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我的男友四百歲(簡體書)
我的男友四百歲(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79156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作為天狼族久負盛名的美男子,本少爺我本只想安安靜靜地修煉武功

    誰想到月老竟牽錯紅線,400歲高齡的我竟然被一個花癡小編劇給看上了

    啊呀,這人間啊,處處都是套路


    天狼族四百歲美男子偶遇人間花癡小編劇,從此你追我趕鬥智鬥勇的戀愛甜蜜開花咯!

    她穿著禮服笑著轉身問:“好看嗎?”

    他的眼神溫柔覆蓋著她,“好看。”

    “配得上你嗎?四百多歲的神仙?”

    “綽綽有餘。”

    “不怕別人誤會?”

    “心甘情願。”


    哎呀,沒想到高冷的天狼族美男子背後,居然是這樣一個“寵妻狂魔”!

    眾人(星星眼):今日份的狗糧又超標了

  • 冷胭

    湖北荊州人,天馬行空的水瓶座。出版有《勝者為夫》、《深閨》,曾為《知音女孩》編輯。癡迷寫作筆耕不輟,願寫盡人間纏綿悱惻,與讀者們共度書中的美好時光。
  • 第一章  一見鍾情還是一見瘋狂?

    第二章  傍上了富二代?

    第三章  其實我不堅強

    第四章  如你所願

    第五章  如果我失憶

    第六章  嫁給我就知道了

    第七章  心口三刀

    第八章  她在鬧他在笑

    第九章  你最珍貴

    第十章  我不想當男人

    番  外  甜蜜日常

  • 岳蘢覺得自己很蕩漾。
    內心的洪荒之力簡直把持不住。
    現在,她看著對面的男人,深眉高鼻,瘦臉薄唇,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想親近他。
    很想很想。
    全身的細胞都在沸騰和叫囂,她覺得自己簡直像一隻等人愛的小貓,可是絲毫沒有辦法。
    冷靜!冷靜!
    她不斷告誡自己這是在酒吧,自己是不是有點喝多了?可是,從進來開始,她沒有吃過東西也沒有喝過飲料。
    對面的男人明顯注意到了她的盯視,側過臉望著她笑:“一個人?”
    這句話如同四下飛濺的火星,直接濺落在岳蘢這顆已經蕩漾不止的心上,“啪”的一聲就點燃了她。
    “跟朋友一起來的,”她的聲音帶著魅惑,“掉了東西過來找找。”
    “哦?”男人像是很有興致,“掉了什麼?我幫你找吧。”
    她莞爾:“不用找,就在你身上。”
    男人的眼神更是玩味:“哦?是什麼?”他也靠過來,“難道是你的心?”
    她似是輕嗤:“心哪有那麼容易就掉在你身上?”
    男人的語調更覺得有趣:“那你掉了什麼?”
    “興趣。”她緊盯著他的雙眼,發射著誘惑的光,“Interesting。”
    他低低笑起來,笑聲帶著令人柔軟的震顫:“這麼巧,我也掉了同樣的東西在你身上。”
    他俯低,在她側臉輕輕一吻。
    她沒有拒絕,莞爾變成了露齒淺笑。男人攬著她向酒吧外走去,她腦子裡閃過“鬼使神差”這個詞兒。
    春末夏初的深夜還有些涼意,被冷風一激,岳蘢的腦子也清醒了一些,她開始發怔,難道就這麼隨便讓人把自己給吻了?正在猶豫,男人脫下外套給她披上,溫柔地詢問:“去酒店?”
    岳蘢本能地想拒絕,但微微抬頭就看見男人的高鼻深目,使她的春心又蕩漾起來,洪荒之力又噴薄而出——
    “好。”
    酒吧門口很多出租車在等客,男人隨便伸手一招,一輛出租車就靠了過來。男人紳士地打開車門請她進去,她剛往前跨一步,手腕忽然被人捉住,向後使勁一帶。
    岳蘢被拉得略略踉蹌,撞在一個人懷裡。
    寬厚、溫暖的懷抱。
    那人很快鬆開了她的手,高大的身影已經擋在了她身前,對那個開著出租車門的男人說:“滾。”
    這種要求,竟說得特別平靜。
    而他的嗓音沉穩有力又略帶沙啞,像一台低音炮,竟讓岳蘢的周身起了一股電流。
    岳蘢詫異地覺得眼前這個背影怎麼看怎麼舒服。而那個邀請自己去酒店的男人顯然惱了:“你挺囂張啊?你誰?幹嗎拉我女朋友?!”
    男人說著就伸手來拉岳蘢,而手還沒有碰到她,就被後來者一把攥住。岳蘢看他好像也沒怎麼用力,可男人已經開始號叫:“疼疼!放手!”
    “滾。”他再次平靜地吐出這一個字,鬆開了手。
    男人吃痛地揉捏著自己的手臂,埋怨岳蘢:“出來玩還拖個尾巴,以後別出來了!”很快氣鼓鼓地走遠了。
    岳蘢盯著眼前的背影,淺藍色短袖T恤和牛仔褲,簡單妥帖。這人沒有回頭看她,立即向前走去,完全沒有理會岳蘢的意思。岳蘢急忙“哎哎哎”地叫喚著追上去,一步搶在他面前擋住他。
    他被迫停下,淡淡地看向岳蘢。
    高鼻深目,眉毛特別黑,睫毛特別長,眼神雖然淡淡的,但眼中光華四射,十分明亮。即使戴著一個很大很寬的黑色口罩遮住了大半張臉,也能感受到他臉孔上堅毅的線條。
    岳蘢驚訝地微微張著嘴巴,心裡似乎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是他!就是他!
    他對她的反應似乎毫不意外,偏轉眼神就想走。岳蘢一把拉住他的手臂:“餵,你是誰?”
    他不動聲色地掙開她的手,語氣淡淡:“不重要。”
    “那你幹嗎拉我?關你什麼事?”岳蘢剛才觸摸到他的手臂,觸感實在太好。提問的同時她再次抓住他的手臂,只是這次更加用了些力氣,還順帶著撫摸了一個來回。
    他略略垂眸瞟了一眼賴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伸手招一輛出租車,把她塞進後座,而自己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對司機說了一個地址。
    她在後座驚呼:“你怎麼知道我家的地址?”
    他沒有回答。
    “你到底是誰啊?剛才是在阻攔我跟別的男人去酒店?為什麼?現在又送我回家——”岳蘢在後座喋喋不休,“我看你跟那個男人也沒什麼區別。”
    副駕駛座上的他仍然沒有說話。
    岳蘢在後座上看向他的側面,再次覺得哪裡都好,內心的波動又強烈了不少,不知道為什麼會被他吸引,但這種感覺完全控制不住。
    這是一見鍾情還是一見瘋狂?
    岳蘢在心裡對自己翻了個白眼。

    十五分鐘的車程裡,無論岳蘢怎麼問,他都一言不發。看著他付錢下車,打開了後座的車門,她也走了下去,望瞭望近在咫尺的自家樓棟的大門,瞟他:“你要上去?”
    他拒絕地搖頭,告誡她:“晚上,在家待著就好。”
    她靠近他兩步,笑容裡帶著調侃:“為什麼?”
    “不安全。”
    “呵。”她不屑地笑著,“我是成年人。”
    他看她一眼不再多說,轉身走掉,速度快得岳蘢還沒有反應過來,竟然已經失去了踪影。
    “餵!我還沒——”岳蘢叫了一聲,後面的句子卻卡在喉嚨裡。
    還沒摸到你的胸肌呢。
    好想摸摸看。

    岳蘢回到家裡倒在床上,呆滯地望著天花板。似乎從那人離開,她內心的火熱就漸漸冷卻,到現在她已經算是平靜下來了。想起在酒吧的種種以及後來遇到的男人,她簡直要羞愧而死,不自覺地大叫:“天哪!我是在幹嗎?!”
    可是那個人……
    一想起他就有點發瘋。
    面對一個陌生人應有的害怕和不安,只是在她腦海中一閃而過就拋諸腦後,激動亢奮佔據了她的所有思想。自她有過戀情以來,她從來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男人!
    岳蘢“哎呀呀呀呀”地花痴了半天,在床上翻來覆去思前想後,折騰到半夜終於睡去。
    而她家的陽台上似乎一直站著一個人影,見她睡著之後很快一躍而下,離開了。
    岳蘢家,是十八樓。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