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美麗的亞細亞04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04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 9315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4》
    第一位進入「故宮」的漫畫家──鄭問

    25週年紀念版!
    追求極致的藝術家
    鄭問老師一直將漫畫當作藝術品,而不只是漫畫。
    ──鍾孟舜(曾任鄭問老師助手、漫畫家、台北市漫畫工會理事長)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裡出現各式各樣的「王」。這部豪華大作,全是透過短篇的「王的故事」展開,鄭問先生描繪的「王」並無王冠般的記號,他是以圖畫和語言所形塑出的品格來做為「王的證明」。多數漫畫家對王的描繪與台詞的設計不具自信,光從這點來看就可高下立判。在理想王與幸運王的性格描繪方面,他還加上了與其名號相互矛盾的雙面性,這使角色具備更複雜的多面性;有對自己的雙面性煩惱不已的王,也會有把自己的雙面性作為武器的王。鄭問在王於表述自己的角色與目標的場面設計上,可謂煞費苦心,漫畫裡的經典台詞早已凌駕當代戲劇,接二連三的誕生於每則短篇中。讀者也能夠自然地找出與自己想法契合的王。

    在所有的王裡,鄭問最喜歡的王是潰爛王。潰爛王具有穩重的性格,內心卻蘊藏了無比熱情,這種兩者兼備的平衡性格,是他投射了包含他自身在內的台灣男兒的印象。《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將亞洲社會充滿各種生活方式以及想法的現象,全都凝縮在王與妖怪的姿態裡。他們所遭遇的各種幸與不幸,全都體現了作者的世界觀與思維。

    鄭問相信有始必有終,有得必有失。就憑這點,就知道這不是一部宿命論的漫畫。《東周英雄傳》賦予二千數百年前的人物永不熄滅的品格,而《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則透過一篇一篇的短篇,融入未來數千年悠遠的時間感。

    鄭問,不僅是亞洲至寶的漫畫家,更是亞洲時空的大魔術師。

    前情提要:

    主角百兵衛(倒霉王)是影響人世間千年大劫的關鍵人物,因此各路的人馬,包括魔界都在追殺他,而百兵衛卻不知道自己的命運,也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倒霉力。所以往往危機四出,卻因生性善良常被人欺騙、利用,搞得人魔兩界都秩序大亂……

    另一個重要角色就是理想王,表面看來是救世主,認為整齊、規律、統一是至高無上真理,所以想把世間的改造成他設計好的藍圖,創造理想中的國度。看似完美的人格,卻是萬惡之源,他總自以為對的,認定自己理想就是真理,還會強迫別心依照其意志行事。他的世界就逐步向極權之路,而悲劇往往就誕生於「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之中。

    善良卻注定是個禍害的倒霉王百兵衛和以建構一個理想國為目標卻不擇手段的理想王,這二人的爭鬥正是人類內心慾望最深沉的吶喊,善惡無法分明、得失無法衡量,這一切的混沌正是我們內心的徬徨與無依。

    第四集劇透:
    由北魔天帶領魔界聯手攻打南魔界,忽必拔率兵抵抗,他靈機一動,打算用毀滅者百兵衛的力量來對抗聯軍,並借助南魔天師的力量;南魔天師教導百兵衛運用倒霉的力量,擊潰北魔軍與東魔軍,忽必拔因此保存了南魔界;忽必跋暫代南摩天職位,贏回理想王與蛇郎君;收妖王要求潰爛王殺了百兵衛、理想王以蝶子要脅百兵衛,面對兩方的大隊人馬,百兵衛毀滅力全開,潰爛王一掌引出附身在百兵衛的大妖怪「善意王」,整個局勢大亂;理想王和百兵衛大對決,天崩地裂,理想王用理想居格局暫時困住了百兵衛……
  • 鄭問Chen Uen

    1958-2017
    本名鄭進文,12月27日生於台灣桃園縣大溪鎮。復興商工畢業。1984年在台灣《時報周刊》上發表第一篇漫畫作品〈戰士黑豹〉,開啟漫畫創作生涯,獲得好評後又發表了〈鬥神〉;1986年在《歡樂漫畫》半月刊上發表〈刺客列傳〉,以《史記》中〈刺客列傳〉為題材,是第一部華人彩色水墨手繪漫畫。單行版出版後,獲國立編譯館民國75年度優良漫畫第一名。
    1990年獲得日本重要漫畫出版社講談社的邀請,在本「《MORNING》漫畫周刊開始連載〈東周英雄傳〉,引起轟動。1991年更獲得日本漫畫家協會舉辦的漫畫獎特別頒給他「優秀賞」,是二十年來第一位非日籍的得獎者。日本《朝日新聞》讚嘆他是漫畫界二十年內無人能出其右的「天才、鬼才、異才」,日本漫畫界更譽為「亞洲至寶」。除《東周英雄傳》之外,《始皇》、《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等均是日本時期的優秀作品。
    2000年,鄭問除陸續發表《漫畫大霹靂》、《風雲外傳》等作品外,更跨足電玩遊戲,擔任日本《鄭問之三國誌》、中國《鐵血三國誌》的美術總監。
    2012年,鄭問重返台灣漫壇,代表台灣參加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繪製《勿生小像》作為台灣館主視覺圖。
    經典作品由大辣出版社重新出版,《阿鼻劍》(上、下2冊)、《東周英雄傳1-3》、《始皇》、《萬歲》、《刺客列傳》(精裝紀念版)、《深邃美麗的亞細亞1-5》(榮獲第21屆金鼎獎,是第一個以連環漫畫獲獎的作品)等。CM0065
  • 【跋】
    忽必拔是魔界中人,他可以像人界的有為者,保持仁義禮智信的信念嗎?他的正面因素會不會太多了?這樣的人可以存在魔界嗎?我想如果真有魔界的話,或是另有一個世界的話,忽必拔如此的表現未必是好、是對的,不過這是一篇給真實世界讀者觀看的作品,相信以上的問話並不太重要,提出來跟您聊聊就好。
    人生中充滿了無限的可能與不可能,認真的思考創作屬於前者,有限的人生則告訴、提醒我們珍惜這可貴的無限可能,而您也珍惜屬於您的無限可能嗎!
    1994年鄭問寫於台灣新店
  • contents
    第20話 拚吧!忽必拔
    第21話 找回青春──南魔天師
    第22話 決戰前夜
    第23話 毀滅初現
    第24話 朝露浮萍
    第25話 天堂的地獄

    後記 看見鄭問/追求極致的藝術家
  • 【看見鄭問】追求極致的藝術家
    ──鍾孟舜(曾任鄭問老師助手、漫畫家、台北市漫畫工會理事長)

    一九九一年,我幫鄭問老師畫圖是在《東周英雄傳》、還有《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的時候,那時候總共有五個助手,大部分後來也都出道畫漫畫,有我、陳志隆、練任,助手最主要的工作是畫背景以及彩稿,這兩項是最花時間的,在他那裡也體會到背景的重要性,畫漫畫的人都喜歡畫人物,事實上背景能夠訓練你素描立體感透視,鄭問老師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創作上面,幾乎完全沒有應酬娛樂,所以助手也是他最親密的朋友,畫累的時候就會大家一起出去走走、抓蝦、打撲克牌,基本上就是二十四小時在一起,所以才會維持那麼長時間的友誼。
    《深邃美麗的亞細亞》是我可以畫整張彩稿的開始,《東周》的時候也有,不過都是一些很小的局部。我自己科班學的是國畫,西畫雖然也有學過,但也就跟大家一樣是在畫室學過一些,也就只是略通。
    就算是傳統美術學得很好,其實畫彩色插圖都遇到個很大的關卡,就是畫虛擬的東西,西畫其實是以寫生為主,像在畫室學石膏像、花瓶,畫插圖時就會卡住,應該怎麼畫這些不存在的東西?……更不要說是像鄭問老師非常寫實厲害。
    我當時也有很大的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做的,更不要說是自己能做。到了鄭問老師那裡,他幫我打通這個關卡。例如我之前畫的陳金鋒插圖、或是職棒插圖,但我自己沒有受過正規的西畫美術訓練,就是在鄭問老師那裡學的,光是這一點就可以知道鄭問老師的恐怖。畫圖的人多,畫得好的人當然少,畫得要能在眾人間出頭來的那就更少,鄭問老師幫我打通這個關卡。
    在畫《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的時候我印象很深,畫圖不是逐漸進步的過程,在初學的時候會逐漸進步,或是你會在某個時候逐漸進步,但每個人到最後是會卡住,到那個地方過不去了,每個人如果越畫越進步那最後都變得超強了,其實大部分人都是停在某個地方永遠都過不去,更不要說已經到職業的等級,那是更難跨越的門檻,而跨越的過程可能為是某一天、某個時刻,雖然已經隔了二十幾年,但我依然印象深刻,有一天鄭問老師站在我的背後說:「舜子,你打通任督二脈了!」
    我印象很深,就在那一剎那……那個點……那句話……就過去了。
    很多人覺得在鄭問老師走了之後,我一直幫他處理很多事,原因就是他幫我度過這個關卡的感恩。
    大辣出版的《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第一集所贈送的海報就是我第一張完整的彩稿,臉是鄭問老師畫的,但其他部分是我畫的。那張海報畫面中有許多的廣告看板所扭曲的形狀,當然不可能會有廣告看板扭曲成這個形狀讓你畫,如果你是學傳統藝術的寫生在這裡就會卡住更不要說是我這個西畫的門外漢。雖然鄭問老師幫我打通關卡,但因為你是領錢來做事情,他不可能一步一步教你,在二十幾年前鄭問老師助手的薪水是一個月四萬塊,可能抵現在的十萬塊吧,他給這個薪水而你拿不出東西來,壓力是非常大的,我還記得畫那張彩稿時我的壓力大到胃痛。
    除了我自己能力不足,另外這張圖要給日本,不是自己畫完就算了,還是要用鄭問的名字拿去日本發表,當然能不能使用要過鄭問老師那關,但是領這個薪水東西卻拿不出來,壓力是非常大的,我還記得當時第一個晚上我緊張到胃痛的感覺,到現在還是感受很深刻,但是壓力就會是自己進步的關卡。
    有時助手一張彩稿畫了一個月,當時我大概也是畫了四五天,因為你自己知道還不行,就算時間再長也還是過不去,你要真的精疲力竭到自己真的不行才能給鄭問老師看,而他只花了三分鐘就解決了,那就會是學習的時候。
    在這樣一次一次的過程中,就會是你真正進步的時候,我也一直很感謝鄭問老師。
    我們畫圖時是不敢問他問題的,只有在畫完一回連載有空檔的時候才有可能問他問題,而他幾乎是知無不言,言而不盡,只要他能力所及一定會盡全力的告訴你,一直讓我感受很深,他的不藏私也會是我在故宮展覽中非常強調的精神,鄭問老師雖然沒有留下畫圖的影像紀錄,但助手都是知道他的畫圖流程的,他也發明了很多畫圖的方式,不如拍個紀錄片讓助手將這些方式重現一遍,既然鄭問老師不藏私,我們也不能隱藏,希望在鄭問故宮大展能夠呈現出給大家看。
    而《深邃美麗的亞細亞》整部作品是沒有用到任何的沾水筆,百分之九十五的黑色都是使用毛筆,其他例如噴點點,則是用牙刷,只用了這兩樣工具。
    當時我對這點一直存疑,甚至不想照他的命令,例如點點是用毛筆完成,但我一直覺得用簽字筆、或是沾水筆能夠達到一樣的效果,速度還比較快,毛筆的手續很複雜,需要沾墨、吸乾,筆頭還要收尖,在漫畫中可以看到點點的使用非常多,而連載的時間非常急迫,為什麼還要用這麼麻煩的方式畫?
    特別是這部作品中他從來不用傳統的網點,例如灰色是利用宣紙暈染,有些妖怪出現的畫面則是以鉛筆素描。
    在當時我一直對這些方式感到存疑,在交稿前我印象很深,那時還沒有電腦,還特地去了時報的印刷廠,將這些宣紙轉成賽璐璐的網點片才能寄到日本。
    在截稿前往往兩三天是沒辦法睡的,還要特地去印刷廠一趟,這一切發生的事情,讓我如今都能感受到鄭問老師對藝術的堅持,他一直將漫畫當作藝術品,而不只是漫畫。
    他在漫畫的內容或是技術上都在追求著極致,例如《深邃美麗的亞細亞》故事中所追求的人性極致,探索到最深的地方,對喜歡商業漫畫的人可能有些冷門,但他的確影響了很多人,例如許多文學家也為此寫了文章,也能欣賞他的作品,我想這也是他和其他漫畫家的不同。
    這以上種種,成就了最後這位鄭問,也希望讀者能在大辣版本的《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再體會一次這位藝術家,世界上第一位進故宮的漫畫家……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