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喃喃(簡體書)
喃喃(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79156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從此,山迢路遠,沒齒相愛。

    事事求快的“殺手”BOSS Vs 慢吞吞職場迷糊蛋

    首席打臉全記錄

    “我不允許你這種人存在在這裡浪費時間。”

    “你慢慢來,我可以等。”

    時巫暖甜新篇

    時光輕喃,從此與你,共朝朝暮暮。

    慢吞吞的顧聲聲剛經過了SQ特長的六個月實習期,卻在轉正第三天,慘遭空降來的新任首席炒了魷魚!為了手上未完結提案,保護一位老人的愛情,顧聲聲揣著膽子勇闖23樓,打算和“殺手”正面交鋒理論,卻連樣貌都還沒看清就被“殺手”KO ……

    謝安南厭的世界事事求快,利益至上。他厭惡顧聲聲的慢,厭惡她的理想浪漫主義,卻在和她越來越深的牽扯裡由厭惡變為不懂,由不懂到沉迷,直至願意為了她停下腳步。他終於懂得,慢慢來,也有好風景。

  • 時巫

    多家青春期刊常駐作者,大周互娛簽約作者。文風多變,可甜可虐,故事常生於夢中,成於筆下。

  • 第一章:傳說中的最強水逆

    第二章:這個首席不太冷

    第三章:首席,該回家喝湯啦

    第四章:他究竟是誤會了些什麼

    第五章:有竹馬從遠方來

    第六章:首席,你有病,我有藥

    第七章:為了吃海鮮,讓我們私奔吧

    第八章:他怎麼可以不經同意親了她第一次,又親第二次

    第九章:光天化日下,她竟然被逼婚了

    第十章:有她在的世界裡,總有光

    第十一章:她沒有等到他,沒有如願

    第十二章:再見了,謝安南

    番外一

    番外二

  • 第一章:傳說中的最強水逆!

    【1】

    顧聲聲覺得,她遭遇了傳說中的水逆。

    一切都是有預兆的,比如她家貓主子今天叫醒她的方式變得相當殘暴,用失傳已久的九陰白骨爪在她手上撓了一記,撓完就跑。她哀號著跳下床找貓算帳,卻撞翻了剛買回來的花瓶;她心痛地轉身,又非常應景地磕到了廁所的門;接下來,還遭遇了地鐵坐過站、手機被“毀容”,以及被流浪漢追著跑非要教她“降龍十八掌”的奇幻故事。

    好好的一天開始得雞飛狗跳,顧聲聲覺得自己可能要攤上大事了!

    等到了公司,她開始痛恨自己的烏鴉嘴,說什麼來什麼,她果真攤上大事了。

    她!一個剛通過考核、勤勤勉勉工作的勞模,竟然被炒了魷魚!

    一封解雇信安安靜靜地躺在她辦公桌上,恰好這天景川迎來紛飛的初雪,窗外是一片蒼茫的白,寒風呼嘯,很是唏噓悲涼,讓人輕易就黯然神傷。

    顧聲聲扶額,開始懷疑人生!

    坐在她左手邊的Eva神秘兮兮地靠了過來,特務般壓低了聲音:“聽說二十三樓那位‘殺手’,今天又‘砍’掉了三十個人,這才第三天啊……”

    右手邊的Coco也鬼鬼祟祟地湊過來:“人事部今天放出消息了,‘殺手’說,那些靠關係進來、只拿薪水不做事的,這一周內統統……”說著,Coco用手掌在喉嚨處比畫了一下,“殺無赦!”

    顧聲聲被擠在中間,很是憂鬱地抬起頭來,正好看見窗外的雪又大了幾分,就連待在開著暖氣的辦公室都能感受到冷意。

    Eva誇張地抱住了自己:“好可怕,不知道是哪些倒黴鬼?!”

    Coco敲了敲顧聲聲的辦公桌:“別沉默,快發表感悟!”

    顧聲聲將一直放在桌下的解雇信抽出來,“啪”的一下貼在了額頭上,無限悲情地說:“我!就是其中一個倒黴鬼!”

    剛才還滔滔不絕的兩個女人立刻換上一副見鬼的表情。

    Eva飛快地捂住了胸口:“我的天啊!怎麼你也收到了?你不是才剛過了實習期嗎?”

    顧聲聲只想撓桌:“是剛過呀,就在三天前。”

    三天前,“殺手”剛殺到公司。

     

    顧聲聲所在的公司剛經歷了一場革新,為了打入世界建築設計的排行榜,公司花重金從國外請來一位首席建築師和他的御用團隊。

    首席建築師上任的那天,景川下了一場大雨,迎接新首席的典禮就在公司最大的那個會議廳裡舉行,全公司上下數百號人都參加了。顧聲聲那天剛剛簽下了轉正的員工合同,心花怒放得很,連雨聲都讓她覺得世界無限美好。

    她擠在會議室的最角落,樂顛顛地看了一下午的雨,完全不知道那個驚才絕豔的新首席究竟說了什麼。

    她只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火來勢洶洶,幾乎燒掉了公司三分之一的員工。公司裡的人暗地裡都稱呼他為“殺手”,說他殺人不見血,連資歷最老的員工都不留情面地拿來開刀。

    顧聲聲很憂愁,總不會因為她在迎接他的典禮上走神就要解雇她吧?

    她將解雇信顛來倒去地看了數十遍,開始懷疑是不是派錯了地方。畢竟她工作勤勤懇懇,也從沒犯什麼過錯,更重要的是,她才剛剛通過了長達六個月的實習期。

    六個月啊!公司史上最長的試用期!

    新首席這個時候挑她下手,太狠太不人道了。

    顧聲聲很委屈:“我又沒有得罪過他。”

    她坐在位置上醞釀了好久,決定做人要有冤申冤,不能忍氣吞聲。她懷揣著解雇信,在Eva和Coco充滿敬佩的目光中,勇猛地直闖二十三樓。

     

    二十三樓秘書台的接待很溫柔地替顧聲聲指了路。

    這三天裡不少人來二十三樓一哭二鬧三上吊,都被新首席一根手指頭摁死了,鎩羽而歸。接待小姐認為,顧聲聲很快就會是下一個哭著跑出首席辦公室的人。

    辦公室的門半開著,顧聲聲為了保存氣勢,飛快地敲了門,不等裡頭的人回應,立刻推門而入。

    裡面一個穿著深黑色西裝的英俊男人正站在辦公桌前整理文件,聞聲,他抬頭訝異地看了她一眼:“你……”

    顧聲聲不失時機地走到桌前:“您好!我是十九樓室內設計部的顧聲聲!”

    男人看起來很和藹:“請問你有什麼事?”

    她有些受寵若驚,顫顫巍巍地開始申冤:“那個……我剛剛過了六個月的實習期,上級評語是勤勤懇懇、努力勤奮,我沒有闖過禍、出過錯,請問您為什麼解雇我?”

    她從小便不是大刀闊斧言辭犀利的人,此刻就算急得頭頂生煙,也始終不敢大聲說話,硬生生把自己憋成一個臉紅的包子。

    對方愣怔了數秒,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

    搖頭?這是連考慮都不考慮了的意思嗎?你好歹說句話啊!

    向來很小白兔的顧聲聲急了,她越過辦公桌一把攥住對方的衣領:“您不能因為新官上任三把火就亂燒人,更何況我們二分部本來也不歸你們管。”

    顧聲聲恨不得爬上辦公桌,抓著對面的人搖晃數百下,最好搖得他頭昏眼花對自己言聽計從。

    事實上,她已經這樣做了,被她抓住的那個人一迭聲地喊:“顧小姐,顧小姐,你冷靜一點。”

    就在這時,顧聲聲的背後忽然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那聲音低沉而冷清,傲慢卻又動聽。

    那個聲音在說:“你連自己的上級都能認錯,我為什麼要留著你?出去!”

    顧聲聲嚇了一跳,回過頭就發現門邊的沙發上坐了個穿深藍色西裝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坐在那裡的,似乎目睹了她沖動搖人的全過程。他嘴裡喊著讓她出去,目光卻仍膠著在他攤放在膝蓋上的文件上,頭也不抬。

    剛才那個穿黑西裝的男人有些艱難地開口:“顧小姐,這、這位才是我們首席,我是首席的秘書Gary。”

    顧聲聲看了看Gary,又回頭看了看沙發上“嘩啦啦”地翻著文件的男人,“噔噔噔”地後退了三步。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太過威嚴,仿佛一根小拇指就能摁死她,她心裡剛剛聚集起來的勇氣瞬間崩塌,腿還有點發軟,此刻她很想扶著牆出去。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她掙扎了片刻,最終還是走到謝安南面前,一個九十度標準鞠躬:“很抱歉,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顧聲聲站得很近,她的幾縷髮絲散在了謝安南的文件夾上,雖然飛快撤離,但還是打斷了他的閱讀。

    他終於抬起頭來,明明嘴角上揚,是禮貌的微笑,但眼神淩厲逼人:“公司合夥人、董事會賦予了我調動全公司人員的權力,所以不管是一分部還是二分部,都在我的管轄範圍內。另外,顧小姐,普通員工的實習期都是一到三個月,你卻花了六個月,希望你先從自己身上找原因。”

    顧聲聲瞠目結舌,對方一上來就踩她痛處,果然“殺手”都是無情的。

    她承認自己的確遲鈍,但她好歹知道勤能補拙啊。

    她從小做什麼都慢,進入SQ幾乎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氣。她在這個事事求快的公司總跟不上進度,但她常常加班加點地工作,領導見她勤奮,願意再給她一次機會,這才有了破例的六個月的實習期。

    但是謝安南一出現,她的努力就要化作泡影。

    謝安南複又低頭看手裡的文件:“我說話不愛說第二遍。”

    這是在趕人了。

    一直在一邊站著的Gary立刻上前,朝著門口的方向伸出手:“顧小姐,麻煩這邊請。”

    顧聲聲可憐巴巴地被Gary趕鴨子一樣趕到門邊,可下一秒,也不知道怎麼突然就天降勇氣,她猛地回頭抓住門框:“我和公司簽的合同裡有三個月的解約期,我還能在這裡工作三個月!”

    謝安南依舊沒有抬頭:“你可以不必來,這三個月的工資我會照付。”

    顧聲聲堅持不過三秒,垮著一張臉,被Gary一臉歉意地輕輕推了出去。

    顧聲聲拿著解雇信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辦公桌,Eva和Coco一看她的樣子就了然於心,知道她一定抗議失敗了。

    Coco拍了拍她的肩膀:“‘殺手’樣樣都求快,最不喜歡做事慢的人了,你這是撞槍口上了。”

    顧聲聲哀愁地把額頭磕在桌子上,覺得自己的前途無限慘淡,任她們怎麼戳都一動不動。

    Eva和Coco深知她一鬱悶就這樣,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就由著她去了。

    顧聲聲盯著腳上的小白鞋發呆,想起蘇幕出國前,曾對她鄭重囑咐:“聲聲,我走了以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要變好變強給我看。”

    她現在不僅沒變好變強,好像還變衰變弱了。要是蘇幕知道了,不知會不會笑話她……

     

    在和桌面親密接觸了半個小時之後,顧聲聲終於緩過勁來,抽出厚厚的老宅改建提案。這個案子她花了許多心血,只要最後能通過,就能保住一個九旬老人最後的居所。

    眼前閃過老人家佈滿皺紋的臉,眼神有些渾濁卻充滿慈愛。

    顧聲聲答應了老太太替她保住那間被地產商看中的老宅,這大概是顧聲聲在SQ除打雜以外做的最有意義的工作了,努力就是正義,決不能退縮。

    顧聲聲揉了揉臉,小聲地喊:“要和惡勢力鬥爭啊,顧聲聲!”

    她將那封解雇信丟進了抽屜裡,決定硬著頭皮繼續在SQ上班。

     

    顧聲聲成為唯一一個被謝安南辭退後還不願意離開SQ的人,她的“光榮事蹟”傳遍了整個SQ,人人都在暗地裡議論她同謝安南作對的勇氣從何而來,拿了解約金還來上班,根本就是利人不利己。

    她是謝安南辭退了的人,自然也不會有人敢再給她分配工作。但顧聲聲反而樂得清閒,有了多餘的時間可以折騰她的改建方案。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