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我就喜歡他那樣(簡體書)
我就喜歡他那樣(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8元
  • 定  價:NT$197元
  • 優惠價:75148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氣作者蔣牧童經典甜寵之作

    《桃之夭夭》重磅試讀

    禦姐攝影師霍慈  倒追  傲嬌先生易擇城

    她濫用職權公然挑逗在先

    他輕易識破卻願意深陷其中
    ——你性格不好,沒事,我眼瞎。

    顯然,這是一條勢必走向成功的女追男之路。

    一個看似熟悉的背影,讓冰山美人霍慈對易擇城一見鍾情,隨後對其展開硬撩攻勢。面冷心暖的易擇城選擇沉默,卻不忍見她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一次次救她於危難關頭。他既對她分外容忍,她便更是得寸進尺,這是一條勢必走向成功的女撩男之路……

    攝影師霍慈,是圈內要價最高的攝影師。一次酒吧消遣,偶遇了正在找公益攝影師的易擇城。霍慈對易擇城一見鍾情,展開硬撩攻勢,毛遂自薦卻又被易擇城拒絕,只因為她太過商業。霍慈表示不服,並且用自己的作品,讓易擇城接受她。很快,兩人因工作一同前往非洲。

    易擇城曾經是無國界醫生,因手腕受傷,無奈退出。這次重新回來,是為了宣傳和推廣這個非政府組織。
    誰知剛到非洲,易擇城就在手術中,因同事的失誤出現了職業暴露,霍慈毫不在乎地表白易擇城,而在隨後的非洲之行中,易擇城也漸漸對霍慈動了心。不久後霍慈被子彈擊中,生命垂危,易擇城與霍慈的醫生父親極力挽救,最終霍慈醒來,與易擇城有情人終成眷屬。

  • 蔣牧童

    90後人氣作者,長居於江南,吃貨一枚。擅長都市甜寵暖萌作品,代表作《我的世界只有他》《他總是喜歡我》。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第一章

    飛機降落時,“砰”的一聲,令座位上的所有人都往前傾倒,安靜的頭等艙陡然響起清脆利落的京腔國罵。

    半個小時後,霍慈拿到了自己的黑色行李箱,轉身走向電梯。她離開的時候,車子就放在機場停車場。身後傳來幾句喊聲,她目不斜視地往前走,直到身後的人追了上來。

    “美女,這麼晚了,我送你吧。”是個打扮時髦的男人,穿著駝色風衣,身材高挑,模樣英俊。

    霍慈冷眼看他:“不用。”

    男人沒想到她會這般冷漠,當即失笑:“剛才在飛機上我就坐你旁邊,咱們還聊天來著。你放心吧,我不是壞人,就是看現在太晚了,不好打車。我車就停在下面停車場。”

    男子一面說一面淺笑,眼神中帶著篤定的笑意,顯然這種搭訕的事情,沒少做過。

    霍慈這次連笑都懶得笑,推著行李箱往電梯走去。

    “聽你口音也是北京人吧?我之前一直在法國待著,一年都難得回幾次北京。”

    一上飛機,霍慈就聽他說過了。

    “對了,我瞧著你挺眼熟,就跟哪個明星長得挺像的。”

    這就是他所說的飛機上的交談,單方面的聒噪。

    電梯到了,此時是淩晨十二點半,電梯裡沒有別人。男人按了負二層,是她也要去的地方,霍慈沒伸手。

    自以為已經撩到她的男人,連語氣都變得曖昧。電梯門打開,霍慈先出去,徑直往F區走了過去。男人在她身後正要喊,又奇怪:她怎麼知道我的車停在F區?

    “我的車就在這裡,來,我給你拿行李吧,你這麼瘦拎著這麼大的箱子,多累啊。”男人站在一輛凱迪拉克面前,這輛車連上路在內他花了七十萬,到手才兩個多月。

    車就是男人的名片,吹得再天花亂墜,都不如一輛好車來得令人信服。他拿著這張名片,甚少有敲不開的門。

    可是他正說著,一直神色冷漠的霍慈已從他身邊徑直走過,在與凱迪拉克隔著兩個車位的地方,停了下來。

    她從包裡拿出鑰匙,“嘀”的一聲,落滿灰塵的方正大車,前燈頓時亮了起來。

    霍慈沒開後備廂,直接拉開後座的門,將行李箱舉著塞了進去。她一米七二,但骨架窄,細胳膊長腿,看著弱不禁風的樣子,男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她把偌大的箱子,搬進後座。

    隨後她繞到駕駛座,開門、上車、發動,一氣呵成。

    當她的車噴著尾氣,從男人身邊離開時,一直站在原地的人,怒駡了一句。

    奔馳G65AMG,市價三百七十萬,零頭都夠買他的車了。

    霍慈到家的時候,整個小區已一片安靜,刷了卡,門衛立即打開欄杆,示意她可以進去了。

    進了家門,打開門燈,順手把一排按鈕全扣了下來,廊燈、客廳的各種吊燈、頂燈都亮了起來。入目便是一片純淨的白色,線條硬朗的白色,除了白色,就只有偶爾點綴著的黑色。

    纖塵不染,看來她不在的時候,經紀人來打掃過她的房子。

    她赤著腳進了房間,找了換洗的衣服,直奔浴室。純白色浴缸旁邊就是落地窗,二十八樓的高度,足可以鳥瞰這座城市。

    當身體浸泡在熱水中時,那滿身的疲倦都在一瞬被沖散。她沉入水底,水流像是柔軟的緞子在她身上滑過。她破水而出,趴在浴缸的邊緣,望著外面的夜景。

    大片黑暗中,夾雜著零星的燈光,即便是這座喧囂繁華的城市,在淩晨時分也不由分說地安靜下來。

    洗完澡,霍慈穿著白色絲緞襯衫走了出來,襯衫只系上了兩粒扣子,黑色文胸包裹著柔軟如玉的兩團,寬鬆長褲蓋在腳面,依舊赤著腳。脖子上搭著一條白毛巾,長髮一直往下滴水,她討厭吹風機的聲音,所以從來不吹頭髮。

    坐在白色沙發上,一邊擦著頭髮,一邊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機。

    作為攝影師,有自己的工作室,她工作時間自由,每年出去采風是常有的事情。找她拍片的工作太多,她要價又是行業內最高的,多休一天溜走的都是錢,沒人會和錢過不去。

    她還沒回國,經紀人就把她的工作日程確定下來了。好在她向來準時,說休假到哪天,就絕對不會遲到。霍慈隨手給經紀人發了一條:回來了,工作照舊。

    一分鐘後,莫星辰的電話打了過來。莫星辰是她大學室友,如今是微博上有著百萬粉絲的時尚博主,總從霍慈這裡拿各種雜誌封面和代言料,忽悠各家明星的粉絲。

    霍慈接通電話,打開免提,開始用毛巾擦頭髮。她的頭髮打小就又濃又密,打理起來麻煩,卻從來沒想過剪。因為她爸爸說過,小姑娘紮辮子才好看。

    小姑娘……她嗤笑一聲,差點兒錯過了莫星辰的話。

    電話那頭的莫星辰聲音有點兒大:“我們在老地方呢,你過來。”

    “我得睡覺了,倒時差。”

    莫星辰“撲哧”笑了:“你騙誰呢,下飛機十個小時內,你睡不著。”

    霍慈掛電話的時候,沒說去不去。她坐在沙發上一直擦頭髮,等把頭髮擦到半幹,又站起來走到落地窗前。她喜歡家裡窗明几淨的,就連浴室都裝上了大片落地窗,客廳更是整面牆都被打通了。

    半個小時後,她換了一身衣服,拿著鑰匙下樓。莫星辰說得對,她睡不著。

     

    老地方,真的就叫老地方。

    這地方算是圈內人喜歡來的,老闆也是攝影界的前輩,只不過這些年不拍片了。慢慢地,攝影師、模特還有和時尚圈沾邊的,都愛往這兒鑽。

    霍慈從大二就開始拍片,大三的時候,連拿幾個國際攝影大賽的金獎,在國內有了名氣。隨後開始給時尚雜誌拍片,大四的時候她為國內最頂尖的雜誌《V》拍攝十周年刊,徹底在時尚圈紅了起來。

    她躥紅的速度太快,常有人說,霍慈之所以這麼紅,三分靠攝影,七分靠營銷。

    她進門的時候,門口的保安沖著她點點頭,雖然不常來,卻是熟面孔。

    莫星辰和小白他們在老位置上,半圓卡座坐著的男女,都有一張靚麗青春的面孔和一副好身材。時尚圈最不缺少的就是美人。

    白羽,她經紀人,人稱小白。霍慈為人冷漠,不喜交際,再加上她只關心拍片的事兒,從進這個圈子開始,就是白羽替她接洽工作,打理瑣碎事務。

    “心肝,你總算是回來了。”白羽拉著她的手坐下,上下打量了一番,心疼地說,“黑了,瘦了。”

    不過隨後他笑了下,安慰她:“沒事,我已經幫你預約了麗莎美容,明天就去。”

    “小白,你可真是妖言惑眾。”莫星辰擠了過來,瞧著霍慈,不免失望,問道,“霍慈,你跟我承認吧,你就沒去采什麼風,你就是在歐洲玩了一圈。”

    霍慈生得好,明明是靠才華吃飯的,卻生了一張比明星還好看的臉。一米七二的個子,比例好得讓人嫉妒,一雙長腿比她拍的那些模特還好看,細、直、白,讓人生恨。早就有人勸她,乾脆入行當明星,何必這麼辛苦。

    大概是天生底子好,她怎麼曬都不會黑。況且這次她去的不是日照強的地方,乍一看,還更白了些。

    “去,去,別嫉妒我們霍慈長得好看。”白羽推了莫星辰一把,生怕她刺激得霍慈真去追求什麼原始美。

    這年頭但凡在頭銜前頭加一個“美女”的,都吃香,美女作者、美女畫家、美女漫畫家,自然也有美女攝影師……

    看慣了攝影圈裡紮著小辮又鬍子拉碴的男攝影師,霍慈就像是一股清流,瞬間抓取了圈外圍觀群眾的眼睛。在他們無法辨別攝影水平的情況下,顯然生了一張好臉的霍慈,紅了。

    微博粉絲,早過千萬。

    發的每條微博,必上熱門。就連有時候拍照穿的衣服、鞋子,都能迅速成為淘寶爆款。

    “白老師,您也不給我們介紹認識認識。”就見對面一個穿著紅色裹胸連衣裙,露出深深一條“事業線”的女孩,嬌滴滴地喊了一聲。

    雖說以她在時尚圈的名聲,不用介紹眾人也認識,小白還是笑著瞧了一圈:“這是霍慈。”簡單四個字,已代替了無數的榮譽和掌聲。

    “霍姐,我敬你一杯。”還是裹胸女,長髮大眼,就是雙眼皮做得太假。

    霍慈沒說話,連眼睛都沒抬。裹胸女端著酒杯的手,就那麼懸在半空,不上不下。

    原本熱鬧的氣氛,一下凝滯了。

    小白是個長袖善舞的,圓滑,從來不得罪人。就算是這些不長眼的人,他也不落面子,於是他笑著說:“直接叫霍慈就好了,大家都這麼叫。”

    雖然說的是大家,可沒人再敢開口。

    莫星辰本來和小男模撩得正熱情,見狀,趕緊叫小白另開了卡座,把人都帶走。可真夠噁心人的,叫誰姐呢。

    霍慈依舊是安靜的樣子,拿著杯子,裡面是水。她極少喝酒,也從來不抽煙,藝術圈的壞習慣,她一個都沒沾染上。

    “這次出去怎麼樣?”莫星辰問。

    “就那樣。”

    莫星辰一撇嘴,意料之中的答案。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