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最後的言靈師(簡體書)
最後的言靈師(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8元
  • 定  價:NT$228元
  • 優惠價:75171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輕幻想作家 蓮洛 挑戰《龍族》熱血幻想力作。

    是洛牙大陸第一大通緝犯,也是洛牙大陸最後一個言靈師。
    “光明”與“暗夜”兩大陣營的終極較量,只為信仰而戰。

    這是洛牙大陸歷史上最為混亂的一年。
    種族陣營之戰,讓那些塵封已久的陰謀終於浮出水面。

    司徒天生來便擁有神奇的言靈能力,能夠利用一些生活中反復發生的小事,將自己的某種願望轉化為現實,稱之為言靈師。
    沒錯,他就是洛牙大陸最後一個言靈師。
    可是,說好的物以稀為貴呢?
    誰來告訴他,強者為尊的世界,為什麼他這個戰五渣成了頭號通緝犯?

    自從被迫成了五隻小怪物的“爹”,司徒天最擔心遇到的問題是——
    醬油A:小熊茂的媽媽和小龍的媽媽不是一個人吧?
    醬油B:老哥你是娶了五個老婆嗎?

  • 蓮洛

    輕幻想作家,少年時曾求學海外,夢想是背上電腦、穿著lo裝看遍所有嚮往的風景。多部作品暢銷海外。
  • 第一章 家裡的孩子有點怪 1
    第二章 家裡的爸爸有點蠢 18
    第三章 家裡的孩子太上道 39
    第四章 家裡的孩子震驚了 58
    第五章 家裡的爸爸嚇哭了 73
    第六章 家裡的孩子太機靈 95
    第七章 家裡的爸爸要翻身 114
    第八章  家裡的孩子不一般 135
    第九章 家裡的兒子好神奇 154
    第十章 家裡的爸爸要奮起 167
    第十一章 家裡的孩子暴露了 186
    第十二章 家裡的孩子爆炸了 200
    第十三章 家裡的爸爸憤怒了 221
    第十四章 家裡的兒子真強大 239
    第十五章 家裡的兒子有異變 255
    番  外 未來的日子裡有你存在 278
    後  記 315
  • 斯萊特好像是人?
    司徒天有點不確定地想,因為之前一直糾結其他四個兒子的種族,還有他們喪心病狂的變身,導致直到現在為止他居然都不知道小五的種族。
    爸爸的情緒有點低落,是即將要發現新世界前的生理低落:“斯萊特……”
    喝蔬菜湯喝得正歡的光翼包子一臉疑惑地抬起頭。
    “你……”爸爸頓了頓,“你是人族嗎?”
    斯萊特大大方方地點了點頭:“是啊。”說完還非常自然地從男人的碗裡順走了兩塊胡蘿蔔。
    別說,司狼喜歡的這東西還挺好吃。
    司徒天忽然松了口氣,然後怎麼看老五怎麼順眼啊。
    終於有一個和自己一樣品種的了,原來自己並不是這個家,或者這個奇怪大陸上的異類。
    一家人享用過美味的午餐後,敏銳的包子們便察覺到了從房子後面傳來的陣陣龍的氣息。
    牛啊,昨天被打成那德行今天這麼早就能清醒了?
    看來在族裡還是個角色,為了滅掉小四,種族這是要下血本了嗎?
    真是大手筆啊,很可惜,炎很快就要把你燒成烤鹵龍了。
    爸爸親自調味,口感絕對給力。
    在草地上喂了一宿蚊子的龍使滿頭紅包,淚流滿面,真是淒慘無比。要知道他只是想看看好朋友的兒子而已,順便試著調節一下兩龍間的關係,讓那個變成蝴蝶飛回去的龍能和他錯失多年的兒子坐下來好好聊一聊,但是誰知道被那群小兔崽子給暗算了。
    這破山裡居然有熔岩一族的人?還有銀狼甚至熊貓的族民……
    失策啊,渾蛋老龍,看你兒子幹的好事!
    我上輩子到底欠這父子倆什麼?這輩子怎麼就躲不過他倆給弄出的坎兒啊!
    就在龍使含淚唾棄全族的時候,司徒天和五個兒子一起來了,首先讓龍使震驚的不是他們共同護著一個普通人族,而是……呃呃呃……
    那個縮小版的,好像是光翼啊!
    他是修煉了一千年的龍使,全族僅次於族長的人物,龍使的權力獨一無二,有著看透一切種族本質的特殊雙眼。
    那背後的金色翅膀其實是用紙片糊出來的吧?
    “你……你居然……嗚嗚嗚……”龍使徹底哭了。
    這大陸上有史以來只有過一個光翼,您老人家跟著湊什麼熱鬧?我就是想看看那條死龍的兒子,真沒想幹別的。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你哭什麼啊,該哭的是我吧。”龍塵斯快無語了。
    “你個小渾球,當初如果是我接生的,你那個渣爹肯定不會這麼白癡地把親生血脈弄錯。”
    “啊?”龍塵斯雖然早早就被趕出了種族,對龍使的大名卻有所耳聞。
    畢竟這個男人是全族裡除了他血緣上的母親外,唯一一條和渣爹關係還算不錯的龍。
    真替他悲哀。
    “你是唯一有接生族長子孫權力的龍使,我知道你。”
    “唔。”龍使哭喪著臉,有氣無力地回答。
    “你來做什麼?”
    “我吃飽了撐的可以嗎?”
    “可以,那你繼續躺著吧。”反正光翼的定身咒可以鎖定任何種族,只要定時加固咒語即可,我們有好多好多時間跟你幹耗。
    龍使大驚失色:“別走,別走啊!就算不把我放開也換個地方吧,龍血都快被抽幹了,這群蚊子幾年沒開葷了?”
    “其實不長,不過龍血實在難得,你懂的。”龍塵斯強忍著笑意,龍使的出現意外拯救了他,今天家裡都沒進蚊子,太好了!
    蚊子真是令人防不勝防的,最討厭了。
    熊茂一臉贊同地點了點頭,非常利索地從懷裡抽出兩根透明的試管:“我也認為龍血實在難得,平時只能趁小龍睡覺時抽上一點,看來今天我可以肆無忌憚了。”
    “喂你……”
    “等等。”爸爸忽然出聲,扶住額頭,有些頭痛地回憶著腦中殘缺不全的記憶片段,“先別抽,把他扛回家。”
    頓了頓,司徒天確定地道:“我以前……見過他。”

    司徒天沒見過龍使,倒是記憶忽然冒出了一段,其中有些片段和龍使的形象剛好相符。
    雖然這貨現在被蚊子洗禮得淒慘無比,但還是不難看出他的大概輪廓,是個俊美高大的男子。
    就是他,在自己被遜司出賣後受傷絕望時恰好伸手,也不知道給他吃了什麼果實,結果他就活蹦亂跳,一身自損的傷全好了。
    認真說起來,這個人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不,救命恩龍。
    既然這條龍有恩於他,他怎麼都不可能看著孩子們把龍使往死裡整。
    而且這條龍,司徒天總覺得他沒有惡意,也許這就是男人的直覺吧。
    龍使眼淚汪汪地看著司徒天,可憐得好像一個沒爹沒娘的孩子。
    其實救司徒天純粹是他的無心之舉,當時雲遊四海的他是第一次給一個人族診治,沒想到效果還挺好,雖然對那人印象挺深,但是絕對無法將他和如今五個孩子的爸爸聯繫在一起。
    自從言靈的能力進步了以後,爸爸的身體也隨著能量的增加而產生了些細小的變化,比如臉看上去圓潤了不少,身體變得強壯起來。
    這一家子種族繁雜,其中最不起眼的就是司徒天了,可是爸爸現在在龍使心中的形象是最高大的。
    哪怕還被綁著呢,可他終於可以進屋了,可喜可賀地不用再喂蚊子了。
    說起來全是心酸的眼淚。
    誰說龍族是大陸最牛的種族?連那麼小的昆蟲都搞不定……簡直弱爆了!
    司徒天雖然對龍使懷有一點點感恩的心,可他也不是沒輕沒重的人,還知道他是龍,和自家小四的身份有很大淵源。
    於是,爸爸臨時想了個辦法,他運用已經日漸熟練起來的言靈技能,將一股言靈之力推入龍使的身體中。直至這股力量與龍使徹底融合後司徒天才示意兒子們,可以放開龍使了。一旦他有所企圖或是突然發難,司徒天都有能力在五秒鐘內將他捏死。
    這一招叫作植入言靈,除了要花上一點時間將力量與身體分離再灌入外,成功概率能達到90%以上。
    不過這樣還不夠,他還用了麻痹液,是從小五種出來的花中提煉的,自從家裡受襲後,他身邊就少不了這個。
    當然是斯萊特不放心專門給他準備的,如今第一次就用在龍使身上了。龍使縱使妙手回春也對這液體無能為力,因為它毒就毒在沒毒……只有麻痹作用,能麻痹一條龍十天。
    之所以會有如此清晰的認識,是因為龍塵斯曾經光榮地充當過試驗品。
    “你可以自由活動了。”司徒天微笑。
    龍使激動得淚流滿面,扭了扭酸硬的胳膊腿兒,結果還沒等邁出兩步呢,就啪唧一下整個人和地面做了個親密接觸。
    他感覺到全身酥麻,好像一塊柔軟的大橡皮,走兩步就跪了。
    這叫什麼自由活動啊?
    龍使剛想憤怒地指責某個違心的人族,結果幾道目光同時朝他飛過來,冷冷地警告——敢說爸爸一句試試!
    龍使縮了縮脖子,不由得多看了這個男人幾眼。
    “咳。”
    “請喝水。”司徒天遞給他一杯茶。
    龍使不客氣地接過,其實他有點佩服這個人的膽量,即使自己現在渾身酸軟無力,但畢竟還是一條龍。
    他竟然敢放開了一條龍,還是一條精通醫術的龍。
    “挺大膽的喲,你知道你現在這樣做很危險嗎,我可是一個醫生,龍族裡我醫術最高,連龍塵斯他爹的單子都是我來接的。”
    而且那條渣龍不僅看病不給錢,還總要我倒貼珍貴的藥品!
    “哪裡。”司徒天一臉淡定,無視了他滿身的怨氣,又倒了杯茶遞過去。
    龍使喝不出特別的味道,也嘗不出這茶哪裡不對,但是男人的舉動還是令他有所疑惑:“你不會是在杯子裡面下毒了吧?”
    司徒天誠實地點頭:“是啊。”
    龍使險些吐血:“我不是都說了,我是一名醫生,你這些小招數對我都沒用嗎?”
    司徒天沉默了片刻,說:“原來劇毒在你眼裡也叫小招數。”
    龍使:“……”
    劇毒?
    他開始狂嘔,但是因為這段時間都沒有進食,什麼也沒吐出來,只是無力地撐著桌子幹嘔不斷,看上去痛苦極了。
    如果他不是條體質強悍的龍,想必已經被這一家子給折騰死了。
    幾個包子都對這條龍表現出了鄙視,龍塵斯更是仗著還沒成年的小身體,成功爬上了爸爸的大腿。
    “好厲害!”氣焰那麼囂張的龍使現在這樣狼狽,全是爸爸的功勞。
    司狼和熊茂無奈對望,敢情在小龍眼裡我們的付出都不存在啊。
    龍使對這一家子徹底無語了,他嘔了十多分鐘,這群可惡的渾蛋就淡定地圍觀了十多分鐘,直到他快把肺給嘔出來了才停,咕嘟咕嘟地給自己灌了幾口茶水。
    反正都劇毒了也不差這點。
    他拄著桌子,臉色極差地勉強開口:“劇毒的事我就當沒聽見,先把我這次來的目的說一下。這杆子事要追溯到六十多年以前,龍族難以受孕,所以那條老渾蛋好不容易才讓族母懷上一個小渾蛋,他們對這個來之不易的龍蛋很是寶貝,但是小渾蛋破殼出來以後族人發現他沒有貼身皇曆,便草草斷定了他不是純血龍種。”
    他抹了一把冷汗,不客氣地坐在司徒天身邊:“後來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既然不是純血,勉強養他那麼多年,族裡人都覺得那已經是仁至義盡了,所以後來把他清理門戶時全族都沒龍站出來管……當時我在外面,得知這件事後覺得十分蹊蹺,但直到我被那個老渾蛋招呼回族才發現他和他老婆都被下了絕育藥,真是夠歹毒的,龍族本身就受孕率低下……喂,你在聽嗎?”
    “我在。”除了他,全屋都在豎著耳朵聽,這可是關於小龍身世的最官方說法。
    真是神奇的一家人。
    龍使抹了抹頭上的冷汗繼續說:“我順著絕育藥查出了蛛絲馬跡,原來是曾經因為血統不純被逐出龍族領地的一家子,他們對族長老渾蛋的命令懷恨在心,夥同曾經的一個族中長老在小渾蛋的蛋殼裡做了手腳,那陣子我被設計調出族,和他們也脫不了關係。”
    他講了十多分鐘,來龍去脈說得很詳細。
    中途沒人發問。
    是的,大家都憋了口氣,誰也沒說話。
    “所以,你的意思是讓小龍不計前嫌地回族,準備接任族長的位置?”
    “理論上是這樣的沒錯。”龍使苦笑,這男人果然不好糊弄,本來他還抱著僥倖的心態來看待自己中毒這件事,但是現在他就開始肚子痛了。
    這毒來得也太快太猛了點吧。
    他臉色蒼白,強撐著一口氣說:“如今既然你給我下了毒,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但是這個誤會是我解開的,也算是我對族裡、對龍塵斯的一個交代,剩下的你們兩方派人溝通吧,小爺不管了,小爺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等死!”
    “哦。”司徒天看著他,面無表情地低聲說,“這些你還是自己回去溝通吧,我這裡不養吃白飯的人。”
    “噗……”龍使噴了一口血。
    和這個人族說話能被氣死啊。
    熊茂推了推反光的眼鏡,默默地從懷裡拿出了試管。龍血可是好東西,不能浪費。
    龍使簡直對這一家子沒轍了,無奈地歎道:“我要是能回去還用你說啊!”
    “你能回去。”司徒天頓了頓,沒理他暴躁的語氣,“茶裡沒毒,不過是三天前的茶葉,已經變質了,估計你一會兒會拉肚子。”
    龍使:“……”
    所以我肚子這麼疼其實是要拉了嗎?
    龍使捂著小腹,汗如雨下。
    學霸熊茂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他走過去快速扣住這條龍的脈門,面色凝重起來:“爸爸,先把他弄上樓吧。”
    “怎麼了?”熊茂懂醫,司徒天一點也不奇怪。
    全家只有他和斯萊特能認清這山上的大部分花草,而且熊貓一族天生自帶治療能力,可以說是上天恩賜的天賦。
    熊茂把過脈後,沒有立刻說出情況,而是翻了翻已經昏迷不醒的龍使的眼皮,然後有些不敢確定地拉了拉同樣在醫學上有些造詣的光翼。
    不對!這貨豈止是有些造詣,光翼是光明魔法的發揚者,最擅長的就是治癒系法術和識別病源。
    斯萊特極為倨傲地走了過來,似乎很不情願給不認識的龍看病。
    很快,家裡的兩位“名醫”都確診了龍使的情況,不過由誰來彙報給爸爸?
    熊茂看了看習慣沉默少言的光翼,覺得這一艱巨任務還是應該由自己來。
    “咳。”
    “怎麼了,小貓?”
    “呃……爸爸,算了。”貓就貓吧,這麼多年聽著也習慣了,“他身體沒什麼毛病,就是幾天沒吃好沒睡好,把肚子裡的蛋給餓著了。”
    “蛋?”
    “啊,蛋?”
    龍塵斯:“龍蛋?”
    熊茂點頭:“龍蛋。”
    也就是說,龍使有了龍蛋?
    龍族真是一個奇怪的種族!無論男女老少,都有機會生蛋。
    “會是誰的……呃……”這還用問嗎?
    全家難得同時沉默了。
    司徒天忽然很認真地說:“想辦法把龍蛋裡的那個皇曆也偷了!”
    哼,我就是這麼惡毒的人族!必須要找機會打擊報復!

    結果龍使在司徒天家的小木屋裡住了下來,想想都覺得這是件神奇的事。
    在他的默許下,一家包子誰也沒對龍使下黑手。
    龍使在丟命關頭說謊話的概率很小,那麼就說明當年小龍包子的事兒確實是有人搗鬼,但即使這樣也無法抹殺龍族曾經對他造成的傷害。
    一個無家可歸的未成年小龍,如果沒有遇到司徒天,他將怎麼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混下去?
    司徒天覺得這股氣兒不能順,於是最直接的報復行為就表現在了龍使的伙食上,都是大補品,爸爸的手藝經過這些年的鍛煉也有所提高。
    可是架不住他每天每種做十多次,權當是在積攢言靈經驗。
    龍使起初還心懷感激地咽下每一次大補粥,到後來則是聞到紅棗味兒就想跑出去吐一吐。
    真是慘痛的灌湯經歷,誰能受得了天天喝,還只喝這一個味兒的東西。
    龍使的悲慘經歷,意外地解救了全家包子們的胃。
    他們樂得看爸爸為小龍出氣。
    不過司徒天歸根到底還是一個心軟的傢伙,不然就不可能連自己的小臥室都讓出來給人家睡,他則擠到了斯萊特的小床上。
    “爸爸。”
    “嗯?”系著碎花小圍裙的爸爸正在給全家包子們烤奶油曲奇吃。
    這山上材料不多,但是架不住一家包子積極,總偷偷溜下山去扛些米麵回來。
    像司狼那樣的,腳程異于常人,往返城鎮和大山之間不過一個多鐘頭。
    其實司徒天知道,弄食材是幌子,他們一家能在山上住得這麼安穩,還不是圍在附近的蒼蠅們都被幾個兒子給清理掉了。
    起初司徒天還覺得有點血腥,不過後來他就習慣了……因為那群生物想要他們一家的命,況且這是一個弱肉強食、強者為尊的地方。
    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固定的生存模式,你既然身在這裡,就要遵循這裡的規矩。
    所以他在照顧包子們的閒暇之餘,更多的則是一個人悶在小屋裡努力提高實力,斯萊特看在眼裡,惦記在心上。
    同為人族,他大概是唯一可以理解爸爸的。
    人族想要獲得力量,要比其他種族付出更多的辛苦和代價。
    “把這個喝了。”
    “好。”面對包子踮腳遞來的黑乎乎的一碗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司徒天還是欣然接受了,直接仰脖喝幹了,味道比起顏色來說好多了,有些芝麻糊的感覺。
    “這個就是你新種的那種草?”
    “嗯。”是以前習慣跟在斯萊特身邊的白鳥送來的種子,經過他的法力催生和細心培育,如今已經成熟可食。
    對於一般種族來說,這種叫作艾式的草藥最多可以潤肺通腸,但是對於人族來說,它有洗刷經脈、排除體內殘餘污垢的作用。
    擁有特殊能力的人族在這個大陸上是少之又少,而言靈之力更是講究純淨,本身的氣息和力量愈加純粹,那麼言靈的能力自然愈強。
    如果爸爸堅持喝,那麼距離脫胎換骨的日子就不遠了。
    不過這種草有點麻煩,催生的時候吞噬光系法力非常嚴重。
    斯萊特曾經在小白鳥的護法之下連吐三次血,不過那些鮮紅一點都沒浪費,他都加在給爸爸喝的草藥湯裡了。
    光翼之血,那也是大補的。
    這點斯萊特毫不懷疑,因為爸爸喝完沒兩分鐘就開始噴鼻血。
    一塊白淨的手絹染上了深紅,果然是一下子補過頭了?斯萊特摸著下巴認真地想,並擺出了身為光翼時慣有的臉,面無表情的強勢。
    “斯萊特?”面對小兒子的目光,司徒天竟然會覺得心驚,而且心緒不穩,心底發毛。
    怪了。
    斯萊特卻壓根就沒理他,那淡漠的眼神仿佛將司徒天徹底看透了。
    司徒天心底更毛了。
    “斯萊特?”
    “啊。”斯萊特收回洶湧的目光,接過他手中捏著的帕子,幫他擦乾淨最後的一抹鼻血。
    “爸爸,你最近臉色不好,該出去走走了。”
    爸爸想了想,小聲說:“要不明天小狼出去打獵,我也跟著?”
    斯萊特點點頭:“可以。”
    對於龍族內的所有龍都能生蛋這件事,司徒天覺得特別稀奇,然後總想摸一摸龍使的肚子。
    那閃亮亮充滿了求知欲的目光,不止一次把龍使嚇得抱著肚子就往外跑。
    “你還是管好你家小四吧,他快成年了。”龍使終於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使出了撒手鐧,他知道司徒天最在乎的就是兒子,“而且我有名字,別總叫我小使,請叫全名謝謝。”
    “作為一個階下囚,叫你什麼你只管答應就是。”司徒天陰沉著臉。
    他一定要在龍使把蛋生出來的第一瞬間就把皇曆給偷走!
    “大哥有話好說,別再打我肚子的主意了。”龍使心想,我已經夠悲催了,現在懷了個蛋,連原形都無法恢復,別說從這群坑爹的包子手底下逃脫了。
    被抓回來還不大卸八塊了解剖了研究?蛋又不是他想有的。
    作為全族醫術最高的大夫,他比誰都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如果不生那就是自尋死路,沒藥可救。
    幼子是無辜的……
    就算不無辜這個蛋也要生,近些年龍族的出生率太低了,難得有了個蛋,如果真給拿掉,就算僥倖保住命了也難逃全族龍的追殺。
    他絕對會被那群念叨子嗣和後代五百多年的長老亂刀砍死!
    龍使一臉怨念地盯著自己的肚子,抿著嘴唇不說話。
    如果是女兒就好了。
    愛誰繼承種族就誰去……
    啪,爸爸將茶杯用力扣在桌上,臉色不善:“我想你要先認清自己的身份!”
    一個囚犯居然敢在和綁匪說話的時候走神?簡直不可原諒……
    “咳,抱歉。”龍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那個……剛才說到哪兒了?對了,龍塵斯成年?唔,我想想。根據我多年的研究,發現龍族在成年前是有些預兆的,這點與其他種族都有些不同。”
    更多的高階種族在成年的時候會毫無徵兆地陷入發狂狀態,也有很多族民因無法將理智快速從瘋狂中拔出,最終走向了自取滅亡的道路。
    但龍族極少出現這種情況,因為龍是很強的種族,擁有強悍的體質和潛力。
    “什麼徵兆,明顯嗎?”爸爸急切地問。
    一樓幾個忙碌著的包子,同時放下手中的活計,豎起耳朵傾聽起來。
    龍使清了清嗓子,撫上微隆的小腹:“食量變大,一日至少五食,無肉不歡。”
    包子們集體沉默了:“……”
    這算什麼徵兆?小龍從幾年前爸爸還在酒吧打工的時候每天就必須吃五頓飯了,少吃一頓就癟嘴委屈地看著你,好像隨時都能哭出來抱著你的大腿求肉吃。
    沒有肉就等於要了龍塵斯的命,這貨平時和誰都能掐起來,事情過後就忘,撒起嬌來也是沒臉沒皮的,給龍族丟老臉了。
    爸爸咽了咽口水,問:“還有其他徵兆嗎?更突出點的。”
    “……大概的徵兆就是食欲猛增,因為我族成年需要消耗極大的能量。”成年和未成年的界限是一個質的跨越,“飲食絕對馬虎不得。”
    爸爸望天,對孩子們的伙食他從來沒馬虎過啊。
    難道是我平時做的肉還不夠量?
    估計是這樣吧……
    “我做飯去了!”爸爸一轉身,匆匆離開了小木屋,扛著半袋子食材,跑去小河下游洗洗涮涮,準備傾注自己的一切做一頓頂級大餐喂飽兒子!
    絕對馬虎不得,不然這個爸爸做得就太失職了!
    龍塵斯幸福地舔著嘴角:“今晚有口福了,哈哈哈哈哈……”
    嗖的一聲,某條龍被其他包子集體抽飛了。
    因為這條龍笑得實在欠揍。
    當晚的慘痛經歷,龍塵斯真是畢生難忘。

    某條龍從來沒吃過這麼豐盛的飯菜,就好像最後的晚餐一樣。
    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的,這僅僅是一個新的開始,接下來的每天,他都好像沉浸在過年的氣氛中,爸爸真是挖空心思在給他變著花樣做好吃的。
    這天,龍塵斯又被喂得肚子脹脹的,特別滿足。
    爸爸給他做了奶酪香腸卷,包起來格外用心,每一個看上去都讓龍食欲大增。
    打了個飽嗝,又跑了一次廁所放水,龍塵斯趴在小床上望著窗外璀璨的星空,幸福得好像隨時能升天。
    雖然不知道這樣嬌生慣養肥吃肥喝的日子能持續多久,但是,現在覺得很幸福就足夠了。
    “爸爸對我真好啊。”他蓋上了小被子,準備舒服地睡覺。
    其他人都睡在了樓下,只有他和爸爸,還有龍使是在小樓的樓上睡的。
    哦,對了,還有斯萊特那個臭孩子。
    等小爺成年了,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這臭小孩。
    想著想著,龍塵斯就合上眼睛,兩腿一蹬睡過去了。
    這時候住在一樓的幾個包子卻齊齊睜開了眼睛,天地仿佛都在搖晃,轟隆隆的聲音不大,卻足以引起這些耳朵特別靈的傢伙的注意了。
    司狼警戒地眯起眼睛,伏在床邊低聲道:“怎麼回事?我沒察覺到有闖入者。”
    狼的鼻子格外靈敏,以他的能力來說應該不會判斷出錯的。
    炎說:“震源在我們家。”
    熊茂好不容易摸到了床頭的眼鏡,因為正像炎所說的,震中就是房子,搖晃個不停,連玻璃都快震碎了。
    怎麼回事?
    龍使終於下定決心要奮起反抗了嗎?
    轟隆隆的聲音不斷,這麼大的動靜連司徒天都醒了,他緊張地抓著老五從床上爬了起來:“這是地震了嗎?”
    斯萊特面無表情地整了整睡衣:“應該不是,我們先去看看龍使。”
    他也認為這件事是龍使搞的鬼。
    而那條懷蛋的龍呢?已經因為龍塵斯無意間泄出的龍息昏迷不醒了。
    轟隆隆,前一刻還晴朗無風的好天氣,霎時間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這天要變了。
    龍塵斯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翻身壓著手臂繼續睡。
    他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渾身骨骼的變化,以及他那一頭短髮如今已經過腰。
    待你長髮及腰,就是成年之時。

    龍塵斯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得輕盈了不少,睜眼不再是光禿禿什麼裝飾也沒有的天花板,而是空氣清新的室外。
    藍天?
    草地?
    等等……難道說他終於被爸爸給丟出家門了嗎?
    龍塵斯驚出了一身冷汗,猛地從地上坐了起來,然後,他揉了揉眼睛,發現——家不見了。
    炎正在努力搬運廢石和木塊,熊茂和司狼正在努力籌備材料建造新的房子,連個子小小的斯萊特都跟著忙活了起來,而爸爸則在認真地照顧著情況不怎麼樂觀的龍使。
    昨晚龍塵斯成年,直接把家給毀了不說,還在不經意間壓到了龍使的肚子。
    這也虧了龍使是龍族一員,換作另一個種族的,這顆蛋絕對沒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
    龍塵斯有些心虛地揉了揉後腦勺,應該不關我事吧?
    咳,應該吧。
    他張開手掌,用力攥緊。
    源源不斷的力量湧上心頭,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情況。
    原來真的成年了,我總算成年了!
    龍塵斯咧開大嘴,正準備朝爸爸撲過去炫耀和撒嬌的時候,被後面路過的熊茂狠狠踹了一腳屁股。
    龍族的臀部,摸不得!被這麼一腳踢下來,龍塵斯不由自主地抱著身體躲開了不少。
    “又欺負人!”
    熊茂恨鐵不成鋼地撫額:“你是龍。”
    又不是人。
    “又欺負龍!”龍塵斯雖然成年了,可是好像性格沒變。
    如今他確確實實是這個家裡武力值最高的一個,可是看這個形勢,似乎還是氣場最弱的食物鏈底層選手。
    “別亂撲,爸爸可受不了你。你現在至少長了一百多斤,肥豬。”
    “啊?”我這麼胖了?
    龍塵斯傻眼了,立刻飛奔去湖邊,對著波光粼粼的湖面,左扭右扭的。
    真胖了!原來他就是家裡最胖的,現在肥成這樣可怎麼得了?
    可是好像變帥了?
    咦?
    等等,我好像成年了……
    “爸爸,我成年了!”龍塵斯熱淚盈眶地朝爸爸撲了過去,小心翼翼地靠近,注意自己強悍的體重不會壓到爸爸,順便不著痕跡地將半死不活的龍使給擠走了。
    很好,完美了。
    司徒天抱著變肥的老四,丟也丟不開,因為現在這貨長得比他壯實多了,只能勉強抱了兩下。
    心中怨念著房子竟然被這小子一個響屁崩得坍塌,不過面上還要表現出慈父模樣。
    “下次放那個的時候稍微注意點。”實在忍不住了,司徒天抿著嘴唇,最後還是說了出來。
    龍塵斯愣了愣,到最後也沒明白爸爸在說什麼。
    龍成年,龍息遍佈滿山。
    龍息要比普通種族釋放出的殺傷力更強大,埋伏在山裡的巫妖們可謂是死了一撥又一撥,連個收屍的也沒有,都化為花草肥料了。
    不過,就這樣收手顯然不是巫妖一族的作風,他們一族如今也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不是還有人族暗夜那邊的盟友嗎。
    “是時候讓他們也派點人了。”巫妖王狡詐多疑,臭毛病更是一堆。
    雖然性格不咋樣,但是野心很大。
    巫妖族的長老紛紛點頭:“可是大王,上批派去逮人的小分隊就是人族的陸地武裝部隊啊。”
    “是嗎,呵呵,沒事,他們人多。”
    “可是……萬一他們不肯出人怎麼辦?”
    巫妖王喝茶的動作一頓,隨手抖了抖自己的暗紫色披風:“將倫納德的現狀透露給他……”
    就不信暗翼對自己的兒子不感興趣。
    沒錯,那個黑帝大少就是暗翼純到不能再純的血脈延續。
    至於倫納德現在的父親?實際上只是一個引導外界猜想的煙幕彈罷了。
    這件事斯萊特是有所察覺的,畢竟同為高階人族,他對於暗翼的氣息是有所感應的。
    很可惜當年他氣弱身體虛,一心都撲在了他養的花花草草上,並沒有留意到倫納德的情況。
    龍息弄死了不少生物,同樣也引來了不少麻煩。
    “讓開!”不知為何跑來的老龍臉色緊繃,眉頭皺得能夾死蒼蠅了。
    龍塵斯長髮飄飄,氣勢洶洶:“滾開!少打爸爸的主意!”
    跟渣爹說話,完全不用客氣。
    龍爹額角狂跳不止,真是個不討喜的臭小鬼:“讓我帶龍使走。”
    如果不是自己的便宜兒子在關鍵時刻放了個龍屁,他還真找不到龍使。
    現在的情況是什麼?
    老龍的心情也十分微妙。
    原本他已經做好一個繼承者都沒有的準備,結果這一下子冒出兩個來。
    不過按照虧欠程度,以及年齡排序來看,還是龍塵斯接手龍族順理成章,只是龍使那肚子裡的蛋……
    “我不回!死也不回去!”沒等龍塵斯表態呢,龍使就先尖叫起來了。
    “冷靜,冷靜,你不能衝動。”司徒天立刻給他順氣。
    反正只要不帶走我兒子,其他隨便你們折騰。
    渣爹臉色一沉,乾脆揮手招來一陣旋風,將龍使卷了起來。
    近些年龍族血脈本就稀少,一旦懷有龍蛋必定全族加以行動,認真看護,確保孵化過程的萬無一失。
    身為一族之長,這點魄力他還是有的。
    龍塵斯一看不好,立刻抱著爸爸就要往旁邊躲。結果有個人比他更快,連爸爸帶龍使一起給拖走了。
    用的是一雙羽翼,潔白無瑕。
    原來龍息竟是解開巫妖咒術的最後一道關卡。
    斯萊特睜開眼睛,看向早已呆傻的爸爸。
    司徒天和龍使都石化成了雕像模樣,連老龍也蒙了。
    光翼,這大陸上翅膀最健全的高階種族,連龍族都羡慕的完美羽翼,外形簡直不要太醒目!更何況渾身金燦燦的光輝,幾乎閃瞎了在場所有種族的眼睛。
    等他們再眨眼睛的時候,斯萊特已經卷著司徒天和龍使跑路了。
    留下幾個包子和一條老龍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光之羽翼,無瑕耀眼。
    即使是對自我形象總是信心滿滿的龍族也不得不承認,光翼比他們更加耀眼奪目,但屬實罕見,大陸難尋。
    只是這被稱為最完美的光明種族分支,行蹤神秘莫測,大家基本摸不到人家的影子,所以稀罕得厲害。
    作為光明的最高領導者,光翼的存在感很強,同時也意外地弱。
    總之,很神秘。
    那為什麼斯萊特又會出現在這裡,還卷走了一個不折不扣的人族和龍使,老龍表示摸不著頭腦了……
    光翼原來是這麼好管閒事的性格嗎?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