂稿中的一段筆記。

    • 我的作品過去從沒對我產生過這種效果;即便現在,只要一想起這首曲子,我就熱淚盈眶。

    據霍爾茲記述。這裡指的是《降B大調弦樂四重奏》(Op. 130),貝多芬認定它是自己四重奏作品中最上乘也最得意的代表作。當獨處且不受打擾,他最喜歡彈的則是《D大調鋼琴奏鳴曲》(Op. 28)裡的行板(Andante)。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