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盛世妝娘(下)(簡體書)
盛世妝娘(下)(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6元
  • 定  價:NT$216元
  • 優惠價:75162
  •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 庫存: 海外有庫存,下單後進貨(等候期約2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氣作者荔簫口碑爆棚之作,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獲獎作品!

    歡脫的愛情故事 超實用彩妝測評 種草手冊=《盛世妝娘》!

    收錄萬余字全新番外,同名動漫即將上線!

    宮廷之內懸案未解,邊境小鎮再生風波。身為一個美妝博主,司妍不僅要解決NPC智能爆錶帶來的種種“災難”,還要幫別人談戀愛,可是她自己的戀愛好像還沒“談”好啊。

    分離總是不期而至,當不得不說再見時,司妍才發現,自己擔心的不是和他說再見,而是他們再也不能相遇。

    都說對的人,總會跨越時空在某一刻重逢,可他,終究會不會不顧一切為她而來?

    身為一個被扔進遊戲系統的美妝博主,司妍一直慶幸這只是一個小清新的美妝遊戲,就算她空愉快試色,至少也擁有時下流行的美妝產品。然而可命運還真是跟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宮廷之內懸案未解,邊境小鎮再生風波。身為一個美妝博主,司妍不僅要解決 NPC智能爆錶帶來的種種“災難”,還要幫別人談戀愛,可是她自己的戀愛好像還沒“談”好啊。

    分離總是不期而至,當不得不說再見時,司妍才發現,自己*擔心的不是和他說再見,而是他們再也不能相遇。

    都說對的人,總會跨越時空在某一刻重逢,可他,終究會不會不顧一切為她而來?

  • 荔簫

    北京作家協會會員,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獲得者。自2013年起開始寫作,已完成長篇作品十餘部。其中,《御前女官手記》、《禦膳房的小娘子》等多部作品陸續簽約繁簡體出版。2016年,作品《盛世妝娘》因題材新穎走紅新浪微博,並先後簽出影視、遊戲、動漫、廣播劇、繁簡體出版等多項版權。

  • 《盛世妝娘》中以現代的化妝品、護膚品作為遊戲道具,集古風與時尚於一身。小說情節穿越古今,生動有趣,角色豐富多彩。作者荔簫憑藉充沛的想像、活潑的文字以及對化妝品的豐富知識,構建了一個令人愉悅的遊戲世界。現實與虛擬,不斷碰撞,推動故事發展,為小說增色不少。
    ——第十五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授獎詞

    看完這本小說,宛如惡補了一次美妝課!書中給出的每一個測評真實又真誠,作者簡直完勝美妝博主!遊戲的設定超有趣!另外,什麼時候才能回到,司妍到底和誰在一起了?
    ——讀者 陌陌默默莫

    堅決不相信只有我一個人被司妍和爸爸的親情戳中了,明明那封信超級感人!另外,非常非常喜歡五皇子的故事!
    ——讀者 風鈴叮叮叮

  • 第二十一章 他鄉“故知”

    第二十二章 暗夜驚魂

    第二十三章 怦然心動

    第二十四章 妙計脫險

    第二十五章 重返京城

    第二十六章 切切在心

    第二十七章 心意難全

    第二十八章 情意綿綿

    第二十九章 疑雲重重

    第三十章 往日恩怨

    第三十一章 風雲再起

    第三十二章 計中之計

    第三十三章 口是心非

    第三十四章 噩夢魅影

    第三十五章 亦幻亦真

    第三十六章 君心我心

    第三十七章 意外發現

    第三十七章 一念之間

    第三十八章 再返故里

    第三十九章 兩個世界

    第四十章 一眼萬年

    番外一 關於暗戀

    番外二 見家長

  • 主帳中,燈火仍亮著。亓官儀在,司妍也在。

      二人都冷著臉,半晌無話。

      終於,在侍衛又進來換了一次茶後,亓官儀看向司妍:“你先去睡吧,這事我會解決。”

      “你的解決方法就是拿自己去換九殿下?!”司妍黛眉緊皺,“那個叛軍首領夫人就是個變態啊,我們完全不知道她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你去了也未必能救回九殿下!”

      “但我不去更救不回他。”亓官儀同樣鎖著眉頭,沉吟了一會兒又說,“我不是說要拿我的命換他的命,但或許走這一趟是必須的。”

      他想著不由得撇撇嘴:“我也不知道那個首領夫人到底怎麼想的……”他邊說邊睃了眼司妍,忽而一哂,“沒準兒她看上我了?”

      司妍一瞪眼:“嘁!”

      “哈哈,”亓官儀笑出聲,“你先去睡吧,這事我要想想。但我不會背著你做什麼決定的,我有了主意必定立刻告訴你。”

      司妍歎氣,她也知道要立時三刻想出個完美的解決辦法不那麼容易,就依言跟他道了晚安,揭簾回自己的帳篷。

      她原來的帳篷在方才的亂箭中被紮成了刺蝟,還在亓官儀救那個受傷的侍衛時被劈了一刀,現下這個是重新紮的帳,因紮帳時她正和亓官儀爭執如何救亓官保的問題,帳中便都是侍衛們直接幫她佈置的,房中陳設的位置沒完全按照先前的來。司妍進入內帳後摸索了好久才摸著火摺子找著燈,點亮一回頭,嚇得她大叫一聲:“啊!”

      看清默然坐在桌邊的人後,她松了口氣,但舌頭還有點打結:“Jack你你你……你幹啥?!”

      Jack抬頭看看她,聲音有點失落和委屈:“抱歉,嚇著你了。”

      “沒事。”司妍靜靜神,一咳,“你有事?有事你直說。”

      “我最近是不是脾氣不太好,說話也不太好聽?”他問她。

      司妍想說這個……是的啊!尤其是在面對亓官儀的時候,不只說話不好聽,還能見死不救呢!

    司妍早已因此而不太高興,但現下他這樣明確一提,她又覺得奇怪。

       咋的?難不成要告訴她是受生理期影響?來大姨父了?

      “如果讓你不高興了,我很抱歉。”Jack呼了口氣,站起身,想了一會兒問她,“亓官儀要拿自己換亓官保是不是?”

      “是,但我覺得不能這樣!”司妍道。

      Jack凝睇向她,神色好像忽地輕鬆起來,又說:“那你覺得亓官保可以不救?”

      “不不不!亓官保必須得救,我只是不贊同這種一命換一命的做法!”司妍解釋道,“我想應該還能有別的法子?一命換一命這種做法不理智,誰的命也不比誰的值錢,你說是吧?”

      “唔……”Jack克制不住地心下發沉。在他心裡,亓官保可以不救——如此說來,他的想法已確實和她偏差很大,系統警告得沒錯。

      “我贊同你的想法,這個難題我幫你解。”他笑著嘖了下嘴,好像有點調侃意味,司妍卻隱覺他精緻的面容上似乎有點失落。

      他道了聲“晚安”便踱著步子向外走去,司妍回了句“晚安”,蹙蹙眉,越發覺得Jack不太對勁。

     

      第二天一早,亓官儀差人遞了話來,說中午時一起到主帳商量怎麼救亓官保。據說休養中的亓官修聞訊也正趕來,同時,還向宮中稟了話。

      司妍覺得自己多半幫不上什麼忙,但還是絞盡腦汁地做了一下頭腦風暴,把自己能想到的方案全腦補了一遍。

      很可惜,她接觸到的“解救人質”的相關知識全都來自於警匪片,相較之下,這回遇到的“綁匪”實在太霸氣四射了——綁匪是一支叛軍啊!!!

      “司姑娘!”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急喊,司妍抬頭,是個侍衛沖了進來。

      “怎麼了?”她問。那侍衛道:“叛、叛、叛、叛軍那邊剛有人送了信來……點名說交給您!還說我們若敢稟五殿下、七殿下,他們立刻就殺了九殿下,所以您瞧……”

      司妍鎖眉:“先拿來我看看。”

      一封信連帶一方長寬高各一拃的盒子送到手中,司妍先掂了掂盒子又看向那封信,心裡緊張得有點不太敢開。

      撕開信封的短短一瞬裡,她腦海中電光石火般地閃過了N多猜測——是亓官保寫的?可能是大義凜然地讓他們不要救他?也有可能是綁匪寫的?可能是索要贖金?或者是繼續“索要亓官儀”?

      深吸一口氣,司妍將信打開。

      頓時被信上的字體嚇得差點厥過去!

      這字體還用了……華文彩雲啊?!

      她僵立著又盯了一會兒,心裡跟開了彈幕似的吐槽這是什麼鬼設定!叛軍喜歡華文彩雲這種字體?太呆萌太中二了吧!

      然後,她被信上的內容嚇呆。

      信裡就一句話:經我觀察,你也是玩家吧,啊哈哈哈哈,咱之後一起刷本打Boss好不啦?這點裝備算見面禮哦,麼麼噠!

      後面還畫了個“麼麼噠”的顏文字。

      司妍:……

      這封信的落款是“童蕊”,對方在寫下落款之後,好像又突然想到了別的事,於是在落款後面又添了句:哦,對了,求帥男人啊!我這任務不好做啊!亓官儀或者那個萊昂納多你隨便給我一個唄?求求求求求!

      司妍:“……”

      “司、司姑娘?”來遞信的侍衛看著她的臉色喚了她一聲,司妍回過神,又趕緊去看盒子裡有什麼。

      打開的瞬間,一個先前從未見過的彈窗浮在了盒中。

      玩家“童蕊”向您贈送裝備:

      “雅莉格絲極致歡顏蜜粉01”

      “雅莉格絲極致歡顏蜜粉04”

      “雅莉格絲極致歡顏蜜粉06”

      “巴寶莉晶潤凝彩唇膏#411”

      “巴寶莉晶潤凝彩唇膏#418”

      “巴寶莉晶潤凝彩唇膏#428”

      是否接受贈送?

      司妍不敢相信,這位出手真闊綽啊!她還在為紀梵希四格散粉奮鬥呢,人家送E大餅能一口氣送仨!

      這東西在現實中是定妝粉裡的戰鬥機,長效控油還自帶磨皮效果。在這遊戲裡,它好像直接導致了亓官儀第一次被俘……總之擱哪兒都是神一樣的存在。

      還有那三支唇膏。

      全是二〇一六年的新色!

      三支都是啞光,都是非常亮麗的顏色,尤其是411那個明亮的橘,朝氣逼人,上唇效果有點糖果色的感覺,萌萌的,甜美可愛。

      司妍心裡一陣狂喜,直呼童蕊大神!同時,更讓她激動的是……她終於在這個遊戲裡見到了別的人類!瞬間有一種遇到了革命戰友的喜悅感!

      然則喜悅之後,她又一滯。

      ——如果接受了這個禮物,是不是就意味著她要把亓官儀交給童蕊?交給她“做任務”用?

      “是”和“否”兩個按鈕懸在眼前。深藍色的底,淺黃色的字,安安靜靜地等著她去點。

      她糾結了好久,最終沒點“是”也沒點“否”,把盒子蓋上擱在一邊,決定還是將這事跟亓官修亓官儀他們說一下。

        當然,她不能說遇到了另一個玩家,也不能把那封華文彩雲的信拿給他們看,能告訴他們的只有首領夫人給她帶了話。

      進入主帳時,亓官修和雲離已經到了,司妍揭開簾子走進去的刹那,看見的是亓官修正端著亓官儀的臉“細細欣賞”……

      她一瞬間腦補了點不該腦補的畫面,然後就聽到亓官修嘖嘴說:“七弟你這是過敏了啊,有司姑娘在你身邊,不應該啊?”

      又是紅血絲又突然變敏皮的亓官儀悲傷地趴到桌上,聲音清冷:“五哥你煩不煩?司妍天天說這個也還罷了,你一個大男人……”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